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0-25 師尊於彩虹雷藏寺「大白傘蓋佛母護摩法會」開示


2009-10-25 師尊於彩虹雷藏寺「大白傘蓋佛母護摩法會」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佛頂大白傘蓋佛母。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眾鼓掌)
我們今天是作大白傘蓋佛母的護摩。那麼大白傘蓋佛母在藏密的形相一樣,有一千隻手,一千隻眼睛,只是祂的形相跟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稍有不同,不同在哪裡呢?祂左手持著一個傘蓋,右手有一隻手是無畏印,一樣有很多的頭。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一共有十一個頭,大白傘蓋每一層頭都有三個面(三個臉),很多層,這是在形相上不同的地方。
大白傘蓋佛母是釋迦牟尼佛所變化出來的。最早的時候是由於天上的戰爭,阿修羅王跟帝釋天的戰爭;阿修羅王到帝釋天的地方跟天帝作戰,天帝戰敗了,就是帝釋天失敗了,祂就跑、跑、跑,跑去求釋迦牟尼佛趕快解救祂們。釋迦牟尼佛就從祂的頂上出現了佛母,就是現女神像的佛母,這個女神像就是無敵佛母,無敵—沒有人能夠抵抗的佛母。祂拿著大白傘,右手是無畏印,出現很多尊的佛母,同時,釋迦牟尼佛就唸大白傘蓋佛母的心咒;祂一唸,所有的佛母就變成很威猛的形勢,把整個帝釋天全部把它遮蓋起來,所有阿修羅的軍隊,全部就退兵,沒有辦法攻打帝釋天。
因為有大白傘蓋佛母的咒,跟大白傘蓋佛母的出現,就把阿修羅王給祂退走了;這個原因就是釋迦牟尼佛頂出現大白傘蓋佛母,用祂的傘蓋遮止了整個帝釋天,回遮了整個帝釋天,讓阿修羅的軍隊沒有辦法進攻,所以祂退兵了。這個就是大白傘蓋佛母的由來,也就是釋迦牟尼佛的頂上變化出一個傘蓋,做一個回遮帝釋天的一個動作。
原則上是這個樣子,大白傘蓋佛母祂本身的這一種威力,當然無敵。所謂無敵,連阿修羅這麼強的阿修羅王都戰敗,所以祂的威力無窮,因此稱為無敵。
那麼修這一尊有什麼好處?跟護摩有什麼好處呢?一個國家如果在跟別的國家戰爭的時候,那麼佛教徒他修「大白傘蓋佛母法」,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國家,做為保護自己國家的作用,可以遮止。那修行人修大白傘蓋佛母呢?同樣的可以遮止所有不好的咒語,咀咒啊!降頭啊!人家的攻擊啊!敵人的攻擊啊!可以把自己的業障消除掉,可以遮止自己的業障,可以遮止自己所有的災難,可以遮止別人的攻擊,可以抵抗外來的所有的侮辱,所以修這一尊主要有息掉災難的作用。
另外,祂那很大的、光明的力量,可以消除病業。你在有病的時候修大白傘蓋佛母的話,祂的光明可以消除所有的病業。另外,有很多災難祂都可以給它回遮,所以是屬於大回遮母。大回遮母就是把所有不好的,全部遮止在外面,讓你自己的身心能夠得到安樂。還可以息災,有災難來了,你修大白傘蓋佛母,祂就把這些災難遮止到外面去。自己有業障,祂也可以把業障遮止到外面;自己有病業,祂的光明可以消除你自己的病業,還有息災的作用。
那麼敬愛的作用呢?你修「大白傘蓋佛母法」,像一個傘蓋把你遮住了,外來的一切的所有的口業呀!譭謗呀!全部在大白傘之外,你自己就很平安。還有很多的災難:地震啦、水災啦、火災啦、風災啦,因為你修「大白傘蓋佛母法」,一樣可以遮止這些災難的發生。
