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2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2-12-22 《蓮生法王開示》信受盧師尊 保證修法成功


2012-12-22 《蓮生法王開示》信受盧師尊 保證修法成功
信受盧師尊 保證修法成功


<2012年12月22日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台灣雷藏寺週六長壽如來護摩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喜金剛講義──大樂中的空性》第三十三章:「修法障礙的掃除」,第三十四章:「保證修法成功」。
  
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長壽如來」。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有中研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南投縣稅務局彭貴源局長,師尊大學同學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朱金水先生是我們那一班第一名畢業的,我不是第一名,朱金水先生是我的同學,他是第一名畢業的;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以後,邰智源先生應該帶他「瘋神無雙」的另一半許效舜先生來這裡;華光功德會理事長吳冠德先生、香華雷藏寺所屬大湖里里長紀國華先生、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六祖壇經》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節目製作人蓮悅上師及主持人林佩君師姐、 馬來西亞紅歌星黃得偉先生、my sister盧勝美女士and her husband、盧幗英女士 and her husband。另外還有今天唱歌唱得很好的,「台馬青年生活營」的團員,謝謝你們,你們唱的歌非常好(全體團員起立高喊:師尊好), selamat bentar(馬來文:下午好),大家午安,大家好。
  
馬來西亞是講selamat bentar(馬來文:下午好),很好記,就是「死了嗎?」有一次,我去馬來西亞跟印尼,剛好碰到我的生日,他們唱生日歌,就一直唱:「selamat(死了嗎?)selamat(死了嗎?)selamat(死了嗎?) selamat(死了嗎?)害得我差點死去(師笑、眾笑)。不過,馬來語的selamat是祝賀的意思。祝賀生日,叫人家「死了嗎?」不錯,語言的笑話是很多的。
  
我們今天修長壽佛的護摩。剛剛長壽佛有灌頂祂的長壽甘露水,從我頂上澆下去。所以,我暫時不會死。長壽佛本來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我們唸佛是唸「南摩阿彌陀佛」,道家是唸「無量壽佛」,其實祂是無量壽跟無量光,綜合起來祂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本身的變化是長壽如來,長壽如來是祂的一個變化。長壽如來有祂的手印,跟彌陀定印是一樣的,也有祂的咒語,還有祂的觀想。長壽如來是紅色的,阿彌陀佛在西方也是紅色的,一樣是紅色的。你們修長壽佛法時,特別觀想祂的手上有一個長壽甘露水瓶,要觀想長壽佛住你的頂,然後甘露瓶的水一滴一滴灌入你的身中,讓你身體所有的業障,甚至死兆,變成黑色的水從你的毛細孔流出去。觀想完了,你要唸長壽佛的咒。在觀想的同時,要結長壽佛的手印,這是長壽佛的修持法。我們修長壽佛法,最主要的要觀想祂住頂,甘露瓶中的長壽水,由你的中脈一直流下來到三脈七輪,甚至於微小的輪脈,充滿全身,讓全身黑色的水流出去,你就可以得到長壽。今天長壽如來住我的頂,然後以甘露水入我的身中,黑色的水流了出去。所以,不敢講長壽無虞,總之師尊可以延壽。(眾熱烈鼓掌)也祝福大家,今天到這裡來參加法會的所有人、網路上的人、真佛宗的弟子,都能夠健康長壽。
  
密教裡的祝福,當碰到一位修密教的同門,最後都會講「札西爹咧(如意吉祥)」,又會講「祝你健康,祝你長壽」,這些是基本上的問候。一般人的身體是有壽命的,不論長或短或者是夭折,都會有這種現象,在密教裡面,稱之為死兆,死亡的現象會出現。這時候如果有死兆出現,你就要修長壽佛法,這一點很重要。

