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2-25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常自見己過 不說他人好惡


2010-12-25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常自見己過 不說他人好惡
<蓮生法王2010年12月25日台灣雷藏寺財寶天王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自歸依者,除卻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是自歸依。常須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
※ ※ ※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財寶天王。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另外,我們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my second sister 盧玉意and her husband、my third sister 盧幗英 and her husband、宗委會會計Teresa 女士 and her husband Larry,Thank you for coming,台中薩迦寺住持堪布蔣揚、香港傑出企業家雷豐毅先生、海巡署柯賜聰主任。今天,特別有台中薩迦寺的住持堪布蔣揚。他坐在哪裡?Thank you for coming.
看到薩迦寺,我就想起美國America,Seattle,Ballard have a 薩迦 temple (Sakya Monastery),住持是達青仁波切。西雅圖的薩迦寺是在Ballard 和 Green Lake的中間。在1982年,我住在Ballard,有一次,我去Green Lake,看到Green Lake,it’s a green lake, so beautiful。Seattle has mountains and lakes, and so many trees。In the Green Lake, I saw a Lama, came from Tibet。He is 薩迦德松仁波切(Deshung Rinpoche Ⅲ)。這是後來我為祂定的名字──薩迦證空上師。這位上師在 Green Lake chanting(唸咒),很大聲,嗡∼(師尊仿效薩迦證空上師的唸咒聲),那種聲音的咒音啊!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對祂合掌頂禮,祂就是薩迦證空上師,就是德松仁波切。(眾鼓掌)



我問祂:「為什麼你一個人在Green Lake這樣唸咒呢?」祂說「是為了眾生唸咒」、「為了虛空」、「為了湖裡的」、「為了路上行走的」唸咒,聲音很響。我問祂:「你從哪裡來?」祂說:「薩迦寺是我在美國募集建起來。」然後交給祂的妹婿。德松仁波切(薩迦證空上師)的妹妹,就是達青仁波切的師母,Do you understand?你們明白嗎?德松仁波切的妹妹,就是薩迦第二法王──達青仁波切的夫人。依這個因緣,我就學會了《道果》。(註:《道果》為薩迦傳承法教中最甚深的教授,此一密續傳承法教教授薩迦派法理和實修的精髓,有關「道果」的四種灌頂,請參見盧勝彥文集《大樂中的空性》,第26章 「四種灌頂」)得到薩迦證空上師給我的喜金剛的灌頂,也就是《大悲空智大教王經》,在故宮就有一本《吉祥喜金剛集輪甘露泉》,在故宮博物院有那一本書,就是喜金剛,也就是《大悲空智大教王經》,也就是西藏薩迦派的《道果》。我是因為這個因緣,得到薩迦證空上師的灌頂──德松仁波切的灌頂。今天有台中薩迦寺的堪布,堪布就是住持,是不是?Yes。堪布就是住持,我們歡迎他。(眾鼓掌)
今天看到Teresa師姐和她的husband來到這裡,非常的高興,Thank you for coming。在西雅圖的時候,我每一次遇到Teresa師姐,我就講:「這是我們真佛宗的大台柱。」因為她是我們真佛宗的Accountant、會計師。所有,幾乎連加拿大、北美和很多很多世界各國地區,她都是很義務地為我們做會計的工作,(眾鼓掌)她解決真佛宗很多會計上的困難。所以我是非常感謝Teresa師姐和她的husband。
