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1-15 六度與三昧耶戒


2009-11-15 六度與三昧耶戒

<蓮生法王2009年11月15日美國德州休士頓密儀雷藏寺法語開示精要>
  首先我們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我們還要迎請今天灌頂的本尊蓮華生大士、獅面空行母!敬禮壇城三寶!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在座的所有的貴賓,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六度與三昧耶戒開示影片


  首先感謝密儀雷藏寺的邀請及董事會的安排。來這裡感覺到好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眾鼓掌)這裡的壇城依舊那麼莊嚴,(眾鼓掌)每一個壇城去禮拜,大雄寶殿、龍王殿、護法殿、極樂殿,還有護摩殿,每一個地方看起來都像新的一樣,金碧輝煌。這裡的佛菩薩,一樣的威靈顯赫。(眾鼓掌)我相信密儀雷藏寺的董事會跟所有的理事,一樣的同心協力,他們在做廣度眾生的工作。(眾鼓掌)
  也謝謝所有的貴賓蒞臨這一次的盛會。我本人已經來過密儀雷藏寺,這一次算起來是第三次。我說人生紅地毯大概只能夠走一次,今天更好的是能夠走紅地毯,走了三次。董事長講,旁邊的路比較小,還是要走紅地毯,那今天走了三次,非常的榮幸。希望有這樣的機會常常走紅地毯。這樣對師母是不好意思。

TBSN

  我們曉得佛教徒在修行的時候,要行六度。蓮華生大士所講的六度有所謂「外在的六度」跟「內在的六度」,同樣都是六度,但是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一個是屬於人的行為本身的六度,一個是修行人內在,內心修正的六度,是不同的。
  今天要做蓮華生大士祖師的灌頂跟獅面空行母的灌頂。蓮華生大士應該講起來祂是密教第一位的祖師爺,不只是藏密第一位的祖師爺,可以講密教的開創者,祕密佛教的開創者,第一位的祖師爺。按照《印度佛教思想史》,先開始的時候是原始佛教,那時候是釋迦牟尼佛所領導的僧團。再來佛陀涅槃以後就開始了部派佛教,有所謂「上座部」、「大眾部」,接著就進入二十部的小乘佛教,最後才演變成為大菩提心的大乘佛教。到了大乘佛教以後就出現了所謂祕密佛教,這是在《印度佛教思想史》裡面有的。不過並不是大乘佛教沒有了,其實大乘佛教還在,那麼以後才盛行祕密佛教。事實上祕密佛教在佛陀釋迦牟尼佛的時代已經就有了,只是沒有盛行而已。
  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蓮華生大士就出生了。蓮華生大士是屬於化身。什麼叫化身呢?祂不是胎生,因為胎生一定有父親、母親,祂是在一個叫做「達拉郭嘯海」的一個蓮花的上面所化生出來的。蓮華生大士是非常神奇的。
  在密教裡面祂是屬於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身口意的化身,所以我們稱蓮華生大士是烏金第二佛。祂的壽命很長。我們曉得剛剛提到在休士頓楊秀鶴女士,我在台灣就認識了楊秀鶴女士。她本人寄給我她的《佛教聖經》。那時候介紹我認識楊秀鶴女士的是以前很早以前的社會司司長劉脩如,她介紹我認識楊秀鶴女士,那個時候我還在台灣還沒有來美國。楊秀鶴女士她在人間算是人瑞,百歲以上。她今天也能夠來這裡,見了面非常的高興。(眾鼓掌)她那時候還提筆的時候我們也曾經通信,她跟我寫信,我給她回信,我給她寫信,她給我回信,所以我們是老交情。
  蓮華生大士在人間的壽數不可考,沒有辦法去數。有的人講祂有三千歲,但是想想三千歲好像不太可能,因為佛陀入滅才兩千五百年、二千六百年。那麼蓮師有三千歲,不是佛陀還沒有入滅以前祂就出生了嗎?
