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2-11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性本清淨 如天常清


2010-12-11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 性本清淨 如天常清
<蓮生法王2010年12月11日台灣雷藏寺準提佛母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善知識!色身是舍宅,不可言歸。向者三身佛,在自性中,世人總有;為自心迷,不見內性。外覓三身如來,不見自身中有三身佛。汝等聽說,令汝等於自身中,見自性有三身佛。此三身佛,從自性生,不從外得。何名清淨法身佛?世人性本清淨,萬法從自性生。思量一切惡事,即生惡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如是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日月常明,為浮雲蓋覆,上明下暗。忽遇風吹雲散,上下俱明,萬象皆現。世人性常浮游,如彼天雲。」

※ ※ ※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還有,我們的貴賓──my father盧耳順大德,my older sister盧勝美、my second sister盧玉意 and her husband、香港中文大學譚偉倫教授、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和台中市議會吳瓊華議員、南投縣議會許?議員、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代表黃哲祥先生、台中社團法人木棉花關愛協會理事長陳蕙美女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和夫人陳旼旼女士、草屯鎮長參選人賴忠政先生、草屯鎮山腳里里長陳家財先生。大家 guo ann(台語:午安),大家好!

首先,發布一下人事的報告,不敢講是「命令」啦!報告就可以了。以前有講過,只要建了雷藏寺,而且是出家身分,努力弘法,度很多的眾生,道心堅固,雷藏寺建成的時候,師尊曾經講過,就賜給阿闍梨的灌頂。現在,有兩個,一個是法音雷藏寺,一個是法身雷藏寺,是不是?法音雷藏寺是蓮海上師,法身雷藏寺是蓮史法師蓋的。蓮史法師在嗎?從此以後,就要學準提佛母的清淨,以祂的十八隻手,廣度眾生,道心堅固,從今天開始,賜給阿闍梨的灌頂,(眾鼓掌)是蓮史上師。講師的部分,馬來西亞尊平堂蓮花佳新給予講師的灌頂;不動院的黎復華,賜給講師的灌頂;徐國聖師兄,賜給講師的灌頂。(眾鼓掌)

我個人覺得,站在弘法人員的立場,第一個原則,你一定要道心堅固;第二個原則,你自己必須要勤修密法,帶領大眾勤修密法;另外,還要廣度眾生,自覺覺他,慈悲喜捨。弘法人員必須要道心堅固,不堅固的,弘甚麼法?不清淨的,弘甚麼法?沒有廣度眾生,弘甚麼法?沒有自覺,弘甚麼法?這都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在西雅圖,蓮友法師,我在宗委會辦公室的時候,觀察她很久。蓮友法師應該有上師的資格,(眾鼓掌)同時,她也是一位綠色的蓮花。所以,西雅圖雷藏寺的蓮友法師,從我今天說法開始即是金剛阿闍梨。從此以後,弘法人員必須要遵守的,剛剛我講過的──「道心不固,如何弘法?」「自己不清淨,如何弘法?」「自己不自覺,如何弘法?」「自己沒有廣度眾生,如何弘法?」希望大家記住這幾句話,我們真佛團隊,不是拼經濟,我們這次是要拼「度眾生」。弘法人員只會拼經濟,那不行啊!真佛宗的弟子每一個都窮,弘法人員就富了,這怎麼可以?所以,不可以講拼經濟,要講拼度眾生,不是拼經濟。(眾鼓掌)



我們今天是修準提佛母護摩,祂是師尊的上師──普方上師的本尊,普方上師以前跟我們講台語的時候就講:「稽首皈依蘇悉地」是第一句話,「敬禮南摩大準提」,至今我都記得。「稽首皈依蘇悉地」,有七俱胝的佛,出自於準提佛母,所以祂的威力、法力和清淨力,無窮無盡,所以是大準提佛母。據我所知道的,祂還是印度「耆那教」(Jainism)的本尊。祂是普方上師的本尊,是我們真佛宗八大本尊其中的一尊,是很尊貴的。祂不只是可以開第三眼,師尊剛才打坐的時候,手指自動上升,點了第三智慧眼,再點右眼、再點左眼。點上面的這個眼(第三眼)的時候,發出智慧的光芒,點右眼的時候,師尊看見大日的光芒,點左眼的時候,看見大月輪的光芒;你若真正修成了佛,真正成佛的,頭頂上的肉髻就是一隻眼,眉心一隻眼、左右兩隻眼、右耳一隻眼、左耳一隻眼、後腦一隻眼、胸前三隻眼、臍輪一隻眼、右手一隻眼、左手一隻眼、右腳一隻眼、左腳一隻眼,到最後,「通身是眼」。真正修法成功的時候,通身都是眼,(眾鼓掌)不是只有中間一隻慧眼,通身都是眼。

