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09-26 以般若智印證「空」跟「有」


2009-09-26 以般若智印證「空」跟「有」
<蓮生法王2009年9月26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精要>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壇城三寶!敬禮同修主尊藥師琉璃光王佛!主持上師蓮潔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 六祖說:「元有般若之智,與大智人更無差別,因何聞法不自開悟?緣邪見障重、煩惱根深。猶如大雲覆蓋於日,不得風吹,日光不現。」
  今天我們再談《六祖禪經》。六祖說:「元有般若之智,與大智人更無差別,因何聞法不自開悟?緣邪見障重、煩惱根深。猶如大雲覆蓋於日,不得風吹,日光不現。」般若之智,也就是如來的智慧,其實跟有大智慧的人是沒有差別的,但是為什麼聽了法也不能夠開悟呢?這是因為邪見很重,障礙就很重,煩惱很深,這個煩惱深,邪見重,就有了障礙,就像很多雲,把太陽給遮住了。沒有風去吹這些雲,太陽也不會出現。
  這裡面提到邪見,我們稱為不正當的見解。眾生都有煩惱,我們每一個人每天都有煩惱,而且舊的煩惱還沒有去,新的煩惱就再跟著來,每天都在撥這個煩惱,你也不知道明天有什麼煩惱,突然間它就又出來了。因為你把自己的一切的思維都放在你的煩惱上面,你的煩惱永遠不停。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有一天如果我們把所有煩惱的事情統統都解決了,那我什麼事都沒有了,我就輕鬆了,無事一身輕。但是他沒有想到,今天有今天的煩惱,明天有明天的煩惱,而且是永遠不停的,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統統都在干擾你的思維。
  像師尊有的時候問事,同門之間提出來的問題很多,身體上的煩惱,障礙很重等等,你每天就想著我的病好了,我就輕鬆了。其實你的病好了,也不一定能輕鬆,因為還有更多更多的,每一天層出不窮的這些煩惱,在等著你。像前幾天我爸爸跌倒,我就覺得說老人家跌倒,我們一定要去關懷他、關心他。師母打電話回去,醫生講說要觀察三天,醫生覺得說他胸部有瘀血,還有肋骨可能有斷。我們身在美國,他在台灣,當然心理上就是一個壓力。
  那麼我就天天在家裡為他求,在壇城面前修法的時候都為他求,終於輕鬆了,結果是無大礙,沒有什麼大礙,只要稍微復健就好了,覺得放下了。

TBSN

  剛一放下,又有一個傳真來了,我媽媽的弟弟過世了。他住高雄,趕快聯絡高雄的堂,那麼高雄的弟子去幫忙,台灣雷藏寺去幫忙。另外問說,他要在高雄壽山元亨寺的塔位,我跟師母講,元亨寺一個塔位不知道要多少錢,我們要趕快。
  我的人如果在台灣,我一定要去的,因為我以前所以會跳舞的原因,是我的這個小舅舅用摩托車載我去舞廳學的。以前我們這個舅舅跟外甥很親密的,因為我們同進同出,很親密的。今天他過世,心裡上也是一個壓力,而且我們覺得說,應該要回去,但是這裡還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塔位已經給錢了,喔!是我的錢。那好,那就覺得比較放心一點。因為總是覺得有一件事情還沒有處理,我也幫他誦經,也幫他超度了。很多事情突然之間發生的,只是這一個禮拜而已,就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你說煩惱不煩惱,煩惱根深啊!
  像剛剛蓮祥法師講的,「師尊該說的跟不該說的都說了。」蓮潔就問我「什麼是不該說的?」告訴你,師尊講話就是很直的,我這個小舅舅帶我去跳舞,這個就是不該說的。(眾鼓掌)這個是事實啊!那是二十歲的事情啊!那時候還沒有學佛嘛!所以不是舞功高強,舞功沒有忘。但是像過去跳舞唱歌的事情,有些出家人是不談的。師尊是什麼都講的。所以是該說的也講,不該說的也講。我的人就是這樣子,直直去,不該說的也說,大概就是指這個吧!(眾笑)
  我們煩惱是很多的。像師尊不是沒有煩惱,師尊是有的。我一直在考慮應該不應該回去,像母舅──我媽媽的弟弟往生,這麼遠,我回去會耽擱時間,明天又要燒護摩,今天又有很多同門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安排好的,你又不能分身,就像星光身,分一個身回去。當然我是會分身啦!好像是說我是可以飛行,可以分身,可以去加持,可以超度,在這裡我也可以超度啊!只是他們看不到啊!這個你要表示自己的誠摯之心啊!
  我如果一跑,像今天就不在了,明天的護摩也不能做了,那麼大家都來了,還有很多弟子,從法會後一直留到現在的。這個也是我的煩惱啊,應該回去、不回去?我就是跟師母講說,很多事情真的很難去處理,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後天會發生什麼事,突然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嗎?
