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10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10-10-30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自心明白是「無相懺悔」


2010-10-30 《蓮生法王講六祖壇經》自心明白是「無相懺悔」
<蓮生法王2010年10月30日台灣雷藏寺白度母護摩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本期《六祖壇經》經文:
  「善知識!此香各自內熏,莫向外覓。今與汝等授無相懺悔,滅三世罪,令得三業清淨。善知識!各隨我語,一時道:『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愚迷染。從前所有惡業愚迷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憍誑染。從前所有惡業憍誑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嫉妒染;從前所有惡業嫉妒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
  ※ ※ ※
  我們首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七眼佛母!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我們今天的貴賓是my father、高雄海軍官校陳秋菊教授、立委張碩文先生、台中市議員吳瓊華議員、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和夫人陳旼旼女士、台中市議員候選人王立任先生、中央社記者陳靜萍小姐、南投縣議員許粧議員、國際獅子會虎尾會會長陳登全先生。謝謝大家的蒞臨,大家午安!
  我是在24日剛從Australia的Sydney(「悉尼」或譯「雪梨」),Melbourne(墨爾本)and Burse(珀斯)這三個地方弘法回來,這是從Australia回來的第一次在台灣雷藏寺做白度母,就是七眼佛母的護摩法會。在這個法會,我們祈願七眼佛母以祂的七眼來觀照我們所有真佛宗的弟子;以祂的慈悲、菩提心來加持我們所有的真佛宗弟子;以祂本身擅長的息災及長壽,接引幽冥眾等往生清淨的佛國;以祂最大的加持力及光芒,令我們所有的願望都能夠達成。(眾鼓掌)

TBSN

  在座的有很多的議員,議員先生和議員女士,他們也希望獲得白度母的加持,能夠當選。(眾鼓掌)像吳瓊華議員、王立任議員,很多的議員出來選舉,來到台灣雷藏寺,我們都看到了,只要在座的,都應該支持他們,讓他們能夠當選。以前只要來參加我們法會的,統統都有加持,來參加的都當選了。沒有來的呢?我就不敢說了,只要來的,一定有加持。菩薩慈悲眾生,讓所有的人願望都能夠達成,也希望有病業的,一次一次的消除病業,身體越來越健康;有官司的,讓他們能夠官司得勝;一切的煩惱,統統解除。(眾鼓掌)
