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1-08 明心見性 不二法門


2008-11-08 明心見性 不二法門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1月8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首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上師蓮栽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我們今天再繼續講《六祖壇經》。當六祖講:「不是幡在動,也不是風在動,是行者的心在動。」這一講讓大家非常地驚訝。印宗大和尚在講《涅槃經》的時候,聽到六祖講這樣的話,就請祂到最前面的首座來。印宗大和尚知道這位行者六祖講的話是直接講到「心」,不是一般人的眼睛看的、耳朵聽的、腦海裡面想的,而是直接講到心。所以印宗大和尚接著就問六祖佛經裡面很多的奧義。六祖的回答都很簡單、很短。但是雖然是很簡單很短的回答,都令印宗大和尚感覺到非常的有法味,覺得意味深長。
  印宗大和尚就問:「聽說六祖已經到南方來,莫非就是你?是不是你啊?」惠能祂沒有講說:「就是我。」祂說:「不敢。」不敢就是「正是在下。」印宗大和尚一聽六祖在他面前,大和尚向六祖頂禮,又請六祖把祖衣──最重要的傳承信物,拿出來給所有的出家人和聽法的人看。
  這裡面談到六祖的回答都很簡短,意義都是非常的深遠。事實上我們答話不用講太多。有很多人師尊問一句,他回答一句就可以。但是他像流水的破布一樣、割到樹枝,去碰到樹枝以後,就永遠不完,好像是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其實不用,真的,佛經的要義也就是在簡單幾句話就了了。真正的佛性也是這個樣子。
TBSN


  像我今天講到「平常心」。舉一個例子,我今天要去吃飯的時候碰到于仙。有人問我:「上個禮拜天于仙跳得怎麼樣?」我說:「好!」──就一個字。人家問我:「好在哪裡?」我說:「怪!」奇怪的「怪」,就是一個字。「跳得怪怎麼會是好呢?」我也很簡單回答:「她在運動,我們開心。」回答就是這麼簡單。「好在哪裡?是「怪!」你想要跳像她那個樣子──門都沒有!你看到她禮拜天在山莊跳舞,你就知道了,沒有看到的,當然是沒有辦法想像。看到的就覺得怪,但是我們看了很開心。為什麼?沒有人能夠跳成她那個樣子。
  于仙她今天跟我講她以後不跳了,我問她為什麼不跳呢?那是你自己本身所能夠表演的很自然的個性,你就是這種舞蹈的個性。于仙講說:「怕傷到我們的眼睛。」我說:「不會。我們眼睛看,隔了很長的距離,不會影響到眼睛。沒有你跳,那個禮拜天的正常表演哪有什麼稀奇?所以你跳的是自然的表演,隨大家去看。我就是這樣子跳,你們愛看不看,不看拉倒。」就是這樣子,這是你的自然,你自己的平常,我們看的人才是怪。所以不要緊,可以繼續跳。
  當我進到餐廳以後,上師桌都坐滿,還有一個座位,就是德輝上師他沒來。有人就講說,應該通知德輝上師:「今天晚上的菜不錯,不應該不來。」我就問蓮寧跟蓮潔:「為什麼德輝上師沒來?」他們也很簡單就回答:「忙!」一個字。我說:「為什麼不早一點做?」他說:「他中午就開始忙」。「忙什麼?」「忙網路。」,居然中午就開始忙,忙到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那為什麼不早上就開始忙?早一點忙嘛!對不對?!你不要到下午才忙啊!你早上到,開始忙,你至少晚餐也可以吃到。蓮寧跟蓮潔就講:「他喜歡吃外面的牛肉麵。」人也是自然,他也是自然,他高興吃,他就來吃,不高興就不吃。師尊每一餐一定到,因為我如果不吃就沒得吃。這個是平常心之道啊!
