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2-13 蓮生佛王開示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法


2008-12-13 蓮生佛王開示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法
《蓮生佛王開示》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法 <蓮生佛王2008年12月13日新加坡時輪金剛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首先,我們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首先,我也要敬禮照山比丘,感謝他來參加我們時輪金剛的法會。也感謝貢巧仁波切,參加我們時輪金剛的法會。還有很多的尊貴的貴賓,我們非常的感謝。最重要的,我們要敬禮這一次時輪金剛法會的籌備委員,還有圓證堂蓮簡上師,所有的義工同門。我們敬禮所有的貴賓,他們撥空來參加我們這一次的法會。(眾鼓掌)
TBSN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講師、助教、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眾鼓掌)

今天要講「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九次第」就是九個程序。但是大家要知道「法無定法」,並不是我們行者要禪定的時候,一定會經過這九個次第,功夫深的,一次第,他就能夠入定;功夫淺的,一個次第、一個次第,慢慢來。所以,佛陀講「法無定法」。什麼是「法無定法」呢?就是跟你講一種法,但不是絕對依照這個法。古來的大德聖賢,依照這個法本身給它分成一個次第、一個次第,才變成了九個次第。依我來講,要做禪定,只要我把自己的心抓住了,注意兩個要訣──「不要昏沉」、「不要掉舉」。你在入深眠當中,很深的禪定裡面,你還保持著一種很清明的心,只要一剎那之間,就能夠入了禪定。當然,一般人開始學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的時候,並沒有辦法這樣子一剎那之間就入禪定的。所以要一個次第、一個次第來。
TBSN
什麼是「法無定法」?「法無定法」就是沒有什麼絕對是對的,沒有什麼絕對是錯的。我舉一個例子,香港有一位電影明星叫曾志偉,個子跟我差不多的,(師尊笑)但是我沒有像他那麼胖。他說:「香港的狗仔隊很厲害!」香港跟台灣的狗仔隊都很厲害。有人拍曾志偉跟一位美女的相,曾志偉的眼睛看著那位美女的臉,週刊報導就寫:「色狼」。曾志偉說:「那麼不看臉,我眼睛看下方。」週刊就寫:「看重要的部位。」往下看是看重要部位。曾志偉就一轉頭,不看,根本不看,週刊就寫:「心中有鬼。」我的意思是,怎麼寫,都是對;怎麼寫,也是錯。沒有什麼絕對的對錯。
TBSN
今天你們學佛法,「法無定法」,按照你們最熟悉,能夠入禪定的方法去修,就是最好的方法。但是修禪定,很重要的,你不能夠產生「幻視」,也不能產生「幻覺」。為什麼會產生「幻視」跟「幻覺」呢?主要的是,你心中本身有不好的念頭。所以,我們修禪定要很理智,要有理智,你必須要保持你的清明,知道什麼是「幻覺」,什麼是「幻視」,什麼是「幻聽」,才不會入魔界。
修禪定的人,有時候也有「魔禪」,這個很危險的。我以前講過一個精神病患的笑話,有一個精神醫院的院長,走到一位精神病患的房間,他看到一個女的精神病患她躺著在唱歌。哇!她的歌聲非常好,像歌星一樣,一首一首的唱,一字不漏,拍子又非常的準確,唱得非常美妙。這個院長就認為這個女的精神病患差不多快要正常,可能正常了。突然之間,這個精神病患翻了一個身,就是趴下來,她又一直唱,也是唱得很好。院長就問:「你剛剛唱歌是躺著唱,現在是臥著唱,趴下來唱,這是什麼原因呢?」精神病患就講:「剛剛唱的是A面,現在唱的是B面。」(師尊笑)還是有精神病,而且病得很重。我告訴大家,千萬不要精神分裂、人格分離,你修禪定要有理智,要保持清明,但是你又要在清醒跟睡眠之間。這是一個要訣。

