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8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2008-09-06 修行了業 成佛作祖


2008-09-06 修行了業 成佛作祖
修行了業 成佛作祖
<佛王蓮生活佛2008年9月6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嶝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講師、助教、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
  剛剛聽蓮漣法師談的,她第一個提到師尊隱居的事情,這個時間將近五、六年。現在大概是2006年、2007、2008,差不多出來兩年多。我是有講,可能我在跑了幾個國家以後,或許也會隱居,只是Maybe。不過,不管是出來度眾生或者是隱居,其實也都是一時的現象,其實真正的,有一天就是永遠的隱居。這個永遠的隱居是每一個人都要的,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永遠地消失,不會再出來。所以我們行者要注意,每一個人到了有一天,一定是永遠的隱居。
  蓮漣法師是用她的心講出她的話,但是我覺得也不用太傷感,在這個世界上都是這樣子的,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們修行到了一個境界以後,不用太傷感,很平常。隱居也是平常,出來也是平常;永遠的隱居也是平常。像瑤池金母跟我講,你如果想留在世間久一點,可以;不然,你六十六歲就回來。我現在已經六十四了耶!很快的,你要回去也很快的,六十六歲,祂跟我講得很清楚,你既然想回來,你六十六歲就回來,不想回來你就繼續待。不過有一天仍然會永遠隱居,這是一定的,沒有一個人例外,也沒有什麼好悲傷,每一個人都這樣子。
  蓮漣法師講「朝聞道,夕死可矣」。像我來講,每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就練習怎麼走,怎麼離開這個人間。我已經對於離開人間的這個法非常的熟了。你不曉得我每天晚上是怎麼發願的,我發一個願望,讓我能夠到淨土,讓我能夠即身成佛,而且什麼時候走都可以。這個就是我的願。我本人看起來還不是很老。人家是不良少年,其實我是不良老人。但是,我的上師他的加持力永遠在我身上;我的上師給我的灌頂一直在我的身上。蓮漣法師講的加持永在,灌頂永在,我期望每一位真佛宗的弟子,加持永遠在,灌頂永遠在,這樣子一定成就的。
  蓮嶝上師所講的「拾得」,就是豐干禪師在天台山國清寺撿到的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就取名叫「拾得」,意思是這是撿到的。這個「拾得」是有來歷的,而且他本身是一個開悟者。開悟者講話,跟沒有開悟的人不一樣,是不同的。所以他可以指著羅漢,他可以打寺廟的護法。因為我們知道,「寒山」是「文殊菩薩」,「拾得」是「普賢菩薩」,都是大菩薩來的,有很高的來歷。他們的說法跟一般的法師講的不一樣,因為他了解「開悟」。你了解了「開悟」以後,你可以跟宇宙之間任何一個神,或者跟佛是平等的。所以任何一個護法、任何羅漢、二乘,他都可以承擔得起。
  蓮嶝上師講「獅子跟狗什麼時候平等」;他反過來講,「獅子跟狗,什麼時候開始不平等」,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雖然我曾講我們有兩個同門已經可以說是參透了,事實上他射箭還沒有射中紅心,只是有兩隻箭射中紅心的邊邊上,其它的箭射在圈圈的範圍之內;還有很多的箭根本不知道射到哪裡,都還沒有講到中心。能夠講到中心的,一句話就夠了。你如果真正的開悟了,那真的是宇宙之間的無畏者,無所謂者。
  佛法真的是太偉大了。權貴、富貴跟佛法比起來,真的是太渺小了,太可憐了。差很遠的,不要說十萬八千里,一個在天邊,一個在海角,根本就摸不到邊的。你看吧,現在的網路、媒體、電視,打開一看,如果他們來談佛法,差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差太遠了。他們有弓,但連箭都沒有,連射箭的本領都沒有。我今天叫大家射紅心,我們有弓、有箭,他們真的連箭都沒有。我每一次看電視或者是看新聞,我都覺得他們在佛法底下是一群可憐蟲。其實也不可憐啦!人本來就是蟲變的。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女的個性很軟弱,她的父母經常罵她的,這簡直是太無能了。她說,你不要看我無能,當初我出生的時候,我那一條蟲還跑第一名,跑跑跑,總算跑到目標,終於她出生了。
