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7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行者要領受虛空


行者要領受虛空

首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

主持蓮旺上師,特別的貴賓──果賢上師,常義法師和演湛法師,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眾鼓掌)

果賢上師是師尊的皈依弟子。果賢上師皈依的時候已出家快二十年。師尊是四十二歲(1986年)的時候出家,師尊的剃度,正是由果賢上師主持的剃度。也就是蓮生活佛是果賢上師的皈依師。果賢上師又是蓮生活佛的剃度師。這其中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存在。這就好像當年六祖慧能在廣州法性寺收了住持印宗法師為弟子,再由印宗法師為六祖剃度,一樣是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六祖慧能是盧行者,師尊姓盧,也是盧行者。(師尊笑,眾笑)因為有果賢上師為師尊剃度,今天師尊才能剃度真佛宗的四百多位出家眾。(本段為師尊同修後回到密苑時的補充開示)

果賢上師很客氣,在西雅圖雷藏寺還沒有蓋好之前,他就來了。西雅圖雷藏寺的建寺資金供養最多的就是果賢上師。真佛宗的祖廟──西雅圖雷藏寺當初在蓋的時候,果賢上師出的資金最多,他的功德很大。(眾鼓掌)

當初在最早的時候,雷藏寺的佛像金身是果賢上師從香港運過來的,例如現在在壇城上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是果賢上師從香港運過來的,還有很多佛菩薩也是他本身供養的。果賢上師的為人很客氣。果賢上師閉關十幾年,這麼長久的時間,他要開示的,已經全部被蓮旺上師講完了。哪一個是磚?哪一個是玉?磚也是很重要,玉也是很重要,磚跟玉都是一樣的。

有一句話說演講的時候,要講的很微妙就要像女生穿迷你裙,愈短愈好。講的不好的,就像老太婆的裹腳布,綁三寸金蓮的布──又臭又長,我看師尊是屬於又臭又長的,蓮旺上師是排在中等,果賢上師是第一妙。(眾鼓掌)

蓮旺上師剛才在開示時提到「常樂我淨」,就是佛的四德跟佛國是有關聯的。上個星期師尊也提到「常樂我淨」,開示完,下了法座,蓮旺上師問師尊一個問題,他說住在西方極樂世界都是樂,會不會膩?(眾笑)老是看到那些,聽到那些,感受到的也是那些,又是永遠也沒有生死,也不退轉,又只有樂,而且清淨恆在,只剩一個「我」的意識。蓮旺上師請問師尊,會不會膩?我那時沒有答他。師尊現在反問蓮旺上師:會不會膩啊?(蓮旺上師答:我想我會覺得膩的) 蓮旺上師答他會膩,因為他不懂,你並不須要常常住在西方極樂世界的,可以常常遊行十方佛國啊!蓮旺上師不懂得發菩提心,你膩了就發菩提心,在佛國你還可以變化諸多化身,在所有的佛國裡享受你的不膩。如果你發菩提心,你可以遊行十方佛國,甚至於幾百幾千個佛國、娑婆世界或任何一道,因你發菩提心而成就大乘菩薩,甚至於成就究竟覺,這點就讓你不膩。

蓮旺上師如果喜歡苦,那就享受苦啊!出家人生活單純,弘法利眾生,已經非常單純。出家人雖然很尊貴,但是出家人應該受在家居士的磨鍊,不是出家人去磨鍊在家人。出家人是指引所有的眾生,去走向佛國,在家人是來磨鍊我們出家人,眾生是我們出家人的施主,幫助出家眾成就的人,要懂得感恩。出家人很尊貴沒有錯,但是也要感恩在家居士,因為所有的在家居士都是來磨鍊我們出家眾,使出家眾成就的。

出家眾可以修出定力,是因為在家居士讓你修出定力的。出家眾可以修出智慧,是因為所有在家的男居士女居士讓你有智慧的。

要感恩眾生,師尊是這樣子做比喻的。當上師當教授師當法師的雖然很尊貴,但是不可思議的眾生是要所有的出家眾去感恩,眾生界才是真正成就佛國的境界,這樣明白嗎?(眾鼓掌)蓮旺上師應該累世在眾生界受磨鍊,(眾笑)蓮旺上師的定力和智慧就是從眾生而來的。

