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4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4-11-01《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大轉法輪 淨信一皈依得真傳


2014-11-01《蓮生法王開示》蓮生上師大轉法輪 淨信一皈依得真傳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11月1日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阿彌陀佛本尊法」大圓滿法第110講開示>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本尊「無量光如來阿彌陀佛」。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林淑華醫師,還有在座的有很多的大企業家,甚至於很多的學有專長的專家都在這裡。大家遠道而來,都是貴賓。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Thank you for coming, see you tomorrow.
  今天是修阿彌陀佛本尊法,阿彌陀佛也稱為無量光佛,也稱為無量壽佛,因為祂光明無盡,壽命也無盡,所以叫做無量壽、無量光。阿彌陀佛的心咒:「嗡。阿彌爹娃。些。」「些」字是這樣寫的(師尊示範),「些」是咒語,也就是阿彌陀佛本尊的種子字。在西方,阿彌陀佛是紅色的,屬於阿彌陀佛系統的大部分是紅色的,而且大部分都有一個「些」字。
◎今天也剛好是第三十屆法師研習班的結業典禮。我覺得作為一個法師的本身是真佛宗最主要的骨幹。當初有些一剃度就是當了上師,沒受過法師的訓練。其實每個法師或者是每一個上師,都應該受過法師訓練班的訓練,因為至少會懂一點梵唄的唱誦。另外也懂得儀軌,這樣會比較好一點。大家曉得禮儀是非常的重要。法師不是萎靡不振,而真的是行如風,走路很快,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這表示是一種禮儀。以前對上師沒有規定,現在宗委會有規定法師要當法師滿五年,而且是優秀的法師才能甄選上師。

  我記得,很久以前有一個上師,那時他剛出家不久,但是他已經當了上師。他到了師尊面前他的腳就翹起來,然後半躺,身體還一直抖,像這樣,連法師的資格都沒有。法師哪能夠翹腳的?沒有翹腳的法師,而且在長官面前他翹著腳,斜著身體,身體還抖,我就覺得這樣不行,所以不管你是上師還是法師。最好都要受到研習班的基本教育才好,禮儀一定要有的。另外還有一點,法師有法師的戒律,你自己在修法的最後,一定要讀一遍法師的戒律,這一點很重要。出家的戒律一定要守,不能隨便的。因為法師代表著我們真佛宗的一種精神,出去就要像法師的樣子,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每個法師都要注意,最好都能夠受過法師研習班的訓練,這樣才能代表真佛宗的精神,將來都是一致的,而不是散亂的,坐有坐相,立有立相,臥有臥相,走路有走路的相。

  以前當軍人一樣要受軍訓,而且必須要到訓練中心受訓之後才像一個軍人。如果一個軍人不會拿槍,甚麼槍都不會,手榴彈也不會丟;像是六○砲,或者是高射砲的射擊,輕機關槍、重機關槍的射擊,身為軍人甚麼都沒有學過;像是戰地的訓練也沒有學過是不行的。所以法師也是一樣,代表法師的精神存在。今天修阿彌陀佛本尊法,我就講一些法師的禮儀,當法師就應該要受這種訓練,才會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臥有臥相,走路有走路的相。甚至於兩個法師一起走的時候,步伐都要齊的,而不是各走各的步伐,甚至步伐不對都要校正的,要懂得踮步校正回來。所有的法師走路都不能散散漫漫的,步伐統統都要一樣。其實當上師的也要受過法師研習班的訓練,現在規定,當上師一定要出家;沒有有頭髮的上師,絕對是沒有的。現在有頭髮的上師是老的吧?是老的上師,可以稱為老上師,有頭髮的都是很老的。再來的這些上師,都是沒有頭髮的,管你是哪一個佛,哪一個菩薩轉世,或者是哪個太初佛轉世、原初佛轉世、祖師佛轉世,管你是甚麼轉世,一定都是要出家的比丘、比丘尼,沒有帶髮的上師。有些通靈的,說甚麼瑤池金母為他/她戴五佛冠,那瑤池金母是原來本初的瑤池金母,還是分身的瑤池金母,還是草頭的瑤池金母?甚麼叫做草頭的瑤池金母?瑤池金母的化身跟草一樣那麼多,而且每一尊瑤池金母都是不一樣的。當師尊為大家摩頂的時候,來的瑤池金母有的很年輕,非常的年輕,而且是非常的漂亮;也有中年的,也有老年的,各個寺所雕的瑤池金母都是不一樣的,來的都是以祂在寺裡所象徵的形相,來了好多,我們稱為草頭神。草頭神就是像小廟的瑤池金母、大廟的瑤池金母、慈惠堂的瑤池金母、世界各地來的瑤池金母,都是不同的。你不能說瑤池金母為你/妳戴五佛冠,妳就將五佛冠戴起來。不能夠這樣,還是要經過宗委會發給的上師證書,也由師尊給予灌過阿闍梨灌頂才可以,要按照規矩來。

