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2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2-11-10 《蓮生法王開示》幻身的大用


2012-11-10 《蓮生法王開示》幻身的大用
幻身的大用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2年11月10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蓮花童子本尊法法語開示精要>


《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講義》第三十一章:「幻身的大用」。
  
我們首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主尊「蓮花童子」。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首先,很謝謝大家,在西雅圖一起的這一段日子,畢竟在這裡我也住了很多年。剛開始建西雅圖雷藏寺的時候也是備極辛苦。住在西雅圖,所有住持、理事,還有彩虹山莊的,還有所有的同門,所有弟子都很熱誠。住在這邊,一點煩惱都沒有,看的就是山、水、清新的空氣。還有在食的方面,非常謝謝西雅圖雷藏寺大飯店所煮的菜,我覺得比一切的飯店都好。(眾鼓掌)師尊回到西雅圖,送衣服的、送龍袍的,送珍貴東西的也有很多,衣服疊起來都有人那麼高,龍袍都有人那麼高,住的也很舒適,一切都非常的好。這裡是你們好好修行,好好生活,好好地看天、看地、看水、看山、看樹最好的地方。我個人感覺,這裡像一個天;回到台灣就像一個地。這裡像一個清淨的city(城市),而台灣是風塵僕僕、一個比較有紅塵的地方。不過,畢竟我也是在台灣土生土長,住在台灣有三十八年的時光,我自己的妹妹都是在台灣,所以對台灣也有一份戀情,對西雅圖也有同樣的一份戀情。
  
我常常講,有時候人在台灣,心留在西雅圖;我也常常講,其實這一段話也是多餘的。因為人生不是生離就是死別,但是人總是有感情的。師尊喜歡同門,都是出自於真心的,(眾鼓掌)不管是過去的同門、現在的同門、未來的同門,都是一律平等,在師尊的心中,沒有一個恨字,沒有的,從來就沒有的。不管你是怎麼樣的,師尊從來不會恨你,也不會傷害你,不會的。我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因為在佛法裡面,都是平等沒有差別,我希望所有同門都要記住這句話。

師尊的心太軟,心沒有辦法硬起來,師尊的心始終都是很軟的。其實我不應該在這樣的場合裏面這樣。但是沒有辦法,我已經很久沒有哭了,很久很久。但是在今天,因為這是last talk in Seattle,就是今年的最後一次在這裡上法座說法開示。本來是不想講甚麼生離死別這些話的,剛剛聽了台灣來的蓮歐上師和西雅圖的德輝上師他們這樣講,心中難免有一點感觸。畢竟台灣跟西雅圖都是我住的最久的地方,都有感情的,都有情義的,要離開了,難免都會有一點傷感。謝謝西雅圖這邊的同門,也謝謝從美國、加拿大來西雅圖的同門,謝謝他們。回台灣當然在弘法度眾上,對台灣、東南亞一帶的弟子接觸會比較多一點,美國方面會比較少一點。雖然對美、歐、加拿大等甚至西方國家是比較遠一點,但是心還是在一起的,只要這樣就好了。今天自己也變得很軟弱,實在是不應該這樣的,因為一個開悟的人,是將世間一切的東西都放下的,對於人間或者是天上界,或者是佛國淨土,對於生死,都是看破的,但是對於那種感情也是難免。

有時候想想,當佛陀在離開人間涅槃的時候,祂的弟子圍在祂的旁邊哭泣。以前我開悟的時候,也覺得這是不應該,因為佛是無所不在的,而且祂的涅槃不等於是死,祂根本沒有來也沒有去,應該要想的開。像六祖惠能走了,祂旁邊所有的弟子也是一直在哭泣,只有一個沒有哭泣。六祖臨走的時候就對這個人講:「你才是真正能夠去實踐開悟的人。」一個真正能夠實踐開悟的人不是沒有感情,只是他也將感情看開了、看透了。事實上一個真正的大覺尊者,是沒有煩惱的,感情是藏在裡面的,還是有的,因為是人。所以當初我自己也覺得六祖走了,祂所有的門生大部分都是很痛苦的,我認為是不對的,應該不要掉眼淚,不要哭泣,這才是正確的。但是今天,我也是一樣,也是在掉淚,也是在哭泣,畢竟是人,人都有感情的。總之,我想表達的就是,一個開悟的人,對於世間早就看透了,甚至對於天界也看透,對於佛國淨土也看透,因為祂可以看到整個宇宙的真理,所以一切生離死別,本來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希望大家都是很快樂的過日子,健康的過日子,幸福的過日子,祝福西雅圖雷藏寺,祝福彩虹雷藏寺,祝福所有在西雅圖親近的人,我心中充滿聚散兩依依,都是不捨的。
  
