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4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4-11-29《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創立靈仙真佛宗 依善巧方便建立正法


2014-11-29《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創立靈仙真佛宗 依善巧方便建立正法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11月29日台灣雷藏寺週六「蓮花童子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15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蓮花童子」。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今天與會的貴賓是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及夫人Judy師姐、印尼佛教宗教司司長達喜金先生、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國防部後備指揮部上校政戰副主任潘岱勛先生、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台中市議員吳瓊華女士、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卓忠三律師、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鄭森隆博士、財團法人賴樹旺基金會執行長李滿春先生、真佛宗教授博士團──王進賢特聘教授、王醴教授、洪欣儀教授、蔡國裕教授、顧皓翔教授、林秀菊教授、葉淑雯教授、游江成博士、梁超凡博士、林峻安醫師。台北市闕枚莎議員顧問闕慧玲女士、台南市蔡旺詮議員代表、世界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不丹南伽堪布、馬來西亞沙嶗越美里海龍寺斗母宮青龍住持及同行人員、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名歌星辛龍先生、知名舞蹈家劉真小姐、my university classmates 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香港傑出企業家拿督雷豐毅先生及夫人拿汀曾美婷女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my sister盧勝美女士。
  感謝致贈花籃: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先生、台中市長胡自強先生。由於致贈單位眾多,一併致上感謝。Thank you for coming,  everybody! Good afternoon!(英文:午安)(日文:你好)Kam-sam-ni-da!(韓文:謝謝),Selamat siang and selamat petang!(印尼文:午安)Hola Amigo!(西班牙文:你好)Merci!(法文:謝謝)Bonjour!(法文:你好)Sawadika!(泰文:你好)你好!大家好!(廣東話)唔該!唔該晒!(廣東話:謝謝)大家吃飯吃多點,自己來啊!謝謝大家來!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
  今天是做蓮花童子的護摩。每一個人都知道蓮花童子,真佛宗的每一個人沒有不知道的。

◎上禮拜我說我從來不打小孩,但是「小孩子打我」,這「小孩子」指的不是佛青跟佛奇,不要誤會,他們不但不敢打我,只要我講一句話,他們馬上做到。我當時講小孩子打我,我的意思是講,我這個做師父是個大人,我所講的小孩子是講我的學生。有一句話講:「一籃子蘋果,總有幾個爛的;一個班上的學生,總有幾個調皮搗蛋的。」像我們這樣的一個big group,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真佛宗的弟子有500萬,總有很多逃學的,離家出走的,一去不回的,還有很多招搖撞騙的。還有一些在佛教裡面稱作焦芽敗種。其實他們走了是不要緊的,再回來就好。但是他們再回馬是回馬槍,所以師尊經常中槍落馬。這是難免的事情。古代的聖賢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更何況是現代?
  這種事情非常的平常。所以我稱為「小孩子打我」,不是佛青、佛奇打我,師母特別打了國際長途電話要我聲明這一點,為佛青、佛奇、盧弘跟盧君扳回一個面子。不是他們打我,是自己的學生,我講的是自己的學生。我說法的時候,我並沒有感覺,聽的人都有感覺,說好像佛青、佛奇打我,他們哪裡敢啊!?