  六祖的回答就是這麼短,很簡短。記得以前有一個學生問禪師:「如何才能夠明心見性呢?」他只講一個字,就是「急」!急是什麼,就是「精進」、趕快,你要精進地去了生死。再問:「如何得到真正的第一義諦?」禪師回答:「看水。」看水是什麼意思?他就跑去看水。閃米密西湖有水,你看水有波浪,水底下沒有波浪,一個有波浪,一個沒有波浪,兩個都是水,並不是波浪就不是水,並不是底下沒有波浪的就不是水,兩個都是水,這個就是答案。回答都很簡短。
  六祖的回答是很簡單很短,但是印宗大和尚一聽,覺得法味無窮。印宗大和尚應該是老和尚,年紀比較大的,六祖的年紀比較輕,他向六祖頂禮。這是因為六祖已經開悟,所以他執弟子的禮跟他頂禮。以前幫師尊剃度的是果賢大和尚,可以講起來果賢大和尚就是師尊的剃度師父,但是果賢大和尚也跟師尊頂禮,他是我的剃度師,他也是我的皈依弟子。像印宗大和尚是六祖惠能的剃度師父,同時印宗大和尚也是六祖惠能的弟子。所以要看誰先開悟。
  我們師父的教導大部分的佛弟子都能夠明白,不像有很多佛弟子。有幾個真佛宗的弟子,他以前會跟師尊頂禮的。有一天他突然間說開悟了,開悟了以後,他就不跟師尊頂禮了。他說:「我已經開悟了。」所以,每一次看到師尊來,他不懂執弟子的禮,這就是表示他本身還沒有開悟。你要看誰給你開悟,誰引導你入佛門,誰是你的師父。你不能說你自己認為很高了,就不執弟子的禮,這是一種錯誤的。
  你看印宗大和尚聽到了六祖惠能的幾句法語以後,馬上就跟祂頂禮,這是尊敬法,是尊敬這個開悟,是恭敬,這個道理一定要大家明白。這個印宗大和尚問六祖,「以前五祖弘忍大師是如何教你能夠『見性』的?」六祖回答:「祂就是教我『見性』。」印宗大和尚又問:「為何不談『禪定』跟『解脫』呢?」六祖回答:「所謂『見性』就是『見性』,『禪定』跟『解脫』只是方法,兩個是二,是不同的。『見性』就是『見性』,『禪定』就是『禪定』,二者不一樣,你以為我會『禪定』了,」那麼我就『見性』了。不是。你必須要從『禪定』裡面得到了最高智慧,有了這最高的智慧以後,你才能夠開悟,才能夠『見性』。所以,『禪定』是一個方法,『禪定解脫』是一個方法。『見性』是『見性』。」這個也就是六祖的回答。
  六祖這個回答裡面就有「不二法門」。「不二法門」是什麼意思?「不二法門」是絕對的,只有一個答案。沒有第二個。所以在這個「佛心宗」裡面也可以講就是「不二門」,「不二門」的意思就是沒有第二個,那個是真實的答案。所以我教大家參悟,幾句話就好了,五個字、七個字、最多八個字也可以,你想出來一句話,你一講,就明白了。但是,你就這一句話,就要包含了整個宇宙天地所有一切的佛法,這才叫做證悟啊!所以《六祖壇經》裡面談到六祖本身沒有讀書,不識很多字,祂也沒有讀過很多的經典,但是祂能夠用一句話,就回答了所有經典當中的奧妙,可以講大智慧者莫過如此。
  剛剛談到我們六祖裡面的回答都是很簡短的,而且祂答出來的都是很有法味的,不能夠講錯話的。關於講錯話方面,有一則笑話是這樣子的:有一個人去interview(面試),就是要找工作,因為那個人講錯了一句話,所以他沒有被錄取。旁邊的人問他說:「你講錯什麼話呢?」面試的那位長官問他:「你對這一份工作,你可以勝任嗎?可以做得很好嗎?」他回答:「我閉著眼睛都可以做得很好。」那就是很有自信了。但是他講錯話了,因為他去面試的工作是當夜間的警衛。你當夜間的警衛怎麼可說「我閉著眼睛都可以做得很好。」夜間的警衛是要張開眼的。所以在佛法裡面講,你開悟者講出來的話也不會講錯話,你永遠明明白白開悟者是什麼,你永遠知道。