果賢上師講他自己「什麼都沒有」,他很客氣,什麼都沒有,這不是他的客氣,是他的驕傲。什麼都沒有,是最高的境界。(眾鼓掌)雖然他有講幾句話,但有講等於沒講,他講感謝師尊慈悲,師母慈悲,上師慈悲,所有法師慈悲,所有眾生慈悲,好像什麼都沒有,這是最高的境界。

今天盧師尊坐在這裡講一句話:我這裡什麼都沒有!請問蓮旺上師來這裡做什麼?(蓮旺上師答:同一鼻孔出氣)我的鼻孔是我的鼻孔,你的鼻孔是你的鼻孔啊!(眾笑)同一鼻孔出氣意思是在講「自性」。剛才你是講「常樂我淨」的「我」,那是以「我」為出發點。你的鼻孔是你的鼻孔,我的鼻孔是我的鼻孔,你感冒的時候難道師尊還流鼻涕嗎?(眾笑)

果賢上師剛才講「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有」。果賢上師認識虛空,虛空是包含一切。當一位禪師講我這裡什麼都沒有,你來做什麼?行者就要領受虛空。師尊這裡什麼都沒有,蓮旺上師來做什麼?所謂「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有」。所謂「有」就是「沒有」,所謂「沒有」就是「有」。行者要能夠體會出來,你來這裡領受什麼呢?行者來師尊這裡學習的就是「虛空」。

如來的智慧是「什麼都沒有」,也就是「什麼都有」,因為「什麼都有」,才是「什麼都沒有」。要好好想一想。為什麼果賢上師不多說話?蓮旺上師開示講四個字:「常樂我淨」。果賢上師講「什麼都沒有」早就全部包含。(眾鼓掌)佛菩薩最高的境界就是「妙覺」,「妙」就是非常微妙的,「不可說」──講不出來的虛空。

既然蓮旺上師講到秦始皇,師尊就提到阿房宮。有一個督學到學校去,他問:阿房宮是誰燒的?有一個學生站起來答:不是我燒的。督學很生氣,就把那個學生帶到校長室去,跟校長講:你教出來的這個學生,問他阿房宮是誰燒的?他答不是我燒的。校長想了想,這個學生很老實啊!他說不是他燒的,就不是他燒的嘛!也不是我校長燒的啊!最後,督學很生氣,校長就答:那撥款再建一個好了。(眾笑)

師尊為什麼要講阿房宮?阿房宮很大啊!很華麗,你們知道是誰燒的嗎?(眾答:項羽) 對。應該是項羽燒的。這麼大的阿房宮,也不過是一把火,所以這個世界上只有「空」容納一切,「空」不毀壞,虛空不壞。師尊的比喻是指佛的智慧,像虛空一樣不壞,也唯有佛的智慧像虛空不壞,而其它的東西都是會壞的。

果賢上師是臨濟宗是屬於禪宗,在禪宗裡有一個和尚講:從古至今我一直看著,兩隻泥牛相鬥入海,至今絕無消息,兩隻泥巴做的水牛,相鬥入了海,到今天都沒有消息。現在師尊問蓮旺上師,這是什麼意思?(蓮旺上師答:身心大定)蓮旺上師講的是「定」;身體和心都在禪定之中。蓮旺上師的回答跟那個學生一樣──反正阿房宮不是我燒的。校長也說不是校長燒的。蓮旺上師講的「身心大定」是對的,但是,是小小的燈,發出一點微小的燈,跟整個太陽的光是不能比的。在太陽光底下點一個小燈,點一個小蠟燭有作用嗎?當然是沒有作用的。

這個禪宗公案講的,世間上的相爭相鬥為名為利,一隻是名一隻是利(指泥牛)進入宇宙的時空之中,至今絕無消息──「無諍三昧」。什麼慾望都沒有了,這個禪宗公案講的是「無諍三昧」。什麼叫「無諍三昧」?慾望都沒有了,這樣的修行就很到家了。「身心大定」也是對的,這是講「無諍三昧」啊!當然,師尊不講出來是大,講了就小了。

