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3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3-09-14 《蓮生法王開示》修成大圓滿法 張眼閉眼都是佛國淨土 不用西方三聖接引


2013-09-14 《蓮生法王開示》修成大圓滿法 張眼閉眼都是佛國淨土 不用西方三聖接引
修成大圓滿法 張眼閉眼都是佛國淨土 不用西方三聖接引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3年9月14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同修「黃財神本尊法」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二十六講>


首先,我們恭敬合掌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針巴拉」。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是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周衡醫師、周慧芳律師及公子。還有,我看到從很多國家遠地來的同門,每一個都是貴賓,歡迎大家來同修,還有參加明天「獅面空行母」fire offering火供。你好!大家好!(廣東話)Thank you for coming , every body謝謝大家的蒞臨。
  
上個禮拜天,我們做過針巴拉的護摩,所以也就不在這裡重複做介紹。總之,大家在人世間,還是需要金錢。但是有錢不一定是萬能,沒有錢是萬萬不能。另外還有一點,有錢一樣有煩惱;但沒有錢的更煩惱。所以,大家還是希望得到法財,法的正財,那麼,就要幫助增加我們的資糧。其實,資糧具足了,你才能靜下心來修法,資糧不具足的話,就是比較困難。因為,為了賺錢,哪有時間修法?以前,我在西雅圖看到很多的同門,他一個人打一份工,還要加上晚班;另外還要再打一份。打兩份工加上晚班還要加班,他根本沒有時間來這裡同修的。問他有沒有修法?他說回去已經睏得要死,只好跟佛菩薩說:「明天!」但是,明天也是很睏啊!所以,沒有錢的人而為了掙一點錢,也是蠻辛苦的。

沒有錢的布施,是怎麼布施?只要將我們吃的東西拿出來供養就行。吃的東西先供養,而且是做廣大供養,做甘露供養。如果,再沒有錢的話呢?買金紙燒也可以,以一點點小錢買金紙燒給地神,希望地神幫助你,這也是很好的事。種種的事情,都是可以做布施的。你將你的快樂布施給佛菩薩,布施給所有的鬼神眾。或者是將你自己供養給佛菩薩。還有,作法的布施也是很好的。講一句好的話,也是一種布施。讓人家高興,也是一種布施。讓佛菩薩高興,讓鬼神眾高興,讓所有的無形能夠高興,祂們就都會來幫助你的。有些人講:「我沒有錢啊!怎麼布施?」其實,不一定要用金錢才能夠布施,你只要讓佛菩薩高興,讓鬼神眾高興,讓所有的地神高興,讓四天王高興,你唸祂的咒,祂就高興了;唸祂的名,祂也高興;你恭敬祂,祂也高興;你供養祂,祂也高興;只要祂們能生歡喜心,財源自然就會來的。所以,布施是不一定要拿錢出來,你沒有錢怎麼能夠拿錢出來?有錢,可以做財施;沒有錢,你就做歡喜布施,這是教大家。因為很多人講:「我沒有錢啊!我怎麼做布施?」只要讓地神對你高興就很好了,你講一個高興的事情,或者講一個笑話給地神聽,祂也會高興。祂一高興,祂認為:「你這個人可愛い(日文:可愛)。」很可愛!祂就賜你一點小財,那就可以了。
  