  那麼蓮華生大士為什麼是無始無終呢?因為祂在西藏一共有五十五年,在西藏弘法密教有五十五年,離開西藏的時候祂騎著天馬飛行,要到羅剎國去度化眾生,可見祂沒有死,祂是騎著天馬離開西藏,要到羅剎國去度化眾生。所以,蓮師沒有死,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大家想一想祂在烏金多少年,在印度修行弘法多少年,又到了西藏有五十五年,又離開西藏到羅剎國去弘法多少年,祂一共活多少歲,無法去考究。蓮華生大士祂講的,每一個密教的弟子,只要很虔誠地修行,敬師、重法、實修,祂都會現在他的眼前,這是祂講的話。
  師尊早期修密教,也是親詣蓮華生大士受祂的灌頂。所以祂會出現在所有真正的密教心子的眼前。今天我們也要灌頂獅面空行母,獅面空行母祂的法身(佛)就是般若佛母,祂的報身(佛)就是金剛亥母,金剛亥母應身化現出來是獅面空行母。在密教裡面獅面空行母是蓮華生大士的上師、本尊跟護法。所以藏人稱獅面空行母為「仙冬媽」(音),就是獅面空行母。今天我們要灌頂這兩個本尊。
◎蓮華生大士講六度有所謂的「外六度」跟「內六度」。祂第一個講「佈施」,不小氣、不偏執就是佈施。修行人本身器量要大,就是佈施。
  我們先講蓮華生大士講的,六度有所謂的「外六度」跟「內六度」。蓮華生大士講的六度跟一般的外六度是不一樣的。祂第一個講「佈施」,佈施是什麼呢?不小氣、不偏執就是佈施。你行者修行人本身器量要大,就是佈施。你如果常常在真佛宗宗派裡面,今天我鬥甲,明天我鬥乙,後天我鬥丙,鬥來鬥去,這樣你就是不知道佈施。佈施的人器度要大,器量要大。
  師尊很少講上師的是非,不講上師的是非。所有的上師坐在這裡不是沒有缺點,每一個上師都有缺點,師尊從來不講,我知道但不講。(眾鼓掌)為什麼不講?因為我在希望他們要懂得器度要大,不要偏執,不要走偏了,不要執著,這是蓮華生大士講的佈施,這是內在的修行。你器量太小你度的眾生就少。器量大度的眾生就大。今天為什麼盧師尊講我一個人稱尊就好,我就是根本上師,沒有其他的上師,你們其他的全部都是法師,那這樣子真佛宗不會大。真佛宗就是有這麼多的上師出來,這麼多的法師出來,這麼多的弘法人員出來,這個度眾才會廣大。(眾鼓掌)
  蓮華生大士說,所謂「持戒就是滅除煩惱」。持戒不是要我們守五戒、守八戒、守沙彌戒、守菩薩戒、守出家戒嗎?這才叫做持戒!那是外持戒!真正的「內持戒」是一切煩惱沒有,這個就是持戒。這蓮師講的,蓮華生大士講的,沒有煩惱就是持戒。煩惱因誰而起,因「我」而起,你有了自己就會有煩惱,當你沒有自我的心的時候,你的戒行就圓滿。煩惱是因有我而起,你沒有煩惱,就是你已無私了。你既然是無私了,你就是持戒,你不會侵犯到別人,這個才是真正的持戒喔!蓮華生大士講的真正的持戒,就是你沒有私心,就是持戒。蓮師講的都是很有道理的,那叫做「內持戒」。你有了私心了,你就犯戒了,因為侵犯到別人。大家想一想是不是這樣子呢!
