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1-22 佛教歷代開悟祖師都現出家相


2008-11-22 佛教歷代開悟祖師都現出家相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1月22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各位上師、各位教授師、法師,還有堂主、各位同門、網路上所有的同門,大家吉祥。
  剛剛聽主持上師蓮寧上師講「射箭」,我今天就是作「印證」,其實「印證」也就是沒有什麼「印證」,因為沒有「印證」,所以才叫做「印證」,這都是《金剛經》裡面講的。事實上《金剛經》講了很多這方面的話,所謂「眾生」就因為「不是眾生」,才叫做「眾生」,都是有它很深的含義在裡面。
  講印證吧!就是有兩位同門,一位就是加拿大Calgary的蓮花浩民,師尊印證他已經開悟。(眾鼓掌)所以,我們真佛宗不是只有師尊一個人開悟,現在也有人開悟。那麼,再印證加拿大溫哥華蓮花敬博──楊敬博,印證她也開悟。(眾鼓掌)
  蓮花浩民是講他開悟以後,立志弘法利生,把他的這一生奉獻給眾生。他父母也同意了,他的妻子也同意了,他決定日期以後,是要出家的。蓮花浩民今天沒有來?他是有打電話過來,已經全部同意,他自己要獻身給如來的聖教,弘法利生。我們恭喜他。
  另外,現在就是要問蓮花敬博,請你站起來。(眾鼓掌)請坐。我現在問你:「你是不是自願盡形壽奉獻給如來聖教,弘法利生?是不是願意現比丘尼相,是不是願意呢?」請她講一講她的感想吧!
  (蓮花敬博:我覺得一個真正的行者,如果你來到這一個世間的話,首先要自己覺悟,然後就是要認識到這個世界一切都是無常的。當自己覺悟以後,最主要的是要覺他,去度眾生,這樣才能夠修行圓滿,所以我還是決定將來獻身菩提事業。) (眾鼓掌)
  你自己選定一個時間吧!(這個沒有問題的。我會選一個適當的時機出家。師尊認為合適的時機就是合適了。)OK!好!那這樣說好了。
  關於他們兩個人的開悟是這樣子的,大家不要去問他們是怎麼樣子開悟的,不要去問。而且,蓮花浩民跟蓮花敬博,都不可以把你們開悟最重要的那幾句話講出去,其它的可以講,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佛陀在菩提樹下所悟到的,佛陀都沒有說,師尊也不敢說,都是隱藏性的,把這個大乘佛教裡面的東西,真正大乘佛教裡面的東西,有很多隱藏性的,不能夠講的,它畢竟還是隱藏著。
  為什麼?因為人的根器不同。你有大根器的,已經非常非常接近的,可以點化他;至於一般的世俗凡夫,他是講不通的,怎麼想他也想不通的,如果跟他講,他們就會覺得這些人莫名其妙。或者像璧燕法師剛才講的,精神病患翻牆,所以不能夠講。這是為什麼不能夠講,只能夠隨緣度化,原因在這裡,是隨眾生根器的緣去說法。所以,最開悟最重要的幾句話是不能講的,浩民也不可以講,敬博也不能講,這是一個重點。
  我是等了很久了,浩民他要出家,為什麼要出家?在《六祖壇經》就講得很清楚。
  現在我跟大家講《六祖壇經》。《六祖壇經》裡面,印宗大和尚說,很多自以為是的高僧,在講經就像石頭瓦礫一樣,不值錢,他們只是按照經典的文字在宣說,只要是博士就做得到;文學基礎很好的人就做得到,但是能不能真正領會到佛教裡面真正的法旨,這就是一個問題。所以,印宗大和尚講,很多知名之士講經,如同瓦礫;而開悟的六祖講經,講的就是真的黃金,是真正的黃金,是很純的黃金,而不摻雜其它的。
TBSN

