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0-18 與佛合一最有價值


2008-10-18 與佛合一最有價值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0月18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僧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我們繼續講《六祖壇經》。五祖在船上的時候對六祖講:「將來的佛法就由你來轉法輪,會起很大的作用。你走了以後三年,我就涅槃了。」有神通的人是不一樣的。「我把法交給你,你離開三年以後,我就圓寂了。」五祖他自己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人間。所以修行能夠修到這樣子,就是神通,他已經知道什麼時候要走了。我以前講過,菩薩來了,拿一張紙條給你看,你再活XX年,你就知道你哪時候應該要走了。有神通的人他可以看得到的。
TBSN
  五祖告訴六祖:「你不一定要很快地去弘法,慢慢來,將來自然能夠大興佛法。」這也是五祖的慈悲,他希望他的弟子雖然得了法,先好好地去修行,去實踐了以後,把實踐的所有心得再去轉法輪,講給眾生聽。
  六祖本來就是廣東人。六祖在江西得到五祖的傳法,就向南一直走,走了兩個月,走到江西跟廣東的邊境,有一個叫大庾嶺的地方,又稱為台嶺。當五祖走到那裡的時候,不出五祖所料,有兩百個五祖的弟子追過來,其中有一個是出家人,他叫惠明,俗姓姓陳,叫陳惠明,他還沒有出家以前是一個四品的將軍。軍人就有軍人的個性,他走得很快,急行軍,以前當軍人要急行軍,就是走路很快很急,趕到那裡還要作戰,這個就叫做急行軍,是披星戴月,晚上的時候,也要行軍,白天也走,晚上也走,兩個月,終於追上了六祖。
  惠能一看到有一個四品將軍的出家人追過來,祂就把祖衣跟缽放在一個石頭上面,人趕快去躲起來。因為如果被抓到殺掉,六祖就沒了。
  這個惠明將軍一到,先拿衣缽,怪的是,衣服很輕,拿不起來;缽比碗大一點,很輕嘛!一定拿得起來,但是他也拿不起來。像現在師尊這裡有一個金剛鈴放在桌子上,師尊拿它,它吸住了,拿不太起來,一樣的道理。為什麼惠明會拿不起來衣缽,道理很簡單,那是釋迦牟尼佛傳給大迦葉,大迦葉傳給阿難,一直到了菩提達摩,到了五祖,這是祖衣啊!它自然有「神氣」在裡面。
  剛剛我想說有「神氣」在金剛鈴、金剛杵裡面,那麼我來拿,是很硬,拿不起來,金剛鈴被玻璃整個吸住了,我也去拿金剛杵,一樣地被吸在玻璃上面。如果你們注意到錄影的時候我又拿這個手鼓,一樣地很沉重,它被吸住了。我曾經表演過這個,幾個上師在一起吃飯,其中有蓮緻,馬來西亞高程祖上師也在,我拿一個盤子顛倒,按一下,請「神氣」進去,叫他們拿起來,他們拿不起來。
  所以那個祖衣它有「神氣」在,缽有「神氣」在,一時之間惠明他拿不起來,這個就是神通。有「神氣」在的東西你拿不起來,因為它的力量很大,整個吸住了。惠明將軍他提不起來,他就覺得很驚訝,知道這個東西是有「佛法的神氣」在裡面的。他就說:「我不是來拿衣缽的,我是來求佛法的。」他講得很誠懇,躲在樹林裡面的六祖就走出來了。六祖就坐在石頭上面,惠明跟他頂禮,他很誠懇地求法,請惠能跟他說法。
  惠能坐在石頭上跟他講,惠能說:「你現在要一心求法,你放開你心裡的執著,把一切統統放空,我才跟你說法。」惠明平時也學禪定,只是他的智慧不是那麼利,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去領悟。他開始把自己的心放空,心裡一放空,惠能坐在石頭上就跟他講:「不要去想對的、善的,也不要去想惡的、錯的,就是在什麼都不想的這個時候。」惠能問:「哪一個是惠明的本來面目?」這句話很重要,文言文是這樣寫:「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在你不思善,不思惡,什麼都不想的時候,正在那個時候,哪一個是你本來的面目。這是六祖講的。在那個時候,四品將軍惠明就有了領悟,可見他的根器還是不錯的,六祖才講了這句話,他就有了領悟。
