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1-27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歸依有自心三寶 內調心性 外敬他人


2010-11-27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歸依有自心三寶 內調心性 外敬他人
<蓮生法王2010年11月27日台灣雷藏寺摩利支天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善知識!各自觀察,莫錯用心。經文分明言自歸依佛,不言歸依他佛。自佛不歸,無所依處。今既自悟,各須歸依自心三寶,內調心性,外敬他人,是自歸依也。」
※ ※ ※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摩利支天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的貴賓──我爸爸盧耳順大德,我爸爸現在永遠是追佛族,my older sister盧勝美、花蓮縣議會游美雲議員、南投縣議會許粧議員、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和夫人陳旼旼女士、宗委會律師羅日良律師、黃月琴律師、台北市議員林瑞圖競選總部助理闕萬田先生、闕慧玲小姐、國際獅子會前會長陳登全會長。大家午安!” domo konnichiwa”(日本語:午安),”Good afternoon” (英語:午安),”Selamat bentar(siang)”(印尼文:午安),印尼的午安,很好記,”Selamat pagi” (印尼文:早安)是早安,我只記得”Selamat pagi”,”Selamat malam” (印尼文:晚安)、 ”Selamat bentar(siang)”。總之,午安是最好記的,因為就是「笨蛋」嘛!
大家吉祥!今天很特別,因為今天是台灣的「五都競選」的日子,選議員,也選市長。大家有沒有去選舉啊?(眾答:「有。」)有!選舉完了,再來參加法會。
宣布一件事情,今天是Saturday,tomorrow is Sunday,Sunday afternoon 1:30 in Gaoxiong has my books and painting show,也就是說,明天下午一點半在高雄左營Mitsukosh──新光三越有我的書畫展,一點半的時候,我會在那邊做簽書會,(眾鼓掌)歡迎大家參加。
再宣布我們的宗務,我現在正式對大家宣布真佛宗我挑選的接班人,有接班人出現喔!因為如果有一天,師尊有甚麼三長兩短,我們真佛宗有接班人,他就是宗委會最大的處長──蓮寧上師。(眾鼓掌)(蓮寧上師起身向師尊做大禮拜)阿彌陀佛!蓮寧上師是紫蓮花童子,跟隨我最久,他在西雅圖的時候,就是我的得力助手。最後,我真正將開悟的幾句話口授給蓮寧上師。其實,對蓮寧上師,我暗中觀察他很久,他的心地非常的善良,個性非常的剛烈,外剛內柔,很有智慧。我希望,將來真佛宗的接棒人,能夠「明心見性」,他已經「明心」了,但是他在修持「見性」,非常的努力。(眾鼓掌)他也是法王。他真正的領導力是超過師尊的。
師尊本身的心啊!太柔軟,太軟,心太軟,有一首歌叫作「心太軟」,我就是心太軟。所以,我們希望蓮寧上師他堅硬的肩膀,能扛起真佛宗弘法的大任。雖然以前我很喜歡在講話當中開蓮寧上師的玩笑,我很喜歡開他的玩笑,大家以為師尊是看不起蓮寧上師。不要這樣認為,因為我心中最敬佩的,就是他能夠開得起玩笑。另外,我們真佛宗還有一個寶貝上師,是真的寶貝喔!他就是我們真佛宗的長老──常智上師。他的智慧非常的圓滿,只要是佛學的道理,碰到他就全部解決,(眾鼓掌)常智上師也是我最敬佩的,他的外貌很像六祖惠能。