再問蓮旺上師第三個問題,有一位龐蘊也就是彭大居士,在禪宗是很有名的,本來他是先參石頭和尚,後來參馬祖禪師。龐蘊問馬祖禪師一個問題,馬祖禪師跟他講:你只要一口吸盡西江水,我就告訴你答案。現在問蓮旺上師,為什麼馬祖禪師講「一口吸盡西江水」?(蓮旺上師答:言語道斷)蓮旺上師回答師尊:言語道斷。「言語道斷」的意思就是「沒有話可以說」。那麼現在你為什麼說呢?(眾笑)(蓮旺上師答:說也等於沒有說)蓮旺上師根本不用回答,才叫「言語道斷」。蓮旺上師只要站在師尊的面前,然後嘴巴張開,舌頭動一動,就可以了,師尊就明白你的意思了。

今天蓮旺上師講出來就是錯的,不用講出來。那位彭大居士一聽到馬祖禪師講「一口吸盡西江水」,就有所悟境,就得了玄旨。所以禪宗是這樣子講的,禪宗是要行者去參去悟,參悟之後還要修,當你明白「常樂我淨」之意,就要去修。所謂的「常」──西方極樂世界並不是永遠存在的,「常」表示它無量壽,但還是有盡啊!因為它畢竟是化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都是蓮花化生,它的淨土是化土,並非究竟,只是成佛的中途站,不退轉已經是很好了,在西方極樂世界修行一定可以得到「究竟覺」──成就。

今天果賢上師坐在這裡,師尊是關聖帝君面前耍大刀,意思就是說關聖帝君的刀已經耍的很好了,師尊還在耍大刀!孔夫子的廟前賣四書,也是算賣弄啦!但是師尊不說法也不行,要說法,實無一法可說,也沒有講過一個字,到底是誰說法?誰聽法?

現在再問蓮旺上師第四個問題,是誰在說法?是誰在聽法?(蓮旺上師答:是我在聽法,師尊在說法)講的很對啦!不過呢,不是師尊在說法,是果賢上師在說法。(眾鼓掌)你會錯師尊的意了,師尊是替果賢上師在說法。果賢上師擁有一切,他包容所有的,師尊只是其中一個說法的。剛剛如果蓮旺上師答:是果賢上師在說法,蓮旺上師就是第一流的老師,現在你是第二流的老師。(眾笑)佛的智慧像虛空,佛慧──正偏知,什麼都知道,所有的煩惱,在祂面前都不是煩惱,全部解脫,煩惱解脫,生死得了,自在任運,不會膩的,這是佛的智慧。我們皈依的是佛的智慧。南無佛──是皈依佛的智慧;南無法──皈依法,是皈依祂所化現出來的這個圖,如何成佛的這個圖;南無僧──就是皈依已經見道的聖賢僧。南無僧並非指一般的出家人;聖賢就是已經把福德和資糧修滿了,把全部的加行已經修滿了,明心了見到了佛性,才叫聖賢僧,這叫見道。見道以後還要修斷所有的煩惱,修斷所有的障礙,所有的迷惑,所有的習性,這叫修道,最後才成就「平等覺」、「究竟覺」、「妙覺」;這些都是我們修行的次第。

先做資糧道再修加行道,再來明心見性──見道,再來真正的修行,再得到平等覺得到究竟的妙覺──成佛,這是很長的一條路。常樂我淨在剛剛蓮旺上師所講的,他的德是屬於小德,常樂我淨是更大的佛德;今天因為蓮旺上師講常樂我淨,師尊就做了補充,我是替果賢上師講的,不是師尊講的。(眾鼓掌)

師尊講的多,但是釋迦牟尼佛講的比我更多,佛陀說法四十九年之後,祂說祂一個字都沒有說。今天盧師尊在法座上,同樣是一個字都沒有說。果賢上師坐在那裡也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其實是蓮旺上師在說:常樂我淨和他住西方極樂世界,住膩了怎麼辦?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