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3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3-11-09 《蓮生法王開示》大圓滿火部法通中脈 可產生頭光慧光無量光及蓮花光


2013-11-09 《蓮生法王開示》大圓滿火部法通中脈 可產生頭光慧光無量光及蓮花光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3年11月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同修黃財神本尊法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四十二講>
  
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向今天的同修本尊「針巴拉」敬禮。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特別貴賓是中華民國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僑委會海外信用保證基金會董事長薛盛華夫人薛王淑媚師姐、莊駿耀醫師、高銘祿師兄。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當一個人要離開一個地方的時候,幾乎總是這個樣子,對某一個地方有一些感情,然後要離開這裡。其實,如果西雅圖跟台灣的距離只有三個小時的飛機行程,倒是不會這樣,因為一天也就可以來回,或者是很快的,隨時可以回來。但是現在從西雅圖飛回去台灣的距離,畢竟差不多有十三、十四個小時,飛回西雅圖比較快一點,十個、十一個小時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像每年這樣來回能夠飛幾次,每年這樣的來來去去,飛回去再飛回來,總是有很多感傷的事情。人生的事情,不是生離就是死別,也有很多捨不得的事情。平時總是喜歡開玩笑,總是很快樂。其實,有時候心中難免有一些傷心的事情。我講完全沒有感情也就算了,不過畢竟還是凡夫俗子,不能講沒有感情,要離開大家,看著每一個熟悉的臉,有時候也是很傷感的。
  
跟大家講一件事情,本來我昨天晚上思考了一個晚上,不如就在今天晚上宣布:從此以後,歸隱山林。(眾喊:「師尊,不要!」)當然,昨天晚上金母也特別跟我講不要這樣,金母講時間還沒有到。剛剛我上了法座,我又跟瑤池金母提出來:「乾脆退隱好了。」因為如果將甚麼事情都放下,將來的日子可能比較好過一些。但是瑤池金母也是講:「不可以,時間還沒有到。」(眾鼓掌)其實,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個節目一個節目都是安排好的。如果你是在江湖上,在社會上,在宗教上,在弘法上,像這樣的繼續走下去,還是要全部放下,當然要有一個衡量。我想,總有一天也是一樣的,不是生離就是死別,這是一定的。因為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晚一點放下,也是放下;早一點放下,也是放下。要過清閒般的生活,要像閒雲野鶴一樣是可以的,只要你自己決定,佛菩薩、本尊也說可以的話,我就全部放下了。但是我真的是有心將所有的都停掉了。那麼,以師母本身來講,她比我更容易,她可以全部放下,我也可以全部放下。但是剛剛又請示了一次,金母說時間還沒有到。(眾鼓掌)
  
我們今天修黃財神本尊法,對於黃財神,不用再介紹了,大家已經都很熟了。談一談自己的人生感觸也是蠻好的。師尊本身也是很有感情的,不是沒有,平時嘻嘻哈哈的跟大家開玩笑,其實內心一樣的深藏著深厚的感情,菩薩是「覺有情」,是覺悟有情。師尊本身來講也算是一個開悟者,既然開悟了,就應該看透這世間的一切,但是為甚麼我還是有傷痛?為甚麼我還是會流淚?這就是人生的一種覺受,一種感覺,要跟熟悉的面孔分開,當然是有覺受的。

在這裡,大家一起生活了將近半年的時光,每一張臉,師尊都是很熟悉的。師尊也講了一句話:「將來師尊走的時候,你們會看不見我。」但是,像我這樣的一個非常有感情的師父,一定是會天天掛念著自己的弟子。像是大家有困難的時候,師尊一定會來幫助大家,而且不會輕易的拋棄每一個人,因為師尊的誓願是:「不捨一個眾生。」師尊的心中總是思念著點點滴滴的過去,我對於老的同學,自己的同學,自己相處過的同事,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弟子,始終懷著一種同樣都是佛,同樣是心跟心相連的。所以師尊本身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
  
