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10-18 師尊於彩虹雷藏寺準提佛母護摩法會開示


2009-10-18 師尊於彩虹雷藏寺準提佛母護摩法會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大準提佛母、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眾鼓掌)
今天我們作七俱胝大準提佛母的護摩,這一尊準提佛母可以當本尊也可以當護法,因為祂本身的力量也是很威猛。我們曉得準提佛母又叫準提觀音,跟觀音菩薩、四臂觀音不同的,祂有十八隻手。千手千眼觀世音有千隻手,準提佛母有十八隻,四臂觀音有四隻手,一般的觀音只有兩隻手,這個手多跟手少啊,都是有威力的,同樣都是有威力。
我今天做護摩的時候,這個準提佛母下降在身上的時候,感覺上,祂的覺受不同,力量非常的大。(眾鼓掌)我們不管觀世音菩薩有多少隻手,不要三隻手就好。(師笑,眾笑) 總之,觀世音菩薩是非常慈悲的,你跟祂祈求,祂都會相應。你用你的全心全意跟祂祈求,就會相應。
像【高王觀世音經】,高王觀世音菩薩祂在魏、唐朝的時候,已經流傳非常的廣,祂感應的力量非常的大,很多人誦【高王觀世音經】,很多的災難就因為【高王觀世音經】解除掉了。那麼高王觀世音也有祂的形像,在〈真佛密苑〉一進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高王觀世音,非常的莊嚴。
準提佛母也是非常的莊嚴,當初我受準提佛母灌頂的時候,是普方上師他給我灌頂的。普方上師在台北社子有一座廟,專門供奉準提佛母的,普方上師是以準提佛母作為他的主尊。
那我們今天再繼續談到昨天晚上,我們講到部隊,師尊當過十四年又四個月的職業軍人的生活。那時候,我們所疊的棉被,跟豆腐、豆腐乾的形狀一模一樣,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就是要疊這個,疊成像豆腐一樣的棉被,方方塊塊,有陵有角,整整齊齊。有時棉被太軟,怎麼樣呢?先用噴水的,然後用手弄平,折成一條線,每一個棉被都是一條線、一條線,全部弄成這個樣子,每天早上做這個就不得了。
有的人投機取巧,有一種內務板,做的跟棉被一樣大小的板子,細細的,用內務板二個去夾,把它夾成一條線,到最後更聰明一點,就把內務板放在棉被裡面,很快的,它就可以疊成一條線。因為棉被裡面放上了內務板,它就固定成一個四方形,就是這樣子疊疊就好。每天就是要檢查這種內務。
我們還沒有叫你們所有的法師棉被都要疊成這個樣子,你們要疊成這個樣子,要花很多的時間,還要用水噴,還要用手抹,還要內務板去夾,把它夾成這樣子。
這張照片是日本永平市僧人,他睡的床舖,他的棉被,每天早上疊成這個樣子。那我們呢?大家曉得啦,不用講,不用講。

TBSN

我第一次受軍事訓練是在台中冬瓜山第五中心訓練營受訓,那附近有三中心、四中心,有五中心。那麼大專院校的,要進大學以前是在烏日成功嶺,他們在那邊受訓。我們的受訓有前八週跟後八週,剛好四個月。所以,我服役在軍中一共有十四年又四個月,包括四年讀大學,出來又服役十年。
第一天我們受震撼教育,什麼叫震撼教育?長官一來,我們底下這些學員兵,他一來呀,不說一句話,把他的椅子拿起來,啊!就放在這個桌子上面,我們就嚇了一跳!怎麼這個長官一來就發神經,把椅子搬到桌子上面。他問第一句話,「這是什麼?你們回答這是什麼?」大家一看,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要問我們,「這是椅子」。他把椅子搬到桌子上頭,「呯!」哇,大家嚇了一跳,聲音好響,好像在甩椅子一樣。「這是椅子」所有的人都喊:「椅子」,這位長官講,「你們講錯了,這是桌子!」我們心想,哪有這回事,明明是椅子,你怎麼講成桌子呢?我們全部的人都喊:「這是椅子!」長官就講:「錯了!桌子。你們再看這是椅子還是桌子。」明明是椅子,你為什麼講成桌子呢?!大家統統不說話了。這長官講,「說!這是什麼?」我們每個人昧著良心,「桌子!」(眾笑)我們長官就講了一句話:「對了。」
