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1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1-11-05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佛魔同源悟無生


2011-11-05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佛魔同源悟無生
佛魔同源悟無生

本期《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經文:
「一切無有真,不以見於真,若見於真者,是見盡非真。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自心不離假,無真何處真?有情即解動,無情即不動,若修不動行,同無情不動。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能善分別相,第一義不動,但作如此見,即是真如用。報諸學道人,努力須用意,莫於大乘門,卻執生死智。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

※※※
  
我們仍然一心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大自在王佛。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印尼佛教司司長Dr.韋南多and his wife,中央研究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南投縣政府民政處處長陳瑞慶處長,my elder sister盧勝美、my second sister盧玉意and her husband,南投縣草屯鎮警察分局局長李文智分局長、李哲賢組長,草屯派出所施文村所長,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夫人薛淑媚女士、宗委會法律顧問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卓忠三律師,宗委會會計長Teresa Piersa and her husband,南投縣議會簡沛霖議員,師尊大學同學朱金水、陳澤霞、蔡明穎、楊淑梅,香港中文大學譚偉倫教授,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
  
I just came back to Taiwan for two day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Seattle Lei Zang Temple have many ceremonies. In Panama, in Chang Hong temple, also have ceremony.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East, have many ceremonies, so two months in the United States was very busy. Then came back here.
  
在國外,巴拿馬講了「時輪金剛日月輪法」;在休士頓密儀雷藏寺介紹了時輪金剛的「五輪」;在西雅圖雷藏寺傳了「大梵天王法」;在佛羅里達州的聖德雷藏寺傳了「天一神水法」;而在紐約講了「大隨求菩薩法」;在Philadelphia費城講真佛宗本身蓮花童子真正的傳承法流。這幾個法都是非常重要的。(眾鼓掌)
  
在西雅圖雷藏寺所傳的「大梵天王法」,就是在印度教裡面,三大神當中的第一個大神,也就是「創造神」。今天在這裡所要傳的,剛好是和「創造神」相反的神,祂叫作「破壞神」。印度教的第二大神,就是「破壞神」,就是「大自在天王」,還要加上一個如來,這裡面還有很多的秘密存在。印度教裡還有第三個大神,叫作「遍淨天」,「遍淨天」就是「保護神」。所以,印度教中,完全是由「創造」、「破壞」、「保護」這三個大神在主宰整個宇宙,這就是印度教的一個循環。
  
佛教的淵源,不能講完全是從印度教裡面所產生出來的佛教,而是佛陀本身,在勝義諦裡了解到一切的循環、一切宇宙的真理,祂終於明白了解,所以才創造了佛教。釋迦牟尼佛就是我們佛教的教主,有一句話:「王中之王是第六天王;聖中之聖是大覺佛陀。」其中的第一句「王中之王是第六天王」,而「大自在王如來」就在第六天,就是「大自在天」。
  
日本有一個宗教,是佛教的一個支派,專門唸「南摩妙法蓮華經」,叫甚麼宗啊?「日蓮宗」。他們的御本尊是從來不讓人家看的。打開他們的御本尊──中央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祂的左手邊,有所謂的「大自在天魔」,他們所尊重的御本尊裡面有「大自在天魔」。我現在就告訴大家,這是天大的秘密。這秘密很少人講。今天,蓮哲上師說要做護摩,做「大自在王佛」的護摩。你們去查佛教所有的經典和佛教的辭典,找「大自在王佛」,有沒有這一尊啊?有幾個上師講沒有,有幾個上師靜默,有幾個上師是面無表情。佛教的辭典沒有「大自在王佛」,蓮哲上師居然要我做「大自在王佛」的護摩,還傳真到美國,問:「請問『大自在王佛』的咒語是甚麼?請問『大自在王佛』的手印是甚麼?」我回來兩天就要做「大自在王佛」的護摩了,卻沒有人知道祂的手印,也沒有人知道祂的咒語。今天如果我不知道「大自在王佛」,不知道祂的咒語,也不知道祂的手印,我今天如何傳法?如台灣話說的:傳一個毛(台語文:無用之意),國語就是:傳一個毛。在我還沒講咒語和手印前,你們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全然わからない(日文:完全不知道),這裡有 Japanese master here, come from Nihon(日本),domo konichiwa(日文:どうも こにちわ,你好之意),sumimasen(日文:すみません,抱歉之意),沒有人知道「大自在王佛」,大家都只知道「大自在天」。
  
