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2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2-09-29 《蓮生法王開示》氣入中脈的驗相


2012-09-29 《蓮生法王開示》氣入中脈的驗相
氣入中脈的驗相


<蓮生法王2012年9月2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阿彌陀如來本尊法法語開示精要>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同修本尊「阿彌陀如來」。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大家吉祥,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的貴賓有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林淑華醫師、莊敬耀醫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徐雅琪師姐,還有誰?對了,以前的僑務委員會副主委的夫人,僑務委員會等於是一個部會首長,一個部長,副主委就等於是副部長,她是副部長的夫人,當了部長是很大的。在台灣當部長有權力推薦某一個人競選諾貝爾獎,所以,諾貝爾獎的人選是國家部長級以上的人所推薦的,所以才能夠去競選諾貝爾獎的,不過,諾貝爾獎入圍的很多,但是被選上的人很少,入圍代表有資格進入這個選舉,但是能夠被選出來的就不一定是你了。很多作家都有入圍諾貝爾獎,目前,台灣作家有入圍過諾貝爾獎的,像李敖,他有入圍過,入圍和平獎的,像是星雲大師,也是入圍過的,慈濟的證嚴上人,她也是入圍過的,那麼,師尊沒有部長的朋友,只有賣燒餅、賣綠豆冰的、賣香腸的朋友,如果是這些朋友推薦的話,是不能夠入圍的,而且他們也沒有資格推薦。總之,這世界上,有一些都是有政治性的,其實,宗教也是幾乎快變成政治的另外一邊,政治本來就是群眾運動,宗教本身來講也是一種群眾運動之一,當然,我不能講哪一個國家是這樣講的,他們是宗教==幫派,幫派==展現實力,他們是這樣解釋的。今天是同修阿彌陀佛,怎麼突然講到政治跟宗教?其實我們的宗派主要是修行,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了,很多人比較不能夠接受來這裡參加我們的同修,因為是董事長的身分,很大的董事長,不可能跟我們坐在一起,像這樣的坐在人群當中,當然也是有啦!不過很少,董事長認為自己已經很有錢了,怎麼可以跟我們席地而坐呢?這就是我們比較麻煩的地方,但是,我們又沒有二樓的貴賓席或者是包廂,包廂全給蓮花童子跟阿彌陀佛坐了,那邊是蓮花童子做包廂,那邊是釋迦牟尼佛坐包廂,其他的就沒有了。
  
阿彌陀佛是很尊貴的,密教的法裡面,有一個上師,叫做諾那上師,他講修法當中,就是阿彌陀如來的彌陀大法,是最大的法,諾那上師是這樣認為的,他在他的語錄上曾經這樣講過,眾生修甚麼法最好?他主張修彌陀大法最好,因為彌陀大法包括了淨土,也包括了觀想,也包括了咒,也包括了印,將它融合起來,你也可以修淨土,也可以修阿彌陀佛,跟祂感應,尤其在中土一帶,阿彌陀佛是所有佛當中最出名的一尊佛,大家都不唸別的佛,像是唸「南摩藥師如來」「南摩藥師琉璃光王佛」「南摩藥師琉璃光如來」也有人唸,但是少,而唸「南摩阿彌陀佛」的都有,所以,阿彌陀佛是非常的慈悲,非常尊貴,非常廣攝眾生的一個佛。(眾鼓掌)
  
我們來講《喜金剛》第二十七章:氣入中脈的驗相。氣如果進入中脈,有甚麼驗相?有甚麼象徵會出來?在二灌裡面,先修寶瓶氣,那麼,修寶瓶氣最主要的是在閉氣的時候,當你吸了一口氣,進入了丹田,這時候,你的上行氣下壓,下行氣上提,就形成一個寶瓶,這個寶瓶呢?剛好在臍輪的中間,就是在中脈,而在臍輪的旁邊本來是密封的,但是由於你聚氣在那裡,而因為閉氣,上行氣下壓,下行氣上提,聚成一個寶瓶,這時候,氣會找地方進去,就從中脈微微地進去一些,瓶氣修久了,中脈的氣就越來越增加,增加到最後,就變成氣通中脈,當氣能夠通中脈的時候,就有產生一種驗相,所以,第二十七章就是講氣入中脈的驗相。
  