TBSN

  「不思善,不思惡,什麼都不思的時候,哪一個是你自己本來的面目。」這就是我經常講的,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所悟到的。什麼都不想,就是「無念」,什麼都不想的時候,那個時候你是什麼,就是「無我」啊!「無念」就是「無我」,沒有我了。那麼本來面目是什麼?這個就是佛陀悟到的,惠明也能夠悟到,所以,我相信你們也都能夠悟到。
  剛剛蓮僧上師提到,要叫大家放下。很多人放不下。我們上師或出家人當中,有些人也放不下。出家人本身就已經是放下了,上師更應該放下。至於有些人為什麼放不下,有些人是為了名,蓮僧上師也說,有些是為了利放不下。放得下、放不下實在很難分別,因為有很多人提起「我正在很努力地度眾生。」他說「我是在認真地度眾生。你誤會我了,我是在『提起眾生』,不是為了名為了利。」但是如果你是為了名為了利,那就不是「提起」,因為你的「提起」是有目的的。那麼有些人放下也是有目的的。
  我先講一個笑話吧!有一個乞丐在天橋,他不是托缽,他是希望善心人士給他錢,他放兩頂帽子,橋這邊一頂,橋那邊一頂。有一個人走過來,他就從身上掏了十塊錢丟到帽子裡面,然後他一看,橋另一邊也有一頂帽子。他就問那個乞丐:「你怎麼這裡放了一頂帽子,那邊又放了一頂帽子?」乞丐就跟他講:「我現在經濟不是很好,我想開分店。」
  我們的上師當中好像也有很多經濟不是很好的,他自己的「店」一個店不夠,他要開分店,到處開分店。好像本來我的店是在美國,我到台灣開一個分店,到新加坡開一個分店,到馬來西亞開一個分店,到印尼開一個分店,到加拿大又開一個分店,到歐洲每一個國家都要開一個分店,跟這個乞丐差不多,開Seven-Eleven(指便利商店),到處都有,生意做得大,財源滾滾而進。這是「提起」還是「放下」很難說。
  師尊的一條內褲穿得破了,還在穿。師母說:「應該丟了吧,都破了。」師母說:「丟了很可惜。」我也認為很可惜,這還有廢物利用的價值。有一年于仙到幽靈湖去幫我做了差不多一個月的事,那時候很忙,請于仙去家裡幫忙做一些家事。于仙去了,她要了一塊破布,師母就拿破布給她,于仙一拿起來,那個破布就是師尊的內褲啊!
  我們不是為了享受。你看,晚上就在雷藏寺吃,早上很簡單,兩塊Toast(吐司),師母說Peanut Butter(花生醬)不能用太多,只能用薄薄的,有味道就好。好啦!一條起司,然後Tomato(蕃茄)一粒,我早上就吃這樣。No egg(沒有蛋),no sausage(沒有香腸),沒有Bacon(培根),早餐就吃這麼簡單。你不信問師母,我連多加一點花生醬都不行。我知道她是怕我花生醬吃太多胖起來。晚上主餐,師尊就在雷藏寺吃,就是這樣子。
  吃是最大的享受。你看那些電影明星、歌星,他們到了中年已經不顧形象了,拼命吃,吃得只要他一出來唱歌,舞台都快要塌下去。所以,現在大家都在減肥。現在有一個秤發明得很好,你站上去,它會跟你講你現在幾磅,不用你去看。有一個人站上去,它就講:「只限一個人使用。」(師尊笑)大家也知道,師尊穿的是喇嘛裝,沒有別的了,再漂亮也是龍袍,換來換去。你們穿的什麼「香奈兒」啦!Sant John啦!都輸給我這第一品牌。
  這個很難講什麼叫「提起」,什麼叫「放下」。師尊把「放下」當「提起」,把「提起」當「放下」。我什麼叫做「放下」呢?我不分禮拜六、禮拜天,我一定寫文章。禮拜天要護摩,我早上也不休息,很快起來,馬上就寫好文章,連澡都洗好了,然後也做好功課,等著到山莊去做護摩。我今天早上寫文章,做功課,吃完飯就來這裡,在這裡加持所有信件以後,聽說有十幾個人要問事,我馬上又去畫一幅畫,畫完了畫馬上要問事。
