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1-15 三法印是一實相印


2008-11-15 三法印是一實相印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1月15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火上師、師母、各位上師,還有嘉賓、各位法師、教授師、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今天我們繼續講《六祖壇經》。印宗大和尚遇到六祖以後,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何是佛法的不二之法?」因為在這世界上我們知道有「相對論」,相對論是講相對的,就是二。我們看這世間也都是二,所有的人所看到的都是二,好像有男的有女的,就是二;有白天,有晚上,就是二;有光明的,有黑暗的,就是二。在這個世界上論起來,全部都是二。
  印宗大和尚問「什麼是不二的佛法」,那個時候印宗大和尚講《涅槃經》,其實講《涅槃經》就應該要知道佛法是不二的。佛陀有三個法印,「諸行無常印」、「諸法無我印」,另外一個就是「一實相印」。其實「涅槃寂靜印」也就是「一實相印」。《涅槃經》是講「寂滅」的,什麼叫做「寂」呢?就是平等,一切皆空,大圓鏡。什麼是「滅」呢?滅一切的虛妄,虛就是假的、妄想,就是滅,寂滅。《涅槃經》就是講「寂滅」。
  佛的「三法印」當中也是講寂滅的。六祖回答,有一位高貴德王菩薩問佛:有一個人犯了「四重罪」,什麼是四重罪呢?「殺、盜、淫、妄」就是四大重罪;「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這就是四個很重的罪。這個也犯了「五逆罪」,「五逆罪」是什麼呢?「殺掉父親,殺母親,殺僧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壞僧團的和合」,這是「五逆罪」,是很重的。還有所謂「一闡提」之罪,不相信因果,根本就沒有因果,也不親近善友,不親近做善事的這些心地善良的朋友。他本身也沒有慚愧,無慚無愧,從來也不後悔,斷盡所有的善根,這是「一闡提」的罪人。做了這些罪,這是不是叫做所有的善根都沒有了,所有的善根全部斷盡了?
  高貴德王菩薩這樣子問佛,佛就回答:「善根有常、有無常。」這個很奇怪。這個佛的回答你聽仔細:「善根有常的,也有無常的;佛性不是常,也不是無常。」世界上一般人看,有些講是善的,有些人看這是不善的。其實佛性也不是善的,但也不是不善的,這就是六祖惠能的回答,這就是「不二法門」。
  為什麼會這樣?佛的回答令人莫名其妙。我以前讀《六祖壇經》也莫名其妙。善就是善,不善就是不善,為什麼佛性「不是善也不是不善」?佛不是講「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嗎?我那時候心理上也起疑惑,難道也叫我們做善,也叫我們做不善,這個就是佛性嗎?很多人都有這個疑問。
TBSN


  六祖講「不思善,不思惡」,不要去想它是善的,也不要去想它是惡的。沒有一個規範,那我們怎麼做。那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呢?這個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我就是一直沒有辦法把他分哪一個是善的,哪一個是惡的,善的跟惡的為什麼都是。祂說佛性不是善也不是惡,也不是不善。當然只有佛能夠知道什麼是「不二法門」。只有開悟的人才知道什麼是「不二法門」。今天師尊當然是悟者,就是開悟,今天當然知道。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沒有辦法明白。六祖講這一句話,印宗大和尚他能夠領悟。要看「涅槃」兩個字,「寂」──一切皆空,一切皆寂,完全沒有作為,就是「寂」。「滅」──所有一切想念都沒有,一切妄想都沒有,就是「滅」。《涅槃經》講的是這個。
