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大法會傳法開示 > 19980208 獅面空行母金剛法 (二)


19980208 獅面空行母金剛法 (二)
我們說法開始,我們先敬禮了鳴和尚,敬禮大寶法王卡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薩迦證空上師,祈請祖師放光加被,一切傳法吉祥圓滿。

 我們今天接著談蓮華生大士「獅面空行母法」,我們又簡稱「獅母法」。

 昨天有弟子問我,他說:「我們聽了『獅母法』以後,很想再聽師尊講下一句是什麼。」

 我說:「下一句就沒有了,因為還沒有得到請示。」(師尊笑)

 「獅母法」可見它的威力,我們每一次密法的儀軌,有三者不可缺。一者是手印,一者是觀想,另外有一者是咒語。

 因為你開始修行的時候,一定有印、咒、觀想。那是代表口的清淨、意念的清淨,跟身的清淨。身清淨、口清淨跟意清淨。

 利用這三者的清淨,得到如來的秘密。如來的秘密,就是三業清淨。

 密教是用身、口、意三業,轉成三密的修行。這在「外法」上,是這樣子修的。

 「必勝獅王印」我們也比過,就是內縛,置於胸前,那麼作觀想。

 密法裡面,我曾經跟大家談過,觀想方面,有所謂的「三段法生」。「三段法生」不一定是三段,有很多的細節。

 本來宇宙之間,本身是空的、虛空,什麼都沒有的。以後有天、有地、有人,一切的開始,都是虛空。我們觀想虛空,密教有教我們觀想虛空,大虛空。

 虛空以什麼來代表?月輪來代表,密教經常用月輪來代表,由月輪出生一切。

 一切是從虛空所生,「三段」第一段就是虛空月輪。

 「聖經」裡面寫,人的開始,是怎麼開始的?上面記載上帝創造亞當跟夏娃。先創造男的-亞當,再從男人的身上,拿出一根肋骨出來,就造成了夏娃,兩個人就結婚。

 結婚了以後,就生了兩個小孩子。按照「聖經」裡面記載,其中一個孩子,打死另外一個孩子,剩下一個孩子。

 剩下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叫做「該隱」(台語),台灣話叫做「該隱」。翻成國語,是應該的「該」,隱居的「隱」。

 「該隱」又娶了妻子,又生了孩子。

 這當中有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就是上帝最初創造的人是亞當,然後又造了一個夏娃,一共兩個人。

 問題在哪裡?「該隱」的妻子,是誰造的?

 我們讀「聖經」,讀了很久,我們都相信「聖經」。

 耶!明明亞當跟夏娃只生了兩個,打死一個,剩下一個。他到哪裡去娶妻呢?上帝又沒有再造,他娶了誰呢?

 我想,我終於有了解釋,原來這個妻子,是佛陀造的!(師尊笑)

 我的解釋,是這個樣子,我們必須要想清楚。很多事情,你假如研究的話,會發覺有紕漏的,紕漏百出。

 我常常講一個事情,「創世紀」裡面講,上帝創造兩個光。我們一看,真的是兩個光耶!

 白光我們看到一個光-太陽,晚上我們又看到一個光-MOON,喔!上帝真的偉大,祂沒有創造三個光,果然是兩個光。

 科學研究、研究、研究,耶!不對啊!月亮的光,是借太陽反射,才有月亮的光。

 你站在月亮上看地球,也是兩個光。因為太陽一個光,地球一個光。

 兩個光是對的,不過一個光是借光。

 所以到底是創造一個光,另外一個是反射的光,沒有講清楚,所以真的有一點紕漏的現象。

 不過我們在密教裡面觀想,第一個是虛空,第二個是月輪,「三段法生」是這樣子的。

 月輪當中有咒字,根據祂們的來源,蓮華生大士是阿彌陀佛的變化身。獅面空行母祂的種子字,也是「咄利」。

 所以這個「三段法生」,月輪,咒字,「咄利」是這樣子寫(師尊示範)。

 由「咄利」,變化成為蓮華生大士-蓮師,蓮華生大士就出現了。

 那麼由蓮華生大士,一剎那之間,再轉變成為獅面空行母。

 獅面空行母的形象,是獅面母的形象,身體是藍色的。一般的護法,都是身藍色。像五大金剛明王、十大明王,都是身藍色。

 一面二臂,獅頭裸體。

 一般人看到密教(的金剛護法神金身),說:「怎麼裸體?」

 沒有關係,沒有「妨害風化」!

 因為祂是法身,法身都是裸體的。報身是一半一半,應身才有穿衣服的。

 裸體表示一切清淨,三業完全清淨的,才是裸體,法身就是「一絲不掛」的,所以祂是以裸體象徵。

 右手拿著月刀,左手拿顱器,頭顱的顱,夾三叉天杖。我們看獅面空行母的雕像,就可以知道。

 右腳屈,左腳伸,站立在蓮花日月屍上,代表降伏,屍體代表魔。降伏人魔、天魔,腳踩在蓮花日輪、月輪的屍體上。

 這個形象你想出來以後,行者觀想獅面空行母三光加被。我們在修法當中,都是三光加被,就是「嗡」、「阿」、「吽」。獅面空行母是「嗡」、「阿」、「吽」(師尊示範),白光、紅光、藍光,三光一起照你,三光加被。

 一接觸獅面空行母的光明,一剎那之間,你自己就觀自己,變化成為獅面空行母。

 這樣子的觀想,叫做「三段法生」。這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由沒有,變化為有。由遠而近,由很遠的地方接近你,然後融入。三光加被,光明照你。