  第三個什麼叫忍辱?「你離開了瞋心,忿怒的這個心,沒有仇恨別人,你就是忍辱啦!」你不要以為是說人家侮辱你,你忍耐忍住就是忍辱,那是外在的。所謂內在的就是你從來不仇恨別人。這裡有一個例子,有一個法官在審判一個被告,那個法官看著被告:「你看起來面孔很熟。」被告講:「不錯啊!二十年前我介紹一個小姐,然後你跟她結婚,我就是你的介紹人啊!」這個法官一聽,就講說:「好,判你無期徒刑!終於找到了,我就在找那個介紹人。」他以為他介紹他跟她結婚,他是當介紹人,希望法官會從輕發落,沒想到罪更重,法官很忿怒,判他無期徒刑。希望我們每一個當先生的,對於介紹人要客氣一點,不是那麼忿怒。
  所謂的這樣子的有藏起來的忿怒的那一種心,或者仇恨的那一種心,都是犯了忍辱,不是忍辱的人。真正忍辱的人他沒有仇恨的心,對眾生是平等的,離開了瞋恨的心,才算忍辱。
  第四個我們談到蓮華生大士講的「精進」。「精進」就是說你不要懈怠,做什麼事情你都是要非常精進不懈怠,表面上的精進,跟內在的精進是要合一的。你們這一點要跟師尊學,不是說師尊唱哪一條歌,你們跟著就唱哪一條歌,害得師尊沒有歌可以唱。師尊好不容易學了一條「陽光與小雨」,每一次當我要唱的時候,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就搶先已經唱了,害我沒有歌可以唱,這個不叫精進,這是跟師尊搶歌唱。
  你要學習師尊的是,今天早上我五點就起來,(眾鼓掌)因為我以為七點要吃早餐,我五點趕快起來梳洗一切,弄得乾乾淨淨。完畢了以後,我就開始修法,修一個小時。那麼我先頂禮我的本尊,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菩薩、大威德金剛啊,先迎請,然後我就修法,唸《高王經》,唸佛。我還做禪定,修禪定修寶瓶氣。修了一個小時,七點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師母,說是不是要吃飯呢,師母說:「我們才起來耶。」是七點半吃飯,我以為是七點。
  你們要學的是,我每天早上起來,一梳洗完了,一定要趕快做功課,將今天的早課做完。就算是出外旅行在HOTEL裡面,一樣地做功課。師尊總算學會了一套太極拳,這個太極拳一學會了以後,所有真佛宗的弟子全部都在打太極拳。打太極拳是很好啦,但是每一次師尊要表演太極拳以前,弟子就已經表演完。這個精神是非常好,也是不懈怠,但是你要學習師尊的精神是,每一天的功課你一定要修你的本尊法,修你的護法,修你的上師。本尊跟護法,每天一定要迎請,每天一定要禮拜,每天一定要修法,要懺悔,要禪定。你不能講說一個禮拜才同修一次,是不可以的,一定要精進不懈怠。
  蓮華生大士講「禪定」就是專一,不分心就是禪定。談到分心,其實自古以來所謂的禪就是專心不分散。蓮華生大士講禪定是「專一不分心」,這是內在的專一不分心。禪定並不是叫你一定坐在那裡,坐禪才叫禪定,不是。你做每一件事情都非常的專一就是禪定,做每一件事情都不分心就是禪定。我們學習了密教的法,我們很專心地每一個佛唸得非常清楚,就是禪定。
  像我們唸《高王經》,從「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開始,一直唸到「高明觀世音,開明觀世音」,唸到四種觀世音,唸到「藥王、藥上菩薩」,唸到「文殊、普賢、虛空藏、地藏王」,唸到「普光王如來化勝菩薩」,一直唸,唸到「七佛滅罪真言」,然後再唸到「八大菩薩──觀世音、文殊、普賢、地藏王、彌勒、虛空藏、金剛手、跟除蓋障」,你這樣唸到完,整個《高王觀世音真經》唸到完,每一尊都要唸過,每一尊都要憶想。什麼叫憶想呢?專心,你去憶想那一尊菩薩的形象,那麼《高王觀世音真經》裡面所有的佛跟菩薩你們不一定全部都認得他們的形象,但至少祂的名字你要憶想祂的名字,這個就是禪定,不分心。