告訴大家甚麼是死兆,你覺得你的身體跟你的心都沒有力量,身心無力,台灣話叫做四肢無力,手也沒有力,腳也沒有力,全身也沒有力,非常的疲憊,這不是修行人的身體。因為修行人修氣,瑜伽士修氣,你的氣是灌得滿滿的,你身體的氣是滿滿的,你是會有活力的,就像球一樣,一拍就彈得很高。氣一洩掉,身心就都沒力了,這表示修氣沒有成功,或者被鬼神盜氣。被鬼神盜氣,你就會身心無力,早上起來,明明睡得很久很熟,起來就頭昏眼花,全身無力。晚上做甚麼事了?一定是被鬼神盜氣,這是常有的事。所以早上起來,精神應該是最好的,這才是行者瑜伽士的現象。如果早上起來覺得全身無力,無精打采,這就是你自己的身心有問題,這是死亡的應兆,一個兆出來。另外,你的夢不吉祥,你夢見你的心被挖出來,或者是被砍頭了,頭斷了,手足都被砍斷了,這是死兆的夢。頭沒有了,手腳沒有了,心被挖了,這是死兆的夢,必須要修長壽佛法。還有第三,你對人間非常的厭惡,覺得沒希望了,憂鬱症,這也是死兆的現象。憂鬱症嚴重一點的,會讓你爬爬爬爬得很高,站在那裡,望著人間,然後就跳下去。你會對人間非常的厭惡,就是死兆的現象。
  
師尊對人間還是蠻歡喜的,充滿了歡喜心,還是沒有死兆的現象。如果你對人間的一切都失望了,對人都失望了,對所有的人全部都失望了,不相信任何一個人,而且好像自己前途茫茫,也沒有金錢的前途,也沒有正事的前途,好像一切都沒有了,這也不好。厭惡人間,也是一種死亡的徵兆。

第五個,你有疾病了,有病了,而且這個病是沒有辦法治的病,這也是死兆的現象。根本上師、本尊跟護法,若隱若現,有的時候讓你看得模模糊糊的,或者是根本完全將你拋棄,這是死兆的現象。師尊還沒有,每一次師尊拿盤子起來供養,上師、本尊跟護法都有到,可見還沒有死到臨頭。第六個,你到哪裡心都不安,你睡著也不安,在家裡也不安,出門也不安,到哪一個地方你的心都慌慌不安的。對修行人來說,這也是死兆的現象。一個瑜伽士,走到哪裡心都是安定的,氣定神閒,非常的淡定,聽到甚麼都可以,看到甚麼都可以,接觸到甚麼都可以,不管好的壞的,惡的善的,都可以。因為這是人間的現象。瑜伽士的心是寬坦無礙,沒有障礙,你的心非常的平靜,不喜歡的人在你的面前,你當然不能表現不喜歡他,也一樣是以平常心看待他。但是,對你非常好的人,到了你面前,也是一樣以平常心看待他。你的心是定的,他是定心,心定,一切都不要緊,無所謂。我是保持著這個心的,始終是安定的,所以不會坐立不安,坐在那裡就是很淡定,一切都很好,不管發生甚麼事情,天大的事情、小的事情、善的事情、惡的事情、令你歡喜的事情、煩惱的事情,都是很平靜的用你的心去對待,這就是一切都能夠安。如果你坐立不安,這不是修行人的現象。修行人的心理是非常平靜的,口也不會出惡言,人家可以惡言罵你,我們就淡然處之,也不要緊。
  