因為聲聞乘是修行人的基本:不可傷害任何人,不可傷害任何一個眾生。盡自己微薄的力量救度眾生,而不是傷害眾生。不傷害眾生就是聲聞乘,就是阿羅漢;進而盡全力再去救度所有的眾生就是菩薩。所以,很容易分別阿羅漢跟菩薩,阿羅漢是不傷害任何一個眾生,菩薩是完全的、全心全意的,連生命都可以捨去的去幫助眾生。那麼最高的佛是甚麼樣的境界?可以講,完全是一種正等正覺,比菩薩更高的,祂了解器世間跟有情世間一切有情世界、無情世界,以及整個宇宙的實相,這樣才稱為正等正覺。同時,不用再輪迴。四聖道中,聲聞、緣覺、菩薩、佛,都已經是解脫跟菩提的境界,不必再受六道輪迴。修行的主要目的,也就是要能夠離開六道輪迴,往生到四聖界;將來也可以因為慈悲眾生,再來度化眾生。如果師尊有欠周慮的地方,或者是有沒有幫到眾生的地方,沒有幫到大家的地方,請大家諒解。因為師尊畢竟不是全能,佛本身也有三不能,而師尊也不是全能,當然是盡力,祈求本尊、護法,祈求自己的上師加持大家,令大家都能夠吉祥,都能夠如願,都能夠很順利,身體健康,長壽自在,讓大家在精進的修行當中都有成就。我們將在十五日晚上(十六日凌晨)離開,十七日早上飛回到台灣,跟大家say good bye說再見,祝福大家一切順利,大家也祝福師尊健康自在,弘法順利。(眾鼓掌)還有一點,如果,師尊沒有照顧好的,師尊向你們say sorry說抱歉,很抱歉!師尊沒有盡到全力幫助你們,這是師尊對大家虧欠的地方,請大家原諒。
  
今天要講的是「大圓滿」的「火部」。但是剛剛前面講這些感言,講了那麼多傷感的話,再來講「大圓滿」的火部,好像是接不上來。你們就隨便聽聽吧!師尊喜歡講笑話,先講笑話好了,有幾位老師坐在一起交流,有一個老師說:「我有一個學生在班上都是倒數第一名。」這老師在畢業典禮上就寫給她一個評語:「成績一直很穩定。」因為她每次都是倒數第一名,所以成績一直都是蠻穩定的。另一個老師說:「我有一個女學生的男朋友已經換了好幾個。」這位老師給她的評語是:「善於與人相處。」這些老師的心地都是很好的。其實師尊的心地也不錯,也是屬於這樣的老師,師尊的心總是為人家想,不為自己想。有時候想想,反而是自己的錯誤比較多,別人是對的,師尊反而是錯的。師尊有錯,你們不要學,只要學師尊對的就好。我也希望再回來的時候,看到大家都很有進步,True Buddha School is No.1. Every student is No.1. 大家將來都是一級棒的。
  
「大圓滿」火部主要是這樣的,人的身體有火在裡面,火的本身是一種溫度。在密教裡面,有修拙火,像現在的天氣這麼冷,我這邊在吹電風扇,這邊在吹冷氣,我坐在中間,鼻涕好像要流出來。其實,不是啦!是因為剛剛洗眼睛,眼睛出汗,我們常常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是這個現象,不是真的流鼻水。身體的溫度就是火,我們有拙火法,拙火法就是將你的火集中。「大圓滿」的火部是這樣的,當你的火全部集中的時候,你可以讓火燃燒到整個全身,然後聚集起來成為紅色的光點,紅色的光點可以進入你的頂竅,到了眉心,到了喉輪,到了心輪,到了臍輪,再到密輪,也就是通過中脈,經過五輪,七輪,到了海底輪,也就是加上頂輪跟海底輪就是七輪。普通講的是五輪,就是眉心輪,喉輪,心輪,臍輪,密輪,這是在中脈的。火從中脈下去,到了底又上來,再下去又上來,主要原因是在通中脈。在密教的內法裡,「大圓滿法」所提到的火部,也就是用觀想的方法,將全身的火集中於頂,然後從頂竅到眉心,到喉輪,到心輪,到臍輪,到生殖輪密輪,來來回回的走,這就是屬於火部。這在「大圓滿法」裡是有訣竅的,如果不講訣竅,大家是不知道的。在通過眉心輪的時候,你必須要點住、壓住太陽穴,火才會順流而下到喉;火一直到喉輪的時候,你要點住鳳池穴,鳳池穴在兩耳的後方,有兩條血脈的旁邊,一點,火就會通過喉輪;再往下到了心輪的時候,你自己要點曲池穴,曲池穴在手臂上,要點這三個主要的穴道,每一個穴都要按上兩分鐘,這樣就很容易通中脈,這就是口訣。一般人不懂得口訣,當熱從頂上下來的時候,通中脈時會有障礙,如果你懂了口訣,在太陽穴按兩分鐘,鳳池穴按兩分鐘,到了心輪的時候,按曲池穴兩分鐘,火就可以很順暢的下到密輪,這是最重要的口訣,很多事情都是一個口訣而已。
  