  有的時候我們唸《高王觀世音真經》,這是所有的經典裡面最短的,最少字的一部經,比心經還多一點,但是已經很短了。你自己想一想,你是不是每一次唸《高王經》的時候,都是專一而不分心的?很難!因為你在唸當中有時候就想到別的了,一想到別的那就不是禪定,不是「專一不分心」。所以專一不分心,你要學習禪定九次第法,你要練到真正的專一不分心,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再來第六點是「般若」。般若是什麼意思?般若就是智慧,就是佛的智慧。我們去過達拉斯的三輪雷藏寺,達拉斯三輪雷藏寺的「三輪」是取自於「三輪體空」,如來的智慧,最高的智慧是三輪體空,並不是三輪車的三輪(台語)。當初我給他寫「三輪雷藏寺」,宋師兄就講,「這三輪的而已」(台語),不是這個三輪啦。三輪體空啊!可以講就是如來的智慧,三輪體空,無做者,無受者,沒有其中的做跟受之物,叫三輪體空。
  蓮華生大士講的三輪體空的般若,祂是這樣子講的,「不造作,運於大空。」我這個講起來很深,不造作,是很深的。像今天師尊如果去檢查這裡法師住的內務,「師尊要來檢查啦!」你就把你的棉被疊像豆腐乾一樣,把你的內務都整理得非常的乾淨,地毯用吸塵器吸得很乾淨,每一樣東西都擺得非常的整齊。平時師尊沒有來視察的時候,法師的寢室亂得跟槍打到一樣,什麼東西亂七八糟亂擺,這個叫做造作。不造作就是我平時就是這個樣子,師尊來了也是這個樣,師尊沒有來我也是這個樣子。我不是故意去做出來的,我做任何事情用我的心去做,用我的專心去做,但是我並不把它放在心上,這個叫做不造作,不做作啦。這一點是蓮師講的,所謂般若就是「不做作,運於大空」。

TBSN

  像師尊坐在這裡說法,不是講說在三輪雷藏寺講的,坐有坐相,要坐如鐘,平時我說法就坐如鐘。而不是不說法的時候就坐得斜斜的,躺得斜斜的,或者是彎腰駝背,這個就是做作。平時我就是這個樣,我也不是故意去做的,這個叫做不做作。這個是很大的智慧。像你做了善事,不是故意去做的,我平時就是這樣子做的,這個才是真正在做善事,這個功德才大。並不是我今天做了善事,我明天就去看報紙,看看有沒有登出來,這個就是做作。我做了這件善事我就忘了,我根本不放在心上,這個才叫做三輪體空。我們不求回報,我做了這件事情,不求你們要報答我什麼,我也忘掉了。三輪體空是這樣子講的,就是說右手做的善事,左手不知道;左手做的善事,右手不知道,你也不求回報,我就是這樣子,做了以後我就忘掉了,這個叫做「三輪體空」。按照蓮華生大士所講的能夠這樣子的才叫如來的智慧。
◎蓮華生大士講修密教要守「三昧耶戒」要懂得傳承。師尊每一次要說法以前,要敬禮所有記得的上師,都要恭敬他們,才能夠在這裡說法。
  蓮華生大士也講修密教要守「三昧耶戒」,三昧耶戒很重要。我今天把所有的法寫在書上,或者我曾經傳法過的,給所有的上師,也曾經特別叫幾個上師來,傳給他們特別的口訣心要。那麼他們出去以後,他們就講「這個是我自己會的喔!你們是跟著我學的喔!你們將來一定要跟我喔!不能跟師尊喔!這是我自己會的。」他就問所有的同門,「是我教你們法,還是師尊教你們法?」同門說:「師尊沒有教我們法,是你教我們法的。」「好!那你以後就跟著我了,不用跟師尊了。」這個叫做犯三昧耶戒,這一點很重要。你要知道傳承。如果師尊講說:「我從來沒有人教我,所有的密法,所有的護摩我什麼都會,我生來就會的,我生來就會走路,生來就會講話,生來一切密法就在我腦袋裡面,我沒有師父。」那我就犯了三昧耶戒。所以要懂得傳承。師尊每一次要說法以前,要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所有記得的上師,都要恭敬他們,才能夠在這裡說法。不能講說沒有人教我,我就會了,那麼我再教大家。另外有上師講說:「你們是我教你們法的,你們就跟著我,不用跟著根本上師。」不可以的!你在說法以前,你至少也要提一提你的傳承是從哪裡來,這個才是密教的三昧耶戒。