 一剎那之間,你變成獅面空行母,就是一種融入合一的意思。

 這個時候的獅面空行母,祂的頂上,住著蓮華生大士,你的心間藍色的「吽」字。它的周圍,有藍色的光明。這個光,叫做「咒鬘」。藍色的光,像剃刀一樣的很利。

 這時候你觀想它旋轉,整個咒鬘在旋轉,很亮的這些剪刀的光明旋轉。把所有一切的障礙,把它消除,削掉一切的障礙。

 觀想方面,我們結手印,代表身體的清淨,觀想是代表意念的清淨。

 我曾經在以前的說法當中講過,密教的法,有觀想,是因為要斷你的妄念。為什麼要做觀想呢?因為要把你的精神,集中在一。

 如果你沒有妄念的話,一剎那之間,你可以直接變成獅面空行母,不用「三段法生」。

 有這「三段法生」的意思,就是虛空、咒字、本尊,三者出現,連貫的。是應用你的腦筋,使你的意念,集中在獅面空行母上。

 釋迦牟尼佛講過「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你的心能夠集中在一起地方,很多事情,你都可以成辦的。

 密教的觀想,就是在訓練你制心一處。所以叫你想得很微細,就是變成一種很微細的觀想,就是「微細三昧地」的開始。

 那是一種佛法的訓練,訓練你的心,集中在獅面空行母上。由你的意念的產生,可以召請真正的獅面空行母。

 所以在這裡面,就有它的玄妙的地方。在觀想裡面,是有玄妙之處。

 訓練你制心一處,然後由你的一念之間,作為你的攝召力。把宇宙之間,智慧的本尊,真正迎請來,真正跟你融入合一。

 所以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是要訓練觀想的,觀想會變成真實的。變成真的時候,就是融入。

 所以佛法本身來講,世界上一切的法,都是假法,法根本沒有法。只是這個假法,能夠修出,變成真實的。

 你能夠用一種儀軌,使你轉化成為真實的,那麼這個就是佛法。

 所以按照「金剛經」裡面所講的,佛法是一種工具,「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音譯),道理就是在這裡。

 觀想本來是假的,但是因為你制心一處,你的心轉化成為真實的,真假其實一念之間而已。

 你要這樣子想,「佛法」是什麼呢?

 你假如說:「佛法就是要大禮拜、大供養、四皈依、四無量心、金剛心菩薩,然後『披甲護身』,這個就是佛法,就是密教的法,要持咒、要觀想、要結印。」

 這個都是工具。

 觀想是工具,但是「觀想」可以變成運心,變成你的心,在運行。心在運行,心轉化,成為真實,這個就是佛法奧妙的地方。真正的口訣,就是在這裡。

 你一心觀想,運心變化。你真實的覺受,就會產生出來。

 所以由觀想,可以變真實見。

 我們常常講「灌頂」、「灌頂」、「灌頂」,灌頂本來就是假的,我不能這樣子講。

 那麼你們說:「我不灌頂了,師尊說『灌頂都是假的』,師尊說假的,那麼所有的上師灌頂,也都是假的,那我們為什麼要做假的灌頂?」

 假的可以變成真的耶!我等一下再清楚一點,你就知道了,觀想可以變真實見。

 你經常作觀想當中,當你的心運轉,光發露,你可以真實看到光,看到真實的光,真的可以看光!

 為什麼可以看光?因為你的心光,顯現出來。你跟宇宙的光,有了接觸。因為你的心光一放,整個宇宙的光明都顯現。

 所以我講「由觀想變真實見」,明點光,可以看金剛鍊。由金剛鍊裡面,看成金剛幕。由金剛幕裡面,看到本尊。由本尊,看到淨土,這個是真實見。

 所以真正有修行的,你看到本尊、看到淨土。你直接可以進入本尊裡面、進入淨土裡面,這是觀想很重要的口訣。

 觀想完了以後,要持咒。我也講過了,持咒是堅固。把你的觀想,變成心裡非常得堅固,運心堅固。

 咒語,這個咒語可以觸動宇宙本識的心。用你的心,跟宇宙本識的心,互相融合堅固,就是咒語。

 獅面空行母的咒語-「阿加薩嘛。拉雜沙達。拉薩嘛拉耶。呸。」

 這個「加」,有的人唸「卡」,「阿卡薩嘛。拉雜沙達。拉薩嘛拉耶。呸。」

 兩個音是可以的,兩個音都是通的。

 入「獅面空行母三昧地」,「三昧地」是什麼?其實「三昧地」,就是本尊跟你合一的一種境界。你一心運心在本尊,就是「三昧地」。

 你運心,把你的心,轉化成為本尊的心,二合為一,無分無別,完全自然融合,就是「三昧地」。

 以前講過入「三昧地」的口訣-無事無心,無心-就是放空。無事-任何事情,不放在心上,一絲不掛,沒有任何煩惱,清淨的境界,就是無事。沒有妄念,無事,無心,放空。

 我講過一次,什麼叫做「無心」。我以前有一個比喻,有一個人,站在一個山頂上。有三個人經過,他們看到這個人,站在那個山頂。

 三個人從他旁邊經過,其中一個人就問他:「請問你,你是在這裡看風景嗎?看群山之間的風景?」

 這個人就回答:「不是!我不是站在這裡看風景。」

 第二個人,就自作聰明,他說:「你不是看風景,你一定是在山頂上,呼吸新鮮的空氣?」

 山頂的空氣,當然很新鮮,多吸幾口,充滿肺部。我聽說現在日本,有人在賣「空氣」。賣空氣就是把富士山頂,最高的空氣,用塑膠袋裝一點,拿到 TOKYO 東京,很多人的地方。

 他說:「你們要不要吸一吸?這是富士山山頂的空氣!」

 東京的人,每天都是急急忙忙的跑來跑去、跑來跑去,灰塵、汽車好多的。

 一聽到富士山頂的空氣,「好啊!我買。」

 錢給他,他就拿塑膠袋,裝在你的鼻子:「嗯!富士山的空氣好。」

 我們西雅圖的空氣也不錯,將來我們賣西雅圖的空氣回台灣(師尊笑)!