  璧燕法師問我說:「你那麼辛苦做什麼。」我說:「廢物利用。」我把我自己變成一個廢物,因為生命不長,生命無常,很快要走,要抓緊時間,要提得起眾生,要度眾生。畫完了畫,要馬上問事。問事問到時間超過,然後去吃飯。吃完飯回來去運動,運動完了以後,想說晚上要講什麼,趕快去準備一下。忙得很,吃完飯回來還要運動,要走路。本來我走路都走半個小時,這一次走了十五分鐘,馬上上去準備要說法的資料。做什麼?要「提起」啊!但是我這個「提起」也是「放下」。為什麼?因為「不為什麼」。我「不為什麼」就是「放下」。我不是為了「名」,我這個「名」本來就不是很好,再怎麼改也改不來了。你說我為了這個「名」去拼命嗎?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名還拼什麼命。
  為「利」嗎?有些人被邀請去演講,每一場都要算錢的,那些大有名氣的人出去演講一場多少錢?師尊如果被邀請到分堂去說法辦法會,如果比較的話,比這裡好一點,沒有什麼太大的利。
  為什麼那麼認真?為什麼這樣子「提起」、「放下」?不為什麼。不為什麼就是「放下」。剛才蓮僧講的,他有一次覺得要做就要做得好,不然就不要做。我跟他講「認真做,然後管它的。」什麼叫「管它的」,認真做就是叫你「提起」,管它的就是叫你「放下」。你已經認真做了,將來好不好管它的。我也是這個樣子,我認真做,有沒有名,有沒有利,將來會不會怎麼樣,管它的,這個就是「放下」。認真做就是「提起」。所以我的認真做也就是「提起」跟「放下」。
  剛才蓮彥法師講的:「一步一步慢慢腳踏實地地去做。」就是one by one。以前我學英文的時候,不懂得one by one。我打電話回台灣。那時候我在美國,家在台灣,我把電話拿起來,跟operator說:「I want to call to Taiwan, country number is 886, city number is 42.」「I want one by one.」錯誤!應該是「person to person」not「one by one」。所以我記得很清楚。蓮彥法師講的就是「one by one」。「person to person」就是一定要跟本人談到,才算付費的。不要去想「富」跟「窮」,這個是「放下」。不要去想我跟你,不要去想「愛」跟「不愛」。當你到「無念」的時候,念頭不產生出來,沒有念頭,這個時候就自然「無我」。那麼「無我」再進一步,什麼是你「本來的面目」呢?就是釋迦牟尼佛本身所悟到的本來面目。
  我以前很高興,今天也是很高興。以前為什麼很高興呢?因為從來沒有一個人射中紅心,只有我一個人,我射中紅心。所以我很高興。這禮拜有一個人射中紅心,有一天我要把這個人找來,我要問他,你為什麼這樣子說,是什麼道理讓你這樣子說。他如果能夠說得清楚明白,我三件法王的衣袍就被他拿走一件。我的三件祖衣一個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給我的,一個是薩迦證空上師給我的,另外一件是黃教的法王甘丹赤巴給我的。有一天我要把他找來,我要問他:「你為什麼這樣子講?」如果他能講出一篇非常好的道理,合於開悟的道理,他已經知道本來面目了,把本來面目的道理講出來,那一件祖師傳的祖衣就給了他。有一個人,only one person,很不簡單喔!我看他也是很辛苦,能夠這樣子。所以我講我本來是很高興的,現在還是很高興,終於有人能夠知道,悟佛陀之悟。還有兩個機會,希望大家努力。
  剛才蓮僧上師講的「放下布袋」,就是放下我執,我的執著。我執一放下,你就沒有我了,不為這個「我」,不為這個「名」,不為蓮花童子的名、觀世音菩薩的名、阿彌陀佛的名、華光自在佛的名,其實是「合體」。上上個禮拜天,我講過了,蓮華生大士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三尊的「合體」。告訴你,如果今天我只是一個盧勝彥,我是吃米的,「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台語)。只是吃米的,沒有什麼本領,你必須要跟你的本尊合體,你的本尊能夠進入你的體內,你就不是吃米的喔!