現在宣布,太平雷藏寺、板橋同修會的堂主──吳堂主(吳駿鵬),由現在開始,他就是真佛宗的講師。(眾鼓掌)這是人事命令。再來,還有組織,斗南Dztz,從我說話開始,正式成為同修會。(眾鼓掌)還有,Brunei(國名:汶萊)有一個臨終關懷中心,從我現在說話開始,歸屬真佛宗的臨終關懷中心。宗委會!請簽准他們就是。現在師尊的話,一言九鼎!(眾鼓掌)說了算!(眾鼓掌)不用拖拖拉拉的。
我再宣布一件事,我一定到印尼去,(印尼同門歡聲雷動,掌聲不絕)說了算!不管你們印尼內部如何,也不管外面的風聲如何,也不管誰的阻撓,我就是一定要去印尼。(印尼同門再度高聲歡呼,掌聲不絕)因為,真佛宗最多的弟子,是在印尼,印尼要辦十萬人的法會,一聲令下,馬上就有十萬人,不能令印尼的弟子失望。所以,我一定去,說了算!(眾鼓掌)現在就是等時間敲定,哪一天起飛,哪一天回來,時間敲定了,再向大家宣布。
摩利支天這一尊菩薩,是威力無窮的菩薩,經典上寫著:「摩利支天菩薩在大日之前疾走,任何人都追不到祂,祂是走得最快的,速度最快的一個菩薩。」在大日之前疾走,永遠令人追不上,我們真佛宗也要像摩利支天一樣,永遠讓人家追不上。摩利支天是「戰鬥菩薩」,日本人供奉摩利支天,以摩利支天為「戰鬥之神」,供奉的人,大部分是忍者,祂是忍者的守護神。以後,真佛宗的每一個人出去都是忍者,(眾鼓掌),來無影,去無蹤,一喊,全部出來;一喊,又全部統統消失,(師笑、眾笑)因為祂能隱身,能躲藏。有一個電影叫作:「忍者龜」,Ninja Turtle,師尊啊!是忍者人,不是忍者龜,從今而後,不再縮頭。(眾鼓掌)反正已經有接班人了,我就勇往直前,勇者無敵啊!一點也不恐懼,勇往直前啊!(眾鼓掌)
摩利支天是很有法力的一尊菩薩,祂能夠隱身,有「隱身法」,威猛無窮。我們當弟子的,應該學習摩利支天,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欺負到摩利支天。你學祂的法,不會受人侮辱,不會受人欺負,不會被人偷盜,偷和盜,沒有人能夠勝過祂。有一次,我有災難,我和我母親講:「要求誰?應該請哪一尊?」我母親跟我講:「你就請我。」請我母親耶!然後說:「再加上摩利支天。」我就以我母親和摩利支天的力量,戰勝那一場挫折。(眾鼓掌)我就是修祂的法,修「摩利支天法」,真的戰勝那一場很大的挫折,這一尊菩薩,一定會滿眾生的願。(眾鼓掌)
我們今天再談《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六祖講,「善知識!各自觀察,莫錯用心。經文分明言自歸依佛,不言歸依他佛。自佛不歸,無所依處。今既自悟,各須歸依自心三寶,內調心性,外敬他人,是自歸依也。」
我就談「自歸依」,這裡講到「各自觀察」,綜合所有的佛學,到最後會了解到一件事情,事實上,所有的佛學都是在外面的,能夠真正受用佛學的是你自己,不是其他的人。所以真正受用佛法的是自己,不是外人,最後成佛的,以受用佛法,以佛法來成就自己,讓自心的佛出現。你觀察了很久,原來是皈依自己的「佛性」。所以這裡講「莫錯用心」,要注意觀察喔!西方人講了一句話,在工廠裡有很多的機器,在工廠做事的女士,要隨時注意,他們寫了一句話:「如果你的衣服太寬鬆了,『機器』會將妳捲進去。」第二句話:「如果妳的衣服太窄了、太少了,不是機器將妳捲進去,是『人』將妳捲進去。」這句話,大家聽了,也許會:「咦?怎麼會這樣子?」女性的衣服穿得太寬鬆了,會被機器捲進去,衣服穿得太窄了、太少了,會被看機器的人捲進去。你們自己體會就好,這個就是甚麼?「觀察」,這就是「觀察」。



在修行的過程當中,不可以放任自己,要很嚴厲的看住自己,很嚴格、很嚴厲地看住自己,就是太緊了;但是,如果對於任何事情,都非常的放逸,任意,就是太鬆了。所以我們修行人,「各自觀察」,你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太鬆了,流於放逸;太緊了,又變成刻板。每一件事情看起來有兩面,但是你必須要綜合運用,就是剛剛我講的,「剛」跟「柔」,兩個都要,「剛柔並濟」、「剛柔融合」、「剛柔互用」,這是六祖本身「各自觀察」,不要錯用了心,不要用錯了心。