我們今天再講「大圓滿法」。有人問:「師尊講大圓滿法到現在,到底大圓滿法跟密教裡面很多的法有什麼不一樣?」其實,有同樣的,也有不同的。譬如,修寶瓶氣,修九節佛風,修金剛誦,然後再修通中脈,修拙火法,修明點法,這些修法,都跟大圓滿有關係的,是相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也有,例如,「大圓滿法」有所謂的明心見性,佛法的最後,最主要的都是講明心見性,明心跟禪宗是一樣的。另外,「大圓滿法」裡有看光,去看那些光,看日光、月光、燈光,看無雲晴空,這在一般密法裡就沒有。所以,與「大圓滿法」是有同有異,不太一樣的。不過,在「大圓滿法」裡,有一個不太一樣的,就像是我們平時唸佛,或者做一些功德都要迴向,而甚麼是迴向呢?「願同唸佛者,同生極樂國,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這就是迴向。師尊常常迴向:「往生淨土,超生出苦,南摩阿彌陀佛。」這也是迴向。「往生淨土」,我將來願意到西方極樂世界,就是往生淨土;「超生出苦」,也就是我將來離開娑婆世界,能夠離開所有的痛苦,得到永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永遠不再墮三惡道,不到人間,不到六道,這就是屬於迴向。在「大圓滿法」裡面,是沒有講迴向的,不用迴向。為什麼不用迴向?因為當你修成了大圓滿法,開眼、閉眼,都在佛國,你不用迴向:「要到佛國去」。淨土宗就是需要「西方三聖」來接引,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還有很多的聖賢中一起來接引,阿彌陀佛的蓮花座,「咻」一下就飛過來,像飛碟一樣,你就坐上飛碟,你就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如果你是上品上生的,坐的是金色的蓮台,「咻」!一下子給你,你就上了黃金色的蓮台,上品上生去了;普通一點的,「咻」的一聲,銀色的蓮台,你上了銀色的蓮台;中品中生去了,再差一點的,「咻」的一聲,銅的蓮台,你上了銅的蓮台,照樣可以下品下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同樣有蓮花座。但是,需要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來接引。這樣才能夠有成就的。如果修成「大圓滿法」,你張開眼睛就是佛土,閉著眼睛也是佛土,不用「西方三聖」來接引。所以不用迴向。因為你本身就已經成就了淨土,你早就在佛國淨土,你可以親證,不用來接的。所以,不用迴向。
  
中國有一位高僧,就是在唐朝的時候,出使西域的唐三藏,在《西遊記》裡,他到印度去學佛法,去取經。其實他本身到印度是去學佛法。他學的是「唯識」,因為,在那時候印度只剩下兩種,一個是「中觀」,一個是「唯識」,沒有其他的了。所以,在中土來講,其實唐三藏是「唯識」的祖師。當時他在印度學會「唯識」以後,他們有辯論的,希望所有的人來辯論,在經典上(《大藏經》收錄唐三藏口述門人辯機筆受)寫的是《大唐西域記》,唐三藏到了西域求經,學「唯識」,以後開辯論大會,終於得勝回來,沒有人勝過他。為什麼沒有人勝過他?因為沒有人跟他辯論,所以,他就回來。但是,沒有人跟他辯論也是好的,表示他的學識很高,沒有人敢跟他辯論,他當然是得第一,沒人辯論,他贏了嘛!他回到中土以後,在西安的大雁塔翻譯很多的經典,召集很多的譯師翻譯印度的經典,他是「唯識」的祖師,很有名的。
  
講幾個唐三藏的笑話給你們聽。那時候沒甚麼飛機的,都是用走路的,走路去,再走路回來,翻山越嶺,很辛苦的。現在有飛機了,唐僧取經回到北京。笑話是這樣,唐僧取經回北京,才下飛機,記者就問:「你對三陪小姐有何看法?」唐僧很吃驚:「啊!北京也有三陪小姐?」記者在第二天登報:「唐僧飛抵北京,開口便問:『有無三陪小姐?』」媒體是很厲害的,沒有講記者問的。記者問唐僧:「你對三陪的問題有何看法?」。唐僧講:「不感興趣。」記者在第二天就登報:「唐僧夜間的娛樂要求高,本地三陪小姐招冷落。」記者很會寫的。再來,記者問唐僧:「你對三陪小姐有沒有看法?」唐僧那時就很生氣:「甚麼三陪、四陪、五陪的,不知道。」記者在第二天就登報了:「三陪已經很難滿足唐僧,要四陪、五陪才能過癮。」記者很厲害。記者後來再問唐僧,唐僧就不講了,因為怎麼講都是錯的,所以不講了。記者在第二天就登報:「面對三陪問題,唐僧無言以對。」記者還是很厲害。這一次唐僧大怒:「這麼亂寫,我去法院告你。」記者在第二天登報:「唐僧一怒為三陪。」唐僧在氣急之下,將記者告到法院。媒體爭相報導:「法院將審理唐僧與三陪小姐案。」唐僧看了以後,最後撞牆而死。唐僧撞牆而死以後,媒體再補充報導:「唐僧這一生,為了三陪而殉情。」
  