我們繼續再講《喜金剛》好了。「盧勝彥並沒有說謊,而是在喜金剛的修持之中,已從自性之中明明白白的明現本尊,」我的心中有本尊,也是很清楚,本尊從來沒有離開我,上師從來沒有離開我,我的護法從來沒有離開我。「這明顯的本尊跟你融合在一起,過了一陣子以後,祂就會變成你的幻身,也就是你自己另外的一個化身,這就是幻身。」就是幻化的大用。有時候幻身不只有一個,道家的《慧命經》裡面有所謂的身外化身,你自己的身體另外再變化出一個身體,甚至變出很多很多的化身,化身是另外的一個你。這個你不只一個,而是有很多很多個。在佛法裡面也是一樣,我們常常唱的「清淨法身佛」,裡面有千百億化身,觀世音菩薩也有千百億化身,像我們唸佛「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這些同名同號全部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觀世音也是一樣,祂們本身都化身很多的佛,千百億化身的。這些千百億化身的就是幻身,就是我們現在所講的幻身。在你相應的時候,本尊就住在你的身體,住在你的body裡面,沒有離開過你;佛性也是一樣,沒有離開過你。當你用你的心跟你的氣結合在一起的時候,那就是另外的一個你,可以出神,可以到任何一個地方,而且不只一個。將來在喜金剛裡面也會提到,中脈裡面,每一個裡面都有最細身,一尊一尊很小的,完全跟你在裡面密合的。祂的意念跟你一樣的,你的意念就是祂的意念,祂的意念就是你的意念,那是意、心跟氣互相結合的。世俗人沒有辦法修練成為幻身,他修煉出來的只是他本來的靈魂,而且還是帶著業障的,在底下有講到。
  
修煉出來的幻身,是不一樣的,跟靈魂是不同的,「幻身本身是很堅固的,祂不會壞的,而且幻身本身有很大的力量,幻身是慈悲的,幻身也是智慧的。」「這種幻身不是肉體的下劣身」,我們的肉體是暫時的組合,是空的,託一個假名,好比是盧勝彥,就是這個身體,我是baby(嬰兒)時候的盧勝彥,跟現在將近七十歲的盧勝彥,跟三十幾歲的盧勝彥統統是不同的,一直在改變,都是無常。佛法講過,諸行無常,根本沒有所謂的常態,你這個身體根本沒有所謂的常態,因為你不是永遠的都是這個身體。你看baby的你,那時候的相貌,跟你讀書時候的相貌,跟你年輕時候的相貌,跟你壯年時候的相貌,跟你老年時候的相貌,完全不同。加州洛杉磯大嬸婆,在四十年前她也是美女;現在坐在後排的,白髮蒼蒼的,男的都是俊男,女的都是美女,相貌是會變的,諸行無常就是佛法所講的一個真理。
  
剛剛哭,現在要笑了,人生不是哭就是笑。這就是人啊!有一個笑話,講過去跟現在的,有一個女孩子去買金魚,她抱著魚缸,發現自己繫的鞋帶開了,她喊她的男朋友:「你過來,幫我繫鞋帶。」男朋友蹲下來,幫她好好地繫鞋帶。金魚店的老闆娘看到女孩的她男朋友很熟練地蹲下來幫她繫鞋帶,感慨的對她講:「想當年,我老公也幫我繫了一次鞋帶,讓我感動得要命,我就答應他了。結果到現在,老娘走在路上,就算褲子掉了他都不會管。」人生就是這樣,都會變的。年輕的時候是甚麼樣,年紀大又是甚麼樣,年紀小是甚麼樣,不同的,每一天都在變化。
  
