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4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4-12-20《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已達果覺 一切密法完全顯明


2014-12-20《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已達果覺 一切密法完全顯明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12月20日台灣雷藏寺週六「愛染明王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18講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向雷藏寺壇城諸尊敬禮,敬禮護摩主尊「大愛染明王」。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夫人Judy師姐、花蓮縣議會游美雲議員、真佛宗教授團──王進賢特聘教授、王醴教授、洪欣儀教授、麥韻篁教授、蔡國裕教授、顧皓翔教授、葉淑雯教授、游江成博士、梁超凡博士、林峻安醫師。立法委員蔡其昌代表陳蕙美女士、台南市蔡旺詮議員代表、世界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不丹南伽堪布、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靜乙企業公司總經理張予甄女士、琦品傢俱精品公司董事長黃淑琦小姐、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師姑盧勝美女士。我的大學第29期學弟聯勤測量製圖廠前廠長方榮生先生及夫人。我有印象,以前他是圓圓的臉,相貌非常年輕的,而且皮膚很白。另外也是第29期的學弟向中和先生,歡迎你們。方榮生當到製圖廠的廠長,曾經有一段時間,製圖廠的廠長的階層是上校,有一段時間是少將。你是當到上校還是少將?喔!是上校。製圖廠就在台中,我以前在製圖廠服務過七年,在測量連服務三年,七年在製圖廠的編譯課,擔任測量工程官。廠長在製圖廠是最高的職位,這些都是過去的同學。還有中華海峽兩岸科技交流學會監事及特考五安全武官周富寶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Thank you for coming.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聖誕快樂,新年快樂!Selamat siang and Selamat petang!(印尼文:午安)Kam-sam-ni-da!(韓文:謝謝)Hola Amigo!(西班牙文:你好)Sawadika!(泰文:你好)(日文:你好)Good afternoon!(英文:午安)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感謝大家今天來參與愛染明王的護摩法會。愛染明王是屬於大敬愛尊,祂跟咕嚕咕咧佛母都是屬於敬愛尊。愛染明王本身雖是敬愛尊,但是祂是顯金剛相,咕嚕咕咧佛母也是顯金剛相,祂是微笑中帶著憤怒。而愛染明王是完全的憤怒相,憤怒相也可以當敬愛尊,因為祂有「愛染」兩個字。

◎今天做愛染明王的護摩,祂是屬於大敬愛尊,跟咕嚕咕咧佛母一樣的法力。受過這一尊的灌頂,你向祂祈求大敬愛,甚麼叫做大敬愛?你當了總統,受到所有人的敬愛。(鼓掌聲)哇!誰當總統啊?你要當總統,一定要大敬愛,因為所有的人投票給你,都是你的粉絲,這就是大敬愛;你要當議員,當上縣長、市長,當上部長、五院院長,有關於政治方面的,都是需要大敬愛。修愛染明王法跟咕嚕咕咧佛母法都非常好;另外還有演藝人員,需要有很多的粉絲,也是要修大敬愛,就要修愛染明王法和咕嚕咕咧佛母法。

  像邰智源,就是很喜歡參加愛染明王的法會,他也不會缺席咕嚕咕咧佛母的法會,希望他有很多的粉絲,人人都欣賞他,他的節目欣欣向榮,演藝的才華日日增上,粉絲非常的多。最重要的一點,要修愛染明王大敬愛法,身為演藝人員,大部分要修這個法;還有就是名人,一個很出名的人,必須要有很多的粉絲支持他變成一個名人,這都是要大敬愛法。

  我們談到大敬愛、中敬愛、小敬愛,像高官就要大敬愛,演藝人員,一樣的,要有大敬愛。甚麼叫做中敬愛?像製圖廠的廠長、測量署的署長,上禮拜,測量署的署長有來,那是少將的階級,他就是有中敬愛,像當了廠長、當了校長。當然家長不是,家長只能算是小敬愛,家庭要圓滿就是小敬愛。像你要選議員,也是需要粉絲,像高一點的國會議員、立法委員,也是需要有大敬愛;另外還有中敬愛,一般是中層的;小敬愛指的是家庭能夠圓滿。修這個法,也可以求姻緣,因為有「愛染」,以前有看過一個電影,叫做「愛染桂」,「愛染」兩個字就是讓你們心跟心能夠結合在一起,只要你這一尊修成就了,你祈求祂你要跟哪一尊相應,你就會跟哪一尊相應。有一句話講,只要唸愛染明王咒三十萬遍,然後祈求祂要跟自己的本尊相應,講你的本尊是哪一尊,如果是觀世音菩薩,你就很容易跟觀世音菩薩相應。因為祂有一種「染性」存在,愛染明王跟咕嚕咕咧佛母等於是一個媒介,可以讓你跟你的本尊,彼此之間非常的相應,相應就產生出來了,愛染明王有那種力量。

