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大法會傳法開示 > 19970622 穢跡金剛不共大法 (二)


19970622 穢跡金剛不共大法 (二)

.第二日.

  蓮生活佛傳「穢跡金剛不共大法」

  我們首先感謝『金剛雷藏寺』堂主跟委員會,還有『金剛雷藏寺』所有的義工、同門,他們在這法會期間所做的一切,祈請『金剛薩埵菩薩』放光加持他們,能夠一切圓滿吉祥,一切事業順利、身體健康。(眾鼓掌)同時我們感謝所有的上師、法師到臨,護持這一場如此盛大的法會(眾鼓掌)。感謝所有的同門、來賓,從很遠的地方趕來護持這一場法會(眾鼓掌)。我們祈求在虛空中最尊貴、最偉大的『金剛薩埵』,令我們心靈平和,令我們一切所祈求皆能夠圓滿,令一切災難退散,令福慧增長(眾鼓掌)。這是今天跟昨天兩場大法會。

  在美國紐約『麥迪森花園廣場』,能夠舉行,而且能夠圓滿,非常令人覺得在我們『真佛宗』的歷史上,也算是一項創舉(眾鼓掌)。

  我們昨天談到『穢跡金剛大權神王佛』,今天我們舉行護摩法會,我相信我們的兩場法會都是非常殊勝的,因為剛才我開始在做護摩法會的時候,大家在念『真佛經』,我的人是很坦白,我沒有看見什麼,我就講沒有看見什麼,我看見了什麼,我就講我看見了什麼。

  今天我也很坦白地跟大家講,就在剛剛法會中,大家齊誦『真佛經』,念到祈請加持文時,我看見『金剛薩埵』在一片黃紅光當中坐定,祂的周身射出白色的種種很細、很微妙而且閃耀的光芒(眾鼓掌)。

  那光是可以分辨的,不是一大片,而是每一條細線都可以用你的眼睛去數出有多少線、多少光,一條、一條的,你可以數,也就是說你可以從『金剛薩埵』的頂,一直到祂身的周圍,你可以細數出有多少光線,那一種看見是真實見,而且是非常清晰的(眾鼓掌)。

  我們感謝『金剛薩埵』護持我們這一場大法會,我們祈求『金剛薩埵』放大慈光,加持所有報名的眾等,所祈願都能夠圓滿(眾鼓掌)。

  這兩場法會都是非常莊嚴,可以講,四個字:『亂中有序』;雖然有一點混亂的現象,但是很有規矩、次序的,每一次我們『真佛宗』的法會,都會呈現這種現象,比較多一點(師尊笑,眾鼓掌)。

  大家都會講,我們的法會是比較混亂,情況比較亂,但是,只要師尊坐定會場,就變成很有次序的(眾鼓掌)。所以不要緊啊,我們每一次法會都是非常圓滿莊嚴的,都是亂中有序,而不是草草收場(師尊笑,眾鼓掌。)昨天的法會跟今天的法會都是一樣的,都是這樣子的,看起來都是草草……,看起來草草要收場了,但是草草當中又有它莊嚴的一面(眾鼓掌)。

  顯然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平時是……平時不能講是一盤散沙(師尊笑,眾笑),平時彼此漠不相關(師尊笑,眾笑),但是真正一碰到事情,我們就團結堅固如喜馬拉雅山(眾鼓掌),就是堅固如同一座大山。

  我常常講,以前我們上師上法座,一看到椅子少了一張或者二張,大家就開始擠來擠去、碰來碰去,我常常跟上師們講,沒有關係!上去了誰打架打贏了就坐(師尊笑,眾笑),打輸了就站在旁邊,不過我們都是很好的。雖然有這種現象,但事實上,是一座最崇高、最偉大、最神聖的喜馬拉雅山(眾鼓掌)。