宇宙是非常很奇妙的。就像印度教的「創造」、「破壞」和「保護」這三個大神,在印度教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道家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畫個太極,中間一個S,一邊是白的,一邊是黑的,白的就叫作「陽」,黑的就叫作「陰」,白的就是白天,黑的就是晚上。道家所講的「陽極」,就是「純陽」;「陰極」,就是「純陰」。除了「純陽」和「純陰」以外,全部都是「陰中帶陽」和「陽中帶陰」,整個互相在循環,「一陰一陽是為道」。「陽」又代表「火」,而「陰」又代表「水」;「陽」又代表「父」,「陰」又代表著「母」。宇宙和人就是一種循環,沒有永遠的成長,因為成長到一個數目的時候,一定會變成「陰」;而「陰」到極點,就是「陰極陽生」,又會重新再回到「陽」。「陽中帶陰」和「陰中帶陽」,這裡面包含的就是一種循環,一種輪迴。
  
「大自在天」,我們稱為「魔」,是魔王在那裡。師尊講過很多的淨土,地藏王菩薩的淨土叫作「翠微淨土」;彌勒菩薩那裡的淨土叫作「兜率天」的兜率內院的「彌勒淨土」,祂也是在「天」。地藏王菩薩的淨土是在地獄。「大自在天」也有一個淨土。釋迦牟尼佛的淨土在哪裡?在「色究竟天」,是色界最高的天,祂有一個宮殿,釋迦牟尼佛的淨土在那裡。西方有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淨土」,東方有阿閦如來的「妙喜淨土」,還有藥師如來的「藥師琉璃光淨土」。很多的「天」都有淨土,而在「大自在天」當中,有一個淨土,就是「最勝法界宮」,就是「大自在天」的淨土,淨土裡面有一尊佛,就是「大自在王佛」。(眾鼓掌)

佛經裡面經常提到,「王中之王是第六天王」,第六天王也就是「大自在天」,其中有一個王就是「大自在王佛」,祂就在「大自在天」的「最勝法界宮」。有很多的佛在「大自在天」來來往往,很多的佛都是在「大自在天」,那麼,「大自在王佛」是怎麼出生的?我跟蓮哲上師講,你今天供的形象就用毗盧遮那佛──以大日如來的形象作為「大自在王佛」本身的形象,是以十三地的佛,作為「大自在王佛」本身的形象。請問今天用的形象是哪一尊佛?是大日如來?大日如來轉法輪印的形象。不過,大日如來有很多的形象,而這一尊是屬於大日如來轉法輪印的唐卡畫。

大家一定覺得奇怪,「大自在天」怎麼有「最勝法界宮」?還有「大自在王佛」在那裡?這裡,有幾個咒語,「嗡」──就是宇宙;「摩醯」,大家以為「摩醯」就是在基督教裡的「摩西」,就是在《聖經》的創世紀裡面提到以色列時寫到的「摩西」。當時,希伯來人在埃及,有一個人叫「摩西」,他帶走希伯來人出埃及的「出埃及記」。但是,這咒語上的「摩醯」不是那個「摩西」,是不同的。其實是「摩醯首羅天」(Mahesvara),就是「大自在天」;「濕拉婆耶」──簡單的說就是「濕婆」(Shiva),就是「摩醯首羅天濕婆神」;「布達」--就是佛;「梭哈」──圓滿一切。如此形成有自在佛咒語「嗡。摩醯首羅天濕婆神。布達。梭哈。」「嗡。摩醯首羅天濕婆神。布達。梭哈。」這咒語有「摩醯首羅天」天王,有「佛」,在一起,這咒語是「佛魔一如」,「佛」和「魔」是一如的。
  
