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09-21 認知空性 任運自在


2008-09-21 認知空性 任運自在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9月21日美國彩虹雷藏寺週日「瑤池金母護摩法會」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瑤池金母大天尊。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各位同門,大家午安。
  今天的護摩,我們有遠地來的瑤池金母,我們敬禮台灣瑤池金母總堂的瑤池金母,另外還要敬禮台灣石壁部堂的瑤池金母。這一次來的瑤池金母很多。所以,我相信這一次的護摩是非常圓滿而吉祥的。我們感謝尊貴的瑤池金母大天尊放光加持報名眾等,令所有祈願的人都能夠得到圓滿;令幽冥眾生都能夠往生清淨的佛國。
  上一次護摩的時候我談到喜金剛,我講「我就是佛陀」、「我就是金剛薩埵」、「我就是喜金剛」。為什麼呢?因為是「開悟見性」的緣故,能夠明白所有的諸佛菩薩、金剛、護法、空行諸天的一切祕密。上上個禮拜我談到「地、水、火、風」。剛好今天有一個新加坡的弟子寫了一個紙條給我。他寫的是:「難道連地球都是空的嗎?」他的問題就是,難道我們現在所住的地球都是空的嗎?
  因為我明白諸天的一切祕密,所以我這樣子講,這個地球是暫時有的,暫時的地球,現在是有的,以後它就是空的。這個「有」我們很多科學家都已經證明了,地球的產生是因為這個宇宙之間爆炸了以後有很大力量的撞擊,在每一個地方凝固了以後結成一個一個的星球。地球的形成就是因為撞擊,其中的很小的一部分就形成了地球。
  地球的存在是有時間性的,並不是說它本來就是存在的,而是經過了種種的宇宙洪荒變化形成的,有一天它照樣的會消失掉。所以,它有生命的。以前我在讀測量學校的時候研究「地質學」,有所謂的造山運動。你看從崑崙山一直下來的造山運動,每一個造山運動好像是一張大紙一樣,一推,它會形成一個一個像海水的波浪,從崑崙山下來的一層一層的波浪,有的低,就變成平原;有的高,就變成山,這個叫做造山運動。整個地球的造山運動,滄海跟桑田之間,已經過了七次的變化。地球是有變化的,也是在無常之中變來變去。所以,我們在喜馬拉雅山的最高峰,可以拿到喜馬拉雅山的鹽,為什麼山頂上有所謂的巖鹽?是因為以前的山是海底,現在的海底是山,所以叫做「滄海桑田」之變,已經有七次,是科學家研究出來的。
  我所謂的「開悟見性」當然是有幻身的成就。我了解到一個星星,距離我們的地球並不是很遠,十八天可以到。航空器(太空船)只要飛十八天就可以到達那個星球。那個星球只有我知道,叫「達美克星」。將來我們真佛宗的弟子都可以移民到那裡去。(師尊笑,眾笑)為什麼現在的科學家還不能夠看到「達美克星」?這一顆星有與地球一樣的大氣層,它把整個地球包圍起來,就像土星一樣,它外面有一個環狀,一個非常漂亮的虹彩把它圍繞起來。達美克星是被一層白色的光氣把它圍繞起來,它沒有黑夜,它自己會發光。在所有的天文觀測的儀器裡面,你看不到它的。因為它外面有一層白色的氣把這個星球包圍起來。我告訴大家那個星球,大家不要驚訝,那就是我發現的。(眾鼓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尋找香巴拉的淨土,那一個星球就是香巴拉淨土。(眾鼓掌)所以,很微妙吧!沒有人知道香巴拉在哪裡,真正的香巴拉在達美克星。
  因為我開悟見性,修行喜金剛有了幻身,以幻身,就可以了解諸佛菩薩、護法、金剛、空行跟所有的天。這講起來好像是「Star War星際大戰」。宇宙之間真的有很多的星,真的有很多的無形,我們所講的諸天、空行,都是無形的;在天文裡面所出現的九大行星,地、水、火、風,跟月球,跟金、木、水、火、土,跟海王星、冥王星,這些星排列起來一直到太陽,這些是你眼睛所能夠看到的。但是在佛教裡面所謂的空行,你就看不到了;所謂的諸天你就看不到了。
  師尊為什麼能夠知道空行,能夠知道諸天呢?因為我每一次做瓶氣,吸進一口氣,這個氣在寶瓶裡面存了一下子,就沿著我的脊椎一直往上走,一直到了頭頂頂竅這裡,然後再轉向下來,在泥丸宮這裡形成一個眼睛,然後這個眼睛放光出去,你就能夠看到無形。所以,你怎麼了解慈惠堂、石壁部堂瑤池金母來了呢?你怎麼能夠知道慈惠堂總堂瑤池金母來了呢?因為是用我的眼睛看到的。(眾鼓掌)不是用我這兩個眼睛看到的,是用我中間的這個眼睛看到的。