  我叫佛奇,我的兒子,去跟修理廠講我的車子有一點磨損,送去修。他就問我,有兩個事情你要做,第一個事情就是說你要自己出錢去修,還是要保險公司去修。我是保全險,就是超過一千塊錢以上,保險公司統統要付,一千塊錢以內自己付。修那部車子只要我自己付一千塊錢,保險公司就是要付其它的費用。
  他說一個禮拜就可以做好。問題來了,保險公司的人去看了車子:「這麼好的車子,我們保險公司是最有名的保險公司,我要把整個車子的外殼全部換。」保險公司口氣很大,整個車子外殼要幾萬,他統統都付,而且全美國,珍珠色的油漆,只有我那一輛,顏料要從歐洲去訂購,然後去生產工廠再慢慢做出來。
  原本一個禮拜可以做好的,顏料你要去顏料公司訂,然後再做,再寄來這裡,再油漆,然後整個鐵板也要叫歐洲的車廠再ORDER,再整個鐵板運過來,再裝。佛奇講:「再等半年吧!」一個禮拜可以修好的車子,突然間給我弄到半年,也是煩惱啊!你說煩惱不煩惱,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當初我知道這樣子的話,我多付一千、兩千就算了。佛奇跟我講,這個半年是小意思,他那一部車子去修,修兩年半!阿彌陀佛!
  我們眾生的煩惱重。我們有專職的修行人跟兼職的修行人,所謂專職的就是這些弘法的,理光頭的。剛剛蓮潔上師講的,出家的就是專職的;在家的就是副業,兼職的修行人,就是說你們也要做事業,那麼也要修行。那我們是專職在修行。
◎ 六祖講,煩惱根深,你沒有辦法專注在佛法上面,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煩惱,但是我常常講一句話,「煩惱也隨他去了。」
  你說專職的修行人,本身的煩惱就那麼多。你們兼職的修行人,你說煩惱多不多?更多!所以六祖講,煩惱根深,你沒有辦法專注在佛法上面,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因為煩惱一來的時候,把你的一些事情統統都弄散了,你想要達到開悟就很困難。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煩惱,但是我常常講一句話,「煩惱也隨他去了。」
  煩惱永遠在嘛!我們能夠處理的就處理了,不能處理的,就不能處理了,就隨他了啦!我們行者只能夠做到這樣子。我們能夠處理的盡量去處理,不能夠處理的,像人事上的啦,像行政上的啦,像修行上的啦,像很多事情,種種的一些社會上的啦,有些事情都是讓你沒有辦法處理。所以也就隨他去了,沒有辦法。
  我們能夠把煩惱看成沒有,你開悟就比較快。你把煩惱經常放在你心中,你永遠是沒有辦法開悟。因為完全像雲一樣,把大日遮住了。另外一種就是緣於邪見,不正當的見解。正見以外的所有的見解,都叫做邪見。
  人有邪見都是有的。有時候你聽來的,不是正確的,你也相信了,那你就會產生邪見。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你也相信你自己的眼睛的,那也是邪見啊!所以我們看見的、聽來的,都不一定是正確的。因此你自己受了影響,你心中就產生了邪見。邪見也自然會障礙了整個開悟,也會障礙到如來的智慧。
  像這裡有所謂「邪見」的笑話。有一個老師他是教一年級的小朋友,他介紹很多的飛禽、禽鳥,他做一個比喻,他說每天清晨當太陽公公昇起來的時候,有一個兩腳的動物會叫,叫到你起床。老師就問小明:「這是什麼動物?」小明回答:「是媽媽。」(眾笑)這個就是邪見。因為他沒有聽清楚,他是介紹家禽,你媽媽是你媽媽,你媽媽不是家禽。因為每天早上睡得正好的時候,媽媽就來叫他,這是小明的煩惱。他這樣子講,也算是小明的邪見。
  那麼還有呢,有時候煩惱的事情是我們自己找的。像以前台商去中國大陸,去風月場所被公安抓到,在護照上會蓋一個「淫蟲」的章,這是你自己找的煩惱。蓋個「淫蟲」這護照怎麼用呢?他想辦法要把這兩個字拿掉,託人啊!拉關係啊,送菸送酒。終於說好啦!這護照拿來一看,上面多了一個「非淫蟲」。(眾笑)「非淫蟲」還是淫蟲,這個是欲蓋彌彰,他煩惱這個,沒辦法,再託更高層的人,去把這個事情解決,這一回,護照保證是絕對沒有問題,拿回來一看,是「非洲淫火蟲」(眾笑),這是煩惱。