  剛剛蓮栽上師他提到的「平常心是道」,是趙州和尚問南泉禪師,問他的師父。南泉回答:「平常心是道。」這是從馬祖道一那裡來的,講「平常心是道」。那時候有兩個高人在,一個是在北方的,就是石頭希遷,在南方的就是馬祖道一,都是禪師。蓮栽上師剛剛提到的「平常心是道」這一句話很不簡單,就印證了那個于仙的舞蹈。于仙她舞蹈沒什麼,她是平常心,是你們才奇怪。我希望于仙你就把它當成平常的舞蹈,也是運動,讓大家看了開開心心,你運動,我們開心。這是相得益彰啊!那也是平常啊!沒什麼。你不要把別人的看法,或者是別人的想法放在你的心上。這個就是說剛剛蓮栽上師講的「沒有什麼關係」、「我不放在心上」、「我就是這樣子」。于仙本身身上的氣還是蠻自然的,她不是一個好像會用奸計的人,或者是說不好心腸的人,應該不是的,她就是這樣,平常心,這樣已經很接近道了喔!沒關係。你不要放在心上,說以後我不跳了。你以後不跳,你的平常心就發揮不出來了。
  蓮栽上師講「無私」,道不是一個人的;甚至「無記」,無記就沒有好、壞、善、惡,不記,是「記住」的「記」,並沒有把它記在那裡。你知道平常心是什麼嗎?就是「無記」,沒有把什麼東西放在心上的,只是很自然的流露,沒有造作的,就是「無記」啊!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合乎於道的。我故意說,像另外一個跳舞的,故意扭得很大,離開了自然。自然是怎麼樣子?你很自然地舞出來的,那個就是。你不要故意去造作,不要故意去表現,你就很自然地揮灑,就是平常心。在日常生活裡面當然你很自然的去運用的話,就產生了「妙用」,產生了「自在」。你不要把一切東西放在你的心上,也不要去責怪別人的眼光。
  像師尊也是一樣,師尊如果是責怪那些誹謗的報章、雜誌、媒體,那我可能也不敢出來面眾;可能我以後不再說法了,可能我也不想活了。很多人這樣子喔!有一位好像姓白吧,一個企業家,就是媒體寫他怎麼樣,他就受不了了,就跳澎湖大橋自殺。我們不要把這個東西放在心上。我們活我們的,眾生的眼光是眾生的眼光,我的是自在。我睡得好,我吃得飽,快樂的過日子,跟神仙一樣。別人的眼光我不理會,別人的心裡怎麼想我不理會的。
  我回西雅圖的時候,有一個China Town(唐人街,中國城)的長者來看我:「盧勝彥還活得好好的,祂還是很開心的笑,還是很自在嘛!」他說「這樣子好。」當然好啊!哪有什麼不好的,我什麼事情都好。你就是把很髒的東西從我頭上淋下去,我還是很自在的,沒關係,無所謂,我不放心上。那就是很好,一切都是很好,沒有什麼不好的。
  今天我們真佛宗就是「平常」,但「平常」裡面有「非凡」,是不一樣的。所以師尊說法平常,但是平常裡面有非凡,要聽出祂的道理,你才能夠開悟。你聽不出祂的道理,你以為是平常。師尊講笑話,平常,笑話裡面有它的道理在啊!
