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4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4-11-02 《蓮生法王開示》師尊百分之百供養根本上師得真實灌頂


2014-11-02 《蓮生法王開示》師尊百分之百供養根本上師得真實灌頂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11月2日彩虹雷藏寺「大黑天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11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本尊「大黑天瑪哈嘎拉」。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 and her husband、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林淑華醫師、莊駿耀醫師、陳志揚醫師、僑務顧問謝明芳師姐、高歡嫻醫師。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Selamat siang and selamat petang!(印尼文:下午好)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是做大黑天的護摩,大黑天的手印是這樣交叉的,種子字是「摩」字,或者是「吽」字,兩個都可以。祂的咒語是:「嗡。瑪哈嘎拉耶。梭哈。」一般的金剛神,在西藏的唐卡上畫出來都是同一個臉,最主要的觀想是瑪哈嘎拉的手臂,祂有二臂、四臂、六臂和八臂。你認瑪哈嘎拉,最主要的是祂一定是兩隻腳踩在臥倒的白象上面。這是祂主要的一個特徵,還有很多象徵的東西。所以當你觀想祂的時候,觀想祂手上的法器,還有祂站在白象上面。因為祂的特徵一定是要站在白象上。祂拿著骷髏唸珠、貪瞋癡的卡倉卡,還有嘎巴拉、鉞刀,還有手鼓跟金剛索。這一尊是六臂瑪哈嘎拉。在藏密,瑪哈嘎拉是很兇猛的護法神。在東密,卻變成一個慈祥的老人,拿著背包,是東密的七財神之一;跟藏密的是瑪哈嘎拉是同一尊,但是在東密是主財富。不過在藏密的瑪哈嘎拉也是主福分、祿位、長壽和財富,都屬於是祂掌管的。一個護法神能夠主福、主祿、主壽和主財的是很少有的。還有祂手上拿的每一樣東西都有象徵。有形相,有手印,有咒語,就成為一個念誦法,也就是相應法。

◎瑪哈嘎拉非常的重要,因為祂的身分比較特別。有說祂是毘廬遮那佛大日如來的化身,也有說祂是印度教大自在天Shiva濕婆神的化身,還有說祂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祂的身分來歷的說法有很多種,都不太一樣。在東密是屬於七福神之一;在藏密祂是守護墳場,是所有墳場的守護神。當蓮華生大士在建立桑耶寺的時候,有鬼神來破壞,蓮華生大士便召請大黑天瑪哈嘎拉,瑪哈嘎拉來的時候就將這些鬼神障礙全部去除掉。所以對於弘法的障礙,我特別強調,在你的弘法當中,出現了甚麼障礙,你祈請瑪哈嘎拉,做祂的護摩,祂會下降來保護你的弘法,變成沒有障礙。瑪哈嘎拉有很大的力量,法力很強。

  另外祂還可以召請到所有的鬼神,手印是先內縛,然後尾指跟無名指分開豎立,大拇指互相動,然後唸瑪哈嘎拉的咒語,就可以召請鬼神。這是召請鬼神的一個手印,只要唸「瑪哈嘎拉敕令」,所有的鬼神就會一起到。所以瑪哈嘎拉有召請鬼神的法力。在真佛密苑龍邊的唐卡,有一個是白色的瑪哈嘎拉。白色的瑪哈嘎拉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祂能夠接引幽冥眾等往生清淨的佛國,這是六臂白色的瑪哈嘎拉的作法。祂本身不只是智慧的護法,也是資糧的護法。在「真佛法相寶典」裡面,我有寫到如何將大黑天請回去供養的方法,大家仔細看就可以知道了。在西藏很多人都希望得到這一尊護法的灌頂的。十六世大寶法王是在1981年過世的,過世的地方在芝加哥。我昨天講到大寶法王的一些事情,其實祂的身體也有很多病。1980年的時候,我在紐約上州的法輪寺見到了大寶法王。祂有時候不願意接見別人,有時候祂也很容易接見別人。有時候祂喜歡自己一個人;有時候祂也喜歡跟很多人在一起。我當時去的時候,很幸運地統統沒有人,祂的心情也非常好。我也請祂做灌頂,其中的一個灌頂就是瑪哈嘎拉的灌頂。瑪哈嘎拉是白教噶舉派最重視的護法神,在西藏,不管是紅、黃、白、花任何一個教,都有修瑪哈嘎拉的法。但是在噶舉派最受重視,認為瑪哈嘎拉是白教的護法神。所以我才祈求祂為我灌頂。