  很多煩惱是自己找的,所以人世間的事情,有時候你不能責怪別人,這些煩惱都是我們自己去找來的。像這個台商或者是男士要注意,非洲淫火蟲,也不太好。
  我們每一個人要有正念。這個正念是怎麼教你,如何教呢?有一個小女生去考駕照,考官考她:「你在開車的時候突然間前面看到有一個人跟一條狗,你是去撞人呢?還是去撞那個狗?」小女生很快就回答:「我去撞那條狗。」這個就不是正見了。考官說:「你下回再來考,你不及格。」看到前面有一個人跟有一條狗,這個時候你就要趕快踩煞車,你也不能說去撞那條狗,你知道狗的命在美國是很貴重的,你撞牠看看,有時候是整個家產都賠進去。
  所以我們一定要有正念。這個正念就是你在還沒有發生事情的時候,你就要有正念,要緊急踩煞車,踩煞車就是正念。你撞人或者是去撞狗,都是「不正見」。這裡有所謂「正見」跟「不正見」的笑話,有人去看醫生,他跟醫生講:「我的頭髮每天都在掉,一掉就一大把。」醫生回答他:「再掉一陣子就會好了。」掉頭髮的人就問他:「為什麼掉一陣子以後就會好呢?」醫生回答說:「沒有頭髮可以掉了!」
  這個符合蓮潔上師講的,希望你們有掉頭髮的,掉一陣子就好了,你就乾脆加入我們的行列──出家,出家是一種正念。那個醫生所講的是一個不正見,其實我們掉頭髮是缺少了一種叫矽的東西,你補充那個營養下去,你的頭髮就不會掉,那個是正見。所謂掉光了,再過一陣子它就會好,這是不正見。正見跟不正見是這樣子分的。
  還有,有一個職員跟經理請假,他請假的理由是「我的老婆要我回去做家庭的大掃除,所以我要請假。」經理一聽,公司正忙著,你還請假,就批一個「不准」。那個職員就感謝經理:「謝謝經理不准。」事實上是這樣子的,如果是禮拜天你幫老婆做家庭的大掃除是正見,不是禮拜天你去請假就是不正見。
◎ 「人生如夢」,但是很多人還是會忘掉,他們在夢中爭名、爭利、爭地盤。《金剛經》裡面講的,「如夢幻泡影」,這個都是表相。
  六祖所講的話很有道理,你必須要有正見的人,你能夠很清楚明白,清晰地知道如來的智慧是什麼,而不是在於表相。像師尊上回有提過,「人生如夢」,人生就像做夢一樣。蓮潔上師也講,經過墳場有一個對聯,其實對聯可以寫得很簡單,我想出墳場的對聯只要寫「今日如此」、「未來如此」。上面寫著「平等平等」,就等於蓮潔上師所講的那個墳場的對聯。人生就是這樣子一場大夢,「夢」就是表相。我們看了出來這是表相,但是很多人還是會忘掉,他們在夢中爭名、爭利、爭地盤。《金剛經》裡面講的,「如夢幻泡影」,「幻」就是好像電影一樣,演了開幕,最後結束了,就像一場幻境,就過了。「泡」,吹一個泡泡,出現了,啵!消滅了。「影子」,這個影子是不存在的,但是看起來是存在的。在太陽底下你有你的影子在,沒有錯,一個影子是存在的,但是你只要一動,或是躲到房子裡面,這個影子就不見了。「夢幻泡影」,這個都是表相。
  我問的如來的智慧,所悟到的「為什麼是夢幻泡影?」如來的智慧就是說在問你「為什麼是夢幻泡影」,因為這些都是表相,都是可以看得出來,「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露是很快,早晨的露珠,太陽一出來一蒸發就沒有了。電也是很快,也是很迅速,時間很迅速就過去。
  蓮潔上師講她已經在西雅圖雷藏寺十六年。人生有幾個十六年。我閉關六年。我一九九八年去Edmonton,現在是二零零九,十一年了。我看到幾個Edmonton的仙女,她們以前在Edmonton跳「飛天」給師尊看,個個還是年輕貌美。師母今天在餐桌講,師母講的不是我講的,師母說,今天看到Edmonton這些以前跳仙女舞的、飛天舞的回來,她說已經都變成老仙女。仙女是不會變老的,仙女祂本身是青春永駐的,只有人才會變老,人會變老。
  師尊也承認自己本身,我五十幾歲的時候臉還是圓的,還是有光彩的。我準備去找一個整形外科醫生,他會給女生點腮紅,就是用細的針,一針一針把顏色放在毛細孔裡面,然後變成腮紅,變成紅光滿面。就是你病得要死,還是看起來紅光滿面,醫生就說:「哇!你好健康喔!」你氣色好好喔!」其實你已經差不多了。那個顏色永不退掉的,而且那個醫生很厲害,你統統不用化妝,連嘴唇唇膏也不用擦,他給你針針針,針口紅,把你針得嘴巴都是紅的,腮紅、眉毛、還有眼影,所有的臉都是紅光滿面。你早上起床的時候洗一個臉就等於化好妝,統統不用粉自然顏色跟佛菩薩一樣。然後左右耳再接個豬耳朵,到時候阿彌陀佛都認不得我!(師尊笑)