今天,應該對大家講\”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師母蓮香上師從西雅圖打電話過來,她要對大家 say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眾鼓掌)我也和君君──盧君講了話,她叫我\”阿公!I miss you\”,I said\” I miss you, too. I love you. I want to buy a new dress for you\”她很高興。我和盧弘──我的孫子,也講了話。他說,\”阿公,How are you?\” I said\” so far so good. Long time, I haven’t seen you. I miss you. What time will you come to Taiwan? When will you come to Taiwan?\”我就這樣跟盧弘講。盧弘也學小提琴,也錄了小提琴的帶子來給我看,我看了……美國西雅圖那麼遠,覺得,每逢……算了算了!總之,心太軟,也會想起家人啊!會想。今天剛好是聖誕節,在聖誕節也祝福大家:能夠吉祥、平安、一切順利,事想心成。嗡嘛呢唄咪吽。(眾鼓掌)
我發覺今天來的人特別多,作降伏法的護摩,來的人也很多啦!作敬愛法的護摩,也很多啦!作息災法的護摩,也很多啦!特別是做增益法的護摩,像財寶天王、像資糧主的,你們來的人就特別多。我想到老外唸咒\”om money coming home\”,人就特別多。



這一尊財寶天王來歷也不凡喔!黃教的祖師──宗喀巴,祂是青海湟中人,最後就在祂出生的地方蓋了塔爾寺,很有名的黃教六大寺──塔爾寺。宗喀巴祂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出家了。祂的師父就是敦珠仁欽仁波切。祂第一個為宗喀巴大師灌頂的就是「財寶天王」;第二個灌頂的是「麻哈嘎拉」──「大黑天」;第三個灌頂的是「金剛手菩薩」。所以,今天我們做財寶天王,哇!原來是宗喀巴大師的主尊。有了財寶天王,祂的資糧才不會缺乏,同時,功德和福德才不會缺乏。最後,祂離開敦珠仁欽仁波切,到了衛藏,就是西藏拉薩的附近,有一位覺尊仁達瓦,變成宗喀巴最後最主要的一個上師。在那裡,祂遍學了五部大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釋量論》、《集量論》,喔!《集量論》應該不在裡面,是後來才有的。這幾個論就有關《中觀》的,《入中論》,有關《因明》的,還有《現觀莊嚴論》,有一點關於《唯識》的思想在裡面,這裡有五部大論,以後宗喀巴大師就以這些論來立宗,其中祂最注重的是《戒經》──戒律。從宗喀巴大師開始,才重視戒律。
以前,西藏密宗,戒律是比較鬆散的,從宗喀巴大師以後,由於祂重視「蘇悉地」,就是《蘇悉地經》,得到《蘇悉地經》的灌頂,其中《蘇悉地經》就是講「受戒」、「守戒」和「還淨」。你受了戒律,守了戒律,還有如何「還淨」。由於那時候,只有兩位仁波切是戴黃帽,其他都是戴紅帽,其中,祂受這兩位黃帽的灌頂,以後才變成了有黃帽,變成了黃教。
今天,我們的財寶天王,也就是和宗喀巴大師一樣的財寶天王。希望每一個人的福德都能夠滿足,功德一樣都能圓滿。今天,我們希望財寶天王賜福給大家,每一個人的資糧,全部統統都圓滿,事想心成。受了這個灌頂,說不定你去買彩券,就中了。很多人中了也不敢跟我講。(師笑、眾笑)
我們談一談《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這是屬於禪宗部分。六祖講:「自歸依者,除卻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是自歸依。常須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這是六祖在《六祖壇經》裡面講的,最主要祂提到,你皈(歸)依了以後,是自皈依,而自皈依了以後,要除掉自己佛性中、自性中的「不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是自歸依。常須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
