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6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61015《蓮生法王開示》輕鬆 堅固 空 快樂跟光明 屬真如驗相


20161015《蓮生法王開示》輕鬆 堅固 空 快樂跟光明 屬真如驗相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10月15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藥師佛本尊法」《道果》第36講開示>

我們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藥師琉璃光王佛」。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California 高銘祿師兄伉儷、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陽光舞供團陳師姐,以下空白。很多很多的醫生,或者他們本身是企業家,他們都沒寫上他們的名字。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晚上稍微有點風,還有一點雨,大家開車回去,或者明天要上山莊,大家開車要小心,因為有風有雨,大家注意行車的安全。我們修藥師琉璃光王佛,西雅圖雷藏寺就是一直由八大本尊輪流同修。

◎藥師琉璃光王佛主要的是祂有一個願,祂的願是希望眾生有病,祂能夠將眾生的病解除掉。釋迦牟尼佛本身又稱為大醫王,大醫王的意思是「應病與藥」,你有甚麼病,祂就給甚麼藥。其實祂本身也是大醫王。藥師琉璃光王佛是大醫王,釋迦牟尼佛也是大醫王,祂的甘露有分很多種,一樣的,可以治眾生的八萬四千種病;就是很多很多的病,祂都能夠治好。
我們尊敬藥師琉璃光王佛,在祂的《藥師經》裡面,有所謂的入世跟出世種種的法。其實祂不只是醫治身體的疾病,包括內在所有一切的疾病,心理上的跟身體上的都能夠治。藥師琉璃光王佛,在韓國大邱的地方,我看到非常真實的藥師琉璃光王佛,跟祂的藥上菩薩、藥王菩薩、日光菩薩、月光菩薩,還有十二藥叉神將。所謂十二藥叉神將是按照一年十二個月,每一個月都有一個神將作為守護,所以十二藥叉神將是這樣來的。

◎再談一下《道果》,這裡談到「『二行道』為『五道』,『三十七菩提分』二種。『五道』中,資糧、加行道有煖、頂、忍、世第一法,見、修、無學道位中則配外、內、真如驗相。」所謂的「五道」,在顯教分為五個階層,第一個階層是「資糧道」,然後再修「加行道」,再來是「見道」,再進入就是「修道」,最後就是「究竟道」。一般顯教的分法就是「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究竟道」,是這樣分的。在密教裡面也差不多是這樣分的。這裡有寫到「資糧道」、「加行道」,已經有兩個道了,再來是「見道」、「修道」跟「無學道」,也是一樣五個層次。
「無學道」就是最高的,已經究竟了,不用再學了。大家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修行到了最高境界就不用再學?因為已經沒有甚麼好學了,到了最高了嘛!沒甚麼好學的,叫做「無學道」,在密教叫做「無學」,在顯教叫做「究竟道」,已經到了究竟。

◎《金剛經》裡面有提到:「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這句話就是說,你已經到了彼岸了,到了究竟的地方,你要將載你的那條船放下,不需要有船了,那就是「無學道」,因為已經上了彼岸了嘛!
「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這樣一直在修的過程當中,你已經到了菩提的彼岸,原來的這些法,都可以丟掉,何況非法?如果你執著那個法,執著佛法,到最後也會被佛法所誤,當你到了究竟道了,你就不用再學了,叫「無學道」。