◎我記得很清楚,肉髻一隻眼,也就是頂輪就有一隻眼,耳,兩隻眼,這邊一隻眼(師尊指眉心),雙眼(師尊指兩眼)。另外,右手眼,左手眼、後腦眼、胸前三隻眼、臍輪一隻眼、雙腳雙隻眼,這樣串連起來,全身都是眼,每一隻眼睛看著每一隻眼睛,眼和眼互相通了,全身都是光芒,眼光在裡面繞著,這個時候,真正的眼,叫做「通身是眼」。

所以,我們先從修這一隻慧眼開始,你能夠看見日光、月光、智慧光,看見自己身體裡面眼睛所有的光芒,這才是修證能夠成功的。



今天我們再談《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先唸一點經文,「善知識!色身是舍宅,不可言歸。向者三身佛,在自性中,世人總有;為自心迷,不見內性。外覓三身如來,不見自身中有三身佛。汝等聽說,令汝等於自身中,見自性有三身佛。此三身佛,從自性生,不從外得。何名清淨法身佛?世人性本清淨,萬法從自性生。思量一切惡事,即生惡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如是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日月常明,為浮雲蓋覆,上明下暗。忽遇風吹雲散,上下俱明,萬象皆現。世人性常浮游,如彼天雲。」

這一段經文,六祖祂是解釋「色身」。我們現在所看見的我們的肉身,只是一個房子,「不可言歸」,不能去皈(歸)依這個房子,我們皈依不是皈依這個殼、這個肉殼──房子,而是皈依「三身佛」,法身、報身、應身,「法報應三身佛」。

在自己的「佛性」當中,世人、每一個人統統都有「三身佛」的,因為你找不到「佛性」,所以「自心迷不見內性」,不見自己的「佛性」,這是「外覓三身如來」──在外面找「法身佛」、「報身佛」、「應身佛」,沒有看見自己身中有「法報應三身佛」,就在你自己的身中,才是真正的主人。甚麼是主人?「佛性」是主人;甚麼是「色身」?就是你的肉殼,也就是你的房子。六祖講的非常的簡單,就是這樣。主人是甚麼?內在的「佛性」。如果你皈依,你說你的師父就是這樣,那是錯誤的,不是這樣的,祂是會變的。我剛出生的時候,有一張照片,脫光的,全身脫光光,「喀嚓」,照起來,趴在那裡,全身赤裸裸,都沒有穿衣服。你說:「我皈依的師父叫盧勝彥。」那一張照片是不是盧勝彥?是盧勝彥。你說你皈依那個(照片中的盧勝彥)嗎?不像。你們講現在皈依的是這個樣子的(師尊指自己),穿著法袍、喇嘛裝,戴著唸珠。今天的唸珠特別漂亮,還沒介紹這一條唸珠,趁機介紹一下,這一條唸珠,是香港鄭鼎勳師兄,叫「笨笨」,他所製造的,有重的、有輕的,我今天戴的是最輕的這一條,因為太重的話,我已經很接近大地,再戴這個太重的唸珠,我的頭就會更接近大地,還是不妙,抬頭挺胸。這一條白光閃閃的唸珠啊!「笨笨」意思是這樣,他說,做這個唸珠,是將來要給迎香組的,每個人掛著一條,這樣進來很莊嚴,出去也莊嚴,在網路上,大家看了,白光的一條,哇!迎香組很威風啊!莊嚴肅穆。香港鄭鼎勳師兄有沒有講說要錢?完全贈送,不要錢的,是香港鄭鼎勳師兄做的,給迎香組每個人一條,是不是?是法師獨有的。法師啊!我不知道他到底要送多少條,一下子送給我們幾百、幾千個法師每個人一條,他工廠都要倒的,看看他要送給誰就是了,他會告訴我們的住持蓮哲上師,他先送給我戴,大家看得如何?(眾鼓掌)



六祖講皈依「三身佛」,不是在外表的,不是皈依有穿法袍的、皈依有喇嘛裝的、皈依我這個人殼的,不是,因為人殼都會變的。我小時候赤裸裸的那一張和現在的盧勝彥,同是一個盧勝彥,你也不是皈依盧勝彥,而是依止我修學佛法,真正的皈依是皈依你自性裡面的「三身佛」。(眾鼓掌)這樣就清楚了。不然有一天,你皈依的肉身,突然間沒有了,怎麼辦?