  所以,你們灌頂第三眼,要懂得修第三眼,把你的氣凝結在天眼的地方,每一次把它凝結,觀想成為一隻眼睛,然後把氣從眼睛的中間出去,等於放光出去,射出去。有一天你也會看到!但看到的時候不要精神狂亂。因為你以為你只有一個人在睡覺,其實是很多人在陪你睡覺。(師尊笑。眾笑)你突然間有第三眼,發覺怎麼你床邊多了一個人,就精神狂亂,就很緊張。你有第三眼的人,有的時候很緊張,他就整個顛倒了。
  像我們彩虹山莊有很多的水子靈,我走到那裡的時候就合掌一下:「阿彌陀佛!」大家都感到奇怪了,那裡都沒有東西,怎麼師尊跟他「阿彌陀佛」!我是看到東西啊!你們當然沒有辦法看到。因為是師尊,如果換了是別人,你就把他帶到精神科去,檢查他這個腦袋有沒有問題,怎麼突然對著虛空之間「阿彌陀佛」!你有了天眼以後,如果你不能善用你的天眼,是會有精神錯亂這個現象。
  很多精神病院裡面的人,有些是真的可以看見。有一個精神醫院的笑話,院長問一個精神病患:「你為什麼說你是教宗呢?」他就講:「是上帝跟我講,我是教宗。」旁邊有一個女的來了,她說我沒有跟你講啊!那個女的自認是上帝。為什麼他們會認為自己是教宗,是上帝,我覺得在冥冥之中,他們也能夠看見一些,但是他們被這種無形的東西所愚弄,他一直認為自己是教宗,因為一個無形的告訴他,你就是教宗,這個無形的自稱為上帝。
  有了天眼以後,有時候也會有精神狂亂的現象,因為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所以,我們在精神很篤定的情形之下,才能夠認識整個顯現出來的諸天跟整個空行的世界。師尊本身不怕鬼。有很多弟子,也有外人來找師尊,寫信來求,說受到靈的干擾,而且他還可以計算,他已經受到一千多個靈的干擾。我跟蓮寧上師講,遇到這種信,有靈的干擾你就跟他講去找盧勝彥,不要找我,去干擾盧勝彥。請那一千多個靈來找盧勝彥,來找我,我幫你設法。所以你們有什麼靈的干擾,不要怕師尊生氣,儘管講,你們去找我們的師尊,不要來干擾我,找我就好。(眾鼓掌)
  你看吧!宇宙之間的確是不凡的,你以為幾千倍幾億倍的天文望遠鏡可以看到,你不知道星球也有無形的,佛菩薩也是無形的,諸天也是無形的,有多少的無形在裡面,豈是天文望遠鏡可以看得見的。
  我見證到我的真如佛性,我昨天晚上講的,你一看到就是永遠看到。但是,你不能說像惠能寫的那個偈去做:「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因為這個偈是「空」。
  我做一個比喻給大家聽,有一部飛機飛行在兩萬公尺的高空,突然間機長跟副機長從駕駛室衝出來,跑得好快,跑到門邊,那邊有一把斧頭,兩個人拿著斧頭,又趕快跑回駕駛室。乘客覺得很奇怪,就問機長:「有歹徒劫機嗎?你們兩個拿斧頭要跟他打。」機長說:「不是的,你們坐好,綁好安全帶,安靜地坐著。」「那一定是機械故障,你拿斧頭,不是對付歹徒,那一定是飛機故障。」他說,「也不是。」那乘客再問機長:「不是歹徒劫機,也不是機械故障,那你們兩個拿斧頭做什麼?」機長到最後沒辦法說:「老實跟你們講,我們兩個剛剛走出門外,那個門被反扣起來。你知道駕駛室裡面沒有人在駕駛,是自動駕駛。」這個就是「空」。
  你真正進入「空」裡面,你的飛機就沒有人駕駛,你的心就沒有人駕駛,很可怕的。一進去有可能神魂顛倒,像飛機沒有人駕駛一樣,它就是亂飛,亂了分寸,就精神狂亂。進入空境,飛機亂飛了,前面有飛機來你也不會閃,也不會上下;前面有很高的山,或者前面有什麼狀況,你飛機也不會停,因為沒有人駕駛嘛!「空」就是這個樣子。所以你要小心惠能的「空」──「菩提本無樹」。
  我到了歐洲,到維也納森林,看到了蕭伯納的菩提樹,蕭伯納寫的「菩提樹」那首歌你們還記得嗎?(師尊哼唱)「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眾鼓掌)我們看到菩提樹啊!菩提本來就是樹啊!到了佛陀證悟的菩提樹那邊,那一棵菩提樹還是菩提樹啊!怎麼「菩提本非樹」呢!我們看到的菩提樹就是「有」的境界,惠能所看到的菩提樹就是「空」的境界。你相信「有」,你不會往菩提樹的上面走過去,因為你一定撞到菩提樹。我們只能夠學佛陀坐在菩提樹下打坐,我們看到「有」的世界是怎麼樣子。蕭伯納寫這一首歌曲,真的在菩提樹旁邊有一個井,井的旁邊有一個小型的HOTEL,在HOTEL大門的前面真的有一棵菩提樹,這個是實有的世界,是真的有,並不是想出來的。惠能講說「身非菩提樹」,菩提樹也不是身,這是惠能他已經達到了空境。