  印宗大和尚講經已經很多年了,這個時候他就為六祖剃髮,讓祂現出家相。為什麼要現出家相?因為祂要盡形壽,就是在你的相貌上面盡形,形──形相上面,要真正地傳承了佛祖,歷代佛教祖師都是穿了法衣,剃了頭,顯現出家的大丈夫相;壽就是時間,在你一生當中,現所有的行為跟你的相貌,都是傳承了佛教的佛、如來的聖教的傳承,所以,才要「披剃」。你在家現俗家相,當然也可以度眾生,但是畢竟是少數。今天你要荷擔了如來的擔子,最好就是要像六祖一樣,祂馬上剃髮。本來這個跟印證開悟是沒有關係的,主要的要點是因為你從今以後要擔如來的擔子,要弘法利生。所以,開悟的人沒有披剃,沒有把頭髮理掉,穿染色衣,就表示說,你畢竟還是在世俗之間,沒有把自己的身體跟心完全的奉獻。我的意思是這樣子的。《六祖壇經》也是這樣子講的。
  印宗大和尚自己講經這麼多年,是老的和尚,照樣拜六祖為師父,以師父的禮節,去恭敬六祖。我講過,師尊現出家相,是因為香港慧泉寺果賢大和尚給我剃度的。很多外面傳師尊根本是自己剃度的,自己理的,那是以訛傳訛,我是果賢大和尚剃度的。他把我剃髮以後,他又向我頂禮,他又皈依師尊。所以果賢大和尚也是師尊的弟子,但是,我的剃度的人就是果賢大和尚。這個是很像的,像六祖給印宗大和尚剃度,印宗大和尚又禮拜六祖為師。
  我敢自己講,現在很多人開悟、不開悟是這樣子的,有些和尚他不願意講他開悟,但是隱隱約約,都講他是開悟的。師尊是明著講,(眾鼓掌)開悟就開悟,沒有開悟就沒有開悟,一句話,何必躲躲藏藏,不敢見人。這個「開悟」是絕對駁不倒的,你可以高坐法座,任何人來跟你辯,你都可以高坐法座而不倒。為什麼?因為「開悟」。這個悟,是全盤了解整個宇宙人間,是真實的,是不壞的,是永遠不能更改的,叫做「一悟永悟」。你開悟了,你就永遠開悟了,不會說回頭再想一下,「我到底有沒有開悟?」不可能!因為只有一個答案,所以是「一實相印,不二法門」。
  今天師尊「印證」他們兩個開悟,其實也不等於是「印證」,因為不是「印證」,所以才是「印證」。是他們自己悟,自己證。我如果不印證,他們也是開悟的;我印證了,他們還是開悟的。我有四件祖衣,所以,等剃度的那一天,兩件祖衣就沒有了,(眾鼓掌)剩下兩件。還有很多位,都是射在紅心的邊邊上的,他們只要一點醒,他們就開悟。要麼快一點,否則剩下兩件,人家拿走了,你說師尊還有沒有第五件?哪裡有!我的師父都走啦!不然我的衣服脫給你,就是這樣子。
  六祖剃度了,就在廣州光孝寺菩提樹下開東山法門。為什麼叫「東山法門」呢?因為禪宗的五祖、六祖都是在黃梅縣的東山接到這個法脈,所以這個法門就叫做「東山法門」。六祖在東山得法以後,很多的辛苦,因為很多人追殺他。現在我們這個社會不可能有人追殺的啦!所以,蓮花敬博也不要怕。(笑)你看,開悟了你也不要怕,也不會有首座弟子、這些大上師、大和尚、大比丘尼追著你跑,現在是自由民主時代,跟古代是不同。
  六祖以前得了法以後就逃,很多人追殺祂,當然祂很辛苦,祂躲起來,藏起來,安全受到威脅,祂自己講祂的生命就像一條蜘蛛絲一樣,Spider那個絲一樣。六祖講祂躲得很辛苦。祂在開了東山法門以後,就開始說法、傳法,有很多的地方官員,刺史,也來聽法;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都同時聚會,同時在一起,這個是一種累劫之緣,六祖講說這個是好幾世的緣分。像我們今天一樣,今天大家在這裡聽盧師尊說法,沒有緣分,你不可能坐在這裡,有緣分的你才有可能坐在這裡聽法。(眾鼓掌)這個都是緣。我說法,你們聽法,都是好幾世的緣。大家有緣分才會聚在一起,沒有緣的根本不可能相聚的。
  所以夫妻也是緣分。講到夫妻,有人比喻,剛結婚的時候是如魚得水。魚跟水是最親密的,魚不能離開水,魚不可能離開水的,所以是魚水之歡,非常的融洽。結婚久了以後,就是魚跟油在一起。怎麼會是魚跟油呢?因為那個魚已經被油炸了,已經不能動了,變成魚排。所以結婚久了就會變成魚排,這也是緣分吧!
