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1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1-12-03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識自心眾生 見自心佛性


2011-12-03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識自心眾生 見自心佛性
識自心眾生 見自心佛性

 

<蓮生法王2011年12月3日台灣雷藏寺佛母大孔雀明王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經文:已上七佛,今以釋迦文佛首傳。
第一摩訶迦葉尊者、第二阿難尊者、第三商那和修尊者、第四優波{毛匊}多尊者、第五提多迦尊者、第六彌遮迦尊者、第七婆須蜜多尊者、第八佛馱難提尊者、第九伏馱蜜多尊者、第十{月劦}尊者、十一富那夜奢尊者、十二馬鳴嗚大士、十三迦毗摩羅尊者、十四龍樹大士、十五迦那提婆尊者、十六羅{目侯}羅多尊者、十七僧伽難提尊者、十八伽耶舍多尊者、十九鳩摩羅多尊者、二十闍耶多尊者、二十一婆修盤頭尊者、二十二摩拏羅尊者、二十三鶴勒那尊者、二十四師子尊者、二十五婆舍斯多尊者、二十六不如蜜多尊者、二十七般若多羅尊者、二十八菩提達磨尊者(這是為東方初祖)、二十九慧可大師、三十僧璨大師、三十一道信大師、三十二弘忍大師。
「惠能是為三十三祖。從上諸祖,各有稟承。汝等向後,遞代流傳毋令乖誤。」
大師,先天二年癸丑歲八月初三日(是年十二月改元開元),於國恩寺齋罷,謂諸徒眾曰「汝等各依位坐,吾與汝別。」法海白言:「和尚!留何教法,令後代迷人得見佛性?」師言:「汝等諦聽!後代迷人,若識眾生,即是佛性;若不識眾生,萬劫覓佛難逢。吾今教汝。識自心眾生,見自心佛性。欲求見佛,但識眾生。只為眾生迷佛,非是佛迷眾生。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汝等心若險曲,即佛在眾生中;一念平直。即是眾生成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無佛心,何處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吾今留一偈與汝等別,名自性真佛偈。後代之人,識此偈意,自見本心,自成佛道。
※※※
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佛母大孔雀明王。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尊貴的貴賓my sister 盧勝美,my fourth sister盧霓英,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立法委員候選人張國鑫先生,宗委會法律顧問黃月琴律師,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和夫人陳澤霞女士。另外,今天有從東南亞來的一間寺廟的理事長和所有理事委員,他們穿白色衣服的,也是我們今天的貴賓。謝謝你們來,希望你們多參訪。他們也是來皈依的,坐在我們大殿的龍邊。歡迎你們來,你們請坐。
  
對於今天的「佛母大孔雀明王」,我們已經傳了很多的法,就是「佛母大孔雀明王本尊相應法」、「星光身法」、「祈雨法」、「鎮地震法」、「增益法」、「敬愛法」、「淨身心法」、「除鬼怪法」、「除病法」等法。由於這尊明王的四隻手臂,一隻拿白蓮花,象徵著祂能夠做「息災」的事業;另外一隻手拿著孔雀羽,可以做「降伏」事業;還有一隻手拿著吉祥果,是屬於「賜福」用的,就是賜給福分、賜給智慧的;還有一隻手拿著俱緣果,是象徵著敕令所有的人,個人不論從家庭到國家,修「敬愛」用的。所以,佛母大孔雀明王可以做四種世間所有的事業,並且能夠圓滿。今天穿的衣服,你穿紅色的也可以,是祈求「敬愛」用的;你穿黃色的也可以,是祈求「賜福」用的;你穿白色的也可以,做「息災」事業用的;你穿藍色的衣服也可以,做「降伏」用。「息災」、「增益」、「降伏」、「敬愛」這四種法,在孔雀明王裡都可以圓滿達成。(眾鼓掌)
  
有下雨,就有所謂的止雨,他們跟我講:「師尊一定要傳『止雨法』。」因為雨下得很多,所以,泰國就成了水國,淹大水了,大洪水了;雨下得多了,就應該要止雨。泰國的洪水為甚麼會退掉呢?應該整個曼谷都會淹掉的,但是,只淹了30%,還有70%沒有淹。因為泰國密行堂的弟子請求師尊在這邊止雨,「不要下雨,讓水退掉」。祈求完了的當天晚上,蓮花童子就現身在泰國弟子的夢中,蓮花童子帶他去看,大地突然變成一個嘴巴,一個很大的口,所有泰國的洪水全部流到那個口裡面。那位弟子醒過來以後,就說:「泰國的水會退了,曼谷不會全部被淹。」他醒來以後,泰國的水就退了。(眾鼓掌)所以,如果能夠祈求下雨,就要能夠讓雨停止,下了太多,就應該停。
  