我們學佛的人,佛性本身是不變的,也就是他的幻身本身,第一個幻身出現的時候,是堅固不壞,有力量而且是慈悲跟有智慧的。「這種幻身不是肉體的下劣身。」因為肉體一定會改變的,沒有人是不會變的。有時候人家讚美你,說:「喔!你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問題是「還是」這兩個字,就表示不年輕,雖然是讚美的話,其實講的也是事實。
  
這幻身「也不是中陰身的下劣身。」甚麼是中陰身的下劣身?靈魂就叫做中陰。修行人出來的幻身不是靈魂,所以跟靈魂不同,靈魂是屬於下劣身,帶有業障。業有所謂的善業跟惡業,全部帶在身上,所以屬於下劣身。而真正的幻身是光明燦爛的,不是陰暗的那種靈魂。你出去的身是自主的,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幻身,你要到哪裡就到哪裡。靈魂也可以,靈魂在變成中陰的時候也一樣,可以到處去,一個念頭就可以到。但是真正修成的幻身是光明燦爛的;靈魂是陰暗的,還是下劣身。「你修成的幻身是自主的,自己可以很自由自在的,是自由的,而且可以變化的,有很大的力量,還有很大的作用。」人死的時候,如果是一般的人死了,一般的靈魂,是拿不動金剛杵的,祂提不起來,祂用手去拿就穿過去了,摸桌子就穿到底下,摸牆壁可以穿壁走。如果是幻身的話,是有大作用的,祂可以拿起金剛杵,可以拿起金剛鈴,幻身是可以有作為的,就是有作用的。你修成的幻身,是有作用的,而不是不能自主的。
  
有很多人跟我講:「師尊啊!你成就的幻身可以講很多種語言。」沒有錯,很多人在夢中,可以聽到師尊講各種語言,師尊可以講廣東話,也可以講潮州話,也可以講台山話,也可以講英文、法文、德文,各種語言幻身都會,但是肉身就不會。因為成就幻身就有大用,祂可以接通任何一個神,等於神用,用神神用,神通完全可以在幻身顯現出來。祂可以變化,懂得各國的語言,可以到你的夢中。「欸?師尊本來是不會講英文,祂居然在夢中跟我講英文。」師尊本來不會講法文的,我只懂一句 merci bonjour(謝謝),用台語聽來比較不好聽,如果是法國的弟子,師尊在他的夢中顯現就講法文,幻身就有這種作用。「幻身會講很多種的語言,向好幾百種的眾生說法。」這就是幻身的作用。
  
「幻身可以離開下劣身」,一般的靈魂是不可以的,人沒有死,靈魂是不可以離開的,一離開人就死,這個人就死了。但是「幻身不受下劣身的約束,下劣身的眼耳鼻舌身意不影響幻身,這就是『離繫的功德』。」本來人的靈魂出去的時候,是有一個銀帶接著的,收回來就是銀帶一收,靈魂就回到你的身體。銀帶一斷掉,就變成另一個靈魂離開了,不能再回到下劣身,這個人就死了。幻身不一樣,幻身是可以離開你的肉身到任何一個地方去,而且祂又會自動回來。如果你有很多幻身的話,一個晚上一百個幻身可以向一百個人說法,千百億幻身向千百億的人說法。雖然我今天講的幻身很像靈魂,但是祂不是靈魂,祂是修行修出來的。
  
有一個笑話,有一個人去買防彈背心,他問:「你這防彈背心有沒有保險?」賣的人講:「我賣出去那麼多,從來沒有人退回來。」買的人說:「如果我穿上它,子彈穿過了,我死了怎麼辦?」賣的人講:「我保證退錢給你。」這是笑話。我的意思是,只要靈魂出了竅,如果不是你修出來的幻身,你就是死了。你以為已經靈魂出竅到歐洲去玩,到台灣去玩,其實沒有,不過是在你的身體裡面走動,你根本就沒有靈魂出竅。真正的靈魂出竅是有修行的,能夠出陽神、陰神,能夠出去,能夠再回來。那是真有修行的,沒有修行的很難回來,或者是出去,只是在頭頂上轉一下而已。

