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7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行者要懂得禮讓與忍辱


行者要懂得禮讓與忍辱

師母蓮香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晚安!

剛剛蓮仲法師提到團結,就是我們在西雅圖雷藏寺是一個僧團,有出家的比丘、比丘尼,還有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彼此互相照顧。我覺得如果沒有西雅圖雷藏寺,沒有所有的同門,沒有我們這個僧團,我不知道如何生活在美國西雅圖;也就是說,我不知道如何過美國西雅圖的日子。

我們在這裡的生活是很安靜的,也不應該有什麼是非,有什麼彼此之間人和方面的問題。蓮仲法師認為,在這邊的生活很愉悅、很快樂。

我是這樣子想的,在這邊的生活很安寧,過了將近二十五年的時光,如果是在別的地方,我會生活得更精彩。這裡很靜,是修行的地方,在這邊,我始終看不到自己的未來,但這是好事啊!因為這就是一種無止盡的一條路,讓你好好的一天過一天的修道生活。

我覺得人多的地方是很精彩,但是,必然的,煩惱也就更多,那都是相對的,所以我倒是蠻喜歡很安靜、很安靜的地方。我自己也覺得晚上睡覺的時候,非常安寧沒有聲音,一直在過這樣的日子,這樣子很容易身體、語言跟意念啊,都覺得很清淨。

西雅圖是沒有霓虹燈的日子,沒有彩色的日子,我們生活在黑白裡面,不知道外面的彩色世界,這也是一種幸福。所以我們應該團結,希望能夠有一點點的,這個很活潑的那種氣息產生出來,希望我們的祖廟不要老是死氣沉沉,多一點人,多渡一些眾生,多體會更深一點的佛法奧義,這是必須要的。

蓮嶝上師主要是講「和光同塵」,就是跟大家都一樣,讓你看不出來的。我覺得蓮嶝上師跟蓮仲法師都講得很好。蓮嶝上師剛剛講這個和光同塵跟夫妻相敬之道。以前我講過,蓮妙上師她坐頭等艙,那麼蓮嶝上師就坐經濟艙,這個是「讓」,他懂得「讓」,一切都是蓮妙上師為尊,但是他話中有話,表示他已經得道了!他處於卑下,就是在底下的,他又是鄉巴佬中的鄉巴佬,讓人家看不出來的,可見他的光芒是最深的。他這個話是講的非常的微妙,很微妙的,就是蓮妙那個「妙」字。他的意思是講說:最妙的,可能是不妙;不妙的,可能是妙。

這個「和光同塵」是很不容易講的,所以他剛剛也是講不太出來。他不特殊,他在群眾之間很木訥,但是我知道,他的內心是最有光芒的,蓮嶝是最有學問的。

所以我們修行的人,介在二者之間,一個是聖賢,一個是凡夫,你心裡是聖賢,但一切表面上看起來就是凡夫,你的一切舉止,都是跟凡夫一樣,一點都沒有分別,你把聖賢的心含藏起來。

所以師尊本身的表現,在嘴巴上講的,不一定是很神聖的,但是已經把聖賢的那個心含藏起來,才能夠做到「和光同塵」。那「和光同塵」是不能講出來的,因為蓮嶝上師講出來了,我就知道他本身的內心,聖賢的那個心已經顯露出來。

上個禮拜我們也提到夫妻相處之道,像我坐飛機,我已經很多年沒坐商務艙,也沒坐頭等艙,很多年了。那每一次我看到師母坐在我旁邊,在飛機上她睡著了,我絕對不會說EXCUSE ME,讓我過去一下,我要上一號。我會一直忍,終於,我看到一線曙光,她眼睛張開來了,我就講說:讓我過去一下,好嗎?我就是這樣子的,平時我就是這樣子的。畢竟我們每一次做法會都是要七個小時,大法會都是要七個小時坐在台上,我們的方法就是說,你上了飛機就不要喝水,那你可以忍的時間很長。

但是蓮嶝上師的這個忍,我是佩服他的。因為如果師母坐在頭等艙,我坐經濟艙,這不是和光同塵哪,這是上下有別!所以你這個「和光同塵」,看起來還是有點兒問題!一個尊,一個卑;一個妙,一個不妙。(師尊笑)

所以我覺得所謂的「和光同塵」就是要夫妻平等,無論誰怎麼樣,誰就要幫助誰,將來假如我先不健康,那師母一定要幫助我的,那師母先不健康,我一定要幫助她的,這個是平等性。

夫妻本身來講是平等,不能有上下的差別。所以我一直跟蓮嶝上師爭取,我說:你一定要爭取的!對不對?你既然要「和光同塵」,就是一定要平等的,你怎麼可以遭受不平等的待遇呢?

我跟師母是平等的,因為她講的話我不一定聽嘛,我講的話她也可以不要聽,我們是平等的,平等對待,我們彼此不相讓,彼此也相讓。是啊,師母是因為這個西雅圖雷藏寺的地理對她太好了,虎邊高嘛,所以我也是讓,對不對?但有時候我也不讓,我們彼此是平等,絕對是這樣子的。

那我也希望蓮嶝上師跟蓮妙上師平等。有一次我去參觀你家,你知道嗎?那個主臥房只有蓮妙上師一個人住啊,那你跟小孩子睡,我那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一種覺悟,我一定要幫你爭取,你今天講「和光同塵」,就是你表露你的心聲。

眾生是平等的,男女是平等的。西雅圖雷藏寺始終是虎邊比較高,所以出來的上師很多女上師都是佼佼者,那我從來沒看過真佛宗的男上師有什麼特大表現的,特大、特大的POWER,當然男上師也有很大的POWER,只是很少表現出來。

那師母,大家知道,她是一個佼佼者,那我是超過標準的標準,這也只能夠怪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風水,虎邊始終高,龍邊就靠那個龍神,而且那個虎頭又漆成白色,剛好是白虎,所以我們這邊女生都是很旺的。想一想看西雅圖雷藏寺的法師,全部都是女的!男的有幾個?風水所致。

本來我是一個很大男人主義的,現在已經被逼的平等了,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雖然我們是主張男女平等啊,但是至少也要女男平等,將來我們希望真佛宗的男上師,能夠出幾個更優秀的,能夠在世界上打拼的。

「和光同塵」就是講這個「讓」,我們修行人就是要「讓」,要忍辱,要把自己真正的道含藏在心裡,在潛移默化之中,才把道顯現出來,你不能太光芒四射,不能太有區別。然後你用潛移默化的功夫,讓所有的弟子能夠跟你一樣,同樣的,他本身能夠真正的深入道之中。人在道中,不知道那個是道;人在修道,不知道那個是修;人已經悟了道,不知道那個叫做悟;人已經成就了,這個修行人已經修的成就了,他還說他沒有成就。那麼慢慢的,大家都能夠得到這個道,都能夠有成就,每個人都有所覺悟,每個人都成為聖賢。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