  我們今天仍然要提到修行的方法,昨天談到『穢跡金剛』,大家想一個手印、一個咒語還有一個觀想。我們觀想的時候,記得口訣是『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化身釋迦牟尼佛』、『南無大權神王佛』,要唸十遍,你要觀想『釋迦牟尼佛』。在虛空之中有月輪,月輪之中有金剛座,金剛座上是『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化身釋迦牟尼佛』在『釋迦牟尼佛』的頂放出藍色的光,由藍光當中現出『穢跡金剛大權神王佛』,祂的髮是赤色的、紅色的,向上揚;做忿怒狀,有三面,各個威武忿怒,有八臂,各持法器,在手臂上還有纏著八大龍王,你仔細看『穢跡金剛』的像,然後做觀想。

  先由『釋迦牟尼佛』的觀想起,再觀想八臂、三面的『穢跡金剛』,再由『穢跡金剛』的心中放出藍色的光,照行者的心,這時的行者在一剎那、彈指之間,自己變化成為『穢跡金剛大權神王佛』。

  你可以做這樣子的觀想,我們『真佛密法』的修持儀軌,先做觀想,在觀想當中你要結手印,結完手印,你就開始持咒、數唸珠;持咒:『嗡。俱嚕。馱曩。吽。惹。』『嗡。俱嚕。馱曩。吽。惹。嗡。俱嚕。馱曩。吽。惹。』,是這樣子。

  你觀想、持咒,最後入三摩地,入三摩地的時候就是祈請『穢跡金剛』智慧本尊進到你的心中,你自己進到『穢跡金剛』的心中,在定中求定,在顯中求『穢跡金剛』,顯化出祂的力量,這是入三摩地!

  基本上『真佛密法』的儀軌,你都要知道的非常清楚,你這樣子修法就是有程序、有次第,規規矩矩的修一壇法。

  在修法當中,你要產生定境,有了定境表示你心能夠定下來,你的修行也是『一』的修行,『一』就是不是雜亂的修行,如此修行就會產生一種定力,也就是產生一種功力,產生很偉大的精神力,一種。

  我們曉得『穢跡金剛』的法,看起來很簡單,一個手印、一個咒語、一個觀想。在供養方面,你用香供養,用花供養,用香莘供養在經典上強調就是香華供養,你也可以用酒供養、肉供養,在密教裡面,它不避肉食,因為你供養金剛護法不一定是用素的,你可以用葷的供養。

(【宗委會通告】2016.9.26起,蓮花麗惠不再是真佛宗上師、紫蓮堂非真佛宗道場,請參2016.9.102016.9.26宗委會通告)
 按照密教祖師的說法:是這樣子的金剛力士跟護法空行、明王的供養,可以用葷食。大家知道的,我在『華光紫蓮大學』也講過,金剛力士很威武,祂全身都有肌肉的,持劍、持刀,護持行者修法。『穢跡金剛』也是一樣啊,祂護持行者修法,很威武的。

  若每一次你供養祂都是青菜而已,祂拿起刀來(師尊做無力狀,眾笑),就變成這樣子。假如碰到魔來了,這些妖魔鬼怪來了,金剛力士說:『我要降伏你』(師尊語氣緩慢無力)!因為祂吃素,沒有卡路里。像這些美國大兵、部隊,你教大家吃素好了,再送到越南、韓戰或者去登山、爬山,去叢林裡面作戰,若不給他們吃這些營養的東西,只是教他們吃素食,那一支槍啊……,我以前在軍中用的是半自動的步槍,很重的它不適合我們東方人的體形,他槍拿起來,從山底下扛到山頭,到半山腰,敵人還沒有打你,你就已經累死在那裡(師尊笑,眾笑)!

  稍微想一下,金剛明王、空行護法,這些神將,你用素的供養祂,祂本來很多肌肉的,祂下降壇城的時候,是很威武的,吃了你的供養以後,祂就得了肌肉萎縮症(師尊笑,眾大笑),我告訴你們啊,若大家這樣子供養祂,祂就要坐輪椅的(師尊笑,眾大笑),祂都不能動了。

  所以金剛力士明王的供養不一樣,你供養素食給菩薩可以!因為菩薩需要金剛明王護法來守護,菩薩可以啊,因為祂安靜的坐在那裡,祂只是唸經啊,叩叩叩!(眾笑)念經花不了多少力氣,可以!

