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1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1-12-11 《蓮生法王開示》「精進」是最重要的口訣


2011-12-11 《蓮生法王開示》「精進」是最重要的口訣
「精進」是最重要的口訣

 

<蓮生法王2011年12月11日台灣甘露精舍地藏王菩薩瑜伽焰口息災祈福超度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主尊地藏王菩薩。師母,各位上師,蓮火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大家好!
  
今天應該是我第二次到甘露精舍做法會。我覺得大家拜懺都做得很好。剛剛祈請地藏王菩薩,結地藏王菩薩手印的時候,地藏王菩薩很快的降臨到壇城。所以我們保證這一次的懺法非常的吉祥圓滿。一般瑜伽行者,因為有修身口意,也有修氣脈明點,就會產生覺受。昨天我在台灣雷藏寺講到「覺受」兩個字,「覺」就是感覺到;「受」就是等於相應到。覺受是屬於自己心裡所產生的,你心中有地藏王菩薩的時候,地藏王菩薩就顯現在你心中。
  
密教的方法有一種叫作「對生」,「對生」就先觀想地藏王菩薩在虛空之中,然後祂會進到你的身體,跟你合一,這個就是相應的覺受,這一種覺受叫作「對生覺受」;另外一種覺受叫作「自生覺受」。自生覺受不從地藏王菩薩或從外面來,而是從你心裡面產生出來的那一種覺受,這一種覺受叫作「自生覺受」。一種是「對生覺受」,一種是「自生覺受」,有兩種。
  
像地藏王菩薩瑜伽焰口裡面,地藏王菩薩可以從虛空中下降,到你的身上,也可以從行者的心中自己產生,兩種覺受雖然不同,其實是一樣的。所以密教有所謂的「入我」,就是虛空中的地藏王菩薩進到你的身體裡面來;一種是「我入」,我進到地藏王菩薩的心中。一個是下降,一個是昇起,其實都是一樣的。
  
我們得到了這種覺受,在任何一個壇場做法會的時候,有幾尊來你都會知道。我們剛剛唸七佛,還有唸很多的咒語,每一個咒語都會化為一個光,進到主壇者的心中;化為一個光,像光點一樣,一顆一顆圓形的光點,直接進到你的心、瑜伽者整個身體裡面,你都會感覺到。
  
像我們出去外面施食,佈施供養所有的餓鬼,或者是鬼神眾,種種的異形,四生六道,都有感覺,那個也叫作覺受。每一個法會裡面,瑜伽行者都會感覺到,你眼睛閉起來就會感覺到那一種力量,從虛空中降到你身體裡面,甚至從你的心中一直產生出來,那一種叫作「覺受」。
  
當初密勒日巴在教岡波巴的時候,祂說,你要保持你自己本身的覺受,一直到永永遠遠,沒有止盡。如果你的覺受消失掉了,你就變成一般的凡夫;你覺受永遠存在你的身心裡面,你永遠都沒有離開佛菩薩,佛菩薩也永遠沒有離開你。
  
行者都是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是凡夫。知道的就是聖者,佛菩薩沒有離開過你,隨時隨地都跟你有感應,這個就叫作「覺受」。所以當岡波巴在葛當派的喇嘛當中,做一般的事業的時候,他的覺受就消失掉。他聽取了密勒日巴跟他講的話,「你必須要重新回到自己的地方,好好靜下來,然後去請求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沒有離開你。這個時候,覺受又重新再產生出來。」所以在甘露精舍就講「覺受」這兩個字。
  
你如果有了覺受,別人是I don‘t know,他不知道。你絕對是I know,你一定是知道。所以走到哪裡,任何一個地方,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你的上師,本尊跟所有的護法,都一直在你的身上,從來沒有離開過。
  
所以,我們密教行者最重要的是,你有感覺沒有,確實有感覺,你就是相應的;完全沒有感覺,你就是世俗的。所以你修到了,你已經知道,祂經常跟我在一起,上師、本尊、護法沒有離開。所以這個是可以證驗的。當你的上師、本尊、護法離開,你就知道你有災難會降臨,或者你要離開世間。如果上師、本尊、護法一直在你的身邊,一切事情都會逢兇化吉。所以,我們經常會感覺到佛菩薩降臨到你的身上,佛菩薩從你心中昇起,你會得到很大的覺受。
  
