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2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2-11-03 《蓮生法王開示》「所依等勻心住」的禪定


2012-11-03 《蓮生法王開示》「所依等勻心住」的禪定
「所依等勻心住」的禪定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2年11月3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蓮華生大士本尊法法語開示精要>


《大樂中的空性──喜金剛講義》第三十章:「喜金剛三禪定」。
  
我們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今天的同修主尊「蓮華生大士」,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另外,今天的貴賓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僑委會海外信用保證基金會董事長薛盛華夫人薛王淑媚女士,莊敬耀醫師。
  
今天是修蓮華生大士本尊法,祂等於是虛空界、也是過去世師尊的上師。在過去世,祂將祂很多修行的心得直接伏藏在師尊的腦海裡。甚麼叫做伏藏呢?伏藏就是將法埋起來,讓後世的人能夠從伏藏裡面得到蓮華生大士的法。在過去世當中,蓮華生大士也將自己修法的心得、心要、口訣藏在盧師尊的腦海裡面。(眾鼓掌)所以我了解Maha Yoga(大瑜伽)、阿努瑜伽(Anu Yoga, 無比瑜伽)、阿底瑜伽(Ati Yoga, 無上瑜伽),這三個就是目前密教蓮華生大士所傳的大圓滿法。那時候,我是偷偷地跟蓮華生大士學的。   蓮華生大士在藏地弘法的時候遭遇很多的挫折,祂也被西藏王赤松德真底下的二十五位臣子驅逐過,也曾經遭受到很多的無數的攻擊跟譭謗。所以在西藏,在尼泊爾,甚至在不丹,都有蓮華生大士修行的巖洞在。蓮華生大士所謂的閉關修行,其實就是在逃難,在避難,每一次閉關修行都是因為有災難,祂就趕快跑去巖洞修行。祂選擇自己修行的地方,有一個很有名的修行地方,祂聚集了祂所有的弟子在一起修行,那就是在青埔。
  
你們看蓮華生大士的修行跟應化史,你就可以知道,蓮華生大士也是很辛苦的。祂是在一朵蓮花當中出生,沒有父親沒有母親的,所以祂本身也是蓮花童子,因此祂才叫做蓮華生,又叫做「海生金剛」。海生金剛的海,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湖,叫做達賴戈嘯海,其實是達賴戈嘯湖,裡面長了很多蓮花,祂就是在蓮花裡面化生的,所以祂的金剛號叫海生金剛。大家讀祂的應化史就可以知道,蓮華生大士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結合起來身口意的化身。我們唸祂的咒,會唸到一個「些」字,「嗡。啞。吽。別炸。古魯。貝嗎。悉地。吽。些。」這個「些」字就是祂的來源,也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心咒就是「嗡。阿彌爹哇。些。」蓮華生大士的心咒是:「嗡。啞。吽。別炸。古魯。貝嗎。悉地。吽。些。」短咒是:「嗡。別炸。貝瑪。吽。」
  
師尊過去世曾是蓮華生大士的弟子。記得以前我在神行的時候,也曾被蓮華生大士帶到祂本身修行的巖洞,原來那是一個古代的墓,在那裡祂為師尊灌頂,有文武百尊,祂將師尊從嘴裡面吃進去,從密輪出來;他又從祂所有的毛細孔裡放光,用光將師尊罩住,祂為我做這兩個灌頂。然後從我頭裡面拿出祂以前埋在我頭裡的伏藏,所以我就明白了麻哈瑜伽(Maha Yoga,大瑜伽)、阿努瑜伽(Anu Yoga, 無比瑜伽)、阿底瑜伽(Ati Yoga, 無上瑜伽),也就是紅教九次第無上至尊大圓滿法。九次第是一個Yoga就有三個次第,Maha Yoga有三個次第,阿努瑜伽有三個次第、阿底瑜伽又有三個次第。另外,還有九尊到八尊的金剛明王,像普巴金剛就是由蓮華生大士進入普巴金剛的身中,變化出「咕魯幾里幾拉呀」,「咕魯幾里幾拉呀」就是蓮華生大士普巴金剛,就是蓮師變化出來的。獅面空行母也是,金剛亥母也是,拿著卡倉卡的,卡倉卡就是尖的,有三個骷髏頭,蓮華生大士持著卡倉卡,在密教有很多持著卡倉卡的尊者,都是祂的弟子。目前師尊在密苑的法座後面有一個卡倉卡,不知道是哪一個弟子雕來送給我的,那就是蓮華生大士本身的標誌,祂的手上夾著卡倉卡。其實卡倉卡也是金剛亥母的另一個化身。蓮華生大士一手拿著金剛杵,一手托著嘎巴拉,裡面盛著甘露,祂的金剛號叫「海生金剛」,就是在海中的大蓮花裡所出生的蓮華生大士,原名就是蓮花童子。大士就是童子,蓮華生大士就是蓮花出生的大士。密教的祖師爺蓮華生大士就是蓮花童子。(眾鼓掌)大士就是菩薩,童子就是大士,很純潔的才叫做童子,菩薩也是很純潔的,大士也就是菩薩,菩薩就是童子,關係就是在這裡。
  
