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2006年蓮生活佛最新開示 > 《TBSN專訊》修行的三個幻身


《TBSN專訊》修行的三個幻身

蓮生活佛/開示經要

  主持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助教,各位同門,大家晚安!(眾熱烈鼓掌)

  今晚,我們聽了德輝上師述說他的因緣。當初,在取法號時,我也曾經想幫他取兩個字,但是,一想到「德輝」二字,覺得這兩個字很好,是道「德」光「輝」之意,也就是「德輝」,所以,不改它,直接以「德輝」取名,他永遠就是「德輝」。因此,他的法號不是兩個字,而是四個字──「蓮花德輝」,這是比較特別的地方。以前,虛雲老和尚的法號是「德清」,道「德」「清」淨,因為「道德清淨」,才會產生光輝,所以我一想,「德清」和「德輝」,哇!這是很好的。

  我們很感謝德輝上師。他在西雅圖雷藏寺擔任住持,現在總共擔任幾年了?(上師回答:「八年。」)喔!八年。我們希望他繼續當下去。(眾熱烈鼓掌)為什麼呢?因為他剛才說了一句話:「反正沒有人做,我就做。」(師尊笑)(眾大笑)所以,我們還是繼續請他做。

  師尊隱居,大概有接近六年的時間。在還沒有真正去大溪地之前,我就隱居了將近一年,在那一段時間裡,我只有在香港,出來做了一場時輪金剛法會。接著,又是隱居了五年半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當中,西雅圖雷藏寺由德輝上師擔任住持以及領導。當然,這是一段很慘淡經營的時光,有比較多的困難,有很多的困境,和很多難行的事,這一些,我們都是了解的。但是,德輝上師,他能夠如此地走過來,已經是很不簡單了。(眾熱烈鼓掌)這就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

  他剛才說,從他皈依起到出家,而後當上師,以及擔任雷藏寺住持,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做的是什麼事。這是很了不起的。(眾熱烈鼓掌)為什麼很了不起?因為,這就是證明證得了「幻身」。「幻」就是「虛幻」的「幻」,「身」就是「身體」的「身」。他不認得自己是誰,就是證得「幻身」。也就是看不清楚自己是誰了。事實上,整個無限大的虛空界,也不是虛空界啊!你的這個身體,也不是你啊!因為,身體本來就是四大假合的一個「幻身」。

  在密教裡,有所謂的三個「幻身」,第一個「幻身」是「粗幻身」,「粗」糙的「幻身」。當我們照著鏡子,所看到的自己,就是「粗幻身」。它是粗糙的,不但是自己看得見,而且是人人看得見的,也就是佛陀所說的「應身」。

  在修行密教中,你知道有「法」、「報」、「應」三身。每一個人要記得,我們不是只有一個「粗幻身」,還有一個「細身」,就是「報身」。當你修行證得到「細身」之後,你可以看到一朵蓮花,而且蓮花上面會有一如尾指般大小的光,這就是你的「報身」,又叫做「細幻身」。

  至於「法身」,是無形的,沒有人可以看得見的。那麼,誰看得見?只有佛跟佛看得見,那就是「最細幻身」,也就是在佛法上所謂的「法身」。大家要了解,在修時輪金剛法當中,必須知道自己是個「幻身」。從表面上,看的是「粗幻身」;清淨之後,便成「報身」的「細幻身」;最後,到了成就的時候,便成為「最細幻身」的「法身」佛,那時,只有佛跟佛可以看得見。對於「報身」,我們也不一定看得見,因為你沒有修出來,所以還看不見,只要你修出來,你就看得見。

  當初,瑤池金母開我天眼,帶我去看蓮花童子。那時,我所看到的蓮花童子,就是在蓮花上面有一個光明閃耀的光而已。所以,看到的是報身佛。我曾說過,在某一本經典中,有提到過「蓮花童子」,但是,在敦煌石窟的第三一四窟裡的,都是蓮花童子。當你們去參觀時,只要拜託他們帶你到第三一四窟參觀,你們就會見到,石窟裡面的都是蓮花童子,而那蓮花童子就是報身佛的境界,祂被變化出來,繪在整個石雕和牆壁上。

  我們修行,是在修「幻身」,今天我們做藥師佛清淨和藥師佛懺悔,就是在修清淨。你自己做過了什麼,在你看了懺本之後,你便會知道。但是,只要你懺悔,你就清淨了,如同一個碗一樣,有很多渣存在裡面,你將它拿到清水裡「洗一洗」,它便乾淨了。懺悔的本意,就是將我們自己過去的所有一切「洗一洗」。所以,今天,可以說,我們「德清」,道德清淨了,並且,我們也「德輝」了,道德發出光輝了。只要證明「幻身」,一旦放光了,你也就成就了。

  在密教裡,有所謂的「那洛巴六法」,它裡面有修我們本身「幻身」的「幻光法」。德輝上師不認得他自己是誰,而我也是一樣,認不得自己是誰。每一個人都認不得自己是誰,但是,為什麼活在這世界上呢?當你老的時候,或者,死的時候,或者,圓寂的時候,你又去了哪裡?你在這段「生」和「死」的過程之中,你究竟做了什麼?我曾經舉讀書為例,從小,在開始成長時,便開始讀書;當讀完了書之後,便開始做事;而做了事,有了一點積蓄,那麼,就結婚,結婚之後,便生小孩,養小孩;當你看著小孩成長,重複做著跟你一樣的事,那你還做什麼呢?

  德輝上師不懂得自己在做什麼,很多人也是如此。我這次去北卡,有一個人問我:「師尊,我這一世,是來做什麼?」他就問我這一句話,我就說:「這也是我要問你的。」(師尊笑)(眾大笑)我這一世,是來做什麼?我正要問你呢?!你還問我?!(師尊笑)(眾大笑)德輝上師也說:「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其實,我們還是稍微知道在做什麼:我們是在清淨,在清淨我們的「粗身」。當我們還在「粗身」的生活過程中,就要清淨。今天,我們在這裡修法,是在清淨,就是將自己的碗洗乾淨;而懺悔,也就是將自己的身體洗乾淨。

  我們不只是要清淨「粗身」,還要清淨「死亡」,例如,超渡,就是在清淨「死亡」。密教中,有「中陰成就法」,就是當祂還處於靈魂狀態的時候,在七七四十九天內,將靈魂清淨。所以,這裡有幾個「清淨」喔!當還是「粗身」的時候,要清淨,「死亡」的時候,也要清淨,就是在「中陰」的這一段時間,需要清淨。而且,能夠懂得清淨法,到最後,由師父給予指點,你會「明心見性」;並且,還會看到自己的報身佛,也會看到自己的法身佛。亦即是,你會進入自己的「細幻身」,再進而提昇進入自己的「最細幻身」時,那麼,你便成就了。

  在師尊隱居的這些年,我們必須感謝西雅圖雷藏寺的住持──德輝上師,也要感謝雷藏寺的所有上師、教授師和法師,以及雷藏寺很多同門的共同護持。讓我們在回來的時候,覺得雷藏寺,還是清淨的雷藏寺。種種的一切,過去所發生的,都過去了;而在懺悔中,將一切都洗乾淨了。並且,在修法中,也都清淨了。我們希望,還是能保持我們的「道德清淨」跟「道德光輝」。非常感謝大家。(眾熱烈鼓掌)嗡。嘛呢唄咪吽。

<聖尊蓮生活佛2006年11月18日西雅圖雷藏寺藥師寶懺法會開示>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