師尊也是吃過媒體的虧,我第一次回台灣,碰到一個媒體,就是《中國時報》,我不好意思講寫我的那個人,他將我寫的糟糕透了。然後,我也沒有理會。第二次是我到香港,那時候台灣還沒有《壹週刊》,香港已經有《壹週刊》了,我們的弟子也不知道《壹週刊》是甚麼,說:「欸?有週刊要來報導我們師尊耶!」哇!非常高興,引來《壹週刊》的記者。我講了半天,他一個字都沒有登,他登的完全是自己準備好的東西。在香港,人家看到我,指著我:「欸?就是這一個。」好慘!第三次,是到了馬來西亞,碰到《先生週刊》,一樣的,弟子也是講:「這《先生週刊》的記者是很好的,他採訪總理寫的都很好的,一定沒有問題。」終於登出來了,我看了,還是問題很多,媒體真的是很厲害。所以,我們真佛宗True Buddha School一定要重視媒體。而且每一篇要登媒體的,至少要看過,免得被媒體蒙騙,很重要的,我們要耕耘這一塊。不是說:「媒體?有啊!我們有《真佛報》,有《燃燈》。」不是這個,這些是我們宗內的同門在看,宗外的人很少看的。我們要將True Buddha School影響到全世界,就必須靠媒體。你看,這唐僧,他很辛苦,他氣到告到法院,還撞牆而死。師尊為什麼不死?因為亂寫我的太多,一百個盧勝彥都死不夠。所以,我不能死。大家亂寫,這邊亂寫,那邊亂寫,亂傳,其實真的看到了嗎?No!聽來的。聽來的是聽誰的?大嘴巴的。大嘴巴是聽誰的?也是聽來的。台灣話講:「看一個影,生一個囝(台語:小孩)。」看到一個影子,就以為生了孩子,都是聽來的,沒有真實見,全部都是假的、編造的。所以有些時候,不能隨便相信人,就算是有上師跟我講了甚麼,我還要特別注意這事情是不是真實的。結果,弄了半天,還是一樣有偏差。有時候,法師講的話,同門講的話都不一定是真實的。有人講:「欸?這個人出車禍。」另一個人講:「她是被老公打的。」到底是出車禍,還是被老公打?我就要查清楚,有的講她是被老公打的,有的說她是自己跌跤的,有的說是她出車禍撞的,真實性到底如何?你必須要很仔細的觀察才能知道。就算是很近很近的同門,還是都有出差錯,何況是國外的同門呢?那麼,你如何防止?也沒辦法。
  
以前,我看到媒體的毀謗,我晚上也會睡不著。現在看到媒體的毀謗,我會多吃一碗飯,而且睡得更好,反正都一樣嘛!以前,師尊修到甚麼程度呢?躺著,眼睛閉起來,前面一張報紙就出來了,哇!好幾個字喔!上面寫著「盧勝彥」三個很大的黑體字出現,底下都是一些毀謗的文章,我都可以看見的。我後來都跟這些報告我的神明講:「你們不用跟我報告了,你們跟我報告是增加我的煩惱。等到登出來那一天再說,我的煩惱會比較少一點。祢們事先跟我講,甚麼時候會被毀謗,一大篇報紙都先讓我看,等到登出來還要幾個月以後,我不就是先煩惱
幾個月,才看到嗎?乾脆統統先不要知道。」後來,祂們乾脆不讓我看,比較重要的才讓我看。我晚上睡覺還在讀報呢!