師尊以前是蓮華生大士的弟子,我是蓮生,其實只是少了一個華而已。蓮華生大士將伏藏放在我的腦袋,然後喚起我很多世的記憶。所以我跟蓮華生大士的因緣真的是非常的深。我去尼泊爾的巖洞,蓮師為我灌頂的時候,我在虛空中飛翔,尼泊爾的房子,還有附近所有的山,我都看得非常清楚。這不是我自己胡思亂想講出來的,而是確實是有這件事。所以我才講給大家聽。蓮華生大士是非常尊貴的,因為祂也是從阿彌陀佛那裡來的,「些」字就是從阿彌陀佛那裡來的標誌。所以祂的心咒是「嗡。啞。吽。別炸。古魯。貝嗎。悉地。吽。些。」有這「些」字,就是從阿彌陀佛那裡來的標誌。阿彌陀佛是蓮華部之首,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都是在蓮華部,所以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還有大勢至菩薩都是蓮花童子。
  
今天的《真佛報》有寫到,在三危山的千佛洞就是蓮花童子顯現給那位法師看,那位法師看到整個洞壁都放光,很多佛菩薩都出現,都坐著蓮花。他本來想他已經看到奇蹟,看到祥光,看到瑞氣千條,祥光萬道,他很驚訝,他想要在那裏蓋一個廟。但是蓮花童子跟他講:「你不用蓋廟,你只要在這山裡面挖一個洞,供奉所有你看到的諸尊。」他就開始挖洞,以後來的法師也照著他做,那時候所有的百姓、國王也都一起做,就將敦煌千佛洞做起來。而裡面每一個洞都有蓮花童子,因為是蓮花童子指示那位法師這樣做的,所以在每一個洞都可以看到蓮花童子。沒有蓮花童子嗎?太多蓮花童子了,數也數不完。
  
蓮華生大士本身也是蓮花童子,蓮花出生的大士,蓮花出生的童子,叫做海生金剛,海裡面的蓮花出生的。蓮華生大士就是蓮花童子,我從來不願意講,直到人家逼逼逼逼逼到最後,我只好講了,否則我不講。蓮花生大士怎麼來的?明明就是蓮花出生的嘛!祂又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國王受了指示去了那裡將蓮華化生的童子抱回來,就變成太子。
  
蓮華生大士有一個師父就是師利星哈,祂就是吉祥獅子。那時候我們在西藏,蓮華生大士、赤松德真王跟靜命(寂護)大師三個人在一起,底下的臣子統統反對,所以赤松德真王就要很祕密的修習密法。而蓮華生大士為了不想真正顯現祂的祕法來教赤松德真王,只好叫赤松德真王派五個有根器的藏人(五個修行人),偷偷去了印度跟師利星哈學,一共派出去兩次到三次。當時的印度也是本位主義,因此他們不願意自己的佛法傳到西藏去,所以去學的話也是偷偷學,學完了還要偷偷跑。因此,有幾個成就者回來,密教才由這幾個藏人弟子慢慢弘揚,蓮華生大士在後面幫忙。當時的整個西藏還是黑教笨教(笨波教)的地盤,蓮華生大士不能宣揚,一宣揚的話就要被驅逐、被趕、被殺害。所以祂到處走,到處修行。師利星哈就是吉祥獅子,祂雖然在印度,但是祂是漢人,這是很特別的。西藏有禪宗,是師利星哈第一個傳的。師利星哈是誰?在這裡,我就暫時守密,很多祕密的,都在我的腦海裏面。不了解西藏歷史的,或者不了解印度的歷史是沒有辦法講的。在歷史上,並沒有師利星哈的名字,祂是甚麼時候到印度?甚麼時候得到法?也從來沒有人知道。
  