師尊本身,很實在的告訴大家,師尊的用心,在自己的本尊、自己的護法、自己的上師──三根本,上師是我的「加持根本」,本尊是我的「成就根本」,護法是我的「守護根本」。我用心在這上面,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菩薩、大威德金剛,還有我的上師,這就是我的用心之處。在密教裡,用心是這樣的。有時候,蓮栖法師說:「今天要做XX護摩,請師尊唸這個咒語。」我一想:「這個咒語不是我用心之處。」我就會跟他講:「你回去自己查。」因為我不常用這個咒語,他要我唸,如果是按照發音,我當然會唸,唸起來不會很順,不像我平時唸的咒語,非常的順。我唸我本尊的咒語,非常的順,上師的咒語,非常的順,護法的咒語,非常的順,其他尊的咒語,就不一定很順。有時候,他會問我:「手印有好多種,要用哪一種手印?」我突然之間想不出手印是甚麼樣子,我就講:「給你夢示吧!」否則我就跟蓮栖講:「你不會問別人嗎?」蓮哲上師在那裡啊!蓮栽也在那裡啊!你不會問他們,怎麼問我呢?你們比比看,給他看!其實,因為幾百尊、幾千尊,每一尊的手印,或哪一尊的手印,我演一演就忘掉,有時候,我還要請教別人,咒語也不一定會唸。他們突然之間來問我,我就說:「以後你不要問我了啦!以後你看看哪一個人會,教你就可以了。」
我的用心啊!在我的上師,「嗡。卡瑪巴。悉。吽」是我上師的咒語,「嗡。金母。悉地。吽」、「嗡。阿彌爹娃。些。」、「嗡。哈哈哈。微三摩耶。梭哈。」、「嗡。閻曼達卡。吽呸。」、「嗡。咄利。卡拉魯帕。吽。堪。梭哈。」這幾個咒語,是我常常唸的,我會唸得很熟,其他的一些咒語,必須要從我的記憶裡,重新再抓回來。我不能用心太多,我只能夠用我的心在我的上師上面、在我的本尊上面、在我的護法上面,這是我們真正用心的所在。經文裡分明講到要「自歸依佛,不言歸依他佛」,剛剛我講的,不要用錯心。
告訴你,植物學家──植物學的專家不一定懂所有的植物,如果你是植物學的專家,你知道天底下的植物有多少嗎?能夠每一種都懂嗎?所以西方人有一句諺語講:「植物學家要走在最前面,帶領著他的學生在後面,當他看到他不懂的植物的時候,他就用腳將那植物踩死。」不然學生問到:「這是甚麼植物啊?」你是植物學家耶!你就答不出來。師尊也是一樣,你問到我佛學上很細、很深、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問題,我會跟你講:「回去再給你夢示。」等我查出來再跟你說,然後夢中會給你指示,那指示是我祈求那一尊佛菩薩去跟他講。(師笑、眾笑)因為那一尊我也不會,對不對?有這麼多尊。
現在弟子問的問題好奇怪,是問甚麼呢?「請問『千里眼』的咒語是甚麼?」(師笑、眾笑)我是佛學專家,我不能講不懂,我也認識「千里眼」啊!一個「千里眼」,一個「順風耳」,祂們是媽祖的徒弟,我就講說:「好!你要『千里眼』的咒語,我會給你夢示。」然後,我回去,就跟媽祖講:「拜託你那個『千里眼』的徒弟,今天晚上去跟他講咒語是甚麼。」誰知道「千里眼」的咒語啊?現在弟子甚麼都問哪!還問我「七爺、八爺的咒語是甚麼?」(眾大笑)我不能講:「嗡。七爺。梭哈。」「嗡。八爺。梭哈。」,(師笑、眾笑)我不能這樣子講啊!那是道家、道教的神明啊!「財神趙公明的手印怎麼比?」我的天啊!那是封神榜裡的「武財神」趙公明,祂有三個姊妹,本來祂要修成仙的,成仙就是金剛不壞的,結果就是這三個姊妹慫恿祂出來,變成「武財神」,就是趙公明。



還有人問我,我的祖先──姜子牙的手印,還有姜子牙的咒語是甚麼?我只知道姜子牙「封神」,封到最後,因為收的紅包太多,收到最後,連一個神位都沒有了,祂只好被封為「豬寮公」。「豬寮公」就是養豬場的守護神,養豬場只要寫著「姜子牙在此」,瘟神就不敢來。姜子牙的咒語是甚麼?你們現在能夠講出來的,叫蓮哲上師給你十萬台幣,馬上給,我這裡有,馬上給。姜子牙的咒語是甚麼?姜子牙的手印是甚麼?問蓮極上師,因為他住在姜子牙隔壁,因為他卦山雷藏寺的隔壁就是養豬場,你們偷偷去問蓮極上師就知道了。
