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1-01 心無外擾 煩惱不生


2008-11-01 心無外擾 煩惱不生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1月1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上師蓮滿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所有的同門,大家吉祥。
  我們現在先談《六祖壇經》,六祖到最後他就到了曹溪,也就是廣東省曹溪,在那裡又被幾個好名、好利的不好的同門追祂,要拿祂的祖衣。所以祂又跑到了一個「四會」的地方,當初五祖有講「遇會則隱」。祂到了「四會」的時候,祂就真的隱居起來,隱居在獵人隊,就是專門上山打獵的,跟獵人生活在一起。六祖在獵人隊中的生活不是幾年而已,是十五年。一個得到五祖傳法的人,拿了祖衣,要躲起來,一躲就是十五年。這也是蠻辛苦的。人生有幾個十五年?人生沒有幾個十五年。五祖本身能夠預言,「遇會則隱」,所以六祖就隱居在獵人隊中。
  有時候很多很奧妙的事情,事情還沒有發生,師尊已經知道了,但是又不能講。大家還記得今年秋季的大法會,最後一次的喜金剛護摩,師尊講什麼?每一次護摩我們都會講說:「這次的護摩火燒得很旺,很多佛菩薩還沒有護摩以前祂就來了,就降在身上了。」「這一次的護摩非常的圓滿成功,大家的祈求都能夠如願。」唯有秋季的最後一次喜金剛護摩的時候,我講:「這一次的護摩不圓滿,十個人當中只有七個是得到加持的,有三個不能得到加持。」
  這怎麼回事?從來沒有講過護摩不圓滿的,那一天居然講不圓滿,而且是金剛神講的。大概一個禮拜以後,金融風暴就來了!剛剛蓮滿上師也講了,好多做生意的都遭殃,不做生意的也遭殃,就是少一點,每個人都遭殃。七個得到加持的都是像我們光頭的啦!他在銀行也沒有多少錢,他吃的是雷藏寺,他們本身的錢就是這樣子,你說叫他生出來也生不出來,供養也很少,有得吃、有得睡、有得修行就夠了,這個都得到加持。(眾鼓掌)我們是丐幫嘛!丐幫窮的比較多一點,有七個人都是窮的,只有三個比較有錢。有錢的糟糕了,他有股票,他銀行有很大的存款,他有很大的生意。所以,事實上是知道有事情要發生,只有那一次講「不圓滿」。有不圓滿,很簡單講,就要損失了,有祈求就要打折扣。
  所以,這也是佛菩薩本身的相應。你看所有的護摩都圓滿,沒有什麼事發生,都圓滿,大家生意也都做得不錯,什麼都很好啊!講一次不圓滿,就來一個金融大風暴,還沒完沒了。師尊當然不受影響,因為我口袋就是那麼多,我都放在口袋,也沒有放在銀行。這就是一種感應,突然間會講說「這一次護摩不能圓滿」,就是有原因的,而且這個原因一定是很大的。
TBSN
  五祖、六祖本身都有神通。六祖在獵人隊中一共隱居十五年,每一次獵人打獵回來,就用一個圍欄把這些活的動物圍起來。六祖看到沒有人在的時候,就偷開一個洞,讓那些動物跑了。獵人問起來說:「怎麼讓動物跑了呢?」六祖說:「我不知道,總之這個就自然裂了一個洞,牠們就跑了。」那個時候在中國的佛教講起來,大部分因為梁武帝講出家修行的人都要吃素,所以六祖那個時候也不能吃肉。祂就把一些青菜弄一弄,放在肉鍋裡面跟肉一起煮,六祖就吃肉邊菜,肉旁邊的菜。
  關於「吃葷」跟「吃素」,這個問題已經講過很多了,所以也不用再重述。十五年過了以後,六祖就想,應該是可以出來弘法了,十五年過了祂就出來了。祂到了廣州「法性寺」(今之「光孝寺」)。你們這裡有廣州人嗎?廣州現在有沒有「法性寺」?就算有廣州人,他們也不知道有「法性寺」。那時候有一個印宗法師──印宗大和尚在那邊講《涅槃經》,這個《涅槃經》是釋迦牟尼佛要入滅以前所講的經典,叫做《大般涅槃經》,是印宗大和尚講的。印宗大和尚本身很有修行,那時候的皇帝很器重他,皇帝把他請在一個皇家的寺廟裡面當住持,他不願意,他離開那個寺,跑到五祖那裡去參訪一陣子。所以,印宗大和尚跟五祖也是有關聯的。
  我們講佛幡,(師尊指大殿中)這個就是佛幡,垂下來的那個幡,這邊也有垂下來的這個幡,這個都是屬於佛幡。印宗大和尚在講《涅槃經》的時候,剛好風吹過來,這個佛幡在動。一個僧人講說:「是幡在動。」另外一個僧人講:「不是幡在動,是風在動。」兩個人就在辯論,一個講「幡動」,一個講「風動」。六祖惠能聽到他們兩個在辯論,就講:「不是幡在動。不是風在動。是你們兩個的心在動。」這句話很特殊喔!