◎《道果》裡面所提到的,「資糧道」跟「加行道」兩個道各有煖,煖是溫暖的暖,這個煖字是拙火的意思。「煖、頂、忍、世第一法,見、修、無學道位中則配外、內、真如驗相」,「配外(法)、內(法)、真如驗相」,就是你已經得到真如了,得到佛的驗相。我在這邊有註明,一個「火」就是代表光明,快樂就代表「水」,「地」,身體非常的堅固,我講的是驗相。
因為「火」是代表身體裡面的驗相,代表你的光明顯現出來;「水」就是代表你的快樂;「覺」,代表著空,感覺上代表著空;你的身體代表著「地」,非常的堅固,你身體所流的氣代表著輕,輕鬆,也是代表「風」。這五個,一、二、三、四、五,一個是身體很輕,代表你的風,修風有了成就,身體非常的輕;你修地,代表著地,非常的堅固;你的光明代表著火的成就;你的快樂就代表著水的成就;你的感覺代表著空的成就。這是我在這邊寫著的,「真如驗相」有五種象徵,你的身體會很光明,你的身體會非常的堅固,你在感覺上很輕,你在覺受上是空的,是輕的,你身體的快樂是永遠存在的,離苦得樂。真如驗相就是這五種,輕鬆、堅固、空、快樂跟光明,都屬於「真如驗相」。「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無學道」是密教的,一般顯教是「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究竟道」,大家了解了。所以我們修行學密教,以前,師父教我們先修加行道,你修成就了,就修上師相應法;上師相應法修成就了,就修本尊法。這都屬於外法。內法就先修氣,修無漏,修拙火,修明點,修通中脈,之後,你五輪打開,然後產生光明,這就是《道果》裡面講的修行的次第。到了「真如驗相」產生出來的時候,你身上會有光明,身體非常的堅固,你感覺到身體非常的輕,像輕飄飄的這樣輕,覺受是空的覺受,你很快樂,離苦得樂,到了究竟的時候,你永遠都很快樂,你身上都會有光,這是真如的驗相。我在這邊有註明甚麼叫做真如的驗相。外法、內法、跟真如驗相,這都是在《道果》裡面,跟大家講清楚。
我們學佛法,其實內法是蠻困難的,外法先要相應。甚麼叫做相應,你只要跟佛相應,佛時時都會在你身邊,甚至在你身體裡面,時時都在加持你;時時都得到佛的加持。很多人常來問師尊,說:「我有沒有相應?」其實相應是自己知道的,因為當你意念想祂的時候,祂就出現,而且是真實的。但是這裡面也有魔相,甚麼叫做魔相?這魔相就很難分了,佛跟魔之間,是很難分很難分的。所以你必須要以你真實的信念,佛當初在傳法當中,最基本的聲聞乘,你必須要知道,就是四諦法──「苦、集、滅、道」。第二個,你怎麼去驗證甚麼是佛,甚麼是魔?離開三法印的就是魔,你印證你得到的三法印的就是佛。另外,我講的三法印、四諦法、聲聞乘的十二因緣。你要知道,一切都是因緣法,十二種因緣一直在轉,就是十二因緣法。再來,你有沒有行八正道?這是聲聞乘的基礎,當你到了四聖界的時候,你有沒有行八正道?甚麼是八正道?就是八種佛本身的正道,你所做的一切都要合於八正道,只要離開八正道的就是魔。離開正道的就是魔。我們曉得,所謂的三法印,諸行無常,你要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變化之中,人,都是在變化之中;諸法無我,如果你能修到無我,你只為眾生,不為自己;

◎為自己就是魔,為眾生就是佛;很簡單,你只為自己的名、利跟地位,那一定是魔了。你如果是為眾生,沒有自己,那麼你就是行在正道上面。
涅槃寂靜,不管你外在如何,你都是很寂靜的,內在也是很寂靜的,因為所有寂靜都會產生光,只有在寂靜之中,你才能得到快樂。
所謂涅槃,有好多意思存在;涅槃的意義太廣,很廣大的。所謂涅槃,就是已經證道了;佛教將涅槃當成已經圓寂了,也證道了,這兩個的綜合,不是涅槃就是死,不是。而是已經證悟了,跟涅槃是合在一起,就是真如的驗相,涅槃就是已經有了真如的驗相。所以甚麼是正道?甚麼是邪路?大家都要分清楚。單單聲聞乘,有三個重點,「苦、集、滅、道」四諦法、十二因緣法、八正道,走在正道上面,離開八正道就是邪,離開三法印就是邪。正跟邪是這樣分的。