告訴大家,時輪金剛修禪定,所謂禪定,就是要跟時輪金剛合一,也就是「合體」。密教講的相應法,都是「合體」。密教最重要的一個口訣,就是「合體」。「合體」是什麼?是宇宙當中的意識「時輪金剛」,祂慢慢地下降,進入你的中脈,坐在你的心葉蓮花上面。然後,祂有二十四隻手,祂有四個面,祂有紅色的腳,白色的腳,踩著大自在天及大自在天后。時輪金剛下降下來,從中脈到你的心葉蓮花上,然後祂漸漸地增長,變成你自己,時輪金剛法不是「對身」,不是在你眼前出現,而是你自己變成「自身金剛」,就是自己變成時輪金剛。自己變成時輪金剛的這一種方法,就是「時輪金剛禪定九次第」。你如何能夠變成時輪金剛呢?就是要持時輪金剛的咒,結時輪金剛的手印,觀想時輪金剛。因為你結時輪金剛的手印,就代表了時輪金剛的身體;觀想時輪金剛就代表著時輪金剛的意念;持時輪金剛的咒,就代表了持時輪金剛的心。就是你身、語、意都跟時輪金剛完全一樣的時候,祂可以很快地融入到你的身體裡面來,你自己變化成為時輪金剛。

所謂密教的神通,全部是「合體」。密教的修行就是「合體」。我跟阿彌陀佛合體,我自己變身成為阿彌陀佛;我跟地藏王菩薩合體,我就變化成為地藏王菩薩;我跟仙王瑤池金母合體,我就變化成為瑤池金母。由於你自己的「變身」,就擁有本尊極大的法力在你的身上,這是密教本身的神通法,所謂「變身」。「變身」可以變幾次?可以變很多次。你能夠像密教的皈依樹一樣,歷代的祖師在你的中央,全部進入到你的心中,你就變成歷代的祖師的綜合;所有宇宙之間的諸佛、菩薩、金剛神、護法神、諸天,全部進入到你的心中,你就擁有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的一種法力。這不止是講法力而已,還講到「明心見性」、「圓滿證悟」。你由於修行密教的法,密教是「合體」跟「變身」,身體合一,變成本尊。由本尊得到如來的智慧,得到圓滿的證悟。
TBSN
「變身」有很多種,大威德金剛是由於文殊師利菩薩進入琰魔法王的身中,變身成為大威德金剛;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是阿彌陀佛慈悲觀世音菩薩,進入到觀世音菩薩的身中,變化成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時輪金剛本身是釋迦牟尼佛進入時輪三昧地,變化成為時輪金剛。都是變化的。

TBSN

你如何進入三昧地?就是禪定。很多人跟我講,他沒有辦法禪定,沒有辦法入三昧地,因為他只要一禪定,很多的雜念就出來。在禪定「初住」裡面,心是不穩定的。所以,很多人跟我講他沒有辦法入定,因為有很多的雜念。告訴大家,這個是屬於正常。沒有雜念的才是反常、不正常的。所有一般的人,都是有雜念的,只有真正進入了甚深的禪定之中,能夠把心抓住的,才是沒有雜念。不過,這個是很特殊的,很少數的。

我們首先講時輪金剛禪定第一個次第「初住」。你的心只有一點點穩定,經常心會飄走、不見,明明你在唸經,突然間有其他的念頭進來,這是「初住」的現象。一坐下來心不是很穩定。那麼,你觀想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時輪金剛正面藍色的有三隻眼,你觀想中間的一隻眼,就看著中心的一隻眼,把心定下來。你像這樣,我看著前面的燈,就這樣子一直定著看著前面的燈,沒有其他的念頭。你們做觀想,就看著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不讓其他的念頭進來。突然之間,你的心如果飄開了,像你做股票的,心裡都想著股票,看著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就看成股票。這是別的念頭進來了。這個就是「初住」,你的念頭沒有辦法很集中。你就是觀想第三眼,也不能把第三眼看成鈔票。有一個人問做股票的說:「你現在做股票情況怎麼樣?」「不好,現在股票都跌。」「那麼晚上睡得好嗎?」「我睡得像嬰兒一樣,睡得像Baby一樣。」「哇!你可以睡得像Baby一樣,那真是太好了。」他說:「像Baby啊!就是醒來就哭。」(師尊笑)我們出家人不做股票,所以我們睡得很好。

