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2-19 般若三昧無念行


2009-12-19 般若三昧無念行
<蓮生法王2009年12月1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精要>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同修主尊地藏王菩薩!主持上師蓮鎮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我們遠道而來的貴賓,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六祖說:「用即遍一切處,亦不著一切處。但淨本心,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塵中無染無雜,來去自由,通用無滯,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脫,名無念行。若百物不思,當令念絕,即是法縛,即名邊見。」
  我們今天再談《六祖禪經》(即《六祖壇經》),接著上回所講的,六祖說:「用即遍一切處,亦不著一切處。但淨本心,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塵中無染無雜,來去自由,通用無滯,即是般若三昧、自在解脫,名無念行。若百物不思,當令念絕,即是法縛,即名邊見。」我稍微用白話解釋這一段六祖的說法,我們在運用智慧的時候,是每一處都用到的,「遍一切處」,但是並沒有停留在每一個地方。這個智慧是活的,並不會停住在哪一個地方。這個眼耳鼻舌身意都是有感覺的,也就是色、聲、香、味、觸、法,只要把你的心,原本你自己的佛性清淨了,使用你的眼、耳、鼻、舌、身、意,雖然你運用了你的眼、耳、鼻、舌、身、意,但始終沒有被污染,沒有被混雜。你這樣子的智慧,你的佛性,來去是自由的,通用無滯,也就是說不會停滯在那裡,這個就叫做「般若三昧」,可以講是智慧本身一種很高的境界,這種境界就叫做「自在解脫」,又名「無念行」。如果你認為,所謂無念就是什麼念頭都不要取,統統不想不思,讓念頭完全死了,這就是被法所綁住了,這個就叫做「邊見」。什麼叫「邊見」呢?就是異端,不是佛的正見,不是如來的正見正念。如來的正見是無念。但是無念,你如果想成什麼都不想,這個就是異端。六祖是這樣子講的。
  我上回提過,所謂無念,就好像是一個小孩子去參觀畫展,畫展的畫都畫得很漂亮,有魚、有蝴蝶、有蟑螂,畫了很多的動物,也畫了很多的山啊!水啊!樹啊!有很多很多的畫,小孩子看畫展,他沒有那個心,但是他可以感受到那個顏色,感受到那一種美,這個畫很美。他看過以後他就全部忘了。這一種行為叫做無念行。像我們修行人看盡世界上所有的是是非非,人事上的啦!人與人之間的啦!家庭之間的啦!國家之間的啦!我們都看了,但是我們修行人沒有什麼感覺。對這些人間的事,雖然你看了,你心有感觸,但很快你就給他解除掉。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這世間上本來就是這樣。家庭糾紛,人跟人之間的糾紛,國家跟國家的糾紛,政治場合的鬥爭,人間本來就是這樣。對我們修行人來說,我們看了沒有感覺。

TBSN