  大家在一起都是緣分,因為所有的人都供養諸佛,種了同樣的善根,你這一世才能夠聽到這一種頓悟的法門。六祖惠能祂的東山法門就是「不二法門」,也就是「頓悟的法門」。這是過去諸佛所說,現在諸佛所說,未來諸佛所說,都講的是同樣的,所講的都是同樣的。六祖到最後就跟大家講:「你們每一個人大家心裡清淨,除掉所有的疑惑,你們只要清淨你們自己的心,除掉所有的疑惑,你們就跟聖人一般。」六祖講到這裡的時候,大眾聽了六祖說的法,非常的歡喜,都跟六祖敬禮。這一品就是《六祖壇經》的「行由品」結束,以後會跟大家講「第二品」。
TBSN
  有一個笑話,有人當臨時演員,導演就講:「好!現在要開麥拉(Camera),就是拍片,已經快要到結束了,你們所有的臨時演員就要往前衝。」臨時演員開始跑、跑、跑,一看,是個懸崖,底下是個山谷。他就回頭問製片人:「我們已經到了懸崖邊,難道要我們跳下去嗎?」製片就說:「沒關係啦!就跳下去!因為這是最後一場景,你跳下去就結束了,就不再拍了。」我聽說臨時演員在拍戲的時候,如果假裝死掉,站起來就可以再去領錢,好像是有加一點錢。我們這一品就講到這裡就結束了。我並沒有叫大家往前衝。
  剛剛璧燕法師比喻精神病患翻牆,我覺得比喻得不太恰當。她說,我們修行就跟翻牆一樣。翻牆就翻牆,為什麼你要講精神病患呢?我們修行人也是一個正常人啊!師尊是翻過牆的啦,你們也要跟著翻。不能這樣子做比喻的,一百個牆,開玩笑,現在我年紀那麼大了,我一個牆都翻不過去。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很會翻牆。爬牆啦,爬屋頂,從這個屋頂跳過那個屋頂,從別人的屋頂跳過我家的屋頂,我家的屋頂跳過別人家的屋頂。我也很會爬牆,很細的一個紋,我就可以用一個腳趾頭踮著,只要一抓到牆邊我馬上就可以翻牆。在軍中的時候我們做越野賽跑也要翻牆,有一面牆在那裡,軍人去到那裡要跳起來,攀住那個牆,馬上就要翻過去,而且背上還背著槍。當軍人的時候要這樣,要走過泥沼,爬過水池,甚至在有刺的石頭上走,還要翻牆,軍人訓練裡面就有這個項目,翻牆的。翻牆不一定是精神病患,拜託你,以後不要用這個比喻了。
  講到精神病患也有一個笑話。有一個精神病患一直講說他是「教宗」,這可能我講過了。他一天到晚講說他是「天主教教宗」,精神醫院的院長就把這個「教宗」叫過來,問:「你為什麼講你是教宗?」精神病患講了:「是上帝說的啊!上帝講我是『教宗』。」旁邊剛好又有一個精神病患走過去,那個精神病患說:「我根本沒有跟你講你是『教宗』。」原來另外那個精神病患是「上帝」。
  在我們台灣還流行這樣的一個精神病患的笑話。有一個人說他是蔣介石,蔣介石就是以前台灣的總統。院長看他來了一個蔣介石,照樣把他放在房間裡面。隔了不久又來了一個說他也是蔣介石。那不是兩個蔣介石嗎?竟然是蔣介石,就把兩個蔣介石都關在一起。院長原來以為他們兩個都是蔣介石一定會吵,吵得很厲害,結果很安靜,非常的安靜。精神醫院的院長就把兩個蔣介石叫過來問:「你們是不是都好了,不再是蔣介石?」其中一個講:「我還是蔣介石。」另外一個講:「我現在不是蔣介石。我是蔣夫人。」你看這樣子才會那麼安靜。(師尊笑,眾笑)精神病患的笑話是很多的。
