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0-31 若識自性清淨 皆成佛道


2009-10-31 若識自性清淨 皆成佛道
<蓮生法王2009年10月31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精要>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修法主尊準提佛母、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印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六祖說:「善知識,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淨名經》云:『即時豁然,還得本心。』」
  今天我們繼續講《六祖禪經》(即《六祖壇經》)。六祖說:「善知識,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淨名經》云:『即時豁然,還得本心。』」
  我再唸一遍:「善知識,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淨名經》云:『即時豁然,還得本心。』」
  六祖講這一句話我很簡單的解釋一下:「所有的聽法的大善知識,如果你不悟,那你就是眾生了。那你悟了,眾生就是佛了。由這裡可以知道,所有的法都在你的心中,你何不從自己的心中,去看真如本性呢?有一本經叫做《菩薩戒經》講,我本來自己的佛性就是清淨的,如果認識自己的佛性是清淨的,就等於見到佛性,就可以成佛。還有一本經叫做《淨名經》講到,你那個時候豁然開悟,你就得到本來的心。」
  這裡提到《菩薩戒經》,這一本經就是《梵網經第十品》,《菩薩戒經》就是《梵網經》。什麼叫《淨名經》呢?其實就是《維摩詰經》。《維摩詰經》另一個名字就叫《淨名經》。
  這裡全部都提到自性、自心。提到由自己的心去悟自己的佛性,六祖說法的重點就是說你不要去求得很遠,你要常常去觀察自己的心,然後從自己的心裡面,找到原來你自己的佛性是清淨的。你明白了這一點,才叫做悟自己的心,悟自己的佛性。我們常常談到自性清淨、自心清淨。什麼是清淨?我問大家「什麼是清淨」,就是反過來講,沒有污染,就叫做清淨,有污染的就不叫清淨。我們每一個人從小活到現在,哪裡去找自己的清淨,自己原來的清淨在哪裡,很難去找的。因為你眼睛所看到的,都是有顏色的;耳朵所聽到的,都是有很多的聲音的;你心裡所想的,都是有虛妄的,都是有一些妄念的,腦海裡面所憶念的都是有妄念的。
  我們修行就是要去除這一些污染,才叫做清淨。像蓮醒法師所講的,剛剛她講英文,我是聽了一半,因為她講得很快。我的英文差不多是初級班,要講慢一點可以聽得懂。像我剛剛在學,華視每天早上八點有這個空中英文教學,我是學初級班,所以我學得很慢,她必須要講慢一點。「exercise your mind」,就是運動你的腦筋,「exercise your body」,運動你的身體,我上回是學了這個我就講這個。我學什麼就講什麼。

  她講的我是可以聽得懂,蓮印上師講話都是有語病。(師尊笑)他第一句話講:「你要翻成中文,讓師尊聽得懂。」難道只有我一個人不懂嗎?難道你聽得懂嗎?好像整個雷藏寺裡面只有師尊一個人聽不懂。叫蓮金法師翻成中文,讓師尊聽得懂。他為什麼不講別人,講我。所以,蓮印上師講話是有語病的,我是知道啦!不過他讚揚師尊、師母這麼多,也就算了,不跟你計較。
  蓮醒法師講,她學佛沒有障礙,因為翻譯組有很多人把師尊的書翻成英文讓她看。也有很多人在學佛當中也有translator,我們在說法的時候也都有翻成英文,他也能夠聽得懂。所以,他學佛沒有障礙。