◎再談一下《密教大圓滿》之「蓮生上師大轉法輪」。「在美國每一個星期六晚上八時,在蓮生上師這兒,有很多很多的人參加同修法會。同修法會結束,蓮生上師會應機說法。在這些修密宗的人來說,由於『修學正確』,有的已即身得大成就。例如鍾露昇博士,他一皈依『正確傳承的上師』,馬上有大成就的證驗。」
  那時候,鍾露昇是有證驗的,告訴大家,證驗有時候是會消失掉的,不是每個上師得到證驗之後,證驗都會持久在那裡,很簡單的一個道理。有一個比喻是這樣的,意思是這個鍋在爐上已經在滾了,有證驗啊!就是用柴燒的時候,這一鍋的菜已經滾了。但是只要打開蓋子,熱氣消散,馬上就冷卻,表示你的證驗不能持久。你必須讓鍋子的菜滾到熟了,才是真正的成就。如果在沒有熟以前就打開鍋蓋,雖然有滾,很快的,火就熄了,熱氣消散了。所以有時候證驗並不是很久,像是今年很有證驗;第二年甚麼感覺都沒有。

◎所以密教有講,證驗是祕密的,不能講得太早,有感應就講出來,一直講,講到最後將所有的感應全講光了,就變成沒有感應了。
  有時候是這樣,祂讓你有了證驗,就是增加你自己本身的信心。但是雖然有了信心,但是經過長久的磨練跟挫折以後,你的信心就會完全消失掉,等於是沒有。以家庭來講,很簡單的,一夫一妻,剛結婚的時候,我愛你,你也愛我,彼此都很愛。但是愛久了,到最後,愛都淡掉了,淡了就沒有,彼此的信心就崩潰了,沒有那種信心的存在。都是有這種現象的。
  講一個笑話,兒子跟媽媽講:「媽媽,給我一百塊。」媽媽講:「不行!」兒子講:「如果你給我一百塊,我就告訴你,今天下午妳不在,爸爸向打掃的阿姨講了甚麼。」媽媽一聽,很快地掏出一百塊給他。兒子講:「爸爸講:待會兒,別忘了,櫃子底下也要掃一掃。」其實這就是信心問題。如果對先生有信心,彼此的愛非常的堅固,就不怕別的。有一個師姐講了一句話:「男生要經得起誘惑,女生要耐得住寂寞。」出家的法師當時出家的時候都是信心十足,「我出家就是要好好修行。」一陣子之後,法師不見了,結果他出現在北京,手上抱著孩子。所以所謂證驗是會消失掉的,信心也是會消失掉的,就像家庭一樣,做人互相信任,的確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能夠堅持到白頭偕老,而且一直是互相尊敬,都是很不簡單的。因此談到證驗,也不一定有證驗。但是有證驗道心會非常堅固,一旦時間拖久了也就淡了,是會有這種現象。