 西雅圖的空氣很清涼,你一下飛機,走進巷子的時候,你呼吸就不一樣。你到台北去呼吸那個空氣,鼻子都黑了。一洗,鼻子都流黑水。

 流汗以後,衣服後面的領子,都是黑的。

 你在西雅圖,穿一個禮拜的白襯衫,它不會黑,空氣好!

 「真佛宗」的同門,將來師尊到台灣賣空氣的時候,多多「交關」(台語:捧場)!(師尊笑)

 這個人問,他說:「你在山頂上,既然不是看風景,那麼一定是在呼吸新鮮空氣?」

 這個人也回答,他說:「不是。」

 「那麼你不是在看風景,也不是在呼吸新鮮空氣,那麼你是白痴啊?站在這山頂上幹什麼?」

 那個人回答:「我只是站在這山頂。」

 大家想一想,這是一個哲學的故事。

 放空,你什麼都不是。

 我記得帝洛巴、那洛巴,有所謂「六不」,「六不」是「大圓滿法」,不什麼、不什麼、不什麼,什麼都不是。這個時候,叫做「放空」。真正的禪定,是放空,什麼都不是。

 假如你坐在這裡打坐:「我姿勢很莊嚴,我像一個佛祖。我的眉毛,是佛祖的眉毛。我的耳朵,像彌勒佛的耳朵,垂肩。我的鼻子,很雄挺。我的嘴,口大吃四方。我的面孔,像滿月。我的頭上有髮髻,有肉髻。我就是一尊不動的佛,我正在禪定。」

 人家走過來,說:「耶!你在幹什麼?」

 「我在禪定。」

 告訴你,所謂禪定,就不是禪定。那個時候,你回答「我在禪定」,就絕對不是禪定。

 真正的禪定,把禪定都忘了,都放空了,禪定是「什麼都不是」。真正的「三摩地」,是「什麼都不是」。

 大家要了解,當你什麼都不是的時候,你的身心放大。跟宇宙之間,融合為一。智慧無上,身心無上,你是一尊不折不扣的佛。這個時候,就是入「三昧地」。入「三昧地」的口訣-放空、無事無心,這個是最重要的。

 我今天講,你會走入空間。在你入「三昧地」的時候,你到了本尊的淨土。

 我自己的經驗,是這樣子的。我寫在一本書上-「不可思議的靈異」,第一篇的敘。

 晚上很晚,我開車從「密苑」回「幽靈湖」,就在湖邊的道路上,入「三摩地」,闖入它的空間。

 剛開始的時候,一看,前面的路上,有路線,黃色的線、白色的線,三條線,兩個車道,一個去,一個回。

 這個線看久了,這三條線,居然往空中走。我的車子,就開到虛空。一剎那之間,就失去知覺,什麼都不知道的,這個叫做「闖入空間」。

 我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龍神那裡,有一個空間,你們去「闖入」(師尊笑)!我不會騙你的啦!

 你去龍神石頭那裡,拜了龍神以後,你跟龍神說:「我要進入這個空間。」

 然後你的頭,就拼命往石頭擠(師尊笑)!像犀牛這樣子擠,擠那個石頭。

 說不定讓你擠了以後,「噓」,我們在那邊看你在擠,擠了以後,耶!怎麼這個人不見了?哇!進入空間了,那裡有一個空間。

 告訴你,龍神石頭那裡,有一個淨土在那裡的。

 你繞一繞、繞一繞,繞到入定了,進入它的空間裡面。

 我開車,進入它的空間,兩個眼睛一張開,嗯!一有知覺,車子已經回到自己家的車庫門口。

 你在禪觀裡面,進入空間,你可以去的。你常常有這種空間的經驗,你可以到彌勒淨土、到翠微淨土、到西方淨土、到華嚴淨土、到金剛淨土,你都可以去的,沒有問題的!

 入「三昧地」,最主要的,無事無心,放空一切,什麼都不是,你就進入淨土。進入本尊的心中,到本尊的境界裡面去,這是很偉大的。

 我們剛才也提到唸咒,唸「獅面空行母」的咒,也要唸一百零八遍,或一千零八十遍。

 持咒也提到,獅面空行母有「回遮咒」,「回遮咒」是秘密的。

 「回」就是回來,「遮」是遮住。「回」就是反,對方的咒語過來,你用「回」它,把它反回去,又遮起來,這個咒語。

 「回遮咒」這個咒語,我是知道的,一個很大的秘密在裡面。

 要不要傳呢?(眾鼓掌)

 我想,我應該是會傳。這個一定要傳的,因為這個咒語太好了!任何人用「降頭」來,你唸「回遮咒」。那個放「降頭」的人,就中「降頭」!