  譬如我們看到一隻鴨子飛過來,我們讓牠走到雷藏寺,走進雷藏寺就把門關起來,晚上我們就有烤鴨可以吃。(師尊笑)不可以!在美國不可以的喔!美國對於動物保護很嚴格,不是你的東西你抓過來吃是犯法的,而且是要關的,罪好像也蠻重的。
  以前我剛移民到西雅圖,住在巴拉的時候,有一個醫生他家可能在靠近湖邊吧!湖邊的鴨子走啊!走啊!走進他家裡面,他就把門關起來。結果,當然你們知道結果是怎麼樣。我們問那個醫生,味道怎麼樣,他說有土味,土的味道。其實,不可以的,這個是犯法的。
  一隻鴨子飛過來,你心裡就動,心動什麼呢?就是想把牠關起來。是「鴨子在動」嗎?是「牠的翅膀在動」?還是牠扇著風,是「風在動」?還是「你的心動」?惠能講「心動」不是沒有道理的。你把眼睛閉起來,是幡在動嗎?你沒有看到。你眼睛如果不張開,你看不到幡在動。你耳朵如果不聽,你沒有聽見風在吹。是因為你眼睛看到了,所以認為是幡在動;是因為你耳朵聽到風聲,所以你說是風在動。當你眼睛閉起來,耳朵不聽的時候,什麼也沒有動。
  所以,六祖直接直探本源,就是一直根據你的心,祂講出,因為是你的心在動。其實,如果用風吹的話,幡也會動;那麼你聽到風聲,你也知道風在動。為什麼兩個都不是呢?因為如果你不看、不聽,是誰在動?根本沒有一樣東西在動。所以祂這裡就講,一個修行的人,你不被外面的東西所干擾的時候,你是完全靜止的,完全不動的。你受外面的干擾,你才有可能動。
  六祖惠能講了這一句話之後,當眾所有的出家僧人都覺得很驚訝,這個人講出來的話異於常人,包括印宗大和尚。他聽到這一句話也知道,這個人異於常人,不同於一般人。一般人只是講,哇!股票一下子漲,一下子跌,一下子又漲,一下子又跌。你統統不看報紙,不看電視,不聽人家講,你知道股票的漲跌嗎?股票哪裡有漲,哪裡有跌,我都不知道啊!因為我沒有看電視,沒有看報紙,我又不聽人家講。你知道現在股票幾點?不曉得。你不受股票的影響。
  有人做股票那天他說:「我現在好慘!」有做股票的說,現在好慘。為什麼慘?因為你知道股票的漲跟跌。你不要看它,你就不受影響。但是還是會偷偷去看。(笑)最近怎麼樣?天天受影響,天天受股價在影響,天天受投資基金在影響。Lucas曾經跟我說,他覺得他一看電視,一看報紙,他心裡就很『鬱卒』(台語,指「鬱悶」)。終於他想通了:「我不看電視了,我也不看報紙了。」他這幾天就比較開心一點。就是這樣子,是誰讓你心動的?你自己找自己麻煩,自己去找讓你心動的東西,然後加在你身上,煩惱就產生。所以「不看」,「不聽」,「不想」,到「無念」,什麼煩惱也不生!這就是根源。
  人都是有習性的。有一個「習性」的小故事:有一個人坐計程車,一招手,「計程車!TAXI!」車子停下來了,這個人就上車,坐在司機的後面。司機問說:「你要到哪裡去?」他拍一下司機的肩膀,說:「我到成都路。」司機被人家一拍肩膀就嚇了一大跳。客人很奇怪說:「我怎麼一拍你,你就嚇了一大跳?」計程車司機就講:「我以前是開靈車的,今天才第一天開計程車。」以前他開靈車的時候,從來沒有人拍他肩膀,從來沒有人干擾他,這就是習性。他第一次開計程車還以為他在開靈車,後面有人伸出一隻手拍他肩膀,他就嚇一跳。誰干擾誰?他以前從來沒有被干擾過的,現在有人拍他,就是受干擾。
TBSN
