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10-11 迷時師度 悟時自度


2008-10-11 迷時師度 悟時自度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10月11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妙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我們先來談《六祖壇經》。上回提到五祖對惠能講:「你必須要遠走高飛。」「為什麼要離開呢?」「因為你是初來的,既然你後來的得開悟,一定會有人嫉妒你,有人會害你。所以你必須要遠走高飛。」惠能就問:「要到什麼地方去呢?」向什麼地方去。五祖回答:「逢懷則止。遇會則藏。」所謂「懷」,也是一個地方,叫做「懷集」;「會」也是一個地名,叫做「四會」。「到了四會,你就要隱居。」
  五祖為什麼能夠這樣子講呢?因為他們禪師都是大開悟的人,大開悟的人有一種神通的力量,能夠講出你遇到什麼,你就要停止,遇到什麼就要隱居。惠能跟五祖講:「我從嶺南來的,我到了這裡剛八個月,下山的路,我統統都不曉得,不知道山路,我如何走?」五祖弘忍就講:「你不用擔心,我會送你下山。」五祖弘忍就帶著六祖惠能,兩個人半夜走山路就下山了,一直送到江西省的九江,五祖就叫惠能上船,拿起船槳開始划船,這叫「搖櫓」、「搖槳」的意思。
  惠能就講說:「師父坐,我來搖槳。」五祖就講:「應該是我來度你,所以我搖槳。」惠能就回答:「人在迷惑的時候,應該是師父來度才對。今天惠能本身已經開悟了,開悟了以後就是要自己度。」所以這個「度」字,名雖然是一樣的,但用法不同。也就是講,我們剛學佛的時候需要師父度你,這個就是「人度」;當你懂得佛法,知道怎麼修行的時候,就要自己度自己,叫「自度」,同樣一個「度」字,用詞不同,現在的惠能只能夠自己的佛性自己度。
  《六祖壇經》談到這裡,這一句很重要,「迷時師度。悟了自度。」眾生迷的時候需要師父去度他,你如果有一天開悟了,你必須要自己度自己,要靠自己,不能老是靠師父。這個意思非常的清楚,所以就變成惠能搖槳。
  在密教裡面有講過,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度的,有三種人是不能度的,一種是「蓋起來的碗」,師父說法,就像灌頂一樣,把水灌到碗裡面,不相信佛法的人怎麼度他,你講什麼他都不信,就沒有辦法去度他,他的碗是蓋起來的,再好的牛奶也不能夠放到他的碗裡面,碗朝下的,不信的,你沒有辦法度。
  第二個是碗朝上的,但是裡面裝滿了髒的東西。這個人本身信佛,他也想修行,但是他本身的業障很重,他的腦海裡、心裡想的都是髒的東西。他也接受灌頂,一灌頂就是把牛奶倒到碗裡面,但那碗裡面本身就放了很髒的東西,不是很清淨的碗,是污穢的碗,一倒進去牛奶就變髒了。所以業障非常重的也很難度,他是信的,但他心理上始終翻來覆去,師父教給他的,他接受了,但是跟自己的心合起來就變成污穢的,所以這個也很難度。
  第三個,這個碗是破的。他碗是朝上的,他也相信,只是牛奶一倒下去,就從破的地方漏掉了,是靠不住的。就是說他現在信,一下子又疑惑了,因為他的碗破了洞,這個也難度,他的信心不夠堅定。今天他來皈依盧師尊,明天他想想,不對,我想走我自己的路,不再皈依了,就退出,那是破的碗。所以師父無論如何倒牛奶到他的碗裡面,他始終不能滿,始終漏掉。今天倒了,明天又漏掉,信心不足,他要走自己的路。
TBSN

  所以度眾生也不容易,要找幾個能夠碗朝上,很乾淨,又比較少業障,碗又要好的,沒有破洞的,沒有疑心的,你把法教給他,他整個統統都接受了,這個才叫做「度」,不然就是白花費工夫。不信的、業障重的、疑心病重的,今天信,明天不信;後天信,大後天又不信,有時候來一下子,聽一聽,又走自己的路了,這樣子就是碗本身有破洞的。所以在密教講,有三種眾生很難度,就是不信的、他本身業障很重的、信心不定的,這是很難度的。