  人是蟲變的,我們在人間是在修業,就是修行。把你所有在人間的業給修了,了業,了掉你人間的這些業,你才有天上的資糧,才可以到佛國淨土,才可以成佛,才可以成就菩薩。
  談一談《六祖壇經》。惠能在五祖那裡砍柴、舂米,經過了八個月,有一天五祖見惠能,祂說你的見地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故意把你派到那麼低賤的地方去工作,這是害怕人家害你。因為吃醋的人會害你,嫉妒的人會害你,所以故意把你派到最卑賤的地方去工作,這樣你了解嗎?惠能說,我知道師父的意思,所以我不敢到大堂,不敢常常去見師父。因為常常見,是很危險的,因為有人會嫉妒。所以,一個師父要保護他的弟子,有時候他別出心裁,用意很深,要保護弟子就要把這個弟子埋在默默無聞那裡,不能讓他太出風頭,因為一出風頭,八風吹襲,很早就么折。
  我們真佛宗的上師當中,法師當中,講師、助教、教授師當中,在我們的同門弟子當中,有很多很有來歷的。法會時我講我在等他,我在等;我不能這樣子講,這樣子講大家都還俗了。這是笑話啦。應該出家的,他都沒有給我出家!我沒有講不應該出家!(師尊笑。眾笑)其實我們出家的弟子當中也有很多的高人,很多很有來歷的。事實上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有很多的大蓮花童子,出家的也有,還有上師當中也有,都有很高很大來歷的。俗家的弟子當中,也有很高很大來歷的,我在等他出家啊!他偏偏一句話都不講,簡直是氣死我了!(師尊笑。眾笑)
  五祖非常賞識惠能,但是祂故意讓他沒沒無聞,不能讓他太出名。有一天五祖想要把自己開悟的法跟佛祖的祖衣,交給六祖,就是五祖要把法傳給六祖。他召集所有的同門弟子全都到了,「你們在這邊學佛那麼多年,要記得,我們求的不是人天福報。」你有人天福報,將來轉世做人也是算福氣啦!像我們現在這樣坐在這裡聽法,就有福氣。還有天上的天人,也是很有福分,有福報的才可以上天,上二十八天。
  你真正一個開悟者,只要用一個雷劈木,就是雷打下來,劈下來的木頭。我們以前看那些歷史電影裡做官的坐在法堂上面,拿一個木頭一敲,蹦一聲,表示他要開口講話;其實法師只要把雷劈木拿起來,唸一個咒,往桌上一敲,天上就打雷。天上這個雷聲是無形的,可以響透二十八天,所有天人都聽你的律令。所以當天上的人,也不一定好。一個律令拍一拍,一個手指一按,我唸台語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時辰,我按哪一個時辰,哪一個時辰的值日、值時的神就要下降,要聽命法師的作法。有十二支,有天干有地支,你按天干,按地支,那個值日神就要下降。所以當天人也受法師的差遣。不是講現在的法師,是講有法的師,你真的有法的師,你可以差遣所有的天神,這是一個很秘密的事。所以在天上當神也是當差,有時候也要受差遣的。只有到了金仙的時候才能夠自在。
  所以五祖講,你們不要只求人天之福,一定要求成佛作祖,一定要求往生淨土。這個是重點。所以祂叫所有的門人寫一個偈。像師尊講的,你們每一個人參,每一個人寫一個偈來,讓五祖看了,認為你契合於法,那麼祂就把法傳給他。他就得到祖衣,得到法,他就成為六祖了。這個時候所有的門人大部分回去就想,在五祖面前,名望最大的「上座教授師」,那時候也叫教授師,就叫「阿闍梨」。教授師是很大的,很尊貴的。祂的上座弟子就是「神秀大師」,那個時候他是在五祖面前是第一個紅人,他代表五祖來教所有的同門的,所以除了住持以外,他是上座的弟子。大家一想,神秀是第一大弟子,有神秀在,誰還敢寫!
  神秀本身也是很優秀的喔,神秀的禪法,那時候叫「北禪」,神秀到最後到了一個當陽山,神秀是在當陽山當北禪的祖師,他建了一個寺叫度門寺,他收的弟子就是武則天。五祖的上座教授師弟子神秀大師,武則天看到神秀大師的時候還向他下跪,皇帝都拜他為師,你想想看,神秀他的才能多大。他真的飽讀四書五經,而且精通佛法的「經、律、論」,他居然是這樣子五祖的上座弟子,當然是第一名,誰還敢跟他爭。而且五祖入滅以後,他在當陽山成為北禪的祖師。
  我們稱為「南禪」跟「北禪」,「南禪」就是惠能,「北禪」就是神秀。神秀「經、律、論」什麼都懂,所有的門人都不敢作偈,就只有神秀寫偈。我們曉得在《六祖壇經》裡面,六祖談祂的過去,神秀先寫偈:「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這個就是說,你常常把你的心看好,常常把你的身體看好,常常把不好的意念排除,那麼你就會成就了。這就是剛才蓮嶝上師所講的身口意清淨,你清淨了就是出家;你心不清淨,出家也等於俗人,出家了也好像跟一般人都是一樣。但是惠能所講的偈跟神秀不同,祂是比較接近的,所以祂是利根。所以我們講,惠能祂是利根,真的是利根;神秀不是鈍根,但兩個人比較起來就是沒有惠能那麼利。