昨天晚上還播電視給我看,電視也播出來,播我的報導,讓我事先看,眼睛一閉,就可以看得到啊!這就是「脫噶」。一旦你修成了,就會變成這樣,你可以事先看到這些光的。這幾天修法,師尊都看到光的。你要成就以前,一定要先看到金剛鏈。金剛鏈就像是我們那天在印尼辦大法會,人家照相,照出金剛鏈來,一個光一個光,中間一條線,很多的線,形成很多的金剛鏈出來。這幾天,我都可以看到金剛鏈,好多的光,看到紅色的明點,白色的明點,看到一圈一圈的般若光,看到明點空光。所謂明點空光就跟般若光差不多,很像般若光,可以看透過去的。可以看到明點光,就是很特別的。將來你看到千百億佛菩薩在你的周圍,祂們放光加持你,你自己的身上也顯現了光,跟所有的佛菩薩一相融合,你就成佛了。這就是成佛,成佛就是千百億佛一起現身,放光加持你,你的光明閃耀,融入佛菩薩的光當中,你就是成佛。所以,這是不一樣的。
  
所有密教的法都是源於本尊。大家都有本尊,都有護法,都有上師。上師加持、本尊攝受,護法擁戴,我們常唸「日吉祥,夜吉祥,一日六時皆吉祥,一切吉祥中者,祈願上師加持,本尊攝受,護法擁戴。」這是我們常常在唸的迴向,希望根本上師常常加持你,希望本尊常常攝受你,希望護法能夠擁戴你好好修密法。「大圓滿法」是這樣的,在修看光,除了特別法以外,需要灌頂,真正在修行的過程中,並不源於本尊;也就是當你在修「大圓滿法」的時候,雖然有上師、本尊、護法,你也向祂們祈禱,事實上你的灌頂並不是由根本上師灌頂,當你能夠看到光的時候,光中自有本尊,祂自然會來幫你灌頂。你不用求上師灌頂,只要光中自然顯現佛菩薩,祂就自然會來幫你灌頂,用光明灌頂你。像我們剛剛祈求五佛放光灌頂眾等,如果你能夠看見,你看到光明從虛空中下降進到你的身體裡面,這就是五佛幫你灌頂。這時候你要不要上師幫你灌頂?不用啊!因為五佛都放光灌頂你了;你都看見那些光了,甚至五佛都進到身體裡面了。所以,在修「大圓滿法」的時候,不一定要灌頂,本尊會自己來。這就是很超勝的,很特別的。
  
我講一個笑話吧!今天和老婆去沙灘玩,看到一對對小情侶在沙灘上畫著心型的圖案,寫著「我愛你!」「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等等這些話,情侶在沙灘上畫兩個心啊!再畫一支箭射過去,然後在上面寫著「I love you!」我們比「我愛你」的手印,是蓮滿上師的兒子教的,他是學手語的,他說不可以亂傳。但是,現在好像是廣傳,每個人都會這個手語。這一對夫妻的先生就突發奇想,「老婆,我們也畫一個吧!」兩個人也畫了一個同心圓。畫好了,先生問老婆要寫點甚麼,老婆就在上面寫:「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確,結過婚的人都有經驗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們要當一個大丈夫,勇伯,要氣蓋山河,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服從。其實就是這個道理。我們學佛就是要氣蓋山河,但是也不能跟家庭起衝突。老婆要你做甚麼,你還是乖乖去做,有空的時候,你再去修法。當老婆在忙的時候,你一個人在那邊修,她看了就火,拿一桶水來從頭上一澆,冰水啊!「你修甚麼法?」哇!阿彌陀佛!所以,我們希望建立佛化家庭就是這個意思,兩個人一起修法,兩個人將來一起成佛,非常好的。我以前在修法的時候,也都是兩個人修的,現在修法只有一個人修,師母修她的,我一個跑到壇城修我的。修法,非常的重要!真的!我們每天都要禪定,都要看光。不只是在靜的時候看光,動的時候,你也能夠看光,而且,看到光以後,就會經常看到光。那麼,看到光以後,就要將光固定起來,不只是一個光,要看成一串的光,就變成金剛鏈。將來,你可以看成整片的光。另外,佛菩薩顯現在光裡面,先是半身的,再來是全身的,再來是所有的佛全部出現在你的周圍,一剎那之間,你就成佛。因此,看光很重要,看光是「大圓滿法」的心中心,也叫做「寧提」,也叫做「心髓」,都是同樣的稱呼。
  