◎「『蓮生上師』的密法,何以是『正確的密法』,因為是『蓮華生大士』顯現金身,真傳的緣故。當然蓮生上師傳密法,凡是跟蓮生上師學習的,均能夠得到大成就。」這句話還是有一點問題。「跟蓮生上師學習的,均能夠得到大成就」,必須是他/她本身是很大的根器,而且他/她的信心是非常的清淨,也就是淨信,百分之百的。

  以前吐登達爾吉上師跟我講「一皈依」,經常將自己的上師頂在頭頂上。就像師尊,每一次師尊要說法,一定將自己的四個根本上師頂在頭上,每一次都要恭敬自己的根本上師。而不是傳了我特別的法之後,我就說:「這個法不是根本上師傳的,是我傳的。」根本上師就沒了,變成自己是根本上師。所以師尊說法一定頭頂根本上師,那就是一個淨信,非常清淨的、絕對的、百分之百的信心。這樣才會有成就。講一個笑話,台灣現在有人賣黑心油,有一個賣黑心油的老闆往生,祂來到地獄報到,閻羅王判祂墮入油鍋地獄。
  老闆哭泣地問:「要下油鍋多久?」閻羅王很生氣:「生前你賣了多少黑心油,就炸多少油,炸到乾為止。」哇!這很嚴重,老闆又很哀戚地講:「可是我生前又做了不少善事。」閻羅王想了一下,回答:「那麼下油鍋的時候,我派夜叉鬼王在你的油鍋旁邊放一台電風扇。」大家想想看「淨資」兩個字。師尊在回信的時候,常寫「你的淨資收到」。乾淨的錢才叫做「淨資」;不乾淨的錢,就叫做dirty money髒錢,不是「淨資」了,不是清淨的財,是髒的財。所以要拿髒的錢來抵銷真的是很困難。剛才那個笑話,就是像很多在台灣除了製造黑心油,還賣黑心油,就算你將那個錢拿來做善事,也沒辦法抵銷你自己的罪惡,沒辦法,還是要下地獄的。因為賣黑心的油,等於是讓所有的人全部遭殃,全台灣,甚至世界各地,害人已經害了很多,甚至讓人家得了癌症。也許是黑心油我不知道是不是完全是黑心油害的。但是你所賣出的東西讓人家得了癌症,等於是間接的殺生。其實販賣黑心油,等於強盜,等於是偷盜罪,五戒裡面的殺、盜、淫、妄、酒,你販賣黑心油就是你殺了眾生,你搶了人家身上的錢,不應該給你的錢都被你搶了,偷盜罪跟殺生罪都犯了,很嚴重的。所以必須要有淨信跟淨財。

  有了清淨的信仰,就像師尊這裡有牛奶,而你是空的杯子,如同牛奶倒入空的杯子,讓你得到滿足,得到圓滿,這樣才能得到大成就。還有,因為是「真傳的緣故」,蓮華生大士確實在師尊的面前現身,確實給我光明虹光的灌頂,又得到蓮華生大士心印的灌頂,這都是確確實實的。甚至於是累世以來,都因為當初蓮華生大士為我做伏藏,這就是真傳。「蓮生上師由於蓮華生大士顯現真傳,又由於歷代傳承上師印可。」這是人間上師的印可,也就是了鳴和尚人間上師的印可。印可就是你已經得到「大圓滿法」的灌頂,「在整個宇宙上下十方,都公認是上師中的上師。」就是根本上師,「是『真正的金剛上師』,由於『蓮華生大士』的傳法真,令所有弟子學到真法,自然全部『靈仙真佛宗』的弟子皆有了相應,確確實實,一點也不假。」很多人也有夢到根本上師。夢過根本上師的請舉手?哇!很多夢過根本上師,那就是因為跟上師相應法,有一點初機相應的現象,一個證驗,才會夢見根本上師。吐登達爾吉上師圓寂以後,很少人夢到。我在美國西雅圖的時候,我有夢見過吐登達爾吉上師,祂來為我灌頂、加持,甚至傳授我法。傳法在夢中也可以傳;白日現身也可以傳給你;甚至在禪定之中,也可以傳給你。只要不是妄念所產生的,都是屬於真傳。