我是從來沒有看網路,第一,跟大家老實講,I don’t know computer, I don’t have computer(我不懂電腦,我也沒有電腦)I never我從來就沒有computer(電腦),never have computer(從來沒有電腦)。師母告訴我:「你是在虛空中飄浮的,沒有computer (電腦)的email(電子信箱),就是沒有住址。你沒有資格將真佛護法園地的文章接到我的computer網路上。」我沒有網路,我也沒有部落格,如果有網路,有部落格的,大家就將「真佛護法園地」的文章連接到你的部落格,就會有更多的人看,這是非常好的。所以I am sorry,人家罵了我那麼多,我很坦白地跟大家講一句話,非常真實的講一句話,我從來沒有看過一篇毀謗我的文章,從來沒有。因為我沒有電腦,我也不會上網。那麼消息是怎麼一回事?是慧君上師都會來跟我講甚麼甚麼東西的,「這樣子喔!妳不要告訴我,妳不用告訴我。」有時候誰告訴我甚麼,我說:「你也不用告訴我。我不聽這個的。」我保持著眼睛不看,耳朵不聽,嘴巴也不講。你知道有三隻猴子是這樣的嗎?一個是掩著眼睛,一個是掩著耳朵,一個是掩著嘴,嘴不要講,眼睛不看,耳朵不聽,這是標準的修行瑜伽士。唯有修行,是他最主要的人生目標;往生佛國,即身成佛是他最主要的目標。所以,不看、不聽、不講。所以,有時候,有同門看到我,就會「欸?欸?欸?」好像我有甚麼問題。我說:「有甚麼問題嗎?」「你最近過得好嗎?」「It’s okay. Very good, very nice, very perfect.非常好啊!有甚麼問題的?」他們就是看網路的,然後看到我就覺得「師尊啊!你最好活得更自在一點。」我說:「我有不自在嗎?我很自在啊!我啊!爽的很啊!」人生快樂的很,何必去憂愁呢?沒有甚麼好憂愁的。我的人就是這樣,隨遇而安,我的人生哲學──隨遇而安,碰到甚麼,我都是安啦!安啦!沒甚麼事。就是「死了嗎」,我也沒事。甚麼事都可以,這是修行人本身的氣度,本身的修養,甚麼都可以。
  
想想釋迦牟尼佛的人生也是蠻可憐的,佛陀一生當中也是「惡名流佈」,阿難尊者跟祂講:「佛啊!我們搬家吧!因為這裡太多人毀謗了,我們搬家吧!」佛說:「搬到哪裡還不是一樣?」欸?釋迦牟尼佛講的是現代耶!祂早就知道有computer(電腦),早就知道有世界網路,你搬到哪裡啊?你以為你搬到蒙古,人家就不認得你啊?跑到蒙古,網路上一點,人家就知道你是誰了;你跑到青海,人家一按電腦,也知道你啊!好吧!那麼到美國,跑到Spokane,華盛頓州最東方的一個city(城市),離西雅圖要開六小時的車程,「在那裡,應該沒有人知道我了。」人家一按,相片不是你嗎?還有英文版的,他們都懂耶!看了半天,「唉!原來你就是Sheng-yen Lu(盧勝彥)。」佛陀也一樣,祂也是惡名流佈,祂有多少難,很多大難,還有很多災難,也有女難,還有很多的毀謗,在佛陀時代,六師外道的毀謗永遠沒有停止過。戰遮少女跟孫陀利兩個女生的毀謗永遠存在。祂的弟子反叛,提婆達多帶走五百羅漢,將五百出家比丘帶走。所謂五百,在佛經裡面講的五百就是無數的意思,他帶走很多佛陀的弟子離開。提婆達多稱為調達師,帶走五百羅漢,所有僧團裡的三分之二啊!佛也是安心自在。佛的一生很苦的。我盧勝彥算老幾,small potato chip(小人物),it’s easy, it’s small potato chip(放輕鬆啦!小人物而已)很小很小的,不算甚麼,佛陀才辛苦。所以不要以為我們的困難很多,其實都是很小的。真正的,你要學佛,你就是要長壽自在,修持成就,可以即身成佛,可以往生淨土,其他的全部是garbage、垃圾。既然是垃圾,你還老是看著垃圾幹甚麼?不用看垃圾,倒了就是,今天的垃圾今天就倒掉,在你的心中,全沒有垃圾,這樣你就可以長壽了,也不要煩惱甚麼。
  
講一個笑話吧!高中時候,有一個同學因為當兵是空軍,去考飛行員要脫光檢查的,結果是不合格。體檢的醫官講:「你那兩個蛋蛋不一樣大。」這個人馬上反駁:「這玩意兒還影響飛機的平衡嗎?」其實,真正的,所有的男生,你自己看一看你自己的,一個大,一個小,一個高,一個低,高跟低主要是不讓它相撞,兩個不一樣大也是正常啊!所以,體檢的醫官吹毛求疵,這是很小的事情,將它當垃圾。2013年還沒有到,對了,要跟大家講一句「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聖誕快樂!新年快樂!)(眾鼓掌)不要計較,真的,當不當飛官,無所謂的,因為當了飛官,也許你就開那一架軍機,每一年都會掉下來。  