我以前不是講過一個笑話嗎?一個很懶的人,終於找到一個工作了,是做甚麼?是做墳場的管理員,墳場很清閒,每天只有他一個人,做了幾天,他不做了,不做的理由是甚麼?「我每天站著,所有的人每天躺著,我不做了。」「大家都躺著,只有我站著。」懶人就是懶人,總有比他懶的,都躺著。有一天,師尊也躺了下來了,也變成最懶的人,躺在哪裡不動,你是依止祂學佛法,你皈依的是你的「自性三寶」啊!皈依你自己,你能不能成就,和躺著的那個人沒有關係,是你的修行有沒有找到你的「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千百億化佛」,你有沒有找到?找到了,才是你真正依止的,那是你自己、是你的「佛性」、是你的三身佛,才是真實的。

今天有遠道而來的,從Canada Calgary來的蓮鳴上師。(眾鼓掌),Calgary中文簡稱「卡城」,我們簡稱加拿大「卡城」白雲雷藏寺蓮鳴上師。他是我們真佛宗的第一位開悟者,很年輕,很優秀。而我是將開悟的口訣直接交給蓮寧上師的。年輕的上師(師尊指蓮鳴上師),才三十幾歲。他們有一個疑問:「師尊不是要交給年輕的嗎?」「蓮寧上師已經超過四十五了。」我告訴你喔!蓮寧上師剛好四十五,對不對?對!好不好?(眾答:「好。」)蓮寧跟著我最久,我了解他,他也了解我,我們互相光光相照。光啊!眼睛對眼睛,我看得出他眼睛的光,他看得到我眼睛的光,光光相照。

修行啊!「通身是眼」的時候,你當然可以用你的眼睛看到你內在的「佛性」,看到你真正的「三身佛」啊!這才是光光相照。我看到你的「佛性」,你看到我的「佛性」,所以他是我們真佛宗特定的、將來的接班人──蓮寧上師。



大家鼓掌,有一個鼓掌的笑話。有三隻壁虎貼在牆上,中間那隻壁虎「砰!」掉下來,為什麼旁邊兩隻壁虎也「砰!」掉下來?因為中間這隻壁虎掉下來了,旁邊兩隻鼓掌,所以也「砰!」掉下來。我們修行人,心地不可以這樣,人家跌下來,你應該去幫助他,不能鼓掌歡呼啊!你一鼓掌歡呼,你的心地和那隻壁虎──坦白講,還差那隻壁虎。所以,我們不能向壁虎學習,不要皈依壁虎。

「三身如來」,自己的眼光可以看見,因為你「通身是眼」哪!如果你肉眼凡胎,永遠看不到自性的「三身佛」,這就是「外覓三身如來」啊!你看到外面的,全部都是假的,沒有一個真的,要看到自性的「三身佛」才是真實的。

「不見自身中有三身佛。汝等聽說,令汝等於自身中,見自性有三身佛。此三身佛,從自性生,不從外得。」不是從外面得來的;「何名清淨法身佛?」就是「法身」;「世人性本清淨」,為什麼講這一句話?「世人性本清淨」,這是第一義諦的話。現在敢說你自己清淨?你沒有煩惱嗎?你沒有業障嗎?你沒有污穢嗎?六祖講:「世人性本清淨」,佛性本來是清淨的,原本是清淨,是因為你的煩惱,你的不清淨,你的污穢,將祂遮蓋了。你原來本來是很莊嚴的、無相的法身佛、莊嚴的報身佛,還有應化在世間、度化眾生的應身佛,為什麼會變成那麼醜的呢?

