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2-26 《蓮生法王開示》台中甘露精舍開示


2010-12-26 《蓮生法王開示》台中甘露精舍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法會主尊南摩地藏王菩薩,敬禮壇城三寶。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大家午安! 
我是第一次在〈甘露精舍〉做「地藏王菩薩瑜伽焰口」。〈甘露精舍〉是蓮火上師、蓮世上師、蓮主上師他們在這裡主持的;剛剛做法會的時候,非常的莊嚴跟殊勝!佛菩薩降臨,一切祈求自然能夠如意,也能夠圓滿!所超度的幽冥眾生,皆能夠往生到清淨的佛國!
這一次在〈甘露精舍〉的法會,雖然地方很小,地方不是很大,但是功德很大,所有的法師、同門都盡心盡力做這個超度、做這個祈福,這是非常殊勝的,有很多的光明照耀,將來如果你們有照相的話,同樣的會照到很多的光明。
昨天我在〈台灣雷藏寺〉就講到蓮火上師,他已經七十四歲了,經常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而且到處演法、到處開示、到處度眾生,這種精神是非常可佩的!欸!蓮世幾歲了?(答:六十五)六十五了!哇!那蓮主呢?(答:六十)六十!喔!大家都上了六十歲了,心中感觸很多,昨天在講老的時候,感觸真的很多!
這個「老」,我聽說是這樣子的,年紀大的,躺著他睡不著,那不想睡的時候,他就睡著了,(師尊笑、眾笑)坐著就睡著了;躺著睡不著,坐著時候才能睡著。過去的事情都記得住,現在的事情都記不住。人老了,會有很多的現象,也有講人老的時候—「萬般皆下垂,唯有血壓高。」(師尊笑、眾笑)我昨天就講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年紀越大,走到最後就會變成這樣!
以前我們去西雅圖巴拉住的時候,那時候都還是很年輕啊!我是三十八歲,我是三十八喔?(師尊轉頭向蓮火上師,上師回答:是)老大(指蓮火上師)那時候是四十幾歲;老二呢?(蓮世上師回答:三十七)三十七!(蓮主上師接著回答:三十二)三十二。(眾笑)我們一起去巴拉的時候,住在那裡都才三十幾、四十幾這樣子。這個年紀都是可以講「日正當中」啊,我們稱為「日立」。
二十歲的時候就叫做「奔騰」,奔騰如馬一樣;三十歲的時候就叫做「日立」;四十歲的時候是「正大」。都是公司的名字。五十歲的時候就是「微軟」;六十歲的時候是「松下」;(師尊笑、眾笑)七十歲的時候就「聯想」,也是一個公司的名字,只能夠用想的,什麼都不成。這個是年紀越來越大,自然的一個現象。
我昨天也講了,到了九十歲就什麼都忘掉。那天看電視的時候,看到一個老人坐在捷運的板凳上,一動也不敢動,人家問他:「你怎麼啦?」「跟家人失散。」他迷失方向,他完全迷失方向,他也回不了家,除非家人來帶他回去。年老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所以當初我就想到「老」這個問題,當然,我們今天做的是「超拔」的工作,把幽冥眾生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給眾生賜福;那麼「老」是接近於「要走」的階段,所以當初我就提出來要設立「臨終關懷中心」。「臨終關懷中心」是怎麼樣子?是對於那些「失憶」的人,「病情嚴重」的人,「要走」的人,「沒有辦法自立」的人,讓他們能夠「老有所歸」,心中不恐慌、不茫然,能夠安定他的心靈,用「佛法」、用「心靈」來安定他。不能到了老的時候就被拋棄。
在日本有一個地方叫做山形縣,他們那邊在以前的時候,年紀大的老人沒有作為,那麼由他的兒子或者女兒,把他帶到山形縣的高山上面,然後再丟下幾個饅頭。剛剛師尊也丟了幾個饅頭,(眾笑)丟下去,化成很多的饅頭。丟了幾個饅頭在他的四周,然後就下山了。隔不了多久再上山去看他,喔!他走了!饅頭也吃完了,早就吃完了;他走了,離開人間了,然後再給他埋葬。日本古代的山形縣對於老人是這樣子的做法,現在當然沒有了。
