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偕汝談心 > 046 談「業」


046 談「業」
  今天我們聽蓮城(音譯)法師談「法師的困惑」,他舉了兩個,第一個是「業」方面的。那麼第二個,是「言」跟「行」,就是「做」跟「說」方面。

  我只講「業」方面,關於「業」這個字,是佛教本身的專有名詞,佛教經常講「業」這個字。

  我們有時候大家碰面的時候,會講:「業障深重。」

  這是常常講的,一碰到事情:「唉啊!業障深重。」

  就是講這個「業障」。

  其實這個業,它本身的範圍相當的廣,涵義就是很深。我們有講到過去的業障,那麼也有講現在的業障。那麼現在的業障,也會變成未來的,也有所謂未來的業障。有過去的,有現在的,有未來的。

  那麼業,是跟著我們。也就是說不管你怎麼樣子,你生生世世,這個業都是跟著你的。

  那麼只有開悟的人,明白這個業,它本身的連環的縱跟橫,本身的一個關係存在。

  所以一般來講,這個業的探討,以為是很簡單的。事實上,它是深不可測的。

  所以業有很重的,有的時候很重的業,有時候很輕的業。大的話,到整個國家的業。中的話,到整個城市的業。到最後,就是每一個人,個人本身的一個身業。

  剛才講的這個法師,他本身在修行當中,出了家以後,覺得有的時候,自己本身的業,一直沒有消除,很認真的在修法。

  像每天一遍的「地藏經」,這個已經很不得了,但是還是業還在。像蓮城法師,他每天看自己的臉,也感覺到那個業本身還沒有去除,那麼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業,在消除方面來講,要消掉這個業,它的關係,非常的深,佛陀以前也常常提到這個問題。它有縱、有橫,有隔代的,有好幾世的。

  有一個比喻是這樣子的,業讓你看不到,它說像老鷹飛行在虛空之中,那麼離這個地很遠,始終你沒有看到老鷹的影子。

  但是牠要抓東西的時候,牠突然間俯衝下來了,牠一下子就抓到這個小雞,就馬上走了,這個時候影子就來。

  意思就是講這個業本身,有很遠的業。但出現的時候,它突然間俯衝來了,就很迅速的發生。

  那麼剛才蓮城法師提到的,我們一般來講的出家人,剛開始都還是剛剛從同門之間演變而來的。

  其實我們的修行時間,並不是很長。現在的法師來講,你修行的時間有多久?最多也不過幾年的光陰而已。

  要把你的過去世,很重、很重的業,一剎那之間全部消除,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業障要消除,也不能這樣子講,說:「完全沒有消除這個業障的可能。」

  不是的!

  你看看密勒日巴,祂本身也造了很重的業,有殺人的重業,有大惡的行為。但是祂的師父就是利用淨化祂的方法,一直在淨化。

  最後,祂以自己的修行,能夠把自己很重的業,完全的淨化。

  所以在佛教也有一句話「大惡的行為,就是淨化的開始」。你雖然有大惡的行為,但是同樣的,也是一個淨化的開始。

  所以今天我們,也不能說:「怎麼回事?在這邊出家,已經幾個月了。」

  或者一年了,或者是幾年了。

  「業障還是那麼的重?」

  因為業本身來講,不是開悟的人,你沒有辦法看清楚你過去的業、現在的業。

  所以你只能夠一心一意懺悔自己本身的業障,一心一意好好淨化你自己的業障,那麼不要再造新的業。

  怎麼樣子能夠淨化自己的業呢?其實祖師們已經垂示了很多,都是在淨化自己的業障。

  你每一天都淨化自己業障的工作,盡心盡力的去做,不能夠有一點的氣餒,也不能夠灰心。

  所以今天出家人,這是一條「不歸路」。你還俗了,好像你歸了:「我已經還俗了,我不是出家了,我的責任不在修行。」

  其實這個也是錯的,這個業還是在的嘛!

  我們常常講,你要問你的命運,過去的命運是怎麼樣?現在受者是啊!

  未來的命運怎麼樣?現在做者是啊!

  這個根本不用問的,你現在做什麼,就是你未來的命運嘛!

  那麼你過去到底是什麼命運?你現在受的,就是你過去的命運。這個都是業這樣子的,過去業、現在業、未來業,全部通通串聯起來了,還要怎麼問呢?

  所以按照這樣子的道理來講,佛陀也這樣子,蓮華生大士也是這樣子講的。

  密勒日巴祂能夠把那麼重的業淨化,而得到大成就,祂是我們的榜樣。所以不能夠氣餒,也不能夠灰心。

  有些還俗的說:「唉!我還俗了,好像修了半天,也是這個樣。不修還好,愈修愈糟!」

  還俗了。

  這個氣餒、灰心,都是不對的。

  所以現在你出家了,或者不管你出家、在家,都是在做淨化。你在修行,就是在做淨化你本身的業的工作。總有一天,水到渠成,光明跟智慧會產生出來的。

  所以很多祖師的榜樣,你看這些祖師的榜樣,可以激發你自己的。

  不是說你已經吃了三天的青菜,你就想飛天啊!你才修行多久呢?

  我們台灣話說:「吃三把青菜,就要爬上天。」(台語)

  就要爬上天了!

  所以我們出家才多久嘛?大家想一想,都是幾年之內而已。就這樣子,你把你過去的業,通通都消除了,一下子都成就了?哇!我們要改個名字,叫「真佛飛天宗」(師尊笑)!

  你出了家,修幾個月,大家通通在空中飛了?沒那麼快的!

  你自己想想,自己的業造得有多深?你要淨化你自己過去的這些業障,跟現在的這些業障,你是要用什麼樣子的大力,才能夠得到真正的解脫呢?

  並不是每天一遍「地藏經」,那麼唸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五個月,唸了一年、兩年、三年……。

  「耶!怎麼還有惡夢呢?」

  不是的!因為畢竟我們本身,累世所造的業,實在是太深了。

  佛講,這個業,是跟網子一樣的,蜘蛛網的那個網一樣,密密麻麻的,你要怎麼樣子從頭去整個通通把它解開?但是也不能不解啊!

  所以這是一個業的問題,你看業有時候重起來,一個國家的業、一個城市的業。甚至於整個地球的業障,都有的。

  這個只有佛、開悟者,祂能夠看得清楚。我們每一個人的業,都是有的,那麼我們現在都是在做淨化的工作。

  其實淨化的工作,是真正的一個最清淨的一種修行的生涯。你(不)要在這個紅塵繼續再打滾,繼續再造業。

  也有人這樣子想:「我繼續再造業,繼續再打滾。」

  你要被物質的這一種社會所掩埋,還是在你自己本身心靈上得到了真正的解脫?這要看你自己本身去選擇。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