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09-20 一明永明 一悟永悟


2008-09-20 一明永明 一悟永悟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9月20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上師蓮火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蓮金法師提到,感謝所有的義工同門;我在此也一樣的感謝這一次法會所有的義工同門。另外,蓮金法師講「人成即佛成」。我們做為一個修行的人,是真的要把自己本身為人的基礎統統要做好,這樣子成佛的基礎就已經有了,所以也可以講「人成即佛成」。
  蓮火上師提到「當下」跟「無常」。首先他提到台灣豐原到后里的后豐大橋斷裂的事情。我常常告訴大家,大家開車的時候要小心一點,只要前面的車子突然間不見了,你就要趕緊剎車,停到一邊去或者趕快回頭。這不只是在台灣,在美國也是一樣,美國的危橋也是很多。
  我開車的時候總是跟著別人的車很近,師母一直警告我說,不要跟這麼近。我跟那麼近是有原因的,我要看前面的車子會不會突然間沒有了,那我就要緊急剎車。這個要小心一點,這是開車之戒。因為事實上在美國很多橋的,你以為是在馬路上走,事實上它是架空的。
  另外,蓮火上師提到出家不會頭髮白。他有先見之明,頭髮一白就把它理掉。所以,出家人不會頭髮白,這是真的。你看現在很多人五十幾、六十幾、七十幾,頭髮都白了。我們永遠都不會頭髮白,一看到白頭髮就理掉,還是出家好。
  蓮火上師講「當下」跟「無常」。事實上是真的很無常的,婚前婚後就是無常。我以前講過一個笑話,有一個老婆對她的老公講,假如我掉到水裡,那你會趕快來救我嗎?老公想了好久,我哪有那麼幸運,怎麼可能碰到這種事。(眾笑)人生是無常的。我年輕的時候在台灣大甲溪游過泳,那個時候我是在測量中興嶺,然後我到了東勢,中興嶺離東勢很近。沒想到現在大甲溪淹大水,那麼厲害。我以前在大甲溪游泳都很舒服,大甲溪那裡也會變成危橋,實在是無常啊!
  現在我們再談《六祖壇經》。上一回提到神秀大師在廟的走廊,在一個「五祖血脈圖」跟《楞伽經》的變相圖的中間,他寫了一個偈。五祖很讚嘆這個偈,晚上的時候,祂就把神秀叫到祂的房間裡面來。五祖講,你寫的這個偈,對一般人是不錯的,有利益的,但是離「明心見性」還沒有入門,還是在門外。神秀大師講說,我並不想要祖衣,或者是傳承成為六祖,我是想讓師父看看我有沒有智慧。五祖就很坦白跟他講,因為你寫的那個偈還沒有入門,還差得很遠,你回去好好再想一想,再寫一個偈,寫好再呈上來給我看。神秀大師聽到,汗就流下來,覺得心裡也不知道怎麼說。
  五祖跟神秀講,所謂的「明心見性」,是你明心見性以後,一切時中,任何一個時候,一切皆可明心見性。沒有說,今天我明心,明天就沒有;後天我見性,大後天就沒有。是一切時中,你都明心見性。今天盧師尊跟大家講,你只要是真正的明心見性,開悟了,一開悟是永遠的開悟。絕對沒有說,一下子我看到晴空萬里,一下子又烏雲遍蓋整個虛空,不會的。一明永明,也就是說你這個開悟是最大的,無上的開悟,一明白了就永遠明白,絕對沒有迷的時候。眾生都是在迷當中,在迷惑裡面,很難得明白。你突然之間,我好像開悟,明天又想,好像不對。這個不算是開悟,這只能算是小悟,小小的、很小的明白而已。真正的明心見性,是大的開悟,是一悟永悟,沒有迷惑的時候。這是要特別跟大家說明的,不是在賣關子,是真實的。
  神秀大師聽到五祖講的話,回去以後,他心裡當然沒有很高興,因為他偈作出來了,師父跟他講說還沒有入門。他回去就想,怎麼樣子才叫做「明心見性」呢?神秀大師就得了憂鬱症,depression,他就很憂鬱,悶悶不樂,心情不舒服。我告訴你,開悟的人不會得憂鬱症。他因為開悟了,所以很大的獎落在他身上,他也是如如不動;如果沒有開悟,得到大獎早就溜了,因為人家都要跟他借錢。我們的上師看到他得到大獎了,就會跟他講:「donation。」有的跟他借錢,有的要他捐錢,他嚇得都跑了。所以還是不要得大獎好,得大獎就都跑了。
  開悟的人得大獎也不會狂喜,平常;有大的災難來也不會很悲傷、平常;遇到什麼事,平常,很尋常;就算無常來了,也是平常,也是好事啊!往生清淨佛國,更應該高興才對,都是好事。所以開悟的人是這樣的;不是開悟的人,心理上有時候非常的歡喜,有時候就會非常的悲哀。