 但是這個咒語,不能普傳。

 師尊現在已經決定退隱了,我雖然在「西雅圖雷藏寺」工作這麼久,也不是委員,也不是董事長,也不是副董事長,也不是監院,也不是其中的委員,也不是祕書,也不是財政,什麼都不是,我真的是入「三摩地」了(師尊笑)!什麼都不是!

 雖然服務這麼多年了,也沒有聽蓮寧上師跟我講過,說有「退休金」(師尊笑)!

 我講「退隱」了,他到現在,都沒有提到「退休金」的事情耶!

 他一直做他的法務,他做法務,是很認真。但是一聽到師尊的「退休金」,他轉頭就走了。

 所以「回遮咒」,有意思、有意思!(師尊笑)

 留一點東西,以後傳給大家,這樣子我有「養老金」(師尊笑)!

 我看根基,有些弟子的根基好,我會傳。二灌「無漏法」,三灌「無上密」,四灌「大圓滿」,還有「回遮咒」。

 這些東西會傳,但還是要看根基。弟子的根基,的確是可以傳的時候,我一定傳。我不會把它「省」下來,「帶走」,當然「帶走」也是沒有什麼利益的。

 但是這個「傳法」,真正講起來,能夠公開傳的,我通通都會講。不能夠公開傳的,確實是屬於「內法」方面,最秘密的方面,「事法」方面,是不能夠講的。

 但是要看弟子的根基,你已經成就了、夠了,我會傳給你。或者你這個弟子,確實是有正念的,我傳給你「回遮咒」。

 一定要有正念,沒有正念的話,他到處講、到處講。到時候,我的「養老金」就沒有了!

 我本來是說:「我只傳給你一個。」

 他就說:「師尊跟我講的,說只傳給我一個,師尊叫我不能講給別人聽。但是我現在講給你聽,你也跟別人講,這不是我講的,也不是師尊講的,反正都不可以講。」

 那麼到時候,我這個「養老金」,就有問題了。

 所以「回遮咒」,是有的。

 入「三摩地」,出定以後誦的偈,這個在書上有。「頂嚴阿加喉薩嘛。心間拉雜臍沙達。密處拉薩二腿上。嘛拉耶呸放火光。猛厲武器能摧毀,諸作障者碎為塵。」

 出定的時候,是誦這樣子的讚。

 獅面空行母的作法,有兩種。剛才已經講了一種,就是心間「吽」字,放藍色的光明,向剃刀一樣,旋轉,出去。把一切作障,「削」(台語)成微塵。像灰塵一樣,全部把它削下來,這是第一個作法。

 這一種作法,是用剃刀,剃刀是最利的。你想想看那個剃刀,現在很少了。以前的剃頭刀,刮得很光的那一種。

 我在新加坡,刮過一次,在新加坡找到一個,他說:「你找到我真好,幾百年也找不到了!」

 他是拿剃刀的,他不是拿手的這一種剃刀(電動剃刀),是真的用弄得很利的那種刀,這樣子刮下來。摸那個肉,都軟軟的,如黏土一樣的,一按就陷下去。

 原來我們人的頭,好軟喔!「很軟,好像麻薯」(台語)。我被理了以後,我都很怕。人家用指頭一戳,會不會指頭伸進去!

 原來頭皮是這樣子軟的,跟「麻薯」(台語)一樣的。

 那個剃刀,是真的很利。很細、很細的頭髮,「唰」就是清了,冬瓜頭就出來了。哇!這個剃刀利害。

 所以獅面空行母的法力,真的是用剃刀。旋轉,剃刀。藍色的剃刀光出去,把所有的作障,通通摧毀。

 另外,第二種就是日月。雙手觀想這一手,拿著太陽,這一手拿著月亮。那個叫做鈸鑼,就是法器一種,這一手拿著鈸,這一手拿著鑼(師尊示範,眾鼓掌)。。

 你要觀想這一手,拿著日的鈸鑼,這一手拿著月亮的鈸鑼。然後把你的怨敵,放在中間,大力這樣子(師尊示範)。哇!「他就死蹺蹺」(台語)。(師尊笑)

 獅面空行母的法,一手拿日,一手拿月,兩手一夾。

 他們西藏喇嘛,在做辨經,這樣子問。你答錯了,「喔」、「噓」(師尊示範),就是嘲笑,有時候是嘲笑他答錯了。

 問的時候,像打武功一樣,這樣子打。

 這一個姿勢,要觀想出來。當你在作法的時候,唸咒、觀想的時候,你要觀出來。

 日、月,我們看電影,經常有武功出現。密宗神功出來的時候,也有這種東西。這當成武器的,這個會飛的。

 你知道那個「神鵰俠侶」嗎?「神鵰俠侶」裡面,其中有一個藏僧,好像也是蒙古還是金人的一個國師。

 他也是拿這個東西當武器的,這個會飛的,這個「咻」,飛出去。砍到這裡,這個脖子會斷的耶!