在軍中沒有什麼道理可以講,軍中不講道理,只講兩個字:「服從」。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我們一聽到,原來今天講的是「服從」,長官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就照著做,軍人的天職啊一「服從」,沒有第二句話的。長官講什麼,我們就按著做,因為你如果不按著做,軍心渙散,幾百萬的軍人,幾千萬的軍人,都在「服從」兩個字裡面。只有服從才能夠一條心,如果其中有人要跟長官講道理,現在比較自由、民主,要跟長官講道理,「沒道理好講!」長官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們當初當軍人就是這個樣子,長官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因為到了上戰場的時候,長官講一句話,你就要照著做,上了戰場,長官說向前進,你說,嗨,敵人明明在右方,你叫我們向前走,那不對呀!這個時候啊,軍心就不同,這個時候的命令就不能夠下達。所以軍人以服從為天職,就是長官講了什麼話,你就要照著做。因為他本身有情報來源,不是你的眼睛看到那邊有敵人,這邊沒有,怎麼叫我們往這邊衝,或者是叫我們怎麼樣子,總之,長官講的話,在戰場的時候,一個命令啊,就是一個動作。
那時候講的一句話,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不能有一個蘿蔔二個坑,那會引起軍心渙散。所以,只有服從長官的話。我們那時候還是學長制,什麼叫學長制?你讀到大四可以管大三、大二、大一,你讀到大三可以管大二、大一,你讀到大二管大一,你讀大學一年級,只好被管。那時候,我們手上線條,一條線的是一年級生,二條線的是二年級生,四條線是四年級生,再來就畢業,畢業一出來就是少尉。那麼我一直做,少尉、中尉、上尉、少校,我一直到少校才退伍。
那麼我們今天做一個僧人、出家人,僧人跟軍人差不多的,你看這個永平市的僧人,他疊的棉被是這個樣子,聽說還有DVD是不是?他從早上起床,我們那個時候,早上起床都是用吹小喇叭的,起床號一響,全部起床,沒有說,「欸,我再多睡十分鐘。」、「再多睡幾分鐘」,沒有這回事的。晚上熄燈號一響,所有的燈全部熄掉,一律上床睡覺。這當中有很多的作息規定。
幾點打板,我們僧人打板就是吃飯,我們有暮鼓晨鐘,在軍中就是用喇叭吹。緊急起床,夜間緊急集合的時候有吹號,迷迷糊糊你就要起來,聽從長官的吩咐,他說戴鋼盔、帶槍、上衣倒穿。什麼叫倒穿哪?我們扣子不是扣在前面嗎?不是,扣子要扣在後面;右手拿牙膏,左手拿牙刷,頭上頂著臉盆,緊急集合就是這樣子。到時候緊急集合按照長官的命令集合排隊起來,長官每一個人查,是不是符合長官的要求。有的人哪,要叫他帶槍,他拿著掃把,(師笑)緊張哪!你知道夜間緊急集合很緊張,那種訓練不叫魔鬼訓練,就叫做一般的訓練。
像我們僧人這樣子的,新出家的訓練,叫什麼魔鬼訓練,你們稱為瘟神訓練,(師笑)瘟瘟的,跟瘟神差不多啦。
不過昨天那位法師啊,蓮珊法師她講得很好,她要學習「知情達禮,平易近人」,這是接引眾生最好的方法。「知情達禮,平易近人」這句話講得不錯。師尊也是很喜歡知情達理,也喜歡平易近人,但是規矩還在呀!不是每個弟子一來,「啊,師尊你好!」再來一個Hug貼臉擁抱,然後拍拍師尊的肩膀啊,摸摸師尊的帽子啊,高興的時候用腳踢一下師尊的腳啊,這個就不行了,這個就不可以。
懂得規矩,出家人要懂得規矩,不能勾肩搭背,軍中也是規定不能勾肩搭背,就是兩個出家人一起走,兩個女的出家人一起走,她們手握著手,這樣牽著手走,會給人家誤會的啊,(師笑) 兩個女的出家人一起走,勾肩搭背,這就是勾肩哪!我勾你的肩膀,那個人搭住你的背,那兩個人這樣走,會給人家誤會的啊!男的更不可以,何況是女的。所以他們走路有規矩。
出家人就是「坐如鐘,行如風,立如松,臥如弓」。站的時候像一顆松樹,直挺挺的,抬頭挺胸;坐呢,坐有坐相;這個叫瘟神教育。(師笑)「坐如鐘,行如風,立如松,臥如弓」這個是出家人本身要守的。
我們現在吃飯的時候,這樣子:飯碗在這裡,筷子在這裡,這樣吃。馬上後面的長官過來,啪!打。要「以碗就口」,還要抬頭挺胸,這樣子吃飯。不像現在「瘟神吃飯」(眾笑)不像話,不像話!
