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7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平等視眾生


平等視眾生

2007年4月19日的早晨,集合等著出發時,師尊與師母下來了,還有些同門沒下來,師尊說:「吃飽了,走一走。」便開始在飯店大廳開步走,幾位弟子也跟著繞起圈子來。一邊走,師尊一邊勸導弟子:「快樂一點啦,快樂一點,真的是無所謂啊,你有什麼好憂鬱的,也不用嘛,對不對?人生就是這個樣子,有時候看到了,都是演戲。其實有些人事上的問題,你用世間的人的態度去看他,他們本來就是這樣子的。所以也不用太憂傷,人本來就是私心比較重,因為他們不懂得平等心。要有平等心,那你去看眾生就知道,眾生本來就是這個樣子,他做出來的事情本來就是他想要做的,所以你就原諒他們,平等視眾生。慢慢的就從平等心,已經到了很好的境界。」

有位同門說:「師尊,平等心很難修。」

師尊說:「對啊。天主教那個特麗莎修女,她就是平等心,她把每一個人都當成上帝來照顧。她當初有一個很龐大的基金會在護持她,但是她發覺這個基金會一成立以後,她跟所有的人距離就遠了,所以她乾脆把那個基金會解散。她說:『我要當一般的修女,來照顧所有的病人。我不能高高在上,叫底下的人去做。這樣子的話不好。』所以她有平等心,雖然是天主教徒,她已經能夠有這樣子。

能夠懂得平等心就不得了了,所以不用為那些自己看不順眼的人傷心或憂鬱,不用的,雖然他做得再不好還是菩薩,我們把心量打開,每天過得很快樂。看人生就跟看戲一樣,演完了就走了,大家都一樣。你看那些以前權傾一時的總統,走了以後還不是一樣,人家把他的塑像通通都推倒、打爛。他很有錢啊,他有很多行宮,最後還不是一樣通通沒了。所以,再有錢的人,也是跟我們一樣,再窮的人也是跟我們一樣,我們就是看一場戲嘛,你要快樂的,還是要憂鬱呢?我當然要選擇快樂,那麼憂鬱幹什麼?我要吃得下、睡得著,每天高高興興的,這個就是修行人。

所以平等心很重要,你只要修到平等心,就覺得,哎呀!沒什麼,笑笑,就過了。你憂鬱也是一生,快樂也是一生,快樂一點,人難免有很多身體上的、心靈上的、肉體上的疾病或怎樣,但是,其實有病來,我們必須要跟病互相融合,你也不要把病當成病。在病中才能夠快樂。把病當成病,你就不快樂了。

世界上有很多痛苦,生為人,身體不好啊!殘障啊!很多人都有這些痛苦。但是你至少也要在痛苦裡面找到快樂,這才是人生之道。你看人家坐輪椅,雖然坐輪椅,腳不能走,他至少在某一方面尋找到一種快樂。要認命,但是還是要快樂。不要太憂鬱啊,憂天憂地、憂人憂病、憂自己、憂別人,不必要的。有些人就是沒有修行到一個平等性。他以為拿走就是他的了,其實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你的?事實上,祖師爺早就講過了,從古至今,還沒有一個人真正得到的,一個都沒有。你以為你得到了,其實那只是一時,一時給你得到。像比爾蓋茲,他是個世界首富,那只是一時,後來的人會趕過他的,他就沒有了。另外呢,將來他年紀大了,他用不到那些錢了,以後他走了,也用不到了。你看台灣的那些企業家,他一走,政府捉他的遺產的毛病,他的兩個孫子也完了,對不對?權傾一時啊!像另一個,娶了三個太太、四個太太,外面不知還有多少,現在在牢房裡面還沒出來,他所有的兒子,七、八個兒子,一個個判刑。他不是很有錢嗎?權傾一時啊,也是一時而已,都比我們還窮呢!

所以禪宗的祖師講了一句話:他看從古至今,還沒有一個人得到什麼。你說秦始皇得到什麼?六國在那裡?你說漢武帝得到什麼?東征西征、南征北伐,他的領地在那裡?沒有了。有誰有東西啊?滿清啊、乾隆啊、康熙啊、雍正啊,鬥來鬥去,現在他們的領土在那裡?所以從古至今,沒有人得到什麼東西的。所以有些人把寺拿走,說那個寺是他的,這個只是一時嘛,對不對?他能夠拿走什麼?那些把堂拿走的,你說,有什麼東西?一時嘛。根本到最後他也是會沒有的。所以不用替古人擔憂啦!開開心心過日子,真的!哈哈大笑,笑死了。

其實沒有人真正得到什麼東西的。像鑽戒啊、車子啊、名表啊、豪宅呀,都是一時讓你住住而已、看一看、摸一摸,有一天也沒有了。你說你把你的金子全部存起來,然後打成一塊金磚,然後當枕頭。如果真正有事情,你就把金磚捧了就跑,那個就是你全部的財產。那塊金磚,到最後你走了留給子孫、換子孫去抱,以後就換孫子去抱、換曾孫子去抱,你又能夠怎麼樣?到時候曾孫子沒有錢把它賣掉,你又沒有了。

沒有人得到東西的,都是生滅的。所以寺廟啊,人家說,嘩!他去佔領那個寺廟、用權力去控制那個寺廟,沒有多久的,到最後什麼都沒有了。看空一切啦!一場夢。有人講:台灣雷藏寺你為什麼不當住持?你把權力通通奪回來,奪權鬥爭,把現在的住持給他趕掉,那些和尚全部趕出去,就我一個人。我一個人能做什麼?每天看著佛像?那是給人家同修的地方,如果沒有同修,那個廟就失去了價值。並不是我擁有,就有價值。「擁有」沒有價值的。那些柱子,你看看hotel的柱子,你能夠吃嗎?它也不是麵包啊。你說擁有,喔!看到這是我的柱子、我的佛像、我的廟,沒意思啊!你只是說一個「我的」,將來不是「我的」,絕不是你的,是眾生的,留到誰的手上還不知道。

所以不用憂傷的。如果有同修,就有價值;沒有同修,就失去了價值。有等於沒有。很多人一蓋出雷藏寺他就要爭,爭雷藏寺,爭到是你的,沒有錯,暫時而已。有一天你死了,底下的人又來爭,像遺產一樣。每一代都在爭遺產,這一代爭遺產,下一代又爭遺產、再下一代又爭。都是在爭財產。其實爭來幹什麼?你看香港那個女的首富,不是跟她公公爭遺產嗎?爭爭爭爭爭!好,我的了,這遺產是我的了,公公沒有份。她一個月只花台幣一萬塊的生活費,省吃儉用,現在她死了,底下的人又在爭了。做戲嘛!沒用的。像我們現在喔,早上吃兩個蛋,那是你的(眾笑);對不對?又吃芝士啊、吃這個,吃得很舒服,那是真的很快樂。有些人想吃兩個蛋,那個富豪想吃兩個蛋,都害怕膽固醇!」

文╱蓮花月琴報導

來源:日本賞櫻之旅於岡山隨機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