  我告訴你,奧林匹克運動會,你教所有的運動員全部吃素看看,單槓一上去,大車輪、小車輪,再怎麼樣踢都要卡路里的,若運動員吃素食,然後做大車輪、雙槓平衡臺,做激烈的運動,成績是破紀錄是沒有錯,破最後倒數的記錄(眾笑)。

  必須要靠食物吸收很多的卡路里、營養的,現在足球、籃球大賽全部吃素好了,跑二圈就倒在地上,在那邊喘,這有所不同啊!

  所以我們供五大金剛:『喜金剛』、『樂金剛』、『穢跡金剛』、『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五大金剛明王可以供葷的,可以供牛肉,但牛肉可以是生的,不一定要熟的;熟的也可以,生的也可以,還要供酒。

  你看師尊剛才做護摩,供酒,那不是供『金剛薩埵』,供酒是供給所有的護法空行、明王金剛,因為能夠有力量、有Power,能夠出去辦事情,能夠幫忙圓滿自己的祈願。

  還有大家看到供香水,咻咻咻!為什麼供香水?因為諸天當中有很多的天女,有很多的空行母,供養香水祂們心裡歡喜,所有諸天當中有很多空行母、空行勇父,都會下降。下降的時候,供養酒給空行勇父,不能供錯了,空行母來了,若供酒,每位都醉了;空行勇父來了,你供養香水,那也不對啊,祂們不一定喜歡!

  所以,在一般諸天的供養是以祂們的喜歡為供養,然而供養佛菩薩不同,以你自己的喜歡供養佛菩薩就對了,因為佛菩薩無所求,諸天跟佛菩薩不同哦!諸天有喜歡、不喜歡;例如供養龍王,祂喜歡乳海供養;若是供養大鵬金翅鳥,你必須要懂得變化,祂們喜歡五穀子,用五穀子去變化;供養金剛明王可以用生肉、酒。

  供養佛菩薩用素的,因為祂們無所求,只要你自己喜歡的七珍八寶,都可以供養,其實七珍八寶供了半天還是你收回來,你買了新的東西,覺得喜歡,你供養佛菩薩,那很好!

  今天也是跟大家講一個要訣,你供養五大金剛明王,你的供法不同、不一樣,那麼在修行的過程當中,像我昨天講的『都攝印』,就有弟子問了,把十根桃木煮熟了以後,這些木那裡去?我說這些木可以把它用火燒了,這裡面還有三種香的水跟桃花木煮熟的水,這些水用了以後怎麼辦呢?你認為是乾淨的就可以喝,你假如認為是不乾淨的,你就把它倒到清淨的長流水裡面,就可以了。

  也有人問,結『都攝印』的時候,印是不是應該罩在水面上?就是罩在水面上,有人是把印放到水底下,有的認為是浮空,其實不是的,是跟水面平行,也不一定要接觸到水。

  然後再持咒及觀想宇宙之中,一切的護法全部到印的中間,聽候差遣,我講了護法的問題,因為密教裡面,常常提到護法、金剛明王;而一般顯教比較沒有,顯教大部份的護法就是『韋陀尊者』跟『伽藍尊者』,也一樣有護法。

  但是,密教的護法、金剛明王又是很特殊的。為什麼要有護法呢?因為護法本身的重要,祂可以有很多的羯摩成就,所謂羯摩就是『業』的意思,就是『事業』金剛護法,祂不但可以護法行者的修行,還可以護持行者種種的事業,令行者本身做事業會順利,行者需要有護法,做事業要有護法,人事之間也要有護法,家庭也要護法,人跟人之間的來往更需要有護法。

  在密教是很重視護法的,因為護法能夠成就一切的事業。護法能夠幫助行者。所以密教行者修持有成就、有護法,就要注意了,假如有一天護法離開你,那就是一個很大的警告,你祈請護法不到的話,護法離棄你,一定是你違反了『三昧耶』,『三昧耶』之間有破了,這時候,疾病會降臨到你身上,很多災難會發生。