有一個笑話,丈夫出差回來,妻子就問:「這麼久才回來,你在外面想我嗎?」丈夫回答:「怎能不想?出差一個月,整整三十天,天天都在想。」妻子一聽,跳了起來:「好啊!你這個沒有良心的,上個月是三十一天,你講,還有一天你是在想誰?」這妻子是很厲害的。師尊想的是甚麼呢?師尊在想,「想誰啊?」「不告訴你。」因為如果我講想的是誰,沒有被想的那一個一定會罵我。所以,不講的話,大家以為師尊一定在想她,這是聰明的。我們是靠想念的,有時候是靠想念在過日子的,修密教用的是念頭,用想念的。但是想念也是有訣竅,也就是口訣。剛剛所講的通中脈的方法就是口訣,你要想念全身都是火。像師尊在做護摩的時候,就想念前面的火在燒,我進到火裡面,本尊也進到火裡面,火、師尊、本尊結合在一起,全身都是火,這時候,火可以燃燒起來,將自己身體裡面的各個細胞全部燃燒,這樣的燃燒就等於全部清淨。那麼,最重要清淨的,要先將中脈通了,就是清淨;再由火向四面八方燃燒。只要中脈一通,一清淨了,就會產生光明出來。當你的中脈通了,再將火往外面將每一個細胞都燃燒了,就會像佛菩薩一樣,後面都有一個背光,叫做無量光,無量清淨的光明都會產生出來。頭上有頂光,背後有背光,全身的毛細孔有無量光,腳底下有蓮花光。修火部成就的時候,身體會透出光明出來。那時候,佛菩薩看到你身體有光,也等於所有的鬼神也都看到你的身體有光。
  
昨天晚上吧!師尊跟師母講:「這幾天,我們家裡的鬼都在打包。」在我家住了半年的鬼都在打包了。打包做甚麼?因為師尊一走,祂們也跟著離開走了,因為房子裡沒有人了,鬼留在那裡沒意思,再也沒有人施食給祂們,或者是施甘露給祂們。所以這幾天,鬼已經一批一批地走了。我的感覺是這樣,今天早上起床,我下來一看,原是擠滿了鬼,已經是稀稀落落了,比較少了,只要再過幾天,祂們全部就都走光了。祂們正在整理行李,大家都要搬走了。我跟鬼相處的這段期間,祂們是看到我了,師尊也感應到祂們的存在。那些阿飄,當我在走路時,只要祂們從前面過來,祂們就唉呀一聲,然後就撞牆,從牆壁穿過去,牆壁會產生一種聲音,會砰的一聲;祂們一看見我走過來,就會砰的躲到牆壁裡面,或是躲到哪裡,祂們就是會閃開。為甚麼?因為祂們看到師尊的光。有兩個地方,祂們很喜歡藏的,一個powder room客人用的廁所,另外一個就是吧檯。家裡的吧檯,我很少走那裡,我大部分都是走中間的走道,沒有拐過進吧檯。在吧檯那裡也有很多鬼,我偶然走進去就砰砰砰砰這樣,冰箱也在砰,放酒櫃的地方也在砰,祂們就是喜歡躲這兩個地方,在這兩個地方是最多的。我的廁所裡就很少,祂們很少躲在我的廁所裡。只是我睡覺的時候,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有幾隻是躲在我的廁所的,只要我半夜起來,上一個一號,祂們也是閃得很快,砰砰砰砰。有時候,我下床的時候,祂們沒有注意到我,不小心一腳就踩到祂們,我就卡陰了。但是,師尊卡陰,就不怕,這就叫做沖煞。我告訴大家,為甚麼會有所謂的沖煞?

