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9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9-09-19 學佛實修 轉化定業


2009-09-19 學佛實修 轉化定業
<蓮生法王2009年9月1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精要>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主尊蓮花童子!主持上師蓮主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六祖說:「善知識!小根之人,聞此頓教,猶如草木根性小者,若被大雨,悉皆自倒,不能增長。小根之人,亦復如是。」》
  今天我們再繼續講《六祖禪經》,六祖說:「善知識!小根之人,聞此頓教,猶如草木根性小者,若被大雨,悉皆自倒,不能增長。小根之人,亦復如是。」我再唸一遍,六祖說:「善知識!小根之人,聞此頓教,猶如草木根性小者,若被大雨,悉皆自倒,不能增長。小根之人,亦復如是。」
  這裡有兩個重點。一個重點是「頓教」。在佛教裡面有所謂「顯教」、「密教」,有所謂的「漸教」跟「頓教」。所謂「漸教」就是一步一步來,從基礎開始。剛剛蓮主上師講的,好像在軍中訓練,從基礎上打基礎一步一步來,一直成為一個十項全能的軍人。軍人是受了很多種種的訓練,最後成為一個真正的軍人,這一種的教育方法,就叫做「漸教」,漸漸地這樣子教。
  那麼六祖講,六祖所說的法叫做「頓教」。什麼叫「頓教」呢?一開始就跟你講開悟的方法,什麼是開悟、人間的真相、宇宙的至理,一開始祂就是這樣子講。大部分的一般人,一聽到這樣子的「頓教」的教法,他們不敢置信。所以「頓教」不能夠直接地講,只能夠間接地講,因為直接地講,會有很多人不敢相信有這回事。所以你會感覺到說「為什麼認為開悟那麼難?」我們宗派裡面的開悟者,他當然知道。但是沒有開悟的,他們寫了認為開悟的句子來,我都是看了以後跟他解釋了一下,沒有直接講。沒有開悟的還是很多。為什麼呢?因為那是很難想像的,很難想像開悟是什麼樣子的狀況,很難去想,很難去寫出來,很難去悟道。這就叫做「頓教」,頓教就是直接跟你說了,說的這個你要去領悟到了,那就是「頓悟」,你一下子就悟道了。
  六祖所講的就是說「頓教」。禪宗有兩種,一種叫「漸教」,就是漸漸地把你引導到開悟,叫「漸教」;一種是「頓教」,直接地說的很接近了,那你一下子頓悟了,這個叫做「頓教」。六祖這一句話裡面有講到一個比喻,一般所有平凡的人叫做小根之人。那麼小根之人,像這種頓教一下子直接跟你說了,你會不敢相信,就是不敢置信有這回事;就好像下很大的雨,非常大的雨,不但土石流都流走了,房子也倒了,何況是一些小草小花,統統都倒了。因為這個雨太大了。頓教就好像大雨一樣,一下來,你沒有辦法承受,你也不敢相信,就這樣子死掉了。所以,為什麼開悟不能夠直接講的原因就是這樣。師尊是開悟者,為什麼不把這個開悟的道理直接講給大家聽呢,因為眾生當中有大根器的,他聽了心開意解,馬上就知道了。那麼有些人他聽了不敢置信,就反而害了他。所以開悟很難的原因就是在這個地方,因為讓你想不到的。

TBSN

  當初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開悟,是讓你想不到的,祂到底是悟到了什麼,讓你想不到的。很多大和尚、大比丘、大比丘尼,修行很久的,不一定能夠領悟到釋迦牟尼佛的開悟的境界,這是非常難的。所以六祖說,聽到這個頓教,就像被大雨一下子下來,很多草啊!花啊!統統都被流走。小根器的人沒有辦法接受開悟的。所以有一句話講,大根器的人可以有大的受用,小根器的人有小的受用,那麼佛法在這裡就有分別,漸漸地引導你,跟一下子給你開悟。