  講一個笑話,這是家庭問題,小倆口為了一件小事吵了起來,吵完以後,丈夫覺得很後悔,便叫妻子看窗外兩匹馬拉著車子的情景,他說:「為什麼我們不能像那兩匹馬一樣齊心合力向前。」妻子怒氣沖沖的說:「我們不是兩匹馬,因為我們之中有一頭是驢。」她還是很生氣,因為不能齊心嘛!夫妻本來就是要齊心嘛!不能齊心就沒有辦法,家庭也是一樣。所以我藉著這個例子來講,師父跟弟子也是一樣,齊心的話就會相應;不齊心的話,你絕對不會相應。你沒有清淨的信仰,也沒有真實在修法,甚至也沒有得到師父真正的傳法給你,那就是不齊心了。甚至有人在背後講了幾句話,你的道心就退了,你怎麼跟師父齊心,怎麼會得到真傳?根本就沒有。要跟師父齊心才能夠相應。我以前講過一個笑話,也是夫妻經常吵架,只要一吵架,先生就爆粗口,太太也就跟著爆粗口,兩人互相罵來罵去。有一天兩個人又吵架了,太太就不講話了,她去刷馬桶。丈夫覺得很奇怪,太太怎麼在突然之間改變態度,只要吵架了,她就默默地去刷馬桶。丈夫以為她去信真佛宗,修了忍辱波羅蜜,懂得忍辱了,所以就去問她:「妳是不是學會了忍辱波羅蜜?」太太說:「我現在不跟你吵了,我都去刷馬桶,只是我拿你的牙刷來刷。」你看,她那恨意還在,恨意還在的話不是忍辱,這就是不能齊心。

◎所以上師跟弟子要齊心,而且弟子要學上師的好處,就是看自己根本上師好的地方;根本上師壞的地方不要學。因為是人嘛!人難免有缺點,才會當人,沒有一個人是聖人,要不然就坐在那裡了(師尊指後面的壇城),那都是沒有缺點的,有缺點才生為人。一旦生為人就會有七情六慾,然後靠修行將自己這些慾望跟你的習性改變。你不能看自己根本上師有習性,你就採取不信任的態度,你就退了道心,那都是不對的。
  你要知道,甚麼叫做密宗;你也要知道,甚麼叫做密行;你也要知道,以密教的本身來講有其祕密性在裡面,你不能隨便在背後批評自己的根本上師,這樣就不能齊心。你批評了,還修祂的法,心怎麼齊?你對根本上師都已經沒有信心了,你還修法做甚麼?根本不用修了。我告訴你,我對自己的上師,我也看到上師的缺點,像了鳴和尚,像薩迦證空上師,像噶瑪巴,噶瑪巴有時也會生氣的。祂養了很多鳥,祂說這些鳥都是祂以前離開的弟子,祂重新將他們找回來。在錫金龍德寺的最頂樓的地方,有一個很大的鳥籠,祂說這些都是祂前世的弟子,離開了祂而變成了畜生。然後祂再去將他們找回來,養在自己的籠子裡,然後教牠們唸噶瑪巴大寶法王的心咒:「嗡。噶瑪巴千諾。梭哈。」噶瑪巴已經是一個很偉大的上師了,但是還是有很多的弟子離開祂,那就是不齊心。然後祂看到了動物,看到一隻羊,「那隻羊就是我前世的侍者。」祂在世的時候,祂經常帶著一隻羊,就是祂前世離開祂的侍者,轉世為羊,祂再將牠找回來。所以齊心是很重要的。