  但是,這個空境不可以進去的。一般人進到空境你就神魂顛倒,產生狂亂。你必須要還有一個駕駛員,駕駛你這個飛機,駕駛你這個心,你才叫做「明心」。你了解了「空」,才能在「空」裡面運行任運,這個是很重要的。所以,小乘佛教講「有」,像東南亞國家──泰國、緬甸、柬埔寨、越南這些小乘的佛教,他們講「有」,大乘佛教講「空」,但是要認識「空」,我們才能夠在「空」裡面駕駛這一部飛機。
  所以,我要告訴大家的是說,將來跟大家講「空」以後,你們還要懂得「空」,認識這個「空」,了解這個「空」,你能夠在「空」裡面任運,才能夠像師尊一樣能夠自在。我說很多修行人進入了空境以後,就精神狂亂。所以有的人講說:「禪定很危險的。」我說:「什麼危險?」「禪定到最後,每天都有很多佛菩薩跟他指示,叫他不用吃飯,不用睡覺,你已經快成佛了。」人一直瘦下來,他的人都快變成殭屍了,還說我已經成佛了,我已經成就了,我已經見性了,我已經開悟了。師尊說:「你開悟什麼?先去吃飯吧!」他說:「佛菩薩叫我不用吃飯的,我可以活。」「那死了怎麼辦?」「死了!我就成佛啦!我現在就是佛了。」每一個講開悟的人變成這樣子,在精神醫院也很多的。
  你學禪宗,天天在打坐,打坐到有一天,看見了菩薩來了,菩薩帶他出去,去遊山玩水。他的家人打開他的房間一看,完了!他躺在那裡,口中流水,呼吸很細微,帶他到醫院去打針救他起來。他跟他媽媽講:「你是我兒子。」跟他爸爸講:「你是我孫子。」他已經亂掉了,什麼都亂掉了。打坐會不會這樣子?禪定會不會這樣子?也有人這樣子,為什麼?因為他進入「空」,不知道「空」,不能任運,只曉得你可以看到,看到就受迷惑顛倒,因為很多的幽冥變化成為菩薩;很多的鬼也變成佛;很多的魔來干擾。所以,你認識了空以後,一定要很篤定的,不能夠精神狂亂的,你才可以真正的修行。
  我這樣子一講可能很多問題就來了。很多人說我相應了,「那我的相應是不是真的,我看到我的本尊來了,跟我相應了,是不是真的?」我告訴你,很多說相應的人產生高傲的心,不得了的,他已經入了魔都不知道。他什麼都不懂,佛的教理也不太懂,他只是學禪定,一學禪定看到菩薩來了,他說:「我有感應了,我開悟了。」他每天就很驕傲地走來走去:「我比上帝還大,比台灣的媽祖還大。上帝是我的佣人,上帝常常端茶來給我喝。」他以前看到師尊還頂禮,現在他比師尊都大了。師尊說:「怎麼會變這樣,講開悟了變成比誰都大,眼睛看上面了。」他現在很偉大,我說:「你為什麼變那麼偉大,到底是你持咒持了幾百億遍以後變那麼偉大,還是唸金剛經唸了一百億遍以後就變那麼偉大?」「不是!我相應了。」「那你現在要怎麼樣?」「我要去度眾生啊!」他接近精神崩潰的邊緣。相應不會那麼大的。
  其實明心見性了以後,我們認識的,眾生都是一樣平等,師尊講不捨一個眾生,就是因為明心見性以後,知道眾生都是一樣平等,都一樣具有佛性,沒有誰大誰小。(眾鼓掌)而且精神一定是篤定的,你雖然有第三眼,能夠看見,如果是魔來,或者是一些不好的東西來,出現在你面前,你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這個菩薩的身上照樣存在,而且發出光亮,放光,更加的光彩,這是真的菩薩來。如果你唸一句「嗡。咕嚕。蓮生悉地吽。」這個菩薩馬上消失掉,就是假的。你看到你的本尊來。你就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這個「吽」字一出去,你的本尊如果消失了,那就是假的。你的本尊如果放光發亮,這個就是真的。告訴大家這個訣竅,免得被愚弄,免得到時候看到師尊還踢師尊一腳:「我相應了!我現在已經開悟明心了!」一腳踢過去,師尊倒楣!
  我講實在話,我現在很怕有時候他講說「他開悟了」,我都要小心避遠一點。有一天有一個人打電話給我說:「你是師尊嗎?」我說:「是啊!」他說:「我開悟了。」我說:「我去看你好不好?」「不用了!」「我開悟了!」終於有一天我看到他,他是在精神醫院裡面。真的開悟會變成這樣嗎?就是說他佛、魔都弄不清楚;真的、假的,他也弄不清楚;「實在」跟「虛的」,他也弄不清楚。記得,如果你們看到什麼,就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如果祂還放著光,那就是真實;消失了,就是假的。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彩虹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