  曾經有這樣的一個故事,喜瑪拉雅山的珠穆朗瑪峰當然是最高峰,也就是聖母峰。在山峰底下,差不多是5400公尺的地方,距離要登珠穆朗瑪峰的大本營很近,有一個寺廟叫做圖登林丘寺,裡面有一個住持叫做楚西仁波切。他一直在高山的寺廟裡面閉關。但是他一生當中唯一的希望,所祈求的就是希望能見到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並且向祂求瑪哈嘎拉的灌頂。要求到這個灌頂,當然是要等機會了。當大寶法王在錫金龍德寺的時候,楚西仁波切下山拜訪祂,結果山上下了很大的雪,大雪阻礙了他,他沒有辦法出門。所以使得他沒辦法去。當大寶法王在印度的時候,楚西仁波切也想到印度見祂,向祂求瑪哈嘎拉的灌頂。當他到了那個地方的時候,他發覺要見到大寶法王很困難,有很多阻礙,很多層層的關卡,像他這樣一個仁波切都沒辦法見到大寶法王。有一次當大寶法王在尼泊爾的時候,楚西仁波切也是準備要去見祂,結果是他自己生病了。所以也沒辦法見到大寶法王。在楚西仁波切有了資糧,甚麼都準備足了之後,他想到美國見大寶法王,結果大寶法王圓寂。楚西仁波切最終就是一直沒見到大寶法王。他沒辦法,因為大寶法王不在了,他就開始修大寶法王的法,「嗡。噶瑪巴千諾。」他一直唸大寶法王的心咒,然後他也祈求密教所有的護法神掃除他所有的障礙,他希望從噶舉派的一個精神領袖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灌到瑪哈嘎拉灌頂。他修了很多的法。終於有一天,他在夢中終於見到了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以明光出現,明光就是全身發出的光亮;大寶法王真的灌頂他瑪哈嘎拉的法,然後再為他講解瑪哈嘎拉法的口訣跟心要。

  人的命運是不一樣的。我第一次到美國是1980年,一登陸美國,火山就爆發,那是在1980年5月,Mt. St. Helen聖海倫山(在美國華盛頓州,距離西雅圖三個小時車程之外處)火山爆發;然後就有地震,整個Portland City 都是火山灰。真正在我登陸美國的那一天,腳一踩上美國的領土就火山爆發。之後我遊歷整個美國,到了紐約的時候,遇到一位來自彰化的弟子的女兒,她跟她的男朋友在紐約讀書。我要求她說,我希望見到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她說她知道那個地方,在紐約上州有一個山,在山麓的地方有一個法輪寺,當時是人家幫大寶法王蓋起來的,我就在那裡見到了大寶法王。由彰化的弟子的女兒,她跟她的男朋友開車載我跟黃朝初兩個人,去見大寶法王。黃朝初跟彰化的弟子的女兒比較熟,我是第一次見,我這樣要求他們,他們就開車載我們去找大寶法王。

◎於是我就在大寶法王得到五佛嚴頂灌跟大黑天瑪哈嘎拉的灌頂。我比那位楚西仁波切幸運得多,而且見到大寶法王的時候,祂特別的高興,祂還送我水晶手珠唸珠,送我玉器,到現在我還都有保存著。當然我也將自己身上所有錢全部供養祂。
  黃朝初沒有供養。為什麼沒有供養?因為他的錢在紐約的Hotel裡全部被小偷偷走,包括他的行李,全部被偷走。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其實在那時候,我也不是很懂得密教,但是看到大寶法王倒是非常高興,然後祂一直幫我灌頂。我跟祂講:「祢將來是我的師父,我把祢當成我的頭飾。」意思就是,當我每一次在說法當中,我一定頂祂在我的頭上。所以我到現在還是沒有忘掉我的根本上師。