TBSN

  人生很難說的,有很多的意外、災難。不管如何,我們還是修行為要,這是蓮潔上師講的,要修戒、修定、修慧,要弘法。蓮祥法師所講的,我們修行不要太急,也不用太急,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地去做。你們也不用急著要開悟,好像師尊叫你說「射箭」,你就拼命射,蓮訶上師就兩天射一次。師母講:「蓮訶上師兩天射一次,亂箭也會射中啊!」對不對。好像說你打出去幾百顆子彈,鳥飛過去都飛不過去啊,總有一個子彈中的嘛!師母講的不是我講的。
  師尊的佛法從來沒有保留一手,因為規定不能講的就不能講。到今天為止,師尊開悟已經很久了,很長的時間。我告訴你,我從來沒有把開悟的話跟師母提過。師母她有自知之明,師尊永遠保留一手,而且永遠不會告訴她,除非她自己體悟,除非她自己悟到。她有沒有開悟我也不知道,因為她從來沒有射箭,她不想知道,我也不會告訴她。我永遠保留一手,我能夠守秘密的就是「不會販賣如來」。(眾鼓掌)
◎ 如來的智慧本身就是如來悟出來的,也沒人教我,我自己去悟出來。今天你如果悟出來,你隨隨便便就把所悟的告訴別人的話,那個就是販賣如來。
  這個如來的智慧本身就是如來悟出來的,也沒人教我,我自己去悟出來。今天你如果悟出來,你隨隨便便就把所悟的告訴別人的話,那個就是販賣如來。要讓他悟,他自己去體悟,悟到邊緣上,非常非常的接近了,能點一下的,是大力給他點一下;不能點的還是不能點,因為這個就是販賣如來。
  我今天不能隨隨便便把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的開悟講給你,講給大家聽。如來的智慧包括了「空」跟「有」,你今天跟我講空,如來就跟你講有;你今天說我開悟了,我領悟到了,我要來領祖衣,好啦!你既然開悟了,祖衣對你有什麼重要,不過是一個名而已。你就可以不用祖衣的。你也不一定要講你已經開悟了,因為你開悟自己心裡知道嘛!你能夠以這個來印宇宙的真理,那個才叫開悟。以這個來印所有一切的事情,統統可以通過,這個才叫開悟。
  你今天這個開悟不能印所有的事,那絕對不是開悟。或者你拿表相來當開悟,「夢啦!幻啦!泡啦!影啦!」都是表相。去比那些財啊!色啊!名、食、睡!這個也是表相。只是這個表相是空的表相,夢幻泡影是「空」的表相,財色名食睡是「有」的表相,你認識的宇宙的表相。但是你以真正開悟的如來智慧來印夢幻泡影,跟印財色名食睡,統統可以講得通。
  你真正的開悟了,你不會去想得一個上師的名;你真正開悟了,不會去拿那個祖衣,其實有跟沒有是一樣的。上師也是一樣,有跟沒有也是一樣。只要你開悟了,你的心就等於無限制,無止盡的,無有邊,無何有的,沒有事,沒有止盡的,無邊際的。所以開悟的人到我面前來,我跟他問一句話,「你現在在哪裡?」他要回答我:「你現在在哪裡?」你能夠答得出來,證明你的境界不錯了啦!但不一定開悟的,就是很有智慧的。
  師尊是不會騙人的,師尊是保留一手,不是跟剛才那個蓮祥法師講的,「保留一手」,手不要去碰紅色的鐵,這一手是真的保留一手,不然手就完蛋了。他這個講得很好。有一個講的是這樣子,他的標題,「買房子送家具」。哇!我買這一棟房子,你家具統統送給我。哇!太好了。他趕快去買這個房子。等買好了就問那個賣房子的人:「我買了房子,那你要送我家具!」賣房子的人就講:「請問你的家具在哪裡啊?我給你送進去。」「買房子送家具」,你單單看這六個字,哇!你是買啦,家具全部統統送我。不是!他是「你自己買家具,我幫你送。」所以這個是騙人的。
  師尊保留一手是真的,不是騙人的。像那個鐵匠,其實他講的這個保留一手,這個笑話也是很好笑,真的是保留一手。鐵燒紅的時候,你手不要去碰,很平常的道理,但是也是很珍貴的,真的是保留一手。我們佛法也是這個樣子,很平常的道理,也是保留一手。但我這個保留一手不是騙你的,真的是很珍貴的。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