當你能夠看到光,很多的本尊都讓你看到的時候,其實你都不用求甚麼的。我們現在每個人都在求,像是求針巴拉:「請針巴拉賜給我…」賜給你甚麼?師尊剛剛也有求,師尊觀想的是甚麼?一公斤的黃金,而且佈滿整個虛空。師尊求這個做甚麼?將來可以蓋道場,可以幫助眾生,這就是有求。但是,當你看到本尊的時候,因為你修「大圓滿法」,本尊都了解你,你的一個念頭出來,祂就給你了,甚麼東西都給你。所以師尊是不敢再求甚麼。我每天早上去摸嘎拉巴底耶,就是紅財神,「嗡。嘎拉巴底耶。梭哈。」「嗡。嘎拉巴底耶。梭哈。」「嗡。嘎拉巴底耶。梭哈。」我以前是有求啦!讓祂吐出來,哇!富蘭克林,百元美鈔,像山一樣那麼高,以前是有求。一般人都是求地位、財,沒有結婚的求希望有女朋友,男的希望有女朋友,女的希望有男朋友,能夠趕快結婚,你就將你所要的女朋友,從嘎拉巴底耶的鼻子吐出來,變大了就是你的女朋友。可以做這樣的觀想,那就是有求啦!但是當你在修「大圓滿法」的時候,你不用求甚麼,只要本尊一現身,祂就了解你需要甚麼,自然就會給你,甚麼都不用求,這是「大圓滿法」的好處。
  
有一個妻子跟丈夫商量:「我想在鋼琴上放一座音樂大師的塑像,你看,誰最適合?」丈夫就講:「根據妳的水平,我選貝多芬。」妻子覺得非常好,貝多芬是很有名的音樂大師,她說:「你為什麼選貝多芬呢?」丈夫講:「因為他是聾子。」也就是聽不到她妻子所彈的。不用求甚麼,我也是想學鋼琴,也是想學畫畫。當初,我在選,就是選鋼琴或者是畫畫,我到底是學鋼琴好,還是學畫畫好?突然之間,有一個靈感,我們真佛宗弟子朱慕蘭,就是嶺南派大師歐豪年的妻子,我想學畫畫好了。結果,朱慕蘭就主動從San Francisco三藩市飛過來教了我四次、五次。而為什麼我要學畫畫?因為,畫畫只要一支筆,一張紙,一個墨水,或者顏色,你就可以做畫了,道具很簡單。而且,畫好了以後,這幅畫可以展示出來,展示出來之外還可以義賣。但是,音樂,會彈鋼琴,你要表演鋼琴秀的時候,要揹著鋼琴跑;用別人的鋼琴,不一定適合你的手,真正有音樂水準的,是鋼琴配你自己,你懂得自己的鋼琴,鋼琴也懂得你。當初我學畫畫,也是有所求。為什麼我沒有學鋼琴?如果我學鋼琴的話,現在不得了了,你們彈那個是甚麼琴嘛!師尊彈的才是真正的…「愛琴」(情的諧音),對不對?師尊才會彈琴。有一天晚上,我看到人家彈琴彈的那麼好,心想「人家會彈鋼琴,怎麼我不會?」那天,我坐在鋼琴前,手一擺,欸?有一個音樂的神,居然降到我的身上,我的手就自動彈起來,真的,突然之間這樣(師尊示範彈奏)。哇!天啊!我自己聽了就非常的沉醉,噢!怎麼彈得那麼好?但是,我希望那是我自己的手,我自己的曲子,自己彈出來的。第二天,我又坐在鋼琴面前,音樂神沒有降下來,哇!我的手就都不動。我真的彈過一次,可以講是亂彈,但是,音樂之美妙,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所以,不用求,自己就來。有哪一天,我就在山莊彈電子琴給大家聽,希望音樂神下降。到時候,你們就會很尊敬我,音樂大師。修成「大圓滿法」以後是不用求的,不用求嘎拉巴底耶,也不用求音樂神下降,只要你看到了,你自己就甚麼都會,甚麼都懂,這就叫「一切知智」,釋迦牟尼佛本身就有「一切知智」。
  