  對行者而言,突然之間,護法離開你了,有可能你的日子也到了,你要走了,所以護法是時時跟著我們,這一點很重要!金剛明王跟著你是最好,不然,還有一種在紅教『寧瑪派』是差遣非人,可以講就是差遣鬼神眾,依你的法力,召請你的護法,有些護法法力很高的,有些的護法只是鬼神眾,你也有役使鬼神的力量。

  這個『都攝印』要用印的時候,需要特別謹慎,你要知道,護法重戒律,你跟護法彼此之間,都要守這個戒律。

  所以我們行者並非僅僅學會『穢跡金剛』的手印、咒語,同時也要對觀想清楚、明白,我也知道修法,但是我們清淨的行者必須要注意,『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佛法,並不是單單只有這個法,祂的『三無漏學』,你必須要謹慎、要注意。『戒』、『定』、『慧』三學,對一個清淨的行者而言,所召請來的護法是有大有威力的清淨明王,假如你的戒行不守,你召請來的護法可能就是一些『非人』,『非人』─並不是人。

  在佛典的名詞裡面有:『人非人』;就是人跟非人,比人的等級還要差的一種鬼,鬼神之類就叫『非人』,若召請來的是這一類的,沒有錯!可以幫助你的事業、家庭...,但是它們的功力、Power有限,這是因為行者本身戒行不守的緣故。

  所以『釋迦牟尼佛』傳的佛法裡面很重視『戒律』,不要以為密教就沒有『戒律』,密教的『戒律』比顯教還要嚴,因為他要守『三昧耶』,一破『三昧耶』就是很嚴重的問題。

  我們曉得,密教剛剛開始學的時候,一樣要學五部大論;五部大論當中有『思量論』、『入中論』、『現觀莊嚴論』、『俱舍論』還有『戒律本論』,是五部大論。其中的『戒律本論』,就是講戒律的,剛開始時,學僧進入三大寺(指西藏)裡面去學經,先得學這五部經,這五部裡面的每一部至少都要學二年,也就是十年,其中的『戒律本論』要學二年的時間。

  『戒律本論』就是講戒律的。『現觀莊嚴論』就是講一個凡夫到成佛的過程。『思量論』是講因明的。『入中論』是講中觀的。『俱舍論』是講小乘的。其中的『戒律本論』就是完全講戒律的。這時候,五部大論學好了才考『格西』,『格西』學成了以後,才到上密院跟下密院去學密宗;密法是最後學的,他們認為是最高的。所以密教本身一樣要守『戒律』的,所以才有『戒律本論』。

  我們『真佛宗』一樣有『戒律』的,要守『五戒』、行『十善』,受『菩薩戒』的要守『菩薩戒』,受『八關齋戒』要守『八關齋戒』,另外比丘、比丘尼戒通通都是要守,沒有不守的,你不守的話,你達不到清淨,你沒有辦法召請到最尊貴的金剛明王來守護你,你用『都攝印』只能夠召請到非人。所以這一方面,要請大家注意,不是說你學了這個法,馬上就可以像『封神榜』裡面,『元始天尊』賜給姜子牙一面旗子,這面旗子是『招妖旗』,這面旗子一晃動,天下群妖通通聚集。

  這個『都攝印』也是這樣子:當行者結『都攝印』用這個方法時,則天下所有的鬼神通通集中,若現身給行者看的,就是跟行者有緣的,這時候,行者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護法,在夢中可以看見,在定中可以看見,甚至你練成『天眼』,你在白天都可以看見。

  有一句話講:『法界唯識、萬法唯心』,一切在行者的周圍、環境、人事,包括所有有形、無形的,完全是自己本身心的作用所變化出來。

  今天我們行者要記得,自己周圍的形象、人事關係、環境,完全是行者的自心去化現出來的;而在修行上的功力也是一樣,行者修行的境界如何,自心就會化現出來,所有的佛菩薩、金剛明王、護法空行諸天,也是自心所攝召而來的。在這當中有很多的因果跟因緣,行者不要以為這是突然之間突變的現象。突然之間,你今天召請來的是最大的金剛明王護法,明天來的是地方的小土地公,不會有這種突變的現象,但護法本身來講也會來、也會去,也會有所變化。其實這種變化也是你自己本身心的變化,所以佛法一切唯心!完全是心識的變化,這就是自己本身修行境界所呈現的,所謂修行就是修心,其本身的道理就是在這裡(眾鼓掌)。