  事實上,我對於真佛宗的弟子,我也不敢。講一句坦白的話,現代的師父,最怕兩個字──弟子,因為不能罵,罵了就走了。如果打了他還得了,他還告你,對不對?不能罵啊!不罵啊!偶爾還給你一點供養;罵了他等於是斷了自己的供養,這是很嚴重的問題。所以師父最怕的就是弟子。I am so scared at my students. 現在的學生比較好當,當老師的不好當。問一問博士教授團就知道,他們也是很委屈的,師尊也是很委屈的。不過剛剛講的是師母交代要聲明的,「小孩子」不是佛青、佛奇,也不是盧君跟盧弘。我記得盧弘小的時候,他在地上爬,他就到廚房裡,他喜歡玩廚房的鍋、碗、碟,還有鍋鏟。當祖父的我,就跟他一樣在地上爬,他爬到哪裡,我就爬到哪裡。然後他突然拿起炒菜的鍋鏟往前面來,我往他的面前過去,他就啪!那是加持我。我被自己的孫子加持,我非常地樂意。這一敲,馬上就開悟,不敲不開悟,一敲就開悟。師母打國際長途電話叫我特別要聲明,佛奇、佛青、盧弘、盧君都是我最愛的,另外還有一個更愛的,my 師母。師母幫助真佛宗,從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開始到現在,40個年頭,她一直在旁邊護持。她這次為什麼沒有回來台灣?我心理上感覺非常的難過,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師母沒有回來呢?」因為家庭醫生跟她講:「妳如果再做下去,妳會過勞。」師母骨瘦如柴,越來越瘦。不過聽說我回台灣以後,她在西雅圖,每天晚上都非常的好睡,最近有胖起來。她跟我講,我一離開,她就非常的好睡。當然我是很懷念師母。
  在我回來的第二天,我就開始咳嗽一直到今天,還沒有好。但是只要我一上法座就會好。很怪!只要我一坐在這法座上,我的聲音就恢復正常。我一下法座,或者是沒在法座上的時候,就一直咳個不停。弟子聽到師尊咳嗽,心裡就很傷心。有一次,我打電話回美國西雅圖,我一直咳個不停,對方聽了,都一直哭。真的,我現在連打電話都不行,講電話都會咳嗽。所以我最近都很少打電話,就是因為咳嗽得很嚴重。廖大使也知道,那天吃飯的時候,我一直咳嗽,大家看我咳嗽。但是當我坐在法座上,甚麼咳嗽嘛!沒有啦!好像好好的。但是我的咳嗽,是no kidding不是開玩笑的,it is true,是非常真實的,的確是咳得很厲害。但是只要一上法座就不咳。怎麼回事?欸?拿金剛鈴還會放光,比手印也會放光,全身的光都出來了,有夠奇怪的。可能是所有的弟子加持我,嗡嘛呢唄咪吽,非常感謝,非常感謝所有真佛宗的弟子加持我。我一坐上法座,就是都不會咳嗽。

◎唸一段《密教大圓滿》吧!「蓮生上師創立「靈仙真佛宗」,並不是自立個別特殊的宗派,而是發揚佛理,諸善奉行,不排斥其他宗派,也不捨其他法,而依善巧方便來建立一切正法,這『靈仙真佛宗』就是佛教、道教,甚至任何宗派的助緣。」我這一段重點在一個「真」字上。我這個人,不隱瞞,自己咳嗽都會講出來,不會像有些人都不會講出來,不講自己咳嗽。
  我一下飛機,第二天我就開始咳嗽,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好;甚麼藥都吃過了,任何祕方統統都吃過了,也看了耳鼻喉科醫生,也看了許鴻春師兄,他是中醫師,他也開了處方,他給我中藥,也給我西藥,也給我龍角散,也給我化痰散、止咳散,甚麼散我全部都吃了。我今天早上差不多吃了100種藥。不管啦!反正人家給我的,我統統都吃了,差不多是半碗的西藥,紅黃白花綠藍紫…,我全部吃下去,甚麼顏色的藥都吃了。上法座以前我還咳嗽,甚至在法座上,我也咳嗽,講話了就不咳。