像今天我們做瑜伽焰口,身心都有覺受,都有感應,都有很好的非常無窮盡的法喜。所以我們人是活的,所有的佛菩薩都是活的。密勒日巴送岡波巴走的時候,祂說我送你到河邊,你就從這裡走出去。兩個人坐在橋的旁邊談話,密勒日巴對岡波巴講,祂說:「我有一個一生當中最重要的口訣,從來沒有傳過給別人,不傳給你,實在覺得非常可惜,我把這個口訣傳給你好了,這是最重要的口訣。岡波巴跪下來給密勒日巴頂禮,密勒日巴把祂的腳放在岡波巴的頭上,一剎那之間就給他四種大手印灌頂,第一種灌頂就是專一瑜伽的灌頂;第二種灌頂就是離戲瑜伽的灌頂;第三種灌頂就是一味瑜伽;最後一種灌頂就是無修瑜伽的灌頂。然後祂傳給岡波巴一個口訣。密勒日巴把祂的衣服脫掉,在祂的身體上顯現很多的瘡疤。祂住山的時候用自己的體力去磨鍊,去修拙火;用自己的身體去供養馬爾巴上師,祂那個時候給馬爾巴上師建四種房子,三角形的房子代表「火」的房子;四方形的房子代表「土」的房子;圓形的房子代表「金」的房子;曲形的房子代表「水」的房子,就是地、水、火、風的房子,蓋了好幾種邊的房子,蓋了又拆掉。祂經常揹著那些石頭去蓋房子,揹到整個背全部都是疤,另外身體前面也是疤,腳也是疤,兩手都是疤。祂的意思是說,祂修拙火定的時候非常的辛苦,祂把自己的身體綁起來,密勒日巴全身都是瘡疤,這是什麼口訣?密勒日巴沒有講什麼口訣,岡波巴本身就領會出來了。原來修行就是要非常勤奮、非常精進地磨鍊自己,磨鍊成全身都是瘡疤;也就是為了成佛,完全不捨一切的精進。這是岡波巴學到的精神,原來最重要的口訣就是「精進」。

 


如果你有一天偷懶,你就已經離開這個「精進」的口訣;你有一天不修法,你已經離開「精進」的口訣。所以,密勒日巴要岡波巴住在山裡,因為你住在山裡的時候,你能夠精進,能夠很努力。你如果住在世間,做很多世俗的事業,你不但覺受會消失掉,你連精進都會忘掉。所以,你必須要成就以後才能夠下山。「專一瑜伽」要閉關,「離戲瑜伽」要住山,這兩點都是非常重要的。在大手印的法裡面有教導,專一瑜伽,要閉關你才能專一啊!離戲瑜伽要住山,因為你住在山裡,才能離開這個遊戲的人間。你進到深山裡面精進修行,你要有覺受,專一就會有覺受。離戲就會有覺受,你不離開人間的遊戲,佛菩薩的覺受如何來,這是兩個很重要的大手印,一個是「專一瑜伽」,一個是「離戲瑜伽」。「專一瑜伽」你必須要學習精神統一,你才能夠有覺受;你精神不統一,哪裡來的覺受?你沒有離開人間的遊戲,還在做人間的事業,什麼時候你能夠離戲啊?離開人間的遊戲,你才能有更大的覺受,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有一個人咳嗽去找醫生。醫生問:「你幾歲啊?」他回答:「我七十五了。」醫生問他:「你二十歲有沒有咳嗽?」「我二十歲沒有咳。」「那你四十歲有沒有咳嗽?」「我四十歲也沒有咳嗽啊!」醫生回答說:「你此時不咳什麼時候咳。」老人家因為老了,器官有一點毛病,免疫力沒有了,他就一直咳嗽。年輕的時候他不會咳嗽,因為他有抵抗力,等到你的免疫力沒有了,你就拼命咳,醫生講的話是很對的。
  
你要真正的修行,專一的時候,跟離戲的時候,才有可能覺受出來。你如果一直在人間遊戲,貪啊!瞋啊!痴啊!世俗啊!你怎麼會有覺受,一定是不會咳的。要咳,要等到所有外面的免疫力都沒有了,你就開始咳了,有咳嗽的覺受。為什麼,因為你年輕的時代已經過了,中年的時代已經過了,老年的時代來臨,你開始咳,你有咳嗽的覺受。你如果能夠離開世間、離戲,如果能夠閉關專一,你的覺受就會產生。所以,我們修行密教,你能夠專一持咒去觀想,去入三昧地,你的覺受就會產生出來。你世俗的事情少做一點,多用功一點,你的覺受就會產生。
  