  所以,我們修行也是一種練習,你要把它練習到完全不受干擾。六祖在這裡教我們:「不是幡在動,不是風在動,是你自己的心在動。」我以前不是講過,大家在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突然間一個漂亮小姐走過去。「阿彌陀佛!這個小姐好漂亮。」是你的心在動。你在念佛就是心止於佛啊!你怎麼還有其它的念頭進來,是你自己的心在動。我們修行,修的真佛密法是正法,真正的佛法,真佛密法是真正的佛法,你不能有二心。
  這裡又有一個小故事。有一個經理非常認真地做他的事業。他有一個很漂亮的女秘書,女秘書也很認真地工作,女秘書覺得這個經理是她仰慕的對象,女秘書對她的經理有好感,經常給經理倒茶,做很多額外的服務。但是,這個經理一直都是很正派的,他心無邪念。有一天,這個經理突然間對漂亮的女秘書講:「妳禮拜天晚上有空嗎?」「哇!」這個女秘書突然間覺得,「經理對我……哇!不得了啦!」她很激動說:「我當然有空!」她本來就很仰慕他,「當然有空。禮拜天晚上我有空。」經理就講:「你禮拜天晚上有空就早一點睡,禮拜一早上千萬不能遲到,我們要辦重要的事情。禮拜一早上一分鐘都不能遲到。」這個女秘書是「心在動」,經理本身是「一點都不動」。「南無阿彌陀佛!」他的心不動,他是做正經的事業。女秘書平時心就動來動去的,突然間問她禮拜天晚上有空嗎,她心動得更厲害了。「哇!經理來了。太好了!」「有空!有空!」「好好地睡,明天不要遲到上班。」(師尊笑)
  我們真佛密法就是這樣子的正法,(眾鼓掌)修行就是要修這個樣子,不受干擾。心不是在那邊上下移動,左右移動,一下子偏向這邊,一下子偏向那邊。不是,一下子想這個,一下子想那個。我們一心一意就是要成佛,一心一意就是要往生西方淨土,沒有別的念頭。六祖教我們的就是這個:「不是幡在動,不是風在動,是人的心在動。」祂講的法就是直指人心,就是直接指你的心,一切都是心的作為。你要沒有煩惱,你不能受「眼、耳、鼻、舌、身、意」的控制,如果這些都不能夠干擾你的話,你自然成佛,你自然就是佛,你也一切都清淨了。
  蓮伃法師原來是在台灣雷藏寺,她講得很好。剛剛蓮伃法師講了,一個是「很好的質料」,一個是「劣等的質料」。蓮伃法師不是很好的質料,但也不是很壞的質料,不是珍品,也不是劣品,她是聖品。(眾鼓掌)她講「堅忍」這兩個字非常好。你保持初發心,要修持成佛,就是長遠心,任何一種干擾統統都不動,就是「堅忍」,這是「忍辱波羅蜜」。有任何一個干擾統統心不動,就是「忍辱波羅蜜」。因為你忍辱,能夠到達彼岸,就叫做「忍辱波羅蜜」。
  蓮滿上師他講「來歷的問題」。我們今天出家的這兩位(指蓮祖上師及蓮飛上師),站起來給大家看看吧!面向那邊,趕快照他們。兩位都是相貌堂堂,你看他們理掉了頭髮,也可以坐在那裡(師尊指壇城)。你說兩個人眉毛就是眉毛,眼睛就是眼睛,鼻子就是鼻子,嘴巴就是嘴巴,耳朵就是耳朵,本來就是這樣嘛!但是,你看他們兩個也是很莊嚴的相喔!比一般平常人還要莊嚴。兩個人頭髮理起來都是很好看,很莊嚴的。所以來歷都不錯。
  蓮滿上師勉勵你們兩個,要修得比別人好,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你們修得比人好,你們的福分在天上,你們的功德在天上。你不要去得到地上的,你要得到天上的。你們要成佛,而不是為了名,為了利,這個就是「悉地」,就是你們將來修行的成就。這是蓮滿上師剛才講,就是在教育你們兩位,不要為名,不要為利,你們要修得比別人好,得到天上的,不要去得到地上的,這個才是真正的蓮花童子。(眾鼓掌)
