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09-27 求道之人 為法忘軀


2008-09-27 求道之人 為法忘軀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9月27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德輝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今天聽蓮友法師講到應該感謝常住的上師、法師。其實我們應該感謝每一個人,所有的人,通通都盡了力了,都應該感謝。(眾鼓掌)蓮友法師也談到她爸爸、媽媽申請公寓,很快地,兩個月就一切都可以了,這是非常迅速的。以前好像問過惠雯申請老人公寓要多久,她說最快都要一、兩年,甚至有十年也申請不到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申請到,這個也算是非常迅速,而且有佛菩薩加持。聽她這樣講,我自己也想申請老人公寓。(師尊笑。眾笑)我自己也快了,申請老人公寓應該可以吧!
  德輝上師談的是他一生的過程,可以算是流水帳。哪一年怎樣,哪一年又怎樣,我本來想記的,到最後不記了,因為根本就是流水帳嘛!只有一句話,人生像雲、像煙,雲很快就會飛走了,煙很快就會消失,雷藏寺二十三周年紀念也過去了。他提到「德輝」兩個字,他是早期的弟子,所以把他的德輝兩個字留了下來,因為我覺得這兩個字很好,是「道德的光輝」。他常常提到,因為他是「德輝」,得到光輝,所以他要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
  事實上德輝上師住持西雅圖雷藏寺很辛苦,我們也應該感謝他。(眾鼓掌)尤其在師尊隱居的那些年,他是非常辛苦的。他談到「精進」,每一個受菩薩戒的通通都要守六度精進,菩薩六度之一就是「精進」,希望每一個行者都不忘「精進」兩個字。
  我們再來談《六祖壇經》。五祖看到六祖的偈以後,知道六祖的境界比神秀大師還要高,五祖就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到了六祖惠能工作的地方,那時候惠能剛好在舂米,就是把米糠去掉,把米弄乾淨,正在那裡很辛苦地舂米。五祖就開口講,求道的人應該「為法忘軀」。這一句很重要。我們每一個學道的人,為了佛法,應該忘了身體的辛苦;為了佛法,甚至於什麼都可以犧牲,「為法忘軀」。
  古代的律宗,守戒律非常的嚴格,為了表示「為法忘軀」,有用鮮血來寫經書的,就是刺破自己的指頭,用自己的血來寫經;有的甚至燃指供佛。人的五個手指頭大部分犯業障。你為什麼有業障呢?是因為你的嘴巴會犯了口業;你的身體會有業障是因為你的手,所以他乾脆把手指頭纏著布,點了油,就把指頭燒掉。這個在古代叫做「燃指供佛」,在中國天同寺就經常有這樣燃指供佛的。我不是教大家這樣子做,因為在現代來講這是自殘,很殘酷地自己傷害自己的身體,這個行為,師尊並不鼓勵。
  還有捨身供佛的,把身體捨了供佛。有的人知道燃頭上的戒疤是很痛的,所以他只要犯一點過錯,就去燃戒疤,點的滿頭都是戒疤,頭上戒疤不夠,身上全身一脫光,上半身全部都是戒疤,背上全部都是戒疤。好像他把自己的身體當成油燈,燃這個燈去供佛。「為法忘軀」,很多人有到這樣子很激烈的程度。我們是不用這樣子。師尊以前授菩薩戒的時候也燃了三個戒疤,那是二十幾歲的事情,到現在戒疤還在。
  「求道之人。為法忘軀。」這是教你「精進」。然後五祖又問惠能:「這個米熟了嗎?」問你是不是了解佛法了,你是不是成熟了。不像我們現在五個字、七個字,大家用矇的,意思就是用猜的,好像猜謎語一樣,大家猜。其實應該是在問你:「熟了沒?」你成熟了,才算是成就了,而不是用矇的。五祖問六祖:「米熟了嗎?」惠能懂得五祖的意思,就回答:「米早就熟了,只是欠篩。」就是米一顆一顆的都已經長成了,必須要用篩子把其它的米糠篩掉,剩下熟的米,所以只是尚欠篩而已。五祖一聽非常契合他的答話,就用他的手杖敲碓。中國古代的時候,米放在那裡,然後把米磨成米汁,那一種碓,他就用手杖擊那個碓,擊了三下。這是一個暗示,我敲三下,表示晚上三更大家都睡了的時候,你可以來見我。五祖去看惠能也是偷偷去,不讓人家看到的。