跟你們講,這就是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的「True」、「真」。我的人就像童子一樣,沒有隱瞞。瑤池金母可能有別種意義在裡面,我知道,祂讓我咳嗽。我昨天跟瑤池金母講:「祢讓我咳嗽啊!我明天就信基督教。」因為我跟瑤池金母相應,所以祂就是我,我就是祂,我咳嗽,祂也咳嗽。我跟瑤池金母講過:「祢難道喜歡祢自己咳嗽嗎?祢喜歡嗎?」那次的咳嗽,我很快就好。這次,我用同樣的方法跟祂講,我說:「我咳嗽就等於祢咳嗽,因為我們相應,祢喜歡咳嗽嗎?」祂這次不理我,沒辦法,昨天我就想出絕招,「祢再讓我繼續咳嗽的話,我就去信基督教。」瑤池金母聽了也不理我。不過我講的是真的,是真實話,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的True就是「真」。

◎當初瑤池金母帶我去看我自己的前世蓮花童子,非常的清楚,到今天為止,我都沒有忘掉,就是真實的。我這個人講話,絕不欺騙眾生。我看見我自己的前世,我就講我看見自己的前世,支撐我40年來唯一的精神力量,全部就是在這個「真」字上。蓮花童子絕對不虛偽、不造假、不妄語。我跟大家保證,我上過天堂,下過地獄;我到過摩訶雙蓮池,我真正見到蓮花童子,聽到蓮花童子,完全真實不虛。我們真佛宗的立足點,就是在一個「真」字上面。
  大家注意,盧師尊本身不妄語,你們有這個信,我很盼望你們的信道心不退,一定會有成就。大家不要看我不好的行為,我的行為有善也有惡。你們看到我不良的行為,不要退道心,因為盧師尊當初所看見的,所聽到的,所學的法,一切都是真實不虛。
  你們相信我這一點,不要看我的缺點,要看我的優點,看我當初的初發心。所以「真」這個字是非常真實的。而且讓我自己本人也覺得,真佛宗確實就是「真」,絕對不會有假。講一個笑話,父親問Bill:「Bill,你長大了要做甚麼?」Bill想了一想:「我要當一個銀行家,從今天就開始準備好嗎?」父親非常高興,說:「太好了,你要今天開始準備,告訴爸爸,你要準備甚麼?」Bill就眨眨眼:「請爸爸、媽媽、外公、外婆,每天都到我這裡來存錢。」做一個銀行家,剛開始要開銀行的時候,就到他那裡存錢。師尊不是銀行家,師尊的銀行開在摩訶雙蓮池,那是真實的摩訶雙蓮池,真實的淨土,淨土是真的。所以你們要存你們的資糧存在天上,將你自己所有好的資糧,善的資糧全部存在摩訶雙蓮池,最大的West So Happy Buddha Country。那是真正的銀行,其他都是假的。
  講一個笑話,話說從前,有個國家發生戰爭,百姓們爭先恐後買麵包。有個人排了兩個小時的隊都還買不到,生氣的對後面的朋友講:「豈有此理,」他的眼神充滿憤怒,說完就走了。「我要去暗殺總統。」半個小時以後,他又回來排隊買麵包。他的朋友問他:「你不是去暗殺總統嗎?怎麼又回來呢?」他講:「因為暗殺總統也要排隊。」他緩緩地說:「而且排的比買麵包的隊還長。」

◎所以當一個領導者非常的重要,當一個領導者,必須要以一個真誠的心對待眾生。一個宗教團體的領導者,必須要以最真誠的心對待眾生,要將每一個人都當成佛。這是Saint Teresa泰瑞莎修女講的。
  蓮悅上師去過泰瑞莎修女那邊,泰瑞莎修女的精神,就是以這樣的心來對待眾生的。她將每一個病患,每一個窮苦的人,每一個眾生都當成上帝。當一個領導者,就要做到非常真誠的對待自己的弟子,將所有的弟子都當成自己的佛、菩薩來侍奉。這一點也就是「真」,也就是真誠。這樣一來,這個領導者都會受到所有人的尊敬。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因為他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他最尊敬的、最仰慕的,將所有人都當成佛,就這樣的對待眾生。