根據「八卦」裡面講,「陰」和「陽」是矛盾的,又是「一如」的;「佛」和「魔」是矛盾的,也是「一如」的。看看中國道家的太極,一個「陽」和一個「陰」;都是「道」,「一個佛」「一個魔」也是「道」。這咒語裡面有「佛」和「魔」。那麼,我們人是甚麼?人的身體裡面有一「陽」一「陰」,有「水」和「火」,還有「父親」和「母親」。我們人就是一個小宇宙,而整個宇宙就是一個大宇宙。假如你將「陰」的化盡了,就變成「純陽」,也能找到真實,在道家稱為「純陽」,就是找到真正的真實。佛也是一樣的,要你本身找到一個真實。
今天要講《六祖壇經》的偈,這個偈和我們剛講的非常的配合。「一切無有真,不以見於真,若見於真者,是見盡非真」這就是在討論「真」;「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這裡談到「假」了;「自心不離假,無真何處真」,哪裡有一個真的東西啊?「有情即解動,無情即不動」,有情和無情是相對的;「若修不動行,同無情不動」,假如你修了「不動」以後,就和木頭、石頭一樣;「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你看,動的上面有不動!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能善分別相,第一義不動,但作如此見,即是真如用」這是六祖講的偈喔!「報諸學道人,努力須用意,莫於大乘門,卻執生死智。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六祖的偈,剛好用在「大自在王佛」。你們聽了,一定有一點矛盾,「佛」和「魔」是矛盾的,但是,「佛」和「魔」卻是同出一源。
  
我們每一個人,是「佛」嗎?是「人」嗎?是「魔」嗎?你看看自己的心,「佛」也出自於你自己的心啊!「魔」也出自於你自己的心啊!你是「佛」還是「魔」?都是你自己。整個宇宙的現象也是一樣,「佛」和「魔」同出一源。你看你自己的心,「地獄」、「畜生」、「惡鬼」、「天」、「人」和「阿修羅」六道,還有「四聖」和「佛」,哪一個不是出自於你自己的心呢?所以!在我們未成「佛」之前,全部統統都是「魔」啊!你們相信不相信?(眾鼓掌)那麼,你是佛還是魔?在你沒有成佛以前,身上還是有魔;只要你成為佛,才可以講你不是魔。你沒有成佛,你就是魔。
  
六祖在這裡面提到,講起來很深哪!我今天講的這個道理太深奧,讓你們「矇查查」(廣東話:一頭霧水),一般人聽不懂,「唔知道!」(廣東話:不知道),不知道啊!「你在講甚麼?我們不知道啊!不明白啊!」其實,就是同一個源,你要從「假」的,從「魔」的,從「不動」的生出一切,從來就沒有真的。從佛的眼中來看,「一切無有真」,一切沒有一個真實的,全部是假的;「不以見於真」,你所看見的,沒有一個真實的。六祖的道理實在是太深了,實在是非常的難講。

講例子好了。有一個小孩興沖沖地的跑回家,跟他媽媽講:「老師今天表揚我。」他的媽媽一聽,覺得非常的奇怪,平時她的小孩都是被人家打啊!甩耳光啊!被批評的啊!於是就問他:「老師今天表揚你甚麼?」小孩說:「今天所有罰站的同學裡,我站的是最直的。」我的意思就是,「魔」就是「魔」,永遠是受到批評。但是,有一天,「魔」會站的非常的直,祂也要受到表揚,因為祂就是「大自在王佛」。終於有一個人,從「魔」裡面出來而成佛。釋迦牟尼佛也是,沒有「魔」,是不能成佛的。祂到人間來,要成佛就要經過「魔王天」。從魔王那裡出來,站得最直的,就是釋迦牟尼佛。(眾鼓掌)再講一個例子,在百貨公司的玩具前面,有一個小孩子向他父親吵著要買一個小喇叭,他父親皺起眉頭:「恐怕你吹起喇叭來,會鬧得我頭痛。」兒子跟他老爸講:「我等你睡著了以後再吹。」
  
我們醒著的時候就是「陽」,睡著就是「陰」。當我們醒著的時候能夠「自在」,壞的事情不要去做,好的事情我們做,我們做善事,是醒著的時候的自在。但是,問題來了,在你睡著的時候,你會不會自在?你睡著的時候就不自在了。你就盡做魔事。所以,醒著的時候,你是「大自在王佛」,而睡著的時候,你是「大自在王魔」。就因為如此,你要將晚上「陰的」、「魔的」時間,睡著光明裡。密教有一個法,就是讓你睡在光明裡,也能夠自在。你白天自在,晚上也自在,你就成佛了,但是,如果你白天自在,晚上不自在,剛好「佛」和「魔」各一半。夢境也是從你的心出來的,在白天的時候,你想做的事情,也是從你的心出來。所以,「佛」是從你的心裡出來的,「魔」也是從你的心裡出來的。
  