  五祖對六祖惠能真的有夠好,祂跟惠能說:「我告訴你最重要的口訣,那麼你必須要自己的佛性自己度,以那個口訣,來把你的人生整個轉變,再用這個口訣去度化所有的眾生。」《六祖壇經》就是這樣子寫的。
  這幾天香港蓮翰上師,他傳真了一封信給我,他說他悟到了。他的悟是什麼?原來他悟的還是「無我」,他說因為「無我」,就不會有「痛」跟」不痛」,就不會有「忍」跟「無忍」;因為「無我」,就沒有「善、惡、病、業」,也沒有什麼「罪」。沒有「我」哪裡來的「罪」,哪裡來的「功德」;因為「無我」,佛陀四十九年何曾說過一個字;因為既然「無我」了,佛陀四十九年哪裡有說法,也沒有說過一個字;因為「無我」,師尊寫作兩百多本文集,何曾寫過一個字,三十多年何曾說過一個字;因為「無我」,就沒有外六塵、內六根、中六識;因為「無我」,連「色、空」也沒有;因為「無我」,何有時空前後方位。「時」是時間,「無我」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沒有前面,沒有後面,沒有方位;因為「無我」,就沒有「生、死」。「無我」哪裡有生,哪裡有死;因為「無我」,又會有什麼「看見」、」聽見」、「念頭」呢;因為「無我」,何有增加?哪有什麼減?「無我」就自然無所住,「無我」也沒有什麼境界可談,「無我」就沒有佛可成,也沒有法可求;既然「無我」,就沒有心,沒有悟,也沒有念頭;因為「無我」,連放下也沒有。「無我」還要放下什麼。因為「無我」,就沒有什麼叫「清淨」跟「不清淨」,連「本自清淨」也沒有;因為「無我」,一切並不成緣說,都不用講,也沒有紙,也沒有字。蓮翰上師就講了,他不管「無我」,因為連「無我」也沒有。他說他能夠領悟至此,是自當繼續努力,實踐並苦參。我覺得這一句跟前面的矛盾,既然「無我」,那你為什麼還要繼續努力,實踐並苦參。
  不過蓮翰上師講「無我」,坦白講,這是金剛經裡面所講的主軸,真的是以「無我法」為第一。我們以前不是講說「無所得」、「無所住」、「無所畏」,你如果「無我」,這三個統統都有了,都出來了。因為「無我」嘛!你得什麼,沒得;因為「無我」,你還住什麼,沒住;因為「無我」,那你還害怕什麼,根本自己都沒有了,你還怕什麼,還有什麼可畏懼的。整本《金剛經》、《心經》,都是在講「無我法為第一」。
  所以蓮翰上師由「無我」然後再講所有他所醒悟到的這些。我告訴大家,他講「無我」是非常正確的,是很接近的接近,因為釋迦牟尼佛寫金剛經,就是以「無我法」為主軸,他悟到的這一點「無我」,也許你們大家也可以想得出來。
  我是這樣子講,這個蓮翰上師你把「無我」再推進一層,不要講「因為無我」。我常常講說為什麼會這樣,你何不想一想,為什麼會「無我」,這個佛陀所悟到的就是在這裡。佛陀說法都講「無我法」,祂是講到「第一義諦」,但是為什麼會「無我」呢?這是釋迦牟尼佛悟出來的。如果已悟到「無我」,這個領悟至此,是不錯的。你以「無我」用在一切的事情上面,你去實踐你的「無我」思想,教眾生「無我」思想,這就是大用,沒有錯。
  但是釋迦牟尼佛所悟的是比「無我」更進一層,更深一層。所以一句話就是要問:「為什麼會無我,你是如何去悟到。」當然你悟到無我應該是很高的階段,很接近很接近,但是你再進一步地想,為什麼會「無我」呢?禪宗講,你以「無我法」,你可以修到很高的阿羅漢;你以「無我法」去說法度眾生,那就是很高的階段,修養到「無我」的境界的時候,那不得了,是真正的聖賢。
  所以佛曾經講,你供養一個無心道人,就等於供養千百億萬的佛。所以「無我」兩個字是很高深的,《金剛經》裡面就是以「無我」為主。蓮翰上師的領悟已經踏在門檻上面,但是他最後講了一句:「自當繼續努力,實踐並苦參。」其實,不用!你只要輕輕鬆鬆地講出,為什麼會「無我」,你不用想太多,這個是釋迦牟尼佛悟到的,真正的第一義諦。為什麼會「無我」?你如果能夠悟到「無我」,那麼狗跟獅子本身就是平等,因為沒有狗,狗是無我,無我狗;獅子也是無我,無我獅,狗跟獅只是兩個名詞,一個無我狗,一個無我獅,兩個哪裡能夠打,都是「無我」怎麼打,那就是平等啊!