◎師尊對自己根本上師,像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全部將祂們頂在我的頭上。
  但是今天真佛宗的弟子都是很偉大。怎麼偉大?我自己是一個敬師、重法、實修的人,永遠尊敬我皈依過的師父。我一直都不會講自己師父的是是非非,或者是短處,我都不敢講。我也不能因為大寶法王有很多的病就輕忽祂,輕視祂,因為人的身上都有病。大寶法王身上的病很多,祂最後的死因是癌症,是胃癌,那時候祂只有57歲。另外祂的血糖也很高。另外祂的牙齒也有病,還有好幾種病,甚至祂的骨節都有扭曲變形的現象。但是不能因為自己的上師身體有病就輕視祂。「祢看,祢是一個修行人,是一個噶舉派最高的精神領袖,身體這麼多的病?」不能夠輕視祂,因為祂精神的力量跟祂的心靈本身還是個巨人。我對我皈依的上師,我從來都是很恭敬的,只是我們真佛宗皈依的弟子啊!我就不知道弟子是怎麼看師尊的。當然恭敬師尊的也很多。其實離開就離開了,沒有緣就沒有緣,對不對?何必呢?何必再砰砰砰的打槍?師尊已經做榜樣給大家看了,我也常常被師父罵,吐登達爾吉上師也罵我,了鳴和尚也罵我,薩迦證空上師也罵我,我只見了十六世大寶法王幾次,祂沒有罵我;就只有祂沒有罵我。其他三個相處比較久,罵的特別多。但是我不能因為祂們罵我,我就罵祂們,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不可以的。自己的師父都要做為傳承的頂飾,一定要的,這一點非常的重要。我要講的意思是,今天你們很容易在這裡灌到瑪哈嘎拉的頂,不容易啊!要求一個灌頂,需要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錢拿出來供養,求一個五佛嚴頂灌,一定要將自己的錢拿出來。我在為大家灌頂的時候,當然有些人是有買供品,但是有些人不知道要買供品。師尊就是讓大家隨意,你們很容易地在這裡得到一個噶舉派最高護法瑪哈嘎拉的灌頂;像那個楚西仁波切一直夢寐想要求到瑪哈嘎拉的灌頂,資糧準備好幾次去找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都找不到,沒有那個運氣見到祂,只有在祂圓寂之後顯現明光在楚西仁波切的夢中,楚西仁波切才能接受瑪哈嘎拉的灌頂。而我是在法輪寺接受大寶法王本人的灌頂。灌一個頂,很不容易啊!在這裡的每個人,都不知灌了多少頂了。

◎「在這個時代之中,假密法及假上師充斥,有的人以為去了一趟西藏回來,就變成上師了,有的人以為跟了幾位西藏佛爺跑跑腿,學了幾招就變成上師了,其實真正的上師,是得到正確的密法傳承之後,一切依照上師的教導去修學,得到確實的開悟,明心見性,自主生死,這樣學密的人,才有資格自稱是上師。」也不能說是「自稱上師」,其實是你確實有得到開悟,也明心見性,也能自主生死。
  當然在那個時候你是上師,雖然沒有人為你做阿闍梨灌頂,你也是上師。能夠自主生死,要到哪裡就到哪裡,這就是自主了。如果你能夠自主的話,雖然你不是上師的名,其實你也是上師。像今天做瑪哈嘎拉的護摩,瑪哈嘎拉就現身,帶著一個佛母,那個佛母是藍色的。像這樣能夠召請到瑪哈嘎拉來,你跟很多尊都能夠相應,這才是真正當一個阿闍梨的資格。就算我幫你做阿闍梨的灌頂,你沒有這個能力的話,你這阿闍梨還是假的啊!還是假的上師。假密法及假上師很多。師尊也得過阿闍梨的灌頂,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吐登達爾吉上師都幫我做了阿闍梨的灌頂,也就是上師的灌頂。所以我才能具足這種身分。