  五祖在他自己的方丈室裡,把他的窗子通通用袈裟蓋住,他會見什麼人,不讓人家從外面看到。惠能在三更的時候,就進到方丈的房間裡面,這個時候五祖就為惠能講《金剛經》。《六祖壇經》裡面是惠能講的,他說五祖為他講《金剛經》。現在講《金剛經》的人很多,以前我的一個師父,樂果老和尚,也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的師父,是我師父的師父,但是也是我的師父,他專門講《金剛經》。我們真佛宗溫哥華蓮慈上師,她好像也把《金剛經》講完了。師尊沒有講《金剛經》。惠能講,五祖為他講《金剛經》,然後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就開悟了,那個時候才叫做開悟。他寫那個偈的時候不叫開悟,因為他寫「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寫這個偈的時候,就有人說這是開悟的偈!不對!是五祖在他的房間裡面跟惠能講《金剛經》,一直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個時候惠能才開悟的。也有人寫這一句給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其」就不用了,剛好是七個字,他說這個就是開悟。裡面還有意義在的,並不是這七個字就是開悟。
  什麼是「無所住」?現在問大家,哪一個人沒有煩惱?如果你現在真的一點煩惱都沒有,請舉手。每一個人都有煩惱,你的心是住在哪裡?住在煩惱上。「應無所住」並不是說我沒有住在我家,我無所住,我現在是流浪漢,我沒有家。不是那個,而是你的心是不是空了,你根本就沒有心,也就是說你根本不住心,任何一件事,任何一個人,都不放在你的心上,這個才叫「無所住」。一絲絲的煩惱,最小最小的煩惱,都不放在你的心上,這才叫「無所住」。所以「無所住」多難,很難的。師尊講過「無所得」,講過「無所謂」。「無所謂」也很難,「無所得」也很難,「無所住」更難。
  這一句話不是普通的話,惠能聽了,其中,五祖把最祕密的話告訴惠能,為什麼會「無所住」你知道嗎?我告訴你,你不要告訴別人!只有一件事情,能夠「無所住」,我告訴你,這個就是佛陀所悟的!所以你們很多人矇答案,就寫「無所住」。我問你,為什麼能「無所住」?這是五祖告訴惠能的話中最重要的,而惠能能夠體悟到這一點,他才能夠成為六祖;不能夠體會到為什麼能「無所住」,就不是六祖。所以你的答案不要寫「無所得」、「無所謂」、「無所住」,我不是問你這個,這個《金剛經》裡面就有。你要回答我,你如何做到「無所住」,為什麼能夠「無所住」,這個是重點。
  惠能聽到以後就開悟,然後跟五祖講,原來自性本來就是清淨的,自性本身也是沒有生滅的,自性本來就是俱足的,自性本來就是沒有動搖的,從這裡自性能夠生出萬法。這是惠能體悟到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最重要的,惠能講出他的見解,他講出他知道了。五祖看到惠能已經大徹大悟了,他說,如果修行人不知道自己的心,你學很多法都沒有什麼益處;另外又講,如果識得本心,已經明心了,而且見到佛性了,他的名叫做「丈夫、天人師、佛」,這個丈夫不是husband,是剛剛德輝上師所講的,眾生能夠調御自己的心,也能夠在眾生裡面以自己的心去調御他們的,這個才叫丈夫,我們稱為「調御丈夫」。
  調御的意思就是,我們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剛剛好,好像在拉手提琴,要把手提琴的弦調得剛剛好,鋼琴也有很多的弦,有專門調鋼琴弦的師父,他會把弦調得剛剛好,這一種功夫就是要調御。你如果能夠把自己的心,調御得剛剛好,就是「調御丈夫」,就是「天人師」、所有諸天的師父、人間的師父、人天導師,就是佛。得到真正覺悟的人就是佛,這是五祖講的。
  我們看了《六祖壇經》以後,這個「無所住」也有人寫來。如何你的心能夠「無所住」,什麼道理能夠讓你的心「無所住」,為什麼「無所住」,這個是五祖在告訴六祖的時候,把他的心要口訣傳給了他,印可了他,他才能夠成為六祖。今天師尊也是能夠悟到為什麼能夠「無所住」。其實這世間的人大部分都是有住,沒有人「無所住」的,能夠「無所住」的那就是佛了。像我們修行有得到神通的,他的心就住在神通上面。佛為什麼不叫人家學神通,為什麼祂會罵神通,去責備有神通表現神通的阿羅漢,為什麼?是因為他們的心住在神通上面,不是住在真如上面,連真如也不能住;而應無住才是真如,所以佛不喜歡神通。