有人問師尊:「氣入中脈,會有甚麼覺受?在感覺上是怎麼樣的?」畢瓦巴所寫的《道果》裡面有講到,當中有一個的「頌」:「升起哈哩麻等八自在之事」,哈哩嘛就是講氣升起來時會產生八種自在的事,也就是當氣入中脈,中脈稱為阿瓦都帝,會有八大覺受產生,這八大覺受稱為八自在,所以,你的中脈有沒有氣,有沒有氣在中脈裡面是有感覺的,而不是沒有覺受的,像是「我的氣到底有沒有進入中脈?」「我的中脈有沒有通啊?」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
  
第一種的覺受,也就是「細」,甚麼叫作「細」?有的時候,我們精神好像很亢奮,很亢奮的時候,表示心很浮躁,這就不是細。那麼,真正的細,是非常的寧靜,你可以覺受到、感覺到,精神可以完全集中,呼吸非常的微細,不起妄念,沒有妄念產生出來,你會覺得精神非常的集中在某一個點上,這種微細的感覺會產生出來。禪定就是由「細」產生出來,「粗」就不會有禪定,像是你在生氣的時候,氣得全身發抖,甚至於臉紅脖子粗,那時候的氣是浮的,你只有在禪定的時候,到非常微細的,你覺得是進入了完全集中的狀態之下,這才叫做細。氣入中脈是有這種「細」的感覺。
  
有一種是「輕」的感覺,你如果常常覺得自己的身體很笨重,但是,你的氣進入中脈的話,你的身體就好像輕起來,非常輕鬆自在的那一種感覺,「細」的自在跟「輕」的自在。(音響噪音),這就是「粗」,「細」就是非常集中的聲音,「粗」就是狂暴的聲音,你的心非常的狂,像狂風暴雨一樣,那就不是「輕」。所以,修行人走起路來,輕飄飄的,穿著袈裟在行路當中,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那種「粗」的聲音,會讓人覺得驚狂,很驚很狂。
  
在僧團裡面,如果你弄出噪音,砰!像是在廚房,鍋子掉下來了,砰!一聲,那個人馬上就要到佛前跪下跪一枝香,跪一枝香的時候,你不能用吹的,趕快讓香過去,如果讓當家師看到你在吹香,他就會在插第二根香,是要罰跪香的。這個罰,也是有道理的,就是讓你的動作不要那麼的粗糙,像是打破碗、東西摔下來,動作都是要很輕的。行者走路,也是要輕飄飄地這樣走,要有威儀的,直直的,輕飄飄的,但是不能像阿飄,阿飄當然是很輕,那是飛過來、飛過去,也是輕飄飄,(音響噪音),怎麼?這種嚇人的音響噪音?現在在講這種「細」跟「輕」的氣的現象,這是不好的徵兆。有時候,上師會看徵兆,有很多徵兆會出來,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聲音出來?徵兆不是很好,這不是好的徵兆。
  
第三個是「滑」,當你的氣入中脈以後,(音響噪音),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火車開要鳴三聲嗎?好像沒有聲音了,以前從來沒有發出這種聲音,從來沒有,這是第一次喔!「滑」是這樣的,你的皮膚非常的細,走路非常的輕,因為修行人走路不能很粗的,必須要走的很正,走的很輕,這才是行者的風範,另外,精神是非常集中的,氣也不浮的。那麼,所謂的「滑」是指你的皮膚,或者是你的中脈,跟在你的感覺上、你的全身,都是很滑的,不是粗的,皮膚也會很細,會細起來。所以修寶瓶氣、修神水法,對你的皮膚是有益處的,不會那麼的粗糙,神水法也是跟寶瓶氣一起修的,只是加上將神水嚥到臍輪,也是會變細,所以氣會滑的狀況會產生出來。
  