剛剛有五對新人結婚,愛是從你的心裡出來的,恨也是從你的心裡出來的,”I love you” ”I miss you” “I can’t stop missing you” ”I can’t live without you”,全部都是從你的心裡出來的,”I hate you”也是從心裡出來,對不對?所以,「大自在王佛」和「大自在天魔」是同一個,不同的名稱而已。你如果能救你自己,就是「大自在王佛」;如果淪落到地獄的三惡道,就是「大自在王魔」。這是最深的道理。《六祖壇經》所講的這個偈,就是這個道理。有一個法官對犯人講:「想想看,你的一生當中有沒有做過一點好事情?」犯人說:「有啊!我讓法官和警員不至於失業啊!」依他的說法,這囚犯好像也是在做好事啊!他犯了案,讓法官有工作可以做,不會失業,讓法警都有事情可以做,還有也讓律師有事情可以做。真的啊!假若今天,犯人統統是好人,不犯案,我們宗委會聘請的律師全部都失業,就是因為有這些事情,有「魔」啊!才讓律師、法官,所有的警察都有事情做,他們才不會失業,若全部是好人,你說,警察做甚麼?所以還是要有「大自在王魔」,以我們修行來講,就是要做「大自在王佛」,不能做「大自在王魔」,就讓魔的去做魔,佛的去做佛。
  
我告訴你們喔!你們最好當一個普通的凡人,因為凡夫俗子只是煩惱這一生,「怎麼生活啊?」「怎麼結婚啊?」「怎麼生小孩啊?」「怎麼教育小孩啊?」「怎麼讓自己的身體健康弄好啊?」「怎麼樣不去做壞事,做好事啊?」「怎麼去救人啊?」「怎麼樣做一個很好的人?」凡夫嘛!對不對?但是,成了佛教徒以後,你就會開始擔憂了,不止是擔憂這一輩子,你還要擔憂下一輩子。人家一般的凡夫俗子只擔憂一這輩子。我們不是,我們要擔憂兩輩子。為甚麼?因為我們擔憂的是我們將來如何出離。
  
你們知道蓮花嗎?蓮花就代表著出離心。甚麼是月輪?月輪就代表菩提心。甚麼是「佛」啊?「佛」就是代表「正法」。今天教你「大自在王佛」,就是教你從「魔王天」走出來,成就一個真正的佛陀。印尼佛教司長講得很好,阿底峽尊者到了印尼,祂講了一句話:「將來如果有人唸一個咒『嗡。咕嚕。蓮生。悉地。吽。』所有只要聽到這個咒的人,都要皈依祂。」阿底峽尊者在印尼,說:「將來我圓寂以後,如果有人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所有的人只要有聽到了,都要皈依祂。」所以,在印尼原住民住的地方,他們一聽到「嗡。咕嚕。蓮生。悉地。吽。」全部來皈依我們真佛宗。(眾鼓掌)是不是啊?!蓮元上師?印尼的原住民就是因為聽到這個咒語,所以全部皈依我們真佛宗。(眾鼓掌)

我們本來就是同類。現在幾點?五點零三分。講那麼久了啊?有一個人走在路上,想找人問一下現在幾點鐘,正好看見路邊站著一個人,於是便上前去問,問話的這個人是講話結巴的,口吃的,「請請請請請問一下,現現現現現在幾幾幾幾幾點鐘?」被問的那個人也不回答,只將手錶拿到他的前面給他看。那個人講:「我我我看看看看不太清楚,你你你就講講講講幾點給我聽。」他還是不開腔,只將手錶再挪近一點給他看。那個人又講:「幫幫幫幫幫個忙吧!真真真真真的是看看看不清楚,你你你說嘛!」被問的人只好講:「不不不不不說說說說說老老老老老子開了腔,你你你你你會說老老老老子是學你的。」我告訴你,這兩個都是口吃的,兩個都是結巴子。
  