所以,你到真正的寺廟去看,他們吃過堂齋,在家居士在前面服務,他們用筷子,不講話,不能講話也不能聊天的,不像我們現在〈西雅圖雷藏寺〉反正大家聊吧,噴射機飛過去都沒有聽到。(師笑)大家早上一起吃稀飯哪,囌、囌、囌、囌、囌,那個聲音響的太亮了,噴射機從上面飛過去渾然不覺。(師笑) 吃飯也不能分神吃飯,不能講話的,真正在佛寺裡面是不可以的。然後,你吃飯的時候啊,一碗菜,一碗飯,你要再添飯,筷子拿起來,比一個姿式,就知道要添飯了。那麼服務的在家居士看到你的筷子指示要添飯,他就幫你去拿,你不能站起來的。坐下來就是到吃完了才站起來,不能是坐下來又站起來,又怎麼樣,又出去一下,又回來,沒有這一回事。這是寺廟的規矩。
我們今天講寺廟的規矩,其實我們的寺廟真的是有規矩,但是差了些。所謂軍中有軍法,家有家法,寺廟有寺廟的法,寺廟一樣有法在裡面,廟有廟規,家有家法,軍人有軍法,在社會有法律,我們必須要服從。因為這些東西啊,都是教你專心一致,整齊劃一,都是教你這個。唯有專心一致,整齊劃一,才顯出你出家人的精神。無論做什麼事情,精神都要抖擻,精神都要很好。
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新出家法師的教育,有研習班,沒有那麼嚴,大部分來講啊,你就是彎腰駝背,他也不會來敲你的頭。所以我們這個不算是魔鬼訓練,應該是瘟神訓練。(師笑)
我們再談一點喜金剛吧。
由於喜金剛跟無我母的雙運,及八大明妃的觀想,其密意就是不濕生、不胎生、不卵生、不化生,這四生都沒有了,自然脫開輪迴,永不會輪迴。這裡有一個讚:瑜伽尼眾共繞尊。尊已獲得無上意。為動非動妙莊嚴。興大慈悲度有情。幻心金剛修成意。金剛赫魯噶印記。主要這一首讚哪也是講說:八大明妃都在周圍繞著喜金剛主尊,喜金剛主尊已經獲得無上正等正覺即無上意,喜金剛的動跟不動都是非常莊嚴的,他有很大的慈悲心去度有情的眾生,這一尊喜金剛呢,祂已經修成無上正等正覺,祂叫做金剛赫魯噶,赫魯噶就是金剛佛的意思。赫魯噶表示金剛神、金剛佛,祂有金剛神、金剛佛的印記。這是屬於祂的讚偈。
當師父的其實要做弟子的榜樣。師尊有時候做事情哪,有時候是考慮到所有的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還有各位同門,有時候會考慮到,應該要考慮到。因為師尊所做的事情,要做所有五百萬弟子的榜樣,(眾鼓掌)要這樣子做的,其實師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說做出來給大家看,有時候變成不良的示範,不好的示範。並不一定所有的弟子都要看師尊的,師尊講了什麼,你們就講什麼,師尊做了什麼,你們就做了什麼,這也不對。因為在密教裡有講到,「獅子跳躍的地方,兔子不要跟著跳」,因為那個懸崖,獅子可以跳過去,兔子跳不過去呀!所以有時候師尊所做的,你們看了是好的,你們就可以學習,你們看了是不好的,你們就不要學習,不要學。這個是要大家注意到的。因為我們談到這個「老師要做學生的榜樣」,當然一定要注意到這些事情。
那師尊有時候忘掉自己是根本上師,我也忘掉自己是師尊,甚至有時候也忘掉自己是出家人,所以講出來的話,並不一定大家要學習的。像有一個笑話,我講了,大家不一定要學習,那一天我已經在雷藏寺講過。
這個笑話是這樣子的,這個人生呀,就如同大便。那你們不可以跟著師尊講,不過講笑話是可以啦。它是這樣子講的,這個笑話我在雷藏寺已經講過了。它是講說人生像大便,為什麼像大便?因為水只要一沖呀,它就永遠一去不復回。這死了,人生像大便,只要按一下,水一沖,就永遠不會回來,這個就是人生。
那人生也像大便,每天都一樣,就那個姿式,每天蹲同樣的姿式,每天放出來的東西都不一樣。啊,人生是不是這個樣子!每天都做同樣的事情,那每天所做出來的事情都不同。人生呀,有時候是爽快的,今天很爽,你蹲的時候,今天很爽,哪明天呀,就臉都扭曲,嗯、嗯、嗯了半天嗯不出來,臉都發紅,高血壓;有時候你放的很輕鬆,有時候放的很困難,人生就如同大便。(師笑)還有呢?我忘掉了。寫的人起來講一下吧!