 沒有砍到你,它飛回來,從後面再砍你。

 反正你跑到哪裡,它都可以像「響尾蛇飛彈」,它跟著人體的熱能走。
 你以為你的輕功好,這個「鈸拉」這樣子飛過來,你人在這裡。你說:「我有輕功。」

 「啪」,跳起來。

 這個飛過去,又從後面再飛回來,你不注意後面。

 然後它會旋轉,然後「咻」,很利害。

 獅面空行母有這種武功,祂雙手持「鈸拉」。兩個「鈸拉」一夾,就把對方夾死了,這是「降伏法」。

 然後藍光剃刀,也是「降伏法」,有兩種這樣子的作法。

 我們作完了法,出定以後,誦讚偈-「獅面母,獅面母,請護持地變淨土,請在前方為引路,請在禪定護心主,一切作障皆粉碎,大力獅面空行母。」

 這是讚偈,然後作迴向、作「大禮拜」、出壇,吉祥圓滿。

 有一點要告訴大家,獅面空行母的法像跟咒字,要隨身帶著。你假如以祂為護法的話,你隨身帶著獅面空行母的小法像,跟小的咒字,時時呼喚,你時時請祂,這是「誓句三昧耶」。

 我昨天講過了,祂們諸尊,都發了誓句的。

 蓮華生大士也發了誓句的,「你作我的曼陀羅,一日三時祈請」,祂一定是降下光明,跟著行者,祂們都是護持行者的。

 獅面空行母也是,「你時時身上放著我獅面空行母的小法像,放著我的咒字」,它當然都有那一種力量。

 你隨身帶,時時呼喚,你碰到什麼困難,你就:「獅面空行母,護持行者。獅面空行母,護持行者。」

 這個可以這樣子做。

 你唸祂的咒語,或者呼喚祂的名字。稱號,是呼喚祂的身。唸咒,是呼喚祂的心,這是宗喀巴祖師講的。

 你持咒語,就是觸動主尊的心。你唸祂的號,就等於唸祂的名字,祂也知道的。所以二者,不應該有所分別。

 談到灌頂,我跟大家講一下。今天早上,我講了一下關於「瑤池金母水供法」的灌頂。是這樣子的,以前我傳給蓮花春蓮,所以蓮花春蓮可以作「水供法」灌頂。我自己本身,也可以作「水供法」的灌頂。

 那麼現在已經把「水供法」,以及「瑤池金母法」,灌頂了所有的上師。所有的上師,你只要修了「水供法」,而且你修了「水供法」,有了相應,你可以作「水供法」灌頂。

 所以所有的上師,也可以作「水供法」灌頂。並不是只有蓮花春蓮,或者是師尊,可以作「水供法」的親灌。

 而是所有的上師,你在修「水供法」當中,已經有相應了,你也可以作「水供法」的灌頂,也可以作「瑤池金母法」的灌頂。這是今天早上所講的,所以這個是在做補充。

 另外,密教裡面提到的,密教有作「加持」,都是有講出來。所謂「西藏活佛」、「大活佛」、「小活佛」,通通有作加持的。為所有的弟子作摩頂,等於是一種加持的力。

 這個加持,是有力的。為什麼呢?因為在密教裡面有講到,根本上師是加持根本,本尊是成就根本,護法是什麼根本呢?是事業根本。

 加持根本,是由根本上師來的。所以你一日三時,要祈求根本上師,為你作加持,這是有加持力的。所謂的加持力,是這個樣子。

 密教裡面,提到的加持很多。像你平時在作「真佛米供法施觀」,你加持米,「大鵬金翅鳥,曠野鬼神眾,羅剎鬼子母,甘露悉充滿。」「嗡。穆地。梭哈。」「嗡。穆地。梭哈。」「嗡。穆地。梭哈。」

 這個米,一彈出去。單單這個鳥,來吃你加持過的米,牠都可以轉世成為人,或者超生的,這個就是屬於加持力。

 所以密教裡面,還講了一個很神奇的。我以前不太相信,不過我覺得,它也有講加持力微妙的地方。

 它講西藏的廟,上面有咒字-「嗡嘛呢唄咪吽」,有寫著咒字。

 咒字上面有灰塵,那個匾放很久了,有灰塵。我什麼都不信,我就是這樣子進去看。

 有一個灰塵,「咚」掉到你的頭上,居然可以轉生到好的地方去。

 這個匾上面的字-「嗡嘛呢唄咪吽」,字上的灰塵,掉到你的身上,你都可以轉生、都可以往生的。

 下次我們經過雷藏寺的時候,大家就把嘴巴張開。看看灰塵,掉到你的口裡面,保證往生(師尊笑)。

 這是什麼?這是加持力啊!

 蓮華生大士在西藏,建立第一座寺院-「雙雅寺」。我們叫「三樣寺」,中國人稱為三羊開泰-「三羊寺」。

 因為上面是印度式的,中層是中國式的,最低下一層,是西藏式的,叫「三樣式」。

 「三羊開泰寺」,又叫「雙雅寺」。

 上面寫得很清楚,任何一個人,只要頭上頂禮,大禮拜「雙雅寺」,他都生生世世有佛緣,能夠往生到佛的淨土。這是什麼?這是加持力!

 單單對著「雙雅寺」頂禮,就有加持力。灰塵掉下來,也有加持力。鳥吃了你加持過的米,也有加持力。

 所以「加持」,是一種印在你身上的力量。你要好好的修行,讓它產生力量。

 輕的業障,可以消除。經過你好好的修行,重的業障,...

 你到雷藏寺,看到哪一尊佛,身上有灰塵,吃一點,加持力。師尊講,所有灰塵都有加持力。

 你看那個佛,那個莊嚴,身上當然有灰塵,因為放很久了嘛!還有蜘蛛。抓一個蜘蛛這個加持力更大,因為牠還是動的,灰塵是不動的。

 你抓到一雙蜘蛛,吃下去,哇!馬上千手千眼(師尊笑)!