像是修破瓦法的,規定只要破了瓦,有水流出來,有一個洞,你就不可以再修了,一個月修一次,保持頂竅有一個縫,可以讓你的靈魂出入,而且每一次修法,都要觀想你自己本尊的腳踩住那個洞,讓你的靈魂不要出去。因為破瓦法太激烈了,就會像腦中風一樣,「嘣!」它出去了,你就死了。所以修破瓦法,要記得觀想你的本尊的腳踩住你的頭頂,讓你的靈魂不要出去,只是在這裡衝,一直在衝頂,衝頂,衝頂,到頭蓋骨開了一點,有水流出來,好,你就停止。一個月只能修一次,保持破瓦,不然又封閉起來。

當baby(嬰兒)的時候,還有在跟他的先天聯絡,頭頂上有一個洞,會跳,砰砰砰砰砰,等到他長大了,自動就封閉起來,就變成後天,不是先天了,就不通了。所以在他先天的時候,他還可以看到很多靈魂,很多幻身,他會跟無形講話,baby可以跟無形講話,等頭蓋骨封閉了就沒有了,長大就沒有了。所以小孩子有時候會看到,「欸?那裡有一個人。」家裡人都很怕,「那是鬼,就在那裏啊!」他會指啊!因為那時候它頂竅那裡還沒有封閉,還可以看到,長大就沒有了,長大他就看不見了。「離繫的功德」是幻身離開肉身,就是一個功德了,還會回來。「幻身是可以飛行的,可以穿過大山,可以入大海,可以穿牆透壁,可以納三千大千世界為一芥子,三千大千世界都可以進到幻身裡面。同樣的,一個很小的幻身,可以納三千大千世界,可以身外化身,能以一變多,由多變成一,這些都是沒有障礙的,這就是『異熟的功德』。」幻身成就以後,就有這樣的功德,有「離繫的功德」,有「異熟的功德」。
  
「喜金剛的幻身是從中脈而出生,跟無我母雙跏出現,甚至於在無量淨土都可以雙跏而出現,這種大樂永遠相續而不絕,無漏之樂未曾停止過。這就是『等流俱生的功德』。」「等流俱生」很難解釋。佛有很多的身,一種叫做「受用身」,你供養祂,祂可以歡喜接納;你的高興,祂可以歡喜接納;你的哭泣、你的痛苦,祂也歡喜接納,那種身叫做佛的「受用身」。佛的「等流身」,都是相等的叫做「等流身」,都是一樣的,譬如像文殊師利菩薩跟觀世音菩薩也有等流身,文殊也是很慈悲的,是觀世音菩薩的身;有時候觀世音菩薩也有很大的智慧,就是文殊師利菩薩的身。所以祂可以像阿彌陀佛,底下的就是文殊師利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底下的護法,就是大威德金剛,這三個身就是等流身,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大威德金剛是等流身。像我們唸「嗡嘛呢唄咪吽」,是四臂觀音的咒。為什麼有那麼多的觀音?祂們都是等流身,都是觀世音菩薩,都是等流身。阿彌陀佛也有很多的佛號,像大光佛、無量壽、無量光、淨光佛,都是阿彌陀佛。道家有時候碰面時會講:「無量壽」,也是阿彌陀佛,無量光也是阿彌陀佛,大光也是阿彌陀佛,多光也是阿彌陀佛,淨光也是阿彌陀佛,都是祂的等流身,相等的,沒有甚麼分別。
  
這裡講到先生跟妻子的笑話,先生跟妻子爭吵得非常厲害,妻子提出一個建議:「我有兩個方案,可以結束這一場爭吵。」妻子講:「要嘛!我們都承認我是對的。」丈夫問:「另一個呢?」妻子就講:「要嘛!我們都承認是你錯了。」還是不要跟自己的妻子爭吵,反正都是她對。在佛教裡面有講「婆修婆得,公修公得」,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到時各紛飛。也不會同年同月同日死,不可能的,除非是你們兩個故意的,否則不可能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你們看以前的「桃園三結義」,「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結拜的時候都是這樣講的,其實也不然,最後都不是這樣的,可見都不是等流身。等流身是相等的一個境界,平等無差別的境界,你如果開悟了,你就了解甚麼是等流身。有一個「自性身」,就是你本來原有的,就是自性法身,一個是等流身,再一個是受用身,有好多種身體。
  