我們人有的時候,會產生不好的心。上回,我已經講了一個笑話,三隻壁虎在柱子上,中間那隻壁虎「碰!」掉下去了,旁邊那兩隻壁虎也「碰!」,都掉下來。因為看見中間那隻壁虎掉下來,旁邊那兩隻壁虎也拍手,「拍!拍!拍!」,牠們就掉下來。這意思是說甚麼呢?人的心,有的時候是「不善心」,看見別人掉下來了就歡喜;看見別人升上去了,那隻壁虎爬得很高了,兩隻壁虎在底下就很吃醋,很嫉妒,「你為什麼爬得比我們高呢?」就有這種現象。看見別人「沒頭路」、「沒有職業」,旁邊的人,其他的職員,就開party慶祝,「終於少掉一個敵人」。這是什麼心?這是「不善心」。



人的心是千奇百怪的,不可以產生不好的心。我以前講過一個笑話,在義大利羅馬有許願池,觀光客許一個願、丟一個銅板。有一對夫婦也跟著下來,大家跑到許願池,那個先生拿著銅板在那裡許一個願,他太太從後面過來,「你怎麼可以先許願?應該我先許願的。」他太太擠到許願池的前面,後面的人擠過來,就將那個太太擠到許願池裡面,渾身是水。她先生在旁邊看了,「哎呀!我剛剛許的願,好靈驗喔!」這是甚麼心?這個是「不善心」啊!怎麼可以許願自己太太掉到水裡面?這先生恐怕是被太太欺負的,就是現在流行的,他恐怕是在家裡被他太太經常「霸凌」。
最近電視常常談到的──「校園霸凌事件」。原來「霸凌」比「欺負」還厲害。人性哪!有時候是千奇百怪的。所以講「人之初,性本善」,阿彌陀佛!好像不對了。講「人之初,性本惡」也不對,應該是中性。荀子是主張「人之初,性本惡」,孟子是主張「人之初,性本善」,管他們是主張性是善、是惡,總之,六祖講「自性中有不善心」,第一個心就出來了。看到人家高陞,你就嫉妒;看到人家掉下來了,你就高興,這是「不善心」。六祖早就知道了自性中有「不善心」。還有嫉妒心」。我剛剛講的,「諂曲心」就是獻媚的這種心;佛教是講無我的,「吾我心」就是自我的心太重。自我的心太重,自私心哪!心太自私。
談到自私,事實上也是有的,每個人自私心都比較重一點。最近我提拔了幾個上師啊、講師啊!也有人來信開始反對了:「師尊,你沒有提拔我,為什麼你提拔那些XXX的?」我說:「阿彌陀佛!慢慢來吧!有一天,一定會提拔你的。」我要看你的成績,你有成績、有表現。這裡面就有這個心出現了──「吾我心」,和「無我心」是不同的。「無我」是以大眾為前提、以眾生為前提、以救度眾生為主、以他人為主,是「無我心」;而以自己為主的,就是「吾我心」,就是自私啦!所以,大家要以眾生為主,不要以自己為主,這才是「無我」的一種表現。我不為自己,我為眾生,這是菩薩。
「誑妄心」一定是有的,很多人很喜歡講話,非常的誑妄。但是我們必須要以眾生為重,我們為的是有情的眾生、為的是群眾。今天,坐在這裡說法,為的是有情眾生,而不是為你自己的,這種說法才是真正的說法。如果是為了自己一切的生活所需而說法,就不屬於為眾生說法。你輕視別人,認為自己是最高貴的,這也是不對的。度眾生有很多方法,一個是「牧羊式」,牧人啊!永遠是站在最後面,羊群永遠是在最前面;這是「牧羊式」,將自己放在最後,所有的羊放在最前,就是為眾生說法。



我們不可以輕視別人,也不可以輕慢別人。最近,我經常出去走路的時候,看到一些老人。老人過馬路的時候,走路很慢,汽車就一直按喇叭,一直叫他走快一點,但是,他確實沒辦法走快;你就忍一忍,讓他慢慢走過去,讓行人優先,讓老人優先。為什麼不能忍呢?這就是「輕慢的心」,自己認為自己的重要,別人的不重要。其實,老人也是很重要的,老,不是他願意老的,他自然會老。我想到自己將來老,也是很可怕。談到老,現在我們這裡的上師當中,蓮火上師是最老的,蓮火上師,您幾歲?七十四啦!不得了啊!蓮火上師到現在還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哇!我們很欽佩!(眾鼓掌)蓮高他也不錯啦!他耳朵重聽,七十三!不簡單啦!我這算是小老弟。
我6月27日,想到美國西雅圖辦一個同學會。談到同學會,有一個笑話是這樣的,同學會聚餐,他們四十歲的時候,選在A餐廳聚餐,因為那個餐廳裡有很多服務生都是辣妹。到了五十歲,他們聚餐也選在A餐廳聚餐,因為那裡有養生餐。五十歲要懂得養生。到六十歲,他們也在A餐廳聚餐。為什麼呢?因為Menu上的字比較大一點,看得比較清楚。到了七十歲啊!他們還是在A餐廳聚餐,因為那裡有輪椅的步道,方便行走.你看!蓮火上師七十四了,他還是一樣很健康,到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他不用在A餐廳吃飯。到了八十歲了,他們還是選擇在A餐廳吃飯,為什麼?也不為什麼,因為他們同學來了三桌,但是,付了六桌的錢。為什麼?因為其他三桌都是菲傭和印尼傭。到了九十歲,他們還是選擇在A餐廳吃飯。為什麼?因為他們講:「我們好像沒去過A餐廳。」因為全部統統都失憶了。人要老啊!不是你說可以不老就不老的,自己就會老。所以,我們對老人家要恭敬。(眾鼓掌)