  蓮醒法師啊!我覺得最好不要懂得愈多。因為懂得愈多愈不清淨,人要單純一點,愈知道愈多事情,愈煩惱;愈不知道的話,愈清淨。所以為什麼要閉關的原因是在這裡,最好你什麼都不要知道,你只要尋求自己的內心的清淨。很多知識,knowledge,你不一定要知道。簡單講一句,太空梭的重量有多重,它能夠載多少人,它必須要多少燃料,它經過大氣層的時候要用什麼東西,用什麼金屬來防止大氣層跟太空梭的磨擦,它如何跟太空站去接軌。那麼人本身在沒有地心引力的地方,他是如何浮起來的,有些知識我們不一定要去明白。因為你知道太多了,反而這個信念會複雜。
◎學佛就是專心學佛,沒有障礙。只要找出原本清淨的心,你就能夠達到開悟。
  我們學佛就是專心學佛,沒有障礙。六祖講,你只要將自心裡面,去找出原本清淨的心,你就能夠達到開悟。懂得很多的知識,他不一定開悟的,反而業障愈重。有一個高齡的人,天天向上帝祈禱:「我的罪業深重,請你不要馬上把我帶到天堂,因為我的罪業重,我不能進天堂。我不如留在人間。」他不能上天堂,他罪業很重。他就永遠留在人間,所以他的壽命很長。
  我告訴你,有時候年齡愈高的,罪業愈重。我不能這樣子講,因為這裡有很多年齡很高的。為什麼會有這一句話出來?因為這個社會是醬缸文化,是柏楊提出來的。什麼是醬缸啊?就是韓國人的kimchi。這個社會就是一個醬缸,你把一個本來是清淨的蘿蔔丟進去,就變成takuban,它就染色啊!韓國人的kimchi是經過所有的醬缸去污染它,把它變成另外一個東西。
  我們人的佛性就是這樣子,原本是清淨的,丟到地球上的人類裡面,這個醬缸裡面,我們就全部變成kimchi。現在我們都是醬菜,就是韓國人的kimchi。你原來清淨的本性在哪裡?你自己想一想,佛性本來就是清淨的,不受污染的,原來的自心清淨就是佛性。但是目前你要從你的kimchi當中去找出,從你的醬菜裡面去找出原來你自己的清淨的佛性,實在是也是蠻困難的!不像六祖所講的那麼簡單。

TBSN

  蓮印上師講,其實真佛宗是有特色的。真佛宗真的是有特色。真佛宗的特色就是把很繁複的密法,把它濃縮變成一種頓法。有些咒很長的,我們用最短的咒;有些觀想很長的,我們用最短的觀想;有些入三昧地,就是在清淨你自己所有的一切,那麼必須要用頓法。這個頓法就是悟,可以講這個就是我們真佛宗本身的特色,我們把很複雜的變成很單純,把很多很多的心變成一心,把很多妄念變成一念,用最簡單的方法,這個就是真佛宗的特色,也就是頓法。
  我覺得人本身有煩惱。蓮印上師講的,師尊本身也有煩惱,像大家來問事,有一個說他生的全部都是女兒,生女兒我們台灣人取名就是「招弟」,有一個名字叫招弟,是台灣話,就是說下面那一個是弟弟。就是喜歡生男的,這也是煩惱之一。結果第二個一出生又是女的,那再取名字就叫做「再招」。第三個一出生又是女兒,哇!實在是很累了,還是再取一個名字吧!「又招」。結果第四個出生了是女兒,他們煩惱就到此算了吧!現在要養三個小孩已經不簡單了,生四個,再下去的話就養不起了。最後一個就取名叫「絕招」,斷了那個念頭了,這個念頭就不要再有了,就不要再想生男的了,就叫絕招了。
  這是人生的煩惱,生女的想生男的,生很多男的想生女的。台灣人很喜歡生男的,一生女的馬上取名「招弟」。他這個「絕招」兩字我很欣賞,你「絕招」就是沒有這個念頭了,這個念頭一絕啊!煩惱就沒有了。今天我們要學這個,學的是絕招,我們真佛密法就是絕招,教你所有的要求的念頭全部沒有。
  今天像師尊一樣,師尊沒有什麼念頭,因為師尊已經是絕招了。師尊在求什麼呢?我現在開的車是弟子送的,最好的車!我住的房子也不錯啊!最好的房子,也是弟子供養的。我已經有房子了,我又有車子了。這個人生嘛!師尊要用錢的時候也有錢可以花,雖然不花什麼錢,只是加油錢。還有的嘛!那吃飯,也有人煮,雷藏寺大飯店也有供養。又有那麼好,我還求什麼呢?!
  師母也講:「我這個大老婆服務你一生啊,我已經很殷勤,用盡了我大老婆的力量,有這樣子的大老婆已經很不錯了啦!」她自己講她是「大老婆」,我沒有講我有小老婆,是她自己講她是大老婆。那這樣子什麼都有了啊!你說還求什麼呢,請問你求什麼?!