再來,是「行」,「行」的意思是這樣的,「細」、「輕」、「滑」、「行」,氣能夠通中脈的時候,行為也是表現出來的,所有種種行為表現出通中脈的一種現象,就是非常完全端正的生活,就叫做「行」。「入行」,有一本經叫做《入行論》,即《入菩薩行論》是一本經典,就是你進入菩薩的時候,眼睛不是凶暴的,嘴巴不是粗口的,呼吸是細的,皮膚是滑的,行為是端正的,言詞柔軟,不會巧言令色,代表身口意的行,像一個菩薩一樣。你看佛的相跟菩薩的相,眼睛都是向下看,菩薩低眉,金剛怒目是金剛,金剛才有兇的眼睛,才叫做金剛,因為祂憤怒,由憤怒修成金剛,才會有兇暴的眼睛出現,真正的修行人,眼神一定是內斂的,就是眼睛、眼皮,甚至眼球都是往內收的,所以叫做慈眉善目,慈眉善目的眼睛是不會爆出來的,不是爆出來瞪人的,凶煞的那一種眼,不會的。所以,人的五官,其實是顯示了他本身的一種相。
  
喔!「要調整麥克風的位置,剛才的聲音可能是麥克風互相干擾」,是這樣講,那麼,是我的錯了。
  另外一個覺受叫做「大自性」,甚麼叫做「大自性」?意思是在那時候,你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佛性,那也只是一種覺受而已。所謂「大自性」,自性本來就是佛性,「大自性」就是你能夠感覺到自己本身變得很尊貴的那一種自性,而不是自高自傲,不是的,這跟自高自傲不一樣。你知道自己的修行,氣已經通了中脈,那時候,你自己本身就有尊貴的那一種佛性尊貴的感覺。
  
「能喜愉」,氣如果通中脈,你就會歡喜自在,因為氣入中脈的時候,你所感覺到的就是很細、很輕、很滑、行為端正,很尊貴的感覺就產生出來,並且,你也能夠因為這樣而得到歡喜,因為氣在通脈的時候,當氣摩擦脈的時候,你會產生歡喜,產生一種快樂,那一種快樂的覺受,也叫做樂受,氣通中脈是一種很快樂的覺受。
  
「能主一切」,就是在這個時候,很多事情你都能夠自我控制,自己控制自己,完全能夠自制,不會離開行者的範圍之外,一個行者如果離開範圍之外,身口意統統有了業障,就是被汙染的。你的身體被汙染,你用身體粗暴的打人,就是你的身體已受了汙染。你用嘴巴罵人,你已受了汙染,不能控制,才用嘴巴罵人。你的思想都是邪念,都是歪的念頭,將甚麼東西都想成壞的,就是不能夠自主地一直想歪的,歪的邪念,那些不好的念頭都在你的腦海裡面,所以,「能主一切」就是氣入中脈的現象,如果,不能夠控制一切,就是氣沒有進入中脈的現象,完全還是粗的,身口意還是粗的。「所欲能得」,當你自己本身氣入中脈的時候,你想要得甚麼,因為有「八大自在」在裡面,你就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這就是我講八項的證驗。
  
身金剛有三項,意金剛有三項,語金剛有兩項,這就是八項,所以,我講身體、想念、嘴巴講的,這身語意的八項自在。像是剛剛講的,身體得「細」、「輕」、「滑」,是身體上的,你的身體覺得很輕,飄飄的,很細的感覺,皮膚很滑。意呢?「能喜愉」就是屬於意的,快樂是屬於意的,「大自性」是屬於意的,「行」也是屬於意的,因為想念,念頭產生出來,也是「行」之一。語呢?「能主一切」,就是你講話的,你的慾望。這些都是八自在,跟身語意都是有關係的,有牽連的。所以,身金剛三項,意金剛三項,語金剛兩項,互相都有關聯,因為身語意,身意語就是意念的、身體的跟講話的,合起來等於是一,分開來才分為身意語,身語意,也就是身口意,身口意會產生八大自在的事情,意思就是這樣講,當然,證驗一種很微細的,就是有一種感覺產生出來,你的思想非常的集中,那就是意,你的身體感覺到很輕,那就是身,你覺得你的皮膚很細、很滑,一切的思想非常的流暢,都是有關係到的。另外,你的行為就是屬於身體的,「大自性」是屬於意念的,「能喜愉」是屬於意念的,「能主一切」就是你不會有粗暴的行為,不會用講話罵人,不會打人、修理人、講一些是非,自己能夠控制自己,就是「能主一切」,「所欲能得」,你所想要的,你會得到,就是這樣。
  