  這個道理是如何講呢?剛剛蓮葉法師有提到,冥冥中自有定數,她提到這一句話。其實我們是可以改變定數的,定數是可以改的,像大孔雀明王法就講,定業都可以轉,是可以改變的。所以在《了凡四訓》那一本書裡面有「立命之學」,《了凡四訓》剛剛開始的時候是講到有一位懂得《邵子易數》的人,懂得易數的人,自然知道冥冥中自有定數。邵子就是邵康節,他是一個未卜先知的人。他以前讀了很多的書,他很聰明,把所有的書全部都讀完。讀完了書以後他到處去遊山玩水。因為他很聰明,臉上有聰明之相。有一位好像仙人,有一位像半仙一樣的人一看到邵康節,他說他這個人是有根器的,給他三本書,一本書就是《易經》,一本書就叫做《河圖》,一本書就叫做《洛書》。
  邵康節把這三本書全部看過,一直在研究,知道天地之間自有定數,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於是他本身把這個定數全部寫成幾本書,就是《邵子易數》,也就是現在在流傳的所謂「鐵板神算」。鐵板的意思是說,我這樣子講像鐵一樣,神數就是把你的一生都算出來,這個就是定數,冥冥中自有定數。這是邵康節依照他《易經》、《河圖》、《洛書》去研究以後,寫成了幾百幾千條的,反正你這個數絕對逃不過,我跟你算出來了,就是你的定數。你什麼時候出生,父親是誰,母親是誰,幾個兄弟,你什麼時候死,都給你定了。
  袁了凡就是說,他懂得這個《邵子易數》以後,他就心如止水,另外他碰到一個人跟他指點說,「你這樣子的想法是不對的,定數是可以改。」依什麼來改,《了凡四訓》裡講的是,用善惡來改,用大善來改,來改你的定數,這是《了凡四訓》裡面所寫到,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但是定數是可以改的。所以邵康節跟你講過去的都是很準的,跟你講過去的事情絕對很準;你如果命運沒有改,未來的也會很準,但是你如果命運改了,未來的就不準。所以,鐵板神數邵康節是本身可以講他畢生的一個精華。你懂得鐵板神數,你可以算你兄弟有幾個,幾歲的時候走了幾個,父親屬什麼;像我父親屬老虎,母親屬兔子,那麼我屬雞;他是用你的年月日時分,算到分,然後去推演你的數出來,很準確的,這個就是我們中國遺傳下來的邵康節《邵子易數》。
  但是能不能改這個定數呢?是可以改的。怎麼改呢?修行佛法就可以改。因為修行本身就是大善。所以,像大孔雀明王法,祂可以改變定數的,應該要持孔雀明王的咒,持百字明,持很多本尊的咒,都可以改變定數的。本來你應該出生為卵生的,我講卵生、胎生、濕生,你可以把這統統改變。你修行喜金剛就不會卵生、不會胎生、不會濕生,只能夠化生,化生至少你就是蓮花童子。(眾鼓掌)所以我們重視佛法修行,也重視發菩提心,去行善,原因都是在這裡的。我們必須要配合佛法,我們要跟佛法本身去相應,跟本尊去相應,跟佛去相應,跟菩薩相應,跟所有的本尊相應,可以改變你自己。
《相應就是合體,合體再來就是變身。如果你不跟佛菩薩相應,你永遠就是一個凡夫,沒有辦法脫離輪迴。》
  我最近,大概今天早上寫了「相應的道理」,我覺得相應就是變身,相應跟變身,相應就是合體,合體再來就是變身。如果你不跟佛菩薩相應,你永遠就是一個凡夫,沒有辦法脫離輪迴。剛剛蓮主上師講的,他講了很多,一化是什麼,二化是什麼,他講了「生跟死」、「得跟失」、「苦跟樂」、「權力跟責任」,又講了「前半生」、「後半生」,講了「真我」、「假我」,都是相對的。他沒有講到說愛跟恨,其實愛跟恨都是出於自己同一個感情,不要以為說愛是另外一個感情,恨是另外一個感情。錯了!愛跟恨都是同樣從你心中發出來的,是同一個東西,都是感情,愛跟恨都是感情。所以我講的是「一論」,蓮主上師講的是「二論」,一化是什麼,二化是什麼,其實是一。苦跟樂是一;生跟死是一;得跟失是一;權力跟責任是一;前半生、後半生沒有切成兩半,是一;「真我」跟「假我」也是一。他把他切成兩半,我把他接起來,(眾鼓掌)這個是合體,佛跟我是一,不是二,佛跟我是一,絕對不是二,這個叫做合體。