  那天在餐桌上,德輝上師講:「還有諾貝爾獎啊!」我告訴你,諾貝爾獎我是「絕招」,我絕了。也就是說我根本從來沒有去想,根本從來沒有。我現在根本從來沒有想什麼。蓮印上師講,要讓師尊身體健康,要長壽。我從來沒有想「長壽」兩個字。因為我知道空海大師祂六十二歲的時候,就離開娑婆世界了。另外還有幾個祖師爺,他們都是六十幾歲就離開了。因為人生的精華差不多就是在四十幾、五十幾、六十幾、七十幾的就稍微老一點,八十幾那就搖搖晃晃。
  我以前講話,我知道我自己的國語講得還蠻流利,而且還蠻不錯的,抓音還蠻準。師母說,你現在講話,有時候就會一樣的,不能把那個聲音抓得很準,講出來的話有時候會「脫線」。這是什麼原因呢,我不清楚。我也不想知道。總之你現在講話就是這個樣子。以前我講話很快,而且很流利,像國語講話講得很流利的。現在為什麼說法的時候有幾個字會脫掉。像唸這個六祖說,有的時候舌頭也轉不過來,舌頭在轉的時候轉得不那麼好。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不想知道,總之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念頭了。
  我居然沒有求的這種念頭的時候,就會比較清淨。你這個時候反觀自己就能夠得到悟,你如果還有別的念頭存在的話,你想把醬缸裡面所污染的東西去除的話,是很困難的,是蠻困難的。像大家還是問事,問事是因為有煩惱,他才來問事。那麼師尊是盡其所能,為大家解除這樣子的煩惱,事業上的煩惱,身體健康的煩惱,官司的煩惱,生兒育女的煩惱,結婚的煩惱,很多的,兒子孫子的煩惱。師尊現在,我有女兒盧佛青,她也不錯,盧佛奇也不錯,兩個孫子也不錯。
  就是Jadon這個男孫,個子矮小。我講了一句話說,他幼稚園畢業的時候,他全班一個人一個人叫名字走出來,他一走出來所有的家長看到,就講了一句「so small, He’s cute, so small.」師尊現在也不管了。我不管我孫子將來長得高還是長得矮,我不管。他將來會不會結婚,讀書讀得怎麼樣,我也不管。他將來娶了老婆賢慧不賢慧,我也不管。將來他會不會再生我的曾孫,我也不管。「兒孫自有兒孫福,不為兒孫做馬牛」,這個我也放下了。
  我無求,因為無求才能夠悟,因為無求才能夠清淨。蓮印上師講的,很多密教的祖師,每一個都代表五百年。蓮華生大士,差不多佛陀滅後祂就出生。畢瓦巴代表五百年,龍樹代表五百年,那洛巴代表五百年,宗喀巴代表五百年,蓮華生大士代表五百年。從蓮師、畢瓦巴、龍樹、那洛巴、宗喀巴,剛好是兩千五百年。
  所以,五百年出現一個祖師爺,這個就是一個傳承,一個很單純,直線的一個傳承。我們紅教的傳承有蓮華生大士、了鳴和尚;我們花教的傳承有畢瓦巴跟薩迦證空上師;龍樹呢!祂的傳承有到普方上師;那洛巴本身來講,祂是白教的,我們白教的傳承有大寶法王;宗喀巴代表是黃教的,有吐登達爾吉上師。所以所有的密教的祖師爺都是我們真佛宗的祖師。(眾鼓掌)這個就是清一色的,一條直線的,把所有的祖師爺,集中成為一條直線,清一色的這樣子下降在你的身上。你身上顯現的多種顏色,綜合起來就變成一個顏色。你學過畫畫的就知道,把所有的顏色綜合起來,然後把它旋轉就變成白色;你拿掉一種顏色把它旋轉,就變成黑色。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喔!所有的色板你把它全部集合起來旋轉,就變成白色,拿掉一種顏色,少了一種顏色,把它旋轉就變成黑色。
  我們不用費心地去看日月潭,因為我們西雅圖就有閃米密西湖。日月潭的美,跟閃米密西湖的美是一樣的。我們不用去爬中國大陸的黃山,你只要去爬彩虹山莊的山,一樣有那麼多的松樹啊!黃山的松是一絕,我們彩虹山莊的松樹難道也不是一絕嗎?對不對?不用那麼遠去爬。
  有一個小明,跟著父親去爬山,爬了三個小時終於爬到山頂。他的父親對小明講:「你看我們住的那個村莊,那麼美,那麼漂亮,你看山下那些平原那麼漂亮!」小明問他父親:「我們住的地方那麼美,平原那麼美,為什麼還來爬山呢?」這父親突然之間就答不出來。他應該講:「上了高山頂,你可以看到更寬闊的美。」