像這種事情當然是屬於不能自在的,有兩個乞丐相逢在街頭啦嘰桶旁邊,互訴衷曲。乞丐A就很感慨的說他不痛快的往事,他說:「我本來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只可惜我太太太會花錢,她花光我所有的錢以後,就跟著一個比我更有錢的男人走了,兩個人遠走高飛。老兄,你呢?為何潦倒至此?」乞丐B恍然大悟,也十分感慨的說:「我就是你老婆勾上的那的男人。」所以,如果行為不能控制的話,也是一個禍水,因此,不管是男的、女的,行為都要自我控制,而且控制得了,也就是「能主一切」。如果,你自己沒辦法控制自己,跟著你自己的慾望走,你就是世俗人了。
  
氣入中脈,有很多的好處,我講過,如果氣通了中脈,全身都會很輕鬆的,很寬坦,你會覺得根本就沒有甚麼事,像剛才不好的兆,再不好的兆,是甚麼兆呢?在一個修行證悟的人來講,再不好的兆所伴來的也是好的兆,也是吉兆,再凶的兆,後面跟來的也就是吉,吉的後面跟著就是凶,在修行人當中,是沒有吉凶的,沒有吉也沒有凶,所以,不會被剛才的聲音所干擾,像師尊認為剛才的可能是不好的兆頭,但是不好的兆頭也是好的兆頭,好的兆頭也是不好的兆頭,福禍相依,福跟禍是跟在一起,你以為是福的,其實是禍,你以為是禍的,其實是福,要懂得是這樣運作的。以前,我講過阿扁的,其實我是蠻喜歡阿扁的,我坦白講的,我是蠻喜歡他的,他當總統的時候,大家都認為吉,我卻認為是禍,他進了監牢,大家都認為是禍,我卻認為是吉,我不認為那是禍,剛好讓他好好的靜下來好好的修行,好好的休息,好好的修行,我認為這是福,對我來講,是這樣的,我認為是這樣,禍福相依,禍走了,福就來了,福走了就來禍了。修行的人是不管吉凶禍福,所以,釋迦牟尼佛在世間的時候就不喜歡占卜吉凶禍福算命,祂不喜歡這個,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祂認為禍跟福無關。
  
現在,再仔細地講「細」,我剛剛講的是我自己的見解,現在講是講「細」,人的身體裡面有三大主脈,有五輪,眉心輪這裡有三十二個支脈,像雨傘一樣,喉輪有十六個支脈,這都是代表神經,心輪有八個支脈,臍輪有六十四個支脈,生殖輪有三十二個支脈,這是讓大家知道我們身體裡面的脈有多少。中脈以外,跟著中脈旁邊的所有支脈,另外還有更細的脈,這就是有細的感覺。然而,氣住中脈時,在輪迴及涅槃中,只有中脈,這是唯一的「細」。其實,這麼多的脈,其中只有一個脈可以包括一切就是中脈,在密教裡,是這樣講,只有一個脈。
  
現在我們很少用現金做買賣,都是用信用卡,一般來講,現代人所使用的,最重要的只有一項就是錢,雖然錢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是最重要的,但是現在沒有人用現金了,信用卡就變成是最重要的,信用卡就是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最必要的東西,就好像我們的中脈,就是我們修行最主要的,一個最細的脈,也是最主要的一個脈。
  
甲對乙講:「我太太遺失了她的信用卡。」乙就問:「多久的事情?」甲就講:「好像已經超過兩個月了。」乙說:「有沒有通知銀行啊?信用卡要作廢。」甲說:「沒有,因為偷信用卡的賊所花的錢比我太太的少的很多。」他太太很會花錢,剛才的那個笑話也是太太很會花錢,這個也是,因為太太很會花錢,乾脆信用卡被偷就偷了,賊花的還少呢!
  