「莫錯用心」就是說,所問的,應該是你的用心之處;你想懂得所有神明的咒語、神明的手印是錯用了心,因為在密教才有咒語,才有手印。所以,在這裡跟大家講,意思是「莫錯用心」。
經文分明講,「自歸依佛」,自己歸(皈)依自己;「不言歸依他佛,自佛不歸。」為什麼「自佛不歸」?因為,第一個,你錯用心,第二個就是還沒證明到「自佛」,你還沒辦法證明到「自佛」,就是說你的修行還不夠力,功力還不夠。
這裡有一個joke,跳蚤、蟑螂和蜈蚣,它們三個是好朋友,有一天早上,他們三個睡醒,就商討:「誰去買豆漿?買燒餅回來?」跳蚤就講:「我去買好了。」蟑螂就講:「跳蚤一蹦一蹦一蹦一蹦的,豆漿在你手上,跳一跳,豆漿都會跳出來。跳蚤哪能去買豆漿?」蜈蚣就講:「我去買好了,因為我的腳很多,而且我走得很快。」跳蚤和蟑螂兩個就同意蜈蚣去買。經過了一個小時以後,還沒有買到,「奇怪,怎麼還沒回來?」跳蚤和蟑螂便開門出去看,原來蜈蚣還在門口穿鞋子。這就是錯用心。
修行本身來講,你一定要穩紮穩打,像師尊,能夠開悟明心,能夠看見「佛性」,是穩紮穩打,而不是在那邊拖時間。很多真佛弟子皈依了很多年,才來問我:「我的本尊是誰?我的護法是誰?」可見你還沒有修啊!還有很多人,「上師相應法」都沒有修,「加行法」也沒有修,你要穩紮穩打的話,一定要先修好「加行法」,種種的「加行」,只要「加行」很穩了,「上師相應」就快了,「上師」一相應,「本尊」就相應了;「本尊」一相應,「護法」當然相應。因為「護法」是跟著「本尊」的,「本尊」是跟著「上師」的,「上師」是跟著「加行」的,你只要「加行法」一相應,「上師」就可以相應,可見我們「加行法」的基礎都打得不好,「上師」都沒有相應。
不是講我們這裡的上師都沒有相應,不是。不過,只要當了上師以後,又不想當上師的,當然是「上師」都沒有相應;或者是說,他離開了上師的職位,當然沒有「上師」相應,他不能夠做到真正的上師,如何稱為「上師」相應?所以,「加行法」非常重要,「加行」就是穩紮穩打,不能像蜈蚣出去買豆漿,一個小時以後還在那裡穿鞋子。
為什麼「自佛不歸」啊?因為沒有認識「佛性」啊!沒有見證「佛性」啊!你如果真的開悟了,真的是見性了,你當然是「歸依自佛」。為什麼會「自佛不歸」呢?就是你的功力不夠,才「自佛不歸」。
「無所依處」,因你「自佛不歸」就沒有可以依靠的地方;你相應了,道心絕對是堅固的;你開悟了,就知道甚麼叫作「皈依」,甚麼叫作「自歸依」;見證「佛性」,你也能夠「自歸依」了。今天,你不能「自歸依佛」,是你自己「無所依處」啊!你沒有辦法去依止。



我們「自歸依佛」也不是自己非常的驕傲:「我是歸依我自己!」不是這樣子的,這也不是「唯我獨尊」。釋迦牟尼佛講「唯我獨尊」是因為祂已經明心、見到「佛性」,所以祂敢講:「唯我獨尊。」所以,「唯我獨尊」就是「自歸依」啊!「我是歸依我自己的「佛性」」,所以才叫「唯我獨尊」啊!祂不是「我就是權威」、「我就是霸王」、「我就是獨裁者」,不是的,是祂認識了自己的「佛性」,已經歸依自己的「佛性」,所以祂才會稱為「唯我獨尊」啊!「我」,是「佛性」,而不是肉身的這個「我」,大家不要搞錯了,「莫錯用心」,不是「權威」。
有一個地方,一個國家,警察好像是「權威」一樣。有一個新到任的警察,到戲院看電影,他跟著人家買票,售票員一看:「你一定是新來的警察。」那警察就講:「你怎麼知道我是新來的?」「因為所有的警察都不用買票的,只有新來的警察,才會自己買票。他說:「對啊!」不用買票,很「權威」,他走到戲院裡面就坐了下來。他旁邊的人就跟他講:「你一定是新來的警察。」「你怎麼知道我是新來的警察?」旁邊的人說:「那些老的警察都是坐在包廂,你這新來的警察,才會跟我們這些老百姓擠在一起。」新來的警察想:「有『權威』喔!」就上去包廂坐。