  像我們以前寫作文,我們很喜歡寫光陰似箭,光陰好像箭一樣,這是有傳承的。我每一次寫作文,小時候寫作文寫光陰似箭,當然光陰似箭也有人會想很多。老師教小明寫作文,他就寫了一句,「光陰像砲彈。」老師就在「砲彈」上面打了一個叉。小明說,「古時候我們寫作文都寫說光陰似箭,箭一射,一下子就過去了。那現在呢,哪裡有常常在射箭,只有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才有在射箭比賽,平時我們哪裡有射箭,現在我們當軍人都是射砲彈的。」
  小明就非常地生氣說:「我寫光陰像砲彈這樣子,老師就給我打一個叉。」他很不服氣,他說:「這是現代的社會,應該光陰似砲彈也是可以的。」但是光陰似箭是有傳承的,你寫光陰似箭,大家都會。你寫光陰似砲彈,這個沒有傳承嘛!對不對!你說四天王持國天拿著琵琶,增長天拿著長劍,多聞天拿著傘蓋,拿著龍拿著珠的是廣目天。你造四天王,這是有傳承的。「現在哪裡有人拿劍,祂應該拿著輕機關槍,或者衝鋒槍。」這個天王你給祂拿一支衝鋒槍,師父一來,你看,自己創造的還是不太好,應該要跟著傳承走,傳承怎麼教就怎麼樣。
  我在台灣好像有講過。有一個上師他去做了很多的傳法,然後做了很多的灌頂,也有很多人供養他。有人供養上師是應該的,有的人是請上師回西雅圖以後要供養一下師尊,他也是統統都拿起來,突然之間一迷糊之下忘掉了哪一包是供養自己的,哪一包是供養根本上師的,就算了啦!今天這個福分比較大一點,全部都自己收了。供養師尊的混掉了,不知道哪一包是供養師尊的,那同門供養都是這一包給師尊,這一包給師母,這一包給那個上師,這一包給什麼,分得太密了,他一下子糊塗了,就全部統統都收了。這個上師講:「反正師尊無所不在,在台灣的時候都講那供養師尊的我供上去了,師尊無所不在他自己會拿。那師尊如果沒有拿走,掉下來就是我的。」這個叫做「供養私吞」,這也是犯三昧耶戒的。至少要註明一下哪一包是供養師尊的,哪一包是供養你自己的,要分別出來,這樣子比較好一點。否則上帝雖然沒有講,佛菩薩雖然沒有講,但是祂們看到的,這個是重點。修密教要守三昧耶戒。
  你知道李白寫詩很有名,他是詩仙嘛!他有一首詩是很有名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老師就問:「你感覺李白寫這首詩如何啊?」學生就回答:「李白一定是近視眼,床前的明月光,會看成地上霜,那不是近視眼是什麼?」學生答的也是很對。但是李白的詩他是有矇矓的美。詩必須要有意境的,要有矇矓的美,他有他的意境,因為他在思鄉,所以他會做一個詩出來。李白是不是近視眼當然沒辦法考證,因為那個時代的人已經都不在了,這也是一個笑話,李白是近視眼。
  其實師尊做任何一件事情,並沒有說做哪一件事情是全部百分之百是對的,當然師尊也有做錯的,但是你們要「隱惡揚善」,這個做錯的你們就不要講,做對的你們就要宣傳,這個才是恭敬上師。不能說師尊做錯一件事,你們就拼命講,對不對?!像蓮印上師,師尊英文雖然不懂,但是我的女兒懂啊!師尊也不是博士,但是我女兒是,我是博士的父親啊!有人講說:「你們師尊是不是博士啊?」你們要懂得回答:「我們師尊是博士的父親。」這個就是宣揚根本上師。像「你們師尊懂得英文嗎?」你們要講:「他的女兒英文很好的。」要懂得「隱惡揚善」,不能像蓮印一樣,蓮印他的人很直,心地很好,心腸很好,他是想到什麼就講什麼,這也是直心就是道場,也不錯啦!但是人家在講英文,你就不能講說趕快翻一遍給師尊聽。蓮印應該講說,他回去就問他的Daughter女兒,他女兒就可以翻譯。師尊不是博士,你要講但是師尊是博士的父親;師尊本身英文只是初級班,但是你要講他的女兒英文很好,她是法律學校的。他們每年都要出版一本法律的書,她本身可以講是一個編輯,所有文章要經過她看過才能夠發表出來。佛青的英文文學非常好,她還特別去學。所以你不要說師尊的短處,要講師尊的長處,這是教你守三昧耶戒啊!