  為什麼沒有感覺呢?因為本來就是這樣嘛!所以要說有什麼感覺,就是嘆一口氣!喔!還是這回事。一本雜誌打開來,從頭讀到完;一份報紙打開來,電視新聞你打開來,還不是都是一樣的,全部都是財色名食睡,都是一樣的東西。新聞一看,你看算命的算什麼,妻、財、子、祿、官司,學業,大部分都是這些東西,逃不脫這些東西的。在我們修行人看得多了,就覺得很平淡,沒什麼,你覺得沒什麼,就是無念行。有人說,你覺得有什麼,就是被綁。那乾脆什麼都不想!六祖講,這樣也不對。你什麼都不想,那你不是石頭嗎?好好一個人怎麼變成石頭,那乾脆把你打昏算了,把你頭敲昏了,你什麼都不知道,不醒人事,那也就是說「無念」。這個無念跟六祖所講的無念是不同的。
  六祖所講的無念,是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世間上的一切事,但是你自己本心不受到污染,這個才叫做無念行。我想我這樣子解釋大家都清楚。
  蓮鎮上師他剛剛講所謂的佛性,人有分別,佛性沒有分別,無分別心。他是中醫師,其實中醫師是有分別心的。我以前講過,有一個老太婆帶著一個非常漂亮的姪女去給中醫師看病,中醫師一看:「這個要全身檢查。」老太婆就跟中醫師講:「是我生病,不是我姪女生病。」中醫師就講:「那你舌頭伸出來就可以了。」
  蓮旺上師他到了舊金山尊勝雷藏寺,他去那裡拜梁皇寶懺,回來就跟我們講他去針灸。我覺得很奇怪,他身體很健康的樣子,細皮白肉的,又沒有什麼病,臉上又透著紅光,白裡透紅,看起來非常健康,怎麼他會去給人家針灸呢?我就問他,這個針灸的是女的還是男的?他不好意思了:「是女的。」我說:「好啊!再問你一句,那個女的長得怎麼樣?」蓮旺不敢講假話,他的人很老實:「長得很漂亮!」好啦!我再問啦:「那針灸你的時候,你是穿著衣服嗎?」他就不敢講了。他說:「哎呀師尊啊,原諒我。」哇!你一個上師,堂堂的上師,很健康的,沒什麼毛病的,怎麼會突然間捲起你的喇嘛裙,給人家針灸。我說,算了吧!你這樣子講,我也要去尊勝雷藏寺。(師尊幽默說)
◎每一個人都有分別心,因為有分別心,所以每一個人眼、耳、鼻、舌、身、意都被綁。
  到底是還有分別心的,人要是沒有分別心,甚難,非常的難,真的是非常困難。每一個人都有分別心,因為有分別心,所以每一個人眼、耳、鼻、舌、身、意都被綁。以前我們雷藏寺的回信中心有一個聽電話的小姐,聲音非常好聽,每一個人聽到她的電話,都會幻想。來到雷藏寺以後看到她本人,我講了一句話:「聽聲音就好,你不要看到本人。」她本人現在在馬來西亞,她的聲音非常好聽。還是有分別心嘛!你產生幻想,那種聲音啊,一定是十六歲的,非常美的。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聽到的,不一定相同。
  這裡提到一個「觸」,非常重要,觸是身體的感覺。我覺得我們也不要談男女之間的事情,其實男女之間手去接觸,那一種感覺是不一樣的。像蓮旺上師他的皮膚是很光潔亮麗的,如果女生有他這樣子的皮膚也很不錯了啦!你站起來給大家看看。像師尊這一種臉啊,當然有一點黑斑,又有皺紋,又比較粗,因為「沙發」用了六十五年,皮也會磨壞磨破的。你用了幾年?四十五年。還那麼細啊!你有四十五歲嗎?有喔!這感覺不同的,眼睛看的就不一樣,觸的話就更不同,粗的、細的不同。
  美國的豬是白色的,有時候我講說把牠拖到雷藏寺門口,矇著眼睛,大家去摸摸看,這感覺非常好。但是你把遮著眼睛的帶子拿下來一看,是一隻豬,你的感覺就不同,這是觸啊!觸覺是不同的,有分別的。
  顏色、聲音、香味,提到這個香好了,你說有沒有分別?有。師尊在問事,進來一個人,師尊要閉住呼吸,問題是這個腋下的味道一出來,我的天啊!幾乎快要暈倒。所以,建議這個腋下有味道的,去買那個噴腋下的,另外師尊也有一怕,不是說完全無分別啦!就是口臭,師尊也怕。他坐在對面跟你講話,我坐在這裡都可以聞到的,那我就會退一點,沒有辦法真正無分別心,對不對,不可能的事啊!沒有辦法無分別。所以蓮寧上師有先見之明,他平時幫我安排問事的時候,他遇到口臭的會講說:「你坐在師尊面前就好,不要靠師尊太近。」蓮寧本身已經先聞到了,他還會把椅子拖遠一點。