◎另外我去求無上密的時候,我求吐登達爾吉上師灌頂的時候,其實我給祂的供養也不多,我只給祂一萬美金,不算多。但是比我們的法師求一個灌頂當然是還要多。一般來講,我的規矩就是這樣,我去求一個灌頂一萬美金;將我自己所儲備的一切資糧,全部拿去供養給自己的上師,這就是重法的表現,我很重視這個法。
  如果你不重視,灌一個頂五塊錢、十塊錢、二十塊錢。你哪裡知道你的師尊去灌一個頂是多少錢,真的!我的薪水全部給了。不要講錢了,講錢傷和氣。

  講一個笑話。上午第四節課,小華肚子餓了,無心聽課,坐在位子上呆呆地想著麵包、三明治、熱狗,想得都快流口水。數學老師發現他走神了,便問他:「1.200的小數點向右邊移一位,會得到甚麼樣的結果?」小華非常高興地講:「下課了!終於可以吃飯。」師尊很幸運得到幾個上師的灌頂。我在巴拉的時候,我每天都開車出去一次,是訓練自己開車,我開車到Green Lake的parking停下來,看到一個喇嘛在那邊高聲地唸咒,我想我自己也是學密教的啊!應該要向祂頂禮,我就跟祂頂禮,沒想到祂居然是薩迦寺的薩迦德松仁波切,祂在那邊唸咒唸得好大聲。祂教我幾個咒語,傳我幾個法,最重要的是喜金剛,祂為我講解喜金剛。都是一種巧遇吧!?再講一個笑話。一個老公問太太:「老婆,妳出去有沒有人誇妳?」老婆回答:「誇我甚麼?」老公講:「誇妳有運動員的身材。」老婆講:「沒有啊!我的身材適合哪項運動?」老公講:「舉重。」再講一個笑話,妻子問老公:「喂!死鬼,妳還不趕快去車站接我媽嗎?」丈夫講:「我不敢去。」妻子問:「這是為什麼?」丈夫講:「我不敢違背妳的命令,妳規定過我,除妳之外,不可接觸任何女性。」

  師尊接觸到的上師都是各有因緣,像是了鳴和尚,因緣特別的重,很多的咒語跟法術都是跟祂學的。另外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大家都知道,我最後皈依的上師是吐登達爾吉上師。很多同門全部跑到吐登達爾吉上師那裡,真佛宗的弟子將吐登達爾吉上師煩得不得了,煩到吐登達爾吉上師說:「除了真佛宗的弟子之外,我都見。真佛宗的弟子不見。」你看,將一個上師煩成這樣,煩到祂生病了。

◎祂是75歲走的,在祂走的前三天,我去香港找祂,當時祂是任何人都不見,只有見我。祂還伸手加持我跟師母。在祂圓寂的前三天,只有接見兩個人,就是我跟師母,因緣多麼深厚,祂那時候已經病得很重,祂躺著戴著氧氣罩,沒有辦法講話,講話的聲音都不清楚,一聽到是我跟師母要去見祂,祂馬上見。而祂那時候已經是不見任何一個人的。祂的手伸出來,發抖的,但還是加持了我們。當我們見到師父這樣的時候,就在三天後就要過世的時候,祂居然伸手還加持我們,我們都非常的感動。
  祂任何人都不見,只有見我跟師母,我這才是真正的阿闍梨,因為師父非常的器重我,有真正的傳承,很重要的,不是假的。祂的侍者特別跟我說:「師父只見你們兩個,其他人全部不見。」自從祂臥病以後,任何人祂都不見,只見我們兩個。當時侍者有問祂:「要不要見盧師尊跟師母?」祂還點頭說要見,可見真正的上師,是由於是師父本身的心子,等於是祂心的兒子,所以才見。將來我快圓寂的時候,躺在病禢上面,某一個人要來見我,我一看,如果這個人本身就不在我心中,我不會見的。一定是在我心中的我才見;我器重的,我認為他/她是大根器的,是我的心子,是百分之百的上師,我才見。所以告訴你,師尊不是假的上師,當師父最危急的時候,我去見祂,祂還見我,如果祂當時講:「不見!」那麼我的腳都軟了。因為你不是祂的心子,重點在這裡。真正的上師跟假的上師的分別就是在這裡。到時,日後見真章。師尊在危急的時候,在走的前一刻還見你的話,就是真正的心子才會這樣做。

