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2-18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自心皈依自性真佛


2010-12-18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自心皈依自性真佛
<蓮生法王2010年12月18日台灣雷藏寺虛空藏菩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善知識!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於外著境,被妄念浮雲蓋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識,聞真正法,自除迷妄,內外明徹,於自性中萬法皆現。見性之人,亦復如是。此名清淨法身佛。」「善知識!自心歸依自性,是歸依真佛。」

※ ※ ※

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虛空藏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以及今天我們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my third sister and her husband、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先生、台中木棉花關愛協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南投縣議會許?議員、台南市議會蔡旺詮議員,大家午安,大家吉祥!

台灣雷藏寺印了一本辛卯年──兔年的日曆,裡面列了很多的資料,我稍微看了一下,我們很多弘法人員都列在上面,其中,有萬化同修會,寫的是黃金龍,底下沒有頭銜。我很注意的看了一遍,很多講師都是有頭銜的,像金極雷藏寺蓮郲講師,還有幾個講師都是有頭銜,都有印了頭銜,只有黃金龍沒有印頭銜,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印刷廠漏印?

印刷廠經常漏印,而且有時候會印錯,印的時候沒有校正好,像我以前講的笑話一樣,就是「某某顧問」,印成「某某顧門」,少了一個「口」,向他抗議:「你怎麼少了一個『口』呢?」他說:「好!沒問題,我補印。」印出來了,是「某某顧門口」,還是一樣的,印還是會印錯,也會漏印。

如果是印刷廠印的,情有可原;如果是台灣雷藏寺,喔!蓮哲上師講「疏忽」,疏忽,可不可能再重印呢?不可能。對不對?已經印出來,送出去了,大家都看到了,怎麼這個「講師」兩個字疏忽了呢?這樣子好了,只有一個補償的方法,不管他將來發生甚麼事,不管他將來有甚麼事,他就變成終身講師。(眾鼓掌)這是唯一補救的辦法,所有的講師都有印,唯一他一個講師沒有印,將來不管發生甚麼事,不管有甚麼事,終身講師,這是我講的,根本上師講的話,終身有效。(眾鼓掌)

有人講:「盧師尊現在是軍事領導。」我還忘掉,我現在已經退伍了。好啊!軍事領導就軍事領導,有甚麼關係?(眾鼓掌)就像小弟(師尊稱自己)一樣,老弟啦!今天坐在這裡,一言九鼎。(眾鼓掌)你們聽好啦!師尊不會沒有事,師尊還是有事,甚麼事?都是無事。是皈依的弟子、是真佛宗弟子永遠的根本上師,永遠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眾鼓掌)不管以後,師尊走路,好像下去點火,地板很滑,摔個跤啊!全身腫痛啊!整個臉紅腫,還是根本上師。(眾鼓掌)這是小事,很小的事情,有一天,師尊往生清淨佛國,真佛宗的根本上師,根本的根本,還是蓮生活佛盧勝彥。(眾鼓掌)還有,不管怎麼樣,你們的根本上師就是一個,(眾鼓掌)不然,這個傳承怎麼傳?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吐登其摩,就是真佛宗的根本上師。(眾鼓掌)我講的啊!根本上師如果有甚麼事,仍然是根本上師。(眾鼓掌)



我們今天做虛空藏菩薩的護摩,虛空藏菩薩是具有大菩提心、大智慧、大威力的菩薩,是八大菩薩之一,祂的智慧如同虛空一樣。要了解喔!根本上師的智慧,仍然像虛空一樣。我看到外面很多的獎,甚麼「終身成就獎」,我們真佛宗也有「終身的講師」、「終身的根本上師」,無論如何,每一個真佛宗的弟子,一定要道心堅固,大家的根啊!紮在佛法裡面,永遠不會動搖的。(眾鼓掌)

我們再談一下《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先唸一段經文,六祖說:「善知識!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於外著境,被妄念浮雲蓋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識,聞真正法,自除迷妄,內外明徹,於自性中萬法皆現。見性之人,亦復如是。此名清淨法身佛。」「善知識!自心歸依自性,是歸依真佛。」我講到這裡。上個禮拜天,右眼看到日光,左眼看到月光,在這裡祂講了,「智」如同太陽、「慧」如同月亮,有太陽、有月亮,這樣的智慧叫作「常明」。師尊那天看到太陽和看到月亮,是看到外面的月亮呢?看到外面的太陽呢?事實上不是的,是看到自己裡面的太陽和月亮,完全來自於自己,而不是來自於他人。我們的智慧,佛、如來的智慧在你的心中,你的「佛性」在你的心中,你所看到的日、月代表智慧的那一種光啊!就在你的自心裡湧出來,不是他人給予的,不是別人可以給你的。六祖講的意思就是這樣。