古時候的愛斯基摩人,比較早一點的愛斯基摩人,老了沒有用了,那麼年輕的就把老人帶到一個特別的碼頭,那可能就是「老人碼頭」,用一個好像是小舢板、小船,很小的木頭船;那時候他們的法律規定,老了就要到老人的碼頭;沒有用了、病了、無所作為,把他送上小船,然後把它推到海洋去。那個老人先要向他的兒子、女兒互相擁抱、告別,跟他的孫子、孫女擁抱、告別;老人上了船以後,還回首跟他們講:「如果法律有改,你們到海裡面來找我。」法律如果改了,請你們到海的中間再來找我!就這樣子推入大海。
「老」跟「死」,佛陀講的「生、老、病、死」四大苦處。在「苦」的時候,師尊提出來要有「臨終關懷中心」,這是一種心靈的安撫,讓他們「老有所歸」、「老有所終」,能夠心靈很平靜地到清淨的佛國。
對於年輕的,我們當然要給他「健康照顧」,有時候,突然之間年輕人也會走了,所以要「健康照顧」。對於沒有錢的、窮困的,要讓他們讀書識字,起碼他們要看得懂佛經、懂得佛法,能夠學習佛法,能夠唸佛,能夠持咒。
所以師尊在西雅圖所設立〈Sheng Yen Lu Foundation〉,就是〈盧勝彥佈施基金會〉,要照顧小孩子讀書,沒有錢讀書的,給他讀書。那麼「照顧健康」,所有一切的童年、幼年、青年、壯年、老年,統統都要身體照顧;讓我們在有生之年能夠懂得讀經、唸佛、唸咒、修法,在有生之年能夠得到成就!
這個都是我自己本身一種看人世間的心領神會。所以要有「墓園」,讓所有老的法師,像昨天八十幾歲的法師,將來走了以後,〈台灣雷藏寺〉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棲身,不會說沒有地方去;圓寂了以後也有地方去,有「西方境」可以去,所以必須要有墓園。我們《真佛宗》必須要有「墓園」、有「臨終關懷中心」,還有「老人院」。
老人院裡的老人也是很可憐的,因為我在西雅圖也參觀過好幾家的老人院,很多老人都是「銀髮族」;分好多種,有的還可以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有的是已經有輪椅代步跟必須要有幫助走路的器具,有的是完全沒有辦法自理的,分三等分。一個能夠自理的、一個是靠輪椅、靠手椅的,一個是完全沒有辦法自主的。這三種老人院,我們《真佛宗》都應該要有。
這是我對於佛陀講的「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所提出來的,希望我們將來能夠多多設立這樣子的機構。〈盧勝彥佈施基金會〉也一樣的會幫助這些,達成「三大志業」,對於「老的」、「病的」、「死的」統統都有關懷。
像我們今天在這裡做瑜伽焰口,就是在關懷「臨終的人」;已終的亡靈,我們必須要以佛法,以密教的焰口,把他們接引到清淨的佛國,讓他們能夠在佛國裡面蓮花化生。每一個人都會老,所以我們要同情「老人」、同情「病人」;有病的,我們同情,要幫助有病的;老人,我們同情,要幫助老人;「臨終」的人,我們要用「瑜伽焰口」、「中陰遷識」、「聞教得度」,用所有的法去把他接引到清淨的佛國。
「生苦」,大部分的人都不太清楚;「出生的苦」,大家都不曉得、都忘掉了。「病苦」、「老苦」、「死苦」這個是每一個人都要關心的,因為將來每一個人都會走到這樣的地步。所以,慈悲為懷的佛弟子,應該要為病人著想。佛陀也講過:「看病的,福田第一。」去看病人的福田是第一的,那照顧老人也有很大的功德。我們的瑜伽焰口,一樣有很大的功德。
今天謝謝〈甘露精舍〉的邀請。簡單講幾樣,都是「苦」的喔!「病苦」、「老苦」、「死苦」,都是苦。其實世間,普賢菩薩講:「是日已過,命亦隨逝,如少水魚,斯有何樂?」人生有什麼快樂?像那一條歌—〈明天會更好〉。明天會更好!當然是一種鼓勵的作用,鼓勵你要「拼」啦!明天就會更好。那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不一定!但是,一定會「更老」!(眾笑)明天一定會更老,每一個人日日都是在向「病、老、死」這一條路走。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就要知道好好的學佛,好好的修行,好好的鍛練身體;好好的去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時光,好好的去照顧老人、照顧病人;好好的修法去超度眾生。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