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2-05 大空之印


2009-12-05 大空之印
<蓮生法王2009年12月5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精要>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尊阿彌陀佛!主持上師蓮主上師、尊貴的廖大使,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六祖說:「若起邪迷,妄念顛倒,外善知識雖有教授,救不可得。若起真正般若觀照,一剎那間,妄念俱滅。若識自性,一悟即至佛地。」
  我們今天再繼續講《六祖禪經》(即《六祖壇經》)。六祖說:「若起邪迷,妄念顛倒,外善知識雖有教授,救不可得。若起真正般若觀照,一剎那間,妄念俱滅。若識自性,一悟即至佛地。」
  按照文字,我稍微跟大家講一下,如果你突然之間起了一陣迷惑,有不好的思想,這個時候你的念頭就像波浪一樣起伏顛倒,雖然你自己有一個很好的善知識、師父,他在法座上教你們佛法,但是在你在妄念起伏,邪念一大堆的時候,師父也不能夠救你。師父雖然有教,但是在你妄念起來,邪念在迷惑的時候,師父也不能夠救你的。如果真正在這個時候你定下來,用你的智慧,觀察自己的心,在一剎那之間,你的這個念頭就會自己熄滅掉。所以我常常講,你要用智慧去觀察,這個時候你如果認識了自己的佛性,你有了開悟,就等於覺悟的佛一樣。我把他講成白話,是這樣子講的。
  這裡有幾個重點,第一個重點,外來的力量很難去救你。要怎麼樣救你自己,自己要懂得用你的智慧去觀察自己的心跟行為,自己救自己。外面的人沒有辦法救你的。所以,我們重點是一念之差。有時候我們都是很好的,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好人,可以講大家的行為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受了一種力量的牽引,你心裡起了顛倒,只是一念之差,很容易讓你一生當中都沒有辦法自己能夠再爬起來。
  所以,像你生氣、發脾氣,本來你好好的,什麼都好,你本來是很定的,幾句話刺激你,突然間你猛然跳了起來,做出錯誤的判斷,做出錯誤的決定。像那個我們法師當中有功夫的,他本來很定的,從來不出手,他知道一出手打人,不得了,對方一定會完蛋。突然間他一個念頭不對了,他一出手,對方就被打死了。他本來是一個很好的法師,不能出手的,但是一發火他的詠春拳就出來了,像蓮萬有功夫的,我們都稍微閃遠一點。
  他本來都很好,他的人很好,他也從來不發脾氣的,只要他一出手,你就知道厲害了。就是你功夫多好,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他自己講的,好幾個跟他比的,我們比一比,不過是外力而已,蓮萬用的是內力,他內力全部把外力給封殺了。所以有時一念而已,台灣話說錯手打死人,措手不及,就把那個人打死,就是殺人。你本來是一個平時很好很善良的人,很溫和的人,一念之差,就做錯事了。這個時候,按照六祖所講的,你要用智慧去觀照,可以做,不可以做?做的結果會怎麼樣?不做的話也沒什麼,過了就沒了。要用智慧去想去觀照,很多事情都是一念之差的,所以講,一念之差,就結婚了。那個大使講的:「給人快樂就是佛法。」人生最快樂的那天就是結婚的那一天。什麼是痛苦?結婚後的每一天都很痛苦。這個就是一念,一念之間決定做的事情,一個是可以快樂的,一個是永恆的痛苦,就憑你的一念。
  所以師尊有很多事情,在做跟不做之間,到底應該要做還是不做?我經常是這樣子靜下來想一想,聽佛菩薩的指示。佛菩薩並不是從外面來,也不是坐在雷藏寺的,而是由你心中生起的智慧。佛代表智慧,代表著般若,祂給你指示可跟不可,做跟不做。很多事情你沒有辦法,在猶豫之間的時候,妄想顛倒,心中起了很大的波浪,做跟不做之間是一念而已。可以做,可以不做。在我來說,可以做,可以不做,但是你要靜下來用你的智慧觀照自己的佛性,應該怎麼樣子會比較順一點。
  剛剛蓮仲法師講「順緣跟逆緣」,順緣會變成逆緣,逆緣也會變成順緣。為什麼會變,你要知道他變的原因在哪裡?因為人的心都會變,問題在人的心,每一個人的想念都會變;每一個人的心都會變。所以你不能怪那個人,因為本來就會變,我怎麼能夠怪我的弟子呢,對不對?!我怎麼能夠怪毀謗我的人。我不能夠怪他,因為我知道人的心都會變的啊!因為我瞭解人的心。你愈瞭解這個人世間,你愈瞭解人,你就知道每一個人的心都會變的。
◎有人毀謗你,你不要去怪他。因為他的心本來就會變的,有人讚揚你,你也不要太高興,那是一種鼓勵。所以順緣逆緣,很多事情,不是永遠的。
  所以,有人毀謗你,你不要去怪他。因為他的心本來就會變的,有人讚揚你,你也不要太高興,那是一種鼓勵。毀謗你,你也不要太傷心,因為人心是會變的。所以順緣逆緣,很多事情,不是永遠的。誰是最親近的人,你的枕邊人是最親近的,跟你睡同一張床。跟你睡同一張床那麼親近的,也會變啊!誰說不會變,同樣會變啊。夫妻也是這樣。何況是蓮仲的朋友。你不過跟他只是朋友而已,朋友是最差的啦,朋友是變來變去的。今天是朋友,明天就已經變成仇人了。
  長輩跟晚輩,師父跟徒弟,親人、兄弟姐妹,他們的心都有可能會變的。你瞭解了這個以後,你必須要把這個看淡。順的,我們當成鼓勵、助緣;逆的,我們當成考驗,是來考驗我們,讓我們要更精進,更加的努力。沒有關係!什麼事情也不放在心上。大使說的,睡覺,睡了什麼都沒有,那是短暫的睡眠,明天就會再醒。長久的睡眠,睡了,放心地睡了,一睡永遠睡,什麼也沒有,什麼恩怨情仇、快樂、痛苦、讚美、毀謗、名譽,都沒了。