我們再講「喜金剛三禪定」,喜金剛的第三個禪定。「第三種覺受,就是第三種禪定,當『罕』字明點下降時,有四個層次,就是從眉心輪降喉輪,降心輪,再降臍輪,降到密輪,然後再往上提,所產生的覺受。」降到喉輪產生初喜;降到心輪是勝喜;降到臍輪是超喜;降到密輪是俱生喜,然後再往上提,就變成四空,所以叫四喜四空。上回我講過大樂了,非常的快樂,沒有辦法形容。「當拙火生起來觸到『罕』字的時候,明點才會下降,向下降時會產生一種大樂,及空性的雙重覺受,就是在大樂跟空性的雙重覺受之中互相融合的時候,你個人在修行當中,依照大樂跟空性產生的禪定,這種禪定就被稱為『所依等勻心住』的禪定。」為什麼會產生禪定?是因為你依著大樂的那一種覺受,那種感覺跟空性的感覺,兩個互相融合產生一種最無上的禪定的那一種快樂跟空性,「如同用水入水,用油入油,水中出火,火中又出水。」在《神通經》裡面有提到過,一個人在修行當中,有時候會身體的下半身出水,上半身出火,或者是下半身出火,上半身出水,在神通變化裡面有時候產生火,又有時候產生水,有時候是火中有水,水中又有火,「而從這種禪定之中,得到等覺及妙覺的覺受。」等覺就是菩薩,妙覺就是火,這種感覺都會出來,這種感覺真的是不同的。
  
我解釋三界的天,欲界、色界、無色界,欲界是非常快樂的天界,是大樂的天界。色界是光明的,很閃耀的,有顏色的,閃耀光明的境界。無色界就是進入了空性的境界,所以又叫做「四空天」,四種空。綜合欲界、色界跟無色界,你可以進入禪定,超越這三界,成了等覺跟妙覺。那種感覺如同死一樣,跟死差不多,就只剩下一點母火。我講過,我們的熱水器,裡面裝了很多的水,它本身有一個母火,你不讓它燃燒,永遠是母火,但是是冷卻的。我講過母火就是佛性,當你靜坐到最深、最靜的時候,就像水一樣,全身充滿了水,剩下一點的佛性,那跟死差不多。因為如果你的佛性滅了,吹一口氣,呼!佛性滅了,永遠就不會變成熱水了,沒有溫度,就是死啊!所以禪定接近於死的一種狀態,但不是死。

講一個台灣人才聽得懂的笑話吧!這是台語,有一個病人問護士:「妳讀甚麼系?」護士回答:「護理系(台語:讓你死)。」禪定就是跟死差不多的,接近於死的邊緣,只是一個佛性在,但是它會淨化你的身心,將你的身心變得非常的清淨,將一切習性的種子消除掉,因為你活在人間就都是七情六慾。
  
你打坐,全身充滿了水,都是陰的。八卦的坤六斷,坤都是斷的,禪定不是斷的,如果全是六斷就死了。所以它的最後一個是相接的,前面五個全部都斷,最後面相接,這就是禪定的狀況。也就是母火在,其他全部冷卻,呼吸也很微弱,溫度也很微弱,身體也不需要太多的營養,跟「冬眠」非常的像。如果你學會冬眠,你就是一個冬天都坐在那裡不動,呼吸非常的微弱,剩下一點母火。到春天時,又接起來,又活起來,其中禪定的階段像水一樣的清淨沉澱,一切慾望的種子全部沒有。所以消除慾望最好的方法,就是禪定;消滅業障的種子最好的方法就是禪定;讓你全身清淨就是禪定。真正禪定的人,他的心是定的,不會起波濤,不會起慾望,不會起憤怒之火,不可能起的,不會有憤怒,因為你有了憤怒之火,心中起波濤,就會七情六慾,根本就沒有辦法禪定。所以你必須將所有的氣全部變成清淨,剩下母火,才是真正的禪定。
  