  像剛剛講德輝上師,這是平常,我們回答也是這個樣子。好像有一個人老是遲到,問他:「為什麼你今天遲到啊?」「我今天出門比較晚。」「那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出門啊?」「因為我已經出來了,再回去,再出來那會更晚啊!」講得也很有道理啊,不是絕對沒有道理的。他說:「那你可不可以明天早一點出門?」「我的習慣就是晚一點出門,我總是摸到來,就是那個時候,來上班就已經遲到了。」這長官也沒他的辦法。他也是很平常,遲到已經變成習慣。德輝的忙已經變成他的習慣了,只是我不明白他在忙什麼。他經常不去吃晚餐,我說,奇怪,我一頓不吃肚子就很餓,他可以很多頓都不用吃,這也是平常,是他的平常。跟我的平常不一樣。雖然是不一樣,也是平常。那邊有笑聲,有笑聲也是平常。
TBSN

  人間的事情,我覺得我們現在在參「明心見性」這四個字,我用這種方法去跟大家講,「大家寫你的悟進來」。其實每一個人寫的已經非常好,非常有悟境,比一般人來說,已經非常的超越他們了,非常有法味了。每一個人寫來的都非常好,甚至有幾個已經是講出他的重點。只是我還沒有問他,「你為什麼講這句?」有一天我會問他們:「你為什麼講這一句?」如果他答的非常正確的話,那個都是高人。他們高的程度,可以講比總統還高。
  他們這一種程度在佛法來講,是生死煩惱的超越。總統不一定能夠超越生死,超越煩惱。總統的地位是第一高的,但是他不能夠了生死,不能夠斷煩惱。所以我們看新聞,現在當選的總統歐巴馬,他第一個難題就是要解決美國的經濟大衰退,解決美國的金融風暴。這個難題是很大的。所以,他要用他的智慧去解除這個難題。他有沒有煩惱?一定有煩惱。雖然當選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很榮耀,很快樂。當然一國之君,最高地位,是真的很榮耀,但是馬上他的煩惱他的難題就來,他必須要解決這個難題。這個難題在我們開悟的人眼中,根本不是難題,也不是煩惱,所以我們是更加的超越。
  我們必須要像蓮藝法師所講的「親近善知識」,你能夠聽善知識的話,你就能夠了生死斷煩惱,你能夠活得非常的自在,也提昇你的人品跟道德,也不會太執著,因為「不執著」,才能夠斷煩惱。像師尊本身就是「不執著」,一切心不放東西在裡面,每天很快樂,就是不執著。而執著就有煩惱了,蓮藝法師講的,你不執著就可以立斷煩惱。當然這個是必須要慢慢學習,你慢慢學習你如何不執著,你如何能夠自在,如何能夠看破一切,如何能夠超越。
  像總統的煩惱就很大,總統真的是很煩惱。我覺得,像我故鄉台灣的總統馬英九,他也是很煩惱的。根據新聞報導,他煩惱到拍桌子,也是很生氣才拍桌子。像美國總統歐巴馬,他的難題就來了,他也會煩惱的,像我們都是沒有煩惱的,多好!對不對。(眾鼓掌)你如果沒有買股票,也沒有買基金,那你還安穩地坐在自己的職位上,你沒有什麼煩惱。你的錢剛剛好夠用,你錢不夠用了,當然煩惱就來了。沒有關係啦!沒有錢,到雷藏寺來吃飯。(眾鼓掌)
  有一個人接到總統的電話,總統地位很高了,打電話給一個很一般的人。人家說:「不得了!總統可能請你入閣,進入裡面當部長啊!當閣員啊!奇怪總統怎麼會打電話給你呢,他跟你說什麼?」那個人講:「總統說『我是歐巴馬』。」然後他說我是什麼人。「喔!I’m wrong number。」(師尊笑)總統只跟他講了一句話,打錯電話。總統不可能打電話給我們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在座的任何一個光頭都不可能接到總統的電話,因為總統畢竟地位太高了,他打電話給誰,一定就是要請那個人入閣了。他剛剛當上總統,他要邀請很多人來幫他的,當部長啊!當國務卿啊!要組閣。你接到電話,結果他說「wrong number。」打錯電話了。所以,接到總統的電話不要太高興,因為他一定是打錯電話。我們還是歡迎大家繼續地去參悟。很坦白講,不容易參的。但是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已經有好幾位正中紅心。(眾鼓掌)不簡單啊!可見在座的上師,教授師,法師,教導有方。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