  愛染明王有很多的法,不只是只有愛情的法和敬愛的法,祂的法座是很特別的,祂是坐在甘露瓶的蓮花之上。所以祂有甘露水法,可以除掉身體所有的業障,變成清淨;還有解毒的方法,因為祂坐在甘露瓶上,甘露瓶本身就可以解毒。所以如果你是中降頭的,或者是中蠱的,在四川、雲南、廣西、湘西這一帶有一種蠱,上面三個蟲,下面一個皿,他們會放蠱,只有你修愛染明王法可以解蠱跟解降頭;另外還有除魔法,有魔在你的身上,你沖犯了,除魔法就可以除掉這個魔;畫像法,畫祂的像,很容易跟祂相應;刻像法,你要保護自己,不中蠱,不中降頭,不中別人的邪術,你就刻愛染明王的像,然後吊掛在你的胸前。畫像法,你畫愛染明王的像畫久了,印在心上,就很容易跟祂相應。祂有種種的法。所以你們今天灌頂就包含甘露水法、解毒法、敬愛法、除魔法、畫像法和刻像法,這幾個法都是屬於愛染明王的,重點是在敬愛法,祂是屬於大敬愛尊。
  今天再唸一段書文,「蓮生上師在得到『蓮華生大士』顯現之前,早就受了多位上師的灌頂,也學習密宗拾多年了,蓮生上師所花費的心血不知凡幾,可以說受了無數的苦楚與大磨練,我徹底的奉法修持,才能感動『蓮華生大士』現身傳授密法,可見受大苦楚與大磨練,是得大成就的基礎。今天蓮生上師在這個正法衰微,佛法慧命在狂風怒吼之中的時代,象徵了中流砥柱的力量,象徵了密法的大日將出現在重重濃霧之中,掃蕩了一切黑暗,要挽救這個黑暗的世界,就須要『蓮生上師』的這個大法門。如今,蓮生上師已達果覺,一切密法完全顯明了出來,圓證了一切法,再傳一切法,這就是真正又具德的大上師。上師的真正大傳承,更是『蓮華生大士』的真傳。有最微妙的覺受,有最堅固的菩提心。」談到我的修行,真的是蠻辛苦的,以前在台中的玉皇宮,我去那裏,突然之間,瑤池金母叫我,我就在瑤池金母面前跪下來,結果就開了天眼。從那時候起就是一個轉捩點。當時就像軍人要進入測量學校的時候,要到五中心受訓,前八週、後八週,剛好四個月。我們是在車輪埔的訓練中心,就是在冬瓜山前面的訓練中心。在我得到瑤池金母的啟示以後,一樣要受訓,不是一下子,甚麼都可以了,甚麼都成了,不是的,還是要經過磨練的。每天晚上就是有無形的來教我。很多人不太相信這個道理,像是師尊的手印,是從哪裡學來的?當然有一部分的基礎,是以前我常常去看布袋戲,演手印要有小時候布袋戲的基礎,才能夠演。不過後來晚上的時候,無形真的會叫我「合掌」,我就合掌,很奇怪的!(師尊示範)會自動結手印,師尊的手印沒有跟別人學,或者跟大和尚學,是自己一個人在晚上十二點到一點,以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是準時來教我,準時來教這些手印。
  手會自己會啪啪啪啪…自己會打開,自己會轉,然後,變成很多的手印出來,然後叫我記住每一個手印。所以我才能結這個手印,才能教以後的上師結手印,像花香燈茶果,(師尊示範),就是這樣結出來的,每天晚上這樣磨練一個小時。

◎我一個人住在測量連的宿舍,每天點一根香,那時候我也不會供養,就只是在窗子那裡放一個香爐,然後點一根香,祂就來開始教,就這樣教了三年。
  我是測量官,寢室是一個人一間,或者是兩個人一間。我是一個人一間,除了測量官之外,那邊還有很多老士官住在那裡,像張志明士官長,「盧測量官啊!」他每次都講:「一家烤肉三家香。」只要我一點香,所有的寢室都聞到香味,然後這些士官碰到我就又笑我:「阿彌陀佛!只吃豬肉,不吃蘿蔔。」沒辦法,那是在軍中啊!在軍中就是這樣,也就這樣整整修了三年。這三年也是蠻辛苦的,那時候不是只有手印,還有腳印,你相信嗎?祂將我的腳抬起來,然後走步、踏步這樣走,腳要結印,還要手印,還要結身印。