  這個時候,惠能還是在做祂的工作,祂沒有到大堂,也不知道是誰作的偈,也不知道師父講了什麼,祂什麼都不知道,仍然在做祂的工作,舂米啊!砍柴啊!祂做了八個月。突然間有一個沙彌,所謂沙彌就是沒有受俱足戒,只是受了沙彌戒,未滿十八歲的沙彌從那邊走過去,他在唸那個神秀大師的偈。惠能聽到了,祂雖然不識字,卻聽得懂他講的意思,祂知道這個偈是沒有見性的,是離見性很遠的。然後他就問這位童子這個偈是怎麼來的,童子就像布袋戲演的一樣,咚咚咚,三聲一響,惠能就清楚了。
  惠能一清楚,祂請這位沙彌帶祂到大堂去看這個偈。這個沙彌就說好啊!你一個南方人,不識字,又做粗重的工作,又笨笨的樣子,還要看什麼偈,莫名其妙。沙彌看不起惠能,但是他還是帶祂去。去到那裡,惠能就請沙彌講解給祂聽,沙彌就講:「身是菩提樹。心是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惠能聽了以後,旁邊剛好有一位居士走過來,這位居士叫做張日用,他是一個縣官的隨從,就等於當時江州縣長的幕僚,他也是信佛的居士。惠能就跟張居士講,祂說我也想作一個偈。張居士說你不懂得怎麼作偈,而且你是下等人,這個偈是師父的上座弟子教授師他寫的,你一個下下人如何寫偈啊!他也看不起惠能。惠能就講了一句話:「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上上人有的時候他的智慧會被蒙蔽起來。
  惠能因為不識字,祂請張日用居士幫祂寫偈。祂說,我唸你幫我寫,惠能的偈就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剛好跟神秀的相反。這個偈就是很了不起的了,但是仍然沒有開悟,只是這個偈接近開悟,在我來講算是踏到門檻了。
  各位有很多人寫偈給師尊,寫你們的開悟、領悟。我說啊!都沒中。但有好幾個爬到門檻。有一個比喻,以前我們流行穿襯衫,有方格子的,有人就把襯衫上每一個方格子裡面都填上一個號碼,編上一、二、三、四……,整個襯衫都有號碼。有人就問了,現在流行方格子的襯衫,你為什麼要把它填上號碼,有什麼好處?他說有好處,就是你哪邊癢的時候,就跟你的朋友報出那個號碼,說,拜託你,在十七號上抓一抓。(眾笑)我說填上號碼也真的是有好處,師尊的開悟就像一個方格子,中間有號碼,我穿方格子的衣服,你就是要搔到師尊的癢處。
  惠能的偈,剛好抓到癢處,大家也寫了「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呈給師尊看,師尊一看,哇!通通都踏在門檻上。但是我們不能仿這個偈去寫,師尊以前寫過的你們也不能寫,祖師以前寫過的也不能寫,要寫出你們真正的悟境的,你們才可以寫。這個踏在門檻上,是真實的踏在門檻上,而不是去模仿古德、祖師,你去模仿來的一看就知道了。祖師跟祖師之間的談話之中,都有他契合的機緣在裡面,你不能隨他們講,你要講出自己的心得,這絕對不是打高空。
  有一個人到紐約,他提著一個皮箱,在人很多的地方,就把皮箱放下來,然後他兩個眼睛看著虛空,一隻手指著虛空中的雲,哇!那個雲好漂亮!好像龍喔!又好像鳳喔!旁邊很多人走過去,看這個人看著虛空,手一直指著虛空,大家也過來看,他在指什麼東西,看不清楚,就一大堆人都擠過來,變成很多人都在看那個虛空。這個時候,那個人把箱子打開,賣望遠鏡!(眾笑)每一個人都搶著買望遠鏡來望那個虛空。這個叫做打高空,其實虛空沒什麼,只是雲。他是在賣望遠鏡的,他想出一套推銷的方法,就是望向虛空,手在那邊指,哇!大家真的都過來看,看了半天看沒有。
  師尊不是叫你們看沒有,是真的有。師尊不是打高空,師尊沒有賣望遠鏡。這個偈是踏在門檻上。佛教有很多部派,其中有一種叫「說一切有部」,說一切通通都是「有」的;也有說一切都是「空」的「說一切都是空部」。「說一切都是有部」、「說一切都是空部」,分成這兩個部,一個是「有部」,一個是「空部」。神秀大師的就是「說一切有部」,惠能大師的就是「說一切空部」。在佛教裡面,很多派別都談到「有」,談到「空」。佛心宗這個「空」是祂的門檻,你要進到「空」裡面,但是你要認識這個「空」,不是打高空的「空」,不是頑空的「空」,而是進到「空」裡面,能夠知道「空」,這個才是真正的「明心見性」。
  你必須要知道「空」,為什麼「空」,你悟的時候是要悟到「為什麼」。為什麼「菩提本無樹」,為什麼「明鏡亦非台」,為什麼會「本來無一物」,為什麼會「沒有塵埃」。問的是「為什麼」。所以五祖一看到,有人在神秀的偈的旁邊又填了一個偈,祂過來一看,講了一句話,還沒有見性。五祖就拿起鞋子把惠能的偈擦掉。
  為什麼五祖要這樣子做呢?因為當初有很多和尚,好像我們這些上師、法師、教授師,統統圍過來看六祖惠能的偈。一看,哇!非常的驚訝,說怎麼有跟神秀大師打對台的偈出來呢!而且寫的好像是有他的道理。五祖過來一看馬上就說,沒有見性,就把它擦掉。