我們這裡,雷藏寺有蓮中法師,How old are you?(蓮中法師欲起身)喔!小心一點啊!哇!是八十六,你們都可以到A餐廳聚餐,那裡都有輪椅步道。哇!年紀那麼大了。要尊敬老人。我們這裡年老的比丘,年輕的比丘都要照顧他們,不要讓他們跌倒,要小心一點,要恭敬他們,有時候,還要餵他們吃飯。我看,這年老是很可怕的。第一個,不要輕視老人,因為他們過去全部是風雲人物,不要看他呆呆坐在那裡啊!甚麼都不記得了,以前每一個都是權威啊!不可以輕視,不可以藐視人,不可以輕忽人。他們每一個老人都經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歷史走過來的。(眾鼓掌)



所以,不可以有「輕人之心」、「慢他之心」,尤其不可以有「邪見心」。甚麼是「邪見心」?六祖講,出世是「正見」,入世的,祂就稱為「邪見」,這是太嚴格了。出世的,我們要恭敬,只要是修行人,都要恭敬,不可以藐視。不能像香港人,我們這裡有香港上師──蓮馨上師,你們香港人都很輕視出家人,他們看到出家人:「唉呀!完了!完了!輸光光了。」香港人很現實啦!\”om money coming home\”天天都是要賭,好像賭得比較兇一點,一看到和尚頭上光的:「唉呀!輸光光了。」台灣人不會,台灣人還是對出家人很恭敬的。我去坐計程車啊!開!開!開!開!開!開到那裡,開!開!開!開!開!開甚麼玩笑,他跟你開玩笑,唉!到了,我要拿錢給他,他說:「不用。」我說:「為什麼不用?」「你們是出家人啊!」我說:「我有錢啊!」「不用,我尊敬出家人。」喔!那種恭敬心就出來了。出家是做甚麼?不管你有錢、沒有錢,出家就是專辦出世的,是聖士,將來要當聖人。(眾鼓掌)入世就是聖人,出世就是佛菩薩,所以他們很恭敬出家人。
不可以「輕視」、不可以「慢」、不可以有「邪見」。像蓮馨上師是香港人,不過她也是出家人,香港人一碰到出家人:「唉呀!倒楣了,輸光光了。」我和我的剃度師有一次坐電梯,一出來,那人一看「果賢法師」,吐痰啊!果賢法師就走過去,「我穿的是福田衣,你看到我,是出家的,我是有福之人,你看到我,應該是有福氣的。」但是,他還是不信啊!兩個人在那邊辯論,我看了趕快走開。這是甚麼心?「邪見心」哪!因為你本身的觀念就是錯誤的,所以要有「正見」。甚麼是「正見」?發「菩提心」的,「正見」,發「出離心」的,「正見」,發「中觀心」的,「正見」,這三點很重要。學佛這三點很重要,要發「菩提心」,慈悲喜捨;要發「出離心」,出家、受戒、修成正果;「中觀正見」。所以,不可以有「邪見心」、不可以有「貢高心」。出了家也不可以有「貢高心」,因為你是要度眾生的。要修行,有證量,儘量去廣度眾生,要尊敬眾生,不可以有「貢高心」。出家人不能有「貢高心」,當了上師也不能有「貢高心」,反而要更低下。「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啊!所以,開悟明心以後,你就知道,不可以去踐踏眾生,不可以去霸凌眾生,(眾鼓掌)要常常知道自己的過錯,要常常知道自己犯了甚麼過錯。
有一個人他在家裡,人家問他:「如果你的妻子在前門叫你,但是,你家後門有一條狗在吠,狗在叫,牠要入門。你會讓哪一個先入門?」那個先生講:「當然是讓狗先入門。」「為什麼?」問他為什麼?「因為狗入了門之後,牠不會叫,而妻子入門,一定會大吵大鬧。」那妻子就要自己想一想,自己有甚麼過失沒有?要常常想自己的過失。
有一位先生和她的太太出去,兩個人手拉著手,老先生很老,年紀很大,夫妻兩個人出門的時候,都是手拉著手。哇!感情好好。有人問他:「為什麼你們兩人出去,老是手拉著手?年紀那麼大了,還是手牽著手。」先生回答說:「如果我將手一鬆,我太太就跑去購物,LV的皮包,她就去買啦!買很貴的東西,買衣服,買甚麼的。所以,我出去都會將她的手拉的好緊,因為,只要一放開手,她就跑去購物。」妻子自己要想啊!「為什麼老先生老是牽著我的手,不讓我離開?」妳要自己知道啊!妳在浪費金錢啊!不用去買名牌的包包啊!老先生已經受不了了,錢都被妳花光了。要常常看到自己的過錯啊!