  我們金融風暴當然是有壓力的。上回「喜金剛護摩」的時候就跟大家講過「這一次的喜金剛跟我說『不能夠圓滿大眾』。」原來是這個原因。有的也是受到裁員。因為我們本身來講,學佛的光頭,大部分是no money, no honey,都是沒有什麼錢的,所以不受金融風暴影響。但是你如果不是光頭的,你還是在上班的,就會受到裁員的影響。或者有一點積蓄的,你買了一點股票,買了一點基金,你也會受影響,通貨膨脹也會受影響。事實上,講沒有壓力,還是有壓力。我們也希望金融風暴趕快過去,所以明天又要做喜金剛護摩。很多人問:「喜金剛這一次不知道出來要講什麼,祂還有什麼話好講?上次都不能夠圓滿,這一次能夠圓滿我們嗎?」我講了一個笑話,喜金剛的手都拿著頭蓋骨,頭蓋骨上面最前面最重要的有一尊黃財神針巴拉。我就講說,可能連那一尊針巴拉都被人家偷走了,每一隻手下來的時候全部都是空的,希望不會如此。
  這個時候,我們學佛的人就要有他的風骨,學佛的人的風骨是什麼?就是要守道德,要守分,你還是要認真的做你的事情,忍耐地度過這一段難關。我們學佛的人不能說因為壓力太大,就發生很多不好的事情出來。我們要守道德,守自己的本份。
  蓮寧上師提到「聽法戒」,受菩薩戒的,要經常去聽大善知識說法;「請法戒」,要常常請大善知識說法;要「請佛住世」,像普賢菩薩一樣。普賢祂有十大行願。
  我是這樣子想,我開悟了,我們真佛宗也有明心見性的人,也有開悟者,非常好,我心裡非常的欣慰。我就是在等,很多射中紅心邊緣的、射中紅心的,你們來講你們的所有悟到的其中的法旨。已經非常非常接近的,我會點醒你。其它的人也有很多都是非常非常接近的,也有很多很接近的。大部分來講,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到現在為止,有數百個非常非常接近的,(眾鼓掌)也有數百位很接近的。可見,我們每一個人的智慧都是非常的超越的,非常殊勝的。(眾鼓掌)雖然只有四件祖衣,被拿走兩件,還有兩件。但是,師尊有很多的衣服,每一件都是簽了名的。只要你們真正的開悟了,我寧可在這麼寒冷的冬天,都不穿衣服。
  剛才蓮寧上師講,師尊寫了兩百零六本書,已經完成的,現在是在寫兩百零七本。(眾鼓掌)蓮寧上師講說,將來我會把書集合起來,把它燒掉。其實,我還有一個願望,我把全身的衣服脫光了,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繞著雷藏寺跑三圈,然後再回去,光著身子,裸奔喔!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要給過去諸佛,現在諸佛看,盧師尊的開悟就是這樣子。我沒有辦法可以表示出來,我只有表示我一切都是光的,這個光等於light!(眾鼓掌)等於光。我無所得,我沒有得到兩百零七本書,甚至更多的書,我並沒有得到什麼「名」什麼「利」,我一切都「無所得」,我是在證明「無所得」,我是在證明我是真正的開悟,我在證明我身上有光。
  以前寫過來的條子你們再想一想,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祂到底悟到了什麼,為什麼盧師尊常常講「太陽餅裡面並沒有太陽」。台灣的一種餅叫做太陽餅,中國人也有一種餅叫做月餅。「月餅裡面沒有月亮,太陽餅裡面沒有太陽。」為什麼盧師尊講,盧師尊在這一生當中並沒有做過什麼。其實,我講已經很清楚了。請大家參。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