  昨天我說:把你的老闆寫名字放在腳底下,拼命踩,要求他加薪,是可以的,但是有的時候,自己要衡量自己為這個公司做了多少貢獻?自己所做出來的工作是不是平等、均衡?或是你個人的要求太多、太過份,你們自己要去衡量!

  我們學佛的人知道『戒』,由『戒』守『戒』,心才能夠定下來,要能夠『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偷盜』,『不殺生』、『不飲酒』,要有規律,你有『戒』以後,恆持守『戒』,自己的心才能夠安止下來。

  由行者的心去變化、提昇,就是修行。密教所有的一切儀軌,從頭到尾都是在講求心的變化,都是在修自己的心,用心控制自己的行為,而用自己的行為來自制自己的心。這是講求定境,我們所有學佛的人都知道,一產生定境,就會發通,發出神通,有定境,才會產生神通力,假如沒有定境,而產生神通力,那是『鬼神通』,是邪通,不是真正的神通。

  真正的神通是由定中產生出來的,一般的『鬼神通』是先天的,行者身體有這種靈性,跟外面的靈比較接近,能夠溝通的,這一種叫做『鬼神通』。那個不算的,由定中發通的,才是真正的神通。

  身體有靈力跟外面鬼神很接近的,這一種叫做『邪通』。邪的不是正的,不是真正的神通。由定中才能夠產生智慧,有智慧的話,看世間一切才能夠圓滿,才能夠學佛,得到如來的真如。行者具有智慧的話才能夠安止自己的心,有智慧的人學佛、修行本身發了如來智慧的光明,才能夠以這種光明去照亮別人的心,才能夠自覺覺他、自度度他(眾鼓掌)。

  我們學佛,絕對不是只教導神通,不是的!因為神通只是從行者的禪定中自然而然產生出來的;一個是神通、一個是智慧。定中產生的神通跟智慧就是修行的兩個翅膀,龍樹菩薩講要度眾生、學佛成就,神通跟智慧是飛行的兩個翅膀,缺一不可,因為你能夠得定的話,一定發通,也一定發慧,所以成就者一定有神通(眾鼓掌)。

  但是有神通者不一定是成就者,主要的原因在他本身對如來的智慧得到以後,他會達到一種境界,這種境界會超越了『無所求』的境界。

  這一次在『金剛雷藏寺』有記者發問:一般來講所有眾生是因為師尊能夠給予他們什麼,他們才來相信的,據他(記者)所知道的,這樣子學佛並不是究竟...!他問的非常正確。

  因為真正學佛到最高的境界,跟佛菩薩一樣的時候,是『無所求』的境界,在這境界裡面,不管是順境逆境、是好是壞、是非、香臭,一律都是平等;在這個境界裡面,心才能夠真正的安止。

  眾生的心不能夠安止的原因,是因為有『有所求』、『有得失』,才不能夠安止,得到了就歡喜,失去了就悲傷,一直在這得失當中,產生了種種煩惱、執著,修行的境界到了,就把執著拋棄,分別心就沒有了,當行者顯現出如來的智慧,這時候,是非幾乎都是平等的,對錯也是平等,行者看眾生就像在看一場遊戲一樣,對於事情的來龍去脈,完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時候一種開悟的境界產生出來。

  這悟境一產生出來,行者會了解世間上所有一切的事情,當明白一切的時候,如來的智慧像泉湧一樣的產生出來,發出如來的智慧,真正到了一個大圓滿的境界,這才是真正如來的智慧、真正的開悟、真正的涅槃,這才是『真理』。否則我們在娑婆世界湧來湧去,一下子浪高、浪低,一下子得、失,誰也無法明白一切事情的『真相』。