  有一對結婚剛滿一周年的夫妻,丈夫問妻子:「我們結婚周年,去哪裡玩最好?」太太講:「去我沒去過的地方最好。」她先生回答:「那去廚房好了。」因為結婚一周年,他太太從來沒有下過廚房,從來沒有煮過東西,這妻子也要想想自己的過錯,從來沒有下廚房,對嗎?這裡全部講妻子的過錯。
  有一對結婚二十五周年的夫妻,太太提醒先生:「你當初追求我的時候,向我下跪,懇求和我結婚,\” Will you marry me? \”」先生跪在那裡,讓她非常感動,一個小時講不出話來。她先生就回答:「那一個小時,是我最歡樂的時光。」甚麼意思?你們笑甚麼?因為,從此以後,他的太太就嘮嘮叨叨一輩子啊!從來沒有停止過。要想想自己,為什麼先生這樣的怕自己,因為妳的口舌太厲害。陳傳芳講的。今天講出來的笑話全部都是講妻子不對的,其實,先生也有很多不對的。



「一切時中不善之行」,你念頭不對、舉止不對、說話不對、都是「不善之行」啊!今天電視一天到晚講的「霸凌」,我小時候就是被「霸凌」,因為我個子最小啊!以前,我爸爸媽媽在的時候,因為家裡比較窮,所以「先天不調」,後天也不對,因此個子變得這麼矮。每天中午帶便當,只帶一個菜粽,素的,我很早就吃素,(師笑、眾笑)小時候沒有肉可以吃啊!只有吃菜粽啊!每一次去學校,我媽媽講說:「你今天肚子餓不餓啊?」我說:「餓!很餓。」她就給我兩個菜粽,到了菜市場,賣菜粽那裡:「包兩個菜粽。」沒有魚、沒有肉、沒有蛋,只是素的菜粽。素的粽子就是包一點花生,灑一點花生粉,然後澆一點醬油,肚子餓,兩顆。媽媽問我:「你今天肚子餓嗎?」「不怎麼餓。」好,一顆,我中午就吃那一顆菜粽。我個子那麼矮的原因,我終於找出來了。先天不調,後天也不順,難怪個子那麼矮。同我那個年紀的,大部分大家都很窮,個子都很矮。我不是講我媽媽有「不善之行」,大家不要錯怪。因為,那時候家裡真的是沒有錢。所以當初,我也有「諂曲心」,我巴結我們那一班裡面那一位最有錢的同學,有時候晚上就不回去,而到他家吃飯,甚至睡在他家裡。我們以後變成好朋友。他在中午看到我到的便當以後,他就帶兩個便當,一個是給我吃的,一個是他自己吃的。因為有這個「諂曲心」,所以我就吃了兩個便當,但是還是那麼矮啊!為什麼?因為他包兩個便當是偶然的、偶爾的,sometimes,不是always,只是sometimes補一補是不夠的。那時候也有「諂曲心」,也是不對的。
  這裡也講到,「不說他人好惡」,不可以隨便講他人好或不好的,這不可以的。修行人最好少講話,要守住這個氣。你知道嗎?紅教寧瑪派的大圓滿法,有「禁口」。為什麼要叫你「禁口」?因為講話,氣一動,你所觀出來的明點光,不會出現;金剛鏈會閃動,不能穩固,你的心,不住在那個平坦的、很寬廣的、無我的、非常任運的當中,沒有辦法住的。你嘴巴一講話,心就動,氣就動。所以,修行在某一個部分的時候,是要「禁口」的,一禁口,心不動、氣不動,明點光才出現,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要經常張家長、李家短,到處串門子、說東說西的,最好不說他人好惡。



  六祖講,「是自歸(皈)依」,這時候是「自歸依」,常看到自己的過失,「改正」、「還淨」、「不說他人好惡」,是「自歸依」。「常須下心」,以低下的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這個時候你才能夠通達佛法,才能夠明心見性;「更無滯礙」,不會讓你障礙了。有這些心,都是障礙的。嘴巴講他人好惡,都是障礙的。所以,更應該「更無滯礙」,就是不會有這阻礙,你的心永遠住在任運、寬廣之中,完全清淨。修行人應該重視這個,將自己的心常常住在清淨裡面,不動的、沒有障礙的、任運的、寬廣的,這樣保持著清淨的行為,這就是修行。六祖在這一段裡面,祂教我們修行。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