  我講了,祂們是「神氣」,蓮華生大士是「神氣」,阿彌陀佛是「神氣」,一個無形的很大的能源,這個無形的阿彌陀佛的能源,進到你的身體,這個時候你就不是吃米的啦!你就發揮出佛的力量出來,那個時候就有「神氣」,你就是有了「氣」,然後阿彌陀佛的無量光在你身上跟你合一,你就能夠放光,你就是吃「氣」的,跟吃「光」的。如果以一個吃米的人來講,他的能力有多大,沒有。他的神通有多大,再怎麼大也不過是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而已!你如果能夠在修行當中跟你的本尊「合體」,像跟準提佛母「合體」,你就開了天眼,你就很有能力的,你有十八隻手,有準提佛母所有的法力都在你的身上。
  所以,今天我們悟到釋迦牟尼佛的悟,你的智慧跟釋迦牟尼佛就是一樣的,然後你再發揮釋迦牟尼佛度眾生的力量,你可以提起眾生,真正地去度眾生。如果你是一個凡夫俗子,吃米的,你不能吃到這些神的氣,也不能吃到神的甘露,也不能吃到神的光。所以每一個人修密教,最主要就是你自己悟到釋迦牟尼佛的悟,你自己變身成為釋迦牟尼佛,你自然能夠放光,發出你的氣、力量、法力、能源,你的POWER就會產生出來,威力無窮,你可以救眾生。你可以一跨步,一剎那之間,你就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我們好好的修密法,能夠跟我們的本尊合體,絕對是往生清淨的佛國。(眾鼓掌)
  現在很多很多的修行人,他們不像我說法的,要怎麼樣怎麼樣,但是我說的,就是這麼簡單,你現在是吃米的凡夫,你現在就是要把佛菩薩全吃到你的肚子裡面去。你選一尊你最有緣的,你跟祂合體,然後你變化成為祂,你發揮出祂的光、祂的力量出來,你自然能夠到祂的佛國,你自然能夠度眾生。所以,什麼叫「灌頂」,我就是把佛菩薩請來,我唸祂的咒,請祂來,觀想祂進入你的身體,這就是「灌頂」。你以為「灌頂」是什麼,喝幾口水就結束啦!「灌頂」就是把祂請來,祂的力量加在你身上,讓你堅固道心,好好地修得跟祂一樣,你就變成祂。你想當觀音,可以,請觀世音菩薩來,進到你的身體,慢慢把你磨,把你調,慢慢調成觀世音菩薩,你就變成觀世音菩薩。這個時候你就有觀世音菩薩的「法力」,觀世音菩薩的「悟」,觀世音菩薩的「Powers」,觀世音菩薩度眾生的能力,這個就是密教。我講這樣子最清楚了。
  那麼講《六祖壇經》,主要是叫你去悟,悟釋迦牟尼佛的悟,悟本來的面目,跟本來的面目合體,以合體去實踐,去度化眾生,去尋你最有價值的人生,這個人生是最有價值的。剛剛講了,賺錢也沒有什麼用的,剛剛看了王永慶離開人間的新聞,錢再多,他賺了很多錢喔!他也離開人間了。有一個職員說,發薪水的時候他就很富有,晚上他就變窮了。因為薪水要交給老婆。王永慶是很富有,不知道他現在把錢交給誰了。(師尊笑)總有一天「富」跟「窮」是相等的。什麼最有價值,就是你跟佛菩薩合一得到永恆的生命,(眾鼓掌)那就最有價值。大家稍微想一下,什麼最有價值,修行最有價值,合一最有價值,到了西方淨土最有價值,成佛最有價值,永遠有神氣最有價值。否則,一切都是在無常的掌控裡面,什麼價值也沒有。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