  悟到「無我」這兩個字很簡單,我們不是一天到晚在講「無我」嗎?但是佛悟到的比這個更深一層,那麼這是我要問的:「為什麼會無我?」這是釋迦牟尼佛所悟到的,你如果講出來了,就是五祖弘忍跟六祖講的那個口訣,你就得到了。
  今天如果蓮翰上師在網路上看的話,他就知道了,你「無我」當然就「無念」,我們《真佛經》裡面講了,「以無念為正覺佛寶」,為什麼要講「以無念為正覺佛寶」,因為他也是在「第一義諦」裡面,因為是「無我」嘛!你「無我」還有什麼念頭,就是「無念」嘛,「無我」等於「無念」,所以他從「無念」能夠悟出「無我」;再進一層是什麼,馬上佛性就顯出來了。蓮翰上師說還要繼續努力,實踐並苦參,這個當然還是有「我」,繼續努力就是有「我」;那實踐跟苦參,還要很痛苦地去參。他已經悟到這裡了,不用這麼痛苦,很簡單,很EASY,為什麼會「無我」,幾個字就了了。
  師尊剛剛聽蓮仲法師講「萍水相逢,滴水相助」。你只要恭敬多謝,唸佛迴向給他;心中恭敬他,跟他喊一聲「多謝晒」、「唔該」就行了。這個就不用常放在心上。因為你感謝了他,也唸佛迴向給他,祝他平安就行了。
  蓮妙上師她提到「天才跟蠢才」。坦白講我真的是蠢才,蓮妙上師是天才。我這個蠢真的範圍太小,我只懂得佛法。我不是講了嘛,我幾乎只懂得佛法,懂得釋迦牟尼佛的「第一義諦」,懂悟如來的悟。其它的我懂得很少。真的!我車子後面的剎車燈壞了,我都不知道怎麼修,還是蓮滿上師、蓮寧上師幫我,尤其是蓮滿,他以前好像是懂得車子的,他把後剎車燈拔起來,拿著趕快到賣燈泡的地方去對,對是哪一個剎車燈,拿回來幫我換。你叫我換剎車燈,哪一個是剎車燈我也不知道。我會開車,你叫我修車,我一點都不會。所以,我覺得那個時候,蓮滿上師、蓮寧上師,他們真的是天才。
  像蓮妙上師畫畫,真的,她是天才。你看我五十歲開始畫畫,今年我六十四歲,我畫了十四年了。坦白講要我畫像她那一種連我都看不懂的畫,我實在是蠢才啊!這個是有天才才能畫的。像我畫一定要有東西,你說畫CHICKEN我會畫,你說畫兔子我會畫。我這兩天畫了兔子、CHICKEN;畫人物我畫了寒山跟拾得。
  我一直在想,蓮妙上師這種畫,她也教過我,她說你只要給它潑上去,她講說用畫布,畫那一種畫不能用宣紙,因為你一潑W去,紙可能會破掉或者爛掉,要用很多層的色彩去畫,而且聽說水還會從布滴下來的。她在車庫裡面畫,才能畫那麼大張的畫。坦白說,第一個我真的不知道美國哪裡有在賣畫布,也許賣畫的展畫的地方,但是我到目前為止我確實還不知道哪裡在賣畫布。我現在問大家,你們知道畫布在哪裡買嗎?你們也是蠢才啊!怎麼跟我一樣,還搖頭。真的,我連畫布在哪裡買都不知道。
  第二個她用的顏色,你知道,師尊有很多弟子供養水彩,水彩就是畫水彩的,反正我拿起來就畫,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彩。但是蓮妙上師這一種,她的顏色一定是比我十五年來在畫的這種畫的顏色,絕對是不同的。我還不知道去哪裡買這一種顏料,聽說她買的時候不是一小罐一小罐的買,是一桶一桶,像油漆一樣的,那麼大的畫要花多少顏色啊!她挖掉這一層,裡面還有一層,這是好幾種顏色去重重疊疊弄出來的。這個我就真的不懂那種顏料在哪裡買。
  以前有一個油畫家,他剛開始學油畫的時候,他買一桶一桶的油漆,但是我知道絕對不是用那一種油漆去畫的,一定是用特別的油墨去畫的。師尊只會畫用墨磨出來的黑色的墨,還有墨汁,另外很多真佛宗的弟子送給我那些顏料,一罐一罐那種小瓶的顏料。要畫她那一幅畫,要用多少的顏料,一小瓶夠嗎?我看是不夠。如果是很大張的畫,一定是整桶整桶。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她每一桶加多少水,還有除了水以外,她到底還加了什麼,這個就是她的密訣。