師尊常常講:「唉呀!你沖犯了。」為甚麼沖犯?就是因為你自己本身沒有看到祂,你從祂的身體穿過去,你就沖犯了,如果是沖犯東方的,就往東方的送;沖犯西方的,就往西方的送;沖犯南方的,就往南方的送;沖犯北方的,就往北方的送。把祂送走,你就不會卡陰。師尊有教大家如何送的方法。有時候,送這些鬼,你就要懂得沖犯的是東方的還是南方的、北方的、西方的,然後你再去找土地公廟,像台灣有土地公廟,如果你沖犯的是東方的,就找東方的土地公廟,你跟土地公講,將金紙化給土地公,將有些金紙是化給祂,有些是給沖犯的。在除日,也就是除去你沖犯的除日的午後燒化,都會有感應的。
  
現在也是教大家一個法。如果你沖犯了,但是師尊不在你也不知道到底是沖犯的是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你就到瑤池金母面前跟瑤池金母講:「我到底沖犯的是哪一方?」你就卜杯一下,瑤池金母就跟你講哪一方,你就到哪一方燒個金紙;或者是問燒金紙要燒在第幾爐,(西雅圖雷藏寺紙金爐順序)是第一爐、第二爐、第三爐、第四爐、第五爐、第六爐。因為有些沖犯的病因是屬於鬼神病的,不是一般的疾病。如果是鬼神病的話,告訴大家,頭痛的話就燒第一爐,脖子痛的話就燒第二爐,心胸及胃腸這邊的話就燒第三爐,腸子跟密輪這方面就燒第四爐,腳部的上面,腳痠就燒第五爐,腳部的下面,就燒第六爐。六個爐是這樣講的,從頭到腳,你到底哪裡辛苦就燒哪裡,基本上是這樣。還有比較特別的,師尊告訴你燒第幾爐,是因為哪個爐代表東方,哪個爐代表西方,哪個爐代表北方,東南西北中央都有的。如果你懂得這樣做的話,或者你在你的住家,你沖犯了,你跟瑤池金母卜杯,瑤池金母跟你講是東方的,就是你的住家,面向東方,擺一些金紙、祭品拜一拜,然後送走。午後送走比較好,在除日送走更好。平常的日子也可以,但是按照口訣的話,除日最好,因為除掉你身上的卡陰,除掉你身上的疾病,是這樣做的,跟大家講,這就是一個法。
  
西藏的藏醫是這麼講,他會叫你吃一個藥,叫你半夜三點吃,你就按照規矩三點吃。為甚麼要在半夜三點?或者是在中午的時候吃,或者在哪個時候吃藏藥。甚麼原因?原因就是你的氣走到哪裡,你的血氣在那個時候應該到哪裡的時候,你那裡有病,這個藥下去,就是通那個地方,所以才會叫你幾點的時候吃這個藥。在西方國家是沒有叫你在幾點吃藥的,不會有這種說法,甚至半夜起來還不一定是三點吃藥的,西藏的醫生是這樣講的。
  
密教也有這種方法,火到了頭,你就按太陽穴兩分鐘,讓火能夠通過這一段的脈;然後你就按鳳池穴,通過喉輪的脈;再到心際以下,就在手的曲池穴。如果你不懂得穴道在哪裡,你問中醫師,中醫師會告訴你。這就是口訣,這火是純正的,很正的火下來才能這樣。如果你修出來的是雜火,火有好多種,有的是「慾火」,慾望的火,我們常講慾火焚身,你的慾望產生出來就產生慾火,慾火不是屬於清涼火,是另外的雜火,比較複雜的那一種雜火;另外,還有所謂的「瞋火」,貪瞋癡的「瞋」,就是發怒時候的火,這個火是不好的,不是好的火。你要觀察你自己,你是不是慾火昇上來,如果是你的慾火昇上來了,你就要用冰涼的甘露清淨掉。尤其是修行人,不管是男的、女的,在家居士也是一樣,都會有慾火產生出來。因為人有七情六慾,那是不可免的,當慾火產生出來的時候,你用清涼的甘露將慾火洗掉。當瞋火出來了,那就更不得了了,那是怒火,生氣的火。你看一個人好好的,聽了一句話,馬上就很憤怒,那種憤怒的形像就出來了,面紅得發紫,到最後中風,就完蛋了。怎麼那麼快?因為他的瞋火非常的強烈。你不要小看瞋火或雜火,你看你去蹲馬桶,你要用力啊!要擠出來,面孔就開始紅了。面孔會不會紅?會啊!在那時候,火就上來了。血壓高的人就要很小心,因為血壓在那時候就一直增高,在飆高,啪!中風了,你就坐蓮花(馬桶)往生。瞋火是很厲害的。所以大家要避免瞋火,那叫做火燒功德林,你一旦生氣,火馬上上來,嘴巴也會亂罵亂講,對的錯的統統都亂罵,三字經,天公、媽祖、上帝全部都罵。不能得罪鬼神。有一種最不能得罪,就是鬼神最不能得罪。你不相信?你看play mahjong打麻將,你在家裡打牌,「這牌鬼,老是讓我輸…」告訴你,你那一天就不要想贏,你就一直輸。不能得罪鬼神,無論怎麼樣,你都不能罵神罵鬼,統統不可以。另外還有火燒功德林,本來是有做很多善事的,你的瞋火一燒,腦筋糊塗了,甚麼話你都敢講都敢罵,你就得罪,功德也沒有了,就叫火燒功德林。所以當怒火一上昇,你要觀察自己身上的火,不能讓慾火上昇,不能讓瞋火也上昇。還有一個是「邪火」,邪火起來更糟糕,都是要到精神醫院的。「躁火」也是不行的,躁火會讓你變成躁鬱症。躁鬱症是甚麼樣的?像找東西的時候,東翻西找的,躁火已經起來就會產生這種現象,甚至在房子裡面走來走去,走東走西,嘴巴亂唸,那就是躁火啊!