上回好像跟大家講過,當初那些外道在罵釋迦牟尼佛,說:「祢根本不是佛,祢連座下的兩位女生,」一個是戰遮少女,一個是孫陀利,「她們將來要害祢,祢都沒有事先講出來。祢讓他們變成害祢的時候才講出來,祢根本就不是佛。祢如果是佛,一切知智,祢統統都知道。」釋迦牟尼佛就講話了,像周衡醫師,以一個醫師來講,他懂得看人的身體有甚麼病,但是他不能隨便講:「欸!你有肝病。」看另一個人臉,就說:「你有腎臟病。」「你有心臟病。」「你有XX病。」那個人也沒受過檢查,不能就這樣講啊!佛就這樣做比喻,祂說:「雖然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講,非時莫說,時候未到,不能講啊!」
  
我們曉得,我們住的地方在美西,從洛杉磯一直到舊金山,再一直到奧勒岡,到西雅圖,到溫哥華,都是在地震帶上面,大家早就講會有大地震。以前在西雅圖也有一次大地震,6點8級,6點9級吧?我記得,因為師母躲在桌子底下。那時候,我在台灣,我不在西雅圖,不是我的責任。聽說,還有更大的地震,我們用神桌,神桌也指示是會有大地震,但是不告訴我們時候,「非時莫說」。今天逼師尊講幾月幾號有大地震,如果師尊跟你們講了,傳開來了,傳到整個美國都知道,我就變成妖言惑眾,大家人心惶惶。對不對?像這種事情,叫做「非時莫說」,時候不到不能講。所以,佛是「一切知智」,但是祂「非時莫說」,不到時候,祂也不能講。另外還有一點,很簡單,文殊師利菩薩問佛:「祢說非時莫說,當她們倆個站起來罵祢的時候,說肚子裡有祢的小孩,為什麼祢一句話都不講?」文殊師利菩薩問了,「應該講的時候,祢不講啊!為什麼不講呢?要開口辯論啊!」佛就回答:「有人罵虛空,」對著藍天,無雲晴空,罵天空,「天空混蛋,臭雞蛋加王八蛋,變成混蛋…」就這樣罵,你說,虛空要回答嗎?虛空不會回答。佛就講:「佛已經是虛空,不必回答甚麼事情,統統都不用回答,一句話都不回答。」有很多人在網路、在雜誌、在報紙上,我幾乎是常常看到的,我也不用回答,因為回答也沒有用。你回答一句,他可以再罵你十句;你回答兩句,他就再罵你二十句;從你的回答當中,他又找出話來反罵你,你就統統不回答,讓他們去罵吧!因為他罵的是虛空,虛空是不用回答的。釋迦牟尼佛是這樣解釋的。真的,不用回答,哪裡理會得了?如果理會他,一百個盧勝彥都不夠用,眾生太多了嘛!一犬吠影,百犬吠聲,有一隻狗看到一個影子,牠就開始叫,其他周圍的狗只聽到狗叫聲,大家就都拼命一起叫。你能理會那狗嗎?當然不能理會啊!狗咬你的腳一口,真的是很痛啊!難道你要抓住狗咬牠嗎?你也不能抓住狗啊!因為狗咬你一口,你只有自認倒楣,只有趕快去看有沒有狂犬病,趕快打一針要緊,自保要緊。自己保護自己要緊,不要中毒,中了狂犬病,這是最重要的。
  