  一般顯教的道理,也是教導人,世上的一切是無常的,自己是『無我』的,去掉所有執著就『無我』了,世上的一切都是無常、空幻的,變幻無窮。要真正進入涅槃的時候,才能夠知道自己本身真正的『大樂』,這個是佛陀的道理。

  昨天我講的,可以講就是護法事業的境界,今天所講的是教大家守『戒』,要修『定』,由『定』中發『慧』;發通,以神通跟智慧互相配合,去開悟、了解宇宙的真相(眾鼓掌)。

  大家聽了昨天的法以後,再聽今天的法以後,就可以明白什麼是方便法?什麼是究竟法?什麼是俗諦?什麼是聖諦?凡夫都是做什麼的?凡夫都是有所求的,聖賢都是無所求的。

  俗諦是一種方便法,佛教剛剛入門的一個方便法,聖諦就是一種究竟的法,所以佛法裡面有一種了義法,就是聖諦;有一種不了義,就是俗諦,這兩個法本身講起來,有一個入世的,就是俗諦;出世的,就是聖諦,這樣子分別的話,你們就可以很清楚明白。

  昨天傳的法是方便,今天所講的是究竟,如此就能夠明白,連貫起來其實都是佛法。我們『真佛密法』裡面對於入世法也很重視,對於出世法也很重視,二者互相合起來,才是真正圓滿的佛法(眾鼓掌)。

  很簡單的講,昨天就是講『有』,今天就講『空』;『有』跟『空』之間,有所差別,真正的佛法是『真空妙有』(眾鼓掌)。

  行者修行到了一個境界以後,他進入宇宙之間的『空性』,跟佛一樣坐在那裡,進入涅槃,涅槃是什麼呢?就是不動、不移,完全安止,進入廣大無邊,但是不能老是這樣子啊!不能跟佛一樣坐在那裡通通都不動的,祂有時候也要動的,動就是什麼?就是『妙有』,所有『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不動;『南無化身釋迦牟尼佛』-動,『南無大權神王佛』-更動,動得更厲害。

  這是『真空妙有』,『真空』就是『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妙有』就是『化身釋迦牟尼佛』跟『穢跡金剛』。

  所以今天『蓮花童子』在『摩訶雙蓮池』,那是『真空』,今天『盧勝彥』在娑婆世界,就是『妙有』(眾鼓掌)。一經講解大家就清楚了,動就是『妙有』,不動就是『真空』。

  所以我們行者要『動』跟『不動』非常的平衡,在如此的境界裡面,原來的本性是『空性』,但是發光又是極樂,這才是真正『開悟』的境界(眾鼓掌)。

  以前達摩祖師上座,坐著,要開示了,祂不說了,下座,又走了,以後有幾個禪宗的祖師也學達摩祖師,上座又下座,又走了。『釋迦牟尼佛』禪的心印,祂上座也不說法,當年祂拈花微笑(師尊手持毛巾,眾笑),現在大家都笑了,可見你們都開悟了(眾笑)。

  『釋迦牟尼佛』也是如此的,祂上座,不說話,就拈花,今天師尊是拿著毛巾,以後可以記錄下來;師尊上座,拿著一條毛巾不說話,底下有一個人的前世他是大迦葉尊者,現在是某某弟子,他坐在那裡,發出會心的微笑,開悟!開悟!就傳心印了:『某某弟子啊,你已經得到我的心印了,只有你能夠明白我的心。』,心印是這樣子傳的。

  言語道斷啊,因為『真理』沒有辦法講啊,『真理』是『空性』,怎麼講呢?講都不中了。所以『真空』無法可講,『釋迦牟尼佛』也比一下子,達摩根本就是上座、下座,其他的禪宗祖師也是上座、下座,『釋迦牟尼佛』當初開悟的時候,曾經不願意說法,祂有思惟:『我要說什麼法呢?說了就不中,不如不說。』但是這個一說,又說了四十九年,到最後祂講:『我所說的法通通都沒有說,假如有人講我說法的話,就是誹謗我。』