我講一個陳傳芳的joke。有一個司機開著一部遊覽車,載著很多的老先生和老太太一起去遊玩。在海外這團體叫作「耆英會」,「耆英會」就是年紀比較大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大家一起出去玩,開開心心地去台北看花博。出發了,有一個老太太拿了一些花生給司機吃,司機很高興,他一路開車,一路吃老太太給的花生。開啊!開啊!這老太太又抓了一把花生來給他,他又吃得很高興,等一下,這老太太又拿花生來了。司機說:「妳有那麼多花生,妳為什麼不自己吃啊?」老太太回答:「這花生我咬不動,就全部給你吃。」「那妳買花生做甚麼?」她說:「我只吃花生外面的巧克力。」(師笑、眾笑)如果這司機,自己有花生,他就不可能吃老太太的花生。我的意思是講,你自己有的智慧,你自己心中有光,有日光,有月光,就不用去借光;你自己有智慧,你可以分辨一切的事物,就像我剛才講的,你們皈依是皈依誰啊?(眾答:「師尊。」)那根本上師就是師尊,(眾鼓掌)沒有其他的啦!



你們自己要有智慧去分辨,很多的事情,自己的智慧不能分辨,你就會被愚弄了。很簡單的,你如果沒有智慧,你就會被詐騙集團所欺騙。現在台灣有很多詐騙集團,他們弄得甚麼東西都是假的。你以為都是真的,外面看起來都是真的,其實,還是假的。你必須要很有智慧,才能夠分辨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

虛空藏菩薩就是智慧的本尊。(眾鼓掌)你沒有智慧,拿來的花生還是花生,是不錯啊!但是這花生是別人的,是那老太婆吃了外面的巧克力糖,然後將這些花生集中,因為她咬不動,就送給司機吃,司機不知道,以為老太婆對他這麼好,吃了好多的花生下去。

我們不能夠「妄念浮雲蓋覆自性」。所以,告訴你,師尊──你的根本上師,道心最堅固。(眾鼓掌)我自己本人啊!我是看過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我自己本人啊!親眼見證到蓮花童子。(眾鼓掌)誰都不知道甚麼是蓮花童子,結果,敦煌裡面的「千佛窟」,有很多的蓮花童子。蘭州大學還研究蓮花童子,有「蓮花童子研究」,這是廖玉存上師(蓮傑上師)到敦煌的蘭州大學,知道有「蓮花童子研究」,原來是真的有蓮花童子!蓮花童子是我自己親證的,摩訶雙蓮池也是我自己親證的,我自己證明了這以後,再將蓮花童子的傳承教給大家。(眾鼓掌)

你們不能因為外面的一些外境,一些謠言,「於外著境」啊!被外面的這種「妄念浮雲」蓋覆了自己本身的道心,這是非常重要的,道心一定要堅固啊!我跟你講,如果我沒有看過摩訶雙蓮池,沒有見證到蓮花童子,今天盧勝彥打妄語,好!我講了一句,在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之前,我講:「如果盧勝彥妄語,入三惡道,永不超生。」這是我最大的誓言哪!永不超生哪!永遠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在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之前,「我確實見證到蓮花童子」,(眾鼓掌)「確實到過摩訶雙蓮池」,(眾鼓掌)我道心永遠不變。(眾鼓掌)所有道心會變的,是因為「於外著境」,「被妄念浮雲蓋覆自性,不得明朗。」你看不清楚嘛!你沒有智慧,你看不清楚,所以就會有不對的現象發生。



有一個人,上街的時候,看到一大堆人圍著,好像發生車禍,好多人在看熱鬧,他擠不進去。突然之間,他想出一個辦法,他和所有人講:「那個是我爸爸。」人家就讓開一條路讓他進去看,一進去看,原來撞到的是一隻豬。所以,這是甚麼?這叫「妄語」,他看不清楚裡面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突發奇想,就跟所有人講:「那個是我爸爸。」大家就讓路讓他進去看,結果死掉的是一隻豬。哇!這是甚麼呢?這就是「不得明朗」。像師尊看見的,是真實的蓮花童子,看見的是真實的摩訶雙蓮池。

你們今天遇到了善知識,聽聞了真正的佛法,從此將迷妄的心解開掉,解開了,不再迷妄了;「內外明徹,於自性中萬法皆現」,就是你的智慧非常的圓滿,你看得很清楚,所有的佛法,所有一切的景象,統統都現出來,讓你在自性之中,能夠看得非常清楚。不能講妄語,這事情不能講妄語。今天我真佛宗這麼多的弟子,你看,每一次台灣雷藏寺的法會都是萬人,(眾鼓掌)外面啊!數萬萬的弟子,今天還敢坐在這裡講妄語嗎?不可以啊!講的都是真正的佛法。你「內外明徹」以後,大家都有「佛性」,是「平等無分別」。