很多的法師都在修禪定,修行人都在修禪定,但是他們不知道原理,道理不懂,胡思亂想也在坐,坐到兩隻腳很痠很麻,不舒服了,其實禪定的時候是沒有感覺的,腳痠麻也是沒有感覺的,你就只是覺得非常的清淨、舒適,很快樂的。你依照大樂的禪定,依照光明的禪定,依照空性的禪定,你一切都空,自然禪定了。如果不空,一切統統都不空,腦筋一天到晚胡思亂想,想要害人,想要罵人,想要欺負人,你怎麼能夠禪定嘛!不能夠禪定的。只要你心平氣和,你的心定下來,氣要和順,就能夠禪定。如果一邊講禪定,一邊發憤怒之火,那就不是了,那是金剛,金剛是憤怒之火,不叫做菩薩。菩薩低眉,金剛怒目啊!不同的。金剛怒目是金剛很生氣的,菩薩低眉就是在禪定,佛、菩薩都是低著眉毛,慈悲六道,而金剛怒目是降伏四魔,是這個道理。
  
這三種禪定是依照大樂產生的禪定,因為實在太快樂了,就麻酥酥的,感覺非常快樂的,很欲樂的禪定,就進入定中。依照光明,全身清淨,光明顯現,很多的光在加持你,你就進入定中。另一種是依照空性,寂靜到了極點,剩下一個佛性,那就是真實的禪定。必須要這樣才能禪定的。如果是憤怒金剛,好多隻手,好多隻腳,吐著憤怒的火,像不動明王,右手持著祂的寶劍,祂怒目,降伏四魔。金剛神都是佛的護法。
  
「我個人深深明白,禪宗的明心非常的重要」,也就是開悟了。禪宗的開悟真的很重要,因為開悟了,就斷掉所有煩惱,開悟才能斷煩惱。今天我能活在這裡而沒有甚麼煩惱,是因為我開悟的緣故。我祖父是澎湖西嶼人,從白沙經過跨海大橋就是西嶼。上回我回澎湖西嶼,我進到一個老街裡面,西嶼人一看到我:「欸?你是盧勝彥,你爸爸是盧耳順,你祖父是盧昌。」我說:「你怎麼知道我?」他說:「你啊!盧勝彥,大家都知道。」澎湖老街那些人都說:「盧勝彥回來了,回到西嶼。」西嶼人也在台灣出了一個企業家叫白文正,他拿到博士學位。媒體批評他,說他拿到博士學位是因為他跟學校的校長很好,他出了一筆錢蓋體育館或教室,他只去讀幾天的書,校長就批給他,他就拿到博士。白文正一看報導,哇!無明火從三臟就冒出來,他沒辦法解釋,他是很有名很有錢的企業家,他就搭飛機回到澎湖,坐計程車到澎湖大橋,然後他就從澎湖大橋,砰!跳到澎湖大橋底下的海,就死了。如果他像我盧勝彥,被媒體這邊罵、那邊罵,這邊批評、那邊批評,一百個盧勝彥跳澎湖大橋都不夠。而今天只有一個盧勝彥,還活得很開心,(眾鼓掌)那是因為我明心的結果。也因為明心了,就斷除掉所有的煩惱,晚上睡覺睡得很安穩,吃飯是每一餐都吃得飽飽的。我也不會吃不下,也不會睡不著,吃不下睡不著是我戀愛的時候。我常常講,如果是陰天,妳就是我的月亮,沒有星星,妳就是我的滿天繁星。妳知道雨嗎?像今天下的那細細的雨,都是我相思的淚水。師尊年近七十,跟一個兩歲的baby談戀愛,我每天都吟詩給她聽,唸情詩給她聽啊!她好像也都懂喔!談戀愛的滋味非常的好。有時候,想啊想!,半夜就從床上掉下來。我這個人很快樂的,因為什麼?明心。
  