  我們學佛有很多人在比,我覺得藝術也是在比。師尊今天畫一幅畫,全部都是黑的,只有一點點紅的,我的標示就寫走向光明。你在畫畫的時候,你心是在畫畫上面,你就住心在畫畫上面,畫得好,畫得不好,,你心在「好」上面,心在「不好」上面,你都有感覺。那些政治人物心在權位上面。那些貪官,心在錢上面。作生意的,心在錢上面。有很多上師,心在地盤上面。想要成名的,心在名上面。所以文殊師利菩薩有一個偈叫「前三三後三三」,什麼是「前三三後三三」,根本講的就是「無所住」,前面走三步,後面走三步,你到底有沒有動,本來就沒有動搖,沒有動搖是什麼,是「無所住」。所以佛法講的,是根本無所住。
  師尊任人家如何批評、誹謗,我不住心。(眾鼓掌)不住心就不傷心,誰能夠傷害我。我也曾經被人家講當面講喔!我要殺了你!我無動於衷,不住我心。我也被人家罵,我也不還嘴,我不住心,我從來不放在心上。因為你只要一住心,你就違背了「真如」,你講的開悟根本就是假的。告訴你,德輝上師剛才講的流水帳,是煙、是雲,雲會走過去不見的,今天的雲不是昨天的雲,煙是會消失的。有人以為愛情是永恆的,你以為愛情很甜蜜,愛情是沒有的。
  有三件事是人不能躲掉的,一個是「老」,一個是「病」,一個是「死」。「老」也可能讓愛情變成雲煙,因為老了,你說還有愛情嗎?有的人說,有啊!我跟我老伴,好得很!這樣我算失言,因為老了還有愛情。「病」有沒有愛情?有啊!我推著輪椅,兩個人也是很相親相愛!哇!我又失言。最後一個,「死」有沒有愛情?你說,有!別人也許有,同年同月同日死,真是太偉大。我不敢講,因為我沒有那種愛情的心,我的心也不在愛情上面,因為同年同月同日死,下輩子又要在一起,你不覺得辛苦嗎?!(眾笑)這個愛啊,什麼幾世夫妻的,有弟子以前跟我發願,說要跟我做七世夫妻,結果好像幾年後,她就已經發出瞋怒的心,七世夫妻都還沒有一世,連開始都沒有哦!就已經發出瞋怒之心,差一點要我老命。
  今天我本來準備了兩個笑話,但是都不契合《六祖壇經》裡面所講的。很重要的一句話,「無所住」,為什麼能夠「無所住」。今天有一個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白雲雷藏寺來的蓮花浩民師兄,他是一位高人,長得比我高的人。(師尊笑)他的眼光很獨到,見地也不錯。「這個米熟了嗎?」「半生半熟。」很不錯了。我看他的見地大有可為,如果你想出家的話,歡迎你。(眾鼓掌)這位是我可以公開的,因為現代跟古代不同,我公開他是蓮花浩民,他的見地非常的深,而且腳步踏得很穩,是很不錯的一位高人。
  另外有一位我認為他也是很不錯的,他把東西寫出來,我認為他已經在紅心的邊緣,可以講說踏在門檻上了。但是我多問他幾句,他就居然講到東,又講到西,又講到南,又講到北,那就不對了。以前你講的已經踏在門檻上,我再問幾句,他居然矇來矇去。我說你糊塗啦!把舊的東西拿出來看,那個才是啊!他也算是一位高人,但是要做到真正的「無所住」啊!
  我今天問了蓮花浩民,你想一想,你所答的應該是不錯了,但是你應該反過來想,反過來參,你如果反過來參,馬上把答案就講出來了。你跟我講的剛好是在地底,我跟你答的剛好是在天。你為何不再倒轉一下呢,你如果再倒轉一下,你就明白了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的。因為惟有這個才是「無所住」,離了這個就絕對沒有「無所住」。所以我剛才問大家,你們現在如果沒有煩惱的,把手舉起來。如果完全沒有煩惱,如果是真實的這樣的一個人,他跟佛是沒有差別的。你看上師證書裡面有幾句話,「斷煩惱」、「了生死」,這兩個重點,是上師最主要做的,然後要廣度眾生,把你所得的方法去教導眾生,絕對沒有對立的,是絕對的真理,絕對的真如。
  我已經先點了一位,就是特別受到邀請,從加拿大Calgary白雲雷藏寺過來的,師尊要看看他的──蓮花浩民。我聽說他的妻子答應他出家喔!他們沒有小孩子。如果他說,我父母沒有答應我出家,我會問他一句:「你的父母是誰?」還要加上一句:「你還有父母嗎?」有!他的爸爸、媽媽還健在,但是我明明知道他有父母,我為什麼還問他「你父母是誰」?還問他「你有父母嗎」?我今天晚上講的,就是這個千百年來最大的謎題。嗡嘛呢唄咪吽。(眾鼓掌)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