所以,都是垃圾啊!很多事情都是小事情,不要太認真。修行人碰到任何事,都當作是小事,不要認真,不要煩惱。我講過,就算是盧勝彥進了監牢,I am so happy, because every day I can meditate. Every day, in my small house, I do push-up. Every day, I have food. (我會很快樂,因為我每一天都可以禪定,每一天,在那小房間裡,我可做伏地挺身,而且,每一天,都有飯吃)早餐、午餐、晚餐,甚至宵夜,從來沒有減少過,也不會餓死你。在裡面,你可以好好休息,工作的時候工作,修行的時候修行,正好閉關。你知道嘛!修大圓滿法的時候,當你的氣通了,你要學到離戲的時候,你就必須要閉關。大手印法,到了離戲瑜伽,就需要閉關,需住山閉關。年紀大的時候,正好在那裡,好好的閉關修行,到時候,一道虹光,衝出監牢,上升到無窮盡的世界,與自己的光明互相融合。你看,多麼自在,而且是坐定而死,丁丁,多好啊!你知道嗎?正好修行,何樂而不為?真是太好了。甚麼事情,在我來講,都不是事情。你們就去做你們的事,我做我的事。
  
我們要發菩提心,師尊在說法也是發菩提心度眾生。這裡有一個笑話,我們要做善事,兒子對爸爸講:「爸爸,外面有一個老婆婆,很可憐,她一直在外面慘叫。」他問爸爸說:「你可以給我兩塊錢嗎?我想給那個老人。」爸爸說:「乖孩子,從小你就懂得同情可憐的老人,值得表揚,我給你五塊錢。」爸爸又講:「對了,那位老婆婆是怎麼叫的?」兒子講:「她在賣雪糕,一個兩塊錢。」這是做善事啊!因為同情老人啊!對不對?我們要發菩提心做善事。
  
我今天再講《喜金剛》第三十四章:「保證修法成功」。「我常常對弟子們說:『你們當信受我說的,保證修法成功,你們一定能夠成就,一定能夠成佛。』我說,我的傳承,來自於金剛持佛,就是本初佛;來自於五方佛,我的灌頂的法流,從古佛(原始佛),而至於我,我灌頂大家,這就是灌頂的法流永遠不斷竭。」永遠沒有斷掉。我從出生,到修行,到現在,當年在玉皇宮的時候,嘰哦桑(林千代師姑),就是青衣夫人,她對我說,也可以講是對我的家人講:「かち(音「卡子」)是佛骨。」這是我的名字,我的Japanese name(日本名字),也就是かちぃこ(勝彥)。佛骨是佛的骨頭,佛的骨,嘰哦桑就講祂是佛來的。瑤池金母也跟我講:「你本身就是蓮花童子,就是再來人,你就是活佛。」當然,這證明在藏密來講是不算的,藏密必需要有一個喇嘛上師死了,他再轉世,再認證這個人是哪個喇嘛的轉世,所以才叫活佛。那是他們的活佛。我是我的活佛,(眾鼓掌)兩者之間沒關係。那是西藏人,而我是台灣人,兩個是沒關係。西藏同胞差不多是四、五百萬人,我記得那時候是這樣,現在剩多少我是不知道。但是我度的眾也有五百萬,達賴喇嘛所領導的也不過是數百萬人,我不敢講人數,到底有幾萬個藏胞,(好像是兩百多萬人)只有兩百多萬?才兩百多萬人,而我有五百萬弟子。所以,我是台灣的活佛,不要拿我跟西藏活佛比啊!如果說藏胞只有兩百萬,我這個活佛至少有五百萬的弟子。這樣誰贏?我贏。
  