那麼,如何是「止雨法」?我簡單告訴大家,只要能夠和孔雀明王相應,你叫「雨停」,雨就停;結孔雀明王手印,唸孔雀明王的咒:「嗡。摩玉利。吉拉帝。梭哈。」「嗡。摩玉利。吉拉帝。梭哈」「嗡。摩玉利。吉拉帝。梭哈。」這時候,行者如果和孔雀明王有相應,孔雀明王就會下降,孔雀明王一下降,你就到屋子外面,張開你的手,雨就下在你的手上,然後,握住那一些雨,再將雨扔回天上,敕令:「嗡。摩玉利。吉拉帝,急急如律令,立刻止雨。梭哈。」就是這樣唸,雨就會停止,就是這麼簡單,將天下來的雨再還歸於天。也許,你們會想:「怎麼會這麼簡單呢?」其實,所有的法都在你的心中;假如你沒有相應,所有的法都不成。假如你有了相應,你心中演甚麼法,甚麼法就成。

真正的行者,真正的一個高僧,一個得道的人,一個修行的聖賢,任何的法,只要他的一個念頭就成了。(眾鼓掌)
  
你們看,師尊到宜蘭頭城的烏石港做法會,法會前的三個禮拜一直下大雨,下下下下下個不停,到了盧師尊做法會的那一天,你以為是「天公疼憨人」嗎?是我笨笨的去做法會這樣嗎?笨笨的去了,就剛好碰巧那天是晴天?這「憨人」做完法會回來了,晚上又下雨了,從此再下幾個禮拜的雨,只有那一天是晴天。我跟大家講啊!那是巧合,我是剛好去到那裡,雨就不下;我哪知道,我走了以後,雨就又下了?為甚麼那麼巧?就只有那一天沒有下雨耶!其他的時間全部都在下雨。
  
今天也是陰冷的天氣,說是非常冷,是台灣的第一波寒流,非常冷,這種溫度是很適合我的。適不適合你們,我是不知道。在西雅圖,就算下雨,我裡面只穿一件汗衫,外面一件袍,還是露出手臂的,我還是穿拖鞋、打赤腳,我沒穿襪子,從來不穿襪子,下雪天也不穿襪子。
  
有一次,西雅圖下大雪,我們做法會,有一個記者來採訪我,他看我穿著拖鞋,打著赤腳,他說:「你怎麼不怕冷?」我說:「冷是甚麼?」我從來不怕冷的,再怎麼冷的天氣,我就是一件喇嘛裝,一件薄的龍袍,打著赤腳,穿著拖鞋,這拖鞋就是我的標記啊!我也從來不穿涼鞋的,上山、下海、搭飛機、坐船,統統穿拖鞋。依照台灣電視裡面會講:「欸!這個人是『拖鞋哥』啊!」
  
有一天,我看電視,有一個小姐,在火車上或是在公車上,她翹起腳來,挖她的腳皮啊!挖香港腳,挖一挖以後,那小姐將腳皮往自己的嘴裡吞,一丟就吞進去,電視播報員說這是「腳皮妹」。她是「腳皮妹」,我就是「拖鞋哥」。

 


我今天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是很簡單講的,六祖再來講的是傳承,禪宗也有傳承喔!從「七佛」開始,到「釋迦牟尼佛」,然後,由「釋迦牟尼佛」傳「大迦葉尊者」,「大迦葉尊者傳阿難」,一直傳傳傳傳傳到第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這是為東方初祖」。這前面的二十八祖都是印度人、天竺人。從二十八祖以後,二十九祖就是「慧可」,三十祖就是「僧璨」,三十一祖就是「道信」,三十二祖就是「弘忍」,而「惠能」就是三十三祖。然後再傳,從「惠能」底下分為五宗,就是「溈仰宗」、「臨濟宗」、「曹洞宗」、「法眼宗」、「雲門宗」。目前在台灣所傳的,和在東南亞、香港一帶所傳的是「臨濟宗」;而在韓國、日本所傳的有「臨濟宗」和「曹洞宗」,其他的宗就比較少,人數比較少。傳承下來,「臨濟」就是「臨濟義玄」,那一宗傳到現在,目前為止,就是每一祖每一祖這樣傳的,傳到現在,到你的身上,也就是所謂的「正法眼藏」(或稱「正眼法藏」)的傳承,就是這樣傳下來的。所以,禪宗是有傳承的,不要以為禪宗沒有傳承,他們的傳承和我們的密教是一樣的。就像我們中國的皇帝一樣,也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如唐、虞、夏、商、周、秦、漢、十國、魏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民國,這樣一代一代,一國傳一國的傳下來,這就是傳承。
  