也有這樣一個笑話,有一個人記憶力很好,他的記憶力是一級棒(日語:一番),腦袋很好。他講:「只要進到我腦袋的,我統統記得住。師尊說什麼法,講什麼,我統統記得住,全部進入我的腦袋裡面,我記憶力最好。」旁邊有一個人就講:「你記憶力那麼好,那你跟我借的錢怎麼沒有還我?」他說:「你的錢不是進到我的腦袋,而是進到我的口袋。」(師尊笑。眾笑)

我們今天學習禪定,就是「初住」,心會突然之間不見了。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的心都是飄浮不定的。我們經常要把心抓回來。心抓回來定在那裡才能夠禪定。你能夠想得很細,整個時輪金剛都想出來,那當然是最好;不能夠想出來,你要學習觀想時輪金剛的第三眼,你就觀想祂的第三隻眼,就看祂的第三隻眼,其他的你都不要去想。每一個人的心都是飄浮的,但是呢,當你的心飄浮出去,你注意到了,你就要把心找回來。心走掉又找回來,反覆在那邊做的時候,就稱為「初住」。

第二個次第就是「續住」。你已經反覆練習注意你的心念,把散失的心能夠拉回來,一直看著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能夠達到七分鐘的時候,就叫做「續住」。第一個次第是「初住」,第二個次第是「續住」,就是繼續能夠把心停下來,觀想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達到七分鐘,就叫「續住」。這就是練習。

我常常想,我們作為一個現代的人,很難去作觀想,也很難去注意一件事情,經常心都是不定的。有的做股票的,有的想賺錢的。我也很坦白講,有錢不能買到健康,有錢也不一定能夠買到長壽,有錢也不能夠買到修行,有錢也不一定能夠往生淨土。聖經上講,有錢的人,想要上天堂,如同駱駝穿針孔,表示非常的困難,因為他想的都是錢。有一個富翁,他每天想的都是錢,他寫的遺囑,連死後他都想錢。他的遺囑是這樣子寫的:「我死後,必須要把所有的錢,全部放在我的棺材裡面。」他是富翁啊,要把所有的錢放在棺材裡面跟他一起葬,那棺材一定要做得很大。他的太太也遵照他的遺囑,把所有的錢變成她的錢,存在銀行她自己名字的戶頭,然後,她開了一張支票,放在富翁的身上,她說:「我給你了啊!你能夠起來的話,這個錢就是你的。」我講這個笑話的意思是說,死了,什麼都沒有了。印尼話「Selamt」(問候語)。(師尊笑)以前西雅圖雷藏寺有一隻狗,叫做「Bagi」,我們每天早上看到牠,就「Selamt Bagi」(印尼話「早安」),「死了嗎,Bagi」,晚上也是,「Selamt Malam」(印尼話「晚安」)。(師尊笑),人「死了嗎」,什麼都沒有了。你有錢,你必須要去做慈善,去建寺、建道場,去做公益事業,去幫助人,這才是人生的意義啊!(眾鼓掌)

所以,我們在做「續住」的時候,不要去想錢。也不要去想美女,不只是一般人,修行人也會。有一個歷史老師問一個學生:「漢朝跟唐朝有什麼不同?」「漢朝有一個美女叫趙飛燕,唐朝有一個美女叫楊貴妃。」他講,「趙飛燕的美,美在她上馬的時候,『馬上不知』。」她身體很輕,坐在馬上,馬都不知道她已經上馬了;「唐朝的美女楊貴妃,上馬的時候,『馬上不支』。」這個「不支」,是馬沒有辦法支持」。(師尊笑)告訴大家,每一個行者,觀想的時候,注意時輪金剛的第三隻眼,不可以想趙飛燕,因為趙飛燕「不知」,「馬上不知」;不可以觀想楊貴妃,楊貴妃是「馬上不支」,這個馬倒下來了,「馬上不支」。