◎真正的道是你在任何環境裡面,統統沒有分別,這才叫做無念行。
  你看香味也是有分別的,味道也是有分別的,觸也是有分別的,一切環境都是有分別的。怎麼會沒有分別呢?這個是要靠修行的功夫,無念行是修行的功夫,能夠自在解脫。真正把你打昏了,當然是沒有分別,但是那個不是真正的道。真正的道是你在任何環境裡面,統統沒有分別,這才叫做無念行,六祖最重要的旨意就是在這裡。不會被他感染,不會變複雜,你那一顆心還是清清白白的,這個是無念行,這個是很有智慧的,可以講是上層的境界、最高的境界。所以,在佛的眼睛看眾生,同樣有那個佛性,沒有南北之分。你要修到這個樣子呢,你就有了悟境,就會有開悟的境界出來。如何能夠這樣子呢?就是六祖所講的,般若三昧。
  蓮彥法師講謙卑。其實師尊看自己,我並沒有高尚到哪裡去。盧勝彥這三個字也是很平常的字,平常的姓,平常的名。我幫同門取名字也取很多。同門的小孩子要取名字,師尊就會幫他取。名字一取就被退回來,他說跟他的伯伯同一個字,所以就退回來。那就另外取一個,跟他的阿姨同一個字也不可以,跟他的家人同一個字都不可以。我火啦!乾脆統統都取盧勝彥好了,統統跟我同一個名字,男的就叫勝彥,女的就叫秀彥,乾脆都跟我同字算了啦!我無所謂,平等。為什麼你的名字可以讓大家用,像師尊叫蓮生,尊勝雷藏寺的住持是蓮僧上師,英國真渡雷藏寺也有一個蓮聲上師,同音。同音也不要緊。但是我給人家取名字,都是說同音也不可以,他說混亂輩分。混亂輩分也是有啦!但是我覺得不管怎麼樣,「勝彥」這兩個字大家都可以用,師尊也不會怪。「蓮生」兩個字大家也都可以用,大家都是蓮花化生,每一位真佛宗弟子都是蓮花化生。(眾鼓掌)
  所以不分別,沒有什麼分別。這裡提到的完全就是不分別的。其實人的情緒是有分別的。我今天情緒很好,明天就很憂鬱了;今天很高興了,明天就很悲傷了。人的情緒經常這樣子在循環。修行人不可以這樣子,每天都好,這個是無念行。那情緒會不會干擾人的修行?也會干擾你的身體,身體、心靈都會受干擾。

TBSN

  有一個小姐碰到一位她的男朋友,男朋友說:「你爸爸是不是小偷?」女朋友就覺得很生氣:「為什麼你講他是小偷呢?」她的男朋友就講:「因為你爸爸從天上摘了兩個星星放在你的眼睛裡面,所以你的眼睛像星星一樣,非常的閃耀。」哇!他的女朋友一聽,甜言蜜語啊!馬上感覺就不同。她男朋友再講,他說:「你媽媽是不是一個農夫呢?」「怎麼講我媽媽是一個農夫呢?」男朋友講:「為什麼把蘿蔔放在你的腿上。」那個小姐一聽就火了:「什麼,你笑我是蘿蔔腿。」一下子說她的眼睛像星星很美,一下講她的腳像蘿蔔腿。我們聽起來是覺得一下子高興,一下子就覺得很悲傷,這就是一個情緒,就不同。
  師尊也不怕人家講說:「師尊啊!你個子不是很高,這是缺點。」我也常常笑我的女兒佛青,我說:「佛青啊!你怎麼想當外交官啊?你個子這樣子,你知道嗎,你當了外交官你出去跟人家握手,人家看都看不到你,你到底在哪裡?」那佛青也會笑我說:「爸爸,你的腿長得好長喔!」她也會笑我這樣子。所以這個都是分別。我覺得人不管你長得高或者長得矮,或者你身材胖,或者你身材瘦,不管怎麼樣子,你如果有如來的智慧,你就是一個巨人。(眾鼓掌)
  不要看個子矮的人,個子矮因為離地球比較近,接了地氣,他的智慧就很旺。個子高的,他離地太遠,呼吸困難。你知道嗎,你個子高的,一到了西藏那麼高的地方,就開始頭暈,呼吸困難。因為我們個子矮,離地比較近,氣聚得比較多一點,不會呼吸困難,聽說個子高的都會得高山病,個子矮的比較不會。這是聽來的笑話啦!
