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偕汝談心 > 029 聞、思、修


029 聞、思、修
  我們剛才聽蓮賀他談這個「安心」,他安心的過了頭,所以這個程序方面,就稍微有點忘了(師尊笑),不過他還是很安心。

  這個「安心」是怎麼來的?一般我們學佛,有一個程序。

  常常我們聽到要「聞」、「思」、「修」。「聞」、「思」是一個階段,「修」是一個階段。

  「聞」、「思」是在教理上面,「修」是要修這個定。能定的話,就能夠安心。安心就是定,定就是安心。

  「聞」、「思」是一個階段,「修」另外是一個階段。

  「聞」、「思」,像我們現在來講,我們在這裡,聽蓮賀法師他講這個「安心」,我們這個聽,就是「聞」。

  那麼「聞」不一定只是聽,有時候要看,要讀前輩的這些論作、這些文書。

  那麼在西藏,他們大部分在修,很多的都是看這些前輩的、祖師的論作。你們聽過「二聖六莊嚴」,「二聖六莊嚴」聽過的舉手?

  「二聖六莊嚴」,「二聖」在西藏來講,指的是「釋迦光」跟「功德光」是「二聖」。

  「六莊嚴」就是「龍樹」、「天親」、「無著」、「世親」、「陳那」、「法稱」,被稱為「六莊嚴」。

  你在西藏學佛,要看這「二聖六莊嚴」的著作,稱為「論作」,他們本身的這些論作,這個是「聞」、「思」方面的一種。

  學習佛教的教理,你要「聞」、「思」,最後你才要修「定」,「定」是什麼呢?我們就簡化剛才蓮賀法師講的「安心」,你要修出你這個安心。

  所以他們西藏密教裡面,先學這個「五部大論」,常常被「格魯派」尊為「五部大論」。每一個論作,都要學習兩年的時間,加起來就差不多要十年。

  那麼「二聖六莊嚴」的論作,不得了了,更多的!

  你看那個西藏的活佛,按照他們所說的,有真實的活佛,也有假的活佛。

  真正的活佛,也要「聞」、「思」、「修」,他們從小被認定是活佛,小的時候,有的是剛出生就被認定了。

  有的時候,是四歲、三歲、兩歲,很小的時候,就被認定為是轉世的仁波切、是活佛。

  馬上從他世俗的家裡面,引到寺廟裡面來,然後讓他坐在高位上,坐在這個高高的法椅上面,穿上錦繡的衣袍。

  那麼吃的東西,他不用工作,很多的侍從,旁邊他有他的侍者,從小他就有侍者跟侍從,甚至管家,幫他打理一切。

  很小的小孩子,讓他坐在法座上,他做的工作,只是幫人家摸摸頭,給人家加持,接受所有信眾的供養跟膜拜。

  但是這樣子的活佛,雖然穿了錦衣,他從小受尊崇,但是他們還要教育他,從小開始教育他。

  教育的時候,就是在做「聞」、「思」的工作,「聞」、「思」、「修」。他也要學習聽佛法,看以前祖師的這些著作,聽他的老師教導很多的佛理。

  有些活佛,他是這樣子「聞」、「思」,然後去修定的。以後,他就會變成一個真正的仁波切。

  從小不是「你是轉世的仁波切,你已經學了很多世了,你這一世通通都不用學」,不是!他們一樣還是從「聞」、「思」,還是一樣要修定。

  所以我們佛學講,有「理」、「事」兩種。佛教的教理,你通通要懂。

  因為佛教是一個燈,是一個光明的燈。你「聞」、「思」可以得到佛教光明的燈,照亮你往前面修行的道路。

  以後,你要學習「事法」,就是實際上去修定,去修安心的法門。修定,就是修安心的法門。

  這個道路已經照亮了,你就要去走,就是「事法」,要去實行。很多仁波切,都是要「聞」、「思」、「修」的。

  但事實上,在西藏也有抱來的轉世的小孩子,是轉世的活佛。他因為穿錦衣,那麼吃所有信眾的供養,坐高法座,但是他不想學習,不想「聞」、「思」,也沒有自己修定,這個就是假的仁波切、假的活佛,也有這樣子的活佛。

  他從小被抱了以後,他就不管,教也沒有辦法,他也不想「聞」、「思」,也不想修定。

  結果呢?只是供在那裡,是一個繡花的枕頭。外面上是穿錦衣,是轉世的仁波切,裡面只是「稻草」,也有這樣子的活佛。

  所以他們說真的活佛,還是一樣要「聞」、「思」、「修」的。

  「聞」、「思」是理,「修」是事。「聞」、「思」是佛的燈,照亮你修行的路。那怎麼走呢?還是要你自己本身去修定,修出你的安心。

  今天蓮賀他說這個「安心」,其實「安心」簡單的講,就是「定」。你能夠定,就安心了。不能定,就沒辦法安心。

  我們學佛的程序,還是要「聞」、「思」,多看看祖師的論作。像「二聖六莊嚴」,都要記住的。

  西藏佛教最重視「二聖六莊嚴」,「釋迦光」、「功德光」-是二聖;「龍樹」、「天親」、「無著」、「世親」、「陳那」、「法稱」,就是「六莊嚴」,這個就是印度的祖師。

  你學密教,不能不看這個「五部大論」,不能不看「二聖六莊嚴」的這些論作。

  你學會了這裡面有禪定的方法,有很多的教理,要「聞」、「思」,自己再去修定。

  修出定力了以後,你一切就安心了。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