唐朝有一個皇帝,唐中宗李顯,我們稱這皇帝為「最牛的皇帝」。甚麼是最牛?這皇帝的父親,就是李顯的父親,是不是皇帝啊?他是皇帝,他傳給他的兒子,就是李顯。再來,唐中宗的弟弟也是皇帝。唐中宗李顯傳位給他的兒子,兒子也是皇帝;再來,他的侄子也是皇帝,更妙的,唐中宗李顯的媽媽也是皇帝。唐中宗時代,居然有6個皇帝,父親是皇帝,自己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兒子是皇帝,姪子是皇帝,媽媽也是皇帝。所以,有一個藥的名字叫作甚麼?「六味皇帝丸」(六味地黃丸),是不是啊?這就是傳承,皇帝也是靠傳承,朝代也是靠傳承,統統都是靠傳承。你說你不是傳承?當然是啊!你的父親和母親傳給你這個兒子,你結婚以後所生的兒子,又是你的傳承。祖父傳父親,父親傳兒子,兒子傳孫子,這就是人類的傳承。你哪裡不是傳承?甚麼都可以改,就是我自己姓「盧」的姓不能改。你可以去戶政事務所改名啊!但是要改自己的姓就難了。我姓「盧」就是姓「盧」啊!這就是「盧」家的傳承。惠能也姓「盧」啊!祂是我們盧家的祖宗啊!第三十三代祖──禪宗的祖師。所以,甚麼事情都有傳承。所有佛教所講的因緣法,全部都是有傳承的。
  
密教也是講傳承的,在民國時代,我們供養兩個活佛,一個是「章嘉大師」,一個就是「甘珠佛爺」──「甘珠活佛」。我們黃教的傳承就是「甘珠活佛」傳給「吐登尼瑪」,「吐登尼瑪」就傳給「吐登達力」,「吐登達力」傳給「吐登達吉」,「吐登達吉」傳給「吐登其摩」,我就是「其摩」啊!這就是傳承啊!禪宗有傳承,我們密教有傳承,「甘珠佛爺」──「甘珠活佛」->「吐登尼瑪」->「吐登達力」->「吐登達吉」->「吐登其摩」。
  
前天,我換了一個電視機,因為電視機壞了,巧得很,那牌子和我相應耶!叫作「CHIMEI」,有沒有叫作「CHIMEI」的牌子?沒有聽過?到我家看電視!(師笑、眾笑)相應了,相應了,不管了。(師笑、眾笑鼓掌)
  
六祖在「先天二年癸丑歲八月初三日-是年十二月改元開元-於國恩寺齋罷」,吃完了飯,對所有的徒眾講,「汝等各依位坐」──你們統統都坐好,我跟你們告別。「法海白言」──法海就講話了:「和尚!留何教法,令後代迷人得見佛性?」我覺得這法海是白癡,六祖已經留了很多的教法,統統要給後代的迷人得見佛性,他現在卻還在問,可能是問給大家知道的。
  
六祖講:「你們仔細聽,後代迷惑的人,如果能懂得眾生,就識佛性;若不懂得眾生,萬劫──經過很久的時間,也很難找到佛性。」懂得眾生,就可以看見佛性,不懂眾生,就不知道佛性,這一句話,講得太好了。我常常講一句話:「眾生不可思議。」你如果不懂得眾生,你就真的不明白佛性,你真的懂眾生,你就會馬上看見佛性,馬上知道佛性。「我今天教你,識自心眾生,見自心佛性」──你認識你「心的眾生」,你就可以看見「心的佛性」;「如果要求見佛,只要認識眾生,只為眾生迷佛」──所有的眾生,對佛都是很迷惑的,「非是佛迷眾生」──非是佛來迷惑眾生,而是眾生迷惑佛;「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邪險,佛是眾生」,這句話講得好啊!眾生和佛是完全沒有分別的,因為「迷」,才變成眾生,如果你認識了你心中的眾生,你就是佛。所以,「自性平等,眾生是佛」;假若你的自性已經邪險了,那麼,你這個佛,也就是眾生啊!「汝等心若險曲,即佛在眾生中;一念平直。即是眾生成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真佛」這兩個字,就是六祖講的,「自若無佛心,何處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無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萬種法。故經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吾今留一偈與汝等別,名自性真佛偈。後代之人,識此偈意,自見本心,自成佛道。」以後我們再談六祖所講的這個偈。
  