我們談第三次第,就是「回住」。能夠注意到你的心,集中十四分鐘之久的。你禪定的穩定度增長了,但是十四分鐘以後心還是偶然會飛掉,很快能夠找回來的,就叫「回住」,這是第三個次第。

第四個次第「近住」,你專注的目標已經不散失了,覺照的力量已完整呈現。你專心在時輪金剛的第三眼,祂那個眼睛永遠在的,你能夠專注而且不散失了,別的念頭不會進來,你的心也不會跑掉了,這個時候,你觀照的能力已經開始增強了,你觀照時輪金剛的第三眼,力量已經非常地強,這個是「近住」。

第五個就是「伏住」,你已經是有高度的穩定了,但是,你要很小心,因為你會落入昏沉,好像睡著一般,需要有「內省的機警」。我告訴大家,這個禪定的練習,七分鐘、十四分鐘,這個都不算什麼,因為你心還是會散失掉。當你的心一點都不散失掉的,好像蒼蠅一樣,飛飛飛飛飛,哇,被一個黏蒼蠅的紙黏住了,牠就不飛了,這個叫做「伏住」,你的心被停在那裡都不能動了,叫「伏住」。還有一種比喻,就是心像馬兒在跑一樣跑得很快,但是它被一個韁繩綁在一個木樁上面,走不掉了,這就是「伏住」。

「伏住」有一個現象,就是你入三昧地,你精神很集中,沒有別的念頭進來,你的心也不跑掉,但是,你睡著了,你入了「四摩地」,進入睡眠裡面了。很多人以為這是很高的境界。師尊以前也有這樣子,坐在沙發上面,眼睛閉起來什麼都不想,剛剛才大太陽,日正當中,然後眼睛一打開,已經變成晚上了。哇!我坐了幾個小時,我以為不得了了,原來我是睡了五個小時,進入深眠的狀態,統統沒有夢,一個夢都沒有,一下子,眼睛一打開,哇!我還沒有吃宵夜呢,怎麼天都黑了。一打坐會出現這種現象,這個叫做「伏住」。你在「伏住」的時候,雖然有高度的穩定,但是,害怕昏沉、睡著,需要有「內省的機警」。

我知道我們真佛宗的上師裡面,常智上師有進入「四摩地」──深度睡眠。我看他深度睡眠的時候,很好,他沒有講夢話,他睡得很熟。我一看,他這個是「伏住」,沒有講夢話。有一個講夢話的笑話,有一個人禪定的時候一直講夢話,他老婆告訴他:「我帶你去看醫生,因為每一次你只要一打坐,你就睡著,而且還講夢話。」她的先生跟他老婆講:「你不要叫我去找醫生,因為這是我在家庭裡面唯一有發言權的時候。」(師尊笑)講夢話是他唯一的發言權,可見這個老婆是很厲害的。談到剛剛我跟大家主持福證,今天晚上就有新婚之夜了,送進洞房。有一個新婚之夜的笑話,太太跟老公講:「你現在是我老公,那你最懷念我什麼時候呢?」老公講說:「我最懷念的就是還沒有認識你的時候。」(師尊笑)有時候結婚是很慘的。所以到了第五個次第「伏住」的時候,要記住了,要有「內省」、「清明」,雖然你「伏住」了,心能夠穩定了,但是注意,不要進入昏沉。

到了第六個次第「寂住」的時候,就會產生力量出來。時輪金剛進入你裡面,你也進入到時輪金剛裡面,二者無分無別,你已經變成時輪金剛,二者合一。時輪金剛跟你合一的時候,你就產生了法力。例如,當你的意念想到,讓整個地球的溫度不要那麼熱,那麼冰雪就不會融化,這個就會產生power。像我住在台灣三年半的時候,我就想,讓所有侵襲台灣的颱風全部轉向,颱風就全部轉向。當你變成時輪金剛的時候,我要哪一個怨敵不能傷害我,他就沒有辦法傷害我。當你變成時輪金剛的時候,你的手放在別人的身上,拍在他的肩膀上,他的疾病就移掉。(眾鼓掌)到了「寂住」的時候,它就產生了心的能量。但是,要注意,不要太興奮。有很多人有法力的時候,他就很興奮。產生法力的時候,要內省警覺,使興奮不要產生出來。你能夠保持心的穩定,就會比較有理智。