這四種火,你都不能夠有,你要觀察自己的心,讓心保持一種清涼,當你修清涼心出來,就會形成一種很自然的正火,然後通脈,脈通了,然後再將這個火向你所有的毛細孔,所有的脈。中脈通了以後,再向四周發展,到所有的毛細孔,讓所有的細胞統統都有火,然後,產生頭光、背光、無量光、蓮花光,那時你的修持就有成就,有光出來。
  
師尊已經跟大家講解拙火法了。水,也跟大家講了,就是水該怎麼下降,火該怎麼上昇,講的是正火,而不是雜火,不是躁火。但是,每一個人在做禪定的時候,一定要清涼火,很清涼的心,呼吸非常的均勻,吐納都很正常,念頭幾乎都快要停止了,快要沒有念頭了,你才能入禪定。而你在入了禪定以後才能產生智慧。如果火能夠進入中脈,就表示已經是智慧的火了;入了中脈的氣,就是智慧氣;入了中脈的明點,本身就是清淨。所以在密教「大圓滿法」的修行裡面,地、水、火、風都是有它的用處存在的。你們會想,火從哪裡來?就是你的溫度。那麼,如何讓溫度進入中脈?我跟大家講,拙火法是基礎,先修拙火法,就產生溫度。當溫度到了全身的時候,像做護摩的時候,將自己觀想進入火裡面,再跟本尊合一,產生光點在頂竅,再從頂竅下去,再上來,再下去,再上來下去。其實,這也就是修火部火光三昧的方法。當你全身都是火的時候,這火的本身不是很熱,或是怎麼樣,不會將你全身燒得好像發燒一樣,不是,而且是你感覺到全身有火,有溫度,但是你還是清涼的,這就叫做火光三昧,就是你能夠進入火的定裡面。在佛教裡面有提到,有火光三昧也有水光三昧。有人進入禪定的水光三昧裡面時,神行就到水裡面,看到魚在身體裡面游來游去,然後出定以後,發覺還有魚在裡面,還要再進入定中將魚放出來。火光三昧就比較沒有這樣的現象,但是在真正要入滅的時候,會由丹田的地方引起三昧真火,像真火在燃燒一樣,將你的細胞燒成灰,你人還坐在那裡,其實你的佛性已經到了佛國。雖然身體還在,但是,只要一碰,整個就變成細沙(散下來),只剩下一堆灰,一堆沙。這就是火光三昧定的「得道」,才會有這種現象,這在虛雲老和尚的傳記裡面中寫到有一個種菜的,種菜的叫菜頭,在廚房的叫火頭。有一個菜頭和尚,他平時修火部,修到最後,他全身燃火,大家看到菜園怎麼有火光,追過去看,原來他入了火光三昧。當火熄掉以後,大家摸他的身體,虛雲老和尚說:「不要摸。」因為一觸他,他整個就會像細沙一樣,整個消失掉。《虛雲老和尚傳記》有記載到這件事情,那就是入火光三昧定,然後圓寂的一個高僧。所以修行有修到這樣的程度,都是非常難得的,也是很真實的。
  
「大圓滿」火部的修行,就是你必須要用念頭,觀想在你的頂上有一個紅色的,發熱的光,可以想像它的大小,像米粒一樣大小就好,越細越好,可以進到裡面。你們在做護摩的時候,如果是有在做護摩的,觀想自己在火裡面,全身也會熱起來。這些都是用念頭的力量,讓火產生熱跟光和力量。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