 他們跳「金剛舞」,千手千眼馬上出來。蜘蛛也有很多手腳,哇!千手千眼。

 我們不能這樣子講,但是自然而然的那一種加持力,你要好好的修。加持力是有的,但是你要靜下來,好好的修,好好的精進。

 我覺得「佛法」,不是一蹴而得的,要經常去琢磨的。每天要修的,要有恆心、長遠心。

 當然你要找出有恆心、有長遠心的,很困難。道心要堅固的,我知道也是很難,所以我認為是正常。

 弟子之間,轉來轉去。像水一樣,流來流去,也是正常。我絕對不會去責怪他們,說:「唉啊!你怎麼搞的,道心那麼不堅固?你難道要師尊脫褲子嗎?」

 師母跟我講:「就算你脫褲子好了,他一會兒也忘了!」

 就算馬上有證驗給你看:「哇!不得了。修成這樣子,不得了哇!」

 隔了一個月,你又忘了嘛!是不是?

 就算是佛,出現給你看,上師出現給你看,你也不一定信啊!

 所以師母跟我講:「你千萬不要脫褲子喔!」(師尊笑)

 「你千萬不要傻傻的,真的脫褲子啊!」

 我說:「為了要一個證明嘛!」

 人家釋迦牟尼佛,也有證明耶!

 昨天晚上,有一個弟子跟我講,他聽師尊提到「馬陰藏」。他想了很久,他不懂這個名詞,不懂什麼叫做「馬陰藏」。想了好久,他才會心一笑。

 釋迦牟尼佛確實有這個記載,我告訴你,佛陀在圓寂的時候,祂已經圓寂涅槃了。躺著,很多人來朝拜祂,很多的婦女來朝拜祂。

 婦女都知道佛陀修行的功夫很夠的,祂有三十二相,其中有「馬陰藏相」。

 這個婦女,就很好奇。她說:「請問阿難尊者,能不能讓我們看一看佛陀的『馬陰藏相』。」

 這個阿難尊者很奇怪,男的都沒有緣,偏偏跟女生有緣。老實講,不是阿難的話,就沒有比丘尼了。

 婦女講的話,他就心花怒放。只要聽到女生講話,他就心花怒放了。

 她說要看佛陀的「馬陰藏相」,他說:「好啦、好啦!不要跟人家講喔!我偷偷掀起來,讓妳們看一下。」(師尊笑)

 一掀起來,好幾隻眼睛:「哇!原來是『公公』啊!」

 什麼是「公公」?

 他們看中國歷史電影,什麼「公公」?「公公」就是太監,「沒有」了,「拿掉」了!

 告訴你,釋迦牟尼佛不是「公公」,釋迦牟尼佛是「師公」(師尊笑)。

 「馬陰藏相」是能收能放,不是「公公」。怎麼修的?「內修法」。

 那個肉,本來是這樣子。它伸進去,倒捲。放出來,那個肉就變成這樣子。伸進去,就變成這樣子。出來,就是變成這樣子。

 這是用你的意念、用你的氣,一提起來,它就倒捲,這是一種功夫。

 所以我教大家,你先練「寶瓶氣」,把「寶瓶氣」練好。你有那一股氣,就是你的基本。

 蓮華生大士講:「『寶瓶氣』是一切功德之基。」

 你沒有「寶瓶氣」,你身法不用修,你命法不用修。就是你的身體,不用內修。你沒有「寶瓶氣」,你講內修,是沒有用的,一切從「寶瓶氣」開始。

 你練出這一股「寶瓶氣」,能夠運轉你的全身。「寶瓶氣」在密輪,像一個磁鐵一樣,把這個「馬陰藏」,一吸過來,它倒轉,進去。

 所以你修行成就了,真的是有特徵的。你一看,哇!「公公」(師尊笑),魏公公。

 所以是這樣子,它能夠伸。我常常講「降提持散」,提,提起來。「無漏」就是「提」,一個麥管,放到水裡面去,按住上面,拿起來。這個水,是在麥管裡面。

 一放,這個水「唰」,就掉下來,就變成有漏。按住,就是無漏。

 壓住喉結,就是按住,就是無漏。水一提起來,一按住,就變成無漏。

 所以「無漏法」,有它秘密的事法,我這只是講一點。將來,有正念的,我才傳授。你有正念,我才傳授你「無漏法」,才為你作灌頂,這是屬於二灌無漏的秘密。

 你修「馬陰藏」,你無漏,還不算「馬陰藏」。你還要修氣,修到你這一股氣,能夠提起來。不只提起來,通關。

 這一股「寶瓶氣」,還可以跟著內火往上走,通臍輪,到心輪,到喉輪,到眉心輪,到頂竅。

 這是密教二灌修行,真正的功夫在這裡,能夠顯現他的證量,「馬陰藏相」是顯現他的證量。

 所以我們行者,你修行的真正的功夫夠了,你不但是無漏成就,堅固成就,具力成就,還得到很難得的「馬陰藏相」,佛陀三十二相當中的一種。你沒有「馬陰藏相」,不算是三十二相。

 「內法」真的是不得了的,一般顯教,只修了「外法」,修「性」。這個「性」,不是寫在「真佛報」上面,那個什麼「性慾」的「性」,是「心」的意義。

 一般顯教,只是修求往生、求一心、求轉化,就是這樣子而已。

 密教不同,密教有「內法」,就是修你內在的「內護摩」。內在的拙火,就是「內護摩」。我們今天早上做的,就是「外護摩」。

 談到灌頂的種種,我剛才不是說「灌頂都是假的」嗎?像今天,師尊的手,拉著布幔的五色線,作這樣子的灌頂,這是一個儀式。

 達賴喇嘛去台灣的時候,他也做灌頂,他的灌頂更好。他的灌頂,是怎麼灌頂?