到了第七個禪定「最寂住」的時候,心的能量就愈來愈強,穩定度也愈來愈高,沒有昏沉也沒有亢奮,心很細很細,就像針一樣的。「最寂住」的時候,禪定的時間可以到達兩個小時。深度的睡眠也很像禪定,但是深度的睡眠,不是禪定。像「合體」跟「變身」,「合體」就是禪定,因為你的心已經定住了,很細。那麼當時輪金剛也變得很細,時輪金剛最細的時候跟你合一,就像一根針一樣;祂大的時候就充滿整個宇宙之間,這個時候你發出來命令,你用你的「敕令」出來,你希望達成什麼樣子的事業,依祂的誓願都可以完成。有人問我:「師尊為什麼你能夠到地獄裡面去?」是因為我有第七個禪定。「為什麼能夠到諸天呢?為什麼能夠寫出《諸天的階梯》,還有《地獄變現記》呢?」因為我有第七個禪定「最寂住」。在這個「最寂住」的時候,你的心變化成為本尊,而本身可以神行,可以出神,可以很純正的,在整個虛空之間,所有法界當中遊行.能夠到地獄道及諸天,完全是在第七個禪定,因為心已經產生很大的能量,而且這個能量就跟時輪金剛一樣。時輪金剛有二十四隻手,代表了二十四小時;時輪金剛祂有紅色的腳跟白色的腳,代表著紅菩提跟白菩提;藍色的身體代表著氣,紅色代表了脈,白色的代表了白菩提,祂的二十四隻手都是法力,祂有四個面孔都可以產生力量。因為心的能量產生出來以後,祂能夠神行到所有的十法界裡面去,這個叫做「最寂住」。

第一個是「初住」,第二個是「續住」,第三個是「回住」,第四個是「近住」,第五個是「伏住」,第六個是「寂住」,第七個是「最寂住」,第八個就是「專住」。我能夠做得到「專住」。剛剛我們做法會的時候有講說「入三昧地」,剛講完「入三昧地」,就「鏘」一聲,出定。有沒有人就這樣子入三昧地?那邊有人喊「師尊」。對了!剛剛師尊在入三昧地的時候,時輪金剛很快地就融入了,自己就變成時輪金剛。(眾鼓掌)這個就是「專住」。這就是說,行者的能力,用很少的努力就能夠從「初住」一下子就達到「最寂住」,而且能夠坐更久的時間,沒有昏沉,也沒有亢奮、掉舉。因為你有清明的心,就不會昏沉,你沒有亢奮就是能夠把你的心非常清涼的觀照。這個就是「專住」。一個人要「專住」,是很不容易。我們練習禪定到第八個次第就是「專住」的現象。
TBSN
一般來講,像要做到這個「專住」是很不容易的。一般人中了樂透大獎,他心裡很興奮,也會睡不著。像有時候有很重要的事情,他也會睡不著。有很大的煩惱,很大的壓力來的時候,他也會睡不著。為什麼師尊會睡得很好,而且能夠在睡的時候,睡得很穩定;在吃東西的時候,吃得很穩定;做什麼事情都能夠很穩定,而且師尊本身沒有什麼煩惱跟壓力。為什麼?這就是你已經認識自己的心,了解了佛性。你認識自己的心是什麼?就是「明心」。你認識的佛性是什麼?就是「見性」,就是你了解了宇宙的真理。所以師尊講,師尊沒有名譽。每個人都有身體,都有思想,都有名譽,甚至於名譽是人的第二個生命。師尊為什麼沒有名譽?因為師尊的身體是不存在的,師尊的名譽跟身體一樣是不存在的。你能夠做到這樣子,你就能夠從「初禪」一直到「四禪」。這個是什麼?「無事無心」。密教最重要的口訣,沒有什麼事,天下很大的事,在我來講沒有什麼事。天下很重要的什麼事,都不會進入我的心中,我能夠在禪定裡面一下子達到「專住」。