  不分別「善」,不分別「惡」,不分別「常」,不分別「無常」,這個才是接近佛性的。印宗大和尚問這個問題,六祖就答,聖者所看到的是「一」──「一實相印」。「三法印」其實也是「一實相印」。一般的凡夫所看到的是「二」、「相對的」。聖人所看到的天底下的人,包括所有的眾生,都有佛性。佛性是「常」,常在的。所謂「無常」,是你所有的變化,你周圍所有的變化,跟你內心所有的變化。佛性是「常」,一切的變化是「無常」。
  我以前講,要了解一個人的心,很困難,人心變化無常。真的!所講世間的一切事情都是變化無常的。以前我們常常講愛情的價很高,會變化的。我不是講過一個笑話,是巴西梁勇講的。有一個人在河邊走,一腳一踢,踢到一個阿拉丁神燈。這個Genie(精靈)就從阿拉丁神燈裡面出來。他講:「主人你有什麼要求,我都給你做到。」那個人想了,他想回家,但是要過這個河,河的寬度很寬。「你給我做一個橋吧!搭一個橋,我就可以從河的這邊一下子走到河的那邊,就回家了。」Genie就回答:「你不曉得,現在經濟大衰退,物價飆漲,你要叫我做這一條橋,要很多鋼筋水泥,我要很辛苦才可以做好。你再想想另外一個吧!」那位先生就想了想說:「這樣子好了,我離了幾次婚,一個老婆離我遠去,一個老婆賴著不走,同樣都是煩惱。你教我如何明白女人的心。」Genie一聽,「算了!算了!我還是給你造橋算了。」
  要明白一個人的心真的很困難,早上還在喊「Honey」!「Honey」!晚上就divorce(離婚)。時間在變化之中,愛情是化學作用,過去的愛全部消逝無蹤。有一個人講,以前的愛人,現在睡在床邊的,就是你的敵人。
  講到變化,讓你想不到的。最近的新聞,最高的總統會淪為階下囚。總統就是最高權位了,沒有比這個再高的位子了。你看變化吧!淪為階下囚,這就是權位最高的變成最低的。
  再談財產好了。台灣很富有的王永慶,他很富有,一生非常的節儉,品德也很高尚,他是台灣的經營之神,現在他的財產,他自己的身價,如今也沒有了。所以有財富的,有身價的,很有錢的,他到底得到什麼。你不覺得很累嗎?我已經覺得很累了。所以,我六十五歲很想退休,差不多一般人六十五歲就退休了。我已經到退休年齡了,我現在是廢物利用,我是一個廢物,現在在講經說法,是廢物利用。
  「常」跟「無常」之間很奇怪的,它是變的。你說「常」,沒錯。你年輕的時候身體很好,老了就知道,老了你就變成「無常」,一個病來臨,你就變成「無常」了,你的身體便不聽你使喚,變化的。這世界上有什麼不變化的?都是變化的。不變的、唯一最好的、最有價值的,就是珍貴的佛法──不二法門!
TBSN
  談到「生死」,其實也是「無常」,中間的變化,時空的變化,還有時間的變化,空間的變化。我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三元也在這裡,Grace也在這裡。我記得三元上師那時候跟我講,他第一次在台灣看到Grace,Grace好像戴一個帽子,他是這樣子講的啦!不知道對不對,他一看到她就說:「這個就是!It’s my wife。」那時候三元回到溫哥華。是你告訴我的,不是我去探聽的。三元那時候他告訴我:「每天一封信,每天一通電話,one telephone, one day」,每天都要有,每天都要接到電話。突然間有一天,三元在溫哥華,沒有接到Grace的電話,機票一買,就到了台灣。他飯也不吃,茶也不想,晚上也沒辦法睡,非找出他為什麼沒有接到電話的原因。這個愛情,number one!我以前也沒有這個樣子。(師尊笑)今天我就不用再講了,很多人都知道了,「無言的結局」。我一聽到「有這回事?」現在三元上師還向法院申請「距離令」,就是說你不可以距離我多遠,反正我就是申請了這個以後,你不要靠近我就對了。有這樣子的事情,這變化太大了吧。正常!告訴你,正常喔!所以大家心裡要有準備,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過去就是過去了,現在是現在,未來是未來,都是會變化的。