第二個講「輕」,當氣進入中脈,住在中脈裡面,氣會變成智慧氣,沒錯,我們所吸進去的稱為方便氣,只要進入中脈的氣,就變成智慧氣,這是虛空無邊的覺受,是一種感覺,一剎那中,能夠神變,「輕」感覺,就是神變,你走路很輕,有輕的感覺,走起路來覺得很輕,你的身體也變輕,就稱為仙風道骨,像仙風道骨的樣子,「輕」就是神變。
  
「滑」呢?祂是這樣講,心氣住於中脈之中,以其迅速之力,能將自他融入空性,「滑」就是迅速之力,祂的解釋跟我的解釋完全不一樣,完全不同。「滑」的本身講起來,就是當心氣住在中脈的時候,會感覺非常的迅速,而且有力,能將自己跟虛空融合在一起,「滑」就是很迅速的力量。你在走動的時候,也應該像風一樣,那就是「滑」。
  
「行」,是代表行為,由於氣入住中脈,氣能夠進入中脈,所謂「內明妃」跟「外明妃」,一切佛母跟金剛母或隨行空行母,自己及明妃均能夠享受到無漏的大樂。這是屬於三灌無上密所講的,這一種行就是在那一種行為當中,享受無漏的大樂。甚麼是行?就是行為。甚麼叫做內明妃呢?甚麼叫做外明妃呢?內明妃是無形的,外明妃是有形的。一切佛母,由於你身中的大樂、身體的大樂,以身體的樂來供養所有一切佛母跟金剛母或隨行空行母,讓祂們也能夠覺得非常的快樂。所以,密教的供養,有的時候是很特殊的,所以,我們常常講「供養四守方母、八方空行母、二十天天女」,這是密教的供養,供養四守方母、八方空行母、二十天天女,讓祂們都能得到你身體覺受的快樂跟佛母的快樂,還有你自己身體的快樂,能夠感覺到你供養祂們時,祂們所得到的快樂。我不能講太多,只能夠講到這樣,這是一種行為,其實,這種行為,也是端端正正,而不是斜的,這就行的無漏大樂。
  
「大自性」,就是我剛剛講的,等於是佛性,也就是喜金剛本身的佛性。氣入住中脈的時候,能增長相好等等的功德,而且能戰勝四魔,這就是喜金剛的大自性,喜金剛也就是佛性,「大自性」就是剛剛講的佛性,你會得到佛性。那麼,你得到佛性以後,你就能夠戰勝四魔,甚麼是四魔?就是死魔、煩惱魔、病魔、天魔等於心魔,這四個魔,你就都能夠戰勝他們,這就是你有喜金剛的大自性。在一個公共汽車上面,有一個男人發現有一個扒手正在掏他的錢包,這男人心平氣和,很幽默的跟他講:「老兄,你來晚了,我今天雖然領了薪水,但是我的太太比你下手快的多。」老天爺,怎麼今天所選的三張(三個笑話)都是跟錢有關。佛性跟錢沒甚麼關係的,「八自在」都錢沒甚麼關係,跟世間的欲也沒甚麼關係的。
  