  其實我們也有已經跑掉的蓮花童子。其實也是蓮花童子,但是,他為什麼會跑掉?他為了名,為了利。所以千千萬萬「不要變形」,也「不要變色」。顏色不要變掉,你自己的形也不要變掉。所謂真正的金剛,是不壞的。是永遠不變形狀的,永遠是不變色的,這個就是金剛。所以將來你們所有的金剛上師,都是這樣子的,同樣的,不變形不變色,永遠不壞。
  再談到佛陀在菩提樹下所悟到的。我們這裡有兩個弟子說的非常非常的接近,都是在家眾,現在在這個雷藏寺裡面。一位是從溫哥華來的,住溫哥華的弟子以前是住在大連的。是哪一位?請站起來,你看看這個鏡頭。(眾鼓掌)如果講紅心的話,她這一支箭是射在紅心的邊邊。我將來還要聽她講的道理,為什麼你如此說?她的所發出來的這一支箭,非常非常的接近。
  另外還有一位,是不是知道我要講她,她自己就跑了?這位是Berkley柏克萊大學畢業的,姓俞的,俞國華的俞,在哪裡?躲在門旁邊沒有跑掉。鏡頭照她一下,(眾鼓掌)她射的這一支箭,射在紅心的邊邊,非常非常的接近。但是我將來要找時間問她,為什麼你會講出這一句話?
  如果你認為你已經達到那個境界了,我們都歡迎你們歸隊。(眾鼓掌)好像是大連的師姐,你應該有一個家庭吧?有幾個小孩?(答:一個小孩。)有一個小孩。那個柏克萊大學畢業的,她應該沒有家庭吧?沒有。而且她很年輕。不能在這裡問你的年齡幾歲,不好意思,一般來講小姐的年齡是不公開的。
  她們寫了幾個字給我,她們能夠想到,這個幾乎都已經到了邊界了。溫哥華到西雅圖的邊界,西雅圖要到溫哥華的邊界,都已經到了邊界了。再點一下,她就進入那個國界了,我覺得是很了不起。
  但是也有人這樣子講,師尊你每天這樣子逼逼逼逼逼,什麼「無我」啦!「無念」啦!「無什麼」啦!天天在那邊逼大家,逼到最後大家總會猜中吧!大家總會猜到啊!不能用猜的。舞自在不是在《真佛報》寫了,這個「開悟不是用猜的!」你要自己去歷練,像六祖一樣,祂在獵人隊裡面歷練了十五年,堅忍不拔。
  所以,人生靠歷練。坦白講,我開悟,我不是用猜的。我是走過來、走過去,磨過來、磨過去,我把以前我認為對的,一個一個推翻掉!因為我發覺像這一種境界還是不夠的,一直到了最終的這個境界的時候,我知道這個境界是沒有辦法推翻的。除了這個以外,永遠沒有辦法推翻的。
  就像心經裡面講的:「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沒有「眼、耳、鼻、舌、身、意」?為什麼沒有「色、聲、香、味、觸、法」?為什麼沒有「眼界」?沒有「意識界」?也沒有「無明」?也沒有「老」,沒有「死」?為什麼會這樣?終於只有這個!你把這個實踐了,你無老死,也沒有煩惱。
  將來要聽幾位的道理。還有,台灣的鄧盈嘉博士,他也是一個高人;還有一個人,我知道他的前世是姓「花」,花木蘭的「花」。這個姓很少,很少有人姓花的。我們這裡有沒有人姓「花」?沒有。這個前世姓「花」的這個人,這一世他不姓「花」,但是有一個名字相關的,他前世的名字叫「花尚勇」。這個人我等他,他是金蓮花童子,等他來出家。其實,我知道很多事情的。
  這個說法到最後最好聽的是那一句?「嗡嘛呢唄咪吽」。(眾鼓掌)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