  在科學上我們可以看得到,你說鳳梨跟什麼合起來,跟釋迦(台灣水果名)合起來,他就變成鳳梨味道的釋迦,這是植物上的接枝法。好像你把什麼植物接到什麼植物,將來我們吃梨子,那個梨子會像西瓜這麼大,因為你把他接枝起來,梨子會變成西瓜那麼大,這個就是合體。你把他用接枝的方法,可以製造很多新的水果,動物也一樣。最重要的一個是,細菌也會合體,合體以後他就變種。很慘的就是說,只要細菌跟細菌一合體,一變種,我們就沒有疫苗,要趕快研究出新的疫苗去對抗那個細菌。細菌只要一合體就變種、變身。我今天早上寫的「密教的道理」,佛跟我合體,就變身成新佛,新的一尊佛出來,這個就是合體跟變身。
  有人寫了一個笑話給我,老鼠碰到貓,老鼠跟貓講:「我以後不用怕你,因為我的後代子孫已經跟蝙蝠結婚,將來我們老鼠會跟蝙蝠一樣在空中飛,你貓再也追不到我,再也抓不到我。」這個貓冷笑一聲:「我後代子孫跟貓頭鷹結婚,你蝙蝠再怎麼飛,我貓頭鷹還是抓得到你。」這個就是變身。你看老鼠跟蝙蝠一結婚,牠就能飛,貓跟貓頭鷹一結婚,牠也就變成貓頭鷹,那個都會變的。這密教本身就是在變,小根之人是比較不講道理,小根之人不懂得大理。
  這裡也有一個人家寫來的笑話。有一個出家的和尚,跟一個很醜的小姐坐同一個小舟過河。那個和尚看了那個長得很醜的女人一眼,那個很醜的女人就講:「你這個和尚是花和尚,居然敢偷看良家婦女。」這個和尚一聽就不敢睜開眼睛,眼睛就閉著。想不到這個醜女就講:「你不敢張開眼,就是心中在想我。」這和尚想糟糕啦!開眼也不是,閉眼也不是,這和尚就趕快轉頭,乾脆我不張眼也不閉眼,把頭轉到一邊去,不看你。這個醜女就講:「你無臉見我,你心中一定有鬼。」像這樣的人我們跟他講不通,我們講大道理給他聽,他就是這樣子想,你說有什麼辦法,對不對?!所以沒有辦法講。
  有時候我在問事也碰到,我問什麼事,人家答什麼,或者是人家問我什麼,我答什麼,有時候也是不會對得上。有人打電話,在美國打911,在台灣打119,打去的時候他就講說:「我家失火了!」對方就問說:「在哪裡?」他說:「我家的廚房。」對方再問:「我是問你失火的地點是哪裡?」「還是廚房。」「那你家在哪裡?」「我家啊!」「我現在是問你,我們如何去你家?」「你不是有救火車嗎?!」怎麼講都不對。你要講出你家的住址,這個都是對不上的。
《所以師尊講的,大根器的聽得懂,小根器的聽不懂。小根器的聽到開悟的話,他會覺得不可能。》
  所以師尊講的,大根器的聽得懂,小根器的聽不懂。小根器的聽到開悟的話,他會覺得不可能。所以今天我直接講開悟是什麼,大根器的人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像蓮主上師講說人生如戲,我們演了一場戲,阿彌陀佛超度法會大家都來,師尊講大孔雀明王法,世界各地同門都來,大家都來聽,哇!這法很好,聽完了有很多人就是如實地去修。也有很多人聽了鎮地震法,像華盛頓州地震,要去取四方土,要到spokane,到那麼遠,到西雅圖的海邊,要到溫哥華的邊界,要到portland的那個鐵橋的旁邊。哇!要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取那四方土,要唸咒,唸那麼多。蓮印上師講說:「師尊來做,請師尊做。」
  你是很聰明啦!我也不笨啦!誰講的誰做!蓮印上師是很有本領的,我教了護摩法以後,他馬上做了千壇護摩。(眾鼓掌)他可以如實地修行。法這麼好,我們大家都叫蓮印上師去做,誰講的誰做啦!