再來進入第九個次第,就是「等住」,一點也不花費力量,毫不費力的禪觀,自由自在的任運。大家看師尊,你修行要能夠自由自在的任運,什麼都不要緊,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無所住。

我這次來新加坡,我們祝福新加坡這一塊土地,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眾鼓掌)談到住,新加坡蓮簡上師跟籌備委員會,讓我住在總統套房,美國總統柯林頓住過的,很多總統住過的。我住在總統套房,我要洗澡就要走好多路,找不到我洗澡的地方,我尿急,要上廁所,找不到自己的廁所,太多廁所了,太大了。他們招待我住得真的很好。但你知道我在台灣住的地方是哪裡嗎?我聽說台北看守所的坪數是兩坪半吧!我住的是地上一塊榻榻米,差不多半坪大。我住的地方沒有廁所,沒有客廳,一出來就是佛堂。我在台灣就是住這樣,你不相信問蓮極上師,問師母,師母也知道。師母說:「你可以睡大一點的啊!床那麼大。」但是我害怕講夢話影響到她,我只好睡小房間。(師尊笑)現在的總統套房有一百坪大。

談到「等住」,告訴大家,一百坪不夠大,一坪不夠小,我住的哪裡都是,因為我的心胸廣大無邊啊!什麼人都可以容納。我什麼人都好,我可以接受世人的批判,但是我的心永遠像虛空,這就是「等住」。(眾鼓掌)一點都沒有花費力量。我沒有煩惱。為什麼能夠斷煩惱?因為你「等住」,你沒有什麼事,沒有什麼事就沒有煩惱。為什麼會沒有什麼事?因為你開悟,所以沒有什麼事。我講過,我第一天到台灣的時候徐雅琪師姐她看到我,就跟我講,她害怕有人會傷害我。我跟她講:「沒有人能夠傷害師尊。」(眾鼓掌)我到馬來西亞去的時候,我心中非常愉悅的來到馬來西亞,心中也非常愉悅的回到美國,我一點煩惱都沒有。因為眾生平等,眾生都在一場夢之中──平等。我沒有什麼事,你講你的,watakushiwakanai, I don’t care。你講吧,這是你應有的權利。我以「平等心住」,我的平等性產生出來,我祝眾生一樣的平等,一樣的成佛,一樣的往生佛國淨土。我沒有門派的分別,什麼都沒有,我希望大家都能夠覺悟,圓滿證悟。(眾鼓掌)

等到你修到「等覺」的時候,你第九個禪定就產生出來,這個禪定就叫做「等住」。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從初禪到四禪,從四禪又回到初禪,如此的反覆,就是禪定。你從這裡當中你就可以覺悟到「明心見性」,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講「祂沒有三轉法輪」、「祂沒有說法」。為什麼講:「如果有人說釋迦牟尼佛說法,是譭謗佛。」佛法的真諦,第一義諦就在這裡面。「平等而住」,就會證明「平等性智」,然後進入法界,法界體相(法界體性)就顯現出來。你以你的觀察就得到「妙觀察智」,你有了法力的時候就「成所作智」,當你證明了一切的時候就是「大圓鏡智」,「妙觀察」、「成所作」、「平等性」、「大圓鏡」、「法界體性」,這五種智慧就在禪定裡面產生出來,你證明了這五個性你就見到了佛性。這個時候誰能夠傷害你?告訴你,身心皆無事、無心。沒有什麼事情放在你的心中。我們以心的形象認為這個就是心,其實心也是找不到的。我們以時輪金剛的第三眼來做我們的觀想,最後終於證明「無所住」、「無所謂」、「無所得」,就從這裡面產生出來。