你看泰瑞莎修女,她的精神就是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上帝,她就是這樣的照顧眾生。所以泰瑞莎修女真的可以稱聖,因為她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上帝。今天盧師尊要學習她的精神,我要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佛、菩薩,這就是「真」。另外我們沒有派別,既然是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佛、菩薩,別的宗派的領導人,別的宗派的弟子,別的宗派的人,甚至於異教徒,你也要將他們當成佛、菩薩,這樣一來,世界就和平,三民主義就可以實現了,孔子的世界大同就可以實現。
  白色情人節的第二天,小惠因為背痛去醫院,她問:「醫生,為什麼我的背部會那麼痛?」醫生看了之後,頭搖一搖,小惠緊張地問:「怎麼了?」醫生說:「妳昨晚是不是跟妳的男朋友去約會?」小惠說:「對。」醫生說:「你們到墓仔埔約會,對不對?」「對。」小惠不好意思地回答,醫生問:「你們有過度的劇烈運動嗎?」小惠講:「醫生,你好厲害,你怎麼都知道?」醫生講:「因為你的背部浮現『顯考王公之墓』。」這不是算出來的,這是有憑有據,是這樣的去推理的。我們真佛宗一樣的有它的邏輯,有它的推理,是一樣的。為什麼是「真」?難道我們都是「假」嗎?以前馮馮居士講:「你盧勝彥講你的宗派叫做『真佛宗』,其他的宗派都叫做『假佛宗』嗎?」我說:「不是的,其他的宗派也是『真佛宗』。」一切都是「真」,盧師尊這裡是「真」,別的宗派也是「真」,因為釋迦牟尼佛的確是聖者,是悟者,是覺者,祂是真的佛陀。所以一切都「真」。這是要靠邏輯,靠推理,你們要用邏輯、推理、智慧去想,才能夠想得出來。「真佛宗」不是用嘴巴講的,必須要有邏輯,能夠推理,盧師尊確實看見,確實聽到,確實遊遍摩訶雙蓮池,到了諸天,到了地獄,都是非常真實的,這才叫做「真」。佛陀悟到了,祂已經是一個覺者了,這個是「真」。所以都是「真」,並沒有「假」。今天就是講一個「真」字。

◎市長帶著兩個隨從爬山,不慎掉下懸崖,三人同時抓住一根藤條,但是藤條不能同時承受三個人。市長說:「你們誰鬆手呢?」兩個隨從同時答到:「我們都不鬆手。」市長無奈地講:「好吧!既然我是市長,捨己救人是應該的,你們獲救以後,要好好的工作,不要辜負市政跟人民的期望。好,我的話講完了。」話聲剛落,兩個隨從立刻鼓掌。師尊是這樣的,師尊跟所有的同門在一起,寧可讓同門都到摩訶雙蓮池。師尊本身也信過基督教,有耶穌的精神,耶穌說:「我是牧羊人,羊在前面,受傷的羊在我的手上;我是牧羊人,趕著羊到天堂,耶穌最後一個到天堂。」希望真佛宗所有的弟子,全部到摩訶雙蓮池,師尊才上摩訶雙蓮池;師尊有犧牲的精神。
  我已經咳嗽半個月,今天還是不請假,一定要上法座,一定要說法,一定要將護摩辦好,一定要加持大眾,先將眾生的病全部治好,如果眾生的病治不好,師尊的咳嗽不會好。一個父親在臨終前將兒子們叫到床前,慢條斯理地從床下拿出一雙筷子,大兒子見狀,一把就將筷子折斷,父親再拿兩雙筷子,老二也將筷子折斷,父親再拿出三雙筷子,三兒子也將筷子折斷,最後,拿出僅有的一把,最小的兒子四子也迅速的將筷子折斷,還說:「爸爸,你是要告訴我們,團結是最重要的嗎?」快斷氣的老爸說:「這些筷子,是是是乾隆皇帝用過的,可以換很多錢啊!」