問一下蓮寧上師,他也說真的能夠斷煩惱。為什麼能夠斷煩惱?因為你開悟了就一定能夠斷煩惱。不開悟的人,他會被名譽綁住,名譽受損,煩惱就生起來。像白文正,他就跳澎湖大橋。千萬不要誤解開悟,因為開悟只有一樣,絕對是攻不倒的。就這一樣,沒有可以破壞的,這一樣是永遠在的。佛陀因為悟了這一樣,祂就成為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悟了這個就行,但是悟了這個,行為要符合你悟的,這才是對的,不要東扯西扯。有一天公司要蓋章,小王找不到印泥,他問同事:「你知道印泥(音同印尼)在哪裡嗎?」同事回答:「印尼(音同泥)在東南亞,首都叫做雅加達。」不要誤會啊!開悟啊!不是隨便在那裡講講的,開悟是恆在的,永遠在的,一悟就永悟,不是今天講這個是開悟,明天我講那個是開悟,或者另外一個是開悟,不是的,不要錯會。真的開悟了,甚麼都可以放下,因為放下了就不可能自殺,放不下一定會自殺。現今很多人得憂鬱症。為什麼?因為總有放不下的煩惱才會得憂鬱症。憂鬱症的表情只有一個,這是比較嚴重一點的,這就是憂鬱症最嚴重的表情(師尊示範)。躁鬱症就是蹦蹦跳跳,永遠停不下來,要拿個東西,全部掃了,火大了,找不到了,抽屜亂開,那就是躁鬱症,初期的躁鬱症。不過憂鬱症不是禪定,禪定不是憂鬱症。
  
「我個人寫了不少『參公案』的書,由於參公案而明心,從此了解人生的真相,只有了解人生的真相,才能夠真正的看破跟放下。」「明心之後,要去實踐,實踐明心」。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開悟是怎麼開悟,你知道了,但你不去實踐,你還是一樣也被綁啊!被你的身體綁,被你的家庭綁,被你的事業綁,被你的同事綁。就像當你到了辦公室,同事不喜歡你,看到你來就不理你,你看到就不爽,「我對你那麼好,你為什麼不理我?」你看到覺得實在很不爽,回去三天都在想,要想出一個辦法來對付他一下這樣,你就是沒辦法解決。你已經是明心見性,已經開悟了,你就要用開悟解除這個煩惱。老師問一個學生:「剛剛過年,怎麼成績單上都是紅字?」同學回答:「因為是吉祥嘛!」紅色的才吉祥,也是妙答。像我們出家人,做好我們修行的工作,像師尊,寫好自己的書,做好自己修行的工作,畫好自己的畫,說好自己的說法,就是說正法,說真正的佛法給大家聽,這就是我的工作。我只要做好這些,其他的我都不管。當然,辛苦的是師母,她管很多的事,也是辛苦她。(眾鼓掌)
  