 「好,要灌頂了,大家入會場門口的時候,每個人買一瓶礦泉水,拿在手上。」

 「好,現在教大家觀想。」他講給你聽,怎麼觀想。

 「好,現在教大家唸咒。」唸什麼咒。

 「好了,開始灌頂了!」

 然後那個礦泉水打開,「咻、咻、咻」,淋一下頭,「好,灌頂完畢。」

 哇!這個灌頂更簡單,更好!所有的上師,下次你們用不用?

 是這樣子的,但是也有加持力,因為他已經在唸咒,已經在觀想,已經在用他的心力了。雖然那一瓶礦泉水,也是經過加持的,只是自己灌而已,自己的儀式。

 這種灌頂,你不要以為是假的。形式上,是一種儀式。但事實上,真實有佛菩薩放光。你做什麼樣子的儀軌,都是真實的。

 我講的是「心力」,HEART POWER 。是你的心,產生力量出來。因為你很虔誠合掌,祈求灌頂。諸尊在虛空之中,放光加被你,你就得灌。

 我們在修法當中也是,你修「獅母法」。你運用你的心力,祈求祂放光加持你,就是得灌。

 在東密也有很多灌頂,有很多灌頂瓶,擺了很多,三十七尊灌頂、一百零八尊灌頂。他用一百零八個灌頂瓶,擺著。

 你要什麼灌頂,他抽出哪一尊,因為每一個灌頂瓶都不同。

 這一尊是虛空藏菩薩的,這一尊是地藏王菩薩,這一尊是文殊師利菩薩灌頂瓶,這個是普賢菩薩的。

 你要什麼灌頂,他拿起來「叩」,在頭上點一下,就是得什麼灌。

 一個、一個進來,你求什麼灌頂,他拿什麼,「叩」、「叩」,就是灌頂。

 這一種灌頂,叫做儀軌上的、儀式上的灌頂,是有這樣子的灌頂。

 像拉布幔,大家看了:「哇!師尊用這個方法好,手不用抓米,花好大的力量灑米,現在輕輕拉走就好了。」

 反正你們走吧!走快、走慢,反正都會走光的(師尊笑)。你們拼命走,愈多愈好。人來愈多,也不會很累。

 很多上師一看到:「唉啊!太好了,下次我也要!」

 很多上師說以後作灌頂,他也要拉一個布幔,這樣子為人家灌頂,太輕鬆了,免得又是灑水,又是灑米,灑得手酸,差一點從台上跌下來。灑得力量太大,一灑,人就灑出去了(師尊笑)!就掉下來了。

 蓮緻上師說站在台上,看底下的人潮,這樣子滾、滾、滾,她的眼睛就花了。噢、噢、噢、噢,就掉下去了!

 人太多,也有這種現象。這樣走、走、走,會頭暈眼花的。站著看都會,不要說灑米。

 其實在西藏,我認為是這樣子,那個小活佛,坐在上面,他哪裡能夠這樣子灑米,這樣子一個、一個灌?灌到手都這樣子了,到時候變成小兒麻痺!他哪裡能夠呢?沒辦法啊!

 他就是拉繩子,就是像今天早上做的,這樣子拉著,拉住一下,大家走過去,稍微碰一下,這是儀軌。

 所以灌頂最主要,真正真實的灌頂,是虛空的法流,跟你自身融合,這個才是真正的灌頂,這才是真實的灌頂。

 所以你們受灌頂的,要運用心力。師尊為人家灌頂,要運用心力。你一心在灌頂上面,一心在咒、在觀想本尊,手拉著五色線,一心觀想本尊,在這個布幔的上空,為所有走過去的人放光。

 受灌頂的人,一心觀想本尊獅面空行母,坐在你的頭頂上,這樣走過去,一心觀想。

 師尊也用了心力,獅面空行母也到了,你自己也用了心力,三個合起來,就是「真實灌」。沒有這三個,不叫「真實灌」。

 真正的灌頂,是你在修法當中,本尊融入你,你融入本尊,入我、我入。本尊進到我,我進到本尊。二者合一,無分無別,就是「真實灌」。

 所以行者修法、打坐,得灌、不得灌,次都得灌,道心很堅固的,每一次都得灌。

 你在那邊枯坐,什麼都沒有,一點覺受都沒有,久久,你就會去練別的功。為什麼呢?因為你沒有辦法得到覺受。所以我們行者,一定要有恆心。

 所謂真實的灌頂是什麼?灌頂有很多種,我看你一眼,也是灌頂,也是加持,看你一眼,也是灌頂。

 今天早上,我本來是要到攤位,去走一下子的。被所有的人圍住了,沒有辦法,摸一摸頭,加持、加持。每一個都要加持,摸摸頭。

 突然之間,耶!我的腳被加持了耶!不是我加持你,變成你來加持我了?

 我一看,哇!還是女生耶!居然摸我的大腿?吃我的「豆腐」嘛!

 沒有關係啦!你不要「殺雞拔毛」就好了(師尊笑)!