  但是惠能不敢出來,為什麼呢?因為祂如果出來太接近師父,師父會把法衣跟祖衣給他。我現在也有祖衣喔,我師父給我的法王袍,剛好兩件,好奇怪。一件是黃的,好像皇帝在穿的;一件是多彩色的,就像藏人穿的大法王袍。將來我把這兩件上師給我的祖衣,一樣要給兩個人,拿到的就要趕快跑,因為坐在台前的,一看,不是我!那他們就會追著搶這個衣服。以前就是這樣子的,五祖傳法給六祖惠能以後,六祖就趕快跑,後面追兵就到,要殺要砍的,這實在是很恐怖!佛堂裡面有沒有這種人?有!所以我講了,一個用劍的人,劍不離身,身不離劍,到最後人劍合一,就變成「劍人」。(師尊笑。眾笑)佛堂裡面一樣有「劍人」,他們已經修得很好了,你跑得再遠,我的劍光一去,在你的頭上繞一圈,你就人頭落地。真的,他是身劍合一的「劍人」。
  佛堂裡面一樣有這樣子的人。所以修業蠻困難的,要修掉自己的業障真的蠻難的。佛堂裡面還是在爭啊,我不相信每一個上師坐在這裡沒有爭的,照樣爭。上師坐在這裡,有的講我是大上師,我是中上師,我是小上師,我是默默無聞的上師,我是名氣很大的上師,大家來爭吧,地盤之爭。我已經講過了,錢財都是後代的,沒什麼好爭;地盤,永遠也是後代的,你能夠活多久?!師尊真的很想賣摩訶雙蓮池的土地持分,給你們每個人拿著摩訶雙蓮池,一人寫一張,你是摩訶雙蓮池第幾號土地是屬於你的,要爭來爭啊!(師尊笑。眾笑。眾鼓掌)
  我們最近打開電視,你看吧,那個人,好像是錢存在什麼五洲十三國,有錢是有錢,師尊也有錢,師尊把錢存在「嫦娥銀行」,你們查不到。我的錢存在「嫦娥銀行」,我的錢存在「瑤池銀行」。什麼瑞士銀行!我去過瑞士,我經過那裡也沒有想到要開戶,蘇黎士耶,有六百家銀行在蘇黎士耶,在全世界各地有五千家分行,單單蘇黎士就有六百家銀行。師尊走過去,連看都不看一眼。我的錢在哪裡?「嫦娥銀行」、「瑤池銀行」、「雙蓮銀行」,你們去查吧!(眾鼓掌)
  那些錢財都是地球上的。你不懂得把錢存在「瑤池銀行」嗎?你爭什麼爭?有什麼好爭的!你地盤再大,出不了地球。地球在一個開悟者的眼中不過是一粒沙,一粒很小的沙,有什麼好爭的。不要有爭的心,把心放寬廣,你的心是非常的無限。
  有人告訴我,他說我們真佛宗在馬來西亞有一百四十個堂,一百四十個分支機構,我們要達到兩百個分支機構,那時候又來慶祝兩百本文集、兩百個堂。那是在地球上,再多的堂也沒有用。五祖告訴六祖的這個才是真實的,才是成佛作祖。你們應該去參悟佛法,成佛作祖去。(眾鼓掌)
  地球上的東西永遠離不開地球,你爭地球上的東西沒有用。真的是你必須要去參悟佛法,你要悟到佛陀所悟到的,真正的參透,那是無量、不可思議。像寒山、拾得祂們在人間,連個廟也沒有,祂們穿得很破爛,像乞丐一樣,沒有幾個出家人認得祂們本來的面目。祂們的行跡像瘋子一樣。瘋子跟天才只有一條線之隔,但是悟道的瘋子跟真正的瘋子是不同的,但他們的行跡是完全一樣的。師尊也是瘋子,那麼大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中,小的事情也不放心中。為什麼?因為人間就是這樣,你在人間就是這樣子啦,我們看了就是這樣子啦,沒有什麼好放在心中的。那一種「無量心」,是參透了,是看破的,是真正的自在。
  今天我很實在坦白講,我很希望把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所開悟的境界,完完全全公開告訴大家。但是不能!為什麼?我實在很想講,但是不可以,因為一講出來,很多沒有達到像佛陀這個境界的人,他們會罵我,你看那個瘋子講瘋話。其實我這個瘋子所講的瘋話,才是真正的開悟的。但是不能講,因為畢竟很多人還沒有到這個境界,你講出來的話,怎麼辦。
  有幾個弟子已經射箭,射到紅心的邊緣了,但是我還是要觀察一下,他是不是真正的實在的,實際上的已經能夠做到這個樣子。這個必須要符合的。雖然你已經參透了佛陀所悟到的,但是你是不是真的跟佛陀一樣的,行為能夠顯現出來。所以六祖祂得了法以後,祂還要去磨鍊,磨鍊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夠成佛作祖。這個,我們稱為修業。那麼我也希望每一個同門,都能夠真正地腳踏實地去修了他在人間的業障。(眾鼓掌)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