坐在包廂裡面,他突然之間尿急,就問旁邊的人:「請問restroom在哪裡?toilet在哪裡?」旁邊的人就跟他講:「你一定是新來的警察。」他說:「你怎麼知道?」「老的警察啊!當場就解放了,還要再去找toilet?找restroom,找廁所?不用了,從上面就灑下來。」「哇!警察這麼偉大?」他真的就站在上面灑下來,「噓」灑下去,一灑,被灑到的那個人就抬頭:「你一定是新來的警察。」新來的警察說:「奇怪,你怎麼知道我是新來的警察?」那個人說:「人家那個老警察,都是用這樣子灑的,不會只灑到一個人的身上。」這就是「唯我獨尊」,這「唯我獨尊」是警察的「權威」。
我在想,以後灌頂不用那麼麻煩,對不對?蓮哲上師買給我一支水槍就好,用水槍這樣子灑,灌頂,可能會比較快一點,灑得會快一點。
警察的「權威」,是「唯我獨尊」,但是這個「唯我獨尊」的「我」啊!是指他「個人」,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唯我獨尊」。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唯我獨尊」,是「唯『佛性』獨尊」,是「『佛性』獨尊」,「佛性」是誰?「佛性」就是「我」本身所放出來的「佛的光明」、「佛的自在」、「佛的不壞」,這才叫作佛的「唯我獨尊」,不是指釋迦牟尼佛個人,而是「佛性」,這才能稱為「唯我獨尊」。剛剛所講的警察的「唯我獨尊」,那是不對的,那一種叫作「獨裁」,叫作「權威」,那一種「權威」也是不對的。
所以,為什麼要講「自歸依」呢?就是皈依我自己所開發出來的「佛性」,我自己拿出自己的「佛性」,這叫作「自歸依」啊!



「今既自悟」,你今天既然已經悟到了,已經知道了甚麼是「心」、甚麼是「開悟」、甚麼是「佛性」,你都知道了,必須要「各須歸依自心三寶」,皈依自己的「佛、法、僧」。佛就是「覺者」,已經覺悟了、開悟了,就是「佛性」;「法」,就是「正法」,皈依你修行開發的「正法」;「僧」,就是你自身本身的「清淨」,就是「僧」。我們經常講「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就是皈依「覺者」、皈依「覺悟」的「佛性」、皈依你自己本身修行的「正法」、皈依你自己本身修出來的「清淨」,就是真正的「自心三寶」。(眾鼓掌)
「內調心性」,你「自歸依」以後,要好好的修行自己的心;「外敬他人」,因為每一個眾生都有佛性,只是他們本身沒有開發自己的「佛性」而已,你要尊敬外面所有一切的眾生,這就是「自歸依也」,是真正的皈依啊!
所以,你看嘛!我們佛教,先從「外」到「內」,當初你皈依的時候,是皈依「根本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從來沒有想皈依的是自己,皈依你自己的「覺悟」,皈依你修行的「正法」,皈依你一切的「清淨」,「清淨」就是「僧」,「佛法」就是「正」,「覺悟」就是「佛」,這就是「自歸依也」。很多人剛皈依的時候,以為外面的佛像,「這一尊就是我皈依的」,錯了!不是的!這只是當初的;你皈依師尊,是學師尊的「法」,皈依根本上師,是學師尊的「法」,學習師尊的「佛性」,到時候,我指導你開發自己的「佛性」,你就「自歸依」了。皈依,你看到佛像很莊嚴,你「皈依佛」;「皈依法」,佛法非常的好,師尊所傳的「法」非常的好,你就皈依了;「皈依僧」,就是皈依根本上師,皈依上師們,上師「清淨」的教導你「正法」,讓你得到「覺悟」,到最後你就認識了-原來,是「自歸依」。
將來,到佛國淨土,你不能依賴他人,依賴的是自己。成佛,你依賴的也是自己,依靠的也是自己,你成就,都是自己,輪迴六道,也是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真正到了究竟的時候,你就完全明白,一切就是自己。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