◎大家要好好睜開眼睛,用你的智慧想一想,非常要名的,「我要名」「我要地位」,都不是真正得道的人的現象;你愛這個名,愛這個地位,都不是得正道的現象;你愛錢,就是愛利,那不是正道的現象。師父當初教我:「你下山以後,弘揚佛法,我只交代你一件事,任何事情,一切隨意;不管你做甚麼事情,幫助人家也好,幫助人家看風水也好,跟人家神算也好,跟人家點光明燈也好,安太歲也好,安靈位也好,做甚麼超度、祈福,任何事一切隨意。」在我身上是這樣,一切隨意。

◎談錢就好,你看看師尊這一輩子,當然,師尊很夠,然後寫文章跟大家講不要再供養師尊,我很早以前就寫過「敬請大家不要再供養師尊」。最近又寫過一篇,就是在我這本新書裡面也寫「敬請大家不要再供養師尊。」欸?天底下也有叫人家不要供養的師父?大概只有一個,沒有了。
「師父教我生活費用怎麼來?大家隨意就夠了,就可以了。人家發心的,可以接受;人家沒有發心的,不能強取豪奪,勉強人家。要人家的,都是走於邪道,不是正道。你太勉強了,要人家的錢財,就不是正道。這世界上最引誘人的是甚麼東西?oh money coming home,最引誘人的就是錢啊!坦白講,師尊追求錢是不夠力的,不夠努力,不夠有力;其他上師追求錢是很夠力的,但是不要太過分,過與不及都不好,也就是走在中道上面才是正確的。所以正跟邪,一點點之分而已,你說:「我用錢做佈施啊!」行的是資糧道,當然是可以的。

◎師尊講話,有根有據的才講,無根無據的不能講。如果你自己認為:「師尊本身是真佛宗的創辦人,祂建的雷藏寺應該是最大!」No!我沒有雷藏寺,我沒有當過一個寺的住持;就算台灣雷藏寺掛我的名,坦白講,台灣雷藏寺的財政、行政、人士、金錢上的支配,我全然不知,完全不知道,何況其他的事?寺裡面有多少錢,誰告訴我?沒有人告訴我。每一個分堂,也沒有人告訴我你的分堂存了多少錢。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我也不管。你告訴我,我也不聽。因為我只管甚麼東西?只管修行,只管弘法,其他的一律不管,就是這樣。師尊的本色就是這樣。我修我的行,我在修行,對於名,「盧勝彥」怎麼樣,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從來不管。網路上所讚揚的、毀謗的一大堆,我從來沒看。所以我對不起那些毀謗我的人;說實在的,我真的很對不起很對不起那些毀謗我的人。因為他們那麼辛辛苦苦寫了萬言,幾萬個文字,挖盡心機腦袋,這樣侮辱、欺負我,甚至潑尿糞在身上,我竟然一個字都沒有看過,這不就是我對不起他們嗎?我實在很抱歉,對不起他們,我連一個字都沒有看過。有些人印出來要我看,我也不看,就丟到垃圾桶。
不看,不聽,講給我聽,我也不聽,稍微瞄了一下,「喔?有這回事啊?」將我的照片貼在馬桶上,每天灑尿的時候,灑我的法相。我覺得真是感謝他們,消我的業障。這是好事啊!如果他們沒有繼續罵我,我就沒有精神;他們越罵我,我精神越好,越想趕快寫一些正道的東西讓大家看,才會激勵我繼續。其實我寫作的根源就是背後有人追,才會拼命跑,一直寫,寫個不停,這是我寫作的動力啊!甚麼事情,都沒有關係的。宇宙之間,沒有甚麼新鮮的事,都是一樣的;發生甚麼事,師尊始終都是很快樂很開心。
最近有很多人來,看到我:「師尊,您還好嗎?」我說:「沒甚麼,我很快樂啊!」沒甚麼事啊!我很快樂啊!他們以為我大概是很淒慘的臉,憂心忡忡,快要完蛋,快要丁丁,大概每天都在嘆息,「氣死我了!」「我不想活了!」不會啦!我講不想活的意思是,唉!不想見人間的垃圾。Do you know?So dirty and so yak. It is garbage. 每天都要講這些garbage的話,實在是不想看這個人間,看這個世間,實在是不太想而已。其他的一切都還好,很快樂啊!你看我每天這樣,飯也吃得下,覺也睡得著,無比的快樂。在我心中。我每天也畫畫,畫畫都是很多的色彩,非常好。其實看到弟子有成就,就等於是我的成就;弟子走偏了,如果喚不回來,那我也沒辦法。對不對?。好名、好利,都不是真正的好上師,好的上師是將名利置之於度外。嘴巴會講沒有用啊!嘴巴講:「我不好名,我不好利……」,你不好利?但是你是天下最有錢的,在宗派裡當然是很富足的,很簡單的。你不好名嗎?我跟大家講,師尊到現在,除了辦了一個「Sheng 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就是做佈施用的,差不多已經發到兩百多萬的美金幫助那些窮困的人。這是做資糧道的。只有這個「Sheng Yen Lu Foundation」,我沒有其他甚麼協會,我統統都沒有,也沒有申請甚麼基金。
談到基金就想到一個笑話,幾隻母雞在那邊談話,一隻公雞垂頭喪氣回來,這幾隻母雞就問公雞:「你怎麼那麼疲倦?」公雞就講:「因為我是賣『雞精』(音似基金)。」第二個雞的笑話,一天早上,公雞拼命打母雞,其他的雞都來勸架:「怎麼一大早就打母雞打成這樣?」公雞就講:「難道不生氣嗎?因為牠生了一個鴨蛋。」