我現在也告訴你,其實,「大自在王佛」和「大自在天」其實是同一個,是同類。在經典上一翻,「魔」原來是深地的菩薩所化現的,「魔」本身原來就是「佛」的化現,是「佛」化出來的,本是同類。宇宙歸於到最後也是一個。我們人本身將來歸回去的時候,也是歸回到一啊!在基督教裡也是講的很清楚,上帝講:「祂化身出來所有的天使,而化身出來的領導者,就是Lucifer(路西浦,撒旦原名,祂原是一位天使長)。」就是「魔」,本來就是上帝那裏出來的。今天這個「大自在天」也等於是從「佛」那裡化身出來的。道家也非常的清楚,一個白的,一個黑的,兩邊是對等的。「佛」和「魔」是不是一如?這時候,你就可以很清楚了。六祖的偈,非常的清楚明白,祂說「若能自有真,離假即心真」,只要離開「假」的,就變成「真」的,告訴你,離開「魔」就變成「佛」;「自心不離假」,你的心如果不離假的呢?「無真何處真?」根本就沒有「真」,本來就是「魔」;「有情即解動,無情即不動」,有情是動的,無情是不動的;「若修不動行,同無情不動」,修了半天,你就變成石頭。
  
講了這麼多,祂提到第一義,「能善分別相,第一義不動」,甚麼意思?「動中有不動,不動中有動」,「第一義不動,能善分別相」,「分別相」是動的,就是「動中有不動」,而能夠有了「分別相」,在一切了解後,就叫作「第一義不動」;「但作如此見,即是真如用」,這時候所作出來的,就叫作「真如的用處」。這是一個大乘的門,沒有生和沒有死,假如,是執著生和死的,就是屬於不相應的,而不是相應的;如果,人家不了解這個道理,就只對他合合掌,歡歡喜喜就可以了。因為這佛教的宗派本來是沒有甚麼諍意的,你一有爭議就失去道意;「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如果你批評他宗,批評別人,譭謗別人,譭謗別的宗派,譭謗因果,譭謗輪迴,譭謗經典,就統統入了生死。我今天跟大家講,甚麼是正的,甚麼是邪的,甚麼是佛,甚麼是魔,甚麼是黑的,甚麼是白的,甚麼是善的,甚麼是惡的,如果你還一直在爭論這些,就等於爭論了生死。
  
彩虹雷藏寺的住持蓮印上師,回到台灣,在機場入境的,在immigration的時候,碰到一個人對他講:「你是『邪』的,我是『正』的,你趕快改邪歸正。」如果當時我在場,我會這樣講:「我是『邪』的,你是『正』的,你還不趕快改正歸邪?我這個『邪』的,才是『正』的;你那個『正』的,才是『邪』的。你了解嗎?」(眾鼓掌)釋迦牟尼佛真正的第一勝義,是沒有甚麼叫作「正法」,也沒有甚麼叫作「邪法」,沒有甚麼叫作「佛」,也沒有甚麼叫作「魔」;沒有甚麼叫作「善」,也沒有甚麼叫作「惡」。你能夠體會的出來嗎?如果,你能夠體會的出來,就稱為「開悟」。(眾鼓掌)如果你沒辦法體會出來,還一天到晚爭論甚麼是正,甚麼是邪,甚麼是佛,甚麼是魔,甚麼是善,甚麼是惡,你就是還沒有開悟。
  
六祖最清楚了,「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執逆諍法門,自性入生死」,你要無生無死,惟有一個「悟」字。你只要參悟佛的第一義,你就無生也無死,無佛也無魔,無善也無惡,無正也無邪,這就是如來的第一義,六祖的偈裡最重要的一句話。
  
今天講的「大自在王佛」和「大自在王魔」出於同源,要了解其真正的意義。世間根本就是非常的混亂,亂七八糟的,真正的聖賢是出於世間的。但是,你出離世間了沒有?只要你真正出離了世間,你就超凡入聖。假如,你還是執著佛啊!魔啊!正啊!邪啊!內、外,善、惡,全在世俗諦之內。佛教雖然有方便法,但還是屬於世俗諦。而六祖所講的是勝義諦,是真正成聖的。真的是「一」,在「一」當中,就會生出「二」;在「二」當中,會再生出「三」生萬物!我們今天修行,就回歸於「二」,再由「二」回歸於「一」,然後,得了「一」以後,萬事畢;既得一,萬事就全部解決了。(眾鼓掌)
  
今天,跟大家講一講,也差不多讓大家都清楚明白了。整個宇宙,整個「佛」跟「魔」,整個人間眾生,都是同一個根源,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