◎白空行母、白度母也就是七眼佛母,祂的眉心有一隻眼,再加上祂的五官有兩隻眼,就有三隻眼,祂的手心有兩隻眼,腳心也有兩隻眼,所以祂的別號就是「七眼佛母」,「白度母」也就是「白空行母」。祂本身也是「長壽三尊」──「阿彌陀佛」、「白度母」、「尊勝佛母」,在密教裡稱為「長壽三尊」。
  我的一本書──《瑜伽士的寶劍》,全部都是由白空行母──白度母──七眼佛母的加持之下而完成的。(眾鼓掌)大家看一看《瑜伽士的寶劍》,就可以堅固大家的道心,也堅固大家的信心。從《瑜伽士的寶劍》──白度母所加持的這本書裡面,你們可以深深地了解密教,深深地了解戒律,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光明是增長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希望每一個人,人手一冊《瑜伽士的寶劍》,請仔細地閱讀,能夠從這當中得到更高的智慧。(眾鼓掌)
  我去澳洲的時候,有人問我:「盧師尊說法開示,為甚麼要講笑話?這樣有失莊嚴。」他的意思是要我只講佛法,不可以講笑話,因為講笑話,就會「有失莊嚴」。他講的也是蠻對的,因為現在的法師說法很少人講笑話,大部分都是「一板一眼」,一板一眼就是「光著屁股坐在板凳上」──「一板一眼」。法師說法都是「一板一眼」、不苟言笑,不可講笑話的,怎麼盧師尊每次說法都在講笑話?我也沒辦法,我對他講:「其實,很枯燥的演講,大家都會睡著。」尤其這個時候,下午3點,喔!4點了,已經4點多了,差不多都醒過來了。枯燥的說佛法,大家聽了一定都會睡著,其中,當然也有沒睡的,沒睡的是誰啊?沒有睡的是經常失眠的,晚上睡不著,白天更難睡。
  有一個哲學家應邀演講,所有的人全部都睡著了,其中有一個沒睡的,旁邊有一個也沒睡的婦人走過來說:「你是不是和我一樣患了失眠症?」所以,枯燥的演講,是會讓人睡眠的。師尊希望說法的時候大家統統精神抖擻,(眾鼓掌)才會講一點「加強劑」,加強大家精神的「加強劑」,讓大家精神振奮起來。其實,有時候,我說的法,不一定每一個人都能接受,說法者(演講者)和聽法者,兩者之間必須要有一個默契,必須要對這個法有興趣,對六祖禪宗的法有興趣,才能聽得下去,否則,一般是很難聽得下去。
  以前,有一個大文豪叫「蕭伯納」,他是愛爾蘭人,他很出名,那時候英國的國王是「喬治六世」,風聞他的名,便去見蕭伯納,並且和蕭伯納一起談話。蕭伯納本身是學文學的,講的東西無法讓英王「喬治六世」聽得下去;而「喬治六世」所講的宮廷的事也讓蕭伯納聽不下去,兩人水平不一樣,枯坐在那裡。最後,蕭伯納將懷錶拿出來看時間,一直看,英王「喬治六世」不得不起身告辭。有人問蕭伯納:「你對於英國國王『喬治六世』有甚麼特別的喜歡和不喜歡?你喜歡他甚麼?」大文豪的說法是不一樣的,大文豪怎麼講呢?「我最喜歡的那一點,就是他站起來說:『我要走了。』」所以,師尊說法,也希望你們能夠聽得下去。

