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0-11 台灣三義同修會開示 祝福三義雷藏寺早日建成!


2010-10-11 台灣三義同修會開示 祝福三義雷藏寺早日建成!
2010年10月11日 台灣三義同修會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蓮花童子。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我們的貴賓—韓議員、我爸爸!(眾鼓掌)謝謝大家今天能夠在這個陽光普照的日子裡面,來到〈三義同修會〉。那麼將來,〈三義同修會〉破土以後就會蓋成〈三義雷藏寺〉。

前幾天剛從日本回來後,在〈台灣雷藏寺〉做的護摩是藥師如來的護摩,接著就在〈三義同修會〉,我們也辦了一個動土開工的護摩法會,這個是非常殊勝的。

這次去日本,也有一個奇特的現象。我們知道出去旅行的時候,最怕的就是下雨,在外面走都要打雨傘,什麼都不方便。我們去的時候,日本那裡的天氣,按照氣象局的報導,七天都是陰雨天,都會下雨。我們到日本有八天,只有一天可以看到陽光而已,其他七天都是陰雨天,這不得了。

在遊覽車裡面,我想,這樣下雨,每個人都拿著雨傘是很不方便的,就比了一個指示印;在密教裡有所謂的指示印,就是指示虛空之中放大光明,不能有陰雨。結果我們在日本居然有七天的晴天!最後一天才是陰天,而且沒有下雨,沒有淋到雨。導遊王先生就講這是他的功德!(眾笑)我們經常是這樣的啦!做了什麼事情,別人有功德,我們是沒有功德;我們修行人就是這樣子,一切都是隨順眾生,不能去爭功,不要跟他去爭。

這裡的破土,讓我想起在日本的阪南,日本的 Osaka,阪南就是South Osaka;在大阪市的南方,靜香上師在那裡建了〈住吉山雷藏寺〉,那裡就發展成為觀光地區。其實日本人滿本位主義的,它的本位主義就是說:「我們日本的最好,別人的都不好。」所以有所謂的「Japan一級棒」、「日本一級棒」,但是我們的〈住吉山雷藏寺〉能夠在「Japan一級棒」的地方也變成「台灣一級棒」!(眾鼓掌)在那裡蓋〈住吉山雷藏寺〉是真的不簡單。

我們在長門市的地方,也有一個叫たつみ(Tatsumi)的堂—〈達見堂〉。〈達見堂〉也非常的興旺,全部都是Japanese,全部都是日本人來皈依的。那裡的上師是蓮常上師,他是石川敏行,他是一個真正的日本醫生。那麼我就想起,我們〈三義雷藏寺〉的住持也是醫生,他也是醫生出身的。在這個地方蓋跟〈住吉山雷藏寺〉是彷彿的,是很像的。我們在世界各地的雷藏寺,都在欣欣向榮、都在進步、都在精進之中;我們在這裡勉勵〈三義雷藏寺〉可以很快地成為這裡最大的觀光景點!當然啦!也是一個修行的地方!

每一次到〈三義雷藏寺〉,我們的司機啊!……。我記得有一次是……國聖開的,國聖有開車子來過這裡嗎?有嗎?是你自己開過來的!還有蓮極上師,他的「神機妙算」很好,每一次他都會開錯。(師尊笑、眾笑)他說自己是有「神機」的上師。我說好吧!你是有神機的上師,你就開吧!怎麼上一次好像也是繞了一大圈,才找到目的地。這一次來呀!他一開又是開到往豐原的道路走,好不容易才轉回來了。蓮鍾法師她就講說:「神機耶!神機啊!已經快要開到豐原了,還可以找回來,這不是神機嗎?」我講這樣的意思是說,將來我們〈三義雷藏寺〉建起來以後,一定要請韓議員幫忙。(眾鼓掌)韓議員是這麼有義氣的議員,他一定會幫忙的!而且不是只有一個義啊!他有三個義!

上來這裡的路實在是驚險萬分,這個拐不只是九十度的拐,是一百八十度的拐耶!哇!真的是「李鐵拐」才拐得進來。進來的路也不好找,山中的路也是彎彎曲曲的。那麼,我們第一個要做的,路標一定要有,將來蓋起來以後,一定要有路標!〈三義雷藏寺〉往哪裡走?指示我們有多遠?要往哪一個方向?第二個,道路一定要拓寬,讓兩部車子可以交錯,可能因為這裡是產業道路,產業道路都是一部車子在走,能夠禮讓(會車)的地方不多,希望將來這個路非常好走,路標非常清楚,晚上也要有路燈。又有路燈、又有路標、路又寬,那樣子才叫做「三益」啊!
韓議員他很大方,而且很「阿莎力」(意謂:豪爽),他連續站起來好幾次,表示說絕對可以辦成!韓議員支持我們〈三義雷藏寺〉,我們〈三義雷藏寺〉跟《真佛宗》的同門也一樣要支持韓議員,一定要支持韓議員!我們也邀請韓議員有空到〈台灣雷藏寺〉來參訪。

〈台灣雷藏寺〉的住持也在這裡。是這個樣子,它那裡的飯是免費的,(眾笑)不用客氣,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有什麼需要的話,跟我們〈台灣雷藏寺〉的住持講一聲,他那裡也是「三益」!