  你們要了解師尊的本意,師尊講甚麼,你們要聽清楚,不要誤解。真佛宗就是True Buddha School,是最值錢的。這世界上甚麼最值錢?只有「真」最值錢,係金的啦!(台語:是真的啦!)這世界上甚麼最值錢?鑽石也不值錢,黃金也不值錢,鈔票只是因為政府承認。其實我們真佛宗的鈔票很多的,幾億的都有,印出來的只要我們承認就是幾億的嘛!只要真佛宗承認這幾億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政府承認鈔票是真的就是真的。今天師尊講:「真佛宗是真的。」是最值錢的,就是真佛宗的「真」字。你道心堅固,保證有成就。像師尊今天在這裡說法,一聲咳嗽都沒有,這就是真的。上禮拜,我說法的時候,都沒有咳嗽,下去就咳嗽了。講一個笑話,一個喝得醉茫茫的阿伯,跑到Toyota汽車銷售中心,大搖大擺的從口袋裡掏出2000元,大聲講:「給我來一部Camry 2000。」店員驚恐地講:「阿伯,你的錢不夠耶!」阿伯臭屁的說:「外面不是寫著:Camry 2000?」店員講:「阿伯,你出門右轉,那家是賓士,才500。」這2000或者是500都不是真的。告訴你,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的True是真的。對不對?(對!)大家選舉就要選真的,對不對?(對!)今天選舉,大家在喊「對不對?」「好不好?」今晚選出來就知道了。

  你今天笑了嗎?講一個笑話,媽媽說:「你的房間跟豬窩一樣的亂,還不趕快去打掃?」兒子就回答:「你有看過豬會打掃嗎?還不都是養豬的在打掃?」都是養豬的在打掃豬舍。師尊今天也是一樣,你們上到摩訶雙蓮池,你們底下所剩的業障,師尊一個一個打掃乾淨。我跟我的本尊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講:
  讓眾生全部清淨;
  讓所有的業障全部歸在我身上;
  讓我承擔真佛宗弟子的所有的業;
  讓他們的病痛能夠解除;
  讓他們的業障能夠消除;
  讓他們能夠在護摩的火之中,
  得到完全的清淨;
  讓他們每一次來參加以後,無量的歡喜,無量的清淨,無量的輕鬆,無量的快樂。
  做師父的,願意承擔弟子所有的業障,這才是真正的師父。(弟子喊:「謝謝師尊」,眾熱烈鼓掌)阿彌陀佛!「嗡。嘛呢巴達咪吽。絀利。」「嗡。金母悉地。吽。」「嗡。阿彌爹娃。些。」「嗡。哈哈哈。微。三摩耶。梭哈。」願三本尊,以及所有的金剛護法,所有的上師加持,讓我能夠替代所有真佛宗弟子的業障。嗡嘛呢唄咪吽。

  甲問乙:「怎麼辦?我情人節沒有情人陪。」乙回答:「難道清明節,你也要死人陪嗎?」「哇!你說甚麼?」師尊願意陪所有真佛宗的弟子。「情人節跟清明節有何不同呢?都是在燒金啊!燒錢啊!」「情人節燒的是真錢,清明節燒的是紙錢;情人節講鬼話給人聽,清明節講人話給鬼聽。」真佛宗是真的,我講的是人話,聽的也是人,對不對?(對!)好不好?(好!)再講一個笑話,老王打牌輸了十塊錢,被媳婦當眾數落,我看老王頂可憐的,就安慰他,說:「你這還算好的,上星期我在菜市場,遠遠看見一個男人,被他的媳婦罵得狗血淋頭,那才叫丟臉。」老王聽完了,眼淚就掉下來,說:「那個也是我。」其實統統都是我!對不對?(對!)誰教我要創辦真佛宗?誰教我要弘揚真佛密法?因為我創辦真佛宗,弘揚密法,我就要擔當眾生的業,那個是真實的。當一個宗派的領導人並不好當,他必須要受很多的挫折,而且非常辛勞的工作。這40年來,師尊天天修法,天天寫作,天天為眾生祈禱,天天要解除眾生的業障,一樣要不辭辛勞,這樣才叫做「真」。我如果一天不做,那就不是「真」。師尊確實天天非常努力的修行,非常努力的修法,非常努力的寫作。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