◎其實行得正,心就是安心法門,真的是安心,就會安心。你行得不正,那就不好了。真的,你的心能夠安嗎?所以不要強取豪奪,一切讓人家隨意。而且我懂得一點,最重要的一點,師尊知足。我們曉得,中國有一句成語叫做「知足常樂」,你知足就會快樂;不知足,你就非常的煩惱。師尊很知足。我不一定要所有弟子統統都歸我;離開的,我也不會講甚麼,不要緊。其實離開的,我也希望他能夠好好的修行。不管你是真佛宗的弟子,還是不是真佛宗的弟子,你離開了,師尊還是很關心。我也不會計較弟子多少,不會,也不管,也不要緊,師尊已經很知足了。你知道吐登達爾吉上師的弟子有多少嗎?三百人,祂才有三百個弟子。而師尊已經有那麼多的弟子,非常足夠了,大家好好修法。
講一個笑話,有一個女的問老公:「老公,我餓了,想吃飯。」男的講:「好,想吃甚麼呢?我去做給妳吃。」女的講:「你做的不好吃。」男的就講:「那我帶你去外面吃。」女的講:「太遠了,懶得動。」男的講:「好,那我們打電話叫速食。」女的講:「速食吃多了不健康。」男的又講:「去街上買來給妳吃。」女的講:「買回來就冷了,對胃不好。」男的講:「那妳到底想幹甚麼?」女的講:「我餓了,想吃飯。」男人就是這樣被逼瘋的。
我覺得是這樣啦!很奇怪,我生病的時候,我的腳得蜂窩性組織炎腫起來的時候,虛雲老和尚出現。虛雲老和尚跟我一點關聯都沒有,祂是清朝慈禧太后那時代的人,祂居然出現,而且從雲的空中伸一隻手,伸得很長很長,幫我加持摸頂,意思是希望我趕快好。我一想,我就問祂:「虛雲老和尚,您來加持我,我很感謝,有甚麼要指導我的嗎?」祂在虛空之中居然跟我講了一句話,令我無法想像,祂說:「您不要相信女人。」虛雲老和尚「歧視」女性,跟川普差不多,祂歧視女性。我不是歧視女性的人,師尊表明男女平等,甚至尊重女的比尊重男的還要高一點。師尊也不諱言,師尊喜歡看漂亮的女生,但是看過都忘了,像伊庭在這裡,她是台灣來的,她才十歲,她小的時候,長得非常的甜美,現在也不錯。我就喜歡這些小女生,看了都很好看。我不歧視女生,但虛雲老和尚叫我不要相信女人。我說:「哪一個女人啊?要跟我講是哪一個啊?」祂說:「我警告您,就是不要相信女人。」到底是哪一個,我也搞不清楚。
不過,像剛剛笑話中那個跟老公講話的女生,就是比較麻煩一點。而且女生的記憶力很好,你對她好的,她統統忘掉;對她不好的,她永遠記的住,一樣一樣跟你講。一講,講一個晚上都沒有完的,我都忘掉的,忘掉的多。
這是一個小明講的話:「數學考試的時候,一旦有題目不會,我就會跳過去。」老師問:「為什麼你的數學始終那麼不好?」「因為有題目不會,我就跳過去,可是常常發現,這一跳,我根本沒有辦法停下來。」他甚麼都不會。