  人生的事情真的像一場戲一樣。你看我們那麼多的人集合在一起,時間已經過了,你說有沒有辦法在同一個時間,不可能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有可能,同樣召集以前來過的那些人,集合在那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間再做這一場的法會,有沒有辦法?沒有辦法。不可能!第一個時間上就不對了,人也絕對是對不起來。有的人回去的話,很老的,回去他再也不能來。他說我來一次就夠了,回去他不會再來。要把這些人全部一起召集同樣的人,同樣的法會,同樣的法,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不可能的事。人生就是這麼樣子的戲。過了,就不會再來。

TBSN

《看病要對症,師尊也是一樣,對所有的眾生都要對症下藥。》
  所以我在《燃燈雜誌》裡面有寫到一個「過」字,就是指這個,什麼是過,就是過了,就不會再來,不可能重演這一齣戲。所以這是緣的問題,有些人緣深,有些人緣淺,有些人只能夠見一次的緣,有些人可以見到十次,有些人能夠相處在一起幾年。結婚的是最可憐的,結婚的都要相處很多年、很多年。有一個人去看病,醫生給他檢查:「你這個是盲腸發炎,馬上要開刀。」病人就講:「醫生,你再多仔細給我檢查一遍。」醫生很火:「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我是醫生耶!你是病人耶!我說盲腸發炎就是盲腸發炎。」病人就講:「我去年才割掉盲腸!」(眾笑)去年才割掉盲腸怎麼會又盲腸發炎?!所以看病要對症,師尊也是一樣,對所有的眾生都要對症下藥。
  我們畫的符不能隨便亂配的,這個人有什麼病就是要給什麼病的符,這個人有病,你給他婚姻符,開玩笑嘛!我跟蓮寧上師講,這個人本身他的精神有問題,你給他腸子的符,就不對了。所以有時候我一看符:「這個退回去,重新再拿一張!」這個人骨科有問題,要給骨科符,結果他急忙拿成腦科符,這個都是不對的。所以,佛法有八萬四千法門,就是對症八萬四千種病。師尊在雷藏寺旁邊排了六個爐,這六個爐是要對症的。你頭有問題的,眼睛有問題的,嘴巴有問題的,鼻子有問題的,耳朵有問題的,在第一個爐燒金(紙),這是頭啊!第一個爐。你腳有問題,腳底痛啊!或者腳扭到,第六個爐燒金(紙),那是腳。你心臟有問題在第三個爐燒金(紙),第三個爐是管心際部分,心、肝、脾、肺都是在這裡。你腎臟有問題的在第四個爐燒金(紙)。第二個爐是管脖子的。還有你要發財的,不能說拿頭的符去,你頭腦發燒,拿到第二爐去燒金(紙),那是指天。第一個爐是天。第六個爐是地。你要發財,所有的財都從地上發的,房子、汽車、土地、衣食,是從地裡面長出來的,要到第六個爐。
  從第一個爐管到第六個爐,我教你們燒金法是有道理的。你膝蓋在痛,第五個爐,所以我教你第幾個爐燒金不是沒有用意的,那是對症下藥。(眾鼓掌)佛菩薩一接到這個,就知道你症狀在哪裡,然後往那裡去尋找,往那裡去給你開解,這樣子才會好。所以八萬四千法門,對症八萬四千種病。
  我們人生都是有病,所以在人道修行,因為他有苦有樂,你知苦,得到苦才能夠知修,修了才會產生法樂,產生法樂你就更容易修行。其實定數是很難改,我們像邵康節講的,定數非常的難改,今天定數要改,唯有修行。那麼你持《高王經》,唸百字明咒,或者你唸藥師如來咒或者唸本尊咒,每一個咒都有效。那麼好好地趕快努力地修,看看能不能把定數改掉。否則真的邵康節的東西是這樣子的,你如果依照你自己的命運在走,他跟你講什麼時候你死,那就是到那一天就死,他甚至於不只是算生死,什麼時候結婚,你幾歲結婚,幾歲離婚,幾歲再娶,幾歲又離婚,幾歲又結婚,統統都很清楚的,統統都給你算出來。還有你碰到哪一個人,哪一個人給你倒錢倒了多少錢,錢的數目,包括那個人姓什麼,姓關,他都給你寫出來。師尊以前也用邵子易數給我自己算了一個數目,那一條剛好是「真佛下世,萬人皈依」。是「真佛降世,萬人皈依」,有那麼一條,我就是算到那一條,很準的。所以,冥冥之中你跟誰跟哪一個人有緣,到幾歲的時候就斷掉,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唯一能夠改的就是學佛修行,實際上去修,把定數轉掉,就有奇蹟出現。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