◎師尊已經七十歲了,在世的時間也不是很久,能夠來親近的,你就儘快來,提前來,要親近的機會不多了,沒有幾年嘛!對不對?你這時候不來親近,你玩你的,怎麼齊心?吐登達爾吉上師還跟我講,我前世的法本在祂那裡,要不要還給我,我說:「不用,因為我已經學到很多,不用還我。這些我都學過了。」我們之間的互相,跟師父的齊心,我也看到吐登達爾吉上師的缺點。但是我不認為那是缺點,那是上師本身的遊戲,祂在考驗我們的信心,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要跟你的根本上師齊心。

  「由『婆仙如來』(阿達爾瑪佛)原始佛的『如來心印』,到『金剛手菩薩』的『持明心印』,再到『蓮華生大士』的『口耳心印』,這就是不斷的傳承。今天,蓮生金剛上師的傳承,從太初古佛到蓮華生大士的摩頂授記,這種傳承就是不斷,就是有大加持力,天下第一正確的密法,凡皈依的弟子,就有了傳承的加持力量,得到真傳上師的加持力。」這加持力從哪裡來?從你每天修上師相應法你就得到上師加持一遍,你每天修本尊法,就得到本尊的加持一遍。你來接近師尊,但是不要太親近,有一句話講:「上師是火」,太親近就會被火燒掉,距離太遠,又得不到光。所以真正親近的弟子,是跟根本上師接近,但是也要保持一個距離。意思就是你會得到上師的加持,但又不會被火燒掉。孔子講過一句話:「近者不遜,遠者怨之,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是孔子講的。太接近了,你會覺得根本上師有甚麼了不起,「不就是一個人嘛!運動的時候還會扭來扭去,很多我們可以做得到的姿勢,祂還做不到呢!」「我英文這麼好,根本上師講的都是中文式的英文,我的英文都比我的根本上師好!」「根本上師有甚麼了不起!」「我長得多高大,多英俊,而根本上師還穿著矮子樂,你看祂長的那麼矮!只到我這裡,沒甚麼了不起!」「祂經常講錯別字,我都要糾正祂。」會產生這種觀念出來,都是不好的。近了就失去禮節,遠了又怨恨,離開根本上師比較遠了,你的心裡就發出埋怨。所以距離要保持得剛剛好,這也是很重要的,都是學問啊!以前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還在世的時候,有些弟子也是跟祂很接近,很接近以後就失去禮儀。大寶法王有時候會跟弟子玩在一起,也是像小孩子一樣,很開心地跟弟子玩在一起。但是弟子有時候突然間禮儀失去了,像是大寶法王拍一下弟子的肩膀,弟子也拍祂一個肩膀;大寶法王幫祂摩頂,弟子也伸手摩大寶法王的頂。這已經都不對了。這時候大寶法王會發怒;一旦禮儀不對了,祂就會很生氣。
  你以為這樣是跟祂很親近,祂像小孩子一樣在那邊玩,突然之間,你摸祂的頂,那還得了?不斷的傳承是由傳承加持力來的,誰加持誰,都是有規定的。這就是不斷的傳承。你看,有原始佛的「如來心印」,大家知道「大手印」也是本初佛傳的,「大圓滿」也是本初佛傳的。「大手印」傳給寶意童子,寶意童子是誰?就是蓮花童子,是「大手印」第一個傳承的人。「大圓滿法」是傳給金剛手菩薩,等於是金剛薩埵和金剛心,這是屬於光明的傳承,再到蓮華生大士的就是「口耳傳承」,另外還有伏藏的傳承,這就是不斷的傳承。講一個笑話,上課的時候,小明打瞌睡被老師罰站,小明跟老師講:「報告老師,我的眼皮生病了。」老師問:「生甚麼病?」小明回答:「自閉症。」這就是沒有得到「口耳傳承」,老師在說法,他在底下睡覺,哪有口耳傳承?耳朵閉起來了,哪有口耳傳承?你的耳朵在聽師父講法,這就是「口耳傳承」;師父講,你聽進去,就是「口耳傳承」。