◎師尊其實甚麼都不會,我坦白講,我只會一個佛法而已,其他甚麼都不會。人生啊!只要有一樣會,只要這一樣會,可以讓你成就,成為佛,你可以成為菩薩,成為聲聞,成為緣覺,你就夠了,其他全部是次要的。
所以師尊是真的甚麼都不會,我是依賴師母。真的,師母必須要比我晚走,我就幸福。我是比喻而已,她比我早走,我的痛苦就來了,因為我是真的甚麼都不會。師母是真的甚麼都會,她不只是我的牽手而已,她還是我的媽媽,師尊的一生都是受她照顧的比較多。
老婆問老公:「為什麼結婚以後就不送花了?」老公講:「妳見過釣上來的魚,還餵牠魚餌嗎?」於是老公被老婆爆打一頓,老婆打老公。兒子走過來,他說:「爸爸,你命不好,居然釣上一條鱷魚。」大家想一想,很多事情,甚麼是正道,甚麼是邪道,你要分清楚。因為只有正道,才有真如的驗相;如果你雖然也有真如的驗相,但是你走的不是正道,那一定是魔。大家想清楚,你走的是八正道,跟你相應的一定是佛、菩薩、聲聞,所有的諸尊跟你相應,這是非常真實的。如果你走的不是八正道,跟你相應的,那就不是了,大家分清楚。你自己想一想,你有做過甚麼嗎?在八正道裡面,你走的是不是正道?如果你走的不是八正道,跟你相應的就會有問題,不是魔就是鬼。我講過,甚麼最容易相應,鬼最容易相應,因為祂最接近人,你只要召請祂,祂絕對來,讓你有感覺,「哇!」但是祂會變化,你知道嗎?鬼會變甚麼?變瑤池金母,變地母,變觀音,祂會變的。你肉眼凡胎,你看不清楚那是鬼變的,你就上當了。如果你行得正的話,你正氣昂然,鬼不敢侵你,你如果還沒修行在正道上面,鬼都可以侵你。

◎大家要記得,不要貪,你如果還有貪念的話,不是正道;你如果還有瞋念的話,不是正道;你如果覺得:「那個對我不好,叫我的金剛去修理他。」那不是正道,那都不是正道,不可以。眾生皆有佛性。所以師尊講,師尊是不捨一個眾生,只要懺悔回來就行,但是要真的懺悔,而不是假的;你不要搞名搞利後,又來懺悔;搞你的名,搞你的利,強取豪奪後,又回來懺悔,你的懺悔又是假的懺悔。你沒有真實懺悔,那麼,又要害到眾生了,這幾點要注意。
瞋是不可以的;愚癡,眾生都是盲目的。為什麼會盲目?佛要弘法,就是要眾生能夠明目,而不是盲目。你跟著一個盲目的人,他本身已經盲了,你再跟著盲目的人走,那就是以盲引盲。如果你在六欲之中,你是迷在欲望之中的人,能夠領導弟子離開欲望嗎?當然不能。這叫做以盲引盲,以盲目引盲目。所以學佛的人,佛在說法,意思是,分開來講,你必須要走在正道上,你的眼睛才是亮的,祂教導眾生就是教大家眼睛亮一點,你們眼睛要亮一點。你要看你的師父是盲目的嗎?是引導你走向火坑嗎?走向地獄、餓鬼、畜生嗎?你要看清楚一點,不要被他的虛言、妄語所愚弄。