為什麼會變那麼醜呢?有一個笑話,陳傳芳講的,四大媽現在在這裡。有一個先生跟一個太太生了第三胎,第三胎一出生,哇!長得非常的醜,先生就問太太,「我們前面那兩個孩子,都是長得英俊瀟灑,為什麼這第三個兒子,長得這麼醜?」他太太就講:「後面這一個,醜的那一個,才是你的。」

我們人哪!「報身佛」莊嚴如佛,為什麼你會變得不是佛呢?而且很醜呢?因為煩惱、因為不清淨、因為業障、因為污穢,就變醜了,你就找不到佛性。

一切從佛性所出生,你想念一切的惡事,即生惡行,思量一切的善事,即生善行。甚麼是「惡行」?甚麼是「善行」?本來是一切清淨的,讓你分成兩邊,一邊是善的,一邊是惡的。甚麼是惡的?人的習性很多是惡的。陳傳芳的笑話,有一個年輕的男生追了一個小姐,小姐很漂亮,男生也長得不錯,他們要結婚了。有一天,男生跑到女生的家裡,家裡沒有人,只有那個女生的妹妹在,妹妹非常的漂亮,和她姐姐一樣的漂亮。妹妹對這男生講:「我已經暗戀你很久。你就要和我姐姐結婚了,我決定今天晚上自動獻身給你。」妹妹穿得非常sexy的衣服,在家裡又是獨自一個人,那男生一看,哇!女的就慢慢的上樓了,走到自己的房間,她看著她的姐夫,那男生站在樓梯那裡,一動也不動,女的就進去房間。那男生一轉身就衝出門外,一打開門,原來她姐姐、岳父、岳母都站在那裡,說:「你通過我們這一關。」還沒有結束這個笑話,那個男生跑到一邊,心中想:「好險!我是要到我的車子拿保險套。」這就是人性啊!以為那個男生心地非常清淨,沒有惡行,看吧!

甚麼是「珍奇的動物」?老師問學生,又問一句:「甚麼是Australia的珍奇動物?」學生懵懵懂懂的站起來說:「是犀牛。」老師講:「Australia沒有犀牛。」學生理直氣壯說:「因為沒有才叫『珍奇』。」你說「是無尾熊」,無尾熊,台北木柵動物園就有,有貓熊,也有很多無尾熊。 Australia最多的是無尾熊,最多的是袋鼠,都是Australia的名產。學生講的很對:「因為沒有才『珍奇』。」我們修行人,人數很少,我們是「珍奇」的動物。我們出家的修行人,更是「珍奇」的動物,沒有不好的習性,才是真正的「珍奇」的動物。「聖品」啊!才是真正的「聖品」。

六祖在講「聖品」,「世人性本清淨」是「聖品」;「萬法從自性生。思量一切惡事,即生惡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今天,做善事的比較少,做惡事的很多,做善事的是「珍奇」的動物、是「聖品」,所以我們要「思量一切善事」,如是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哪!



◎師尊這個眼睛(師尊指自己的右眼)可以看到太陽的光,右眼看太陽的光,左眼看月亮的光,閉著眼睛,你可以看到日光、月光,你可以看到自性、佛性的光明。能夠見到自性,是因為你「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一切的習性都不在了。

這不是和你講假的喔!密教確實有修行「通身是眼」的法,在紅教的大圓滿法裡面,叫「通身是眼」,將自己都化成光,這是密教本身的法,是有這種法的。這不能夠亂講的,因為祖師告訴我們,是可以這樣修煉第三眼的,修煉你的眼睛可以看到,從眼睛到心,是有一個「晶管脈」,可以看到你心中的「佛性」,這是「佛」所說的,不是胡說。

這胡說,也有啦!胡適有一天到大學裡面上課,他說「孔子說,就是『孔說』」、「孟子說,就是『孟』說」,「孫子說」,孫子就是「孫子兵法」,「就是『孫』說」。他自己呢?「胡」說,胡適講的,他自己是「胡」說。我們今天所講的,是「六祖」說,六祖所講的,就是「佛」說,而不是胡適講的 ──「胡」說。我們講的都是正正當當的。