◎我們真正的是心一樣,坐在這裡每一個人的心都一樣,所有在裡面的,在外面的,網路上的,所有的人間,所有的眾生,他的心都是一樣的,佛性都是一樣的。
  我們真正的是心一樣,每一個人的心統統都一樣,坐在這裡每一個人的心都一樣,不只是坐在這裡,所有在裡面的,在外面的,網路上的,所有的人間,所有的眾生,他的心都是一樣的,佛性都是一樣的,要這樣子看。學佛的人要懂得,所有的眾生都是一樣的,彼此都是兄弟姐妹,四海之內皆兄弟,五百年前是一家。彼此應該融合,不應該有傷害。
  不只人跟人這樣子,人跟動物也是一樣,所有的生物也是一樣,佛看眾生,不只是人,所有一切的生物都是一樣的,這個就是六祖所講的「無念行」,就是「般若三昧」,只有這一種思想,才能夠自由,來去自由,自在解脫,不受束縛。只有這種思想,才是不被綁的。其它任何思想都是被綁的。
  佛家的思想非常卓越。像幾百年前有一個朱熹,台灣話叫做「注系」,他是很有名的理學家,他是專門講理的,所有一切無形的他統統否決掉。反正眼睛看不到的,聽不到的,他統統都否認。所以你學道、學佛,他都否認。他在武夷山講他的理學。儒家思想演變到了朱熹的手上就變成理學了。同樣在武夷山也有一個修道的人,叫做白玉蟾。他是道家,修道的,他有很多學生。朱熹也有很多學生。朱熹的學生看到那邊在講無形的道,也跑去偷聽,那朱熹很火,這個無形的有什麼好聽的,無形的都是假的嘛!我們講的是理,講的是人,你們跑去聽那個道,是不對的。
  有一天兩邊互相交流來往,東西文化交流互相來往。白玉蟾跟朱熹兩個就碰面了。突然間下了一陣雨,白玉蟾他有道行的,他真的是有道之士,那個雨一下來,下到他頭上,就分開了,不淋他,只有他一個人的衣服不濕掉,其他的同學跟朱熹都淋到雨。朱熹覺得很奇怪就問他:「為什麼雨不淋你?」他說:「偶然會中的。」「你們淋到雨也是偶然就淋到雨,我這個偶然就不淋到雨。」朱熹就開始慢慢研究道家的東西,他也有研究,只是不敢講。
◎這世上很多事情是假的,我們人的身體是假的,房子是假的,汽車是假的,這個錢也是假的,什麼東西都是假的,沒有真實的東西,只有如來的這一種無上智慧是真實的東西,這是不得了的心靈上的一種糧食。
  所以,我們研究的是佛家的思想,是如來的智慧。是屬於非常的無上的智慧,不只是指我們這個人而已。這個人本身是假的,這世上很多事情是假的,我們人的身體是假的,房子是假的,汽車是假的,這個錢也是假的,錢是紙印的啊!什麼東西都是假的,沒有真實的東西,只有如來的這一種無上智慧是真實的東西,這是不得了的心靈上的一種糧食。為什麼我活到現在?我感覺到人生如夢一樣。我小孩子時候的相片,跟我年輕那種英俊瀟灑的相片,跟現在坐在這裡老法師的這種相片。這一次我回台灣會開同學會,第一次我參加同學會,我相信每一個人都認不出我,我也認不出他們,只有自己貼名字,還可以回想四十年前的樣子,夢一場,那些過了不可能再來,像王洛賓唱的,青春小鳥飛過去了,牠不會再飛回來,人生都是假的。
  有一個乞丐在天橋跟人家要錢,有一個善心人士每次過去都丟錢給他,他是瞎子乞丐。他旁邊有一個小孩子,有一天那個善心人士說:「你是誰啊?」他說:「這個乞丐是我爸爸。」善心人士就問他:「那他是什麼時候瞎的呢?」小孩子就講:「他早上十點到下午九點是瞎的。」這不是假的嗎?這世界上本來就是假的。我們做善事也不要分真假,假的我們也不要把他認出是假的。有些善心人士也不一定是真的善心人士,有的也是假的善心人士。有些我們常常講,沒有錢的很喜歡裝成富豪,真正的有錢人,他裝得很窮,其實他真正的是富豪。沒有錢的他拼命講說我是有錢,我有祖產,我有多少的田,多少地,多少房產,多少資源。都是假的。有錢人就裝窮,你看不出他是有錢。