◎「不要測度自己的上師」,像我把自己的上師是頂在我的頭上,看得跟佛一樣。
  還有一點就是說,「不要測度自己的上師」,像我把自己的上師是頂在我的頭上,看得跟佛一樣。我們的傳承就是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那麼下面是師尊,所有的上師,再來是所有的弘法人員,這樣一層一層的這樣子下來。同門的觀想也是要這樣子做觀想。
  這個「不要測度自己的上師」,你不要看自己上師的毛病,要看祂的長處。為什麼叫你不要測度自己的上師呢?因為你如果測度自己的上師,就表示自己的上師是有限度的。也就是說你們不要去想他的境界到哪裡。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子想呢?因為你們在修行當中得到了法,如果測度你自己的上師的話,你的上師是有一個界限在的,有一個界限在表示他還沒有成佛,還不是一個成就的佛,既然不是一個成就的佛,如何能夠引度所有的眾生成佛呢?所以你必須要把自己的根本上師,無論如何,跟佛要一樣平等。所以密教本身講起來,就有所謂三昧耶戒,有所謂的四皈依,「南無咕嚕貝,南無不達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就是這樣子,上師、佛、本尊跟所有的護法,跟所有的僧人,統統都是一律平等,這樣子你的修行才會有功德。
  還有就是講說,師尊教出去的弘法人員,有的時候就講說:「反正你們以後跟著我就好了,不要跟著哪一個上師。」或者有分別,上師跟上師之間有分別啊!好像我這個堂就請一個上師來就可以了,其它的上師不可以來,那個就是有分別,這個也是屬於犯三昧耶戒,一律是平等沒有分別的。
  這三昧耶戒是也要用智慧去想,叫每一個人用智慧去想。按照佛菩薩的意思,沒有一個人不是法器,每一個人都是法器。但是在所有的法器當中,也有所謂的破法器,破的法器,也有不成器的,但事實上他們本身也是法器。那麼我們做為一個修行人,要用自己的智慧,去好好地分辨,在法器之前,在佛性之前,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但是也要有這個智慧去分辨,分辨什麼是「是」,什麼是「非」,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分辨以後,但是也不能夠藐視他們,那個才叫做守三昧耶戒。雖然講起來有分別心,不平等,但佛性是永遠是平等的,沒有分別的。這是蓮華生大士所講的,密教守三昧耶戒。不管是怎麼樣子,你們要學習如來的智慧,要用自己的知慧去分辨。如來的智慧是很高的,是無上的,是大空,是大圓鏡智,是平等性智,但是如來的智慧也有妙觀察智,你必須要用妙觀察智去稍微分辨一下。最高的是沒有分別,是平等。還是人的時候,你要用妙觀察智,這樣子才能夠成就。
  事實上守三昧耶戒也是很難講的。師尊在這裡也不能講得非常的清楚。有一個人去買一張牛皮,買的人就問賣的人:「這一張牛皮能不能防水?」賣的人講:「當然能夠防水。」買的人問:「為什麼能夠防水呢?」他說:「你看牛在田野工作,下雨的時候,牠有沒有穿過雨衣啊!也沒有拿過雨傘,牛皮當然是防水的。」今天師尊在這裡講,不是講牛皮,不是說牛皮。牛皮不是用吹的,火車頭不是用推的,你要有智慧。每一個弘法人員,所有的上師、法師、教授師、講師、助教,每一位同門都必須要具有慧眼,知道牛皮不是用吹的,火車頭不是用推的。你要懂得這些原理,再進一步地用妙觀察智的智慧來分辨,到了最後你要把他想成大空,像如來一樣,平等沒有分別。這個就是蓮華生大士對於六度跟守三昧耶戒的教授。
  蓮華生大士是密教的第一位,可以講第一位的創始人,第一位祖師,因為蓮華生大士以後才有了畢瓦巴,經過五百年以後才出生了畢瓦巴,再過五百年才有龍樹菩薩,一千年才有龍樹菩薩,一千五百年才出現那洛巴。從蓮華生大士、畢瓦巴、龍樹,再來那洛巴,最後第五位是宗喀巴,那麼各代表五百年,就是兩千五百年。密教兩千五百年,蓮華生大士是第一位祖師。今天我們灌頂蓮華生大士就等於第一位祖師的法流;獅面空行母是蓮華生大士的上師、本尊跟護法,因為蓮師在印度的時候跟五百個外道鬥法,是獅面空行母教授祂獅面空行母的咒,所以讓蓮師才能夠守護自己。所以這兩尊是等於一尊,獅面空行母是一尊。蓮華生大士是一尊,合起來也是一尊。這兩尊都是非常偉大的,今天在密儀雷藏寺,我們就做蓮華生大士跟獅面空行母的灌頂。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密儀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