TBSN

  尤其是錢財。我們真佛宗本來高高興興說有一個寺廟,突然間寺廟沒有了。好傷心喔!很多弟子寫信來,這個寺廟我們捐錢去蓋的,怎麼現在沒有了。怎麼辦?本來就會沒有的嘛!但是人家認為有,他喜歡就拿走了。其實這個寺廟沒什麼的,沒有,再蓋一個;沒有就還會出來嘛!對不對?!人家拿走一個,我們再蓋一個;拿走兩個,我們再蓋兩個。人家怎麼拿,我們怎麼蓋。沒辦法,還是有人喜歡。但是我們是這樣子,沒有就沒有了。
◎我從來不喜歡掛名雷藏寺的住持,什麼都不掛名。我喜歡一身輕,因為這個東西只能夠暫時擁有,暫時我們在這裡同修,暫時讓你看。
  畢竟,最終的,也不屬於我們。師尊常常講廟產的問題。我從來不喜歡掛名雷藏寺的住持,住持就等於廟產是屬於我的。一般來講,住持就好像廟產是這個人在管理,幾乎是這樣子。好像在美國的法律是一個董事長跟祕書最有權力,各國的法律不一樣。董事長跟秘書最有權力,他可以擁有的。那師尊從來不掛名董事長,也不掛名祕書,也不掛名財政(董事會財務主管),什麼都不掛名。我喜歡一身輕,因為這個東西只能夠暫時擁有,暫時我們在這裡同修,暫時讓你看。
  現在我們最富有的雷藏寺應該是台灣雷藏寺,台灣雷藏寺最富有。我的心中並沒有台灣雷藏寺,不是我不重視台灣雷藏寺,不要錯怪了我的想法。我心中根本就沒有台灣雷藏寺的廟產,根本就沒有,但是我心中有廟。
  蓮主上師講了剛才的比喻很好,「山中藏寺」,不用畫那個寺出來,因為藏寺嘛!寺本來就藏在山中的。你畫出來做什麼,你只要畫出一個和尚挑水就可以了,就是山中藏寺嘛!他這個畫畫的比喻很好。其實我蠻會畫人像的,但是我不敢畫。因為我一畫出來,看畫的人就會講,這個是畫誰,沒有被畫到的他很傷心;被畫到的就精神很好。其實我哪裡有畫誰,我不過是隨意隨師尊的性子去畫而已。
  其實畫畫也有一個笑話。有一個畫家幫一個董事長畫一個肖相,他畫得很像,但是就因為太像了,董事長他不喜歡。董事長本身自己長得醜也不知道。人家給他畫得太像,他不喜歡,他說:「我不付給你錢。」董事長本來答應說五千塊錢給那個畫家,畫的那個肖相,他不付錢。沒辦法,畫家只好把畫展示,底下標明「賊」。大家看了就說:「這明明是董事長,怎麼變成賊呢?」這個傳到董事長那裡,董事長打電話罵那個畫家:「你怎麼可以把我那個相標題說是『賊』呢?」他說:「那跟你有什麼關係,那根本不像你啊!」董事長最後還是摸著鼻子把那個相買下來。這個畫家也是很聰明。
  師尊本身不是通才,也不是什麼剛剛講的很尊貴啦!聖人啦!我常常講師尊不是聖人,就是用一點智慧。我不是說完全密教的咒語都知道(師尊幽默地表示),所以你們來灌頂的時候,自己先準備好咒語。當師尊坐在那裡的時候,跟你講:「你要灌什麼頂?」那個人說:「馬頭明王。」大威德金剛就是我專修的嘛!馬頭明王不是我專修的。我可以給你請馬頭明王,但是你自己唸咒。其實那個時候我是不會唸。
  這裡也有一個笑話。一個植物學的教授,他當然懂得很多植物啦!你知道這個世界上的植物有多少?世界上的植物很多的。植物學教授在野外實地在教學的時候,有一個學生問他:「當你不知道那個植物的名字的時候,你如何教那些同學。」
  教授就回答:「我帶著學生上山,我只要走在前面,看到我不知道的植物,我統統把它踩死。」這個也是教授的智慧啊!師尊也是有智慧的,當我不懂的時候,我說:「你怎麼可以不懂,這個咒語自己唸。」他問我手印怎麼比?我就跟他講:「你不會比還來求灌頂啊!去去去,去找一些書來看一看,學會了比手印跟唸咒以後才來灌頂。」其實那個時候我也不會。
  其實這都是要靠智慧,智慧是很有用的東西。蓮主上師他講:「這個就是一種藝術。」所以我們上師說法也是一種藝術。你一場法說下來就是一個藝術,你要人家明白、清楚,而且又不枯燥、不乏味,這個就是一種藝術。每一個說法的上師,將來都要好好地學習一下,讓人家聽得能夠入味,就是互相融入。師尊跟所有的同門彼此之間互相融入為一,彼此在這個同修會上覺得不是說,我花費了那麼多時間枯坐在那裡,結果得不到什麼東西。要有法味出現,法的那種滋味產生出來,這就是一種智慧,一種藝術。
  我們一念之差的時候,當你在一念之中應該怎麼做?有時候一念之中的決策對你這一生非常重要,你要看住自己的心,你要聽到師父的聲音,想師父當初是怎麼樣教你。你要靜下來,你要觀察自己的心,這個事情可以做不可以做,要想一想,這樣子才不會有一念之差。