我跟大家講,第一個是「初住」,只有一些些的穩定,經常心飄出去;「續住」,反覆的練習,把心抓回來,七分鐘;「回住」,能夠注意到你的心,十四分鐘,穩定度增長;「近住」,專注的目標已經不散失;「伏住」,就是高度的穩定;「寂住」,就產生心的能量;「最寂住」,就能夠神行;「專住」,你從「初住」一直到第七個「最寂住」一剎那一彈指,就成了;「等住」,你就明白了心,見證了佛性,五種佛的智慧都會產生出來。這個時候你已經能夠有成就了,你能夠「合體」,也能夠「變身」。

像師尊跟蓮花童子合體就變為蓮花童子;蓮花童子跟阿彌陀佛合體就變成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跟佛眼佛母合體就變成佛眼佛母;佛眼佛母跟大日如來合體就變成大日如來;大日如來跟阿達爾瑪佛十六地的佛合體就變成阿達爾瑪佛。這個就是合體。密教就是合體。

所謂「相應法」,你跟師尊相應了,就是跟師尊本身合體,師尊融入在你的身中,就是相應。接著你就跟本尊相應,你的本尊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進到你身體跟你完全合一,你就變成阿彌陀佛,即身成佛,本尊就可以即身成佛。然後我們修出「幻身」,虛幻的身體,去神行,到整個宇宙當中,所有二十八天全部可以到,到四聖界,就是聲聞、緣覺、菩薩、佛,你都可以證得,就是由禪定這樣子修。我告訴大家,一剎那你就可以證得,你只要熟悉了「禪定九次第法」,你一剎那就可以成就。(眾鼓掌)

「法無定法」,跟大家講,一剎那也可以成就的;你要依照次第來修也可以成就的。「法無定法」,甚至於到最後,變成無法,沒有法,你一彈指就入定了。一彈指多少時間,不過是一剎那,你就能夠有成就了,修到最後你這一種成就是「法無定法」。這些法講起來好像是一個次第,但事實上你只要習慣了,你一下子馬上進入深度的甚深的波羅蜜之中,甚深的禪定之中,就是「般若波羅蜜」。「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進入甚深的波羅蜜多的時候,禪定所看到的,所認知的,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眾鼓掌)

這裡我剛剛講的笑話大部分都是陳傳芳講的,小部分是我自己,還有小部分是別人講給我聽的。陳傳芳還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國王他是獨眼,有一隻眼睛瞎掉了,矇起來,他請一個畫家來畫他。那個畫家畫得很真,畫他一隻眼睛是獨眼。國王一看很生氣:「你把我畫得那麼醜,只有獨眼。」就把他拖出去宰了。他又叫第二個畫家來。第二個畫家很害怕,他看著國王畫,畫兩隻眼,他害怕畫獨眼被宰,他畫兩隻眼,畫得相貌非常好,非常莊嚴,兩隻眼炯炯有神。國王說:「一點都不像我,我只有一隻眼睛,你畫我兩隻眼睛,拖出去宰了。」第二個又被宰了。國王又找一個畫家來,這個畫家比較有智慧,他畫了,國王非常的滿意,賞給他很多的錢,又稱他在這個國家裡面是第一畫家。因為他畫的是國王的側面,側面只有一隻眼

我講這個笑話的意思是這樣子,我們不一定照著「禪定九次第法」去修,如果你是初學者,要照禪定九次第去修,尤其剛剛開始的「初住」。你如果練習了很久,你可以一下子到第五個「伏住」,一剎那之間你可以注意目標不散失,從第五個開始你就能夠「專住」。你更高明的,一下子就到了「等住」,你能夠生死了了,煩惱斷盡。為什麼能夠煩惱斷盡?為什麼生死可以了?為什麼能夠無事?為什麼能夠無心?這就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的證悟。這就是我常常告訴大家的,你要體會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如何地冥想,祂的第一義諦在哪裡?為什麼能夠煩惱斷盡呢?為什麼生死能了呢?這個就是佛法最重要的要義,如果你能夠悟出來而且能夠實踐,就是「等住」。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