「明心之後,就要去實踐明心」,你不能產生煩惱。如果有煩惱找到你了,你也不去煩惱,這才是實踐。你說你沒有煩惱?有啊!當然有煩惱,好比說很多人歧視你、誤會你、打擊你、譭謗你,或者是怎麼樣的,這沒有關係的,不會到你的身體裡面,跟你沒有甚麼關係,毫無關係。所以你去實踐了、開悟,這些都不重要,好像風掃落葉一樣,就算落葉全部掉到你前面,你照樣走你的路,沒甚麼關係的,一點影響都沒有。「如此的大徹大悟、大生大死一番」死也沒關係。師尊講過師尊死也無所謂,就算明天死,我也無所謂,因為沒有甚麼遺憾。反正戀愛都戀愛過了,開心也開心過了,對不對?世界各國也去玩過了,吃也吃過了,喝也喝過了,玩也玩過了,快樂也快樂過了,人間還有甚麼?最好的東西都在我身上,世界上最好的車,是Miss Honifa送的,1999年Bentley(賓利),到現在還是很好開,像新的一樣,已經十三年了,十三年的車我還在開。Bentley是世界最好的車,Rolls-Royce(勞斯萊斯)的brother(兄弟),Bentley跟Rolls-Royce是兄弟,最好的車我也開了。錶也戴了,勞力士滿天星,最好的寶石我也戴了,對不對?最好的,吃也是吃最好的,雷藏寺大飯店,喝也是喝最好的,很多人供養師尊人參,師尊也吃不完。今天蓮慈上師才拿一個人參給我,妳還要送我一個鑽石,記得嗎?(對對對)鑽石是人間最貴的東西。她本來要送我東西,問我說送甚麼東西,我說:「最小的就好了,小東西送我就可以了。」小東西是甚麼?當然是鑽石啦!我也不要太多克拉,十克拉我戴不起,很重啊!也不要一克拉,一克拉是意思意思,小意思而已,不用啦!兩者取中間就好了。蓮慈回去會煩惱,她回去說:「哎呀!糟糕!五克拉。」那是買最低級的,妳知道嗎?最低級的,ABCDEFG,最低級的就是最高級的,沒關係啦!不用太好的,有雜質的、最低級的給我就可以了。你看,最好的都在我身上啊!我自己已經年近七十了,六十歲是初壽,七十歲算中壽,八十歲以上算上壽,我已經算有壽了──中壽,中壽也可以啊!所以死也無所謂。身上的東西就留在世間,到時候拿出去佈施,這些鑽石、錶、汽車、房子等都可以佈施,全部給Sheng-yen Lu Foundation「盧勝彥佈施基金會」,或者是佈施出去給大家。因為死了就用不著這些東西了,死了以後,火化了,我們就在Rainbow Villa(彩虹山莊),Rainbow (Lei Zang) Temple(彩虹雷藏寺)的靈骨塔聽我說法。我們就在那裡開party(宴會),night club(夜總會),晚上大家在一起dancing(跳舞)啊!不要緊的。
  
「大徹大悟的人啊!就大生大死一番。」死也不要緊,就算今天活、明天死,no problem(沒問題),沒有煩惱,也沒有甚麼遺憾,甚麼遺憾都沒有。「從此你能真正就達到入三昧地的口訣。」因為你沒有煩惱,你就能夠進入三昧地,如果你有煩惱,進不了三昧地的。「這三昧地的口訣,認真的說,就是:無事、無心。」天下沒有甚麼事,不過是在演傀儡戲,演戲而已。你看,總統當完了,他是最高元首,另外一個來了,將他推倒,這個就當總統。前一個就「咻!」下去,變成平民了,在美國是這樣,很快就變平民了。到世界各地參訪,大家kiss but,甚麼叫kiss but?吻他的屁股。因為他是總統,大家拍他的馬屁,拍到有一天,他又被「噗!」下來,又變平民,再換另一個啦!人生就是這個樣,換來換去。美國換了多少總統?自己想一想,對不對?當總統的時候都很威風,死了就甚麼都沒有了,剩下幾個比較有名的總統,像傑弗遜、林肯、華盛頓這幾個有名的總統,剩下沒沒無聞的,都去賣菜了。

我聽說有一個總統,到了台灣也是隨便帶一個祕書,也是去做生意,到中國大陸也是做生意。其實總統就是這樣,總理也是一樣,我推倒你,換我當,再被推倒,換他,演戲嘛!從古代開始,你想想看,唐、虞、夏、商、周、秦、漢、三國、魏、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民國,中國的朝代差不多都在裡面,小國的不算。歷代王朝就是這樣,好多皇帝,現在在哪裡?都是一樣的,一切皆空。打來打去,漢武帝打得的最大,漢武帝也完了;像成吉思汗,打了整個歐洲,他的蒙古帝國,現在也是沒有了;以前的凱薩大帝,還有一個亞歷山大大帝,現在也是沒有了。
  
有一天媽媽跟五歲的兒子,一同看電視的片子是「婦女生產的紀錄片」。兒子就輕聲地問媽媽:「媽媽,妳生我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痛呢?」「是。」媽媽回答。他聽了就擁抱著媽媽,很感激地說:「媽媽,妳真聰明,妳懂得生男孩子,不然,我也會痛的。」現在的小孩真的都很聰明。師尊也很喜歡平兒(兩歲),平兒是對我半推半就,她看到我就很嚴肅,沒看到我就很活潑。但是我吻她,她都沒有拒絕。已經吻了幾次?吻她吻了六十八次,讓我晚上都睡不著,不過我很快樂。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