「大圓滿法」不同的地方,不用本尊,他自己可以看到本尊,剛剛已經講過了,自己看到本尊,本尊就幫你灌頂。你能夠看光,看到般若光。你知道般若光嗎?明點光也是般若光,般若光圓圓的,像盤子一樣,裡面都有本尊,裡面都有一個壇城,都有一個本尊住在裡面。法明同修會在做地藏王菩薩超度的時候,就照到很多的般若光,好多好多,這些般若光,每一個般若光裡面都有一個壇城,壇城中間都有一個本尊,本尊現出來就會幫你灌頂。每一次照,都是幾百、幾千個般若光,數不清的啦!幾乎都是般若光,圓形的光,一點一點,大點、小點,有的非常亮,有的比較黯淡。非常亮的,就是大菩薩;黯淡一點的是小菩薩;再陰暗一點的,就屬於精靈,精靈也有般若光,我知道,我跟大家講。
  
這裡有一個笑話,有一個蚯蚓的家庭,這一天,大家都覺得很無聊,小蚯蚓就將自己切成兩段,這兩段就去打羽毛球。蚯蚓的媽媽覺的這個方法不錯,就將自己切成四段,切成四段做甚麼?打麻將。蚯蚓爸爸想了想,就將自己切成肉碎。蚯蚓的媽媽就哭了:「你怎麼這麼傻?切得這麼碎會死掉的。」蚯蚓的爸爸就講,因為他想要踢足球。其實,要踢足球的話,要切成幾塊就可以了?二十二個?那真的是變成肉碎了,沒辦法。我們的般若光不是這樣的,雖然會重疊在一起,但是有的亮,有的暗,有的大,有的小,一大堆。按照佛法裡面講,《維摩詰經》裡講,法座從虛空中來,但是維摩詰居士所住的地方是很窮困的,不是很富有的,祂的房間很小,只有幾坪大。祂躺在那裡,散花天女也在那裡。但是,祂可以讓好幾千個法座進入到祂的房間裡面,每一個法座,其實都是很大的法座,都會變得很小,然後擠進祂的房間裡,而且房間也不會滿,這就是佛法。佛法就是從「一」變成「多」,「多」也可以變成「一」,這才是佛法。佛法,有時候是這樣,一個本尊可以變成幾千個本尊出來,像文殊師利菩薩一樣,天上有文殊師利菩薩,地上有文殊師利菩薩,六道都有文殊師利菩薩,二十八天全部都有文殊師利菩薩。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所以,不要以為你修了四臂觀音的本尊法,這個人也修了四臂觀音的本尊法,那個人也修了四臂觀音的本尊法,你們都看到四臂觀音的本尊,覺得很奇怪,你看到了,我看到了,他看到了,難道四臂觀音有很多尊嗎?是,沒有錯,祂們可以「一」變化成「多」,「多」也可以變化成「一」,這也是「大圓滿法」當中的一項。當你看到明點光的時候,你的這個明點光可以變成很多的明點光,你要將它變成很多的明點光,眼睛好像是重疊,像是看月亮,你看到的是一個月亮,有些人散光,看到的是兩個月亮,有的人看到的是四個月亮,喝醉的時候,滿天都是月亮。當你修成的時候,你不只看到一個月亮,月亮出現的時候,滿天虛空全部都是月亮,這就是你成就的時候。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