TBSN

  其實開悟是很可貴的。我們今天談到禪,射箭。六祖也是禪宗的祖師,祂的開悟為什麼可貴呢?心不顛倒。祂的心不顛倒,很平靜。什麼最平靜,虛空最平靜。所以六祖講,在禪裡面提到「大空之印」,這個什麼叫「大空之印」,智慧如同虛空,只有大空之印才能夠自在,才能夠任運。
  大家都講不執著,剛剛蓮主上師也講不執著,蓮仲法師也講不執著,都是不執著。其實人是最執著。你們都會講不執著,現在問你:「如何不執著?」「為什麼會不執著?」你能夠悟到,為什麼能夠不執著,這個就是開悟。不是講不執著,不執著當然是開悟的表現,但是為什麼會不執著,這就是要問你,你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能夠不執著,就是開悟。
  蓮主上師講要「敬師、重法、實修」,又講「當下」,現在我們是天時、地利、人和。「天時」,他講說有師尊在,其實還要有你們在啊!對不對,師尊說法有你們聽,這才有用啊!有師尊在沒有用。有你們在,有師尊在,才有用。這個就是「人和」。(眾鼓掌)
  什麼是「地利」?溫哥華離這裡比較近一點,就是地利。他們可以常常來,又可以回去。我們西雅圖雷藏寺這一條脈,上有microsoft微軟,這一條脈是非常好的脈啊,這一條脈有世界第一富豪。我們小小一個雷藏寺,能發揚到全世界啊!(眾鼓掌)這個就是「地利」地理。
  前面有照,有一個閃米密西湖;後面有靠,靠的是microsoft;前面有照,閃米密西湖;兩邊有抱,這邊是Redmond City,這邊是Bellevue,兩邊抱住我們;這照中有泡,你們閃米密西湖過去又是一座山,一個案台的山,多好的地理。差就差在一點點,這Bellevue這邊高了一點,Redmond這邊低了一點。這邊高一點,這邊稍微低一點,所以那邊安一個龍神鎮住。
  這個就是地利。就是說女的都好像比較強勢一點,所以我每一次說法一定要提到師母,(眾笑)就算她不坐在這裡,但是形勢比人強,虎邊還是高一點啊!你不提她,回去啊!雙眼一瞪你就知道了。我只能夠講她的好處,她永遠沒有壞處,她永遠沒有錯,錯的都是我。
  人生就是這個樣子。小明跟他的媽媽講他的作文進步了,媽媽說:「為什麼你的作文進步?」「以前作文老師剛開始給我批的是『狗屁不通』,最近我作文進步了。」「那老師給你批什麼?」「放狗屁。」(眾笑)這也是智慧啊!那個老師也是有智慧的,知道他稍微進步了一點,以前是完全不通,現在是通了,但是還是「狗屁」。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進步的,在這裡聽法的每一個人都要進步。師尊也在進步。師尊每一天都很精進地做自己的事情,我也希望每一個同門都精進地在修行的路上,走在正軌上面。如果你是一位能夠運用智慧的人,你就不會去執著,任何一件事情,有也好,沒有也好;好也好,壞也好;你順也好,逆也好,什麼都是好,不放在心上,你就很自在。那麼你也能夠任運你的智慧,運用你的智慧,對人生應該解決的煩惱,你也能夠看透,這個時候你煩惱就沒有了。很多順境、逆境,好壞、對錯,都會過去,變成「大空之印」,這個時候你也就能夠一直在發覺自己本身湧出來的所有智慧。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