  老實講,剛剛唸『金剛經』,唸了半天,大家都想這個佛祖『差不多』了,祂的腦筋也『阿達』了!祂怎麼說法說了四十九年,所有的經典都是祂講的,『妙法蓮華經』、『金剛般若般羅密經』、『大般若經』、『心經』種種的經典都是祂講的,祂說祂沒有說法,這表示祂說的法都是『真空』的,都是『空』法,本來就有的,等於沒有說,是『真空』的,講到最後就沒有了。

  行者能夠了解到佛陀的自身密意,你就明白『空性』,若不能夠了解到佛陀的自身內密,就沒有辦法明白『空性』,你始終在世俗諦上輪迴。

  我們知道娑婆世界的眾生都是在做什麼事情呢?第一個、關心子女,第二個、夫妻,敬愛、家庭圓滿,第二個、事業、賺錢、賠錢,金錢上,第四個、地位,你做到經理、總經理,在政治上做到部長、總統、副總統地位,人事上的關係,還有官司,在美國是經常打官司的,要惹這些是是非非,另外還有一個害怕的,意外!不是外遇,不是林清玄的外遇,就是意外的問題,這些問題就是你的人生,這些都是世俗諦,逃不出這個。你想一想,還有什麼?子女、富貴、事業、家庭、婚姻、愛情、地位、人事糾紛、意外,這些東西。

  但是佛法比這些東西還要更超勝、更超越的,佛法是佛本身講起來,祂要表現『真空』的時候,祂就不說法,一說法就落入世俗諦了,言語上講起來是解釋不了『真空』的,解釋不了『空性』。每一位行者的表現方法,就不一樣,種種不同的方法,通通不同。

  我們『真佛密法』裡面可以講起來是密宗的法把它濃縮的,我們一樣的要學習如來的智慧,學習顯教的法,我們是顯密合起來一起做的、一起修的,我們今天能夠在這大會場一起聚集起來,我昨天講了,是大有因緣,沒有這因緣的,絕不能到這個大會場。

  我們在一起都有好幾世的修行,像『穢跡金剛法』應該是屬於『五大金剛法』的一個大秘密法,能夠聽到這個秘密法的,一定是累世的修行,才有那個機緣去碰到,才會心生歡喜,實際上去修持。

  我今天要大家注意一下,我們必須要守戒律,我們由戒律裡面去修習禪定的功夫,再由禪定的功夫,由定中去求取如來的智慧,這樣一個次第。密教也是有次第的,我們先修『四加行』,修滿了『四加行』,再修『上師相應法』,再修『本尊法』,有了『本尊法』相應,很容易由『本尊』那裡攝召護法來護持你,只要『本尊法』相應了、『上師法』相應了,會有『本尊』、『護法』,有了『上師』、『本尊』又有了『護法』,這三根本都有了,再去進修『二灌』、『拙火法』、『無漏法』、『明點法』這已經很複雜了。

  到了『三灌無上密部』續,那更加的複雜,到了『四灌大圓滿』就是如來的心印,就是禪宗如來付予的心印。

  『二灌』的密法裡面有『金剛亥母拙火定』,密教的祖師『密勒日巴』就是修『金剛亥母拙火定』,得到大成就。今天盧師尊也是修『金剛亥母拙火定』得到成就的(眾鼓掌)。

  由『拙火』的產生,身體的內火產生以後,在行者的身體裡面運轉,在運轉當中就得到『大樂』,這是『二灌』裡面的秘密,只要升起『拙火』,就產生『大樂』在身體裡面自然的『常樂』。

  再由行者本身的脈通了,脈輪打開了,就會產生『淨光』,清淨的光明就會產生,這就已經達到『常樂我淨』的境界,『常樂我淨』以後,你自己又把它融入空性裡面,去掉種種的執著,達到『無我』的境界,這時,就證得『空性』了。

  『常樂我淨』再加上『空性』就是開悟,這是我自己本身的體會,一般我們問對方:什麼是『開悟』?很少人能夠講出『開悟』是什麼境界,今天我很簡單的幾個字:『常樂我淨』加『空性』,就是一種『開悟』的境界(眾鼓掌)。