◎你開悟了以後,你看這個世界,不會再有煩惱,你就會活得很美。師尊的求、師尊的煩惱,都是為眾生煩惱。
  我們今天只要看到自己心中的那一種美,你看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美的。你開悟了以後,你看這個世界,不會再有煩惱,你就會活得很美。其實蓮印上師講:「師尊的求、師尊的煩惱,都是為眾生煩惱。」沒錯!我從來不為自己煩惱。人家跟我求,求不到,變成我的煩惱;那我要跟佛菩薩求,變成佛菩薩的煩惱。
  我不為自己求的啦!我從來不為自己煩惱的啦!我煩惱就是為了眾生煩惱的。(眾鼓掌)我有為自己求嗎?沒有啊!我的煩惱是為別人求,我才會有煩惱的。我說,我煩惱何在,不是我的煩惱啊!我是為眾生煩惱。這也是蓮印上師講的。真的。我也不求長壽,其實我也不求健康,我跟我的病同在。
  如果我為我的身體煩惱,我也會產生煩惱啊。但是我不為我的身體煩惱,我跟我的病同在。師尊不會說沒有病的,永遠健康的。不會!但是我有什麼病我跟它同在,同處,同甘共苦,同合一。這樣子才能變成沒有煩惱啊!你哪裡痛就跟痛同在吧!你哪裡有病就跟那個病同在吧!這樣子才能夠變成「一」,才不會變成煩惱。

TBSN

  有一個笑話也是人家寫來的。有一隻小海龜在海上游泳,看到一個很奇怪的動物,牠就問牠:「你到底是什麼動物啊?」對方回答祂是龍。龍是有的,因為我把西雅圖的龍神帶到印尼去下雨,我把西雅圖的雪山女神帶到台灣去下雪。Mount Rainier,我把雪山的女神帶去台灣,請祂一起去,結果台灣下大雪,連清境農場都下大雪,連太平山、七星山、陽明山、合歡山、阿里山,統統都下雪。這是清境農場生平第一次下雪,就是因為我把雪山女神帶回去。我把西雅圖的龍神帶到印尼,結果印尼下大雨。印尼乾旱了四個月,沒有下雨四個月,做完法會十五分鐘,下大雨。(眾鼓掌)
  那小海龜在海裡面遇到龍,牠說牠從來沒有看過龍,牠第一次看到。小海龜牠很長壽,牠變成大海龜了。有一天牠又看到龍,這個龍是原來的那個龍,完全沒有變。因為龍本身牠有龍的神力,龍本身是神的一種。在佛教裡面,龍是屬於有力的一個龍,龍神是很有power的。牠遇到的那一條龍還是原來那樣子的。牠問說:「你到底是什麼龍啊?為什麼你老是那麼年輕?你從來就沒有變!像我就已經變成一個大海龜了,那你還是那麼年輕!」那個龍就回答,這只有台灣人懂,叫「保麗龍」,這是笑話啦!
  這個龍本身有變化的,祂可以變得很年輕,祂永遠是年輕的。那麼龍本身是不變的,所以龍也是可以當成一個清淨,可以講因為清淨本身是不變的。我們人會老,但是你的心不會老。不是講人老心不老,不是這個意思,而是你的心的清淨,原來的本性是永遠不會老,不會變化的,這個是叫做清淨。
  今天我教大家射箭,開悟射箭,為什麼我不講出來。因為開悟很容易,我一講大家都懂了。那全部都一下子都開悟了,所以我不講。因為太容易了,一講大家都懂,所以我不講。那有一點我也不想講,因為太難了。為什麼太容易又太難呢,實在太難了,我講出來說不定你也聽不懂,所以乾脆我也不講。太容易了,我也不講;太難了,我也不講,所以開悟不能講。開悟要自己去開悟,我只能跟你點,「你差一點」、「你還差一段」、「你差得很遠」、「你很接近」、「你非常接近」、「非常非常接近」。「你差一點」,我只能跟你講這個樣子,「我再給你點一下」,你就開悟了。
  那麼師尊今天講你的本性是自性清淨的,原來的佛性是自性清淨的。那麼你如何豁然開朗、豁然開悟,還得本來的佛性呢?我能不能講?不能講!所以我只能夠講「I’m sorry.對不起!sumimasen!(日語:很抱歉)」,真的我只能夠講這樣「I am so so sorry。對不起,非常的對不起!」我只能夠這樣子講。因為開悟是不能講的。釋迦牟尼佛都沒有講。幾個開悟的祖師都沒有講,我也不能講。今天是萬聖節,希望大家萬聖節快樂!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