  一個店員夥計在擦招牌的灰塵,用力太猛,將招牌扯了下來,招牌掉在地上裂成兩半。老闆見了臉色變了,店員急中生智,講:「這是好兆頭。」老闆問:「招牌都掉下來了,還有甚麼好兆頭?」店員講:「斷成兩半,是要開分店的好兆頭。」做為一個弟子,你必須要有智慧。我們曉得資糧有兩種,一種就是福德資糧,一種就是智慧資糧。你必須要很聰明的,你跟在師尊旁邊,要看的很清楚,屬於師尊的,你就要分開拿;屬於充公的,你要分開拿,這就是當侍者聰明的地方。
  師尊的侍者是要這樣的,人家告訴你:「這是要供養師尊的。」我就拿起來,因為身上負荷太重,我就拿起來轉給侍者,侍者就拿起來放在中間,我回去一看,怎麼看都是一塊錢,算了算了,就充公了。侍者要很聰明,哪一個東西是師尊需要的,哪一個東西是師尊不需要的,師尊在那時候需要甚麼,他懂得,他有智慧,他會分的,這樣的侍者才是好的侍者。師尊在跟一個美女談話的時候,侍者要懂得分寸,老是站在旁邊聽人家的祕密做甚麼?對不對?人家在講她心中的祕密,並不跟師尊怎麼樣,但是她在講她心中的祕密,侍者就應該走遠一點,站在門旁邊,不要看就可以了。但是還是要在門旁邊,不能不理就走了,這樣也不可以,要保持一個距離,讓她傾訴心中的話,這也是個要訣。

◎師尊在服侍自己的師父時也是這樣的,一看師父的精神不是很好,我就懂得要離開,讓師父休息。當你問法,師父在不耐煩的時候,你也要懂得師父在不耐煩。所以弟子跟師父之間,要懂得那個道理,要懂得那種禮貌、禮節和禮儀。我看到師父一定頂禮,這一點沒話可講。我當時已經是師尊了,已經創辦真佛宗了,我看到我自己皈依的師父,沒有一次我是站著,跟祂一樣大的,我不能跟祂平起平坐。師父叫你坐,有時候是在考驗你。比如,祂會講:「這是你盧師尊來每一次坐的座位,今天讓你坐。每一次盧師尊來都是坐在這個座位,我坐在這裡,祂坐在那裡。今天讓你坐。」你要聽明白這一句話,如果你這個上師走過去就坐下來,回頭祂就跟我講:「這上師坐你的位子,你要注意了,這上師的本身就是有企圖心,他是有野心的。我告訴過他這座位是你盧師尊坐的,我請他坐是在考驗他,他是不是能夠尊重你這個盧師尊的座位。」祂跟我說:「師尊,你可以不要這個上師。」祂就直接這樣跟我講。每個人來祂都考驗他。所以要有智慧啊!如果你沒有智慧,就會被吐登達爾吉上師考倒。
  吐登達爾吉上師還故意罵我:「盧師尊,甚麼蓮花童子?根本就沒有蓮花童子,盧師尊也不是蓮花童子。」你聽了,「欸?師公講的話,弟子一定要聽啊!他是師尊的師父,那麼,絕對沒有蓮花童子。」你這樣想就被祂考倒了。祂就跟我講:「這種弟子,我跟他講這種話,他也聽我的,而且還附和我,說:『真的是沒有蓮花童子,我也知道師尊是假的。』」我的師父跟我講:「這個弟子不要也罷!聽我的話就毀謗了你,這種弟子,不要!」祂是這樣跟我講。所以真的上師跟假的上師,你要有智慧的頭腦,能夠分辨,不要隨便聽聽就隨便做。祂告訴你:「這是盧師尊的座位,祂每次都是坐這裡,來,這位子讓你坐。」你就真的坐上去了,你以為你很偉大,很尊貴,其實祂是在考你。下一回去的時候,祂就講:「這上師你不要了。」要聰明一點。真的上師有確實的開悟,明心見性,自主生死,學密的人要這樣才有資格稱為上師。你已經能自主生死,能夠明心見性,也已經開悟了,這才是真正的上師。雖然師尊灌頂你為阿闍梨,但是你並沒有開悟,也不能自主生死,也沒有明心見性,那就不是真正的,很重要的。