「能喜愉」,心氣入住於中脈,所得的歡喜無盡,滅一切苦惱,能將自己的證驗,度化一切有情的眾生,是喜無量也。師尊有這種感覺,(眾鼓掌)我個人本身來講,就像蓮潔上師曾經講的,師尊的一生當中,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從來沒有停止過,蓮潔上師在哪裡?對不對?(對)師尊的困擾,是一波為平,一波又起,從來沒有停止過,師尊有很多很多的災難。其實,佛陀本身,也是有很多的災難,你們知道佛的大難有多少,小難有多少嗎?祂也有很多的大難,很多小的災難,單單就是想要將佛陀害死的災難,像是在指甲裡面放毒藥,印度人是這樣,他們對一個人恭敬的時候,是將他們的兩隻手放在對方的腳上,頭頂著腳,兩隻手摸著腳,有人指甲留的長,放了很多的毒藥,就這樣插進佛陀的腳,就是這樣要害死佛陀。另外,推石,當佛走過山路,從靈鷲山走下來,上面有個大石,有人就推著石頭要將釋迦牟尼佛壓死,不過,那石頭沒有壓到釋迦牟尼佛,只是傷了釋迦牟尼佛的腳,單單醫那個腳就醫了六個月,所以,佛陀的災難,大難不少,火坑、毒藥都有的,還有用五百醉象,五百就是很多的意思,他們將象灌醉,當佛陀他們從那邊走過來,象便從這邊過來,就要將佛踩死,那時候,五百羅漢為在佛的四周,全部昇空,剩下佛陀一個人,一向都是這樣的,弟子跑得快啊!師尊年紀大,跑不動,身體雖然輕,但是不像年輕人跑得快,跑起來粗重,跑不贏他們,最後,被老虎吃的是師尊,被獅子吃了,所以,也就是說要能夠有喜金剛的大自性,有祂的這個能力就可以戰勝四個魔,能快樂,喜無量,能滅一且苦惱。師尊的苦惱不少,但是我都是歡喜度過。越多的苦惱,縱然也有一些怨言,「怎麼會這樣呢?」「怎麼可能呢?」雖然也有這樣的怨,始終還是沒有起煩惱心,還是非常的快樂。(眾鼓掌)我以前講過一句話,師尊就算是入了監牢,我還是很快樂,師尊就算是死了,我還是很快樂,快樂不離開的,永遠不離開的,因為已經氣入中脈,有證驗了嘛!當然會歡喜。有時候,我想,一喜啊!破掉所有一切的煩惱,我一個很大的歡喜心,就破掉所有一切的煩惱,煩惱全部解除,沒有甚麼煩惱,就是用你的歡喜來破除身邊所有的煩惱,氣入中脈就有這樣的好處。
  
「能主一切」,心氣入住中脈,能隨眾生的契緣而隨順說法。你看,師尊說法,從來沒有準備,我從來不準備,也不看要講甚麼,從來沒有,除非是有一些密法必須要看,否則,像《喜金剛》,我從來不看,我講《喜金剛》從來不看稿,如今天到底要講到哪裡。我覺得四灌還沒有講,怎麼突然到這邊?四灌有講嗎?沒有啊?九月二十九日就是今天嘛!他們叫我講第二十七章:氣入中脈的驗相,我覺得四灌還沒講,講過了?好了,講過就講過吧!我已經不記得了,我不記得我講過,不記得也有好處,對不對?氣如果入中脈,能隨眾生的契緣而隨順說法,甚麼樣的眾生來,我就說怎麼樣的法,能圓滿眾生的自在事業,利益眾生,也就是「能主一切」,如果你能夠利益眾生,就「能主一切」,如果你是相反的做法,倒向逆施,就不能夠主一切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不能主一切,就是會這樣,某一個人對律師說:「我要離婚,我受不了我老婆晚上一、兩點還往夜店裡面跑。」這律師就問他:「那可真是不可原諒的,她到底去幹甚麼?」這個人就講:「她去抓我回來。」這兩個人都不能主一切,我認識一個朋友,她每顛晚上一定要去夜店,不去夜店,他認為他今天就白活,他一定要去夜店,每個晚上都要去他才快活,這就是他沒有辦法主一切,他非得去夜店不可,有人是這樣的。所以,當初他到西雅圖的時候,他說:「我終於知道人間活地獄在哪裡,西雅圖是人間活地獄啊!」他每次來都帶很多武俠小說來,只有看武俠小說過日子,過得非常辛苦,等到回到台灣,他才能去夜店,終於又過他快樂的人生。人間活地獄是哪裡?是西雅圖,因為,在晚上的時候,只能抱著電視看。老大,你知道是誰,他說:「西雅圖,人間的活地獄,去那裡做甚麼?在台灣才可以喝酒、聽歌、跳舞,很舒服過日子。」夜店啊!他不能主一切。像師尊,在台灣也能活,在西雅圖也能活,我到任何地方都能主一切。(眾鼓掌)回來西雅圖,幾個月了?四個月了,我晚上都在家裡,對不對?(對),四個月了,晚上都在家的。
  