師尊也不罵人,也不會罵別人,因為罵別人就等於罵自己。每一個人都有佛性啊!同樣都是佛的「應化身」,你怎麼可以罵人呢?我上回講過一個笑話,對不對?說豬有很多用處,豬的毛可以做刷子,豬的皮還可以做鞋子,豬耳朵還可以吃呢!豬肉更不用講了,牠所有裡面的東西都可以吃的;「豬」還有一個用處──可以罵人。明心見性的人,是不罵人的,不講人家背後的是非,不講的。你看看,哪一個在背後講是非的,一定是「是非人」。真正明心見性的,不說人家的背後話。罵人也不可以啊!現在罵人是不可以的,是毀謗罪喔!不可以隨便罵人。像有一個人罵人,他罵說:「你甘哪低(台語諧音:你好像豬)。」美國總統「甘迺迪」,被罵的那個人就去告了,告這個人毀謗,被罰了五萬。這人平常喜歡罵人,「你甘哪低咧」,你是豬,又罵人,人家又告他了,這回罰得更重了,罰了七萬。這人就對法官講:「太不公平了,上一回我罵人家是豬,那個法官判我罰五萬,怎麼你判我罰七萬呢?多出兩萬,不公平啊!法官不公平。」法官就講:「沒辦法,最近豬肉漲價,所以罰你貴一點。」我們不可以罵人的。

修行的行者,明心見性之後,有了智慧,他知道,罵別人就是罵自己,不可以罵人,眾生平等,沒有分別,不可以隨便罵人。「自除迷妄,內外明徹,光明自顯」,萬法統統都出現了,看見「佛性」的人,也是這個樣子,看見佛性的人,他知道,就是這樣子。如果你能夠「萬法皆現」,看見「佛性」,這就叫作「清淨法身佛」,你已經是「清淨法身佛」了。



六祖又講:「善知識!自心歸(皈)依自性」,你真正皈依的,我講了,你真正皈依的,就是皈依自己的佛性,不皈依其他。很多迷妄的人,看了這些佛像以後,「我是皈依這一尊」、「我是皈依瑤池金母,是這一尊」,「我皈依不動明王,我是皈依這一尊」,你到別的廟去看,也有不動明王,「我不是皈依這一尊,我是這一尊。」那都是不懂的,還是不懂的。同一「佛性」,來自於自性。那只是表面,不動明王、瑤池金母,都是祂們的名字。你說皈依瑤池金母,「我就是皈依這一尊瑤池金母。」那西雅圖的瑤池金母會火大,說:「你以前在西雅圖,皈依瑤池金母,都是皈依我的,怎麼搞的,現在變成台灣雷藏寺這一尊才是你的?」兩尊瑤池金母會吵架。不對的,是同一個名稱哪!這個名哪!

我上次也講了一個笑話,好像很久以前就講過了。有一個男生追求一個女生,她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這女生突然走到一個麵店裡面去,他也跟著進去,男生很想知道她的名字叫甚麼,這女生坐前面,他坐在後面,他就站起來,突然間很勇敢跑過去問:「妳叫甚麼?」那女生突然間愣了一下,說:「我叫牛肉麵。」沒有錯,她叫了一碗牛肉麵來吃,他是問她:「妳叫甚麼名字?」他是要問她的名字,她說:「我叫牛肉麵。」男生也是講一半,她也是講一半,互相就有了誤解。

名字,只是表面上的一個符號,代表你這人的殼,人殼、外相,也不是真實的。師尊講過,我剛出生的時候也不是像我現在這個樣子;我讀高中的時候,你們看那相片,也不是這個樣子;我讀軍校的時候、讀大學的時候,也不是這個樣子。人殼都會變,姓名只代表你這個人殼,在這個時間、地點的那個人,也不是永遠的,而且,人的相貌也會變。所以,你皈依的,皈依到最後,你是皈依到自己的「佛性」。

師尊的「根本的本尊」就是瑤池金母,「根本的本尊」就是阿彌陀佛,「根本的本尊」也是地藏菩薩,所有的地藏,所有的瑤池金母,所有的阿彌陀佛,都是我的皈依。但是,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菩薩,都在我的自心裡面,在我的心中顯現,從佛性裡面顯現、應化出來。(眾鼓掌)這就是我看見的,我真實看見的日光、月光,我真實看見的瑤池金母,我真實看見的阿彌陀佛,我真實看見的地藏王菩薩,都在我的身中。



我們要誠實啊!學佛法的人一定要誠實、實在,所以我們叫作「是歸依真佛」啊!你看吧!真佛宗的名號在這裡,六祖在這裡談到「是歸依真佛」。我們真佛宗真的是很漂亮,就是要你「皈依真佛」,沒得比的啦!(眾鼓掌)真佛宗就是「真佛」,六祖講的「是歸依真佛」,這「真佛」來自於誠實、實在,真的,毫不虛偽,不誠實是不可以的。