◎有的師父講,「我的修行已經開悟了」「我已經無我了」「我已經證悟了」「我開悟了」「我證道、相應了,跟佛;菩薩相應了」。但是他還是貪名貪利,這就是假的。眼睛睜大一點,看清楚一點,佛弘法就是要教你打開智慧的眼睛,打開你的慧眼,好好仔細的看。你跟魔相應了,你所做所為的就都是違背佛的事情。
我們又不是在春秋戰國時代,對不對?或是三國演義,都是在爭領導,大家都是在爭領導權,或者是要統一六國。像秦始皇統一六國,靠作戰、打戰,大家拚啊!大家互相戰爭出來。我們學佛的,都是很柔和的,很平和,心都是慈悲的、柔軟的。但是不能只聽嘴巴講,你要看他的行為啊!嘴巴講的沒有用,你也可以講「我已經證悟了」「我已經開悟了」「我已經相應了」。但是你的行為呢?問題是你的行為,如果你是開悟的,甚麼事情都一笑置之。甚麼叫做開悟,那就是見道,真正的見道,就是開悟。見道以後,你的心就放下,一切都是安心,安心法門。
走在大街上,女的不小心撞到,男的呵護備至的問長問短:「寶貝,有沒有怎麼樣?痛不痛?我給妳『呼呼』(台語,指「揉一揉」)」這樣的不是夫妻,肯定不是;如果,同樣的場景,走在大街上,女的不小心撞到,男的看了一眼說:「連有路都不會走啊?」這樣的鐵定是夫妻。這叫做明辨分毫。你能夠眼光這樣看過去,看見有這種現象跟那種現象,這叫做明辨分毫,你能不能看的出來啊?就看你能不能明辨,能不能去辨,這是正的還是邪的,要看你怎麼樣看得出來。所以有智慧的人,自然能夠看得出來,沒有智慧的人。當然,眾生都是盲目的比較多。這是真實的。
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一個小孩子寫的詩:「啊!我的媽媽美如鮮花。噢!我的爸爸醜如泥巴。咦!為何媽媽愛爸爸?哎!因為鮮花不能沒泥巴。」小孩子寫的詩,寫得蠻好的,詩一首「花不能沒有泥巴」。告訴你,佛不能沒有魔。甚麼原因?既然沒有魔,我們何必修行?我們何必修呢?你身上如果沒有貪、瞋、癡,你已經到「無學道」了,不必學了,不必學佛了,不用學佛了。就因為你心中有泥巴,才會長出一朵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貪、瞋、癡,但是如果你跟著貪、瞋、癡走,你永遠都是泥巴。你從貪、瞋、癡裡面走出來,就是一朵漂亮的蓮花。很簡單。大家張開慧眼,誰是蓮花?誰是泥巴?

◎我們上師當中,很多都是蓮花,有很多蓮花。但是也有不少泥巴。為什麼要摻在一起?很簡單,因為蓮花離不開泥巴啊!他要從泥巴裡面走出來啊!才會變成蓮花。蓮花的清淨就是因為從髒的地方長出來,變成清淨蓮花。如果你停留在貪、瞋、癡,裡面,你永遠是泥巴,那就出生在三惡道。所以大家要分清楚,甚麼是正,甚麼是邪,甚麼是蓮花,甚麼是泥巴。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來源:真佛報11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