「所欲能得」,心氣入住中脈的時候,就能夠神變,也有一點小神通會出現,這一種神通的力量,自己的慾望就能夠得到,他人的慾望也能勾幫助他人得到,所欲皆能得的自在。氣入中脈就有神通,所以,修寶瓶氣多重要,修寶瓶氣是非常重要的。神通的時候,有時候是非常真實的,因為Jaden(盧弘)跟君君(盧君)出生的時候,當他們還在母胎裡面,我真實的看見Jaden,而且跟他講話,而盧君她在母胎裡面,我也真實的見到了盧君,而且,我也跟她講話,這就很神奇啊!很神奇的一件事情。這是屬於我自己的,當初,盧君要出生,我就神算她甚麼時候出生,我算出來是911,九月十一日,佛奇跟Sunny就說:「911?不要啦!」911是紐約的世貿中心被炸,而且人家撥911就是求救,「911,不要啦!」但是,我算出來就是911啊!我就跟他們講:「911不要,你們要甚麼時候?」他們說要916,「916?算啦!你們要916就去916。」結果,到了911的清晨,肚子痛了,痛得很厲害,沒辦法,要生產了,就趕快去Overlake hospital,911就生了,這也是一種證驗啊!我算的就是911啊!你不要,你說要916,我就說算啦!916就916吧!確實就是911啊!所以,有很多很微細的那一種證驗啊!很奇怪的,小神通都會出現的,都會出來的,那就很真實的一件事情。
  
一個丈夫很焦急的在婦產科,因為他的太太在生產,這時候,一個護士抱著他的小孩回來,他連忙上前,伸手向前摸孩子的褲襠:「是個男孩啊!」他很高興,那個先生:「哇!是個男的耶!」「甚麼男孩?你快將我的手指頭放開。」
  
我是可以知道一些氣通中脈的一些事情,我是可以知道的,像佛青、佛奇,他們來美國是小的時候,我就算出他們,師母也知道的,像佛青,我一算:「唉呀!她會嫁給白人啊!」佛青還小啊!還在讀小學,她讀小學時,我就幫她算,她會嫁給白人,我就跟師母講,師母講:「不要講,不要講,不能讓她知道。」那時候,我們不是種族歧視,是因為,我們是東方人,就想嫁給一個東方人。我算佛奇:「唉呀!佛奇會娶一個東方人。」是這樣算的。等到佛青結婚了,那時候,我們才告訴她:「你爸爸以前就幫妳算過,妳會嫁給白人。」那就是小神通,而佛奇楨的娶了一個東方人,這就是一個小的證驗啊!很小的證驗都會出來。「所欲能得」,那時候,就會有一點神變的現象,都會產生出來,因為你氣通中脈,你就會知道。
  
有一個空中小姐,飛到西雅圖,到巴拉的地方問事情,這小姐姓沈,她就問我:「我有兩個男朋友,請師尊幫我算一算,哪一個比較好。」我當時就跟她講:「我不能算。」她說:「為什麼祢不能算?祢不是會神算嗎?」我說:「我幫妳算,但是你千萬不可以告訴另外一個男朋友說你應該愛哪一個,不該愛哪一個,妳千萬不能講。」她說:「好。」我就幫她算了,我勾了其中一個,另一個沒有,沒有被勾到的那個人回到California(加州),他就問了:「為什麼我約妳,妳都不在出來了?」她說:「盧師尊幫我算,說你不是我終生的伴侶,我終生的伴侶是另外一個。」慘啦!那個人只要一喝酒醉,就打電話到西雅圖來亂我,不管白天晚上,怎麼樣的,統統都吵,吵得要死,就說:「祢算甚麼?祢懂甚麼?你知道甚麼?祢將我看成甚麼?」一喝酒醉就鬧事,我差一點被揍扁。所以,你們如果是拿兩個愛人讓我算的時候,我不再算,對不起,我不再算,她是空中小姐,現在是空中媽媽,或者是空中祖母也有可能,年紀很大了,她在年輕的時候,就找我算,去台灣也找我算,回到美國,我在巴拉的時候,她也來找我。
  
這都是小的神算、神通的現象都會出來,都會有的。只要你的氣能夠通中脈,就有小神通出來,就是「所欲能得」。好!謝謝大家,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