  我們知道二次大戰的希特勒,他有一次去巡視精神醫院,他跟精神醫院裡面的病人訓話:「我是希特勒,將來就是一個偉人,要征服世界。」底下的精神病患每一個都在笑,希特勒就問:「你們笑什麼?」他說:「我們這裡面也有好幾個希特勒,當初我們患病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子要征服世界,我就是希特勒,我就是怎麼樣子。」
  你說誰征服了世界,現在問大家,誰征服了世界?我在《燃燈》寫了兩篇文章,一篇是寫亞歷山大帝,一篇是寫凱撒。亞歷山大帝很想征服全世界,但是他有沒有征服全世界?現在誰能征服全世界?現在誰還有那個心要征服全世界,應該要看清楚。
  你看了佛家思想以後,我們看到征服全世界的說亞歷山大帝是偉人、凱撒是偉人,在師尊的眼中,芸芸眾生,不過是一滴水,最後也是落於空亡,什麼都沒有,凱撒最後也是什麼都沒有,亞歷山大帝也什麼都沒有,希特勒也什麼都沒有。
  所以我們學佛的人能夠跟蓮鎮上師所講的一樣,隨緣、隨喜、隨分,就很滿足了。就很圓滿了,你碰到什麼,你就接受什麼,你守住自己的本分,你歡喜地去慈悲眾生,這個是佛本身所教導我們的。
  為什麼有人退道心,師尊也不會覺得怎麼樣?蓮彥法師講的,我們真佛宗也有退道心的上師、法師、同門,都有的。師尊會反問一句話:「你到底有沒有道心?」你本來就沒有道心嘛!你哪裡有道心可退?真正有道心的不會退,你已經得了道,你怎麼還會退,真正的珍寶給你了,你哪裡會退。今天師尊有一公斤的黃金,我給了你,你會不會退還給我,沒有人退還給我。我給你黃金,你不會退還給我的。師尊給你錢了,你也不會退還給我。對不對。師尊給你道心了,你會退還給我嗎?因為你沒有接受那個道心,你哪裡有道心可退,這樣聽得懂嗎?所以不能講退道心,因為他根本從來也沒有道心,他目標只是黃金,只是錢,哪裡有道心。所以,所有的弘法人員,所有的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同門,錢是假的,你在活的時候是可以用到;只有一個東西是真的,佛性是真的,這個佛性才是至重至要,才是最珍貴的。
  所以有人說「我退道心」。那一句話是錯誤的,他沒有道心可退,真正有道心的人不會退。這樣懂嗎?(眾鼓掌)因為他根本沒有道心嘛!師尊跟大家一樣,只是師尊在修行當中有修出證驗,(眾鼓掌)有般若在裡面,有佛性在裡面,有光明在裡面,所以師尊是一位真正的金剛上師。(眾鼓掌)
  蓮鎮上師他是中醫師,他談健康,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身體都要保養健康,還有一點,心靈也要健康。心靈的健康也會影響身體的健康。我們每一天都保持快樂,活一天快樂一天,蓮彥法師講的,活一天快樂一天,天天快樂,我們都是很happy,快樂的happy monk,師尊是happy monk,天天很快樂。
  我不會因為一個人,或者很多人影響我自己的情緒,不要受影響就是無念行;不要受人的一句話影響,不要受人的一個臉色影響,不要受一群人影響,不要受任何影響,叫做無念行;你可以看透他們,但是你不受影響,就叫做無念行,就叫般若三昧。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