  今天我們做『金剛薩埵菩薩護摩』,『金剛薩埵』的法身充滿整個會場,我看到『金剛薩埵』的光照大家(眾鼓掌)。所有來參加的人都得到『金剛薩埵』的光明遍照(眾鼓掌),還有所有報名的,也得到『金剛薩埵』的光明注照(眾鼓掌)。

  『金剛薩埵』本身講起來,祂的身份是至尊至貴的,五佛、五方如來化身為『金剛薩埵』,『龍樹菩薩』在南天竺開鐵塔面見『金剛薩埵』,『金剛薩埵』才把密法傳授『龍樹菩薩』,『龍樹菩薩』是有形的、第一屆的密教祖師 。

  『金剛薩埵』是無形的密教祖師爺,再上去可以講是『金剛持』,『金剛持』再上去是五佛,五佛就是『五金剛持』,『五佛』再上去就叫做『金剛總持』,所以『龍樹菩薩』是有形的第一人,『金剛薩埵』可以講是無形的第一人。

  『四加行』裡面就有『金剛心菩薩法』,『金剛心菩薩法』也是大法,『金剛心百字明咒』,我們曉得它本身就是『空性』。有人問我『金剛心百字明咒』是什麼?它就是『金剛經』裡面講到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就是『空了四相』。

  你唸『金剛心百字明咒』,它就是一種『空性』、『圓滿』,任何一種東西進入這種『空性』裡面就化為『空』,所以我們在修法的過程當中,假如認為有缺失,可以唸三遍的『金剛心百字明咒』,就可以把缺失補起來;亦即如果這次修法有缺失啊,像『大供養』上有缺失,觀想上有缺失或者儀軌上有漏失,或者行者心念不能集中,因為唸了『金剛心百字明咒』,就變成『空性圓滿』,這一點,為什麼『百字明咒』能夠補所有的缺失的原因就是在這裡。

  今天我們做的『金剛薩埵護法』,可以講光芒萬丈(眾鼓掌),『金剛薩埵』自然顯身出來,我在入三摩地當中,每一次很快、迅速的能夠入於定中,只是一下子而已,也沒有祈請,只要心念一集中,馬上『金剛薩埵』就進入行者的心中,這是非常迅速、圓滿、詳和的(眾鼓掌)。

   我們祈望每一位上師、法師、同門了解佛陀的智慧,深入經藏,去求得智慧,自己也要在定中求得智慧,你自己能夠安止自己的心,心不動搖,能夠在娑婆世界堅固心的修行跟堅固自己本身的行為,在宗派裡面心不動搖,行者可以多聽一些法,可以選自己最接近、投緣的本尊,可以修自己最接近、投緣的法,深入其中,產生很偉大的神通跟智慧。

  最重要的是要有恆心,很多行者是比較沒有恆心的,但是你們要學我,我是最有恆心的(眾鼓掌)。我自己每天讀經典,每天修法,每天說法,都是有恆心的去做,二十七年來,我從來沒有斷(眾鼓掌)。我練金剛拳,一樣的,天天我練金剛拳,我每天還寫一篇文章,從來沒有斷,另外,每天畫一幅畫,也從來沒有斷(眾鼓掌)。

  做一位師父的,我保有我自己的長遠心,每天練金剛拳、讀經、說法、寫作、修法、畫畫,沒有一日自己疲倦,中斷了,沒有一日!幸好所有的佛菩薩諸天在虛空之中,所有護法在我周圍,我難得有咳嗽、感冒的(眾鼓掌)。

  自從在電視上開始轉播說法,每天講二十分鐘,我一天是講二天的份,一年當中來沒有一日中斷,停止說法,也沒有咳嗽、感冒,我要感謝虛空中的佛菩薩護持,所有的金剛明王護持,所有的空行護持,所有的諸天護持,感謝、感恩祂們,令我們能夠身體健康、事業吉祥如意,一切所求能夠如願,一切災難能夠退散,能夠得到真正佛法的大圓滿。

  今天就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紐約麥迪森花園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