  人世間的事讓你看不到,以前給我寫情書的人,她說要跟我做七世的夫妻,最後一世才成佛。真的!她的日記我還留著喔!很好看!一世都還沒有結啊,就已經完蛋了,而且我已經被罵得臭頭了,人家還出書呢!你日記裡面明明寫著要當七世的夫妻,怎麼一世都還沒有成,你就怪我怪得這個樣子。我又沒有得罪你,只不過跟別的女生多講幾句話而已。(師尊笑)就釘死了。人心真的……阿彌陀佛!嗡嘛呢唄咪吽!會變的。
  我以前滿頭的黑髮,非常的瀟灑,只有身高稍微矮一點,這是唯一的缺點。(眾笑)師母老是講:「我看到一個人,高高帥帥的。」我心裡就很難過,為什麼我不高高,我只有帥帥。(師尊笑,眾笑)
  滿頭的黑髮,會變的。師尊每一天理髮,理掉,全部理掉。如果我沒有理髮,你們就會看我的頭髮,會數我的白髮,數師尊有多少白頭髮。我說:「你看我的頭幹什麼?」(師尊笑)你說:「不是,我是在數你的黑髮。」他也會變的,明明你是在看我的白頭髮,你說是在數我的黑頭髮。
  人會老的,頭髮也會變的,牙齒也會變的,視力也會變的,耳朵也會變的,身體各個器官都會變的。今天我沒有什麼慾望,我沒有財富的慾望,我沒有權位的慾望,我不想當什麼。因為權位愈高的愈危險。我也沒有什麼色慾的慾望,年輕的時候保證有,現在好像整個都空掉了,也沒有了。學佛以後整個「財、色、名」的慾望全部空掉。現在剩下什麼呢?吃的慾望,有啦!有稍微說:「今天的菜好吃一點。」、「今天的菜像咬草根一樣,食不下咽。」也有,就有這樣子一點的差別。不過,你知道西雅圖雷藏寺的菜錢是固定的,他也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我沒有選擇的餘地。「食」就是這樣子。睡就是這樣子,每天就是睡個seven hours(七小時),中午補half hour(半個小時),就是這樣子,就很滿足了。這就是人生。
  這個是「常」,但是也是「無常」。「常」也是「無常」,會變的。什麼是「善」?什麼是「惡」?難道結婚就是「善」,離婚就是「惡」嗎?不是吧!什麼是做善事,幫助人就是做善事?破壞就是惡事嗎?其實,有時候房子老了,也是要破壞的,然後再做新的。「善」、「惡」非常難分的。「變」跟「不變」,「常」跟「無常」,都是非常難分的,在佛的眼中是「一實相印」。眾生都有佛性,你在做大惡的人,他到了地獄道,到了畜牲道,到了餓鬼道,有一天他的惡業了了,他又回復了,他又善心發現。所以,不能講他永遠是一個惡人。
  在佛法裡面不能講惡人,沒有一個惡人。惡人當中也有佛性,佛法就是「不二法門」。眾生平等,都有佛性,在「寂滅」、「平等」跟「大圓鏡智」的相裡面,完全是平等的,這個只有開悟的人能夠體會。
  有些人是很喜歡講謊話,講假話。有一個人去應徵,他的專長寫的是「造謠」。考試官說:「很奇怪,你怎麼寫專長是『造謠』呢?好啊!那你現在就造個謠給我看。」他就跑到考試的門口,對著外面來考試的那一排人講:「考官已經錄取我了。你們都可以回家了。」他造謠成功了。「造謠」我們稱為「口業」,這個很容易犯。明明是在利用你,他故意講假話欺騙你,要賺你的錢,騙你的錢。他也用假話來騙感情。騙財、騙色、騙名都有的,這個都是「妄語」。