有一個美國人和一個英國人到了台灣,到了四川飯店吃川菜,叫了一個「五更腸旺」,大家知道「五更腸旺」有辣椒的,很辣的。美國人用筷子一夾,夾了一根辣椒,往嘴裡面一咬,眼淚就流出來了。英國人就問:「你為什麼在哭呢?」美國人就講:「我想起了我的媽媽。」他說:「好啊!你想起你的媽媽,你就哭喔!倒是可以的啦!」英國人也是筷子一夾,夾到一個辣椒,他也吃下去了,他眼淚也流出來了,美國人就問英國人:「你怎麼也哭了?」英國人就回答:「我是想到你媽媽。」美國人講:「咦?你哭,和我媽媽有甚麼關係?」英國人就講:「我的哭想到你媽媽,就是想到你媽媽為什麼會生了一個不誠實的孩子。你吃到辣的辣椒,你就講是辣椒嘛!還說是想到你媽媽。」

我們學佛的人是要誠實的,做了甚麼,誠實,你可以懺悔嘛!師尊也不一定全部都做對啊!也有錯的時候,我也要懺悔啊!錯了就錯,對了就對,是非分明,有錯就擔了。我們是這樣的,軍事的領導,錯了就錯,對了就對,別硬拗,錯了,承擔嘛!如果有做錯甚麼,我一個人擔,我也願意擔。但是我和你們講的佛法,是「真佛」法,是「真佛」,絕對沒有錯,絕對沒有不誠實。(眾鼓掌)講佛法是絕對沒有錯,見證到蓮花童子是絕對沒有錯、看見摩訶雙蓮池是絕對沒有錯、明心見性是絕對沒有錯。所以,佛法是絕對沒有錯。(眾鼓掌)個人行為,另當別論,當然也有做錯的時候,那是行為。但是在佛法上,你們「是歸依真佛」,將來,你們修的是「蓮花童子相應法」,你們到的淨土是摩訶雙蓮池,你們的佛法是「真佛」,絕對沒有錯的,是最誠實的、最實在的佛法。

每一個人犯錯,都是會有的,我小時候也是常常犯錯,我爸爸在這裡,我是被我爸爸打得很兇,那時候,bokken,木劍,日本人兩個人在對打的那一種木劍,打我都打到斷,我爸爸那時候很雄壯威武,那時候,我是非常的瘦小。所以被打得吱吱叫。每一次,如果是要打我大妹妹,她一定先跪下來說:「我以後不敢了。」或者她跑得遠遠的。我呢?是忍辱負重,勇往直前,從不認錯。所以被打得很兇,三天一大打,兩天一小打。我也有祕密基地,是在我家後面的防空壕,我都躲在那裡,躲一整晚,躲到大家都睡了,我才溜出來。小時候常常被打,一定是做錯事情,做錯了啦!還是去偷爸爸的錢,偷我爸爸的錢,掉在地上,他沒有看到,我就撿起來,從地上撿的,哪裡是偷的?差很遠啦!故意將他口袋的錢,讓錢先掉在地上,然後再從地上撿起來,我是地上撿的啊!(師笑、眾笑)對不對?這都是小時候被打的故事。



我也被我媽媽打啊!我去高雄的寶珠溝「摸旯」(台語:捕蛤蠣)和抓魚,提一個水桶,裡面有魚,還有「旯」(台語:蛤蠣),提回來,想說晚上有「旯湯」(台語:蛤蠣湯)可以喝。回到家,我媽媽坐在門口,兇兇的,她只是微笑:「進來,我不會打你。」我們那個時候的人非常誠實,結果,不誠實的是我媽媽(師笑、眾笑),我一進來,哇!被藤條抽到……用那藤條打得好兇,很慘!

我是被媽媽打的孩子,也被爸爸打的孩子,這是小的時候。也有一個joke,有一個小孩子被他媽媽打得很厲害,打、打、打,他爸爸想安慰他:「你被她打,你覺得怎麼樣?」那孩子就對他爸爸講:「你當初為什麼要娶這麼兇的太太?」他爸爸講:「還不是因為有你!」(師笑、眾笑)

講到哪裡去了?長大以後,我爸爸也變成追佛族,我媽媽也皈依我了,我爸爸也皈依我了,我妹妹也皈依我了,他們不是皈依「我」,是皈依我講的佛法,(眾鼓掌)是皈依「真佛」。(眾鼓掌)最終的,他們成就了以後,有了智慧,能夠看到自己的佛性,自身清淨之後,光明顯現,所有的佛性在光明之中就自然出現,這時候,你就明白,你是皈依「真正的佛」,這「真正的佛」就在你的自心。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