  男人從白天忙到晚,回到家之後立刻上網玩遊戲。老婆很生氣:「你甚麼時候才會發現,孩子不是你親生的?」男子一聽,大發雷霆:「我早就懷疑妳很久了,妳現在終於承認了。」老婆講:「我為什麼不敢承認?你去客廳看看,你從幼稚園接回來的是你兒子嗎?」他接到別人的兒子,因為他忙電玩啊!

◎我們學習佛法,你不能認錯自己的師父,不能認錯自己的上師,不能認錯真正皈依的師父;知道祂確實有皈依的傳承,有確實的密法,確實有證驗,你就要跟祂一輩子。這才叫做一皈依,吐登達爾吉上師講的一皈依。每一次我在祂那裡,師父也在,真佛宗的弟子進來,一看到兩個師父,一個是師公,一個是我,有的弟子就先向我頂禮,然後再頂禮師公,這是對的。如果先頂禮師公,我在那裡,連看都不看一眼,然後他就坐下來,他以為師公最大,不是啊!是你的根本上師最大。我當然是頂禮師公,對不對?別的弟子進來,他們也有他們的規矩,不過密教有密教規矩的,應該先頂禮根本上師的,然後再頂禮師公的,這樣才是對的,不能弄錯。很多事情,弄來弄去,都是弄錯。

  一個美麗的空中小姐,她很漂亮,但是她很會放屁,而且奇臭無比。有一次在飛行中,這位漂亮的空姐又放屁,一下子整個飛機裡瀰漫著臭味,一位乘客實在受不了,便問:「空姐,怎麼會這麼臭啊?」空中小姐十分不好意思,但是肯定是不能承認,因為太丟人臉了。空中小姐臨機一動,回答:「這很正常,因為我們的飛機正好飛過臭氧層。」這是智慧,我們要學習很多的智慧。兩種資糧,一個是福德資糧,一個是智慧資糧,你有了智慧,就懂得如何分辨,懂得怎樣按照程序學習密法。最近有人求二灌,二灌就是紅白花灌頂,本來是紅菩提和白菩提一起的灌頂,是師父的白菩提跟佛母的紅菩提,兩個結合起來以密意的灌頂。但是到了現代就不一樣了,現在是以紅花代表紅菩提,白花代表白菩提,這是屬於二灌。當我接受二灌的時候,我將我一年私人儲蓄的薪水,全部供養了鳴和尚,得到的灌頂才是真實的。因為我確實百分之百的供養根本上師,得到了福分,得到了德,還有得到了智慧,得到所有的資糧,很重要的。我們做火供也是一種很大的供養。所以每個人最好學習火供,不然學習煙供,或者是水供。這是很重要的。

◎現在有人代我說:「我可以代表師尊為大家做四灌大圓滿的灌頂,錢由她全部收。」有很多真佛宗的弟子被她唬了,這是假的啊!
  你要分清楚,大圓滿的灌頂哪有這樣隨便灌得,沒有這回事!大家要分清楚,而且是一個女的,個子矮矮的,奇醜無比,師尊哪裡會將大圓滿法拜託她,叫她代傳大圓滿法灌頂?就算是非常美麗,非常漂亮的女生,我也不可能給啊!何況是那麼醜的?對不對?她說師尊每一天都跟她打電話,她是一邊在播放師尊說法的錄音帶,一邊講:「你聽,師尊在旁邊,是師尊的聲音耶!我幫你們做大圓滿的代灌頂。」那個女的長的又醜,居然會相信她?難道師尊欣賞醜女嗎?不可能的事情啊!結果還是有人相信,阿彌陀佛!好像我的眼光真的很低。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