TBSN

  我們再講《六祖禪經》(又稱《六祖壇經》)。我唸一段經文:「善知識!此香各自內熏,莫向外覓。今與汝等授無相懺悔,滅三世罪,令得三業清淨。善知識!各隨我語,一時道:『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愚迷染。從前所有惡業愚迷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憍誑染。從前所有惡業憍誑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弟子等,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嫉妒染。從前所有惡業嫉妒等罪,悉皆懺悔,願一時銷滅,永不復起。』」我唸這段經文,是六祖惠能傳授的「無相懺悔」。
  我們學佛的人都要知道懺悔,統統要知道,每個人都在學習懺悔。真正的懺悔,應該是「心的懺悔」,「心」本身是無相的,所以稱為「無相懺悔」。在這裡面提到「前念」──過去的念頭、「今念」──現在的念頭、「後念」──是還沒有到的念頭,我們每一個人的起心動念。在《地藏經》有寫道:「起心動念,皆是罪業。」《地藏經》裡有寫,你過去的念頭不對,統統都要懺悔;現在的念頭不對,統統要懺悔;未來的念頭不對的,也統統都懺悔。其實,我是認為,沒有所謂的「前念」,沒有所謂的「現念」,也沒有所謂「未來的念頭」,為甚麼盧師尊這麼說呢?因為學了《六祖禪經》以後,就知道甚麼是「無念」,既然你能夠將所有的念頭都觀成「無相」的話,就是真實的「無相懺悔」,這一點非常的重要。
  祂又講到,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們有「愚昧」的念頭──甚麼是「愚昧」的念頭?就是「癡」,「愚癡」就是愚昧的念頭。甚麼是「憍誑」?就是虛偽、虛假、假的。我上回講過,檢察官傳喚一個人來:「你怎麼印偽鈔?」犯人說:「我不會印真鈔。」這犯人講的是真話,他不是「憍誑」,「憍誑」是假的,但是印偽鈔本身就是假的,講假話本身就是假。像盧師尊,前天晚上,眼睛一閉,我就看到我的前世,看一個晚上喔!晚上半夜上廁所一次,然後又回來躺下,繼續看。同樣的景,一直繼續看,看到完,從晚上一直看到早上,看甚麼?看自己的前世,我講的是真實的。我前世是一個國王,當一個王沒甚麼了不起,不用鼓掌,當聖僧、聖人的僧人才是了不起的。(眾鼓掌)我這個國王和另外一個國王,兩個人聯合聯軍攻打另一個國家,當初,我們兩人講好了,我和那位國王講好了,「誰先進了王城,誰就是那邊的國王」,「誰先攻進去,國就是你的,你就當了國王」,結果,另外那一位國王,率領軍隊長驅直入,我是以迂迴戰術,從左邊迂迴過去,從側門攻城,而他是從正門攻城,他死傷慘重,但是攻進去了,先到了大殿。我從側門攻進去比較好攻,也進到大殿,但是我是第二,他是第一。就是先攻進去的國王將那國的國王殺了。這時候,誰要當王?當然是他要當王,我不能當王。這時,我旁邊兩個副將卻出來將那位國王殺了。所以,我沒辦法,原來的國王已經死了,先攻進去的國王也死了,剩下我一個王,他們便推我當王。我無可奈何,便當了國王,三個國家的國王。問題來了,我原來有很多的妃子,和我一起攻打的那位國王也有很多的妃子,而原來那個國的國王也有很多的妃子,三堆妃子全都收歸我有,從此引起宮廷大戰、後宮大亂,這就是我的前世。
  我講過這樣的話,我這夢境,不是「憍誑」,不是假的,是真實的看見。我的前世,我覺得我不對,我是後攻進來的,應該要讓給他當三國的國王,我應該退出的,按照約定是如此,副將卻將先攻進去的國王砍掉。戰爭就是這樣的殘忍,我覺得我錯了,這是我前世所造的業障,講起來,這應該也是惡業。我這個夢,也不算夢,就是一直在看嘛!是非常真實的,有這樣的事情。雖然是過去的,我做錯的,也應該要懺悔;現在的,如果我有做錯的,也應該要懺悔;未來的,如果有做錯的,也應該要懺悔。另外,還有一個罪業,是很容易污染的,就是\”jealous\”,「嫉妒」、「妒嫉」,「嫉妒」也是很容易犯的錯誤。都是從前、現在、未來,希望過去所做的,統統都要消滅掉,現在、過去、未來的,統統都要消滅掉。我自己看我自己的過去世,有很多的過去世,很多世也是有惡業的,這些統統都是要懺悔的,不然到了這一世,照樣有這個因緣會發生,很多的因緣會發生出來。