昨天講鸚鵡的笑話,今天再講鸚鵡的笑話。有一隻鸚鵡很聰明,那個人去買鸚鵡,「牠會講話嗎?」「會啊!你拉牠右腳的時候,牠會講『早安』,拉牠的左腳的時候牠會講『再見』。」那個人很好奇,就拉牠的右腳,他說「早安」;拉的左腳,變成「再見」。他突然間拉兩隻腳,鸚鵡就講:「你要把我摔死嗎?」
  
其實,我們現代的瑜伽行者當然也要照顧著事業。師尊教你們要去閉關,要去住山,你說:「你要害死我嗎?」也不能這樣子啦!以前的行者,他能夠在深山裡面獨自生活,他沒有什麼事業,像密勒日巴一輩子住山,祂是專一在修行,沒有別的事。祂也是跟人家化緣,也不賺錢的。現在的社會不同了,你住到深山裡面去,沒有一點資糧的話,會餓死。在密教喇嘛閉關都是三年。三月三天,要閉關那麼久的時間。那他的資糧從哪裡來,所以還是要做事業。但是,你要規定一個時間,我是在幾點到幾點修法,你只要這樣子就好了,就是在那個時間裡面能夠專一。教你們住山,大家都到深山裡面去獨自生活,統統不做事業了,就跟剛才那隻鸚鵡講的:「你要害死我嗎?」
  
大家努力去賺錢,等你有了資糧,有一段時間你可以住在深山裡面好好修行,那個對大家都有利益的。密勒日巴講,精進是非常的重要,精進就是每一天都要做的功課,不能有一天遺忘。找一個時間,在那個時間就等於在做專一的功夫,在做住山的功夫,這是比較符合現代人的生活。像他們古代的在藏地的修行人,一輩子都是在修行,那就是「專一」跟「離戲」。那我們現代人,在每天當中找一個時間,你專心、專一地做「專一瑜伽」,專一地做「離戲瑜伽」,這樣子就可以了。
  
其實師母講過,我是現代生活的低能兒,這一點我是承認。電燈泡壞了,我連拉都拉不下來,我連轉都不知道轉哪一個方向;電腦我一點都不懂,因為我學電腦一定把窗子打開,把電腦丟下去,不能有那一點耐性去做這種事情。所以我對電子、音響方面也不會;電腦我也不會;手機也不會;iPad也不會,我連洗衣機都不會操作,我什麼都不會。真的,在現代生活上講起來,我真的好像很多的生活,我都不太懂,都必須要人去做我才知道。其實也不錯的,低能兒是這樣子的,就會有人來做。因為我是真的很專一在心中。你說英文嘛!當然誰都知道,佛青的英文最好,佛奇的英文也很好,再來呢,珊妮的英文,有一點點印尼腔,師母英文也很好。我的英文當然是,大家知道的。但是我在佛法方面來講,對修行方面來講,我就不一樣。我專注在寫作,專注在修法,這兩樣是我的專長。其他的我都不會。
  
所以有一個笑話,有三隻鸚鵡,客人來了問第一隻鸚鵡「這隻多少錢?」「這隻是五十萬。」「五十萬很貴啊!為什麼要五十萬?」「這一隻鸚鵡會彈鋼琴。」「那另外這一隻呢?」「這一隻要一百萬。」「怎麼那麼貴啊?」「這一隻更聰明,牠會打電腦。」「那第三隻呢?」「這一隻更貴,這隻要三百萬。」「牠會什麼?」賣鸚鵡的講:「牠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會,為什麼要賣三百萬?」「因為左右這兩隻都叫牠『師尊』啊!」
  
所以不一定要會彈鋼琴,不一定要會打電腦,你只要懂得佛法,真實相應,你的佛法能夠利益眾生,你自己也受益,自己也證悟菩提,那麼這一隻鸚鵡就是最貴的。所以,我們也不要說:「我什麼都不會。」你只要會佛法,你就是最尊貴的。謝謝大家,嗡嘛呢唄咪吽!

法會開示影音連結

20111211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於甘露精舍瑜伽焰口法會後開示 https://youtu.be/3mWF0Abzhks

 
來源:台灣甘露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