在這一篇文章裡面,可以分為「二」,一個是佛,一個是眾生,也可以成為「一」;眾生就是佛,佛就是眾生。也就是「悟了,眾生是佛;迷了,佛就是眾生」,六祖的意思就在這裡。這裡提到的「自性真佛偈」,我常常想到這個「真佛」兩個字,這「真佛」不是我創的啊!你看!從六祖嘴裡講出來的「何處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祂講的偈又叫「自性真佛偈」、還有「自佛是真佛」,「真佛」全是六祖講的。所以,有人講說「我退出『真佛』」,你在搞甚麼啊?你退無可退,你本來就是「真佛」嘛!退甚麼「真佛」?我皈依「真佛」,你皈甚麼皈啊?你本來就是「真佛」嘛!有人說:「我開悟了,我退出『真佛』。」那麼,你悟甚麼悟啊?你都不知道你是「真佛」啊?還退出「真佛」?你有沒有搞錯啊?你本來就是「真佛」嘛!既然你沒有皈依,何來退出啊?
  
有人自稱開悟,又退出「真佛」,豈不是矛盾萬千啊!矛盾的人啊!你開甚麼悟?你是開悟的人,你就知道自己是「真佛」,既然從來沒有皈依過,也就從來沒有退出過,這才是開悟;你從來沒有皈依過,也從來沒有退出過,這才是「真佛」。其實,你本身就是「真佛」,又何必皈依「真佛」呢?既然你是「真佛」了,認得「真佛」了,又何有退出「真佛」?

所以,「皈依」是一個假名,「退出」也是一個假名,你要認識你自己,你就是「真佛」。

你不迷惑,本人從來沒有迷惑,心也不邪,就沒有所謂的「皈依」,也沒有所謂的「退出」。所以,「皈依」只是一個名詞,你「來」也只是一個名詞,你「離開」也是一個名詞,因為你本來就是「真佛」。六祖講得非常清楚,只要你悟了,你就是「真佛」,從來沒有「進」,也沒有「退出」。(眾鼓掌)
  
講實在話,師尊講的這一部經,實在是太偉大了,因為祂講的是最清楚的,和密教本身是相通的,密教到了最高頂的時候,是住在一個很寬廣的、平等的、沒有分別的,永遠很舒坦的一個境界裡面,寬廣而且沒有分別的。所謂「進入」,所謂「退出」,全部都是分別。這部經實在是很偉大的,是百毒不侵的,祂教你百毒不侵。
  
而甚麼是百毒不侵呢?有一個人,在草叢中,被一條毒蛇咬到,那毒蛇是很毒的百步蛇,被咬到的人只要走了一百步就死掉,所以這種蛇叫百步蛇。這個人被蛇咬了以後,他還是一直走,沒有死,但是那一條蛇卻死了。為甚麼?這一個人回頭對蛇吐了一口口水:「老子從小就是喝三氯氰胺的奶水長大,吃多氯聯苯的餿水油,打假的預防針,吃狂牛肉,吃打激素的chicken,身上的毒,比百步蛇還毒。」百步蛇都被他毒死了。
  
你若學會六祖的法,你就百毒不侵,任何人咬你,任何人譭謗你,任何人陷害你,任何人攻擊你,任何人罵你,你呀!百毒不侵。甚麼叫百毒不侵?一切外面的環境,都不影響你的佛性,南摩不達耶!一切的攻擊,你的心統統都不動,自在如如,南摩不達耶!(眾鼓掌)這就是百毒不侵哪!六祖教你百毒不侵,真的是很厲害。走遍天涯海角,拳打南山猛虎,腳踢北海蛟龍,沒有一個人是你的對手了。真的,你就成為祖師爺,如果你能開悟的話,天下無敵手,開悟的和開悟的在一起,可以知道對方是開悟的,是明白了;不明白的,經過100次的宗派,拜過100個師父,退出100個宗,你還是不明白啊!如果你明白了,你就會知道,從來就沒有「進」,也沒有「退」,你自己本身就是佛,而且,平等沒有分別的看著眾生,這是六祖教大家的。
  