因為是佛本身的頂所化出來的大白傘蓋佛母,所以祂一樣可以接引幽冥的眾生,以祂的光明接引幽冥的眾生到佛國去。因為祂有回遮的力量,所以很多的怨敵也會退散,因此大白傘蓋的威力也是無窮的。
我們今天在這裡做大白傘蓋佛母的護摩,意義也是非常大的。(眾鼓掌)因為祂本身來講,有那麼大的威力,我們有很多事情祈求祂也能夠如意的,祂的意義就是這樣。

TBSN

我們今天再談喜金剛吧!第八章的最後一段。
我們一般世間的人看見雙身像﹙密教裡面有很多的雙身像﹚,就講這個雙身像是歡喜佛,念頭就是產生凡夫的相出來。歡喜佛有祂的意義,不是我們凡夫所想像的那樣子。一般歡喜佛以前很少看到,自從密教盛行以後,有很多歡喜佛的像。像銅鑄的歡喜佛啦!就出現了,唐卡也有,鑄造出來的,或者雕刻出來的,都有歡喜佛的像。
以前歡喜佛的像,沒有修到無上密的,是不給人家看的,就算是密教的弟子,還沒有受到三灌以上的,是不准看的,也不准去供養,也不讓一般人看。由於密教興起以後,唐卡隨處都可以買得到,佛像也到處都可以買到,所以才有這種像出來。
我記得很早以前的雍和宮,那個歡喜佛殿,它只是讓你看到的是一般的佛像、密教的佛像,但是沒有雙身的,雙身的佛殿它是關起來的。在雍和宮的時候,只有一些人,他有特殊的權利,可以去看。另外呢?你去參觀的話,你多給他一點錢,他就會帶你去看。現在呢?雙身像很多,隨處都可以看到,唐卡也可以看到,都可以看到,就變成一種自然。反正大家都看了,大家都知道了嘛!那也沒有什麼稀奇呀!有稀奇的話還可以賣一點錢呢!不稀奇的話大家都看到了,那有什麼,沒有什麼賺頭了啦!
但是這個雙身啊!它有無上的密意的。雙身的意義,它是代表空性,這是別人家不知道的。因為你有空性,你已經證到了空性,你可以看雙身,不會讓你引起另外的念頭,因為你知道那個是空性;你如果沒有證到空性,你看了,你會引起其他的念頭,就表示你沒有證到空性。所以空性是雙身最主要的意義。
這怎麼講呢?明明是雙身,你說是空性,是什麼意思呢?其實你學禪,學禪宗,萬物都是空性,什麼事情都是空性,學到最後,你看什麼都是空性,你不會被污染。現在只有空性不被污染,什麼東西都可以污染你,只有空性不受污染;你能夠證到空性,其實雙身也沒什麼,那就是空性。我只能夠這樣子講啦!那你沒有證到空性,你去看它,你就眼睛「波」跑出來,(師笑、眾笑)念頭就會想出來,晚上睡覺就會胡思亂想,就是有不好的念頭就出現。
因為你證到空性,你以空性來印,那你就很安穩,你沒有那個念頭,眼睛也很平常的看這個世間,一切都很淡然。這個空性不但可以成佛,而且互相融為一味,雙身就是一味的意思。在道家來講,一陰一陽是為「道」,這世界上的東西都是相對的,所以有「相對論」。男的、女的是相對的,天跟地是相對的,黑跟白是相對的,善跟惡是相對的,顏色也是相對的,形相也是相對的。男女、黑白、善惡、好壞全部是相對的,香的跟臭的也是相對的,彼此都是相對的。
但是佛法能夠互融為一味,它就變成一種味道,佛法就是可以變成一種味道,修行到一種味道的時候,叫做三昧地。我們修行來講,禪定上面就是一味,能夠修到一味的時候,幾乎就沒有所謂的相對論,沒有相對論。由一味再進入空性,這是我們密教的修行,先修習一味,然後到了,進入空性。
像這個「雙身法」,它是代表「空性」跟「樂」二種,一種是快樂,一種是空性,二種東西。空性一增長,樂就減少;樂一增長,空性就縮小,那兩個合起來呢?「樂空雙運」—就是快樂跟空性互相在調整,就合為一,就變成一味,那麼將來再進入空性,就證到了佛性。它的主要的意義在這裡。