蓮哲上師,我們來弄一個獎,叫做「新諾貝爾獎」,蓮哲上師頒獎給我,我就是新諾貝爾獎的得獎人。對不對?我們也可以取的名叫做新諾貝爾獎。但是,不要用他的「諾貝爾」,我們用新,貝爾是熊(bear)啊!我常去貝爾齒科看牙齒,許醫師幫我弄牙齒,既然貝爾是熊,我們就改成新諾熊獎。甚麼獎都是人創造的,你給我一張證書,我將它裱起來,貼在我家裡,我是新諾貝爾獎的得主。另外,蓮哲上師也給我獎金,如果說獎金是一百萬美金,算甚麼?對不對?蓮哲都可以給我四百萬獎金。自然來也,要給你獎金,自然會產生出來。因為我們有寶瓶,寶瓶一倒,永遠不會停止的,它一直在流,獎金一直跑出來,用不完的啦!師尊已經用不完的。所以,我說你們當信受我說的,保證修法成功,你們一定能夠成就,一定能夠成佛。我的傳承直接從蓮花童子來,蓮花童子從哪裡來?從阿彌陀佛來,阿彌陀佛從哪裡來?從佛眼佛母來,佛眼佛母從哪裡來?從大日如來來,大日如來代表五佛,大日如來從哪裡來?從本初佛來,這不是活佛,是甚麼?
  
我每一天都受灌頂,大家都以為師尊只有灌頂別人,祂從來不受灌頂。不對!我以前就受我師父種種的灌頂,我一定受過灌頂。另外,諸佛菩薩給我無形中的灌頂,無數無數,蓮華生給我的灌頂,包括寂靜百尊跟憤怒百尊,這就有兩百尊的灌頂,不是開玩笑的,單單是蓮師就有這些灌頂。祂將祂的伏藏放在我的腦海裏面,我能夠記憶起所有一切大圓滿九次第法,我知道「徹切」,也知道「脫葛」,「徹切」就是立斷,「脫葛」就頓超,馬上就超越。徹切跟脫葛,立斷跟頓超,是最高的大法,是寧瑪派最高的大圓滿九次第法。這我早就知道了,寫在很早期的書裡面,那是蓮華生大士給我的伏藏,放在我的腦海裡,我天天受法流灌頂。真的,我只要一凝固,法流就灌頂了;只要一定心,法流就灌頂。所以,從我的灌頂,佛菩薩灌頂我,然後我灌頂大家,你們就得到原始佛的灌頂。「每一回,我一入定,法流就充滿全身,這就是我的自性灌頂。」你自己本來佛性的灌頂,禪的最高境界,你能夠解脫就是靠這個,自性佛顯現,你就直接成佛,不用依靠任何一個人。將來你受灌頂,你的自性佛顯現,修行中自性佛顯現,自己就直接可以成佛,大家都是平等的,並沒有甚麼分別,完全平等沒有分別,就算是一些毀謗你的人,或者是持不同意見的人,或者是怎麼樣,只要他能夠修到自性佛顯現,一樣的,祂也可以成佛,也是自性佛。

所以我從來不看。你們以為是外道的,是惡人,是毀謗分子,是異議分子,同樣都有自性佛在裡面,我們一樣稱他為兄弟。五湖四海皆兄弟,五百年前是一家,中國人講的,當一個真正的瑜伽士修到這樣的時候,都看成自己人,沒有別人,都看成自己。但是你們剛剛開始修的時候,不能像我,將惡人拉來說:「我們是兄弟。」他打你啊!你就死了。像我修到這樣,我一看,都是兄弟,都是自己,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有甚麼好爭的?師尊是這樣的心理。但是你們不同,在你還沒修到師尊那種平等無差別的境界,你們還是要有分別,因為懂得分別就是智慧,你們要有智慧分別修。所以,密教剛開始修的時候,除非你修到師尊這種境界,才可以講大家都是一家人,大家都是自己,自他沒有分別。當你開始修的時候,為了不受汙染,必須要有分別,當你修到最高境界的時候,才知道完全是沒有分別。人家都在分別你,你也應該分別人家,剛開始是這樣。「我無內外,無中間,宇宙上下十方遍滿,我得的是喜金剛的初灌、密灌、慧灌、密密灌,我即四灌頂的法流。」這樣了解嗎?
  