◎告訴你,傳承加持力怎麼來?你修了師父所傳的上師相應法,就得到一個傳承。你每天修,傳承加持力就會越來越強。你修本尊法,你就得本尊法每天的灌頂跟加持,每天都要受灌頂,灌頂的水永遠不會停,這才是真傳。你每天修護法,護法天天灌頂你,這就是護法永遠在護持你,你不會得到降頭,人家在陷害你,你也不會有感覺,因為護法都幫你擋了。所以當中有一個是傳承力,就是由根本上師來的;一個是灌頂力,就是由你的本尊來的;一個是護法力,就是你護法的力量永遠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會得到降頭,你都不會有感覺,因為護法全部幫你擋了。

  我在真佛密苑裡面,一進去,第一個就是看到四臂觀音,這邊有一個瑪吉拉尊(藏傳佛教著名女性密宗師,女系覺宇派的開創者),就是覺宇派,另外在這邊有一個金剛薩埵,也就是金剛手菩薩,金剛心菩薩,再來這邊有一個蓮華生大士。開門進去的右手邊,有一個很莊嚴的多傑帕姆金剛亥母,祂是我修內法的本尊。我修內法的時候,就是以金剛亥母昇起我的拙火。然後繞過去,有蓮華生大士、瑤池金母,還有所有的諸尊都在。我每一次從密苑要回到南山雅舍,我都合掌,講:「四臂觀音再見,瑤池金母再見,諸尊再見,瑪吉拉尊再見,金剛薩埵再見,蓮華生大士再見,多傑帕姆再見。」講完了我才離開房間,每天都一樣。祂們就等於住在我的房間一樣,完全是一模一樣。回到南山雅舍也一樣,「瑤池金母」跟「蓮華生大士」,每天早上我都唸一下,祂們是在一起。瑤池金母在前面,蓮華生大士在後面,底下的壇城是瑤池金母壇、孔雀明王壇、釋迦牟尼佛的壇城,另外還有紅財神、喜金剛等都在那裡,每一尊都有很多的眷屬。瑤池金母的壇城裡包括所有的諸尊,都在裡面,我每天都跟祂們打招呼的。一起床就跟祂們打招呼,從來沒有離開過。那麼我就有傳承加持力,有本尊的灌頂力,還有護法的力量在我的身上,這是身為密教行者統統都要學到的,你必須要學到這些。然後你要跟你的上師有相應,跟你的本尊有相應,跟你的護法有相應,整個力量在你的身上顯現出來,你才會有光,才會有成就,這是非常重要的。不能走了就走了,進來就進來,看到四臂觀音也不打招呼,看到瑪吉拉尊也不打招呼,看到金剛薩埵也不打招呼,看到蓮華生大士也不打招呼,反正祂們不是金銀銅鐵就是唐卡,不然就是木頭,如果你認為是這樣,你就得到金銀銅鐵的傳承加持力,因為都是金銀銅鐵,都是唐卡嘛!你將祂們都看成是金銀銅鐵和唐卡。但是我將祂們看成是真的,尤其是我看到的四臂觀音的兩個眼睛,祂就是一直看著我,金剛亥母的三個眼睛都是一直在看著我,有時候還忍不住,怎麼樣?祂們實在是長得太漂亮了。真的,我那四臂觀音是非常美的,金剛亥母是非常美的,瑪吉拉尊是非常美的。

◎所以你要有感覺,你跟所有諸尊都要有感覺,那種感覺叫做齊心啊!如果你跟你的根本上師沒感覺,還算甚麼齊心?彼此都要有感覺,而且不能埋怨根本上師,哪裡有埋怨根本上師的?你還修甚麼密教?因為你不懂得齊心,不懂得一皈依。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