我們在這裡弘法度眾生不是很容易的!其實我有一個感覺,在這個人間,其實都是非常平等,都是非常平等的。今天我們做「大福金剛」,早上我突然之間有一個感想,我覺得「大福」是表示我們內心的平靜,這個就是很大的福分;我們每一個修行人,他的內心非常平靜,其實這個就是「大福」。

修行人在自己的身心上面,能夠非常平和的話,很平和、非常的平和,可以講身心已經修行成功,這個叫做「無貪」、「無瞋」、「無癡」;「無貪、無瞋、無癡」你身心才能夠平和。

日本人他們學我們的語言回去,總是學顛倒。那麼我去日本回來,我們本來是講和平,都變成「平和」,顛倒了。日本人的文化是學中國的,佛法也都是學中國的。密教的空海大師到了西安〈青龍寺〉,去拜惠果老和尚學密教,回到日本就變成「東密」;傳教大師到了天台山〈國清寺〉去學密教,回去以後,祂的叫「台密」;一個叫「東密」,一個叫「台密」,都是學自中國的。

那五佛呢?他們學呀學的,這個東方阿閦如來、西方阿彌陀佛、中央毘如遮那佛、北方不空成就如來、南方寶生佛。其中東方阿○如來,裡面有「三個人」,他們學回去就變成「一個人」,變成東方阿「閃」如來,阿閃!(師尊笑、眾笑)阿閃好像是日本話さん。我去看了,五方佛其中有一個名字不對,就是阿閃如來,其實是阿閦如來,我們中國的才對,因為他們從我們中國學回去的。

我們常常唸【高王經】,裡面有一句「過去七佛」,這「過去七佛」裡面有一個拘留孫佛。他們去學了七佛回來,其中有一個名字也是弄錯了,「拘留孫佛」居然變成「狗留孫佛」!(師尊笑、眾笑)唉!日本人實在有夠是……,跟他們講說這樣不對!他說這樣才對!過去七佛有一個拘留孫佛,到了日本就變成「狗留孫」。你看「狗」跟「拘」真的是差不多,一個是「提手」旁,一個是「犬字」旁;「拘留孫」學錯了就變成「狗留孫」。南摩「狗留孫」如來!還好沒有「豬留孫如來」!

所以學習上真的是會有錯誤的。你到那裡去學回來,錯了一個字。十八羅漢其實是十六羅漢,「賓陀盧頗羅墮」是搞錯了,印度話的「賓陀盧頗羅墮」是一個人,就是長眉尊者。把「賓陀盧」當成一個羅漢,「頗羅墮」是一個羅漢,一個人就變成二個人。這個有很多的誤會,佛教有很多的誤會存在。

但是,這個「和平」跟「平和」倒是可以講,所以我從日本回來,每一次講「心靈的平和」;修行最重要的,行者就是要「平和」。所以佛陀講過,無諍就是佛教,佛教裡面有很多的爭論,很多的爭議,很多的誤解,很多的排斥,這個其實是不對的;大家應該要平和、要無諍,無諍才是佛本身的教導。

其實第一義裡面就有無諍,第一義就是無諍的,沒有達到第一義,沒有了解真正佛教的義理,就會起爭執;真正達到佛教義理的,他知道什麼叫做「無諍」。我們這個〈三義雷藏寺〉建在這裡,也要學習「無諍」,跟所有周邊的佛教團體要和平相處,跟所有的人和平相處,跟鄉里的人和平相處。什麼都要懂得「忍辱波羅蜜」,要忍耐,要得道,得道以後就會「多助」,很多人會來幫助你。修忍辱波羅蜜,你就能夠「無諍」。這是我們修行的第一點。
剛剛我看了一下,閉眼、張眼看了一下,三義所有的山神都來到這裡,每一個山神,都是很奇特的相貌;祂們聚集在這裡,跟我們在一起,護摩的時候祂們都到了。可見〈三義雷藏寺〉一定可以蓋起來,這地方所有的山神全部都到了,都會來幫助你,真的一定會蓋起來的!

這裡蓋起來要不要三億?應該不用吧!那還有剩的呢?剩的可以救濟所有這裡的一切眾生。我們自己有了,要給他人;自己有了就要給他人。我們不只是自利的,而且還要利他,這樣才能夠修成菩薩。自己不但有益,他人也有益。

我們的佛法非常好,教人心中要平和,教人發菩提心去幫助眾生,教人不能行惡,要止惡揚善,要行十善,教人將來要成佛。密教還可以即身成佛,就是你這個肉身成佛了!密教的成佛有二種,一個是「中陰成佛」,中陰就是說你過世了,靈魂出來了,你得到密教本尊的攝受、加持,你一下子就成佛了,叫「中陰成佛」。

什麼叫「即身成佛」呢?你自己修行,你身上有光明,把自己的肉身化掉,變成一種光明的佛,這樣子就叫做「即身成佛」,而不是經由靈魂來成佛的。你自己的身體化為虹光,就可以成佛,這個就叫做「即身成佛」,肉身也可以成佛的,這是密教最特別的地方。

今天來〈三義雷藏寺〉這裡動土,我們希望〈三義雷藏寺〉很快的把它建立起來,很快的去度眾生,讓這個世界非常的平和,非常的富足,我們不捨一個眾生。〈三義雷藏寺〉是在山坡地上,可以看得很遠,地理非常的美;祝福〈三義雷藏寺〉早日建成、早日成就、早日度眾生!也謝謝韓議員的到臨,謝謝!一切圓滿!一切成就!一切吉祥!(眾鼓掌)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三義同修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