  師尊也是一樣的,師尊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有很多弟子呈偈,這些偈有些是亂射的,射到虛空,自己就掉下來,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也有幾個師尊看了說,這個是踏在門檻上,師尊雖然很驚訝,也是講說沒什麼了不起,很接近而已,就差那麼一點。聽得明白我話的,就是最後那一句,就差那麼一點,這就是了不起的,很接近。一點就是幫你點醒「為什麼會菩提本無樹,為什麼會明鏡亦非台,為什麼本來無一物,為什麼會沒有塵埃」,就差那麼一點。
  所以你們再寫來吧!有幾個已經踏在門檻上,他們真的很了不起。而且我告訴大家,全部都是在家居士。蓮萬法師他跟我講,「無來無去」,我說這是踏在門檻上,只是不是你的。「無來無去」有人講過,師尊也講啊!沒有來也沒有去,沒有什麼事,那是廣欽老法師講的,無來無去,沒有什麼「代誌」,那是廣欽的開悟偈。蓮萬法師你再找一個新的。然後我問他,為什麼是「無來無去」,蓮萬法師說「本來就存在的」。「本來就存在」是我的,我講過啊!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子的。那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你再想一句,「本來是存在的」應該怎麼講。你必須要找一個更加從來沒有人講過的,不是師父講的,也不是古德講的,也不是祖師講的。我所悟到的,絕對不是古德講的,祖師講的,也不是釋迦牟尼佛講的。
  所以不要講過去人家講的。像師尊這個太極拳的金雞獨立、白鶴亮翅,也是太極拳的招式,找一個新的來講。這個很多事情的真相實在是很難講。像師尊最怕打針,開悟的人也怕打針,會痛。我是最怕打針的人。我見到護士就問她:「你打針會不會痛?」護士就跟我講:「我做護士二十幾年。」我一聽到這裡就放心給她打針。哇!痛死了!那護士還沒有講完:「我打針二十幾年,從來沒有一個不喊痛的。」(眾笑)真的!美國的護士給我抽血檢查的時候,她找不到血管就亂插,我痛得要死。台灣的護士是有一套,眼睛連看也不看,把你的手拿起來擦一擦,隔空一戳就打中血管,憑她的經驗,她可以聽脈搏的聲音,打中血管比較不痛,台灣的護士就有這種本領。我的手很細,細皮白肉,看不到血管,叫你握緊,血管還是不浮出來,那個血管動脈還是靜脈,還是浮不出來,只看到稍微有一點青青的,細皮白肉。佛青也是一樣,她血管也是看不太清楚。
  今天告訴大家,五祖說沒有見性是真的;一般翻譯《六祖壇經》的人就把他講成,五祖講說沒有見性,其實是見性的。把它翻成見性的,其實是不對的;因為如果是見性的,那麼六祖惠能就已經是開悟的,不需要再由五祖去給祂接引,再傳祂法印,不需要。也不要再去跟祂講,因為祂已經了解,已經知道「空」。但是你知道「空」,你要進去裡面,真正去了解「空」,而不是打高空。
  我們今天很多人都知道什麼是「有」,「有」都會變成「空」;我們知道「無所得」,因為你再有錢到最後也是「無所得」。得的是誰,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真的有所得嗎?也不會有所得,是暫時得。得的是你的孫子?你孫子會有所得嗎?也是「無所得」。因為還有曾孫。每個人只是暫時擁有,就像你的身體一樣,有一天無常一到,身體也是「空」。我們蓋真佛密苑、雷藏寺的時候是新的房子,以後就變成老房子,有一天實在老得不堪用,把它剷掉,也是空。你不要以為你那一部車子可以開永遠,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剛買來的車子開了三十年後就變成老車、廢車,就等於報廢了,「空」的。大家都知道「有」會變成「空」,但你在「空」裡面,你能夠知道為什麼是「空」嗎?為什麼?你在「空」裡面能解釋那個「空」嗎?能夠曉得那個「空」嗎?
  所以你悟到了以後,佛陀在菩提樹下悟到了,喔!原來是這樣,一悟永悟,祂就成為覺悟者,就是佛。只要照這個覺悟去做,你就是真實的佛在人間,你真的能夠做佛事,能夠度化眾生,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希望每一個人去參的時候,你要了解什麼是「有」,什麼是「空」,你提到了「空」,就是踏在門檻上。你如何去知道「空」到底是什麼,這一點就是我要問大家的。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