爸爸說:「成績單拿來看看。」小強磨菇了半天,才將成績單拿去,爸爸一看,地理58分,歷史57分,政治59分,問他:「你上的是甚麼課?」小強講:「老師出的考題太偏、太難。」爸爸講:「偏在哪裡?難在哪裡?」小強講:「地理考的是我沒去過的地方。歷史考的是我出生前的事,我怎麼會知道?政治方面,我又沒有參加選舉,我怎麼會知道?」學生畢竟還是有分別的。但是師尊沒有分別,就是這個笑話了。
  
「依照四灌頂的法流,當然清淨了十地菩薩,更能至十三地而成佛,得究竟覺。證得解脫菩提,完全圓滿灌頂道。」其實,到最後的灌頂,是自己灌頂自己,最後的皈依是自己皈依自己,因為自性佛顯現,原來都是自己的變化,根本就是自己的變化,只有開悟的人才知道。「你們祈求根本上師的加持,不是當時的加持就『有』,明天沒加持就『沒有』。」不是的,我加持你了以後,你經常觀想自己的根本上師住頂,修根本上師的法,就已經是明天也受了加持,後天也受了加持,你每天修法,天天加持。
  
這個笑話太曲折了。一名年輕的實習醫師向主治醫師請教:「為什麼你在診斷的時候,總忘不了問病人:你用餐經常吃甚麼?」主治醫師微笑回答:「根據病人的食譜,就知道能夠向他收多少醫療費。」有錢的人吃甚麼,沒有錢的人吃甚麼,這樣就知道了,這就是一個道理,一個因果,一個淵源。你知一,就可以知道一切,這個人有沒有錢,從他吃的東西,你就可以判斷,這很重要的。有時候,知一就等於知道一萬,道理是一樣的。,我們要有智慧。

你今天看了這一篇,第三十四章:「保證修法成功」,一定是會成功的,我這樣講,你就知道了。「你們要永遠記得,加持是永遠不會消失的,當每一回修法的時候,一定要祈求根本上師加持,正如同我每一回都禱告我的上師加持是一樣。」我也是經常祈求上師為我加持,祈求我的上師為我灌頂,每一次我說法,哪一次我沒有先頂禮我自己的所有上師?我一定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一定要先敬禮。度松虔巴就是第一世的噶瑪巴,祂的上師是岡波巴。岡波巴剛剛圓寂的時候,有一天岡波巴出現讓度松虔巴看,整整一天,陪著度松虔巴一起。祂知道自己的根本上師根本沒有死,行者就要有這種體會。你的根本上師,有一天,祂的肉身不在了,但是祂永遠住在你的頭頂上,或者在你的身邊,永遠跟你在一起。上師岡波巴和第一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度松虔巴,經常是兩個人在一起,而且度松虔巴,只要很虔誠地祈求上師指導祂,祂的上師岡波巴就會很快出現,跟祂講解祂所不知道、不明白的法義,都會跟祂解釋。當你們修行到這種境界的時候,你就是上師相應了,當師尊的肉身拋棄了,你仍然可以見到你自己的根本上師。所以,「我們要永遠記得,加持是永遠不會消失的,灌頂是永遠不會消失的,當每一回修法的時候,一定要祈求根本上師加持,正如同我每一回都禱告我的上師加持是一樣的。」
  
這笑話好像有點不相關,不過,講講也好。熊貓深愛著小鹿,表達了愛意卻遭到拒絕。熊貓就大吼:「這一切都是為了甚麼?」小鹿膽怯地講:「我媽說了,戴墨鏡的都是不良少年。」戴墨鏡的都是不良少年,其實也不是啦!其實現在戴墨鏡是一個裝飾,你在偷看別人,人家也不會知道。很多藏人說法的時候,都是戴墨鏡的,主要是習慣吧!因為,像是在喜馬拉雅山,像拉薩,像藏地,地勢都是很高的,太陽很大,而且雪會反射很多的光。所以他們要戴墨鏡,他們習慣了。所以不能怪他們戴墨鏡。師尊很少戴眼鏡,我沒有做過雷射,大家不要誤會喔!我活到近七十了,很小的字我都看得到的。昨天大家有吃湯圓沒有?(有)有啊?你們多一歲了,我沒有吃,我少一歲,我還很年輕。以後,如果,我七十二歲的時候,你們要跟我講我是二十七歲。
  
今天,我們最好的弟子,就是那個整形美容醫師──鄭森隆醫師,他今天沒有來。太好了,我跟大家講一個祕密,我將來要去韓國一趟,回來後你們就知道我到底有多年輕。師尊的外相縱然老了,但是我的心還是很年輕的。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