◎有一次,我真的很懶,像現在是冬天,很冷,我蓋著棉被睡覺,熄燈號一吹,我就熄燈睡覺了,到了十二點,祂叫我起床,我不起床,「今天太冷了,今天休假,今天我不練,不出操。」不是啊!祂將你的腳抬起來,抬抬抬抬抬,變成倒立。我那時候年輕,當然可以倒立,我就這樣站著,然後祂就將我砰的放到床上,砰的一聲很大聲,全寢室的人都可以聽到,那就是被懲罰,不起來不行,還是要起來練。這就是大苦楚和大磨練。

  你看以前,前八週、後八週在五中心訓練的時候,那時候被訓練得很慘,我比大家更慘。因為我的教育班長,跟一個福利社的小姐在談戀愛,我到福利社去買西瓜,福利社的小姐跟我講:「你是盧勝彥嗎?」我說:「欸?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因為我在干城報看過你寫的詩。」那時候我已經開始在干城報寫詩了,訓練中心的報紙叫做干城報。我在干城報上寫詩,那小姐認得我,我說:「我要買一個西瓜。」她就給我一個西瓜,我付錢給她,她說:「不用,我請客,我請你,你是詩人。」然後我就抱著那個西瓜回去給大家吃。我被那個教育班長整得好慘。因為他的愛人,就是那個賣西瓜的小姐啊!天啊!這是大苦處,只是寫一首詩,人家送我一個大西瓜,班長說:「誰送的?」我就講是那個賣西瓜的小姐送的,「為什麼送你?」「因為我寫詩,她喜歡我的詩啊!並不是喜歡我的人。」結果我每一次都被教育班長磨得很慘,「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做蛙跳,你做不來,我就關你禁閉。」他每一次拿槍給我是這樣丟過來,啪!要趕快接住,天啊!不然,就是「你的鞋子沒有擦~」「銅環沒有擦~」「你衣冠不整~」哇!被整得好慘,我比別人都辛苦;在訓練中心已經很辛苦了,我比別人還辛苦。那時候後來只要我去到福利社,那小姐要送我東西,我就說:「不要啦!」天啊!嚇死我了,我被那教育班長整得要死。真的,在測量連三年的受訓,很苦,半夜還要起來一個小時。
  當時第一個連長是王廣濤,第二個連長是莊銘實。莊銘實在半夜一點的時候走過我的寢室時,「欸?盧測量官還是坐在那裡?他在幹甚麼?怪怪的,怎麼搞的,在那邊比手印,比腳印,比來比去,哎呀!神經!」他就叫我爸爸、媽媽來,「你的孩子有問題,我看快要出問題了,半夜一個人在房間不知道在做甚麼?比手畫腳的。」我是比「指天天清,指地地靈,指人長生,指鬼滅亡。」喊得很大聲,「一畫成江,二畫成河,三畫、四畫成金井,此筆非凡筆,乃是盧山秀才筆。指天天清,指地地靈,指人長生,指鬼滅亡。」莊銘實一看,「哇!這個差不多了。」他叫我爸爸、媽媽來,說:「你這孩子有問題。」「甚麼問題?」「精神問題,精神快要分裂,真的。」我爸爸、媽媽說:「應該還不會吧?他回到家裡都好好的,還是正常啊!」

◎我在測量連裡面很辛苦。後來的那個副連長魏青萍,他現在已經八十幾歲了,快九十歲了,他跟我到澎湖,「盧勝彥。」他叫我,當時我們在澎湖的拱北山測量,他就跟我一個人而已,他說:「盧勝彥,你在連中是出名的,你一直在講你的佛法,這是不行的,不可以的。」我在測量連也是蠻辛苦的,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錢,「這錢,你算一算,有多少銅板?你算得準,我就皈依你。如果你算不準,從此以後,你就給我閉嘴。」哇!這下我死定了,這是考驗,佛菩薩最不喜歡人家考驗的。那時我就講:「拜託!這是一個考驗,但是你一定要讓我通過,不通過的話就完了。」當時剛好有個澎湖城隍從那裡經過,我就祈求澎湖城隍:「你告訴我,他有幾個銅板?」然後我就跟他講:「有十四個銅板。」副連長魏青萍將手張開,真的是一把銅錢在他的手掌上,他就開始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欸?手上還有四個,真的是十四個!所以魏青萍就皈依我了。

