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7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放下身段 和光同塵


放下身段 和光同塵

師母、各位上師、各位法師、教授師、各位同門,大家午安!

我們每一次做護摩,主要就是在做息災,息掉所有人的災難;做增益,增加所有祈求者的利益;敬愛呢,就是希望能夠家庭圓滿、敬愛圓滿;做降伏,是希望官司及厄運、小人都能夠退散。如果有不好的就給它遮止掉。

昨天晚上聽蓮嶝上師講「和光同塵」,今天早上我有一點靈感,就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也就是「和光同塵」。昨天晚上講的是笑話啦!大家笑一笑嘛,今天講的就是比較嚴肅一點。那麼在沒有嚴肅以前,我學蓮嶝上師也講一個笑話:有一個人去上公共廁所,他一坐下來,就看到對面牆壁上有幾個字,寫說:「請你的頭左轉九十度,就會看到一些很奧妙的東西。」,他就轉九十度這樣一看,那麼這九十度這邊也有寫字:「請右轉一百八十度,你就可以看到一些很奧妙的東西」,他又轉一百八十度看這邊,它這邊寫:「快要出現了,請你再轉九十度回到正面,那你的屁股抬高四十五度,就可以看到奧妙的答案」,他真的把他一轉到正,好,把屁股抬高四十五度,欸?抬高四十五度,就看到馬桶前面的地上寫了幾個字:「大便就大便,頭轉來轉去幹什麼!」啊!這是很奧妙、很奧妙的!跟昨天晚上蓮嶝上師講進廁所在製造晚餐,異曲同工!

談到「和光同塵」,我就想到老子講:「人活著的時候很柔軟,身體很柔軟,死的時候就很僵硬。」老子又講:「樹木和草,活的時候都很柔軟,這樹枝風吹來,搖來搖去很柔軟,草搖來搖去都是很柔軟,死的時候就變成很枯很乾,像灰一樣。」

所以老子是這樣子講的:你太剛強太硬,太喜歡出頭了,是死之途也,很容易遭到厄運,很容易遇到災難,很容易得到死的。人要放軟一點,要放下身段,身體要軟一點,就是柔弱生之徒,老氏戒剛強。這是老子本身講的,意思是講說你一切放軟一點,不要那麼剛強、那麼固執、那麼執著,你就可以活得很快樂,不會有什麼災難。你太剛強、太硬、太固執了,就會產生災難。

老子的意思是叫我們「和光同塵」,大家都一樣。你推來,我就閃,我不跟你抵抗,我柔軟一點,我跟你道歉,就會沒事。你推來,我用拳法打過去,那就會出事情。殺人一萬,自損三千。凡事像我們學太極拳,軟的比較好,太剛了容易出問題。老子的意思是講柔軟在上,僵硬在下。所以柔一點,放下身段,就是「和光同塵」。

那蓮嶝上師是很「和光同塵」的,我一直看他沒有什麼表現,但是他講出來的法,有他的法味在裡面。那蓮妙上師呢,是一直有表現,她這個表現,我們也可以放軟一點,所有的人都會欣賞你的表現。她的畫很好的,她的畫越來越進步。那麼,她,很難說的,突然之間,有一天,她成為世界級的風雲人物,這是很難講的,因為她的畫本身來講已經有超高境界了,那麼世界上有很多的人去認同她這個超高的境界的話,她就是世界級的風雲人物。

所以我們有一句話講,不是你這個畫家,畫畫成為一個大畫家,而是你這個畫家畫畫,世界上的人全部共同認同你的畫的時候,你就是超級大畫家。所以在這個畫要成名以前,你自己的身段也是要放軟、放軟,大家一起來欣賞,所以成為世界級的風雲大畫家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那麼我也提到這個盧行者,六祖慧能盧行者,他得到五祖弘忍的法旨以後,很快就開悟。開悟了以後,他為躲避所有人的追殺,避到獵人堆裡面去,十幾年的時光,他跟獵人完全融入,一模一樣沒有分別,誰也看不出,他是一個得道高僧。為什麼?因為他「和光同塵」,所以所有的人都看不出來。

那麼師尊呢,本身隱居六年,所有的鄰居都不知道誰是盧勝彥,只知道有一個馬先生。因為人家問我,你是做什麼呢?Master,喔!馬先生,馬司德先生,所以就叫馬先生。我跟蓮極上師兩個人很好,常常出去,碰到鄰居帶小孩,那個鄰居就指著我說:「叫阿公。」我就趕快閃開,我說:「叫蓮極上師阿公。」他才是阿公我不是阿公。我表現得跟所有的鄰居完全一模一樣,穿的很樸素,吃的很簡單,住的也簡單,坐的都是蓮極上師的車子,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是誰,只知道有一個馬先生。這樣子經過六年,這個就是「和光同塵」。

「和光同塵」的意思就是講:你忘掉一切,忘掉你的身份、忘掉你的價值、忘掉一切;你只有把真正的道放在你的內心,就是「和光同塵」。

有一個佛學博士,有人問他說你有沒有悟道,他說我雖然是佛學博士,但是還是沒有悟道。那個問他的人回來問我,為什麼這個佛學博士沒有悟道呢?我跟他講,因為他有博士的頭銜,他始終想自己是佛學博士,不肯放下身段,去請教人家,什麼叫「明心見性」、什麼叫「開悟」,他以為佛學博士就是最高的了,所以他不會開悟。也有講:「為什麼某某大師不會開悟呢?」因為他執著他那個大師名銜,他是大師,執著大師的就不會開悟,執著是佛學博士的也不會開悟。他只有放下身段,向真正開悟的人去祈求、去點破,如此才會開悟。

所以「和光同塵」,一定要放下身段,跟大家一樣,一點都不突出。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彩虹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