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偕汝談心 > 032 珍惜當下的緣份


032 珍惜當下的緣份
  剛剛我們聽蓮安法師他講「同修」,然後他談到在一起研習班,一切的情形。

  共修是比較有力量,因為假如是很多人的心,集合在一起,共同祈求一件事情的話,比一個人本身所祈求的,更加的有力量。

  以前我們有一個例子,就是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斷,很多枝筷子集合在一起,你就不容易把它折斷,這是一個力量的問題。

  一個人的力量比較少,眾人的力量比較大,所以我們珍惜眾人合在一起的這一種力量。

  談到在一起的緣份,這個「緣」本身是很難講,非常難說的。緣有所謂的善緣,也有所謂的惡緣,又有中性的緣。

  有些緣份是很好的,有些緣份不一定很好。有些是一般性的,像中性的這一種緣份。

  我記得好像在滿清雍正的時候,雍正皇帝對「章嘉活佛洛必多傑」很好。那麼他從青海的地方,把這個「章嘉活佛洛必多傑」,引到了北京。

  他們在滿清雍正當皇帝的時候,他們已經有所謂的西藏活佛「駐京」的官,他們就派在北京的一個官。

  那個時候,有一個官叫「土官活佛」(音譯),是住京的官,「章迦活佛」也是雍正皇帝要他去那裡。

  所以有兩個活佛住在北京城裡面,一個就是「章迦活佛」,一個就是「土官活佛」。

  那麼「章迦活佛」曾經當到雍正皇帝時代的國師,就是一個很大的國師。那麼也給他金印,黃金去鑄的那個印,跟封他的這個金冊,那個時候「章迦活佛」才十幾歲。

  但是雍正那個時候,他有皇子很多。他當皇帝,但是還有很多的兄弟。

  其中有一個第十七的皇子,就是他自己排名第十七的弟子,他的勢力也是蠻大的。

  他就跟皇帝建議說:「我們還要兩個經師。」(就是唸經的經師)

  那麼第十七皇子,很喜歡「噶瑪派」的,就是白教。所以他建議皇帝,從西藏再請兩個經師來,就是「噶瑪派」。原來這個「土官活佛」,跟「章迦活佛」是「格魯派」的。

  在這當中的時候,他們也曾經想到緣份的問題。你知道「格魯派」跟「噶瑪派」,不一定合得來,因為派別的不同。

  但雍正又聽了第十七皇子,要請「噶瑪派」的兩個經師來北京,會引起「土觀活佛」跟「章迦活佛」,心理上的一種不一樣的心理。因為兩個派別不同,一個是「格魯派」,一個是「噶瑪派」。

  到那個時候,「章嘉活佛」也修了一壇法。修的這個法,就是大自在天女的護法的法。

  修了這一壇法以後,是有感應。「噶瑪派」的這兩個經師,從西藏到北京,半路上就兩個通通都死掉了。

  「章嘉活佛」把這個事情講出去,講給他自己的師父聽。那麼他的師父聽了以後,就罵了「章嘉活佛」。

  他說:「你以前的前世,都是慈悲為懷。」

  他一生當中,都是跟人家結善緣。跟人家相處,都是在結善緣。從來沒有跟人家有什麼過節,或者是結一些惡緣。跟人家之間,從來不結什麼惡緣。

  「那麼你這一生,怎麼可以修這種護法的事情?怎麼可以?不可以!」

  所以反而他被罵了。

  我講這個意思,就是講「緣份」的重要。

  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我們每一個人相處,不要結那一種惡緣,不要有惡緣產生。因為你有惡緣產生,從「小」就可以變成「大」,將來還會世世代代的相纏,而且永遠沒有了期。

  人跟人相處,像我們大家在一起,大家彼此之間,你假如是善緣相待,這個善也一樣會愈滾愈大,將來就會變成你的貴人。在未來世,會產生貴人這樣子的這種現象。

  你假如這一世跟人家結了惡緣,下一世一樣有這些小人,出來為你作障,障礙你。

  按照「章嘉活佛洛必多傑」的師父講,他說:「這兩個『噶瑪派』的經師喇嘛,從西藏到北京,他們都還沒有跟你相處,你也不知道是善緣、是惡緣、是中性的,還是怎麼樣子,人家在半路上,你就修護法把人家……。這樣子的話,你還不知道這些緣份的善惡,你就已經做了法,所以這樣子來講,這個都是不對的!」

  所以「章喜活佛洛必多傑」,對這件事情,他也覺得很懺悔,覺得已經做出來這一種事情。

  所以我個人覺得,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沒有什麼分別。甚至於整個佛教,都沒有什麼分別,甚至整個世界上的宗派、宗教,都沒有什麼分別。

  甚至所有的人類,推而廣之,六道的眾生,都應該去結善緣,而不是要去結惡緣。

  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不要在「真佛宗」派裡面,你是屬於哪裡的,你是屬於馬來西亞,那麼你是台灣的、你是在美國的、你是在加拿大的。

  甚至於你是什麼堂的、他的什麼堂的、他是哪一個雷藏寺的,就有分別。甚至兩個之間格格不入,或者怎麼樣子。

  這個位子應該是屬於誰來坐的,彼此之間不要有所分別,這一點是很重要。

  我們在一起,都是共同。六道眾生,都是共同。所有的宗派,都是共同。佛教裡面,全部都是共同。「真佛宗」裡面,都是共同。所有的堂,都是共同。

  講這個共修,推而廣之,不只是所有的人類,六道眾生全部都是共同。

  所以緣份很重要,大家相處在一起,彼此之間都是很愉快的。這一種善緣,應該要珍惜。

  假如沒有這一種緣份的話,你也要保持你平靜的心。那麼有別的地方給你的「逆加持」,你當成這是你修行的一種歷練。

  雖然是一種障礙,也算是一種「逆加持」,也是一種力量,你要度過去。反而這一種「逆加持」,是在消除我們的業障,這一點的想法是很重要的。

  所以你看剛才舉的那個例子,「章嘉活佛洛必多傑」因為他跟「土觀活佛」是「格魯派」的,現在雍正皇帝又邀請了「噶瑪派」的兩個經師到北京來。結果他們心量比較小,半路上就用護法把人家「作」掉。

  所以我看到這一段,覺得實在是……

  但這個事情,「章嘉活佛」跟雍正皇帝是很好的。但是跟第十七皇子,是不好的,兩個人格格不入。

  因為一個是「格魯派」的,一個是比較信仰「噶瑪派」,所以兩個人就格格不入。從這些傳記裡面,我們可以看到「人心」。

  但是我覺得這樣子是不好的,我覺得每一個人,人跟人相處,按照宇宙意識的整個大心講起來,都應該是同歸一處的。

  不管你是好人、壞人、善人、惡人,不管你是什麼樣子的,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或者是很愚笨的人,是一個有正念的人,或者是一個有邪念的人,是一個修養很好的人,或是修養很差的人,其實都是同歸一處的。

  所以我覺得我們真的是要珍惜緣份,大家在一起,非常的愉悅的話,這個緣份就是非常好的,應該要珍惜。

  記住這個當下的緣份,使這個緣份增長,善緣增長,惡緣消滅。到最後,變成共同的一個美好的緣。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