TBSN

  六祖在這裡所講的「懺悔」,我個人認為,如果你真實的有開悟明心,才叫「無相懺悔」,祂這裡所說的,是向你的自心懺悔,因為你自己的「自心」有五種香,上回說過「五香」,五種香,你的「自心」會發出五種香,所以必須向你的「自心」懺悔,這樣的懺悔稱為「無相懺悔」、真實的懺悔、真實的心懺悔。最重要的,當你在懺悔的時候,必須要用你真實的心,用你開悟的心,用你的真性情,真正的性情做懺悔。
  「嫉妒」,就是\”jealous\”,是每一個人都會的,但是,師尊現在不「愚昧」,開悟以後,「愚昧」就沒有了,「愚癡」就沒有了,「憍誑」就沒有了,「嫉妒」也沒有了。為甚麼「嫉妒」都沒有了?告訴你,如果你學會了「平等沒有分別」,「嫉妒」就沒有了;「平等沒有分別」,「虛假」也會沒有;「平等沒有分別」,「愚昧」也會沒有。這時候,你的心稱為「大菩提心」。你有了「大菩提心」,對眾生都是憐憫的,對眾生都是慈悲的,都是一律平等的。我再講一遍,如果你一個人在月球,甚麼是「愚昧」?甚麼叫作「愚癡」?甚麼叫作「憍誑」?甚麼叫作「嫉妒」?只有你一個人在月球上,請問你,有沒有這三樣東西?你「嫉妒」誰啊?「憍誑」誰啊?「愚昧」、「愚癡」誰啊?甚麼是「愚癡」啊?甚麼是「憍誑」啊?甚麼是「嫉妒」啊?所以六祖所講的,應該是「無相懺悔」。所謂「無相懺悔」,就是沒有「嫉妒」、沒有「憍誑」、沒有「愚昧」,才是「無相懺悔」,不是「虛假」的。
  我們知道有些乞丐是假的。有一個乞丐裝作是啞巴求得人家的同情,因為他是啞巴,人家同情他便丟錢給他。他拿了錢,到酒店去買酒喝,酒一喝完,他開口對酒店老闆講:「你再給我添一碗酒。」酒店老闆說:「咦?你不是啞巴嗎?」啞巴乞丐說:「我沒有錢的時候,我就不說話,就是『啞巴』,現在有兩個錢,當然可以講話,可以開口。」這就是「虛假」,啞巴乞丐開口,就是「虛假」嘛!我們不能「虛假」的。
  我們認「無相懺悔」也不能認錯。甚麼是「無相懺悔」?真正的「無相懺悔」是「無念」,真正的「無相懺悔」是你根本沒有「嫉妒」,我又忘了這兩個字怎麼唸(「憍誑」兩字),「愚昧」、「憍誑」都是沒有的,為甚麼沒有?「真心」裡面就沒有,除非是「虛偽」的心。講起來,六祖和我所講的,有一點不太一樣,六祖是以「有相」的東西來講,師尊所講的是以「無相」的東西來講,以「真心」來懺悔就是「無相」。如何沒有「嫉妒」?因為你視眾生「平等」;如何沒有「愚昧」?因為你視眾生「平等」。我很不喜歡六祖講這兩個字(「憍誑」兩字),因為經常讓我忘掉,你們不要認錯了。
  有一個人碰見另外一個人,「老張,老張,你怎麼變了?你以前是黑髮,有很多的頭髮,現在變成禿頭,怎麼回事?你以前身子是硬朗的,現在變成駝背了,怎麼回事啊?你以前那麼胖,現在怎麼變那麼瘦?」那個人看了他一眼,對他講:「我不是老張。」「啊?連姓名都變了?」其實是認錯人,那個人根本不是老張。
  你們今天看這一段,不要認錯了,沒有「嫉妒」,沒有「愚昧」,沒有那兩個字(「憍誑」兩字),這才是真實的「無相懺悔」。(眾鼓掌)六祖沒有講,那麼,我跟你們說甚麼是「無相懺悔」,就是沒有「嫉妒」,沒有「愚昧」,沒有那兩個字(「憍誑」兩字),因為每一次都唸錯,乾脆不唸了,你們知道就好了。六祖不乾脆這麼說:真實的懺悔,就是要明白你自己的心,「自心明白」,要真實的懺悔,就是要真實的了解「佛性」,了解「心」,就是真實的「無相懺悔」。(眾鼓掌)

TBSN

  你如果是在月球上,哪裡來的「嫉妒」?哪裡來的「污染」?你會被「污染」甚麼?有甚麼好「嫉妒」的?有甚麼好「假」的?有甚麼好「愚昧」的?就你一個人,難道不知道嗎?所有的眾生都是一個人嘛!這是我講的,所有的眾生都是一個人,同一個「佛性」,同一個清淨的「心」,這是佛教的道理,佛教的道理是這麼講的。所以佛教稱為「無諍的宗教」,「無諍」,沒有爭論的,沒有爭議的,沒有所謂「真」、「假」的,沒有所謂「清淨」的,沒有所謂「汙垢」,它是「不增不減」、「無淨無垢」、「無生無死」,是同一個「佛性」,這才是「佛教」,如果還沒達到,就不是「佛教」,「佛」真正的「一實相印」是這樣的。我對大家所講的和六祖講的,是一樣的,只是六祖說的是「有相」的,而我是說「無相」的,「無相懺悔」是這樣的懺悔,既然都是一樣的,何來「污染」?
  快五點了。人世間都是有「污染」的,你「超凡入聖」、「明白真心」,你就不受「污染」。所以,我教大家「超凡入聖」、「明白自心」。真實的心,你要明白了,你就不受「污染」。好吧!就說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台灣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