  測量連的人就知道,盧勝彥還是會算的。那時候的幹事常常來問我問題,那時候在測量連是蠻辛苦的。後來到製圖廠我更辛苦,遇到保防官跟監察官,那保防官一直看住我,看了五年,我在製圖廠就好像被看住一樣,那五年也是蠻辛苦的。這就是大苦楚與大磨練,很多的磨練都在那時候產生出來,如果沒有很堅強的毅力是很難的。我寫第一本靈書,就是《靈機神算漫談》。有一個也算是作家,他寫了兩本書,一本就是《妖魔鬼怪盧勝彥》,另一本是《邪門歪道盧勝彥》,就是罵我《邪門歪道盧勝彥》和《妖魔鬼怪盧勝彥》,裡面寫的不堪入目,為了那兩本書,我痛哭失聲,毀謗就有一大堆,數不清的毀謗,一直到現在。這就是大苦楚與大磨練。如果沒有苦楚也沒有磨練,就沒辦法,連釋迦牟尼佛也一樣,祂受了兩個女難,一個是孫陀利,一個是戰遮,另外還有六師外道,外面毀謗祂的多得很。六師,可以說是六個很大的師父,全部在毀謗釋迦牟尼佛。大成就者永遠都有大磨練,這是一定的,數不清的;要有大苦楚和大磨練,才是成就的基礎。

◎在書上,我又講到師尊已經達到果覺。甚麼是果覺?當你明心見性,你開悟了,這一段時間,在修行當中,有一天你終於明白、清楚,這才叫做開悟。
  我們人都在妄念跟執著當中,沒一個人可以離開的。像名,沒有人可以離開名,沒有人可以離開利,也沒有人可以離開色,這三種都是一種執著。世界上有沒有永恆?物質世界是沒有永恆的,你看連氣候都在變化,諸行無常,佛所講的諸行無常,你要去體會。今天還活著,明天就不見了,諸行無常,你保證明天還活著嗎?誰也不敢保證。因為現在的車禍非常多啊!人身安全,突然之間就沒有了。來一場病,你也會沒有;來一場意外,你也會沒有。誰敢保證你自己是永恆。愛情,沒有永恆這一回事;你的房子,也沒有永恆這一回事,總有一天會壞掉;你的車子,也沒有永恆這一回事。總有一天,你的車子也會壞掉,你也會換車子,也會換房子,包括你的身體也沒有永恆,何況是附在外面的名和色。另外還有「利」,沒有人能夠永恆,這是真理。所以當你認識這個以後,你才能活得自在。你不認識這個,你永遠活在被關閉的錯覺之中,而沒有醒過來。甚麼叫做果覺?真正的覺悟了,你了解了,你就不會悲傷。因為緣已經盡了,你的車子沒有了,你也不會悲傷,你以為車子是永遠的嗎?你一碰,車子就不是永遠的。你的身體一病,你也不是永遠。房子也不是永遠的,像是突然間政府要在這邊,開一條甚麼路,你的房子就被推倒了。你以為是永遠的嗎?這樣對不對?對。要有果覺。

  有一天某甲發現某乙有了個新手錶,就問:「這個錶不錯,哪兒買的?」「這不是買的,是獎品。」「怎麼得來的?」「賽跑。我們三個人賽跑,我跑第一。」「那兩人是誰?」「一個是警察,一個是丟錶的。」這手錶也不一定是你的,真的!有一天,錶會壞掉,你不得不換錶;它走一走,壞掉了,你就一定要換錶。所以有一天,你的錶掉了,你就要換錶,沒有東西是永恆的,這是簡單舉個例子。你要有覺悟,要有果覺的心,這是其中之一的果覺。再講一個笑話,一個醉漢打電話到警察局報案,說他車裡的設備被偷走了,他講:「那些無恥的傢伙偷走了儀器板!方向盤!煞車板!天哪!連離合器板都給拔掉了!」掛掉電話後,警員正要離開局裡時,電話又響了。「沒事,你們不用來了。」醉漢打著酒嗝說:「我不小心坐進了後座。」其實車子也不是永遠屬於我們的,你一開出去,保證車子是永遠的嗎?一撞車,車子就不是永遠的。但是壞了,也不是永遠的。你想換車,車不是永遠的,一直在換,一直在變換。人的身體,一樣的,一直在變換,都不是永遠的。你要有這種覺悟。

  有一個笑話,姐姐第一次殺魚,猶豫了半天也不敢下手。過了一會,再去看時,只見她兩手握著魚,把魚按在水底。我問她要幹嘛?她說:「等把它淹死了再殺!」魚啊!我是很欣賞,有一首歌:「我像隻魚兒在你的荷塘,只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過了四季,花兒依然香,等你網在水中央。」這是魚啊!魚本來就在水中游的,但是魚也是會變的,像是被人家釣起來的,被捕魚的用網捕,那就沒有那麼的詩情畫意。你說,魚快樂嗎?魚很快樂。以前師尊畫畫,畫魚,魚都是很快樂的。但是被抓了,就死定了。