「幻身能斷一切的惡趣。」你修成了幻身,就沒有甚麼慾望,沒有七情六慾,這幻身本身是清淨的,能夠斷一切的惡趣,不會造業的,「沒有一切的不淨之因」,沒有所謂乾淨不乾淨,「沒有一切不淨的果」,沒有一切的不淨的因,「根本也一切無所染」,不會去汙染。幻身出去,不會受到汙染。我們人本身是不會受到汙染,幻身不會。「其本質是清淨自性,自性清淨而空明,這就是『無垢的功德』。」沒有汙穢的功德。「幻身是心氣」,就是講你所有的意識,結合了氣。「心本來是真空的」,氣代表神足,可以移動。所以有氣的地方祂都可以去的。「我在喜金剛的修持法中說過,觀中脈之中有喜金剛及無我母,越細小越好。而五主氣會通過於雙身的喜金剛,融入於雙身的喜金剛之中,就會自成幻身,成就飛行的身體。」幻身是心跟氣,就是你所有的意識跟氣結合在一起。
  
這是語言的笑話。剛剛入學的時候,全班每一個同學都要起來自我介紹,一個男同學走上講台:「我叫做尤勇(音同「游泳」),來自北京,我愛下棋。」。下一位是女生,那女生一聽到那同學這樣講,她心裡很不安,自我介紹:「我就叫夏琪(音同「下棋」),我最喜歡的就是游泳。」剛好湊成一對,一個叫尤勇,喜歡下棋;一個叫夏琪,喜歡游泳,全班聽到,全班暈倒。很多事情很巧,很多巧合的地方,所謂無巧不成書,很多巧合的。
  
密教的法裡面,很多很巧合的,巧的事情如果太過了,我們就稱為神通。其實真的有很多很巧合的事情。以前台灣人在台灣出生的,左腳最後一個趾頭的趾甲是分裂的。在別的地方出生的不會。這是甚麼原因呢?這就是巧。像師尊這裡有一條紋,很細、很長的紋,你們的右手拿起來,彎一下,很細,有長的有短的,有的人有,有的人沒有,那也是一個巧合。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身上有特別記號。在台灣出生的,左腳最後一趾的趾甲是分成兩半的,一片大片一片小片。也有很多事情很巧的。像中國大陸有一個村莊,全村人所生的,全部都是雙胞胎。中國大陸一胎化,但是他們每個人都生雙胞胎。還有一個村子,住在這村子裡面的人,全部都是長壽的,每個都活過一百歲以上,八十歲還是小孩子,這就是巧。
  
今天真佛宗的弟子能聚在這裡,就是一個巧字;世界各國的弟子那麼多,全部都是一個巧字。幻身是很巧很巧的,如果是修出來的幻身,絕對是不一樣的,是很巧妙的一個幻身,讓你想不到的,不是一般的靈魂,一般靈魂不能自主。有時候變成靈魂以後,還不知道自己是靈魂,祂去摸女兒的臉,突然之間手就伸進去了,才知道「怎麼會這樣?」跑到自己的家,發覺自己已經死了,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而幻身是不一樣的,幻身出去以後就跟活的人一樣,巧得不得了,這是一個巧字。第三十一章。「幻身的大用」就講完了。
  
今天在這裡是今年在西雅圖跟大家的last talk(說法),我會想念所有在西雅圖的同門。(眾鼓掌)我學了兩句的英文,我常常用,I can’t stop missing you。(我無法停止對你們的思念)。I can’t live without you。(我的生活不能沒有你們)師尊將每一個弟子的心統統放在師尊的心裡面。(眾鼓掌)我也會想到每一個人的臉孔,可以講是everyday,every minute,every second(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師尊對弟子是平等心的大愛,只要你是皈依過的,師尊很護著的;沒有皈依過的,師尊也是護著的,一樣的,是平等的。學佛的人不能說:「喔!你是真佛宗的弟子,我就特別照顧你。」不是的,應該講起來是,你不是弟子,我也應該照顧你,不管是在一起的弟子,或是離開的弟子,或者根本是陌生的人,我們都要施予平等的大愛。(眾鼓掌)我在這裡告誡所有的弟子,你一定要學習:你心中沒有恨,你的心中也沒有怨,你的心中沒有敵人,心中沒有仇,這才是菩薩跟佛的精神。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