 按照所講的,是這個樣子,加持的力量,觸的力量,是一種加持的力量。

 所以我們今天,很多的「甘露丸」作法,他用的是密勒日巴穿的衣服去泡水,然後把那些水,拿來作「甘露丸」。

 也有用誰的身體的洗澡水、沐浴水,祖師的沐浴水,他把它保存起來,他那個水,也來作「甘露丸」。

 密勒日巴或者瑪爾巴大師,他在田裡耕田、耕作的那個鋤頭,因為放久了,它生銹了。藏人把這個銹「刮、刮、刮」,刮下來。

 瑪爾巴大師,他是種田的人,他用過的鋤頭,生出來的銹刮下來。作什麼?作「甘露丸」。

 他們認為他用過的東西,就算是鋤頭生銹的這些銹,都有加持力的,他也拿來作「甘露丸」,所以這是加持的一種力量。

 所謂真實的灌頂,所謂加持的力量,所謂的「馬陰藏」,「馬陰藏」是什麼?大家也了解了。

 但是最重要的,我是要告訴大家這個「內法」,是非常重要的。「內法」是從修風「密宗道次第廣論」,修風其實就是修氣,開始。

 你一定要很真實你身上的那一股氣,上行氣、下行氣、偏行氣、周行氣,全身的五氣,你要照顧得很好。

 你修出「寶瓶氣」,運用「寶瓶氣」這一股力量,進入中脈。你要把身體所有的脈,變得通行無阻,就是「金剛拳」。

 你練「金剛拳」,是把你全身的經脈,全部鬆散,讓氣跟拙火,能夠通行無阻。

 你這邊老是冷,你要把這邊喉輪的脈,把它鬆散,心輪鬆散,臍輪鬆散,密輪鬆散,眉心輪鬆散,頂輪輪鬆散,海底輪鬆散。全部鬆散,你全身自然就會有光,發光。

 所以中脈的光明,怎麼產生出來?因為你的中脈通了嘛!

 先修氣,通全身的脈。修氣,就是修風。還有,修火,就是修拙火,我已經講過「拙火法」。

 先修風,我認為先修「九節佛風」、修「寶瓶氣」。修出來了,你趕快修火。這個火,把它修出來。拙火修出來,風跟火一起走,可以修明點了。

 明點在這裡(師尊示範),它下降,為什麼呢?因為拙火上昇,燃這個明點,它自然有「燃滴作用」,就下降,這是修水。

 修無漏,就是全身堅固,你筋、骨,全身非常的堅固,就是修土。

 地、水、火、風都有了,告訴你,宇宙是什麼?宇宙是地、水、火、風。你是什麼?你是地、水、火、風。

 你能夠把你自己身體的地、水、火、風,修出來了,相應宇宙。宇宙的地、水、火、風,跟你小我的地、水、火、風相應了,化為空性光明,你就得成就了。

 這個是密教的修行,密教本身的一個原則,密教本身的力量。

 修地成堅固,修拙火上升燃(音譯),修明點燃滴,修氣運轉。你全身產生光明境界,真如就是空性光明,你就可以得證。

 宇宙之間任何東西、任何元素,都是地、水、火、風所組成。它的本性,原來是空。

 你印證了空性,你就是真如,就是如來,這是密教的修行。 

所以「無漏法」,就是修堅固,修地、修明點、修拙火、修「寶瓶氣」、修風,大家好好的修。

 我談到這一次(法會)完了以後,師尊退隱。退隱以後,假如有上師們,請師尊參加他的法會。告訴大家,做兩個法座,主持上師,坐這個法座,師尊坐旁邊的法座。

 我告訴大家了,但是密教有規矩,就是主持上師的坐墊,是一個坐墊。師尊的坐墊,兩個坐墊。

 主持上師坐中間,師尊坐旁邊,師尊聽你說法。

 第二點,傘蓋做兩個,一個給主持上師,一個給師尊。主持上師走前面,師尊走後面。師尊走前面,主持上師走後面。主持上師走哪裡,我就跟著走哪裡,我走後面、走前面,都可以,做兩個傘蓋。

 那麼我去參加,我聽你講。以後的傳法,像台灣的「時輪金剛大法會」,我把時輪金剛的灌頂次第、時輪金剛的因緣、時輪金剛的本系、時輪金剛的「大灌頂法」,傳給一個上師,由他來講,師尊坐旁邊。

 所以法還是要傳,但是不由師尊直接講,師尊教給其他的上師。我把法告訴你,如何灌頂、如何傳祂的儀軌。

 時輪金剛儀軌、時輪金剛本續、時輪金剛灌頂次第、時輪金剛淵源,通通跟你講,你按照我講的,這樣子講。

 你們想讓師尊,也講一點話,我可以在旁邊,你請我講,我就補充一下:「剛才上師所傳的法是這樣,我補充一點。」

 再加強一點,是可以,但是傳法的工作,由所有的上師來做。將來最好有五萬人、十萬人、五十萬人的法會。由其他的上師,出來弘揚「真佛密法」。

 「真佛報」裡面的東西,以後的頭版,不一定是師尊。只要所有的上師,有傑出的表現,有真正大法會的弘法新聞,有特殊傑出的新聞,可以全部放在頭版。頭版放其他上師的照片,跟他所有的事蹟。

 我講了,就是以後師尊不一定上頭版,其他每一個上師、法師,甚至同門,都可以上頭版。

 所以請大家注意,我退隱以後,你度很多、很多的眾生,都可以弘揚,都可以上報,你請我去參加,師尊也一定去為你支持。

 你想:「我要傳一個新的法!」

 你來求,那麼我教你,怎麼樣子做、怎麼樣子做,這個法要怎麼傳、怎麼傳,重點告訴你,你好好去發揮,「真佛密法」照樣弘揚。

 今天也就是師尊本身,在這裡我想改變我的生活方式,從現在即刻開始,以後另外一個生活的方式。

 也感謝所有的同門、上師、法師,大家多年來的栽培(師尊笑),多年來的捧場,多年來的支持,多年來的照顧!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美國西雅圖梅登堡會議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