密教本身的雙身像,雙身的唐卡,都是互融為一味,由一味再來證明空性,這時候可以證得到「俱生智」。俱生智就是你出生出來,本來就有的智慧。俱生智這個智慧是與生帶來的,也就是等於佛性,你可以證到的佛性,由空性來證到的佛性。因為如此,在喜金剛裡面,可以斷四生—卵生、胎生、化生、濕生,這四生就會沒有,修習喜金剛能夠斷掉四生,這個就是成就了。
有些修行人,他不明白空性,所以會譭謗雙身;有些修行人也借著雙身,以為雙身就是叫我們這樣子做,那你不懂得修行的方法,你就是貪樂,貪那一種快樂。那雙身呢?確實擁有空性的存在,擁有智慧的存在,擁有瑜伽的存在,相應了!瑜伽就是相應,擁有一味的存在,就是一味瑜伽,智慧、空性,你都可以證明到,祂有祂的秘密的意義。
那我這一章就是寫到這樣,這一章就是寫到說,雖然是雙身,在你看來是雙身,在佛看來是空性;在有智慧的人看來祂就是智慧,在修行密教的人看來就是相應,在入三昧地的人看來就是一味,在凡夫看來,就是父母、男女。在佛看,是空性,在智者看來,是智慧,修行相應來看就是相應,在入三昧地的人看來就是一味,在凡夫看來,它就是男女。只能夠這樣子講了,不能夠講太深。
有人問我,喜金剛你會不會講到很……,書裡面有些能不能講?有些能講,有些不能講,我當然回答是說:「什麼都可以講。」因為我是空性!所以我什麼都可以講。但是我害怕我講的時候啊!你們不是空性。(師笑)你們就以為說:「喔!這樣子的啊!那就……。」所以師母跟我講:「你講喜金剛好嗎?你講到那個地方的時候,你怎麼講?」
有的時候啊!我們要學學校的老師,學校老師在教「生理衛生」的時候,就說:「你們自己看吧!」(師笑、眾笑)我們小時候,明明是課本上有的生理衛生,那老師是女的,講到最後一章,我們要洗耳恭聽的時候,她突然間講了一句說:「你們自己看!」她不講。如果講到非常嚴重的地方啊!我就講說:「你們自己看吧!」(眾笑)
本來是講喜金剛,由淺到深。有一個比譬是這樣子的,一位小學生數學不好,老師教他,由淺到深:「一塊肉用刀切成一半,是多少?」小學生就講說:「兩塊!」「那兩塊合起來再這樣一切是多少」?那他數學不太好,他就數了一下:「四塊!」這四塊合起來,再切就變成八塊,那八塊合起來再切,他一下觀想不出來到底有多少?那個學生其實也不很笨,他說,再切就變成肉醬了。(師笑、眾笑)
我們學喜金剛哪!由淺到深,一般我們學密,由一般凡夫的,一直到最深的,密教有四續部,所謂: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部,這四部續。事部就是最簡單,其實最簡單的也是最難的,包括所有的壇城的布置,全部都在事部裡。每一個儀軌全部要做到,都在事部裡。
再進一步就是行部,稍微儀軌少一點。到了瑜伽部的時候就是講一味了,一味時就等於是說,一下子就可以產生;壇城不用布了,這個樣子,一下子就產生壇城,你的身體就是壇城。到了一味的時候,就已經很高了,就是瑜伽部了,瑜伽部的儀軌很少,但事實上功力很深,比較不那麼繁複。到了無上部的時候啊!簡直就沒有儀軌,因為一個念頭就是了。
所以,我們現在灌頂,灌頂要請智慧本尊降到壇城。像等一下要灌大白傘蓋,就是一個傘,大白傘蓋的傘,我不是要跳雨傘舞,(師笑、眾笑)這就是傘蓋,那麼等一下我要請宇宙中的智慧本尊,就是大白傘蓋佛母降到這個傘蓋上面,那師尊持著這個傘蓋到底下,跟每一個人灌頂,那是一定的。