  我們人也可以是很快樂的,患了一場病,你就死定了。上次看電視,有人講了一個「死定了」也被告,說是恐嚇小孩子。我現在講,我沒有恐嚇你們,我只是講,人只要患了一場病,一個意外,你就死定了。病了就會變的,不只是魚啊!天上的鳥啊!地上爬的動物,人都是會變化的,諸行無常。佛的覺悟就是這樣覺出來的,沒有一樣東西是永恆的,包括愛情,愛情也不是永恆。一個笑話,有一天晚上,老公、老婆在一個被窩裡睡覺,老公突然打了個噴嚏,噴了老婆一臉。老婆不高興地說:「再有情況提前說一聲,讓我有個準備。」過了一會兒,老公突然說:「有情況。」老婆趕緊把頭鑽進被窩,突然聽見老公「噗」一聲放了個屁。有時預防也沒有用,像師尊在咳嗽的時候,大家都給我藥,也給我很多預防的藥,現在咳嗽好了,大家買了很多的蟲草粉,還有蟲草,還有預防的蜂膠啊!一大堆,還有川貝枇杷膏,還有甚麼梨子煮川貝,還有煮百合,百合也是潤肺,送我一大堆預防的。預防也沒有用,真正要咳嗽的時候,還是咳,要病的時候還是病。剛剛笑話中的預防都沒有用。諸行無常,你要覺悟到不是永遠的,世界上沒有「永恆」這兩個字,沒有「永遠」這兩個字。「愛你一億年。」喔!這是很長。「愛你一萬年!」算甚麼嗎?誰唱的?有沒有人唱這一首歌?(有。)我跟我的女朋友都是這樣講的:「愛你一億年。」一億年是永恆嗎?過了一億年就沒有了。

◎在座的也有很多離婚的,也有單親的,當初都是愛你永恆forever。其實是假的,沒有forever的,到了一段時間,緣分沒有了,就是no,沒有了。諸行無常就是告訴你這個真理,這真的是真理,你要有覺悟,這時候才不會痛苦。

  否則你如果被執著抓住了,你痛不欲生,哭到沒有眼淚,連血都哭出來,甚至於走上絕路。愛不到的而走上絕路的多得很;或者是被愛的,另外一個不愛的,到時候都是絕路,這就是執著。應該要想,緣分盡了就盡了,快快樂樂的過你以後的日子,不要傷心。跟大家講,這是佛告訴我們的果覺,你要有覺悟,很多事情,你必須要有覺悟。

  65歲的富翁愛上了一個20歲姑娘,富翁向朋友徵詢意見:「如果我告訴她,我只有45歲,她會同意嫁給我嗎?」朋友答道:「不如你告訴她,你已經85歲了,這樣她嫁給你的機率會更大些。」應該告訴他你已經90歲了,這樣她一定會嫁給你,因為你很快就叮叮,然後她就有遺產。是吧?這個愛是不一樣,這種愛是不同。所以要有覺悟。再講一個笑話,奶奶說:「你們學校怎麼老是要交錢?這次交錢又要做什麼?」孫子就講:「買校服(音同孝服)。」奶奶很生氣的說:「我還沒有死,買什麼孝服?」孫子說:「全校都得買。」奶奶恍然大悟,說:「喔!原來是你們校長死了!」「校服」不是那個「孝服」。其實人世間人人都會死的,師尊本人會死,有一天,外面毀謗師尊的人也會死。既然都會死,毀謗也一樣死,那麼怕甚麼毀謗啊?不要怕毀謗,人家罵你,你不要怕;人家侮辱你,人家怎麼樣的欺負你,你要道心堅固。重要的是你要修行,你要有覺悟。總有一天,盧師尊也會死,不用再毀謗祂了,因為祂已經死了,毀謗我也聽不到了,沒用!再來,毀謗的人也會死,因為既然會死,毀謗的人也會死,那麼這中間的毀謗終究是會沒有,還害怕甚麼毀謗?甚麼都不用怕。一個真正證悟的人,祂有無謂的精神,無謂就是無所謂,一切都是無所謂,怎麼樣都是無所謂,死了也無所謂,活著也無所謂,被罵也無所謂,被打也無所謂,被欺負也無所謂,當選也無所謂,落選也無所謂,美麗也無所謂,醜陋也無所謂,今天吃甚麼無所謂,明天吃甚麼無所謂,甚麼都無所謂,I don't care。如此,你已經有了果覺的第一步。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