「如天常清」啊!天空本來是常清的,所以「日月常明」啊!太陽、月亮,我們都可以看得到的。但是有時看不到啊!因為烏雲遮住了就看不到了,「浮雲覆蓋」啊!上面還是清楚的明,但是我們人還是看不到。「上明下暗」哪!突然碰到風吹雲散,風吹來了,雲散開,「上下俱明」啊!你馬上可以看到太陽、可以看到月亮,看到無雲晴空,「萬象皆現」,所有的一切東西都可以看得見。因為世間的人,他的本性、惡行非常的「浮游」,「浮游」就是不定,經常像雲一樣,不定的飛過來飛過去,像一些雜念,飛過來飛過去,「如彼天雲」,就像雲一樣,將整個天都蓋住了,將天、太陽、月亮全部統統蓋住了,所以,六組這樣講,「三身佛」本來是「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千百億化佛」,這是非常清楚的。今天,就是被我們所有人的惡行,像浮雲一樣,將祂整個遮蓋住,你看不到自己要皈依的「三身佛」,這一段,六祖所講的都非常的清楚。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很正常的人,甚麼叫正常的人呢?有兩隻手、兩隻腳、有五官和一個身體,但是舉止動念,誰都看不見,只是他的外在行為,一切都在正常的範圍之內。正常的人應該要好好的修習佛法,看見自己的佛性,不能夠老是在哪裡拼經濟。以前台灣,大家都在拼經濟,這個也在拼經濟,那個也在拼經濟,上也拼經濟,下也拼經濟,政府也在拼經濟,老百姓也在拼經濟。我們今天是要拼修行,拼度化眾生,這就比較少人講。所以我們是珍奇,非常奇妙的動物,是稀奇、是聖品。今天這些理光頭的都是「聖品」,若理了光頭還拼經濟,就不太像話了,應該要拼修行。在家人應該要拼經濟啦!家庭也要拼經濟,對不對?國家啦!家族啦!家庭啦!個人啦!都要拼經濟。光了頭了,出了家了,沒有家庭負擔,就拼修行,所以稱為「聖品」。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教大眾要禮敬出家人,禮敬僧人,為什麼?因為他們是「聖品」。修行雖然有三種,第一個是「即身成佛」;第二個到佛國淨土;第三個要到最好的地方,還是「聖品」啊!不像世間的人,連這三個都不懂,在世間勞勞碌碌、憂憂煩煩度過。真正的「聖」、「凡」之別,「聖賢」和「凡夫」之別,「聖賢」本身來講,懂得修行,懂得面聖,懂得面自己的佛性;在家人就比較不知道了,不曉得了。現在,雖然在家人當然也可以修行,也可以成為「聖賢」,畢竟他有一個家庭,還是被俗世所綁,「聖」、「凡」是這樣分別的。真正的修行和不知道修行,就分別出「聖」和「凡」。

現在我們在座的,每一個都是正常的人,都是很正常。哪一種叫做「不正常」?精神病患。精神病患當然不正常。我們又沒有精神病患,我們真正是學佛的,學聖賢的,要超凡入聖,比一般正常人更正常。



我們不能說不正常,不正常的就到精神醫院。精神醫院是甚麼樣子呢?陳傳芳講笑話,精神醫院院長講:「外面下雨了,大家去洗澡吧!」哇!每一個人都衝出去,大家趕快去洗澡,水很充足,每一個人都出去洗。其中有一個人站在哪裡不去洗,院長說:「咦?這個已經正常了。」院長就問這精神病患:「你為什麼不和大家出去洗澡呢?」他說:「他們很傻,那水還是涼的,我要洗熱水,我在等。」他要等熱水,這病的很重。還有一個笑話,精神醫院的院長要測試所有的精神病患有沒有好一點,他便畫了一個門在牆壁上,「你們現在每一個患者都去開那個門,開出去了,你們就自由了。」哇!所有的精神病患每一個人都對牆壁上的門拼命開門,就有一個不開門的站在那裡:「我才沒有那麼傻呢?」院長說:「這一個好了,已經差不多了,可以出去了。」院長問:「你為什麼不去開門?」精神病患講:「他們去開甚麼門哪!他們去開門的,都是傻瓜啊!我最聰明了,鑰匙在我身上啊!」這病的可重了。

每一個正常的人,就是要「知修」,佛告訴我們:「最難的是知道修行。」知道修行,要知修啊!知道修行就已經贏過一般的正常人,再修出成就,就更不得了了,你就變成聖賢了。應該講,實在話,做一個正常人還不夠,還要懂得應該要修行。這裡的修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修證自己的行為嘛!然後還要知道「內修」嘛!聚集資糧以後,還要師父教你如何內修,如何讓肉身凡胎的眼能夠變成智慧眼,能夠看見光,而光和光裡面,光光相照,看見自己的佛性,增長自己佛性的功德,一旦佛性成就了,肉身拋掉,佛性顯現出來,就「即身成佛」了,這就是成就,叫「超凡入聖」,比正常人更正常。我們不只是做一個正常人而已,還要懂得修行,懂得看見「佛性」,這是《六祖禪經》所提到的。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