就是說,我布了一個壇城,底下一個大白傘蓋壇城。作法以前要召請智慧本尊,降到大白傘蓋這個壇城,由大白傘蓋佛母的壇城再降到灌頂器,師尊持著這個灌頂器,然後給大家灌頂。這就是一個轉化,智慧本尊到壇城,壇城到上師,上師到所有的弟子,這就是一個程序。四部是要這樣子做的。
如果到了無上部呢?你修行到境界很高,無上部的時候,一個念頭、一彈指,你自己就是大白傘蓋佛母,你就可以給祂伸手灌頂,因為就一剎那之間,你自己就已經轉化成為大白傘蓋佛母,跟祂合一了。所以會變成這樣子,就是變成不需要壇城,也不需要灌頂器,因為你自己已經變成了。

TBSN

好像我跟蓮花童子合一,那我就是蓮花童子,我伸手給你摸頂,就是蓮花童子給你摸頂、蓮花童子給你灌頂,就是一樣的。我跟瑤池金母已經相應了,相應了就成為一味,成為一味呢?我伸手給你摸頂,就是瑤池金母給你灌頂,這就變成一味。如果要請祂來到我身上,合一就變成一味;如果不需要,你自己的佛性顯現,你就是佛,你直接就可以給他灌頂。這就是變成空性,一個念頭,像你走出去,走出門外,我想給那個人灌頂,我只要一個念頭,他就已經受灌了。這個就是屬於空性的灌頂。
像我等一下要用這個,就是按照規矩來:智慧本尊降壇城,壇城降到灌頂器,灌頂器由上師拿著,再給大家作灌頂。這是依照規矩儀軌來。不依照儀軌的話,我就是空性,我就是大白傘蓋,一個念頭,所有的人全部都受灌。這密教裡面就有這樣子。這個是由簡到繁。
這裡,人家寫了一個笑話。我們西雅圖幾乎每一個法師都是非常清淨,沒有污染。怎麼說呢?這裡有兩個人在對答,甲跟乙講:「你是我看到的人當中最清淨的。」乙說:「我有那麼好嗎?」甲就講:「因為不管什麼事,你都推得一乾二淨。(師笑、眾笑)所以是最清淨的。」
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法師啊!什麼事都是最清淨的,發生了什麼事,就講「不是我」,每一個人都講「不是我」,一定是師尊了。(師笑、眾笑)那一定是師尊做的,師尊是最不清淨,反正西雅圖的法師都是最清淨的。
這個佛法講起來,佛性本身是最清淨的,佛性本身的清淨不是給你們推得一乾二淨的那種清淨。像師尊去香港弘法做超度法會,那麼有一個人可以講是一個Group,就寫了一個紅條子—「為六四亡魂超度」,就貼在〈紅磡體育館〉的大門口,師尊本身不知道有貼那一張,我已經在〈紅磡體育館〉館裡面,那就做超度啊!做、做、做,做超度做完。就是因為那一張「為六四亡魂超度」讓我變成最不清淨的。
然後,我就開始問,那個布條是誰寫的?「為六四亡魂超度」這個布條是那個單位寫的?主辦單位說:「不是我!」協辦單位也說:「不是我!」,那另外好幾個單位、好幾個堂啊!都說「不是我」。那是誰呀?那是我囉!那〈紅磡體育館〉上面那個布條是我一個人去那裡弄的嗎?你知道師尊稍微有懼高症,(師笑)我也不敢爬樓梯上去,不可能是我吊的嘛!對不對!我是去那裡為大家做超度法會的,突然之間所有的人推得一乾二淨,我這是「受災戶」,在大陸講說「個體戶」,我就是受災的個體戶。受災殃的個體戶。
你們任何人都可以去中國大陸玩,去旅行、去旅遊,簽證什麼都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去,師尊就是為了那個,變成受災戶。香港〈紅磡體育館〉超度法會,我哪裡會知道「六四超度」,反正統統都超了嘛,對不對?超了最後變成受災戶。(師笑)可憐哪!可憐!這個一問,到底是誰?哪一個單位做的?誰做的?問不出一個所以然!全部你們都是很清淨的,推得一乾二淨。