  你說怎麼辦呢?像妄語,但是他的佛性還是在的。所以,我講過「不捨一個眾生」。這一句話就是講的:「眾生都有佛性,叫不捨一個眾生。」為什麼離開師尊的,師尊要給他加持灌頂,說他將來成佛是什麼佛。釋迦牟尼佛在加持提婆達多的時候,也給他授記:「將來你成佛就叫做『天王如來』。」因為祂看到他的佛性。雖然他這一世出佛身血,很重的五逆罪,他要把釋迦牟尼佛毒死,用了很多很多方法,像灌醉大象,用大象來踩釋迦牟尼佛,在山上推巨石要壓死釋迦牟尼佛;在他的指甲裡面藏毒藥,藉著跪拜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將手指甲插在釋迦牟尼佛的腳上。釋迦牟尼佛知道他下了地獄以後,經過了業障的洗禮,將來還會修持成佛,叫做「天王如來」。所以佛也是不捨一個眾生,師尊也是不捨一個眾生。(眾鼓掌)所以在開悟者的眼中,平等智、大圓鏡智,沒有所謂的惡人,沒有惡人,所以這個叫做「不二法門」。大家要記得,「不二法門」。
  六祖的意思是這樣子講,「你心中繫著念頭,綁著念頭,不管是善念、惡念,都是輪迴之根。」你的心中想要得很高的地位,想要得到很多的財產,想要得到很大的名聲,我告訴你,你看看王永慶,你看看那個總統,你看看過去的很多的偉人,你覺得累不累啊?很累!非常的累!所以我腦袋空掉,什麼慾望也沒有,空掉慾望了。
  你以為你身體很健康,四肢有力,身體很strong(強壯),其實六十五歲也應該退休了。你再怎麼strong,再怎麼強壯,年齡一到,年紀到了,你就知道了,你得到了什麼。所以,我講王永慶得到了什麼,總統得到了什麼,那些有名位的人得到了什麼,不過全是虛名而已。今天六祖祂領悟到的就是「一實相印」。你在這個世間你知道了這個道理以後,你無為,並不是為了什麼去做,但是我們是在做弘法利生的工作,我不為了什麼做,我是為了弘法利生,精進地去做,這就是我們人間有所謂大善知識的一個目的。
  大家聽到這裡,有幾個應該要出家的。蓮花浩民師兄不是來了嗎,請你站起來一下。(眾鼓掌)他是高人,他今天晚上跟我講他是真的想要捨去一切,真的想出家的。(眾鼓掌)我們這裡也有幾個高人,寫了一個條子,「我暫時不出家」。可見這是他心中還有念頭,這個念頭是什麼?「我是為了什麼不出家」。「為了什麼」他這個念還在的,因為他有一個念,所以他這個時候不便出家。你要知道「無念」是正覺佛寶,「有念」是輪迴的根本,這是連在一起的。「無念」、「無我」都是連在一起的。佛陀在菩提樹下安靜地坐著,祂想到了,祂開悟了,祂知道了,明白了,原來點點點……。所以,祂領悟到了是非常超越的「一實相印」,祂領悟到的是「不二法門」,也就是六祖領悟到的。
  六祖就是由印宗大和尚給祂剃度,然後印宗大和尚再皈依六祖當祂的學生。師尊有很多的弟子,都是仁波切,都是活佛。像我們今天的貴賓,他是仁波切。(師尊問)「你還沒有當仁波切以前是不是就皈依了?」在還沒有當仁波切以前他就是皈依師尊的弟子。我們也有一位仁波切叫脫庫仁波切,我是不太好意思,其實這個發音是像「talk」在英文是「說」!在藏語「Tulku」就是「轉世」、「呼圖克圖」(蒙語:Hutukutu),我們稱為「胡里胡塗」,「呼圖克圖」也就是轉世的仁波切。「朱古」(藏語:Sprul-sku)也是有點轉世的意思。師尊有很多仁波切的弟子,像蓮華生大士轉世的,他也是以前皈依師尊的弟子;像另外好像新加坡也有一個,他現在是仁波切,但是也是師尊的弟子;在尼泊爾也有一個是師尊的弟子,也是仁波切;在印度也有仁波切是師尊的弟子。以前有幾個法王,到了西雅圖雷藏寺,他們有的要認我,給我認證書。我去請教我的上師吐登達爾吉上師,他只講一句話:「我給你認證還不夠嗎?我給你認證就可以了啦!就夠了啦!」所以,我沒有拿認證書。今天我講佛法的「不二法門」,這個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所開悟的根源,我領悟到「不二法門」,所以我們不要那個虛名,我沒有那個虛名。什麼我是什麼,我是什麼……。不用。你自然,已經超越了。這樣大家明白了嗎?你自然就超越了,你不要那一種名稱,不要那一種名。你明明是再來人,你不用那一種名。因為那個名也是虛名,也是在人間晃一晃就沒有了;任何一個名在人間晃一晃就沒有了。所以大家還是追求你自己本身佛法的「不二法門」。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