哦,人生像大便,有時候努力得要死要活,結果只放了幾個屁,(眾笑) 你努力地要死要活呀,不一定能收穫得那麼多。對不對!我們《真佛宗》弟子很努力地修行,修得要死要活的,結果一點感應都沒有,只放幾個屁而已,(師笑)放都放不出來呀,這個滿有意思的。
最後一個我現在記起來了,人生哪就像大便,只有你一個人默默地去承受,你放出來什麼你都要看,眼睛要看,鼻子要聞,別人一碰到就跑了,你一個人默默去享受吧!默默享受你的人生吧。他這個人生像大便也是滿有道理的。
有一個老師問一個學生:「我有兩個題目,你能答出第一題,第二題就不需要再答。」那麼老師就問學生:「你有多少根頭髮?」這個很難答的。這學生就回答:「有一億二千根頭髮。」老師就再問:「你怎麼會知道?」學生就回答:「第二題不用回答。」(眾笑)所以這個老師自己限制住自己。老師應該講,「我問你什麼問題,你統統要回答。」

TBSN

在舊的社會裡面,有一個人被搶劫了。那警察就問他:「歹徒在搶你的金戒子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呼叫?」那個人回答:「我哪裡敢呼叫,我滿口的金牙!」(師笑、眾笑) 那個歹徒搶他的金戒子,他不敢叫,因為滿口的金牙,一開口叫,這些金牙都沒有了。這個也是有道理的。
我們昨天蓮珊法師講的知情達理就是要講道理。我們現在的社會跟以前的社會有點不太一樣,現在的社會是自由、民主,都是要講道理,所以當師父的教你們也要講一些道理。
那麼寺廟的規矩呢,還是要講一點道理,我們法師像〈西雅圖雷藏寺〉有兩個比較長老,一位是宣仁法師,是長老級的,有些人還沒有當上師以前,出家都比他晚,他現在當〈西雅圖雷藏寺〉的監院,官很大;另外還有一位蓮緒法師,他出去弘法,他也是來〈西雅圖雷藏寺〉很久了,很多年了。他雖然瘦,聲音也很尖,瘦了聲音就尖,胖了聲音就亮。一胖一瘦剛好是勞萊與哈台。(師笑)一胖一瘦有點像七爺跟八爺,城隍廟鎮守寺廟的七爺、八爺。不管你們怎麼樣,依照學長制來講,他們是有資格管你,他們兩位是有資格管你。
那聲音大一點!管的時候聲音小一點沒有人會聽,你知道,老師在教學生說:「你們乖一點」。(師尊小聲說話)「你們安靜的坐好。」(師小聲說)「你們好好仔細聽我講話。」(師小聲說)學生不管的,在底下東摸西摸,他做他的。這個老師火了,拿起棍子在黑板上「呯!」把棍子都打碎了,就會驚醒,就醒過來,老師發脾氣了,安靜一點。
我們兩位老前輩啊,老前輩的出家比丘,他們聲音大一點,就是要你們驚醒,要你們能夠知道驚醒。另外,上師呢,還有蓮寧上師,他聲音是比較響一點,也比較急,這是個性的問題。
那麼,你聲音喊出來以後,對方如果嚇了一跳,你就要跟他解釋,好像宣仁哪,就要跟他解釋,「這個應該要怎麼做」就可以聲音小一點了,這時候是在講道理,你就聲音小一點,「這個事情要這樣子做才是對的,才是正確的,我是在教你。」這個叫做「達理」,就是要講道理。
我先喊你,聲音很響,讓你驚醒,然後再講一些道理給他聽。那個蓮緒你轉達一下,九如也要轉達一下。每一位上師也是一樣,在教所有的比丘,比丘尼,在教所有同門哪,聲音很響,接著你要婉轉的跟他解釋這些道理,這個叫做達理。知道他已經被嚇到了,那個時候你要跟他解釋這些道理,這個才叫做「知情達理」。
現在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不同以往,在軍中以前是不講道理的,現在我們必須要知情達理,要平易近人。平易近人比較容易接引眾生!這是我今天講話的收尾。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彩虹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