若你本身開悟了,你的煩惱就斷盡了,雖然有一些波折,好像是人家製造一些問題給你,你也可以很快地化解掉,在你的心海之中、佛海之中,可以很簡單地化解掉,不會有麻煩的。
  
在這裡就有一個麻煩,有一個已經結婚的小主管,愛上他底下的一個女職員,很不幸的,就傳承下去了──這小職員肚子大了,怎麼辦?小主管就教小職員不要生,小職員說:「我要生,我是愛你的,我一定要生下愛的種子。」她一定要傳承下去。那小主管很害怕,scared(英文:害怕),「這樣好了,妳要生的話,我讓妳休假,妳到日本去生。」小職員就問說:「主管,我去日本生,那我的生活費怎麼辦?」「妳如果生了,妳就寫明信片來,上面只要寫『日本的拉麵到了』,我就會寄生活費給妳。」女職員就到日本,去到了福岡,?桽?朘?晡?晛(日文:福岡),在?晜?淩?捰?梫?淩?捰(日文:九州),她去了九州的福岡啦!生了以後,寄了一張明信片給那個主管。那主管收到明信片,一看,「啊?」就暈倒了。他的妻子趕緊找來了醫生,她覺得很奇怪,拿起明信片來一看,醫生也趕快拿起來看,「日本拉麵到,」寫著:「日本拉麵到,一共有四碗,兩碗有香腸,兩碗沒有。」這真的是麻煩。小主管真的是暈倒,真的是麻煩事。我們行者,沒有麻煩,斷掉所有的煩惱,一點煩惱都沒有。
  
上回,我講了一個笑話。二十歲的女人,像橄欖球,大家都要搶;三十歲的女人,像籃球,只有少數的人搶而已;四十歲的女人,像乒乓球,只有一個人在對打,因為只要一個人對打就可以了,四十歲的女人,只跟一個人這樣叩來叩去的對打;五十歲的女人,球一丟過來,大家都閃,變成躲避球,五十歲的就變成躲避球了;六十、七十歲的女人,像甚麼球?像高爾夫球,打得是越遠越好;八十幾、九十幾的女人啊!算了!算了!算了!已經不是球了。這是球和女人得比喻,也是比喻的很好。我是要跟大家講,這也是一個煩惱的事情。所以,要知道,要早一點修,如果你是二十幾歲,青春年華,很快樂,事實上,年紀越來越大,活的時間越來越少,所以必須要早一點修行,不要年輕的時候不修,等到老了才修,這樣不太好的。
  
我們並不迷惑,所謂的迷惑,就是我們在修行時,有的時候會迷惑,甚至於會走入邪道,就不太好。所以,自己認清自己,自己要想想自己,要認清自己。有兩隻牛在對話,一隻牛說:「我們的國家裡已經發生狂牛症了,我們會不會受到感染?會不會被感染到狂牛症?」就是瘋牛症啦!另一隻牛說:「不會的,我們不會被感染,因為我們是馬。」我們修行也要小心一點,自己認為是佛,你要想想自己的行為,和佛的行為是不是符合?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是佛了以後,你的行為變成很狂,發狂的狂,狂佛,變得妄佛,有時候又迷佛,迷的是眾生,狂呢?就走入邪道。總之,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將自己的行為先修好,將自己的行為天天三省吾身,你要知道自己是佛,要跟佛一樣的話,要發菩提心,要發出離心,要有正見,這是學佛的標準。要發菩提心,要發出離心,又要有正見,這樣才是佛的表現,違背這個就不行了。這一點,非常的重要。你看,狂牛症,牠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狂牛,還以為自己是馬!
  
六祖已經跟我們講了,我們都是「真佛」,只要你悟了,開悟了,確實認識眾生。我已經提出很重要的一句話:「你要如何認識眾生?」你只要認識眾生了,你就認識了佛;你如果不認識眾生,你仍然是眾生。那麼,眾生是甚麼?佛啊!「真佛」啊!你們射箭的時候,我問你:「眾生是甚麼?」如果,你能提出「眾生是甚麼?」的正見出來,你真的認識了眾生,你就開悟了。反過來講,「因果輪迴是甚麼?」如果,你認識了「因果」和「輪迴」,也認識了眾生,確實的認識了「因果」和「輪迴」,你百分之百就開悟了。(眾鼓掌)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