反正不好的師尊要擔啦!誰叫自己要當師尊。這個很多事情哪!上面不知道,像我,我不知道,有時候給底下的弟子罵,罵到最後我才知道!「哦!有這回事啊!」那我去問說:「到底是誰講的?」他們都是這樣子,出去外面就講:「師尊說你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他心中很火喔!「師尊講我怎麼樣!」其實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也沒有講他,但是傳來傳去,從上面一直傳、傳、傳到底下,就變成那個樣了。那我也是一樣呀!我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這裡又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小孩子很高聲向上帝祈禱,他說:「上帝!希望我生日那天能夠買到我最喜歡的、會飛翔的遙控飛機。我就喜歡那個玩具。」喊得很大聲。他姐姐聽到了,她說:「其實你不用那麼大聲,上帝你只要小聲禱告,祂就聽得到了。」他細聲跟他姐姐講:「我雖然是向上帝禱告,其實我喊得很大聲是要給媽媽聽的!」(師笑、眾笑)
這個意思是講哪!師尊本身不知道,你跟蓮花童子祈禱,小聲就可以,蓮花童子就可以聽得到,但師尊不一定知道啊!你跟蓮花童子講,蓮花童子會賜福給你,在虛空中有很多的蓮花童子,祂會幫我去做這些事情,師尊本身不知道,也不一定要聽得到啦!每一個人向蓮花童子祈禱,我每一個都聽的話,我二十四小時會忙死啦!(師笑)千百億化身哪,佛也是一樣千百億化身哪!你跟祂祈禱小聲就可以,你不用故意講給我聽,不用講得那麼大聲,聲音小一點。
你說,我們在問神桌的時候啊!大家在〈西雅圖雷藏寺〉問那個神桌,有很多人不用講出來,因為問你私人的事情,你在嘴巴裡唸一唸、唸一唸,神桌它就轉,它都聽得到,佛菩薩都聽得到。
像師尊很多事情不知道,那底下已經傳得很厲害了:「師尊說什麼、什麼、什麼……。」其實我不知道。我是這樣子比譬啦!我不是上帝。上帝不一定要聽得到,只要底下的人聽得到就可以了。
這個比譬好像不是很恰當。不過以後你們出去講,好像上師或是法師,出去講其他人的時候,不要講是師尊講的,講你自己講的就好了。(眾笑)師尊本身是按照情—感情,理—道理,跟法—佛法來講的,違背了佛法的、違背了道理的、違背了人情的,師尊是不會亂講的。我們講話要合於佛法,合於道理、佛理,合於人情,合於感情。千萬不能用師尊的名義或者師母的名義去講。師尊講,你們每個人都要捐多少錢。那是不合理的,因為師尊本身來講,師尊有一句話講:「師尊從來不會開口跟人家要錢」要記得!(眾鼓掌)
我主張的是隨意,(眾鼓掌)每一個人都隨意。(眾鼓掌)絕不開口跟人家要錢。都是要你自己心悅臣服,你願意供養多少就多少,不會開口跟人家要。所以有人藉師尊的名義:「師尊講說,這個一定要多少錢!底價是多少錢!」那個絕對不是師尊講的。這一點要大家要注意。到時候回來都說是我講的,你自己又推得一乾二淨,全部都是怪我。
〈紅磡體育館〉那一次,這樣子做超度法會就是不太好。現在也找不出來到底是哪一個人寫的字?哪一個人上去釘的?也找不出來,我問了很多主辦單位,他們說「不是我」,那「不是我」一定是我,就是這樣子。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