  她畫出來的讓人家看了,哇!有那一種很特殊的感覺。你去看了她的畫以後回去,當然你也可以用潑墨,讓顏色染過來染過去,你也可以學,但是你還學不到她那一層很深層的,讓人家看出有意境的那一種味道出來。所以,在這一方面來講,蓮妙上師用在這地方,可以說是她放對了地方。所以她這是她的「用」,能夠用她的畫布跟顏料跟摻下來的水分,以她的構思,用潑墨的方法,啟迪她的東西,形成一種意境的那一種畫,這就是她天才的地方。
  不像師尊,畫了十五年,還在畫一隻雞、兩隻兔子、兩個人。我曾經也想,蓮妙上師能夠用那樣子,我們也來用一下。我叫璧燕法師,她是我的畫僮,就在旁邊幫忙,給我裝水,給我拿顏色。我說,用哪一種紙,她就拿哪一種紙,拿一個刷子,她就拿刷子。我跟她說,我們來畫像蓮妙上師那一種的,她就到Fred Meyer去買噴水的。我用了一次以後就沒有再用了,因為有些噴出來是一塊;有些一噴它不會散開,也不會一點一點密密麻麻地很漂亮;有時候噴出來的很細很密的那一種;有的一噴,一團流下來;有些一噴,就集中在一個地方而已,不會再滲透到別的地方。所以我這方面坦白講,還是蠢才,我還是寫《開悟一片片》好一點。人家老教授也講,師尊《開悟一片片》有意境,終於聽得比較舒服一點。
  坦白講我以前也很想學陶藝。我們小時候學陶藝,就是把一些黏土跟水弄在一起,利用旋轉的方法製造一些東西出來,老師教我們陶藝,就是用黏土把它敷成一條香蕉,水過多了,它就變成泥巴;水過少,它就粗粗的,鬆鬆的,那個也是學問。人家老陶藝家在這一方面,他一定是天才。師尊小學學了以後就沒有繼續了,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那個要燒多少度,要用什麼顏色去染,然後要怎樣旋轉,我還是不會。在這方面我一樣是蠢才。
  蓮妙上師講的,人只要放對地方,你就是天才;放錯地方,你就是蠢才。所以,師尊只好今天坐在這個法座上,當一個有用的人。其中她也提到「平等性智」,其實這裡面也有平等性智,天底下哪有沒有用的人,都是有用的人,只是看放的地方對不對。她剛才也講了平等,大家一律平等,放對了地方,大家都是平等的。
  一般的五藝,佛教叫做「五明之學」,其中就有一種「工巧明」,就是專門做工藝的,像雕刻佛像,這個叫「工巧明」,也是有用的。但是五明當中最有用的就是「內明」,「內明」是什麼?就是佛法。也有一個叫「聲明」,剛才蓮妙上師講的英文,就是「聲明」,所以,我們學英文就是「聲明」。蓮妙上師她講她在英文方面就是蠢才,我的英文也是蠢才。師母的英文比我好,但是我是她的師尊。她很喜歡英文,她沒有時間去學,但是她真的英文也不錯。但是她自認為她的英文當然也不行,跟佛奇比,佛奇的英文比師母好;跟佛青比,佛青的英文比佛奇好,那是當然的。
  佛青的英文,我是聽人家講的,因為我不懂英文,佛青的英文是這樣子的,每一個人寫好了作文到她的手上,她都要修改,她專門改人家的作文,很多懂英文的寫好論文以後都請她改,因為她是學法律的,又是法學博士。她的英文我聽說啦!她是呱呱叫!很好!好得不得了。很多人都跟她求教。她在學校的時候也是編法律的刊物,整個美國世界各地的法律刊物是佛青在編的,她也是一個寫作的人才。所以,她的英文勝過佛奇,佛奇的英文勝過師母,師母的英文勝過我。我的英文現在不敢講,人家有去學,那一個「很好吃」她都講得出來,我都講「yumyum」。小孩子講「yumyum」,哪有什麼「delicious」,我只會講「yumyum」,「delicious」我都講不出來。蓮妙上師講的英文是一個字母一個字母這樣子湊起來的。我的英文比日本人好。
  我覺得蓮翰上師他已經射在門檻上,再進一層,為什麼會「無我」,就是釋迦牟尼佛所悟到的。師尊說法精不精彩啊?底下的人說師尊的說法很精彩。哪一句最精彩啊?最後一句。最後一句是什麼?「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